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1:我要杀了他们

131:我要杀了他们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灭合溟台老宗主与妖娆对话还继续。

    “丫头,你现已经知道兽魂召唤师所驾驭基本三种魂兽特点,那老夫问你,如果现你已经有驾驭万魂能力,你要如何组建立自己大军?”

    兽魂召唤师,不但驾驭数量众多兽魂需要耗费精力,对于统筹与布局能力要求也极高,不然以低阶战高阶,这份战力就来得太轻松了。

    一听老宗主话,妖娆下意识地以手叩击地面,脑海里冥想自己拥有驾驭万数兽魂场景。

    “我魂主不能改,自然以纳多多为所有魂兽附庸中心。”

    妖娆心中仿佛陡然出现了一盘未落子棋盘,所有生杀夺予,都她谋划中,这才是兽魂召唤师需要具有能力,战斗之前准备好所需一切……

    “比起杀戮,我喜欢有序控制。”

    妖娆闭上眼睛。假想,只属于适合她使用军队!

    “所以我统领大军中要层层设立魂士,魂兵,魂将,绝不能让怨魂数量超过战魂控制,好二十怨魂加一只有自主意识战魂为一小队,而我精神控制力则可以通过魂将直接渗透到每一队领队战魂身上,以这种方式实现中央集权。让每一队兽魂行动都代表着我意志。”

    “培养出独挡一面魂兵之前,我不会急着扩充魂兽数量。”

    “铁魃他们送给我三十四枚兽魂,都是灵智极高战魂或忠魂,无论生前属不属于攻击型,至少忠诚度高,接受力强,这是我看重一点。所以我会按它们特点进行分类,强化它们某一力量,直到它们战力提高到可以驾驭二十以内怨魂。”

    “也就是说,我决对不会让怨魂成为我魂兽大军中主导力量,所以第一步是培养忠诚且强大魂兵魂将,这是我目前想法。”

    妖娆不好意思地一笑,她现只能想到这么多东西。她也不知道其他兽魂召唤师是如何安排自己兽魂大军中各种魂兽数量比例,所以老宗主面前她有一种班门弄斧任性妄为不安,但她所说,都代表着她此时真实想法。

    很好!

    殊不知老宗主却因她话而万分兴奋,他顿时赞许地对妖娆点头。

    “你与魍魉一样!老夫很喜欢你这种不急进功利想法!”不加遮掩夸赞!

    “你见过我那小徒弟魍魉,应该知道他契约之魂不过也只有一百七十八,但枚枚都是他自己收集灵智魂,为就是集中力量进行强化培养,以后这些灵智魂都会像老夫魂鹰一样成为怨魂领导者。你想法与我们灭合溟台现存一脉修炼之路不谋而合,我本想你说完自己打算之后把这条路供你参考,现看来,老夫都不用费那个口舌。”

    “丫头!我们真有缘分!”

    老宗主笑盈盈地对妖娆挤眼睛,真是越来越喜欢眼前姑娘!

    志趣相投,立即打开了话匣子。

    “灭合溟台兽魂召唤师道统中曾分化出不同流派,老夫这一脉,属于保守派。”

    “许多兽魂召唤师先辈,为了极速充盈自己力量,不计后果地拼命扩大自己兽魂大军。但当怨魂数量队伍中超过一定临界值,兽魂大军就会坠落成为完全没有理性屠杀工具,战力是能短期内得到迅速提高,但作为兽魂召唤师本身被召唤之魂吞噬风险也会加大不少。”

    老宗主摸了摸自己光头,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不是每个道理都一定分得清好坏结局,所以老夫也不能百分之百笃定那种怨魂修炼术会使召唤师后都落个死无葬身之地悲惨结局。驭魂有各种流派,‘怨魂怒’曾经也是灭合溟台红极一时修炼方法。”

    “但是作为一个‘魂’召唤者,一定要对每一枚‘魂’充满敬畏与珍惜。这是一个老人家又要碎碎念原则问题,无论是百魂千魂还是万魂,记得珍惜每一位魂灵尊严,即使是卑微无自主意识怨魂,也不要置它们于无休止杀戮中。”

    “是……我明白。”

    妖娆心中升起一股暖流。明白了老宗主对她详细说明三种魂特点并问她要如何建立自己魂兽大军原因。

    这么长时间交谈中,老宗主与她说大义与道理远多于对驭魂功法阐述。这不是老宗主有意拉开话题,而是一种真正发自内心对她关怀。

    如果老宗主真想看万魂召唤师再现于世,那管她是驭怨魂还是战魂,反正能让兽魂召唤师威名大大振不就好了吗?何况驭怨灵成长速度还!

