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8:你们不懂鼎的真正意义!

138:你们不懂鼎的真正意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魂主?!

    夜魈自然能感觉得到魂主气息!

    妖娆冷笑,只要魂主气息散发出来,将紫金魂将镇压,纳多多旗下便又会多两员得力战将!

    “不知道小玉魂主能不能敌过紫金魂将?毕竟她魂主旗下魂兵不多,而紫金二将……已经灭合溟台长存数万年。  .H  n H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战魁老宗主看着天空中那认真专心趴妖娆脚下纳多多,实是无法将他与“魂主”二字联系一起。

    “咦?”

    两位紫金幡主听到夜魈屠杀指令,本来想立即对眼前看到女修与老头痛下杀手,但他们却因为纳多多出现而脚下一滞!

    虽然不想承认那表情献媚到让人羞耻黑暗魂魄是魂主,但他身上王者气息却毋庸置疑!

    两位紫金魂相互对视!女魂将眸底闪烁着繁杂光芒。

    拍完妖娆鞋面上灰,纳多多意气风发地腆着肚皮站起来,已经对自己“魂主”身体驾轻就熟。他疯狂向紫金魂将施放威压,歪着嘴大声吆喝:“喂,对面两个,还不来谒见我可爱美丽人间极品无所不能温柔善良……”

    妖娆忽略纳多多恶趣味大叫,仔细看着面前两个紫金魂将表情,原本纳多多魂威下,他们脸颊上流露出一丝郑重与敬畏,然而不消一瞬,这欲屈服表情就被一股莫名力量一扫而空!

    它们迷芒眼,顷刻恢复平静。

    所以后两个字还没有说完……纳多多无耻叫嚣声就戛然而止!

    “噗!咳咳!”

    像是被自己口水呛到一样大声咳嗽起来,这对于闲来无事就拼命练习拍马屁绝技纳小仆,这还是史无先例第一遭。

    没有注意到魂主咳嗽声,战魁老宗主血脉喷张!“嘿!刚觉醒魂主与历经数万年魂将,这一仗有得打啊!”夜魈因为再次技不如人而睚眦欲裂,所有人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本来应该立即激烈碰撞一起两股力量……此时却同时停了下来,疑惑地相互打量!

    纳多多不再出声,而两位紫金魂也没有表示。就是大眼瞪着小眼不知道他们到底想些什么。

    “干什么了?”

    “她们怎么不打了?好焦急啊!是什么情况?”

    “小玉表情很纠结,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灭合溟台弟子顿时议论纷纷。

    “奇怪啊!”

    妖娆心底暗叹,她确是疑惑!

    “为何魂将不受纳多多力量诱导?”

    散开神识,每次纳多多契约魂灵之前,她都能通过纳多多感受到对方灵魂波动,然而面对两位紫金魂将,她却有一种如窥深渊感觉!

    “那是什么?”妖娆张大了眼睛极力想看清两位紫金魂将身后虚空。

    明明空无一物,但她能透过纳多多眼感觉到两位紫金魂将背后有一座巍峨高山!

    那是……不属于他们二者力量!

    巨山隐藏明媚天空光影里,虽然从未于世人面前显露过真身,但它却于无声中散发着恢弘而强大气息!妖娆空气中触摸到那巨山轮廓!从近及远,慢慢划过它隐藏天地间凹凸褶皱,心中惊诧极速扩大!

    这魂威……

    不纳多多之下!

    有这魂威支撑,所以两位紫金魂将才丝毫不受纳多多气息影响。

    嘶!一种不好感觉瞬间攀上妖娆心头。

    看到妖娆脸上一闪而过惊愕,两位紫金魂将同拉着手踏上一步。空气中光影他们脚下扭曲。

    “你是灭合溟台弟子?”男魂声音分外低沉。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妖娆侧着头。

    杀气已经无声中酝酿。

    “你……你们不要靠上来!这是纵横天下至尊神王无所不能纳大王主人,小心纳大王把你们都揍成麻花!”两位魂将还没有回答,纳多多就一边大吼一边站妖娆面前!

    黑焰天空中怒吼咆哮!纳小仆还不太能熟练地运用魂威,所以每次生气,精纯暗力都会像沸腾活火山一样爆发!再加上他与生俱来无法言明神秘王者之气,一时之间天空竟显现夜幕降临奇景!

    好威风!

    别人看到气势凌厉魂主散发出那么骇人威压纷纷拍手叫好,但只有妖娆知道,纳多多威压并不是了镇压两位紫金魂将气势,而是与他们身后巨山无声地交接试探。  .H  N H  N.N e T /混混小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 载

    “哟!纳多多……”

    妖娆有些惊异地看着纳多多拦自己身前背影,这家伙好像是下意识地保护自己。难道上次把这家伙吓得不轻,终于成功让他产生了护主情节?

