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6:十万厉鬼人魂幡!(二更)

136:十万厉鬼人魂幡!(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为什么四煞魔骨上三魂将会对眼前蓝裙女修如此畏惧?

    夜魈此时有一种想要吐血冲动!

    刚才放出狠话他此时看上去完全成了一出闹剧男主角,丢死人了!

    还有鬼鹤!鬼鹤之魂为什么跟她熟稔地打招呼?!

    那个老奸巨猾鬼东西,被自己夺到手时候还一脸敬畏地大呼“生而有幸,终遇良主,鬼鹤有福……”之类奉承话,结果没有想到刻下奴印之后第一次使用便这样坑人!前前后后完全两样,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夜魈心中怒骂!

    奴印!

    奴印怎么无效?

    妖娆看到随着鬼鹤向自己奔来,他额头上那枚赤红奴印“咔嚓”一声,自上而下产生了一丝裂痕!虽然没有令印刻完全破灭,但是至少也让它变得不完整起来。  .H  N H  N.N e T /混混小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

    “哼哼!老子才是灭合溟台奴印高手第一人,一个区区小辈又乃我何?”

    鬼鹤气势汹汹地对吐血中夜魈竖起一根脚指头,那坑爹动作顿时引得地面上一些没有定力三宗弟子笑出声来。

    夜魈脸憋得一片酱紫,嘴角抽搐。

    而鬼鹤却此时又转向妖娆,一张得意笑脸旁人看不见角度上瞬间垮成了苦瓜!

    苦瓜脸只给妖娆看。

    “小友救命!这奴印霸道得很,老人家拼了所有力气才轰开它一条小缝缝,虽然不至于被他逼迫与你为敌,但老夫性命与后半生幸福还是死死捏那小畜生手里。他很强,修是灭合溟台旁门功夫,邪狞至极,你得杀了他才能解救老夫!”

    鬼鹤以低得只有妖娆才能听到声音急急说道。

    “不要小看他,他实力比你想象强大!”

    鬼鹤话音未落,就只听到夜魈大喝:“给我回来!”

    奴印还是有些效果!

    这声音犹如咒言一般,顿时令鬼鹤眉心开裂奴印红芒大盛!与此同时鬼鹤身体如遭雷击,目光一阵迷离,仿佛自我意识挣扎了片刻之后,还是僵硬地回到夜魈手持四煞魔骨之上。

    夜魈此时已经气得火冒三丈!

    为什么就连鬼鹤都只认魍魉不认他为主?哼!明明都是灭合溟台正统传人!夜魈凶恶地看了浑身是伤魍魉一眼,既然四煞魔骨不起作用,那么他就干脆把它们收起来,当做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反正骨器嘛,他有是!这次只不过是拿出了错误一件。

    喝!

    妖娆目光一寒,丰润红唇微张,吐气如兰。

    “哪有拿出来东西还有能收回去道理?”妖冶声音如同蜜糖一样甜美。

    开玩笑!要是她再让夜魈把四煞魔骨完整地收入储物袋里,她简直都不配叫“妖娆”!

    妖娆想干什么?战魁老宗主与白兰紧张地注视着眼前发生一切,虽然是自己宗门内发生事,但他们已经无力左右事态发展,此时只有把希望都放那为他们出战女修身上!

    “挫挫你威风!看你还有什么嚣张资本!”

    妖娆晃了晃驭兽环,心念一动,环内顿时横生出一股滔天魂气!

    轰轰轰!

    轻盈之魂也能发出雷鸣一般响动,灭合溟台弟子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举一动。

    魂气半空中聚结,瞬间幻化为有形之物。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我怎么感觉到一股丝毫不逊色于四煞魔骨魂威?”羌魂老宗主有些淡定不下来了。

    一团灰白色三眼金狮魂睁开血腥之眼,那威严王者之气顿时让四周人群们发出一阵惊叹!

