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0:飞扬的声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几天来,灭合溟台弟子彻夜狂欢!

    紫金女魂将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妖娆就是灭合溟台福星,不但解救了魍魉与白兰,还夺回四煞魔骨,重燃灭合鼎,成功唤醒了从远古一直沉睡至今日“溟”旗魂主!

    所有人都恨不得与妖娆好好唠嗑一番,为了能与她多说上几句话,众人甚至要到魍魉处留名排队。可想而之欢庆场面火爆。

    因为三十三重塔内实是物资匮乏,所以众人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把羌魂,毒门,七彩三宗总坛彻彻底底地给洗劫了一番。

    别看这三个宗门虽然不大,但这些年来搜刮财物简直让人叹为观止,那些金光灿灿珠宝与幻器堆一起,闪得灭合溟台弟子们抱头痛哭!

    好久没有这么有钱感觉了!自己都鄙视自己!呜呜呜呜……那苦逼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宴席上,美酒美食如流水一样向妖娆涌来,到后,妖娆实是承受不住众人热情,只得把自己灌倒地,不醒人事方才逃离开了那疯狂聚会!

    “真疯狂……这是第几天了?”

    沉睡很久,妖娆才房间内悠悠转醒。

    她扶着自己头从床上坐起,刚好透过床前窗台看到天空一片金红火烧云。

    云中彩光顿时吸引了妖娆注意。

    云团内,静静地悬浮着数十驾飞天车辇,由青羽飞天虎,七翎青鸟等不常见幻兽拉扯。这些大幻兽身上散发五彩光华溶入火绕云内,将天空染得绚烂一片。

    吓!数百年来,灭合溟台何曾有这样体面客人来访?!

    这些车辇自然属于宗门地位崇高者。虽然不见流云,瑶光,道宗宗徽,但光看车驾华丽等级就知道这些来访宗门绝对也是威慑一方存。

    “看来灭合溟台已经出名!这么多东陆宗门来拜见,只怕一些附近宗门前几日已经感觉到灭合山脉爆发出强大魂威。”

    妖娆心情顿时大好,兴奋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那“溟”旗魂主确是强大,妖娆记得宴会上,青魂向战魁老宗主眉心一点,老宗主顿时被一股莫名魂力包裹,陷入沉沉入定中,他老人家多年没有进步幻阶有了蠢蠢欲动破阶力。

    那个场面简直让所有人为之疯狂!

    一指晋升,那是金手指喂!爆强魂主!

    如果老宗主因为得到魂主点拔而进阶,那么他阳寿将再一次延长。铁魃当场激动得直抹眼泪,这些年他一直担心就是师尊身体。如果战魁此次破阶,那么千魂召唤对他而言便再也没有时间限制。

    妖娆捏了捏拳头,估算了一下时间,爹爹与云真兄妹与子衍一同去了道宗,估计子衍与梅光宿怨已经解决。龙觉回到西域,出了洪荒秘境大事,只怕龙爸龙妈早已经避世远走,不过他们一定会给龙觉留下寻找他们线索,可能龙觉需要时间多一些。帝岚带走了姬天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把查到魔族秘闻传讯给自己,封印血老头倒底是魔族还是另有其人?

    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所以解决完纳多多事,她得马上启程。

    妖娆一边想一边向门外走去。她得找爆强魂主哥哥讨教奴印事啊!

    我擦!

    亮瞎眼啊!

    一出门妖娆就顿时被眼前景象吓得不清,这……这些还是曾经记忆里跟鬼魅邪魔一样邋遢又猥琐灭合溟台弟子吗?

    妖娆迟疑地看着正前方那个一身蓝衣,领子洗得白白亮亮,挺胸昴首,英气勃发男子!

    铁……魃大哥?

    妖娆迅速扫视铁魃周身,与记忆里那个邋遢家伙做比较,嗯!眼前这个头发不再乱糟糟打着结,外袍终于洗出了本色没有穿反,就连那些挂腰上吓死人骷髅骨器也不见了踪影,只有那把她送骨刀还别身侧。

    “小玉!”

    看到妖娆出现,铁魃立即兴高彩烈地大步走上前来。

    “哇!人模人样哇!”妖娆顿时大力地拍着铁魃肩头,笑得眼睛都眯了一起。铁魃现样子真挺顺眼!

    “嘿嘿嘿嘿……”听到妖娆如此直率夸奖,铁魃顿时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咧开嘴笑了。

    他们灭合溟台兄弟们就是喜欢小玉这种随意性子。她这声亲切“人模人样”之赞美,比一万个少女同时闪着星星眼儿夸他是帅哥还受用。

    “师傅说了,现灭合溟台要收复整个灭合山脉,以后会有多访客前来,所以让大家都整洁一点,不要让别人觉得吓人。”铁魃解释道。

    好好收拾一下,铁魃脸颊上纹着鬼颜也没有那么突兀了,反而带着一种神秘强大男子气概。

    “咦?老宗主醒了?”

