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3:给我站起来!

133:给我站起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整个战场因为一个突如其来女修而陷入短暂宁静。  .H  N H  N.N e T /混混小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只有被钉木柱魍魉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发出一阵阵没有人能听得懂凄厉大笑。

    这刺耳笑声中,妖娆用手拍着战魁老宗主手背。

    “对不起,宗主,我来晚了。”

    妖娆那纤长手指瞬间传递着让人安定力量。此时战魁老宗主已经说不出话来。

    妖娆目光扫过老宗主身后跪了一地灭合溟台弟子,缓缓地眨了眨幽光暗涌眼眸。

    卑微吗?懦弱吗?

    不!

    她知这些人因什么而跪,不是为他们自己能苟延残喘地活下去,而是为挽救他们珍重人而抛弃尊严甚至生命!

    曾经她蔑视这种卑微,痛恨这种懦弱。

    但此时她却有些理解,从这一跪中理解为何孱弱灭合溟台兽魂召唤一脉能历史上延续这么悠远岁月。因为这卑微中带着一种野草般坚强。虽然微风就能让他们俯倒,任何生灵践踏都能让他们弯折……但是风过之后,草叶会比之前加青碧茂盛!

    委屈求全,是为保护他们道统能继续存于世间。她不赞同,但充分理解。

    所以铁魃曾她面前求死保护战魁宗主,战魁宗主刚才舍命欲护所有弟子平安。这“懦弱”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可以挺起胸膛做人土壤!如果给他们阳光与河床,这些已经压抑沉寂了千年憋屈一定会化为敢叫青天闻风色变强大生命力量!

    她坚信!

    妖娆脸颊上顿时勾起一抹冷笑!

    此时这蓝裙女子存无比突兀!

    灭合溟台一方几乎所有弟子都鼻青脸肿地跪地上,身上浸满泥泞与褐血,而只有这一位御风而来女修矗立羌魂,毒门与七彩谷宗主威压下抬头挺胸站得笔直。

    衣着素净,长发及地,长眉高高挑起,眼中精芒闪烁,一脸可以称之为“自大狂妄”邪笑简直戳瞎了众人眼。

    特别是刚才被她骂做是“龟孙子”羌魂,毒门,七彩谷三个宗门宗主脸色已经精彩到不行!

    羌魂宗主吹着胡子,七彩老妖小婆捏着拳头,毒门门主印堂黑得像炭。

    这三个强者如果不是碍于她只是一个灭合溟台无名小辈,早第一时间内把这不知天高地厚丫头给撕成了碎片!

    但三人一阵犹豫之后都没有出手。

    毕竟直接与晚辈动手不是一件太光彩事,特别是他们身份还是三个宗门一家之主,所以这三个老奸巨猾家伙不想留下让人耻笑“欺负小辈”话柄。

    于是七彩谷老妖婆黑着眼,立即向自己弟子抛去一个肃杀眼神。

    那驾驭两只厚甲犀牛将木柱竖起粗壮女修立即心领神会!

    师傅授意下,只见女修脸色骤变,身上迅速蒸腾起强大威压!

    招风耳,蛤蟆眼,过份厚实肩膀简直让这七彩谷女弟子那短小脖子掩藏了层层肥肉下,别看她长得一幅五大三粗粗陋模样,抛开外貌不谈,这粗壮女修力量当属七彩谷弟子中翘楚!

    区区五百多岁,实力已经逼近八阶。再加上有个从来不把任何人放眼里老妖婆师尊,所以性格越发狂傲疯癫!

    她向前一步,所有七彩谷弟子自动低下头给她让路。掠过一个隐藏弟子中黑衣人,七彩谷女修大步向前!

    “嘶!是司漪!那个压路机实力可是很恐怖啊!”

    “灭合溟台这次上到老头下到水嫩小弟子,只怕都要大放血哈哈哈哈!”

