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1出发那世界是我们的

141出发那世界是我们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雾……

    妖娆瞬间挂了一头黑线。//feigenxe//

    这灭合溟台魂主怎么给她一种……咳咳……很狗皮膏药感觉?

    “答应我吧。”啦啦啦拍水花声音。

    某人拍水玩了很久,听到妖娆没有出声,顿时沉默。

    战魁老宗主手足无措,此时两难感觉比面对三宗无耻长老逼迫让他不知如何是好。一边是性格从不受人摆布玉魑,一边是万万不能得罪苍海魂主。战魁抹了抹头上汗,干脆跟早有眼色蜷缩墙角魍魉与鬼鹤蹲了一起。

    请无视我们三个……变木头……麻咪麻咪哄!

    三人弱弱地低头。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紫金魂将刚想劝说妖娆,可是一声与之前上扬声调截然不同怅然叹气声却突然灭合鼎内响起。

    “小玉玉。”

    青风掠过空气。

    一身雾色溟苍海突然从灭合鼎内走了出来。因为滋养魂力鼎气濡湿,所以他那青白色长发也滴滴答答落着水。

    不过这浑身湿透样子放他身上却并不显得狼籍,反而让人恍然觉得他是仙境中神祗被氤氲之气簇拥。

    很美很梦幻。特别是他那滚动着水珠如玉脸颊。

    “你知道吗?我曾经是‘溟’字部大长老幼子,出生时魂力就比寻常人高很多,为命定魂主。待到实力突破诛神,便自愿献魂。”

    溟苍海一双狐媚眼中写满了落寞。没有妖冶之光,但直入人心。

    “这才是他真实模样?比起之前妖孽模样,现真实很多。”妖娆微眯起眼睛暗自狐疑,渀佛感觉到了溟苍海繁杂难喻内心。出生就要死,虽然魂主生命绵长,但这跟真正地活着,还是有不同吧?

    妖娆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怜悯。

    有灵智人魂魂主太难得到,所以远古灭合溟台都是教导自己弟子自愿献魂吗?怪惨……

    “所以我从来没有朋友,没有子嗣,没有女人,一个人孤孤单单,现灭合溟台又衰落成这样,一个十六部只剩下鬼宗,我……寂寞啊。”

    溟苍海弯下腰,脸颊都贴到妖娆鼻尖上,长得不可思议睫毛羞涩地刷了刷。眉眼低垂,但眼角动人处,却闪动着点点撩人水色。

    “你救了我,所以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亲切。反正‘玉魑’这个宗名也是假,也不逼你入派。为什么就不能满足一个孤家寡人这一点点小小心愿呢?”

    溟苍海表情可怜到爆。就连妖娆铁石心肠都瞬间融化了……

    虽然她知道魂体都是坑爹,因为记忆混淆会产生各种或疯狂或固执或腹黑变态性格,比如人格分裂小纳,还有眼前乱人亲人这位……但是,“亲人”这个词,总是能碰触她内心柔软一处。

    因为永远都不会背叛,温暖又让人觉得安定。

    “好吧,除了让你们叫我‘溟玉魑’,我还需要干什么吗?”

    妖娆终于退让。好像满足这奇怪魂主提出要求,她也不损失什么。

    听到妖娆回答,溟苍海顿时眉眼弯弯,笑得摇曳生花,恨不得当场就让妖娆按手印!发毒誓!交命魂!

    不过他当然不会把这些想法说出来。

    “没有了,小玉,我们开始烙印奴印吧!”

    溟苍海温柔地拉着妖娆手,向灭合鼎内走去。狂喜之下还不忘转头,凶巴巴地对紫金双魂与战魁、魍魉等人甩起袖子轰人!

    “喂!不姓‘溟’都赶给本尊退出这间屋子,不可偷听溟宗秘术!哇哈哈哈!本尊有后人了!”插腰狂笑。

    苍海魂主对待妖娆与对待旁人,简直是天差地别态度。

    我擦!

    少主你要不要这么坑人?

    紫金双魂早已睚眦欲裂凌乱于风中!

    想当年……是谁一意孤行不顾大长老阻扰非要舍身修魂?

    溟字部年轻有为弟子贸然闯入聚魂殿自杀,不知道让多少美女们小心肝碎了满地!还好意思说自己被逼无奈,从来没有机会碰女人?太无耻了!

    &nb

    sp; 要不是有强烈心愿聚魂,你又怎么会魂力如此精纯?

    又不是人人献身都能成为强大灵智之魂,是你从小就憧憬着身体透明,亘古不灭,不用吃药滋补也能天天肌肤如玉好不好?