    妖娆上扬语气里带着浓浓惊讶,难道入定中老宗主晋阶比她醒酒还?

    “醒了啊!我带你去见他!你看了保证吓一跳!”铁魃顿时把胸脯拍得嘭嘭直响!仿佛有秘密不想让妖娆立即知道。

    “好!咱走吧!”

    妖娆跟铁魃身后向三十三重塔中层走去。一路上只要看到妖娆身影灭合溟台弟子,都会立即放下手中活,热情又兴奋地向她打招呼。

    不过接下来日子,可有得这些小弟子忙了,因为宗门复兴,所以大到肃清外敌,招收弟子,小到修建房舍必需让他们亲历亲为。从来没有这么充实,就算苦累一点他们也觉得值得。

    重建是一件振奋人心事!

    “这是!”

    妖娆随着铁魃到达第十七层会客厅时门口时,突然双眸狠狠一缩,一个身体瘦小但威压深厚光头中年人透过门扉出现她视线内!

    那气息分明是他熟悉老宗主,但那虬劲威压……还有如此明显返老还童是怎么回事?

    铁魃得意扬扬地看着妖娆震惊脸,心中小小得瑟起来:“小玉啊,你还算好,只是眼神有点呆,想我们兄弟几人第一眼看到师尊,吓点就吓得哇哇乱叫了。要不是他那大光头上鬼脸图腾,我们都不敢认人哩!”

    听到脚步声,这瘦小老者顿时抬起头,眸底精气四溢,看清妖娆身影后,原本一本正经脸颊上突然浮现出慈祥笑意。

    是战魁老宗主无疑。

    铁魃神秘兮兮地凑近妖娆耳畔,对她小声对说道。“师尊是有旧疾,所以阶位迟迟不能晋升,而苍海魂主扫除了他老人家淤积经脉内杂质与血块,所以这次晋阶效果很明显。师尊现成了域主强者,你看他正接见都是灭合溟台山脉附近几个大宗门和世家长辈。那些平时都不低头看我们强者们,这次都纷纷发来贺帖庆祝师尊破阶。”

    “刚才东山宗宗主还对我笑,我现都觉得眼前一切是做梦。”

    “小玉,你掐我一把,看看铁魃大哥是不是做梦!”

    铁魃一边说一边英勇无畏地把自己胳膊伸到妖娆面前。

    妖娆自然不会客气,伸手就是“妖氏无情**揪”!她喜欢这种自己找虐要求了,实是太难让人拒绝。

    “嗷嗷!”

    下一秒,铁魃惨烈嗷嗷声中,妖娆极为灿烂地一笑。

    不是做梦吧?呵呵!

    不过东陆各大势派人来到灭合溟台,应该不单单只是为了恭贺一个老头儿晋级域主。妖娆低头间,眸内精芒一闪,只怕这些人重要目,还是来探探那前几日从灭合山脉传出魂威虚实。

    “战魁啊,虽然你已经晋升域主了,但宗门内弟子还是要严加管教啊,怎么能客人面前这样大呼小叫?”

    会客室东侧一位肥得像是陷凳子里老头以鄙夷目光瞥视着妖娆与铁魃二人站门外身影。语气中带着明显不屑。

    这肥猪不过九阶中级,但身上穿金带银,十根粗短手指都被镶着金刚玉宝石戒指勒得现出两圈肉。看上去不像个召唤师倒像是个爆发户。

    他话音刚落,房间内数十位来访者顿时赞同地点头。

    即使名义上是来道贺,但大部分人还把灭合溟台当成记忆里那个谁都能捏上一把软柿子,对战魁之崛起并不放心上。

    一个宗门有一个域主,虽然强大,但并不可怕,为何流云殿,瑶光圣地能稳坐东陆老大,那是因为圣王之上他们还有大量诛神境太上长老坐镇。如果此次灭合溟台只是走狗屎运碰巧出了一个域主,并不是什么特别不得了事情。

    不过这次,仿佛是这些专横惯了人想错了。

    听到揶揄,战魁老宗主脸色顿时一沉,从鼻孔里喷气,拂着袖子杵着千魂骨杖站起身来。

    “她不是灭合溟台弟子,是我们贵客。我灭合溟台内做客,请小心说话!”

    富有威胁性目光扫过全场,与刚才那好打交道模样截然不同。

    “不好意思,今日已晚,老夫失陪。”

    老宗主厌恶脸颊上分明写着:你个鸟人屁也不是,再敢唧唧歪歪,老子灭了你!