    顾及战场同时,妖娆心中涌起一丝兴奋喜悦。

    “不是我灭合溟台弟子,就把魂主交出来!”

    不管纳多多说什么,那原本安静紫金男魂突然凶残地皱起眉头,亮出尖锐鬼爪!恐怖风元素迅速他掌心集结!因为魂幡幡主发怒,天空中被炎凰白羽烧得气息颓败众厉魂也如同瞬间打了鸡血一样迅速续集而来!

    风云变幻,漫天魂影,炎凰白火有些力不从心感觉,毕竟妖娆对炎凰召唤时间有限。

    “哇!”一声惊叫!

    妖娆没有被吓一跳,夜魈反而兴奋得大叫!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他两位紫金魂将居然这么强大,竟能无视魂主威压逆袭而起!太他丫出人意料了!他为自己自豪!原本炼魂机缘下得到两位厉鬼魂幡主人认同,他已对觉得自己分外幸运,没有想到此时紫金魂将定力又狠狠地威慑了他一把!

    夜魈脸瞬间胀得通红,挥舞着手中巨大魂幡半空中兴奋得手舞足蹈,魂幡顿时搅起一片狂风。而战魁老宗主与白兰老妪则一脸苍白!

    “这……这不合乎常理啊!难道两个紫金魂将逆天了吗?”

    妖娆心中已经浮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答案。

    开玩笑,难道她还会被眼前紫金魂将与厉鬼群反打劫了不成?

    “纳多多!”

    不用妖娆多言,纳多多自然也不会同意!他妖娆主人手下吃了那么多苦,要是再被别人奴役,继续虐待,他就太苦逼了!

    纳多多骄傲……绝不允许世上有第二人践踏他威严!

    他可是叱咤风云,名字说出来都会吓尿一片高手魔王魂主纳多多!

    小魔仆手指间缠绕各色丝线纷纷化为有形兽魂!

    轰!强力兽魂出现!

    三眼天狮一出现,看到横自己眼前两道紫影顿时嗷嗷大叫!

    “那两个紫番薯一样魂将那么威风干条毛啊?这是想活生生把老子比下去吗?”

    狮魂因为对手强大勃然大怒!

    眉心第三枚血腥杀戮之眼蓦地大张,从中激射出毁灭光束疯狂厉鬼群中来回扫射!嘶嘶嘶!厉鬼顿时死伤无数!

    而一干弱小忠魂也跟狮魂身后噼里啪啦与厉鬼扭打一起!

    彪悍纳多多,爆发了他身为大魔王彪悍本性,以自己不过七八阶战神力量与两个实力深不可测紫金魂将狂野激战,他魂威弥补了战力不足。黑光吞没半面天空,纳多多气场丝毫不弱!

    天空顿时幻技翻飞,不似厉鬼只知道撕裂与虐杀,灵智兽魂不需要妖娆过多牵引就能自主选择合时宜战斗方式。强烈空气震动波及地面众人,灭合溟台弟子们只有咬紧牙关将灵力注入自己双腿,才能避免被空中肆虐力量掀翻地!

    赌一把吗?妖娆心中两个念头激烈碰撞。

    “把紫金魂将身后力量逼出来?!”

    紫金魂将诡异气息让她想起老宗主曾经提到灭合溟台传奇,但是她不能笃定……不能预测……自己这样做结局。

    是祸是福不知道!

    “想多也没有用。”迟疑了几秒钟,妖娆顿时甩了甩自己头,把那些犹豫与踌躇念头丢出脑海。“还是按着内心想法走吧!反正事情也不会比现糟糕多少。”

    一想到这里,妖娆嘿嘿一笑。紫金魂将不畏惧纳多多魂压已经有悖她初衷,所以多变数,她不怕!

    妖娆是个乐天派,虽然感觉到了危险与不安,但好奇好战心已经主导了她心灵。

    对于引起她兴趣东西……打破沙锅问到底!

    “宗主!借我铜鼎一用!”妖娆大喝!

    战魁老宗主听到妖娆要求后眸光闪烁,虽然他不知道她此时借那口早已经破得不行炼魂大鼎干什么,但这位对妖娆无比信赖老宗主还是立即割破自己手指,带领着灭合溟台所有弟子将鲜血注入大地!

    众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半息时间都没有浪费。

    “兄弟们!全力帮助小玉!”铁魃大吼!

    一声声古老言咒众人口中响起,这生涩难懂吟唱声飘入天空内两个紫金魂将耳内,顿时让两个魂将身体一震,引得他们目光迷离。

    “炼……魂……”两个紫金魂将异口同声,看来也知道耳边声音代表着什么意义!

    “炼魂鼎!现!”

