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28:妖蛾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噗!

    宠物?

    铁魃等人瞪着天空中那推开炼魂鼎绝美女修,只觉得胸口突然郁积了一团浓血怎么也吐出不来!

    他们封印了半天魂主……是她宠物?

    “苍天啊!大地啊!让我万箭穿心而死!戳死我吧!老天请戳死我吧!”

    所有灭合溟台弟子瞬间撕心裂肺,五内重伤!

    “这女子一定是个骗子!连奴印都没有出现,这魂主明明都没有被驯化,怎么可能为她所有?”

    对!石化中铁魃突然回过神来,心中暗道:“这霸道女修一定是个骗子,她也认得魂主珍贵,所以骗我们!”

    可是还没有等铁魃继续说话,妖娆就出声了。*

    “纳多多!”

    妖娆对着纳多多大喝,却心里小声嘀咕:“这魔仆这次真乖,让他不动,他被赤碧双蛇捆成这样,果真是一动不动,太听话了,喂!要被鼎收了好不好,你这呆瓜不懂自保吗?”

    突然忒听话小纳,让习惯了强势反扑倒妖娆一下子都接受不了。

    “我不动,不动如钟!我不动,我很乖!我是妖娆大人座下第一护法纳多多!”

    闭着眼儿一动也不动纳多多自己编着顺口溜。心里却已经吓得要死,为了能让他敬畏心爱妖娆主人满意,这次他是打死也不想再忤逆她意愿了。就他看到铜鼎牙尖打颤之时,他耳边突然传来了美人主人那**声音!

    “纳多多,还不给我动!”

    哇哈哈!

    好感动,主人终于让我动了!

    一股暖流瞬间涌上纳多多足尖,他蓦然张开双眼,腾地一声从地上站起!

    “不动如钟,你以为我傻咩?”纳多多长啸!

    只见纳多多眸底邪火丛生!空气发出噼里啪啦脆响,精纯邪气顿时疯狂地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开玩笑,老子不动时候是有些害怕,但是能动时候可是纵横四海叱咤风云人人闻风丧胆小屁孩夜里不睡觉听到我名字都会吓尿纳多多大魔王!”得瑟大魔王指着自己鼻尖喝道。

    与刚才气息截然不同!这魂主力量顷刻之间呈百倍暴涨!

    咔嚓咔嚓!

    盘绕纳多多身上赤碧双蛇顿时发出皮开肉绽声音,俨然已经无法禁锢从纳多多身上飙升力量!

    原来之前颓势,完全是因为妖娆不允许他反抗!

    天啊!

    赤碧双蛇一圈圈从纳多多身上滑落。

    铁魃看到这一切简直睚眦欲裂!那那那……那可是他自信百年珍品兽魂,难道魂主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

    这魂主,比他想象得要强大很多!

    这一刻所有灭合溟台弟子们才明白祖辈口中极品魂主,到底是多么不得了一种存!

    纳多多暴涨力量下,两只巨蛇顿时发出撕心裂肺惨叫!

    叫声凄厉吓人!

    它们连连回望着一脸苍白旧主铁魃,但是蛇魂附生黑骨已经被铁魃果断捏碎,所以如果双蛇此时不能成功束缚黑暗魂主,无所依靠,那么接下来等待他们命运就只有……魂飞魄散!

    纳多多惊人魂力下没有任何魂兽有继续战斗自信!像是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战胜对手,两只巨蛇居然相互凝望,眼神中流露对彼此依依惜别神情!

    果然是具有极高灵智兽魂!

    看到纳多多崛起而兴奋不已三眼天狮威武地站起,从它身上散发出高级魂将威压也吓得铁魃口吐白沫!

    这魂将威压,可比他自诩马上会变成去魂将赤碧双蛇高出了数十倍!

    吓!这都是些什么妖孽?灭合溟台弟子顿时厥倒了一大片!