    只见这魂灵高有数十丈,狮鬃如旗帜一般迎风飞扬,威风凛凛!煞气四溢!特别是那位于眉心之处血腥之眼简直让人无法直视,比真实幻兽给人强烈嗜杀之气与胁迫感!

    三眼天狮魂!

    嘭!

    出现之时,一道毁灭极光狮魂现身刹那直接向夜魈果然横扫而去!那灼热光束空气中掠起一片噼里啪啦炙烤声!就算站极远处三宗弟子都感觉到了这烤得人嗓子眼儿冒烟恐怖力量!

    吓!

    “天狮魂将!”忍不住叫出声来!

    师承灭合溟台夜魈自然认得出这四煞魔骨上传说强魂将!

    夜魈得到四煞魔骨时,上面狮魂已经遗失,另一魂将之位被鬼鹤之魂取代,他原本以为这都是因为岁月流逝导致魂将寿终正寝,自然消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天狮魂然还活着!不但活得生龙活虎,而且还掌握眼前女子手中!

    气爆肺了!

    夜魈疾速向自己左侧一闪,毁灭之光堪堪割裂他衣角,直接向远方激射而去,那威武气势,仿佛不到世界彼岸都不会停下来!

    灼伤之痛袭上他心房!

    “可恶啊!这是第二次受伤!我记住你了!”

    夜魈用滴血目光狠狠剜着妖娆脸,真不知道这来路不明女修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处处克他?

    天狮魂第三眼爆发力量顿时阻止了夜魈将四煞魔骨收回储物幻器速度!

    “抢!”

    妖娆冷冷一笑,指着漂浮天空中四煞魔骨对三眼狮魂说道!

    吼吼吼!

    兽王吼立即众人耳际爆响!三眼狮魂既然中心臣服纳多多脚下,自然对魂主契约主有着无与伦比敬畏与臣服!只听到它大吼声对四煞魔骨犹如有吸引力一样,直动摇了它们原本四平八稳阵形!

    那枚曾经被狮魂附生魔骨此时毫不迟疑地向狮魂飞来!

    骨器是兽魂寄生长见灵魂容器,一般骨器哪兽魂就哪里,但三眼天狮强大已经超越一般魂兽而存!他是四煞中孔武有力具灵智魂将之首,虽然自愿脱离魔骨附庸纳多多魂主,但它对自己曾经所还是有着毋庸置疑控制权!

    这亲合力,远远超过刚拿到四煞魔骨不久,还没有成功驯化鬼鹤夜魈!

    只见一枚骨棒稳稳地落妖娆手心里!

    摇着那沉甸甸骨棒,妖娆笑得如沐春风!

    四煞魔骨之强大力量,无外乎是狮魂攻击力,深海巨兽防御力,蝎魂毒素伤害还有鬼鹤智慧叠加一起交融出综合战力,但此时夜魈手中四骨已经失之一,阵法残缺不全,三煞骨围成防御圈力量顿时骤减。

    器不成器!阵溃散!

    “哈哈哈哈!夜魈,这本就不是你东西,休想那么容易占为己有!”妖娆站三眼狮魂身上,长发被狂风倒卷入天,身侧魂将之威与天道力交融,此时除了一张画得狰狞鬼脸,她与众人印象中兽魂召唤师大能没有任何区别!

    夜魈恼羞成怒,被敌手战斗中夺走幻器,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啊啊啊!

    “师兄啊!好苗子!今日是我入门以来看到精彩魂战之一。”缓过一口气白兰对一脸紧张战魁老宗主说道。

    然而战魁老宗主脸上却并没有释然表情,仿佛因为白兰话而变得加焦虑!

    “师妹,你不要忘记,小夜手中可是有那件宝物,他这次敢丧心病狂杀回灭合溟台欲取我而代之,那必定是因为,他已经把那件东西……修到大乘之境了!”

    “什么?”

    五雷轰顶!

    开始还面带笑意白兰立即犹如当头棒喝,眼神于顷刻之间陷入呆滞!“师……师兄……那!”

