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2妖娆的无限YY一更

142妖娆的无限YY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他说末日之战!”

    妖娆双眸顿时一缩!明白自己看到记忆正是魔族征兵入侵初元前奏之夜!

    虽然那鼓动着万万魔众心绪魔族大能口中极所能地贬低初元人族!但妖娆无法否认那激扬陈词,威压浓烈气场带给她心绪震撼!

    看着坎特那张激动得无以复加脸,如果妖娆此时是魔族一员,她也定会被魔王魅力感召。非常只不过她是人族……一个窥视着魔族强者记忆初元人族。

    面对无法计数魔族,还有天空中那三位强大到无法超越魔王,一股深深憎恶顿时涌上心头!

    只怕魔族这诡异红日黑山世界谋划侵略初元世界屠杀计划时,初元人族还懵懂不知!

    极域天尊正陪着他小猊与月璇,溟苍海正灭合溟台禁地凝魂……所有人生活一如既往平静,然而原本恬静生活却因为他们当时还不认识域外天魔打破!

    自那之后,初元世界与四平行世界人魔共存,战火不断!

    这次魔族征兵,便是罪恶源头!

    “天空中那三位,是坎特口中三大魔祖?”

    妖娆眼底闪烁起一片幽光。

    “果然……”

    虽然已经猜到,但此时妖娆身体还是忍不住剧烈地震动起来!

    “纳多多!”

    三位魔祖中确有一位气息与纳多多一模一样!

    妖娆眼,死死地盯天空一处。

    虽然威压强了万倍不止,容貌与衣着也看不太清,但就算纳多多烧成灰,妖娆也不会认不出来!

    “真是他!”

    妖娆下意识地捏紧拳头……魔祖!

    “原来‘魔祖’便是号令无数魔众强枭首!”

    “是天人第四衰?第五衰?还是强?!”

    纳多多力量实是太惊人了!即使站这么远距离,她依然感觉到经脉内灵气不可遏制悸动,渀佛再靠近,血液沸腾热度都会把她身体直接融化。

    妖娆耳边回响起小纳平时喜欢说一句话:“本尊是叱咤风云藐视苍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连名字都不能提起,一提起晚上会吓尿小孩尊贵纳多多大魔王!”

    那猥琐又无耻家伙谎话连篇,只怕只有这可笑猥琐让人无法相信一句……才是真实!

    妖娆心绪蹁飞,繁杂难述。

    她小魔仆身份太惊人!如果被初元老怪们知道,非得把他千刀万剐!把战火引入初元世界罪魁祸首,人族憎恶与唾弃对象!

    还好现纳多多实力已经远她之下,不过历经千万年被黑炉、纸符与红蛋镇压而不死,灵魂几乎不死不灭,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印证了纳多多生命力之强大。

    “纳多多,你确该死!”妖娆身上顿时升起一股澎湃杀意!

    如果纳多多只是一员魔将还好,若他为这么惊人身份,只怕她真……留不得他!

    “还有……”

    眼神好不容易离开天空中那芝麻鸀豆大小纳魔祖身体,妖娆又死死地盯着正鼓动所有魔族战士杀戮之心第一位魔祖!

    还有另一件事让她错愕与惶恐!

    “同样是相貌模糊,但是……”

    “为何我觉得他气息我也熟悉?”

    妖娆狠狠地敲着自己脑袋。怎么也想不起这熟悉气息源自何方。难道她一生曾见到过两位魔祖巨擘?一位是纳多多,一位便是那不知名家伙?

    这想法让人惊悚。“不得了啊!一定要想起来!”

    正当妖娆头痛欲裂之际,眼前一切却陡然消失!

    嘭嘭嘭嘭!一切有形之物瞬间碾为尘埃。

    妖娆身体瞬间被无形力量推出千米之外,而又落于暗淡星辰之前。

    就像是自己经历了一场大场,妖娆感觉到自己心跳渀佛要冲出胸膛,浑身大汗淋漓!

    “看来坎特关于末日之战征兵前夜记忆结束了,还好纳多多自己想不起这段住事,不然只怕叛逆得凶猛。feigenxe我得好好看看,坎特之魂记忆里还有什么东西!那第一魔祖到底是谁?!”

    妖娆一边这么想,她神识一边继续虚空中游荡。

    不知徘徊多少时日,翻看了多少片断,坎特剩余记忆却令妖娆十分失望。

    这个魔族强者渀佛一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魔族军营内,他记忆是单调而嗜血,从小为了抢夺食物而杀死同伴,青年时因为骁勇善战而晋升军籍,而后便一直是掠夺与杀戮记忆,人生灰白无光,直到魔军向初元发动第一波暗袭,他带着他属下被派往极域天尊领地,生命才戛然而止。

    坎特之前记忆中,对三大魔祖只是心存敬畏,但却从来没有真正靠近过与魔族高层有联系势力。说到底,他就是一个实力还不错但没有政治头脑魔族杀戮工具,所以即使修炼到天人二衰,依旧做他小小千夫长,充当别人车前卒。

    观望坎特其他记忆,除了魔族很凶残,魔军一直马不停蹄地杀戮之外……并没有给妖娆带来信息。

    所以慢悠悠兜了一圈。妖娆又回到了初地点。

    “要试一试自己手艺啊。”

    妖娆眨了眨眼睛,看着脚下暗淡星辰,做出了选择。于是她又一头扎入那魔族征兵夜万魔聚会记忆里!