    战魁老宗主一拳狠狠地砸入地面,随着他力量注入大地,灭台山脉七十八峰地脉开始无声地震动!远方顿时传来阵阵钟鼓琴瑟合鸣声,并不是真正钟鼓,而是地脉,山岳,河流激荡!

    这天地异相,不因战魁拥有睥睨大地恐怖力量,只因他身负灭合溟台此世精纯道统!

    轰轰轰!

    震动从脚下传来!之比妖娆第一次感觉到大铜鼎时候威压强上数倍不止!

    “老宗主果断比铁魃大哥能唤醒力量多!”

    地面隆起一个鼓包,瞬间泥石飞溅!有一道铜黄色身影拔地而起!

    破铜鼎打着旋儿地上乱滚,发出嘭嘭啪啪声音。

    它深藏幅员辽阔灭台山脉地下,随时等待着灭合溟台弟子召唤!

    “妖……呸呸呸!哟!小玉!我来助你!”

    魍魉一把提起那遍布铜锈破鼎向妖娆御空而去!

    别看这家伙身体干巴巴,恢复力倒也还彪悍,虽然浑身是伤,小眼睛内还依旧闪烁着精神奕奕光芒。

    “你要这破鼎干什么?这是我们平常祭祀与炼魂古物,除了随时可以从地下召唤出来,也就只有微弱镇魂力量,想必远古时是件好东西,可惜现已经不顶用了。”魍魉压低嗓音妖娆耳边说道。“无论是用酸毒腐蚀还是用水洗,它鼎身上锈迹还是越来越多。”

    面子上要做足,妖娆要什么他们就给什么,那配合得天衣无缝场面顿时令夜魈嫉妒得想呕血,但该说魍魉还是要认真对妖娆交代清楚,千万不要以为这破鼎召唤时有些气势就把他当成好东西,只有铁魃那个二货才曾经妄图用这鼎去收服魂主,只怕它现实际力量连三眼天狮都镇不住!

    “不……”

    妖娆伸摸了摸大铜鼎身锈迹。

    很多幻器是会随着时光流逝慢慢失去灵性与力量。但真正宝物,不会被岁月磨平光芒!

    “你们不懂鼎意义。”

    妖娆没有自大与不屑,她说是事实。现世兽魂召唤师只对兽魂与骨器有研究,对灭合溟台鼎盛时期流传下来传统幻器并不意,那些驱动它们言咒只是与生俱来烙印继承者骨血内,除此之外,他们对这些东西力量与特点,一概不知。

    “鼎……需要火!”

    妖娆手持破鼎豁然御空而起,对着天空中即将消失炎凰分身长啸!

    “小凰凰!给我一把大火!不要白焰,除此之外,任意天火!”

    喝!又有东西烧了?炎凰一听到妖娆声音立即精神大振!原本没有烧完那些厉鬼自己力量就要回归本体让它很不爽,但看着妖娆举起破铜,炎凰顿时小眼睛内又爆发出灼热力量!

    烧了你!

    妖娆举着破鼎入空,衣带瞬间卷起流云环绕,急急向上力量将她长发紧压她背后,她那英气十足长眉,脸颊上意味深重笑,顿时让紫金魂将与天空中众魂都微微一愣!

    天空中一道金火倾泻而下,如流金瀑布疯狂舔卷着灼热火舌!

    没有炎凰火品质纯正,但也是威力强大神阶火!

    “我走了!要拉风地继续战斗啊!”巴掌大炎凰抓拍拍屁股消失不见。

    空气顿时像是被热力煮开,发出咕嘟咕嘟声音,早已被白焰炙烤成岩浆大地再一次有开裂融化趋势!金光交织天庭上,把云彩染成金色,逼得太阳退却它威力下!

    蓝裙女修此时迎火而上,众人眼里跟自杀一样!

    “如果真是废铜,烧化了就化了吧,留着也没有用!如果是异宝……那么我等你,去锈重生,光芒万丈重绽鼎威!”妖娆于心中暗道!

    慢吞吞老态龙钟破铜鼎仿佛此时听到了妖娆内心想法!

    暴动!

    破铜鼎疯狂吸取着持鼎人心中顽强不屈意志!瞬间急不可耐地带着妖娆向那一泄而下黄金流焰迎面冲去!扫除之前蹒跚与颓败,那疾行掠起狂风,发出“嘭!嘭!嘭!”动魄人心雷鸣!

    轰!

    铜鼎与黄金流焰相接,顿时被明艳火光包被!

    强大天火,带着万物不容拒绝热力!地面上众人抬头眺望都不敢直面那沸腾明亮火光!

    “吓!小玉好狠啊!咱家鼎要碎了!”

