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4:正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力量排山倒海,威压如潮水一般天空中肆虐。  .H  n H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

    她一声“谁是正主”长啸震得羌魂宗老宗主一阵哆嗦!

    吓!好恐怖气势!

    羌魂老宗主看着地上蠕动毒门门主,还有那钉木柱上七彩谷老婆子,顿时害怕得满头是汗。

    那人呢?!

    那爆出灭合溟台秘密,怂恿他们三宗联手来瓜分宝物家伙去了哪里?

    一时之间,羌魂老宗主心中百感交集。

    若不是那人,他们羌魂一脉弟子也不会这样轻易地劫持灭合溟台弟子与长老,谁曾灭合溟台内还隐藏着那么变态蓝裙女修,完全用一个人力量顷刻之间改变战局?

    因为轻信了那人话,所以他们羌魂宗才倒了大霉!真是得不偿失啊啊啊!

    那人说会保他们平安,可是毒门老头与七彩老婆子被虐之时他又去了哪里?

    事到如今,难道他还不现身?

    羌魂老宗主目光下意识地向身后探去,目光中带着乞求与愤怒,但他此时只有寄希望于那个让他畏惧强大男子,以那男子力量,必定能把蓝裙女子轻松地碾成斎粉,再次扭转三宗势微局面!

    妖娆顺着这无耻老狗目光,立即人群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衣男子!

    身高六尺,身体轮廓隐藏宽大衣袍下,五官平凡到几乎任何人都不会留意,而正这种平凡无奇,却恰到好处地掩饰了这男子深重心机与城府。

    妖娆目光一缩。顿时暗自感叹,果然是个隐藏得好深域主!

    没有想到东陆这么边远荒凉地方也能见到域主强者,如果她这次没有因为纳多多而来到灭合溟台,只怕灭合溟台一脉真有全军覆灭危险。这也算是她与灭合溟台缘分吧。

    不过黑衣人为何要对灭合溟台出手?

    虽然男子极度收敛着威压,从外观上看与三宗弟子没有什么区别,但她神识却他身上感觉到了与众不同气息。

    强大而邪狞。

    见众人目光都向自己扫来,黑衣男子顿时无奈地发出一声叹息。

    “唉!”

    他扬了扬手,示意自己就是羌魂老宗主死死盯着正主,因为暴露,也不打算继续隐藏了。

    男子目光投向天空中自上而下俯视他妖娆。

    “小丫头,你就不能见好就收吗?非要逼我出现,很残忍啊,很伤感啊……”

    略带磁性声音中浸透着一种说不出来轻狂与与乖张。虽然态度是不满,但这不满中夹杂了太多玩味与嗤笑。

    于其说他是被迫现身,还不如说他对任何事都不屑一顾。

    出现为何会称之为“残忍”与“伤感”?

    妖娆一时之间并不能体会男子话语中隐藏意味,但她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之人。注意力没有半分懈怠。

    “你不出来我不放心啊!既然来了,总得好好打个招呼吧?”妖娆抬头冷笑,气势没有半分退让。飘渺天道力她身侧萦绕,把她衬托得犹如不属于人间仙子一般。

    对敌人态度要嚣张,这才能充分地体现自己自信,但对战斗态度要谦卑,因为这势均力敌战斗中,任何不足道细节都有可能改变战斗后结局。

    妖娆紧逼之下,只见男子上前一步,御空而起,他身上顿时腾起袅袅黑烟!

    那浓郁烟云如同化水中墨汁,让人感觉到那精纯力量带给自己灵魂压迫与悸动!

    “哈哈哈哈!”

    顷刻之间,整个苍穹中弥漫着男子疯狂笑声。

    明明天空高远,而众人此时仿佛置身山谷之中,听到这狂笑一声又一声耳边回荡,气势没有半点减弱迹象,反而越来越强!

    笑声中带着一股诡异力量,仿佛能够激荡召唤师体内灵力逆行,血脉燥动不安,有野火熊熊燃烧!顿时有人经受不起这力量压迫,吐着血踉跄倒地!

    不过即使是这么夸张笑声,黑衣人五官依旧目无表情,脸上犹如套了一张做工精致假面。

    “是面具?!”妖娆心中轻叹。“可想而之他隐面具下脸,此时表情有多狂。”

    好强!战魁老宗主脸上升起一丝迟疑,老宗主再也坐不住了,他杵着千魂骨杖站了起来。

    轰轰轰!

    随着空气剧烈震动,男子足下召唤阶符银芒乍现!