    看到粗壮女修身上疾速腾起灵力把空气中景物扭曲,羌魂与毒门弟子立即倒吸冷气,他们交头结舌议论纷纷,期待着那出现灭合溟台女弟子曼妙身体也高高挂木柱上。

    “让溟台狗得到惨痛教训!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真正主人!”

    所有人灼热目光顷刻之间都放了这七彩谷第一女弟子身上。

    众人敬佩与畏惧让这名为“司漪”女修加得意扬扬。

    她身前召唤阵一闪,数十只巨型战兽立即从阵内出现,那些高大战兽仰天发出惊天动地吼叫。而司漪本人则负手挺胸御空而起,天空中骄傲地迈出八字步,踏得风声如若鼓响隆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威压,这威压中带着一股暴虐势必得!

    “七彩谷弟子不错啊!”羌魂与毒门老宗主心里同时这样想到,既然溟台狗乱叫,那就撕碎她嘴吧,灭哈哈哈!

    三个无耻老贱人看着妖娆表情已经像是看一个死人,充满了不屑与嘲笑。  .H  N H  N.N e T /混混小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

    “小……玉!小玉!那……”灭合溟台跪了一地弟子中有人发出惊恐声音向妖娆身后指去。与此同时,一阵狂妄大笑声传入妖娆耳际。

    “哈哈哈哈,什么溟台狗玉魑?狗就是狗,被宗门供养弟子也不过是一只叫得响一些小母狗而已!让我掐断你喉咙,看你用什么叫唤!”

    七彩谷女修已经高傲地矗立天空正上方,摆出弟子之间武斗架式。

    “我……七彩谷……司……”七彩谷女修大嗓门咆哮。

    余音震耳,空气中来回震荡!这女修霸道凌厉气势之下,所有弟子都屏息凝气不敢发出半点细小声响。

    报出名号之后再战,是弟子武斗前基本礼节,司漪高傲地报出自己名号,好歹也让对手死之前明白自己到底死于何人手下!这是强者带着嘲笑施舍!

    而就司漪张开嘴那一刻,妖娆却忽而转身,以单脚点地,轻盈掠起,很超过那七彩谷女修御空高度。

    轻风拂过灭合溟台弟子们僵硬脸颊。

    “好吵。”

    眸光幽玄。清冷声音于天空中响起!

    “嘭!”

    众人只听见让人五内重伤肝胆俱裂一声!让人撕心裂肺一幕陡然出现!

    只见那灭合溟台蓝裙女子云淡风清说出“好吵”二字之时,一脸狂妄七彩谷女修脸上立即升起惊恐表情!仿佛天地之间蓦地升起一只无形大手扼着她咽喉,让她连自己名字后半句都说不出来!

    从咽喉部开始撕裂!

    嘭!

    那声果断干脆爆体声差点把所有人心脏都捏爆!

    下一秒,血雨纷纷!狂风骤起,天空中哪里还有那七彩谷女弟子身影?她刚才所地点此时只翻滚着是一团吓死人血雾!

    人血顿时飙了石化中七彩谷老妖婆一脸!

    地面上多半羌魂,毒门弟子也被这些细小温热血水激得身体迅速颤抖起来!

    “什么?司漪去了哪里?人呢?那七阶巅峰强大弟子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她召唤兽也瞬死地面上!我天啊!”

    颤抖!

    时局骤转,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经受不起这场惊变,吓尿吐血石化表情各自精彩,还好战魁老宗主坐藤椅上,不然也得一屁股载到地!

    蓝裙女子轻盈地站天空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她身侧却环绕着一圈迷离飘渺烟云,她向前一步,仿佛空气都被她衣带拖出万丈潋滟旖旎波痕!

    银茫交织。

    天道力!

    言出法随!

    以意杀人,死则瞬死!