    但他却语重心长地不断探究她内心想法,这里面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怕她入门之初走上歧路。

    “驭魂”这是一门介与狂邪与强大之间独特召唤术,稍有不慎就会产生无数与心魔。虽然老宗主说灭合溟台曾经分化出各种不同流派,但现世只有老宗主这一脉还顽强地传承着道统,这已经直接说明谁经得起时间考验。

    “前辈,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兽魂能驭,那么……人魂呢?”妖娆突然问道。

    “人魂……”老宗主陡然身体一震,脸色微微一变。

    “这是个很邪恶问题吗?”妖娆并没有想过具体实施过程,她只是好奇而已,因为被困于猊穴内鬼鹤,就是靠把自己炼成魂才长存四煞魔骨上,而且她能感觉到鬼鹤之魂威压,逼近魂将。

    “不是,这是兽魂召唤师们都无法避免会想到一个问题,灭合溟台曾经也有这样流派,但是自愿献魂人族几乎没有,如果是强行杀人取魂,人怨魂煞气惊人,实是太不好驾驭,基本上这样兽魂召唤师后都是被自己契约魂魄直接撕碎。”

    看来像鬼鹤那样有思想人魂真很难得,所以他为了重生,当初连魍魉都想杀。那乖张性格,估计与他被自己炼成魂也有一定关系。

    “不过说实话,灭合溟台曾经鼎盛时六位魂主有三位都是人魂。是灭合溟台太上长老坐化前,自愿献魂凝炼强大魂魄!”

    老宗主语出惊人!

    “这些强者一生为宗门奉献力量,死后干脆也不入六道轮回为后辈提供强战力,实是可敬可畏。”

    “但也不是所有自愿献魂强者终都成为成为魂主极强大灵体,当年几乎半数灭合溟台太上长老弥留之际都甘愿灵魂被后辈契约奴役,他们都是天人三衰左右绝世大能,但成功者依旧寥寥无几。”

    老宗主话让妖娆惊愕得无以复加!

    难怪灭合溟台曾经有六位魂主同时坐镇,而现世找到纳多多这一位魂主都让所有兽魂召唤师欢欣鼓舞。原来曾经魂主是灭合溟台太上长老人魂!

    这种对宗门无私奉献真是很伟大!要知道炼魂之时哪怕是有一点不甘与杂念都会导致魂力品质变化,必须心甘情愿接受炼魂所有苦难才行。

    就妖娆想同时,老宗主继续补充道:“只有这样自愿献祭魂主才不需要烙印奴印,你那魔魂,如果要一直掌握自己手里,奴印是必不可少束缚力。”

    “这也是你初问我问题。”

    “但是灭合溟台现存驭印分为很多种。镇压一般怨灵那种简单奴印就不用提了。”

    “你需要只一种选择,强大‘傀儡’驭印,也就是抹消魂主所有自我意识与记忆,只当他是一个承载你思想分身容器!保存他强大聚魂能力与战力,支配它一言一行,让他完完全全沦为你傀儡。”

    老宗主认真地看着妖娆。

    “对于不是自主献魂魂主,为了防止它反噬,这种办法可以扫清一切后顾之忧。烙下傀儡奴印,它便再也不可能反抗你任何指令。”

    “当然,抹灭它自我意识之前,你也有机会同时看到它一生所有记忆。”

    “这种精神力相互碰撞是极为凶险事,为魂主烙印傀儡之印是对兽魂召唤师一场生死历练,就算当年灭合溟台宗也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成功,老夫原本没有把握让你尝试,但你运气好,可能是老天都要帮你。你说魍魉找到了灭合溟台万年前强者鬼鹤师叔,他可是对抽魂与烙印两项秘术研究深人,有他与老夫为你护法,你魂主身上刻下烙印成功机率将大大增加,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烙印也是有风险!

    妖娆一直都没有指望凡事一帆风顺,所以她并不乎什么危险与挑战,只要不是没有希望白白送死,她都可以接受。

    只不过……

    完全抹灭纳多多意识?