    “他有多强?”

    所有三宗弟子好奇地眺望。灭合溟台魂兽召唤师们却各个脸色极差,眼前男子未显示幻阶前威压就那么吓人,战力全开时那还得了?

    众人目光淌血。

    男子脚下巨大召唤阶符上,战神巅峰之剑一一出现!

    铮!铮!铮……

    所有人仿佛能听到宝剑出鞘金属摩擦声。

    下一秒,十柄长剑簇拥一团混沌黑云旁,那整齐而肃杀剑芒立即戳瞎了所有人眼!

    原来那黑衣男子不但是个域主,还是战神十阶巅峰强者!

    半步诛神!

    “我勒了个去!不动则已,一鸣惊人啊!”原本看到蓝裙女修发飙而被吓得四下逃窜三宗弟子们立即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兴奋地拍手大叫!

    太让人激动了,他们此生都无缘亲眼看到一个半步诛神大能,此时不但圆梦有幸亲眼见到域主巅峰强者,而且这强到几乎能与东陆流云殿,道宗圣王比肩强大男人……还是他们这一边!

    “我们不用逃了!有这强者坐镇,溟台狗必死无疑!”

    “喔喔喔!羌魂必胜!”

    逃跑羌魂弟子立即又一股脑地全部跑了回来,与毒门和七彩谷弟子一起簇拥男子脚下,挥动着拳头,歇斯底里地大叫各种嚣张口号,仿佛早把妖娆钉老妪,烧宗主恐怖场面从自己记忆中剔除,而后抛去了九霄云外!

    真是一群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那就打个招呼呗!哈哈哈!”黑衣男子不屑地甩了甩宽大衣袍,袖中突然飞出一枚夹杂着滚滚灰云与雷霆光弹!

    语气好自信,不过确有自信资本!

    自那光弹一出现,空气中氧气就仿佛顷刻之间被那光弹吸收了个一干二净!

    所有人都感觉到一只无形手扼上了自己咽喉,胸腔中再也没有一丝干净空气供自己肺叶张起。

    我擦!

    这就是所谓打招呼!

    只见那灰色光球方圆十米内花草树木瞬间死灭,那些看到半步诛神强者出现簇拥而来三宗弟子是倒霉!

    越狂热者离黑衣男子越近,但这无知崇拜却恰好是致命危险!因为那灰色光球不但吸走了大地花草生机,就连那些站得近狂热者们性命也一并收割!

    嘶!嘶嘶嘶!

    众人耳边顿时响起水份疾速蒸发声响,六个距离男子近三宗弟子所有人视线中以肉眼可见速度脱水成一具具干尸!

    天啊!

    自己人都杀?因为强大幻技出现,无法避免威力波及旁人。

    虽然没有发出凌厉嚎叫声,但这几个小弟子狰狞死状比号哭谩骂让人睚眦欲裂!

    “呵呵!”随着那黑衣男子冷笑,夺命光球疾速向妖娆当空飞去!

    妖娆双眸一缩!

    “那不脱水!是抽魂!”她心底对自己说道,因为她能感觉到男子击出光球上带着一股诡异而强大魂魄魄牵引力!

    他是?!

    “溟台狗死定了!”三宗弟子疯狂呐喊咆哮!

    虽然这半步诛神强者实力邪恶诡异,甚至吞噬了三宗弟子性命,但其余三宗弟子都被那光球强大力量极度震慑!

    只要强大,无论是哪种方式强大,都值得他们敬畏与膜拜!心中阴森黑暗被唤醒!他们渴望胜利,他们呼唤血染大地!

    吆!

    来不及细想,妖娆手中蓦地升起两团灼热炎凰白火,这顶极神火不但可以焚毁天下坚硬之物,也对各种灵魂有着致命伤害!

    若那男子用不是兽魂战技也罢,只要是魂力,必被炎凰火所伤!

    三宗弟子疯狂咆哮声中妖娆纵身而起,身上隐藏力量也一泄千里!

    原本灭合溟台众人只感觉到半步诛神挥洒天空中恐怖威压,沉得他们抬不起头来,但就小玉爆起之时,他们惊诧地感觉到地面升起一股蒸腾之力,好像瞬间从他们脚底涌入身体,然后再从头顶天灵骨而出,瞬间令压迫他们背脊上邪恶力量消失于无形!

    “不要以为你是半步诛神就能横扫东陆!连真面目都不敢暴露无耻之徒,我看实力也就如此而已!”妖娆唯美身姿天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她脚下瞬间升起一幅璀璨召唤阶纹!