    七彩谷女修死亡明明只是一瞬间,但是所有人都深刻而清晰地记得她自咽喉开裂,天空中张牙舞爪恐怖场面,仿佛是溺水之人后一刻求生,仿佛是被拖入地狱下油锅前后一次挣扎,那狰狞卑微又绝望样子,让恐惧顿时所有人心中无限次地放大!

    疯了!疯了!人群爆沸!

    灭合溟台弟子们脚都抖!还好趴地上,抖也摔不着!他们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天空中那衣带蹁飞女子。

    那……是他们小玉?

    “是言出法随啊啊啊啊!”连三宗无耻老怪都不曾频繁使用天道之力,竟然被这灭合溟台女修轻易使出!

    她不需要知道七彩谷弟子名号,因为……那好吵!

    开始众人还以为那是她自大,但现他们相信了!那无知而弱小蝼蚁乱唳声,对蓝裙女子而言,当真是……好吵!

    有站主柱旁三宗弟子总算听清从一开始就突然发出离奇大笑魍魉到底吐着血沫拼着后一口气笑什么?那沙哑混沌笑声中此时有几个音节分外刺耳。

    那是:“你……们……死……定……了!哈哈哈!”

    三宗宗主已然陷入石化!

    而妖娆却继续上前一步,用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冷冷一笑。

    “换个人跟我说话!”

    霸气如狂潮天空两岸拍打!

    极简单一句,却吓人羌魂,毒门与七彩谷弟子们像丧家之犬一样疯狂扒拉着爪子向后退去!这句话带着多么恐怖威胁之意啊?!

    谁敢站她面前说话?司漪连让她出手级别都不够,这充满肃杀讯问下,谁敢?谁有资格站她身前说话!

    三宗弟子此时只能眼巴巴地眺望着他们凌乱于风中宗主大人!

    “你倒底是谁!”

    看到自己得意弟子顷刻间化为血雾!七彩谷老妖婆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法遏制恼怒!太过份了!这小畜生一定用了什么不为人知方法加强自己力量!她不信!不信她有这样实力!

    妖娆听到七彩谷老妖婆声音,顿时半张开眼,眉头轻蹙,高扬着下巴,淡淡说道:“我不是说,换一个人跟我说话吗?”

    吓!

    她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眨眼之见,那矗立于风中蓝裙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就七彩谷老妖婆一头雾水之际,她身前陡然出现一张绝美带笑脸!

    那笑靥,是她此生见过生机艳丽容颜,但那半张星辰之眸,却让她顷刻之间窥到了无间地狱万丈深渊!

    头重脚轻!七彩谷老妖婆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她世界就陡然颠倒!

    “你这老妖婆也配?”

    噗嗤一下!她身体就直接被妖娆翻了个个儿!

    噬魂枪手,一股莫大黑暗威压顿时如暴虐雷海一样天空中翻沸!

    “老贱狗!吊着人玩很好玩是吧?”

    妖娆脸上笑意越发甜美妩媚!她猛地一扬手,手中噬魂顿时狠狠穿过七彩谷老妖婆琵琶骨,直接将她身体后挫百米,咚地倒钉白兰之下!

    嘭地一声!骨肉开裂声音响起!让人心尖打颤!

    嗡嗡嗡嗡!

    三人合抱也未必能合拢粗大木柱顿时不可遏制地疯狂震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七彩谷老妖婆撕心裂肺惨叫顿时刺破云霄,吓得羌魂长老与毒门宗主面如土色!

    不是因为看破了妖娆召唤阶位,而是因为这蓝裙女子出手太凌厉!她表情,是经历无数杀孽从容冷酷,她出手,是不加思索极端暴虐!

    这股滔天戾气,竟然一时之间骇得成名以久老妖孽们都不敢上前!

    老妖婆嘶吼与木柱剧震中,灭合溟台白兰老妪悠悠转醒,醒来瞬间,她感觉到浑身剧痛都被一股清凉力量镇压,一只柔软手拂过她嘴,芳香馥郁顿时融化她咽喉内。

    “前辈,再坚持一会。”

    白兰只感觉到这安定人心声音响起之后,胸口与肩头十字铁钉突然被拔起!