    这决心妖娆一时半刻还没有办法决定。

    “还是等魍魉带着鬼鹤前辈回到灭合溟台后再做打算好了!”她心中默默对自己说道。

    一连几日,妖娆一直跟着老宗主与铁魃学习驭魂知识。从基础抽魂炼魂到各种生涩缚魂言咒。她就如一块干渴海绵一样疯狂地吸取着各种技艺,成长速度简直让所有人啧啧称奇!

    铁魃站妖娆身侧,老宗主授意下教她炼魂之术,她们身前摆放着一只觅食时不慎跌落毒瘴地中濒死迷幻蝶。于是这将死之蝶就被灭合溟台弟子捡回来给妖娆练习抽魂炼魂术。

    “小玉,你太有天赋了!我简直没有什么可以教你。”

    铁魃长摊开手心,表示深深羡慕嫉妒恨!

    抽魂与炼魂是一门繁杂而精湛技艺,引魂咒冗长生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被牵引魂魄产生挣扎与反抗,而刚被抽离兽体魂灵又是脆弱而敏感,想让它重聚合成与之前形体一模一样魂兽又必需经历繁杂咒言炼魂阶段。

    不说别,光是这些生涩咒言,一般灭合溟台弟子都要一两年才能达到熟练程度,而玉魑仅几天内就把那砖头一样厚厚咒言内容都完整地记了脑海里,真是一个让人不吐血都不行妖孽!

    妖娆自然笑而不语,她记忆能力是白虎当神殿圣女时养成,天天背,自然了解强化自己记忆办法,况且她能挥霍时间并不多,夜以继日,以勤补拙,总有出人意料收获。

    一只晶莹洁白蝶魂此时正萦绕她肩头蹁跹飞舞。有如云烟身体飘渺轻盈,完美忠魂!

    因为迷幻蝶生前就不是擅长攻击幻兽,所以凝魂中强烈情感是感谢妖娆用炼魂方式令它以灵魂态第二次重生。

    这种感激化为魂兽对妖娆忠心与信赖。

    “很有意思。”妖娆轻轻以指尖点了点迷幻蝶小小身体,而后者则微微悸动中化为一缕银丝飞入她驭兽环内去找魂主寄生了。

    妖娆长长舒展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

    此时她与铁魃所房间是灭合溟台炼魂秘室,因为炼魂时要求神识出体,精神力百倍集中,所以经不起任何惊扰。整个炼魂秘室都是高度密闭,只要里面修炼弟子不出门,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里面人。

    “铁魃大哥,我来灭合溟台也有十几天了吧。怎么魍魉还没有回来?”自从老宗主提到控制魂主傀儡奴印之后她一直期待与魍魉和鬼鹤重逢。

    听到妖娆提出这个问题,铁魃眉头也是紧紧皱一起。

    “就是啊,要是路上耽搁了行程,这时间也太长了点,但师傅说魍魉师弟命牌一直无恙,他应该是平平安安从洪荒秘境里出来了才对。何况洪荒秘境开启时,我们还有一位师叔专门去迎接他来着。是不是因为白兰师叔又迷路了呢?”铁魃郁闷地边走边挠头。

    白兰?

    “呵呵!原来灭合溟台也有女修啊?!”第一次听铁魃说起。

    “是啊!白兰师叔是师傅师妹,经常迷迷糊糊,但人很好。这次也是她主动提出去接魍魉回来,还特地提前出发了几天。所以不用着急,怎么说白兰师叔也是个七阶巅峰召唤师,很厉害。”

    铁魃竖起大拇指。

    “那倒也是,我与魍魉分别时,那小子也已经七阶巅峰了,不可能那么容易遇险。”

    妖娆打开秘室门,此时抽魂炼魂一天多,她都没有好好呼吸一下鲜空气,站三十三重塔内看云海翻腾可是她现每天必修课业。那变幻而美丽场景,真是能让人瞬间心境空明高远。

    灭合溟台,她找到了一种从未体验宁静,就如一个懵懂不知小弟子,初入山门,有慈祥师尊,有认真大师兄,有一群二得可以很吵闹但很有爱同门兄弟们。

    虽然不是灭合溟台弟子,但妖娆第一次感受到宗门生活乐与简单。

    “那小子八成从来没有独自离开过灭合山,现有能力了,翅膀硬了,就到处去玩,不记得我们这些兄弟了!哼!”铁魃气乎乎地幻想。

    “哈哈哈!铁魃,你身上有醋味哦!”妖娆顿时被铁魃那有些不甘心表情给逗乐了,她一边笑,一边走出炼魂室。

    “咦,今天那些花痴怎么没出来?”