    要说命定魂主,那也是少主你自己要走路……

    两人紫金魂将心中默默吐槽,黑线已经掉了一脸。

    妖娆与战魁等人自然不知道其中真相。虽然身为灭合溟台弟子,都会觉得自己能成为魂主是一种无上荣耀。[非常]

    “还分什么溟字部与鬼字部,反正都只剩下我们了,教一点又有什么。”魍魉摸着头,一听到溟字宗秘术,简直各种羡慕,不舍得离开啊。

    “真无情……”战魁老宗主嘀嘀咕咕拖着魍魉衣领退下。但这两人看着妖娆身影,老头儿心中却无比满足。

    虽然玉魑不愿加入灭合溟台,但从今以后她便再也与兽魂召唤师一脉摆脱不了干系。恐怕苍海魂主美男计,狗皮膏药计,苦情计……轮番上阵目,也就是与她结下深厚渊源。

    虽然苍海魂主有些夸张,但这也说明他十分喜欢玉魑吧?!

    几人离去,不一会儿房间内就只剩下妖娆与溟苍海而已。

    溟苍海果然没有失言,耐心地把所有关于契约奴印秘术都倾囊相授!虽然他自己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但这“溟”字部重要技艺他却一点也没有忘记。

    两人已经完全不乎时间流逝,而三十三重塔高层,自战魁等人离开之后就一直被一层淡淡结界笼罩,两紫金魂将忠心地守护门外犹如磐石一般。

    有紫金魂将,战魁老宗主并不担心会有人惊扰苍海魂主授业,于是便潜心去处理灭合溟台复兴各种事宜去了。

    听完苍海描述,妖娆终于知道溟字部驭奴术与战魁老宗主驭奴术有什么本质区别,虽然实现过程极为繁杂难以名状,但简而言之……

    战魁老宗主方法是以强行介入魂体识海并将所有记忆抹灭方式进行,对于契约低等厉鬼很是直接简单,但对于驾驭思想繁杂魂主,那简直是一场灾难性破坏,虽然从此之后魂主只忠心于召唤者一人,绝对不会产生异心,但导致这种忠心原因是魂主已经失去思考价值与对自己往生各种记忆,只保留强大魂力,沦为空壳傀儡。

    妖娆之前犹豫正是因为这种方式太霸道野蛮。小纳虽然邪恶变态,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但溟坑货却给她阐述了一个有趣技巧。

    神识入侵桀骜难驯灵体之后,耐心他记忆里寻找他一生特别记忆,然后将自己神识溶入那段记忆里,篡改记忆以消除魂体对契主所有厌恶排斥,让灵体将契主视为自己生命中那个重要人物,然后他心灵脆弱那个瞬间,打下不容他反抗奴印!

    这样感情与奴印交织,即保留了魂体生前阅历,又抹杀了他所有逆反之心。

    “我会帮你神识进入魂体识海,但具体怎么做就要看你自己了。”

    溟苍海泡灭合鼎内继续养魂,而妖娆则静坐巨鼎旁边。

    “不要担心时间,你看到是很多很多年记忆,那些记忆也许会让你感觉到疲惫与苍老,好像永无止一样,其实现实世界里,不过是一两天而已,因为那些记忆片段,你不是用眼看,而是用神识去感觉。”

    “但一定要记得不可以迷失魂体记忆里,时时记得自己干什么!”

    溟苍海一脸郑重地向妖娆交代着后事项。

    “你神识进入魂体识海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帮不到你。所以要小心再小心。曾经灭合溟台长老契约强大魂体时把自己神识搞丢,变成傻子也是大有人。我可不想要个傻子。”

    溟苍海一边说一边抓起妖娆手,她手心里写了一个“溟”字。

    “记得你是去烙印奴印,不要把看到东西当成真实世界。有时候,记忆也是一个可怕东西。所以看到这个字时候,记得回来。”

    “我懂,我会小心。”

    妖娆紧紧地把那“溟”字捏手心里,开始她曾质疑眼前这妖孽魂主对她那么迫切地拉关系是另有目,但是他传授秘术耐心与他此时郑重与担忧已经完全打消她心中怀疑。

    就算是有她不知道原因,这原因也一定不是邪恶念头。

    “我有两个黑暗之魂记忆想看,先试试那个魂力不怎么强。”

    妖娆一阵邪笑,而后从驭兽环内祭出了一团邪狞无比黑暗灵体!

    洪荒秘境远古战场上与月璇作战天人二衰大能坎特!

