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39灭与合的真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从夜魈那夺来十万厉鬼人魂幡没入精气四溢炼魂鼎内!

    夜魈睚眦欲裂地看着那个突然从自己身后出现紫发男子,他气息与自然天道同步,难怪他之前一点也察觉不了!

    魂幡被人夺走了,那还得了?!

    夜魈根本来不及顾虑那紫发妖孽,他伸着身体踉跄向前御空奔跑,嘴里还不断大喝:“两位大人,把魂幡夺回来啊!”

    夜魈呼喊正是魂幡内两位紫金魂将,而诡异是……这两位魂将看到炼魂鼎光芒重现,没有像夜魈那样慌得手足无措,而是突然悬停半空中,两双魂眼内爆发出灼灼精芒!

    就连他们统领厉鬼大军也如同被定身了般冻结空中!

    吓!

    紫金魂将不听使唤了!夜魈加惶恐。[非常]

    灭合山七十余座主峰地脉内蕴藏灵气悉数注入炼魂鼎内,把它充盈得犹如极天地万物精华而生异宝一般,不但芳香四溢,光芒耀眼,威压是让人惊叹不已!

    渀佛天地之间只有这鼎存!无数蛰伏于灭合山脉中灵草异兽渀佛都这个瞬间感觉到自己心弦大震,沉睡骨血中记忆开始苏醒!

    很久很久以前,它们先祖生活山脉……曾是一片万人来朝繁华疆域!这是源自它们灵魂骄傲!

    呜……

    有走兽引颈,对日长啸!一而十,十而百,这种悸动像会感染一样瞬间弥漫整片辽阔大地上!

    山野间沸腾都是震耳欲聋兽鸣与异草芬芳!

    战魁老宗主带着灭合溟台所有弟子一同吟唱起镇魂咒言,重现辉煌炼魂鼎顿时自东向西沉重地逆转起来!

    研磨!

    巨大炼魂鼎开始无声镇压被投入其中厉鬼人魂幡!

    空气爆动!狂风中带着让众生臣服魄动!

    妖娆一如睥睨万物之女皇屹立巨鼎上!

    气势傲然!

    此时镇魂力岂是当初铁魃镇压纳多多千倍?站妖娆身后纳多多此时离鼎腹老远,还依旧被逼得一脸惶恐连连后退,妖娆单从纳多多表现上就能看出厉鬼人魂幡现正经历是何种强度研磨!

    这股镇魂之气充沛到了极致,直接溢出鼎身,如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拍打而去!位于不远处紫金二魂也受到影响,身体不由自主地狠狠一滞,渀佛有什么东西身体内裂开,而后眸内精芒突然幻化为灵动黑眸!

    “手下留情!”

    紫金女魂甩开扑上前来夜魈,脸色繁杂地向妖娆一步踏来!

    天啊!

    “把夜魈甩开了!”

    不只是夜魈,就连正吟唱镇魂咒言灭合溟台弟子都纷纷大跌眼镜!

    此时紫金二魂所展现表情远比他们初统领万魂时要生动很多!如此高灵智魂将简直世间少有!而且……他们渀佛根本不受夜魈召唤!

    “小友!小友请听我一言,刚才我们只是听你说不是灭合溟台弟子才对你发出攻击,我向你认错!”

    紫金女魂将应该是百万年前实力极强前辈,此时然放下身段带着身边男魂向妖娆深深一拜!

    此时紫金二魂,脸上不仅有着内疚,多然是……激动!

    为什么激动呢?妖娆半张着眼睛打量着面前两位突然转变态度厉鬼魂将。

    “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紫金女魂为难地要求到。“小友你引动我灭合溟台灭合鼎,就算不是我宗实力强弟子,也是给带给灭合溟台大机缘有缘人,我们一直等待你出现!”

    紫金男魂不太会说话,他看了看正极力说服妖娆女魂,又看了看妖娆身后众人,顿时学着纳多多,一板一眼地扯着嘴,对妖娆挤出一幅渗得人掉鸡皮疙瘩献媚笑意。

    好冷……

    妖娆肩头顿时寒得一抖,甩出一地汗毛!