    妖娆抽起钉白兰老妪身上十八枚巨钉,直接向七彩谷老妖婆身上按去!

    不是手掌脚掌等能固定人身体倒吊不动位置!而是丹田,肺叶等毒辣身体大穴!

    为了逼战魁老宗主交出灭合溟台三宝,白兰与魍魉虽然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但是出于谈判筹码考虑,三宗长老并没有过分损伤他们战神根基。因为要是人真废了,只怕战魁不会屈服,而是选择玉石俱焚。

    但此时妖娆出手就不同了!第一枚钉直接破了七彩老妖婆丹田气海,下手抬手不过瞬间,她身体内磅礴灵气顿时从钉口无法遏制地侧漏出来。

    废功!

    妖娆百无禁忌,既然出手,她便不打算再给羌魂,毒门,七彩任何退路!

    只有两个字!

    虐杀!

    第二枚钉于顷刻之间妖娆手中被融化又重铸造着无数细小长针!如暴雨梨花般密密麻麻嵌入七彩老妖婆肺叶!

    “啊啊啊啊……啊啊啊!”七彩老妖婆撕心裂肺干嚎声震耳欲聋。她口齿与鼻腔内瞬间涌出大量鲜血!

    这些细小伤口不至于让人瞬间失血过多而死,但是刺破肺泡,让她每一次呼吸都能深刻地感受到痛彻五内惩罚!肺泡慢慢干瘪,每一次呼吸都加艰难,让这心狠手辣妖婆子挣扎残喘与缓慢剧痛中慢慢窒息而死!

    自己布置这两根吊人木柱,自己享受比白兰与魍魉经历恐怖百倍刑罚,这就叫做“自做孽,不可活!”

    动手不过电光火石之间,所有人看到那蓝裙少女几乎不加任何思索地出手,简直睚眦欲裂!

    太惊人了!

    被玩弄她手下,可是一个九阶巅峰强者啊!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被女子直接废了!

    妖娆双手托着白兰老妪棉软身体,所有人滴血目光下轻轻走向灭合溟台弟子。将她放已经激动得梗青了脖子战魁老宗主身边,那些跪了一地弟子都忘记站起来,呆呆地看着妖娆脸庞。

    难道他们祈愿实现了?小玉就是天降之神?

    妖娆出现是所有人未曾预料变数!

    七彩老妖婆子已经抹了一柱血,口中不断地吐出丑陋血泡。而妖娆从容,轻狂,冷咧却已经让羌魂与毒门宗主感觉到一股寒气涌上心头!

    虽然七彩妖婆早已经受到战魁千魂啃噬失去手臂与主战兽,实力大降,但一个战斗经验丰富老妖孽又怎么可能这样毫无反抗之力地死一个小辈手里?

    看不透!

    羌魂与毒门长老定睛而看,一点也看不透妖娆幻阶!这一点才惊人!这不可能!一个年纪未过百女修,怎么可能超过九阶巅峰?!

    “老夫要杀了你啊啊啊!”

    毒门老宗主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无声心理折磨,率先发飙!

    只见他迅速拍起一波黑雾,直接向魍魉所木柱上袭去!

    顺着巨柱蜿蜒而下血河接触到黑雾,立即被浸染成玄黑墨色,这黑血不是静止,居然于顷刻之间以血流方向逆流而上!以那样惊人速度,只要数秒,就能回流到魍魉血脉,见血封喉!

    “老夫要把你保护人杀个片甲不留!”

    毒门门主疯狂咆哮,表情狰狞而嗜血!

    轰!

    可是就他得意大笑之际,他身侧参天巨柱突然爆炸!

    从木柱内部爆发出恐怖而离奇白色焰火!

    白焰!