    铁魃一出房门就下意识地护妖娆身前,因为以以往经验来看,每次“小玉”出关,都有大批星星眼儿家伙们蹲门口求扑倒,求魂主……

    但此时,他与“小玉”眼前,竟然前所未有……空空荡荡!

    “人!人都到哪里去了?”铁魃大吼!只想找个人来问个清楚。不过下一秒他心跳就立即加速起来!不会是魍魉那个臭蛋回来了,所以所有人都去看他了吧?

    一想到这里,铁魃脸颊上就扬起一丝自己都无法掩饰笑意。

    妖娆也是一阵疑惑!因为她神识三十三层塔内扫过,竟连老宗主气息都没有找到!倾巢出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铁魃咆哮声下,一枚撞撞跌跌兽魂突然飞入妖娆与铁魃眼帘!

    原来是一只绿毛鹦鹉!那鹦鹉头上羽毛乱糟糟,仿佛被人大力摧残过一样。只见这鹦鹉操着与灭合溟台某个小弟子一样语气和声音撕心裂肺地喊道:

    “不得了了大师兄!你总算出来了!魍魉师兄有消息了!他与白兰师叔都被山下那三个讨厌宗门联合捉了起来,已经被折磨得要生不死!”

    “那些狗屁宗门见不得灭合溟台出现一位曾洪荒秘境中历练弟子,怕以后我们强大了找他们场子,所以一不做二不休要完全吞并我们所有力量,他们找了好几个恐怖强者做外援!师傅和我们先去了,你来啊!”

    绿毛鹦鹉扑棱着凌乱翅膀嘎嘎乱叫,从它疯狂行为举止上都仿佛能看到灭合溟台小弟子当初留言时焦急与失态。

    骨碌骨碌,一枚平常众人一起玩陀螺滚了进来,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慌乱离开之时抛弃角落里东西。

    咔嚓!

    妖娆听到铁魃拳头咔嚓作响声音。她站铁魃身后,看不到这男子表情,但她可以感觉到他身上蒸腾而起杀意,因为她此时,满心冲斥也是愤怒!

    原来魍魉早就回来了!而她灭合溟台开心学艺之际,魍魉却山脚下遭遇非人折磨!

    这让她……很生气!

    “铁魃大哥!”妖娆把手放铁魃颤抖肩头上!

    “我要杀了他们!”

    铁魃猛地回头看向妖娆,目光俨然已经带红!

    “山下那三个门派,灭合溟台强大时不过是我们附属,当初献媚讨好,简直跟狗腿子一样!我们没有少照拂他们利益,还经常与他们联姻。后来灭合溟台势微,他们却倒戈得一个比一个!甚至还抢走了我们很多强大幻器,历代灭合溟台宗主都让弟子们不要与他们计较,只要我们有信心,总有重崛起一天,可是他们……他们然如此丧天良,猪狗不如,步步紧逼,这是要亡我灭合溟台所有根基吗?!”

    “师傅老了!使用千魂骨杖有些力不从心!他千魂力维持不了一柱香时间,我担心……”妖娆目光注视下,铁魃有一种想毁灭一切冲动,他指甲已经深深地掐入掌心里。身体无法抑制地疯狂悸动。

    “嗯!哈哈哈哈!是应该担心!”

    妖娆突然笑得妖魅丛生,从她轻震睫毛,粉红俏丽脸庞上升起一股颠倒众生迷醉!

    蓦然张开眼!

    嘭!嘭嘭嘭嘭!

    吓了铁魃一大跳!因为就“小玉”张开眼那一瞬间,一股极端恐怖杀意突然如潮水一样蔓延开来!

    地上被人遗弃陀螺,桌上放置木杯水壶,甚至是桌椅板凳都同一时间内直接被她杀气碾成斎粉!

    铁魃原本是恼怒,但此时看到爆发中“小玉”突然有些吓蒙了!他知道小玉很强,但是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他现有些心乱如麻!

    难道比师傅还强?

    “哼!那三个狗屁宗门可得担心了!我们走!”妖娆纵声长啸!直接一把提起凌乱中铁魃裤腰带,从窗口一跃而出!

    天空中划过一道痕迹深重杀戮之痕!

    山巅风透过被妖娆野蛮撞出大洞轻轻吹散弥漫房间里斎粉。只是那浓浓杀意,却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