    “你们要什么机会?”妖娆说话同时,战魁老宗主等人言咒术依然没有停止!

    感觉到厉鬼人魂幡气息越来越低微,紫金女魂简直都要急出泪花!

    “不要再使用镇魂咒。帮我……”

    紫金女魂说罢,张开檀口,齿贝间顿时流泻出一段繁杂生涩文字,虽然声调与韵律与战魁老宗主他们口中发出声音完全不同,但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契合感!

    又是一段咒言!

    战魁老宗主瞪大了眼,他没有听过这段咒言,但不需要任何解释,毋庸置疑,紫金女魂将与灭合溟台代代相传咒言是同源之物!

    如同白天与黑夜,烈火与寒冰,矛盾双生,彼此不离!

    紫金女魂声音溶入众人低语里,竟然令正自东向西旋转炼魂鼎缓缓停滞下来!

    与研磨力量相反,是停止力量?!一正一负刚好相互抵消!

    “我不是来捣乱!如果是你,你应该听得到!求求你了!”紫金女魂若不是怕妖娆心生抵触,恐怕早已经对着她扑上来。/非常/“求你听听。”

    听?

    妖娆眸底有一丝精芒掠过……

    果真如她所想?

    灭合溟台所有弟子都看着妖娆表情,不知从何时起已经下意识地听从她安排,看到她缓缓闭上眼睛,所有人也便不再言语,任炼魂鼎安静地悬停半空中。

    当然,夜魈此时俨然已经抓狂,但失去四分之一件四煞魔骨,又失去得意厉鬼人魂幡,他此时可是半点力量都使不出来,于是众人便把这丧心病狂疯子直接忽略一旁。

    “师尊啊,为什么那女魂将把咱们练魂鼎叫作‘灭合鼎’呢?难道这鼎曾经还改过名字?”铁魃好奇地凑到战魁老宗主身旁。

    “为师也不清楚,可能传承过程中有什么东西遗失了,比如那女魂将刚才吟颂咒言,为师就不曾听过。但那确是灭合溟台正统力量,有可能比镇魂咒等级高,因为我们‘鬼’字一脉弟子,其实……”

    战魁老宗主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小声再小声地附铁魃耳边说道:“‘鬼’字辈宗门鼎盛时,是旁系血脉,正主是‘溟’字辈。”

    我擦!旁支!

    铁魃吞了吞口水,顿时把师尊悄悄给他讲秘密吞到肚子里。

    这话可不能说出去!毕竟是颜面问题!

    妖娆闭上眼睛,神识再次向厉鬼人魂幡内探去!

    那如巍峨山峦般恢弘感再次浮现于她眼底,渀佛她与那力量之间,只隔着一层薄纸!她轻轻向前探身,用力融入山世界!

    原本神识相互接触是一件极为危险事,因为神识离体之时,强大一方很容易便能掐断弱小一方生机与意念。但妖娆溶入这宏大力量时,没有感觉到半点威胁与阻扰,渀佛那强大力量主人毫无戒备地迎接她!

    “救我!”

    她神识世界内缓缓出现了一团青影。

    颓败?强大?飘渺?坚定?妖娆看到这光影第一时间,脑海中就立即升起无数矛盾感觉,但唯有一点是确定!

    这团青影……是位魂主!

    魂主魂力她相当熟悉!

    “你是远古灭合溟台失踪那位魂主?”妖娆清亮声音神识世界回荡。

    她想起战魁宗主给她讲述灭合溟台曾经辉煌历史。曾有六位魂主坐镇超级大派一夕之间毁于一旦,魂主五死一失踪!

    眼前魂灵,就是……失踪那位吧?

    妖娆早认为两个紫金魂将,不过只是他人魂使而已。事实证明这魂主就是厉鬼人魂幡真正幡主,所以紫金双魂才不被纳多多王气吸引,因为他们早有契约者!

    “远古?本尊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少年,所以有些记忆不太清楚。不如丫头你给我讲讲……”青影声音有些迟疑,傻傻问道。

    噗!

