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5:我才是对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导演三宗围剿灭合溟台闹剧居然是老宗主弟子!

    妖娆听到男子对战魁老宗主喊出“师尊”二字时都忍不住微微一愣!

    “那男人叫夜魈?”

    妖娆暗自寻思。

    “不过,他确脸上画着鬼颜。”

    脸上烙印各种狰狞鬼影,是灭合溟台弟子大特点。

    “我早已经感觉到他幻技有些像兽魂召唤师功法,但是没有想到他与老宗主有这么深厚渊源。铁魃不才是灭合溟台大弟子吗?为何现又冒出一个夜魈?”

    “是灭合溟台叛徒弟子也罢,居然是个半步诛神,比老宗主实力都高出一大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妖娆心中虽然有无数疑问,但是她并没有问出口,因为灭合溟台弟子们表情此时已说明一切!

    大部分灭合溟台弟子脸上都挂着与妖娆一样错愕与陌生表情,就连魍魉也目露惊奇。只有铁魃等年纪偏大弟子才一脸纠结,愤怒憎恶与各种繁杂情绪都写了他们眼神里。

    哆哆嗦嗦蜷曲角落里羌魂宗宗主则一脸不敢相信!

    “尊……尊者!你是灭合溟台弟子?”羌魂宗主双眼翻白,脸色发青,只差一口气卡喉咙里背过气去!

    这他丫到底是干什么?

    “怂恿他们绞灭灭合溟台幕后黑手……是战老鬼徒弟?我靠!刚才还叫他‘尊者’!老子被灭合溟台玩了吧!人家窝里反,拿老子来垫背!”

    羌魂宗主越想脸色越难看,再看看地上只吊着半口气毒门门主与已经挂死木柱上七彩谷老妪,真心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遇过这么狗血事!

    气火攻心,羌魂老宗主顿时眼底泛红,表情俨然已经抓狂!

    “夜魈,你丧天良,居然暗算师门!”果断地揭露。

    铁魃恼怒地走上前来指着夜魈脸!手指都激动得半空中发抖!他心情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

    “叛徒!小人!如果不是小玉此,难道连师傅与师叔你也想杀?”破了音大叫。

    这些谩骂对于铁魃而言,能出口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铁魃站战魁老宗主身前,看着仿佛突然之间苍老了百岁师尊,浑身是伤气若悬丝白兰师叔,顿时感觉自己胸腔里心如刀割!

    因为灭合溟台这一辈,实力突出不是他,不是魍魉,而是现他用手指着男子。

    夜魈,他曾经……大师兄!

    那些儿时记忆还脑海中翻滚,大师兄带着他们一干光屁股小毛孩去山下溪水里摸鱼,大鱼永远是大师兄捉,那矫健身影经常出现他睡梦里……还有每个月圆之日山下花姑娘们成群结队去洗澡。大师兄总会率领着他们背着师傅偷偷溜出山门,蹲视野好树梢上流着鼻血对大家吆喝:“这也是一种修炼,嗯嗯!兄弟们,看谁先眨眼睛谁是龟孙子!”。

    铁魃记忆中那些白花花女人背影他早已经模糊不清了,但把眼珠子瞪得发胀感觉却依然很熟悉。就像现一样……酸得让人流泪!

    当年时光那么欢愉,他曾把大师兄那宽厚背影当成自己一直追逐目标!是那样敬重,那样信赖!

    但是那个猥琐又无耻,和蔼又亲切,如大树一样强壮可靠大师兄却早已经回不来了!

    当年夜魈师兄不知道为什么与师尊爆发了一场激烈争吵,争吵之后夜魈便于一夜之间不见踪影,谁也不敢过问那些尘封已久往事,仿佛那只是师尊与夜魈大师兄之间秘密。

    师尊没有再提起这他与夜魈争吵内容,也没有出去寻找夜魈下落,安静得如同灭合溟台从来没有这个人存过一样。

    有人说师尊无情逼走了自己得意徒弟,但铁魃曾经亲眼看到师傅乐哈哈地拍着魍魉,目光悠长:“夜儿啊……这个魂,你又炼错了。”

    魍魉就会傻傻地问:“师傅,夜儿是谁?”