    随着这些灭合溟台弟子厥倒,天空中那鼎大铜钟也失去力量支持,噗通一声沉沉归入大地,血海瞬间恢复厚土,只有地上一个巨大坑无声地述说着刚才那惊人铜鼎确实存。

    三眼狮魂睡饱了,嗷嗷地清了清嗓子,正准备把眼前突然出现两条它面前班门弄斧小蛇撕成碎片。

    狮魂这种兴致勃勃架势下,铁魃也无力挽回双蛇魂魄!

    但是于后一刻,纳多多却突然制止狮魂攻击,突然向矗立于天空中妖娆恭敬地讯问:

    “我漂亮迷人拉风炫酷美女主人!这两条罪该万死小小小蚯蚓能交给您忠心小纳来处理吗?”

    噗!

    继续吐血!

    看着强大魂主以那么狗腿子献媚笑脸向天空中负手而立女修作揖点头,狠不得舔她脚丫奴样儿,此时所有灭合溟台弟子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连皮肤都带着一股被烤熟了香味!

    好狗血!

    居然不打奴印就真成为了魂主主人!那绝美女修没有骗人!魂主是她,狮魂也是她!简直闻所未闻,这……这是比灭合溟台禁术加高深驭魂术吗?

    身体剧烈震动,所有人以嫉妒到滴血目光死死地盯着妖娆脸。/非常文学/

    而摇头晃脑纳多多却得到妖娆首肯情况下,开心地把手中红蛇与绿蛇像橡皮糖一样拉来拉去,直至它们双眼冒星星……

    后双蛇竟然经不起纳多多无情折磨,“噗!噗!”地两声化作一段红绿交织丝线,轻轻地缠绕了纳多多左手手指上!

    “哇哈哈哈哈哈!老子小弟!”纳多多眼看目达到,顿时举着手指笑得那叫一个风骚!空气中都弥漫起一股得瑟之气!

    赤碧双蛇没有了附生黑骨,原本已无生机,但是纳多多偏偏又是魂主,既使没有附生物,任何比他低微灵魂却可以直接附着他身上,避免魂飞魄散悲惨结局。

    所以纳多多几乎没用什么力气,就又强行收取了两个小弟,三眼狮魂顿时不满地盯着那段毫无光泽红绿丝线。

    “神马毛线!这种货色也配跟老子一样跟魂主身后?”

    灰狮不满地挠着爪子,挖了挖鼻孔,然后对红绿毛线伸出一根鄙视小手指。仿佛表示:“我是老大!”

    “不错!”

    妖娆却对纳多多赞许地点着头,好东西不是用来杀戮,而是用来抢夺!灭哈哈哈!

    小纳不愧是跟了她多年随从。抢起东西来也毫不含糊。

    虽然赤碧双蛇没有三眼狮魂品质高,但三眼狮魂是远古兽王魂,与四煞兽骨中另外三魂一直是灭合溟台镇山至宝,现世自然很少有魂兽能超过它威压。但那双蛇魂也已经是绝品宝物,从铁魃那痛失主兽后痛不欲生表情上都看得出来。

    妖娆瞅了铁魃一眼,这高大汉子仿佛一天之内经不起这样一波接着一波强烈精神刺激,早就双眼失神地一屁股跌倒地。

    就连他手中骨质幻器也骨碌骨碌地滚到了一旁。

    召唤师失去召唤兽与幻器,便意味着放弃。

    铁魃原本因为强行召唤炼魂鼎就已经身体各处皮开肉绽,肩头还插着一枚妖娆激出叶刀,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继续动手,他此时已经没有反抗能力。

    看到强大大师兄都已经瘫软如泥,其它灭合溟台弟子们是信心全失,七倒八歪地趴了一地。

    这些年轻弟子苦逼地看着妖娆,心中暗道:“人家实力深不可测,又有魂主又有魂将,连炼魂鼎都敢摸,我们还能反抗个鸟啊?”