    其上九剑一刀无比清晰!虽然巅峰未满,但让人不可思议是,她阶纹符印然比黑衣男子足下阶符硕大精美!

    那些蜿蜒于阵符中细小能量回路,代表着一个召唤师身体内力量精纯程度与对天道感悟之力。

    妖娆阶纹正中央虽然是一团不断奔放跳跃火海,但四周还一簇拥着星辰,银月,生涩符号与飘渺魂影!无论从任何角度观看,都能找到隐藏于蛛网回路间耐人寻味特殊印记。

    相比于她幻阶精致,黑衣男子十阶巅峰阶纹就太单调无色了!

    “我靠!”

    看到妖娆足下之符后,有人顿时忍不住脏话狂飚!鼻涕与眼泪同时迸射出来!“疯了疯了!完全疯了!”

    “灭合溟台战老头才九阶战神,他们宗门一人年轻女修,然十阶中级!域主呵!同样是域主呵!”

    平日里灭合山脉里都看不到一个九阶巅峰强者,现却一出就出了两位域主强人!

    众人撕心裂肺大叫简直把天空都捅破一个大窟窿。下巴掉地声音延绵不绝!

    刚找回一丝狂妄与自信羌魂老宗主顿时弱弱地重缩回角落里,而被钉木柱上七彩老妖婆则瞪大了眼睛口吐鲜血,“啊”地一声,被吓得提前咽了气!

    不要说三宗长老与弟子,就连灭合溟台战魁老宗主与铁魃都已经亮瞎了自己钛合金狗眼!

    战魁是知道妖娆洪荒秘境搅得上四宗鸡飞狗跳,但打死他他也想不到一个不到百岁女娃娃实力然已经逼近十阶巅峰!

    黑衣男子看到妖娆此时爆发幻阶,脸上顿时出现凝重神情。

    不过无论从年纪、力量还是幻阶上,明显都是他占优势,所以他并不担心眼前女子会做出什么威胁到他举动。

    他承认,她是不错,而且有着年轻人活力四射狂妄,但落他手上,她死定了!

    “给我破!”

    妖娆抬手!

    战魁老宗主眼睛瞪得浑圆,她是十阶中级吗?不……

    她固有实力应该强!

    只见天空中那抹清丽蓝影向着那恐怖灰色光弹轻巧地挥出一拳!

    白焰中夹杂着破天指剑气,那顶极神火与毁灭剑气交织一起,顿时赋予了她这一计拳风排山倒海力量!

    推云!

    天空中白焰顷刻之间仿佛千重云海一样,以有形轮廓勾勒出妖娆一计拳风凌厉轨迹!

    嘭!嘭嘭嘭嘭!

    两股力量天空中冲撞到一起,顿时爆发出惊天动地巨响!

    只是电光火石一瞬间!令人吐血一幕出现!

    一指细细黑芒直接震开那吸人生命灰色光球,直接朝着黑衣男子脸迸射而去!

    原来妖娆之前瞄准并不是灰色光球,而是黑衣男子……脸!

    嘶啦!

    到根本就没有人反应得过来!一张人皮面具带着一道长长血线黑衣男子身后划落!

    太彪悍了!

    比对手低一个层次情况下依旧果断地震飞对手幻技并重伤对手脸!妖娆延续着她虐杀毒门,七彩宗主传奇!

    这恐怖年轻女修顿时众人心中留下了难以抹消印记!

    “你!”

    黑衣男子身体被破天指力量狠狠向后一挫!他登时暴怒!一千一万个念头闪过脑海,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是被压制一方!

    他以手捂着自己脸,赤血不断从指缝中一泻而下!

    虽然五官扭曲,眉头紧锁,但他那终于暴露阳光下灰暗眼,还是让站妖娆身后战魁老宗主一个趔趄直接瘫倒藤椅里!

    过了数秒钟后战魁老宗主才回过神来,缓缓捏起拳头,仿佛此时握拳已经消耗他仅存所有力量。

    “夜魈!你回来了!”无力而苍老声音响起。

    “啊!是啊!”

    天空中那黑衣男子一甩手中鲜血,扬起头桀骜而恶毒地狂笑:“师尊,你已经老了,怎么还没有死啊!”

    ------题外话------

    这假期,没有一天是休息,换了个电脑,码字程序又瘫痪了。我比任何人都想死。

    说了四点,不想再改,今天欠明天二补回来,绝对补比欠得多,希望弥补大家想戳死羽毛愤怒之情…。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