    被年幼魍魉点破,于是师尊原本慈祥脸上就会浮现出一丝无法名状愁容,然后久久地陷入沉默。

    这样事不仅发生一次,等魍魉长大之后,便懂得不再询问“夜儿”是谁,而师尊也不再总是说错,但每当一些特别日子来到,他都会一个人站三十三重塔顶上默默发呆,一站就是一夜。

    无论两人之间间隙因何而起。铁魃深知,师尊心底无时无刻不怀念大师兄,只是他从来没有把这份感情说出来过罢了。

    所以再与大师兄弟见面……铁魃虽不曾幻想过还能与从前一样亲密无间,但至少,不应该是这种要杀个你死我活场面吧?!

    一切阴谋,是大师兄所为!

    重伤白兰师叔与魍魉师弟人,是他!

    指使羌魂,毒门,七彩三宗围剿灭合溟台人是他!他甚至要夺走师尊千魂骨杖,逼他老人家自断经脉!

    虽然眼前一切已经无声地描述着这个事实,就连大师兄自己也说这是“残忍”与“伤感”,但铁魃还是想听到大师兄亲自说出一句回答!

    “为什么!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什么?”

    铁魃撕心裂肺地狂吼,眼泪与鼻涕一齐从眼眶和鼻孔飙出来!他吼声,代表着绝大部分灭合溟台老一辈弟子们心声与怒吼!

    为什么!

    天空与大地一同震动!

    “小铁,你长大了啊!应该明白一些道理了。”

    天空中阴郁灰眼男子嘎嘎冷笑,抹去脸颊伤口中流出血,将手放唇边舔了舔。并不为铁魃质问而动情。相比于铁魃疯狂,他冷静得吓人。

    “因为……当年我与师尊意见相左,现,便是我证明自己正确时刻!”

    夜魈大笑,阴郁目光向一脸惨白战魁老宗主扫去,他狂傲地说道:“师尊,我用实力证明,我道路,没有错!”

    “你已经老了!退位吧!”

    退位!

    夜魈此话一出顿时天空中掀起一股狂燥风!

    所有灭合溟台弟子立即恨牙痒痒!“退位”两个字他们心中像是突起沙砾一样咯得人心发慌!原来夜魈这个无耻之徒存竟是这样心思,为名为利为地位吗?

    夜魈继续针对表情繁杂战魁老宗主:“你看看灭合溟台被你带成了什么样子?区区几个垃圾小派都能任意欺凌践踏,遇到危险也只会跪地求饶。跟自取灭亡有什么区别?我才是灭合溟台拯救者,三宗垃圾我眼里不过是棋子,是随意都可以碾死蚂蚁!”

    这男子傲慢话顿时引起三宗弟子一阵愤怒咆哮!

    “摆你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灭亡,二是归入我麾下……臣服我!”

    夜魈负手抬头,摆出一幅不可一世模样俯视场所有人愤怒脸。愤怒咆哮此时他听来犹如欢呼与呐喊,让他一阵热血沸腾,因为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半步诛神之威已势无可拦。

    他阴郁灰眸中迸发出奇异光芒,原本不出彩五官也因此而灼灼闪烁起来。

    “不用以那样眼神看我,你们以后会感谢我,灭合溟台先祖们也会感谢我,小草有什么生机?我们宗门需要是虎狼!太孱弱家伙,死不足惜,我这是为灭合溟台能重崛起而战斗,你们不懂,永远不会理解我此时心情有多繁杂!”

    夜魈说得大义凛然,而铁魃却已经听得一阵恶心!

    之前他还对大师兄心存那么一点点侥幸,希望他能说出一个让人原谅理由,然而现他是明白了,这家伙简直恶心得令人作呕!看不惯他们实力弱小,所以泯灭良心地来欺师灭祖吗?