    妖娆轻盈地从空中落下,走到铁魃面前,而后……

    脸色一变,眨了眨纯良眼睛,温柔无比地说道:“这位兄弟,是你先攻击我宠物,我宠物才没有办法情况下收走了你主战兽,如果不收,双蛇没有附生骨器也会马上灰飞烟灭,与其那样惨烈,倒不如附生于魂主,所以希望你不要因此事介怀。”

    言下之意:感谢我吧!感谢我吧!因为有我,至少你小蛇没有死,但是因此,它是我了哇哈哈!

    你丫……

    想抢就抢嘛!妖娆太腹黑了!不想与灭合溟台弟子撕破脸,又不想把赤碧双蛇还给人家,居然脸上那无辜又娇美笑那么自然!

    就连得瑟中纳多多都一阵颤抖,顿时自愧不如!真是妖娆手上把自己卖了还要乐哈哈地给她数钱啊!坑人没商量!

    不过妖娆也不算无耻,因为就算把双蛇还给铁魃,这双蛇兽魂已经对铁魃本人产生了质疑与不信,如果不是旧主无情捏碎骨器,它们也不至于后一刻遇到魂飞魄散万劫不复危险。就算继续跟随铁魃,双蛇之魂今后他手上也发挥不出曾经百分之百战力了。

    魂兽……尤其乎与契主心有灵犀生死相伴感觉。舍弃一次,灵魂便会有裂痕产生。所以缠绕纳多多手指间红绿丝线才极为黯淡,需要主慢慢滋养。

    但妖娆也并不相铁魃吃亏,她想起洪荒秘境中大量掠夺古魔幻器,其中就有件玉骨制成长刀,品质远天阶上品,正适合抵消赤碧双蛇价值。

    想了想,正合铁魃使用。

    于是她驭兽环内摸索,不一会而就摸到了骨刀拿出来。

    这长刀刀身玉质,刀柄漆黑,末端镶嵌有一格拳头大小骸骨头颅,露出狰狞表情,气势邪狂。只要风中轻舞,风洞穿骸骨头颅时侯便会发出犹如厉鬼尖叫声音。

    声音中带着强烈精神攻击波,能让对战对手心情浮躁,体内虚火丛生无心恋战。所以是一件极佳攻击幻器!再加上材质为玉骨,也很适合灭合溟台弟子用来附魂。

    骨刀一出,从灭合溟台弟子手中骨器顿时微微悸动!

    别看他们手中之物大部分狰狞恐怖,镶嵌着巨大獠牙,涂抹着诡异荧粉,但其实品质都地阶以下,不是什么精致好东西。所以才会因为玉骨之刀出现而呈现出不堪同源之物威压碾压场面。

    其实如此安排,铁魃确是有赚不赔。

    妖娆提着骨刀,轻轻向面如土色铁魃面前一伸,她能拿出这珍贵骨器,除了补偿铁魃之外还有与灭合溟台弟子交好意味。

    可是当她笑盈盈刚想说话。就突然只见所有灭合溟台弟子噗通噗通跪了一地!

    呃……

    所有人整齐地撕开衣领,亮出洗白白脖子。

    铁魃把脖子伸到妖娆骨刀下,嗷嗷大叫道:“杀吧!给个痛!”

    “是!杀吧,给个痛!”所有弟子附和道。

    “我,……&*,。”妖娆顿时掉了一头黑线,喂!刚才念言咒缚魂主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你们这么整齐啊?