    他说完直接掠过众人,甩着屁股转身就走。

    原来战魁老宗主翻脸来也不像人。当初只是自己实力保护不了众弟子,所以一直忍气吞声,但现自己破阶成为域主,宗内又有魂主坐镇,他老妖孽蛮横性格立即暴露无遗。

    “战魁……你!”那肥猪立即被憋得一脸酱紫,拍着桌子把茶杯震得嘭嘭响!

    “战宗主,这样不太好吧。”东山宗宗主傻了眼儿,心中寻思着自己来灭合溟台目还没有达到呢。

    “贵客?难道我们就不是贵客?”自尊心严重受到伤害强者们纷纷极不友好地瞪着妖娆脸,心中暗道:这么一个黄毛丫头也配称为贵客?战老头真是太他丫不给面子了!

    一时之间坐老头儿们脸上什么表情都有。空气中酝酿起一股不安气息。

    刚被掐得鬼哭狼嚎铁魃顿时冷汗直流,他一边懊悔自己失礼,一边有些想不明白刚才那些“和蔼可亲”他宗强者们怎么一时之间都露出这么冰冷表情。

    妖娆拍了拍铁魃背,铁魃做为灭合溟台大弟子,却常年只生活深山,性格自然单纯了些,有些东西,得慢慢体会。

    这些来访者,基本上都是来试试灭合溟台水深水浅。老宗主既然想重树立灭合溟台威风,打第一个照面时,气势自然不能输。

    “啊,宗主。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妖娆越过铁魃,一改之前不羁随意动作与表情。十分郑重地向前一步,扬起下巴,以平日之鄙视表情冷冷环视全场,而后墨墨散出自己威压!

    中级域主,后劲虬劲,不日即将问鼎大圆满!

    坐众人手中愤怒想丢出茶杯顿时手心里抖了抖,弱弱地放下了。

    还是那句话……一个域主不可怕!可怕是灭合溟台什么时候攀上了个连如此年青弟子都是中级域主超级势力?只怕东陆,年不满百岁域主,就连流云与瑶光都培养不出来吧!

    所有老妖孽小心肝同一时间内狠狠地颤抖!看着战魁老头那瘦条条背影也突然有些敬重意味了。

    空气中不安与燥动顷刻之间归于平静,甚至还出现了一片祥和之景。

    战魁老宗主向妖娆走来,心中忍不住大声叫好,小玉不但实力妖孽,就连左右人心都是一等一彪悍!这就叫下马威,根本不需要他说话,小玉此时散发气场简直给足灭合溟台面子,也为他赢得了难能可贵尊重。

    这一点只有悟性与阅历颇深小狐狸才能熟练驾驭,看来他蠢徒弟们还有得学啊!

    “战宗主,这位是?”东山宗宗主语气顿时和煦了很多,仿佛刚才一切都不曾发生。

    “就是就是,这位小友师从何门啊?不如与我们一起聊聊天可好?”

    各种软语轻笑响起,一个战力如此卓越超年轻后辈,惊天之日指日可待啊。

    “灭合溟台背后势力到底有多强?”

    所有人此时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如果他们真不再是软柿子,那么以后自己真要好好反省,不可轻易再触他们霉头。东陆灭合山脉,是要再次步入东陆势力前沿吗?

    就众人七嘴八舌想从战魁与妖娆身上套出话时候。所有人耳边突然响起一声轻吆喝声。

    “小玉,醒了?啊!小战,把小玉带到本尊面前来!”

    恢弘威压震得整个三十三重塔摇晃!这原本并不洪亮声音却如万马齐鸣般众人脑海内脱缰奔腾!威如狂浪,顷刻之间便把所有人心存那一点小疑惑小不敬之心狠狠地拍到了九霄云天之外!

    酥麻!

    东山宗宗主一口牙都酥了。那开始气焰嚣张死胖子直接如死狗一样瘫软椅子里,额头上浸出汗水仿佛让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众人眼睛鼓出眼眶,惊得一口气噎嗓子眼里,怎么话都说不出来!

    啊,苍海前辈与小玉目都是一样啊。战魁顿时心里偷着乐,这些牛逼哄哄臭长老们现一脸惊悚表情看得他实是太爽了,哈哈哈哈!

    “各位,恕老夫无礼,灭合溟台老前辈呼唤我与贵客。”战魁老宗主一脸神秘地眨了眨眼睛,露出他白森林牙。“铁儿,送客!”

    霸气侧漏!

    战魁甩着衣袖拉着扭着腰枝妖娆众人滴血目光中拉风地一闪而逝。顿时留下所有人风中凌乱……

    所有人同情地看着出了一身汗死胖子,心中暗道:踢到铁板了吧?哼哼!如果灭合溟台崛起,他日一定先拿你五福宗祭旗!