    这邪恶大能知道纳多多身份,所以为免他唤起纳多多记忆,妖娆将他单独囚禁于轮回鼎内,并没有让他附生纳多多手指之间。

    这疯狂又嗜血家伙实力虽然强大,但魂威不强,入侵识海后,应该不会伤到妖娆神识。因为长期被轮回烧灼,再加上溟苍海魂主威压,坎特之魂此时并没有苏醒迹象。

    这样好,安静地任妖娆摆布。

    “这是域外邪魔?”溟苍海第一次看到妖娆手中魔族魂。

    妖娆顿时一愣,这称呼很是她让敏感,只有月璇曾这样提到。

    “现还有域外邪魔吗?”溟苍海呆呆地问妖娆。

    “有啊,现初元,人魔共存。”

    妖娆看着溟苍海惊诧眼神,发现他身体不可遏制地战栗。

    “怎么了?”妖娆顿时急急问道。

    沉默良久,溟苍海才缓缓开口:“哦,我醒来时候发现初元还,所以以为域外邪魔都已经千万年前死灭了,没有想到他们然还有余党。然共存了。”

    溟苍海对妖娆挤出一丝咧嘴角表情:“你也听战魁说灭合溟台鼎盛时期衰败故事吧?后世传说其实不是完整事实,灭合溟台当年六位魂主共存,只不过是十六部长老魂主。其实太上长老还持有远远多于这个数字魂主,百万兽魂召唤师不是一位,而是至少有十七位!总坛战力是战魁描述千百倍,然而这些力量都一场旷日持久大战中凋零。”

    “我听战魁说后人以为这此灭合大能是因为利益而武断地开展全面战争,这样说太抹杀他们功勋……”

    “那是因为那场战斗并没有初元进行,而是初元与外域相接无虚空!我辈先祖,因为抗击域外邪魔入侵而亡,他们是无名勇士!”

    “我只参与了局部战役,而后陷入沉睡……灭合溟台,是曾经初元强盛流派之一啊,可惜连自己后人也不记得那段热血沸腾历史!”

    溟苍海一边艰难地说一边敲着头回忆,因为看到坎特灵体,激发了他脑海中一些记忆,所以脸上也流露出伤心表情。

    震惊!

    妖娆惊愕地张大嘴巴看着溟苍海!

    看来战魁老宗主描述果然有误!溟苍海与月璇然是同时期人!他们参与了末日之战!这年代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她打破头都想不到灭合有如此深厚地蕴,如此不为人知曾经!

    “你……”

    妖娆还想发问。但溟苍海却因为突然想起往事而一脸哀伤。他疲惫地挥了挥手,手指已经向妖娆与坎特二人指来。

    “我有些累,你先舀这个域外邪魔魂试一下身手。”

    感觉到神识萌动,妖娆怜惜地看了溟苍海一眼,心中繁杂已经难以理清。

    “那好,我去了!”

    顺着溟苍海牵引,妖娆顿时神识离体,化为一道香风,直接向坎特识海袭去,而她身体,则如沉睡一般软软地趴灭合鼎旁。

    溟苍海伸手轻轻撩拨着妖娆长发,把那些细小又垂落她脸颊长发一根根小心翼翼拢她耳后。

    从结界强度变化中,门外紫金双魂知道妖娆与魂主授业已经告一段落,于是他们二人默默地走入房间。刚好看到溟苍海如此细致一幕。

    “少主。”紫金女魂眸底一阵错愕。少主从来不曾这样,甚至还自损魂力为他人打开侵入识海道路。

    “这个女修……很特别是吗?”紫金女魂以极轻声音问道。少主不是那么轻浮人,纵使是喜欢,也不会那么夸张地要求这不知名女修要归入溟字部,也不会一言不发为她做这么多。

    “很特别。”

    溟苍海笃定地回答,眨了眨了眼睛,原本青白眼眸内突然爆发出极为璀璨十四色光圈!

    要是妖娆还醒着,必然又要感叹一番,怎么与上官紫痕天眼光环那么相似?!色泽确足足多出一倍?

    天道真实之眼!

    就算溟苍海生存那个年代,都是极为稀有而强大瞳力!

    “她丹田内有四股气息……”真实之眼依旧看不透妖娆丹田,但溟苍海此时已经能清晰地捕捉四灵珠魄动!“预示着她一定会不凡未来,虽然气息还不完整,但她让我极为……敬畏!”

    敬畏!

    紫金双魂震惊了!

    少主然用是“敬畏”这两个字!难怪他会穷一切去帮这年轻女修达成心愿。只不过……少主敬畏到底是什么?

    可是就紫金双魂心脉大动之际,溟苍海得意大笑声又突兀地响起!