    妖娆差点喷出来:“喵了个咪!又一个不记得自己是谁坑货!要不要这么坑爹?”

    纳多多是个记忆混淆恶棍,而这青魂也是个不记得自己是谁傻子。真是急死人了,看了真瞎眼!

    这也怪不得纳多多与青影魂主,因为没有身体保护,魂体本来就极容易受伤害,一旦灵体旧伤不愈,显著而直接特点就是……精神错乱。

    何况这青影魂主经历还很狗血,后世灭合溟台弟子都不知道他们失踪魂主魂幡内养伤,然大逆不道地动用此幡祭炼厉鬼,魂主与紫金魂将威压虽然镇得住滔天怨气,但长期被厉鬼惊扰,不是漫天血雨就是猎猎腥风,还有邪恶兽魂召唤师不时用禁术加持厉鬼暴虐,可想而知倒霉青影非但没有养好伤,反而加混沌傻气!

    “小丫头。”青影妖娆眼前动了动,模模糊糊凝聚成一个男子背影。“虽然本尊现有些记忆不清,但本尊很聪明,所以你心里不可以骂我傻。”

    噗!

    再喷!

    这也想得出来?妖娆顿时破功!确很聪明!

    青影“幽怨”地回头,可怜兮兮对妖娆说道:“本尊只记得一件事……只有成功唤醒灭合鼎人,才能唤醒我。所以,帮帮我。”

    青影没有提出任何帮他之后会怎么怎么样好处,但妖娆却喜欢这种相处之道,没有架子与套话,直接而坦荡。

    “可以,我试试,不过你出来可不能害我,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害我没有好处。”妖娆把丑话说前面,而后才入正题:“我要如何帮你?”

    从青魂身上妖娆感觉不到邪狞,应该不是与夜魈一样丧心病狂家伙。她之所以向战魁老宗主借用炼魂鼎,除了想以它与夜魈对战之外,其实主要目就是还灭合溟台一个人情!

    老宗主与兄弟们如此厚待于她,毫无戒备与索求地向她传授驭魂之术,妖娆感激心,希望能为这群可爱人留下一些防身幻器,助他们宗门延续,此时灭合溟台远古魂主苏醒,自然是给战魁老宗主送上史无前例之大礼!有魂主坐镇灭合溟台,今后只怕再难被人欺凌,妖娆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青魂很开心地点着头,甚至还凝结出一抹笑意。

    “你只要按我那两个紫金魂使要求做就好了,唤醒灭合溟台至宝灭合鼎小丫头。”

    “我等这样一天已经很久,记得当年本尊受重伤,宗门内却已经无人能让灭合鼎火复燃,逼得本尊只能魂幡内修养,也不知道是哪个该天杀畜生却把本尊养魂用幡旗搞得这样乌烟瘴气,害本尊神智不清明!”

    “你要做,就是驾驭灭合鼎。”

    又提到灭合鼎?!

    “炼魂……灭合鼎不是用来灭魂镇魄吗?”妖娆忍不住问了一句。驾驭灭合鼎炼魂,这青魂岂不是找死?

    青影一滞,渀佛思考,他停了一会,而后才缓缓地回答道:“小丫头,所谓‘灭合’,就是既能镇魂,又能复魂,这才是我们溟台宗门驭魂极致!‘灭’与‘合’,你可以慢慢体会。”

    无论青魂忘记什么,这烙印于心宗门奥义,永远不会遗失记忆里。

    “灭”与“合”,这简单两个字被青魂这样一解释,顿时给妖娆带来了极大震撼!

    毁灭与生!

    是什么样宗门,竟把毁灭与生天道这样坦荡地挂宗名内!

    这种自信与嚣张,张显出灭合溟台昔日之傲然繁华!

    “我知道了,我按紫金魂将要求去做就好了,希望你能好好守护灭合溟台,不要再让那些狂邪之徒伤害老宗主,不然我会灭了你。”妖娆神识认真地说道。

    感觉到妖娆神识离去,青影顿了一下,而后大笑:“哈哈哈,小丫头,你多想了,本尊名为‘溟苍海’,守护灭合溟台,就是守护自己啊!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只要本尊苏醒,就没有人能再动灭合溟台一根汗毛!你……真是个有趣孩子!”