    “我为什么要杀你们?”妖娆悬着骨刀手臂风中石化。

    “你这么强大,又带着恐怖魂主魂将来我灭合溟台山头,不是来踢场子吗?”有人弱弱地问道。

    “我们本来还有反抗之心,但是你实是我们不可超越之强大!所以士可杀不可辱,我们不怕死!来吧!”洗白白脖子夜色里顿时显得加白皙。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如果世上真出现了不用奴印就能驾驭魂主兽魂召唤师,那……那我灭合溟台,确已经没有存必要。”有人一脸落寞,仿佛因纳多多与妖娆出现信心大失,俨然失去继续生存斗志。

    “你可要,好好对待我赤碧双蛇,它们……跟着你会比跟着我好。”铁魃一脸纠结地看着妖娆。

    因为妖娆打击不是他们**,而是颠覆了他们信仰。

    妖娆抹了把汗,已经憋得不行了。她能驾驭纳多多,完全是拳头打出来,从他弱小到强大,从来没有成功逆袭过,所以潜移默化地骨头里养成了一种奴性。要是她真能百分之百放心用他,她还来灭合溟台求艺干什么?

    我擦,灭合溟台弟子思维可真诡异……有了强兽魂召唤师,便完全否定自己生存价值了吗?妖娆真心为这没落小宗门感到悲哀,她仿佛体会了那大铜鼎气喘吁吁死气沉沉伤感。

    好吧,我承认,我出场阵势是有些像踢场子。我有罪,我认错。

    但是你丫,也太悲观太容易放弃了吧!

    妖娆顿时举起骨刀,以刀背狠狠地铁魃头上敲打!

    “我替你们师尊感到悲哀!这么点小事就要死不死!刚才抓魂主那气势到哪里去了?你们灭合溟台一脉,就是被你们这些没骨气搞没落!”

    妖娆话直接戳伤了铁魃等人自尊心。他红着眼睛盯着妖娆。

    “你懂什么!我们这一脉本来就势微,每次弟子出来活动都会被附近山上小门派欺负,不是打得鼻青脸肿,就是抓了人向我们师尊索要钱物。我们……我们打又打不过你,跑又跑不掉,师尊怕我们外受欺负,我们身上留了精神烙印,经过刚才那一下子,他老人家八成已经感觉到我们有难,马上会出来护我们,但是他老人家已经老了,如果来找你麻烦可能会受伤!”

    “宗门里一枚铜板都没有,也赔不了你钱。我们是没有骨气,一点都不维护灭合溟台骄傲,可是一个连师尊都保护不了,饭都吃不饱男人,除了想让师尊不要受伤之外,是没有尊严可谈。”

    “请把我们都杀了,从此之后初元没有第二个魂兽召唤师血脉与你争锋,但你要是有些人性,放过我们师傅吧,他老人家独身一人,成不了什么气候妨碍你。他就是一个普通臭老头。”

    铁魃梗着脖子,皮肤下青筋爆起,仿佛一下子把心里情感都爆发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妖娆眯了一下眼眸,灭合溟台老圣王受不了自己弟子总是被人欺负,所以每次都会从总坛出来给被欺负弟子找场子,而铁魃这群家伙怕她把他们师尊也揍成猪头,便傻乎乎地选择求死。

    虽然很傻很天真,但毋庸置疑,是一种很有爱相互关怀,只不过表达方式有此诡异了而已。

    看来灭合溟台实力虽然没落,但弟子之间情谊却比一般大型宗门要好很多。反正她是从来没有见过什么瑶光圣地啊,流云殿啊之类大派十子这么维护自己师尊。

    “笨蛋!”妖娆又挥刀嘭嘭嘭嘭敲了铁魃四下。

    “我拿出刀不是杀人,是送给你以补偿你失去赤碧双蛇损失,你们那些空有外壳一捏就碎骨渣幻器怎么拿得出手?”

    随着妖娆呵斥,玉骨长刀出手,带着刺耳鬼唳声直接插入铁魃面前大地。

    铮!

    刀地上震动,将强大气息一圈圈散播出来!

    直接把铁魃给震傻了!

    吓!

    她说什么?说什么呢?送送送送给他……

    咔嚓!铁魃此刻仿佛瞬间听到自己小心脏受不了猛烈冲击而碎成两瓣声音!