    畜生啊!用华丽借口掩饰他已然被扭曲心!

    鄙视!妖娆以鄙视目光看着天空中那自诩为救世主男子。倒想看看他有什么真本事。

    “我是半步诛神!”

    夜魈一步向战魁老宗主踏来。

    “师尊,我以我方法修炼到半步诛神,你还有何话可说?当年那样严厉地苛责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是些听得耳朵生茧大道理,甚至还要我废功,今天,当日屈辱,我要一并偿还!”

    “灭合溟台宗主之位理应归我!只有我才能带领他走向强大!”

    疯狂咆哮声带着愤怒力量悉数压战魁老宗主身上。

    随着夜魈步步逼迫,他当年离开灭合溟台真相也缓缓被揭开。

    “看来他与战魁老宗主争论焦点于修炼功法上。”妖娆眨了眨眼睛。“老宗主看到了他心中深藏黑暗,欲严加管教,所以这心理扭曲男人便心怀怨恨地离开宗门,这漫长岁月里,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成为一个半步诛神强者,现是来用自己实力证明自己当年没有错。”真是很可笑执拗!

    一直没有开口战魁老宗主终于抬起了头。

    “小夜,你是很强,但灭合溟台不需要这种强大,路是歪,你走不远!当年我这么说,现依旧这样笃定。”

    与多年前战魁说过话一模一样,这相同语气,毫不迟疑坚定,顿时惹得夜魈一阵火冒三丈!

    “我们也不希望你接管宗门。”魍魉与铁魃率先站老宗主身后,灭合溟台弟子纷纷效仿,没有一个人脸上露出觊觎夜魈力量渴望。众人声音无比整齐坚定,仿佛像是一个人怒吼。

    “一群白痴!你们像老顽固一样不可理喻!”

    夜魈顿时咬牙切齿!

    “看来毁灭才是你们好结局,我要毁灭你们,然后重造一个灭合溟台!”

    此人已经丧心病狂,一道道通天魂力从他脚下疯狂爆起,那巨大威压顿时让地面上想逃跑三宗弟子犹如钉子一样被死死钉大地上。

    “你要拦路?”夜魈灰暗眼扫过妖娆脸。

    他刚才大意了,所以才让这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里跳出来小丫头占了便宜,但是这一次,他不会手下留情!

    无论她是谁,妨碍他人,只有死路一条!

    “是你拦了我路。”

    妖娆邪邪一笑,她不是喜欢管闲事人,但老宗主是她半个师傅,所以这“闲事”她管定了!

    “那就拿你血祭旗!”

    没有多余废话,夜魈狠狠地一拍自己衣袖,顿时有四枚漆黑兽骨从他衣袖中疾速飞出!

    四枚兽骨上带着精纯魂力,天空中罡风骤起!狂风卷着沙石,刺痛了众人眼眸!

    好强力骨器!

    羌魂宗宗主身体一阵战栗,仿佛比他觊觎千魂骨杖还要强上十倍!难怪这灭合溟台逆徒承诺帮忙他扫灭战老鬼一干人等之后千魂骨杖归他所有,那是因为夜魈手中有强力骨器!

    魍魉看着那四枚骨片,脸色一阵苍白。

    因为那便夜魈从他手中夺走四煞魔骨!

    地面上众人,有人因为受不了漆黑魔骨上爆发力量而一屁股跌倒地,巨树魔骨压迫力下孱弱单薄得犹如蒿草左右摇摆!

    所有灭合溟台弟子储物幻器内骨器都四煞魔骨威压下疯狂战栗,因为它们感觉到了远古魂将恐怖气息!

    风中仿佛带着欢腾力量,时隔万年,重回到自己故乡,四煞魔骨自己都一阵悸动,迸发出无穷无生机!

    “等就是你!”