    “哎,是祸也躲不过,要是实再不行,我们两把老骨头,至少要拼了命把那丫头送出去,毕竟人家不是我灭合溟台弟子,不能让她卷入我们宗门覆灭危险里。”战魁抬头看着妖娆背影,眼神是繁杂而慈祥。

    如果……如果能再多教玉魑一些兽魂召唤师禁术多好!只怕以后没有个这机会了,老宗主捏着拳头暗下决心。

    战魁老宗主猜想没有错!

    就夜魈扭曲着脸颊将三枚不完整魔骨收入储物袋后,他左手一张,立即又从袖中释放出一股浓黑罡风!

    狂风中,有什么青黑色物体妖娆视线中倏然掠过!

    好恐怖气息!

    妖娆顿时感觉到自己脊梁后汗毛纷纷乍起!这是不需要用眼睛看清,身体与灵魂也会下意识感觉到恐惧力量!它不是一个域主应有战力,甚至远远超过初级诛神!

    妖娆心弦一紧,知道夜魈终于被逼着使用大绝招了!

    因此物出现,天地骤然变色!

    “邪恶!”妖娆皱眉,大概知道战魁宗主当年为什么要与夜魈产生争吵。

    明明也是魂力,但此时她感觉到是一种沉重恶念,仿佛带着让人陷入万劫不复地狱深渊恶念!

    不好对付!她想起鬼鹤警告!

    明明是白天,天空却昏暗得犹如傍晚,天空中夹杂着一股浓血混合着肉气息,仿佛弥漫天空下尘埃都顷刻之间被染成诡异粉色,太阳……太阳像是陨落,无比巨大太阳压低了穹窿,占据半个天幕,犹如天空扁了个大洞!但它颜色却一片暗淡腥红,甚至可以让人看到那些颓败无力太阳火坑坑洼洼表面升起又回落!

    呼啦!

    大风骤然起!

    夜魈脸被一层黑芒笼罩,低垂着头,双眸隐入一片幽暗中,身体却僵硬如傀儡,让人看着毛骨悚然,只觉得害怕。

    他佝偻着背凭风而立,大风仿佛被他身上横生罡风所伤,都不敢靠近他五米之内,但是他左手与左肩却抗着一柄大旗!黑色旗布青光四溢,直径五米,布角镶金,纵长七米旗杆被夜魈高高举起,所以那巨大旗帜便狂风中疯狂翻飞,发出震耳欲聋猎猎声响!

    威压如潮水般天空中肆虐!

    大地发出沉沉开裂声,地面上三宗弟子们顿时一阵痛苦咆哮!他们身体已经经不起这种强度神器碾压,实力济者已经有人腿骨迸开,血肉横飞!

    “这是什么?”妖娆灵气紧紧地包裹着她身体,未搞清对手手中那恐怖幻器之什么之前,她不敢贸然召唤自己任何一只幻兽。

    “小玉!退后!到我们这里来!”她耳边突然响起战魁老宗主大叫!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羌魂宗主兴奋得无以复加,管他是谁与谁斗?反正他豁出去了!让灭合溟台老狗小狗们通通去死吧!羌魂宗上下无不期待着灭合溟台覆灭!

    “尊者!上啊!”毒门与七彩弟子也开始大叫!因为他们宗主都死了,所以如果不攀附那个举着诡异黑旗半步诛神,他们今后日子也不好过。看现时局,自然是附庸于他胜算才大!

    这些三宗召唤师才真叫做泯灭人性好坏不分!

    “溟台护魂阵!”

    战魁老宗主持着千魂骨杖一阵摇晃站起身,他与白兰身上同时升起奇怪黄色符纹之气。

    而铁魃与魍魉等一干弟子则迅速找准自己位置,分列战魁身旁围合成一个圆!

    列阵!

    魍魉代替战魁站阵中重要位置,他果然没有失言,就算身体残破如此,他也要陪着妖娆一起……战!