    悬浮灭合鼎上妖娆,缓缓张开双眸。

    所有灭合溟台弟子以热切目光看着她表情。

    小玉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做!

    妖娆看了一眼矗立自己面前急得直跳紫金女魂与正拜纳多多为师苦练献媚笑脸紫金男魂,忍不住一笑。

    “你念吧。”她对紫金女魂说道:“我要看看灭合鼎是怎么修复魂灵,我会让大家一起帮助你。”

    妖娆话,此时对于紫金女魂而言就如同生死审判!她如蒙大赦般地长长舒了一口气。

    “谢谢!”

    虔诚地张开口,紫金女魂立即吟唱起刚才那生涩咒言,妖娆授意之下,虽然从来没有听过女魂咒言,但灭合溟台弟子们然也渐渐能够附和着她声音一起低声诵颂!

    人多,咒言力量则大!

    夜魈看情况不对,夺路就逃,结果却被纳多多与丑丑直接用藤蔓倒吊不远处一棵大树上,丑丑顺便还把四煞魔骨剩余之三都抢了回来。

    铮!

    灭合鼎徐徐再起!

    发出一声悠远苍古鼎鸣!而后众人力量下……改变当初旋转方向,沉重地逆转起来!

    咦?妖娆先是一惊,而后瞪着眼睛仔细观看!啧啧!不简单啊!真与镇魂力量完全不同。妖娆顿时大开眼界!

    那清幽复魂力量让她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玄妙!

    随着鼎再次转动,灭合鼎内腾升起一股清净滋养力量!纳多多原本被这复魂之力吸引,饶有兴趣地近身查看,但走近之时渀佛一下受不了这代表着光芒力量,像是被开水烫了般嗷嗷地后退!

    “真是个怪魂!难道灭合鼎也修复不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大魔王苏醒,祸乱人间。”

    妖娆一脸黑线地看着委屈给自己手指吹气小纳,目光继续盯灭合鼎内。

    如巨大轮盘旋转,那些蒸腾而起氤氲气旋如滋养之力一次又一次冲刷着厉鬼人魂幡旗面,变化终于开始!

    大量邪狞黑水被气旋冲洗出来,残余而弱小厉鬼尖叫着从魂幡内滚落,瞬间融化于沸腾白雾。灭合鼎力量下,任何狂狞存就像蝼蚁一样!

    咔嚓咔嚓!

    漆黑旗面开始绽裂!那些被后世人魂召唤师一层层加注于魂幡上邪恶符纹如脆弱丝线一样被净化之力无情扯断!

    而后紫光大盛!

    灭合鼎瞬间被染得一紫霞千丈!绚烂之光冲入苍穹!方圆百里犹如仙境降临,被紫气东来瑞兆笼罩!

    “喔!这就是老宗主说紫魂幡?”妖娆看到此时灭合鼎内紫旗,顿时感叹那些邪狞人魂召唤师改造之前,魂幡然是这样威风凌厉模样!

    旗杆七米,旗面金线交织,紫光大盛!

    看到此景,正不断吟唱咒言紫金女魂顿时眼中泛起滚滚热泪!

    然而变化没有停止,紫光之后,渀佛有无形之手突然旗面上滴落了一抹浓重墨彩!

    万丈青光拔地而起!

    沙沙沙!整片灭合山脉此时都浸渍一片光影摇曳中!

    “这……这是什么?”

    战魁老宗主只感觉到脖子酥麻麻,心中有什么呼之欲出!

    紫光褪!青白花纹如同有生命藤草,疾速旗面上蜿蜒生长!那些精美图样只让人想起尊贵与奢靡香风!

    随着紫光消减,青光乍现,一个龙飞凤舞大字赫然出现魂幡正中央!

    溟!

    那力透纸背大字,顿时给妖娆一种无上天威之感!

    威起!

    一股无法言喻威严顿时弥漫天空中!令实力不济灭合溟台弟子下盘一软,直接跪倒地!