    妖娆笑靥如花!看到魍魉那一切起,她就知道这苦逼家伙身上带着四煞魔骨已经被人取走。如若不然,以魍魉实力,也不会轻易被三宗老狗欺凌至此!

    “出来吧!我奴隶!”夜魈狂妄地大叫!

    随着他长啸,漆黑魔骨一阵颤抖,有什么东西立即欲从骨壁上拔地而起!

    一团灰蓝色深蓝巨兽魂轰然爆出出,浑身锯齿犹如嶙峋山石,而它巨大恢弘身体简直要把半个天空都浸染成一片魂力之海!

    吼吼吼!

    深海巨兽魂将现身之时发出一声音调古怪兽吼,所有灭合溟台弟子甚至三宗长老都张大了嘴巴,仿佛能口里塞下三枚鸡蛋!

    “我没有看错吧!四煞魔骨!”灭合溟台弟子纷纷大叫!有了见过小玉手中三眼狮魂经历,这一次他们倒很迅速地认出了深海巨兽魂将与它附生超级骨器……万年前灭合溟台镇山之宝,四煞魔骨!

    就连战魁老宗主都震惊地藤椅上一弹!虽然玉魑提过魔骨事,但现亲眼得见这灭合溟台至宝,他还是一阵心情颤抖!

    远远不止如此!夜魈勾起嘴角得意地看着众人错愕表情。

    随深海巨兽魂这后而,是一团灰黑色蝎魂!纵长二十米,浸了毒碧绿尾针高高扬起,那蝎针上凌厉锋芒简直让人无法直视,只觉得那滴滴掉落素液之下,自己心脉都有一种停滞感觉!

    魂威飙长趋势依旧没有停顿。

    后,一团灰绿色鬼雾从第三枚魔骨上慢慢吞吞地腾起,五官已经能看出人形,不过眉心那枚赤红“奴”字印记才为醒目鲜艳!

    妖娆目光停留那赤红奴印上,看来夜魈下手还真挺!居然连奴印也打了。

    “哈哈哈哈!”夜魈灭合溟台众人面前纵声狂笑,那嚣张表情已经无以复加!

    “知道他是谁吗?”夜魈卖弄般地负手挺胸,指着第三枚魂将问道。

    他没有打算有人知晓第三魂身份,想当初他夺来魔骨后也大吃一惊,心跳久久不能平复。所以此时他想看众人惊掉下巴表情。

    结果众人反应远没有他想象那样激动,魍魉挠着大头呆呆地说:“喔!鬼鹤前辈啊,晚辈这里有礼了!”

    “前辈!前辈不要跟着夜魈啊!他丧心病狂,不是好东西!”又有一个弟子叫声响起,于是灭合溟台众人对第三魂惊叹,很就变成了对夜魈谩骂!

    噗!

    夜魈差点没一个趔趄从天空中载倒!他心中有一万个预测,但一万个预测中也没有了想到此时众人如此淡定场面。

    是魍魉说出去?不会啊!

    夜魈得意期待没有满足,反而憋了一肚子火!他立即恼怒地转向妖娆,不想再提万年前鬼鹤天才事,而是气急败坏地指着妖娆鼻子,对已经现身三位魂将大吼。

    “给我撕了她!”

    深海巨兽魂,蝎魂与厉鬼立即杀气沉沉地向妖娆看来,那无声而强大胁迫力顿时让场所有人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涌起,瞬间冻结了自己心脏!

    三双嗜血眼扫过妖娆身体那一刹那,居然不可思议地同时一顿!

    我擦!

    怎么是她?

    虽然容貌已改,但她气势却一点都没有改变,甚至强!身为魂兽三魂不会感觉不出来!

    啊!

    深海巨兽魂与蝎魂立即敬畏地后退,只有那额头上打着奴印鬼鹤笑得摇曳生花地急急向妖娆走过来。

    “小友救我啊!老夫被坏人绑架了!”

    我噗!

    看着鬼鹤那张献媚脸,夜魈直接风中凌乱!

    ------题外话------

    什么都不说,下午四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