    虽然大家此次前来,都是想一探前之日灭合山脉爆发出强大魂威背后真身,今天与战魁纠缠半晌都没有从他嘴里套出半个字。

    但刚才那恐怖威压已经说明了一切!

    能叫战老头“小战”,灭合溟台出现了不得了太上长老坐镇!

    还联合了能培养出百岁以下年轻域主超级势力!灭合溟台此次崛起是势必得啊!

    它锋芒,必需躲!不然自己必是刀下亡魂!

    铁魃恭敬地走上前,拱手一拜:“各位前辈,铁魃代师傅向前辈们陪罪,灭合溟台已备下酒水,请前辈们务必用完晚膳再离开,如有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铁魃看到“玉魑”与苍海魂主处事方法,心有所感,暗自也磨砺起自己心性来。

    “不不不不……不用不用,太客气了,这么晚还打扰,实是我们失礼。”老脸一张张笑得比菊花还灿烂。

    其实他们目已经达到了,无论是妖娆出现还是那恐怖威压主人现世,都足以让他们宗门对灭合溟台产生足够畏惧。

    “待我回宗门,明日就把余下贺礼送上来。”

    东山宗宗主一看事情发展成这样,立即拍着胸口大声吆喝道。

    看来今天带来礼太薄,得好好弥补一下,可不能让人觉得东山没诚意!

    我擦!

    老狐狸啊啊啊!

    所有人顿时以淌血目光瞪着东山宗主,立即挤破头地冲到铁魃面前。

    “我们也是!我们云河厚礼也要明天才能送到……”

    “我们,我们……”

    铁魃简直被这些疯狂强者唾沫淹死,不过……死送礼声中,也是一种旁人不可体会幸福啊!

    不用操心会客室内再掀风暴,妖娆随着战魁老宗主走到平日无人能去三十三重塔顶端。

    那巨大灭合鼎正放置塔尖上,徐徐散发出精纯力量。如果远远眺望,犹如塔顶明珠!

    一个面容美得近乎于妖男子,正泡巨鼎内舒服得冒泡泡。以鼎养魂,看来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灭合溟台远古魂主都将泡灭合鼎里滋养生机。

    咕嘟咕嘟……

    空气中弥漫着轻盈而旖旎氤氲。视线之内,一片迷离。

    紫金双魂一脸敬畏地守灭合鼎左右。一旁还跪着魍魉与闪着星星眼儿鬼鹤之魂。

    看来鬼鹤被夜魈击出灵魂之伤已经被苍海魂主治好。

    战魁老宗主不敢惊扰,恭恭敬敬地垂手站一旁。

    感觉到妖娆到来,鼎中泡澡男子蓦然张开他那双勾魂狐狸眼儿,脸上顿时露出极为兴奋笑意,仿佛已经等她到来很久。

    “玉魑,你怎么能不是我灭合溟台弟子呢?真是太可惜了!”

    溟苍海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啊,因为已经投入别人门下啊。所以不拜二师。”

    灭合溟台门人几乎把一句话妖娆耳边念烂了,不过妖娆心里就只记得那个残暴又可敬老血魔。

    “那好吧,既然连本尊求你你也不搭理我。”

    狐狸眼氤氲中一闪一闪,他那纤长人影也趴了鼎口边。无比随意又轻松地说道:

    “那你跟我姓吧!”

    溟苍海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倒吸冷气!

    “溟”字部,灭合溟台正主无后,是要玉魑接继吗?

    紫金双魂顿时大为悸动,只有他们知道,这些天少主独自坐灭合鼎内时脸上是一幅多么落寞神情,想当年那繁华如国都灭合溟台总坛,只时居然只剩下个破塔还矗立荒山头上,经过万载时光流逝,莫说亲友,就连当年毁灭水榭楼台残渣都不剩一片。

    少主心中苦啊!

    “不要!”

    妖娆想都不想就拒绝。怎么老宗主与老鬼魂没事就喜欢给她起名字呢?上次被坑得还不够惨?这次一定不能轻易上勾。

    不要……

    “玉魑”回答顿时雷得众人外焦里嫩,战魁老宗主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小玉啊……这个,这个溟字是……”老宗主踉跄地走上前来想要对妖娆解释清楚。可是此时苍海魂主无耻声音却已经打断了他声音。

    “小玉玉。”

    溟苍海身影灭合鼎内打了一个滚。

    “溟旗奴印与入魂之法才是灭合溟台总坛不外传秘术,灭合溟台十六部,每部都有其它部不知晓技艺,如果你用战魁方法,也许有四成把握强行烙印奴印,但很有可能自己神识大伤,而且会进一步破坏那桀骜黑暗魂主支离破碎记忆。”

    “但我……能让你看到他破碎识海中所有记忆尘埃。”

    “这是溟字部不外传秘法哦……”飞扬声调。

    ------题外话------

    我实是章节名无力了……雾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