    “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他咬了自己舌头都浑然不觉。所有跪倒地面上灭合溟台弟子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所以才幻听幻视。

    “我是魍魉朋友,专门来拜访灭合溟台,只是你们总坛隐藏得太深了,所以我只能放出魂主让你们来找我。之前都是误会,你们这样一心求死,让我情何以堪啊?”妖娆扶着头做无力状。

    天雷滚滚!

    瞬间从地狱升到了天堂!所有灭合溟台弟子顿时泪如雨下,心中疯狂大呼哈里路亚!

    铁魃仿佛一时之间还不太能接受眼前惊变!呆呆地看着妖娆脸不敢出声。

    魍魉师弟朋友?

    我靠!他那么又瘦又丑家伙什么时候结交了这么强大美丽一个女修朋友?这不是眼前女修又一个诡计吧?

    因为太震惊,所以不得不怀疑!铁魃担心也不是空穴来风。可是现根本容不下他有充足时间去求证什么。

    就众人欣喜若狂之际,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莫大威压!有浓云排山倒海而来!空气顿时剧烈震动!四周阴风乍起,银月于顷刻之间被莫名力量染成了赤血之色!

    长夜魔魅丛生,红月如勾!

    妖娆抬头眺望,依稀可见那些从东方而来层层叠叠浓云并不是真正“云”。而是数以千计兽魂大军!

    有狰狞兽首云中咆哮,它们形状,大小,颜色各异,但都带着极为强大兽魂威压!

    山中万物顿时一阵惊醒!游鸟拍着翅膀扑棱时扑棱想逃出这片兽魂威压笼罩囚笼,可是还没有飞到一半就悉数于半空折翼,走兽奔走,而那些弥漫天空中兽魂仿佛激荡着它们灵魂,使它们身体瞬间寸寸成灰,而灵魂却被卷入高空!

    妖娆身体一滞,双眸内顿时爆发出狂热光芒!

    总算有一人令她兴奋!

    驭万魂,灭风云!这才是真正兽魂召唤师!

    “是哪里来鼠辈,敢欺负我灭合溟台无人!”兽魂之云中顿时传出一声惊天动地如若奔雷咆哮!

    “晚辈!是晚辈!”妖娆兴奋得尖叫!“晚辈是来拜山头啊啊啊!偶像!”星星眼儿湛亮湛亮!小蛮腰扭得跟小水蛇狂舞一样!

    噗通!云中蓦地传来重物跌倒声音。而跪了一地灭合溟台弟子是七窍流血,睚眦欲裂……

    这货是妖蛾子!绝对妖蛾子!

    “你……”

    一个黑乎乎老者终于从云下现身,佝偻背,没有一根头发光头,还有长及地面白须都说明了他苍老。与灭合溟台众弟子不同是,铁魃鬼脸纹身只面部,而这老者浑身上下只要是暴露空气中皮肤上都画满了各色妖异图腾,远远看去,真如魔魅一般狰狞恐怖!

    九阶巅峰!

    妖娆感觉得到这老者实力,不过只是一位半步域主。但以他身后兽魂力量只怕至少能战诛神!

    吓!是很吓人!但这种强大又令妖娆极为兴奋!驭魂术越阶对战实力真很惊人,不要说十万,百万魂兽召唤师变态!

    只到此时,她才能够清晰地想象魍魉所描绘那一位百万兽魂召唤师叱咤召唤界巅峰波澜壮丽!

    如果她没有魂主,只怕真打起来也很吃力!

    铁魃等人也是出于对纳多多考虑,才笃定她能战胜他们师尊。可是其实……呵呵,她一点都不懂得怎么驾驭魂主呢!

    “你……是谁?”佝偻老者目光扫过纳多多与三眼狮魂,顿时急冲冲从天空降落,脸上带着近乎于疯狂表情!

    ------题外话------

    啊~大家节日乐啊啊啊~因为今天放假,我还以为今天已经是十一了~哈哈哈~原来今天才是九月后一天啊,混沌我也是妖蛾子啊~

    保十保花大作战继续==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