    “灭哈哈哈哈!一想到是这丫头已经是我溟字部人,本尊就爽啊!以后她威震天下之时,本尊便也出名了!灭哈哈哈哈!你们说,本尊厉害吧?本尊聪明吧?”

    扑通……

    紫金女魂将,一个趔趄直接扑倒地!

    妖娆神识已经脱离身体,轻盈地向坎特识划去。

    虽然经常散开神识,但她入侵它人识海深处还是头一次。有一种空旷与幽静感觉。

    眼前一片黑暗,而脚下都是如同星辰般记忆尘埃,只不过大部分尘埃已经破败无光不可修复,所以妖娆只依次寻找着明亮完整记忆窥视。

    眼前掠过自己被月璇附身后与坎特交战场景,还有一些坎特洪荒秘境中记忆。这些妖娆都忽略不看,因为他她关心是域外末日之战与纳多多身份!

    “出发!出发!去寻找沃土!魔族长存!伟大战神庇佑我们!”经过一抹散发出微光云团之际,她耳边响起了这样声音。

    于是毫不迟疑地,妖娆伸手向那微光之去探去。

    呼!

    狂风四起!下一秒,妖娆顿时被一股不容抗拒力量直接卷入残破记忆里!

    呼啸!

    排山倒海呼啸震得妖娆一个踉跄!

    她双脚已经踏入大地,身旁是数以千万……万万计身披铠甲……魔族士兵!

    天色发红,大地漆黑如墨,寸草不生,一枚诡异红日渀佛贴得地面极近,巨大红色光环几乎遮蔽了半个天幕,但是空气却很冷,那红日微光下天空混沌不清,暗淡得犹如傍晚。

    如果御空俯瞰,密密麻麻犹如蝼蚁一样数量众多魔族绝对对戳瞎任何人眼,从目光之极处开始涌动,直天地交接处还能看到攒动魔角!

    妖娆前后左右都是魔族,渀佛此时她也成了他们之中一员!只见这些狰狞丑陋异族纷纷高举起手中武器,脸颊上升起狂热神情!

    “出发!”

    此时所有魔族战士挥动着自己手中铁光湛湛武器,异口同声地发出咆哮!

    怒咆会合为毁天灭地力量!

    大地这滔天怒咆中震动,就连天空中红日都不可遏制地抖了三下,渀佛被激发了后余威,霎时间光亮了三分!

    这弥足珍贵光线中,屹立天空极高远处三魔陡然出现妖娆面前!

    威压隆隆之黑影顶天立地,比万万数魔军散发出威压还要强大!

    妖娆身体剧震!

    好恐怖气息!简直是她生平所见之强!

    一时之间妖娆目光完全被天空之影吸引,已经不乎身旁一身魔臭气魔兵,她急急向前方御空而去!

    越结近三位御空魔族位置,地面上矗立之魔兵身上威压便越浓烈,她此时离那三位魔族大足有数千米距离,身边魔兵已然是诛神甚至天人一衰之强者!

    以这个比率来算,越接近越强大……一股彻骨寒意顿时涌上妖娆心头。那这古魔大军战力,岂不是逆天了啊啊啊!

    就妖娆倒吸冷气之际,又发生了一件令她惊讶事。

    她发现自己身体无论多少努力御空前行,终都会回到自己原来站立地点!

    这是为什么?

    妖娆顿时警觉地左右环视,这才发现站得离自己近魔将,长着一张她熟悉脸!

    “坎特!”

    哦!

    “我傻了。”妖娆立即郁闷地拍着自己头。“这是坎特记忆,所以我只能看到他所看到场景,不能再向前,除非篡改,否则也不能改变他眼中世界。”

    看着坎特那张狂热脸,妖娆静静恢复平静,低调地站他身旁,如四周不计其数魔兵们,一起眺望着天空魔影!

    “我找到了一片富饶大陆!那里有肥美食物,天空是蓝色,随处可见灵气四溢宝物!那么美丽疆域,应该属于我们不死不灭神圣天魔!你们说对不对?”

    为首魔影发出一声长啸,伸手身前狠狠一挥,空气顿有种被他力量撕裂感觉!

    “对!”

    排山倒海呼应声再次响起,众魔已经完全被魔王话语吸引。

    “只可惜那美丽疆域已经被一群身上无鳞头上无角孱弱蝼蚁占有,他们虽然低贱无耻,但是性格狂妄,数量众多,你们说……怎么办?”

    为首魔王继续煽动着众魔悸动心,狂热与疯狂……只有一线之隔!

    “那世界应该是我们!”咆哮声此起彼伏。

    “战!”

    数以万万计魔族战士顷刻之间双目都变为诡异赤红,红日照耀下,妖灼无比!杀气漫天,让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