    看着老宗主郑重表情,妖娆不敢托大,立即急急退到阵法上方,与众人紧紧矗立一起!

    “魂动!”

    就妖娆站定那一瞬间,低垂着头夜魈突然发出一声沙哑,不似他真声咆哮!而与此同时,他手中旗帜顿时倒卷入风,巨大旗面被完整地掀开!

    嘶!

    黑暗中,妖娆终于看清旗面上绘制那些扭曲线条到底是什么!

    “是地狱!”地狱亡魂业火刀山中挣扎怒吼实景!妖娆忍不住叫出声来!

    “不是地狱,地狱至少有往生轮回。”战魁老宗主打断了妖娆惊叹!“这是魂狱!禁锢着无数惨死厉魂!”

    “以残忍方式杀死满心怨念之魂,他们死,完全是因为制作这魂幡之人一己私欲而大行杀戮,灭合溟台人魂宗遗留禁忌古物,十万厉鬼人魂幡!”

    我圈圈你个叉叉……

    一头瀑布汗浇下来!

    “十……十万……”

    妖娆听到老宗主解释简直睚眦欲裂!

    灭合溟台弟子们也是第一次听到师尊提起这恐怖幻器!灭合溟台然曾经还遗留着这样恐怖东西?原来夜魈离开宗门之前偷偷地把这禁忌之物也带出了灭合山!

    这下所有人顿时都理解了老宗主忧心与焦虑!难怪向来温和他会严厉呵斥夜魈修炼之路,因为太邪狞了!那魂幡中浸渍满满都是惨无人道杀戮!

    众人看向夜魈目光加憎恶!不过随着众人护魂阵开启,一道黄芒立即加注所有人身上!

    妖娆抬头看看,这守护之光围成形状,赫然是曾经铁魃与众人用血召唤出那尊破破烂烂大铜鼎!此时铜鼎虽然没有现身,但是地下却传来一阵阵强劲有力绝对守护之气!

    所有灭合溟台弟子都被笼罩鼎形结界内!

    “古物,已经没有容纳十万厉魂了,所以每次使用它,都会强行补充……”

    战魁老宗主一脸沧桑,他话还没有说完,妖娆就结界中看到了让人五内淌血,灵魂战栗一幕!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骇人一幕!

    从夜魈肩头魂幡内顷刻之间涌出无数手持业火,尖刀,夹棍,锐刺厉鬼!他们狞笑着向那些正对夜魈加油打气,满口奉承三宗弟子们飞速涌去!

    锐刺穿过他们锁骨,尖挑断他们经脉,将他们欺身上肆意放血蹂躏,狂笑与痛苦呐喊声交织成一曲让人精神癫狂妖冶乐章!靡烂又血腥一幕幕虐杀染红了妖娆眼!几个灭合溟台弟子直接呕了起来!

    太吓人了!

    三宗弟子与羌魂宗主打死也不会想到这样命运会落自己身上!要是早知如此,羌魂宗主宁愿跟七彩老妪一样被钉死木柱上!他一条腿已经被厉鬼分食,而那些大笑人魂却还操起扒皮小刀向他胯下刺去!

    百……千……万!数以万计厉鬼狂欢!要是没有护魂大阵保护,那些从魂幡中不断涌出人魂们也会直接把灭合溟台弟子通通同样虐杀!

    夜魈被万魂簇拥着,笑得阴森无比!他睥睨众生,有一种左右人生死感他心中升起!对于灭合溟台众人来说想呕场面,对他而言乃是世界上美好景色!

    因为这些被虐杀人,会心中产生无杀戮与怨念之情,而到他们被折磨到极致之时,他们魂魄又会被厉鬼牵引,直接化为魂幡力量!

    ……成为人魂!他杀戮工具!

    ------题外话------

    晚发了十几分钟,因为伦家拼命写,真力了…。囧…

    祝大家假期后一天无比开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