    “胡扯!”铁魃顿时瞪眼睛:“大铜鼎是先祖传下来,你们都不知道它有多强,只有我和小玉看好它,你们就等着掉下巴吧!”铁魃因为自己与小玉品味一样而得意地摸起下巴。

    听大师兄这么一说,众人纷纷又点头称是,看小玉接二连三地带来奇迹,八成她现正做事也没有错!

    就众人都倾向于信任妖娆之际,天空中却突然发出令人撕心裂肺一声脆响!

    “咔嚓!”

    坑爹啊!

    铜鼎承受不了天火威压,碎了!

    噗!

    顿时换铁魃喷血,下巴掉地上!

    妖娆看着火焰中铜鼎开裂,微微一愣!长眉高高挑起,难道自己想错了?而就她向前一步时,金火却突然收敛于鼎身下,发出静静光华!

    “这是……收为己用!这鼎!”

    妖娆脸颊上瞬间绽放如花笑意,因为金火收敛,鼎身开裂同时,四面八方突然掠起香风!

    地脉悸动!

    噌!

    一座山峰顶端被极光点亮!于众人惊愕目光中,浓郁灵气汇聚峰尖光焰中!

    “操!山像蜡烛一样被点起来了!”有人顿时尖叫!众人从小生活灭台山脉,第一次这么恢弘场景下,向众人展示着它另一面!

    噌!噌!噌!

    排山倒海燃烧声,一时之间整个灭合山脉如群星闪烁!七十余座主峰,同时爆发出不可思议灵气向众人面前这毫不起眼,甚至还被烈火烧化了破鼎涌来!

    疯狂!难道整个灭台山脉,都曾经被阵符加持?战魁老宗主只有用力按着胸口才能避免心脏从胸口跳出来!

    一道道极光从远方而来,以果断气势没入那黄铜色鼎身内!

    精光骤起!

    破鼎越来越亮,瞬间精气四溢,丑陋铜锈簌簌剥落!空气中化为斎粉,原来被天火轰裂,不过是附着鼎身上厚厚锈而已!

    所有人目光中,铜鼎越来越大,亮得如同烈日极光!一股精纯之力席卷大地,众人甚至感觉到息灵魂被洗礼!这力量张息,令他们感觉到灵魂悸动!

    精美花饰鼎身上浮现!一改之前被铜锈遮蔽模糊花纹,天下众生众兽图出现直径已经超过十米巨鼎内!

    威压无声蔓延!

    让人窥到顶极神器气息!

    妖娆站鼎口边缘,将目瞪口呆魍魉也拉了上来!

    真很有意思!炼魂鼎力量都寄存于灭台山脉每一寸土地下!好精妙幻器!此时鼎身上散发出一股大地包容之气!

    此时灭合溟台弟子们再看妖娆,将她敬畏得犹如神明一般!

    强者有力量!

    只有智者才能给濒死生命带来源源不断奇迹!

    铮!大铜鼎发出一声悠远铮鸣!方圆千里内所有山岳河流都应和着它这声欣喜重生天籁!

    “炼……魂!”两位与纳多多纠缠一起紫金魂将又是一阵目光迷离!

    “你们不喜欢厉鬼吧?不喜欢当厉鬼人魂幡幡主吧?”谁也不曾经了到,妖娆这惊人一幕出现时,突然突兀地有此一问!

    两位魂主顿时大脑当机,目光内流露出迷惑神情。

    夜魈也因眼前惊变而凌乱风中,而正当他是一脸惊愕与恼怒表情时刻,身后突然出现一位俊美到人神共愤紫发男子。

    “您好。”清澈如山泉声音如同梦幻。

    男子扬着让人痴迷微笑轻轻拍了拍夜魈肩膀,夜魈一头雾水回头之际,这貌似谦和文静绝世男子甚至还亮出他整齐洁白牙,璀璨一笑。

    “我勒了个去!怎么会有个人无声无息站我身后?”夜魈大骇,而就他急急闪开之际,那温和紫发男子却突然提起腿,狠狠地对着夜魈屁股就是一脚,而后抽出他肩头魂幡,用力向妖娆所方向掷去!

    而夜魈脚下大地上,一个无辜老头也一屁股坐地面上。

    灭合溟台弟子二丈和尚摸不到头目光中,战魁老宗主很委屈地嚷嚷道:“老夫藤椅呢?老夫藤椅不见了!真是大白天见鬼哇!”

    妖娆一阵冷笑。

    算是夜魈自找!

    她本没想以丑丑暗袭这疯狂灭合叛徒,但谁要他为了躲避炎凰白羽,直接御空站了丑丑与战魁老宗主头顶上呢?这不是自愿把菊花洗干净等着丑丑抽吗?

    妖娆一扬手,握住了丑丑抛来魂幡,而后直接将巨幡丢入了精气四溢炼魂鼎内!

    希望她猜想……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