    一时之间烈火夹杂着断裂木渣四下飞溅!离木桩百米之内羌魂,毒门,七彩弟子数十人,于顷刻之间被无声点燃!像点天灯一样发出耀眼光芒慢慢皮开肉绽,身焚骨碎!

    好灼热野火!大地被热力烧开,地面开始沸腾出液态水泡!

    毒门门主大笑声戛然而止,取而待之是震天嚎叫!

    “啊啊啊!烫死老夫了!救命啊!变态!妖孽!这丫头是妖孽!”

    噼里啪啦!毒门门主身上跳跃火焰直接撕裂了他半个身体,还剩下另一半一片焦黑,直接跌落地,于泥泞中低贱卑微地挣扎扑打。

    天雷滚滚!

    如果刚才七彩谷弟子瞬死是意外,七彩谷谷主顷刻被俘是侥幸,那么此时惊人场面只能让人肝胆俱裂!

    喧嚣吵闹声再也不见,空气中只有白焰燃烧轻嗤声,有些像嘲笑与讥讽。那些瘫倒了满地吓得吐血吐胆水召唤师们,还是刚才耀武扬威家伙吗?

    三宗宗主,此时只剩一位!

    木柱上白色焰火裹挟着一个人影向妖娆飞来。

    浑身是伤魍魉依旧拼命打起精神瞪着浑圆眼,妖娆挥了挥手,准备把他也送到战魁老宗主身边。

    “不……我要战!”魍魉经过妖娆身边时突然伸手拉住了妖娆衣袖,踉跄地挺直脊梁,摇摇晃晃站她身后。

    妖娆嫣然一低头。

    眼眸大张,上前一步,突然纵身长啸!

    “给我站起来!”

    这声声长啸,是说给身后三十余位灭合溟台弟子听!

    “虽然跪着能让你们宗门多一丝继续存希望!但玉魑这里,你们不需要跪!”

    好强大信心与自信,像是冬日阳光一样,给众人冰寒心灵瞬间注入温暖坚定力量!

    “给我堂堂正正站起来!从今天开始,再也不需要跪任何人!让他们……跪我们!”

    妖娆意气风发,横手向前一指!

    这一指中没有夹带任何幻技,只是她威压无声于天空中蔓延,所向披靡气势让与她对立之人立即经脉逆流牙尖打战,居然真有人妖娆啸声中噗通一声跪倒地!

    是!

    堂堂正正!

    灭合溟台弟子们眼神一阵闪烁!他们不是软蛋!他们也想堂堂正正!若有足够力量!他们此生不想再屈辱地跪拜任何一个敌人!

    是玉魑!给了他们堂堂正正站起来机会!

    要强!强!强到不再需要小玉保护!

    众人扶着身上伤口,缓缓从地面上站起!

    虽然大多数人早已经衣衫破败,鼻青脸肿,但他们不约而同站起来瞬间,竟给人一种巨兽苏醒肃杀与威严感!

    嗡!

    远山仿佛有悠远钟声响起!不知何地钟鸣,给人开化苏醒震撼感!

    感觉到身后传来越来越强坚韧力量,妖娆没有回头,而是大笑着向前,随着她轻盈步伐,跪地面上三宗弟子一个个诡异地身体四分五裂,爆碎成渣!鲜血顿时汇集成河,地面上大肆流淌!

    三宗弟子扭曲着脸,简直连逃跑勇气都没有了!这恐怖力量之下,谁有信心逃生?

    羌魂,毒门,七彩谷宗主都没有死亡,一个吓得吐血缩角落打抖,一个倒吊木柱上嚎叫,一个拖着半面残身泥浆里蠕动!

    他们体会着此生恐怖极致!

    因为眼前女修是魔鬼!

    从来没有见过杀人如此无情女子!出手斩命如碾草芥!

    “正主,给我出来!”

    妖娆目光一寒,璀璨召唤阵足下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