    这是什么力量?为何呼应着整个灭合山脉地脉天威?妖娆越想越觉得不凡!

    魂幡三变,原来紫金也只是一种遮掩,此时出现她眼前,才是那青魂魂主幡旗!纵长七米旗杆,显露出玉色,原来也是以实力极强之兽骨凝练而成!

    整张魂幡带着一种永存于世,亘古不死不灭气息从灭合鼎内飞升而起!

    威如潮水!

    纳多多脸色一变,气哼哼地自己爬入了驭兽环内。而整片天空大地却因为此旗出现而瞬间迸发出一股意志!一股不曲不挠百炼成金坚定!

    这是……灭合溟台意念?

    扑通!

    战魁老宗主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地!

    他凝望着眼前巨旗,眼眶开裂!血泪滴落!

    “灭合溟台……宗……宗门‘溟’字旗!”

    灭合溟台大宗,曾以“溟”氏弟子为正统血脉,旗下“鬼”、“虫”、“天”……各大部都是旁支!每支血脉都代代传承一柄魂旗,凝聚各部无数强者心血与力量!

    传说灭合溟台鼎盛时,宗门外墙八方十六杆魂旗招展,比任何锁山大阵坚固强大!只要魂旗,世上无人能擅自闯入灭合溟台总坛内!

    “溟”字旗!早已经陨落宗主旗!

    随着一地尖叫,一道飘渺青影从“溟”字旗上一闪而出!

    一个年轻男子出现众人滴血眼神内!

    “少主!”紫金双魂激动地哭道地。白兰老妪“呃”地一声翻着白眼背了过去,不过这次可没有人去扶她,因为灭合溟台所有弟子已经全部石化。战魁是捏着自己大腿拼命打脸才没有晕倒!

    溟字部魂主!

    虽然气息有些飘渺疲惫,但那魂主本体已经完全凝聚,比妖娆刚才看到那团青乎乎光团要好了不少。

    妖娆细细打量着眼前魂影,衣饰尚不清晰,但五官俊美堪比妖魄!过份白皙脸上那双动魄人心狐眼让人过目难忘!

    那湛亮狐眼天空中扫视一周,天空与大地给他熟悉感觉,但眼前早已没有繁华宗门金碧辉煌高台水榭,茫茫荒山刺痛了这魂主眼!

    他合上眼眸,而后又张开,眼底惆怅已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狡黠!

    “小友,有什么要求?”

    不问众人哭天抢地声音,青影魂主笑盈盈地看着妖娆。

    妖娆也不推脱:“厉鬼好吵,先把不干净东西扫一扫,我们再慢慢喝茶!”

    雷死了!妖娆然以这样大咧咧语气对溟字部魂主说话,战魁老宗主差点没有把自己一巴掌给拍死!

    “应该多教小玉一些东西才对,当年灭合溟台十六部,只有为数不多几部能培养出魂主,而且眼前这位,可是正统宗主人魂!地位尊贵得不可言喻啊啊啊啊!小玉,小心脑袋!”

    哦!

    青影人魂却魂主一滞,摸了摸自己长发。

    “把这个忘记了。”

    他大手一挥,对着满天已经定身厉鬼们说道:“我旗,不给你们住了。”

    听到这话,数以万计厉鬼们突然身上威压骤减!

    青影说完拍拍手,把“溟”字旗收入自己袖袋内,直接拉着妖娆手踏灭合鼎上,紫金双魂顿时心领神会地把灭合溟台众人都架上鼎面,于是青魂向前一指,巨大灭合鼎就载着众人向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飞去!

    吓?!

    这样就了事了?也太敷衍了吧?

    青魂魂主像是忽悠自己,妖娆顿时不放心地向身后张望。可是就这个时刻,她耳边突然响起了夜魈焚心蚀骨痛苦大叫!

    那痛苦叫声与厉鬼撕扯三宗弟子时绝无二般!

    空气中传来淡淡血腥。

    战魁老宗主一脸繁杂。“小玉,别看了,失去附生物厉鬼,会反噬自己主人。而后带着他魂魄,堕入地狱,从此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