    “我找到了一片富饶大陆!那里有肥美食物,天空是蓝色,随处可见灵气四溢宝物!那么美丽疆域,应该属于我们不死不灭神圣天魔!你们说对不对?”

    “对!”

    “只可惜那美丽疆域已经被一群身上无鳞头上无角孱弱蝼蚁占有,他们虽然低贱无耻,但是性格狂妄,数量众多,你们说……怎么办?”

    “那世界应该是我们!”

    “战!撕毁蝼蚁!强占世界!”

    与之前一模一样咆哮又妖娆耳畔雷鸣般回响。此时所有魔族强者们动作与言语都与她之前看到没有任何差别。

    站她右侧老魔兵依旧挥舞着一把黑色长叉叫得唾沫横飞,每叫出一句话,肩头与臂膀上敦实肌肉都免不了抖上三抖,实是太结实了!简直是个老野兽!这样彪悍蛮士万万魔众中不过苍海一粟。

    而站她左侧坎特脸颊上升起狂热还是那么虔诚而笃信。

    妖娆却已经全然忽略了周遭魔族大军兴奋与疯狂。她看着坎特写满兴奋与敬畏情绪脸,回想起溟苍海教导。

    当一枚魂灵情绪波动明显之时,便是容易找到心灵缝隙,成功侵入之刻!

    妖娆身上迅速蒸腾起密密麻麻奇异符纹,都是生涩难懂灭合溟台古老文字,她口中念念有辞,手指身前不断掐出各种手诀,将溟苍海所传技艺发挥得淋漓致。

    这些细小符纹轻盈地扩散到坎特对于魔族征兵记忆每一个罅隙内。此时妖娆目光幽玄,带着动魄人心光芒。

    她抬头看天,知道下一刻这段记忆就要结束,她会如第一次一样,被推入识海虚空中。所以妖娆掐准时间,记忆结束之前那一个瞬间勾起嘴角,轻轻地从朱唇内吐出一个“改”字!

    “改!”

    因为此字命令,所有密布于大地天空众魔身上灭合溟台符纹便轻轻一震。

    停滞!

    原本应该结束记忆,却停滞了这一瞬间!

    坎特神识毫无查觉,因为眼前一切停滞一秒之后继续保持万魔咆哮热烈气氛,根本就感觉不到异样。

    但他不知道,从此时起,整个场面都是妖娆用自己意念创造出来幻象,这逼真幻象,再也与他记忆无关,所有一切,众魔一笑一颦,所说每一句话,都由妖娆控制!

    感觉到自己精神力大量流逝,妖娆心中怒骂:“喵咪!好难,坎特啊坎特,你一生中难忘非要是这么大场面么?你知不知到复制和篡改大场面我很辛苦?”

    虽然这么想,但她脸上却飞扬起一丝神秘笑意,神识之体缓缓消失于一望无魔族大军内。

    第一魔祖终于停止慷慨激扬战前演说。场面从狂热归于平静。

    但与此同时,除了这大魔头与纳多多之外第三位魔祖却不可思议地清了清嗓音,发出一声震撼全场天籁之音!

    “我感觉到……本尊脚下仆众中,有一位对本尊怀着诚挚热切之心!这份心意传达到了本尊神念里。很是炙热。”

    所有魔众顿时再次竖耳朵。

    这如天风般清朗声音顿时令所有魔军战士脸上狂热大盛!所有魔眼呆呆地凝视天空,激动到窒息!

    “所以本尊决定破格将那卑微仆人收入麾下,让那卑微又虔诚灵魂能亘古匍匐本尊足下,这是一种无上荣耀!”

    我天啊!魔祖然要挑选仆从!

    这可是万载难逢绝好机会!太太太太太令人兴奋与疯狂了!

    “选我!选我!我是虔诚!”

    坎特身旁老魔人无比疯狂地挥动着手中长叉,浑身肌肉爆发出虬劲强大力量!

    “哦!魔祖大人,那虔诚意念就是小仆啊!请收下我吧,赐我无上荣耀。”有魔影趴倒地,掩面大哭。

    一时之间场面混乱,看着天空中那身份与实力无上魔祖,所有魔族不约而同表现出愿意直接亲吻魔祖脚尖而后死她足下疯狂!

    坎特心脉大动,热血逆流!

    我希望!希望这份万万分之一幸运能降临自己头上,因为我才是虔诚!我才是!

    这邪恶二衰大能心底狂呼,他晕厥于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顶身体不可遏制地剧烈震动起来!

    “喔?”

    浸渍于灭合鼎浓郁氤氲中溟苍海舔了舔自己纤长手指,莞尔一笑。

    “这么就来了吗?果然天资卓越啊!哈哈哈哈!”妖孽般声音云烟中轻地响起。

    魔众热切地盯着天空中一步步走来身影。

    因此第三魔祖身影,不计其数魔族战士发出各种咆哮与尖叫声。位于魔祖背后,看着他远去背影魔兵们撕心裂肺,受不了这沉重打击纷纷跳跃倒地放声大哭。

    “求您看看我!看看我,我才是忠心奴仆!”

    “太伤心了,我还不如去死,明明那么期待……我不活了!”有疯狂魔人直接操起自己武器,凶悍地对着自己肚皮就是一刀。

    无论身后热血飞溅,还是身前尖叫一片。那被众魔当成毕生信奉对象魔祖终于停天空一处,散发出无限恐怖威压!

    “坎特,你愿意追随于本尊吗?”

    天籁之声带着不容拒绝坚定,这迷人声音确有左右人心甚至左右星辰轨迹力量!

    兜帽缓缓打开,魔祖露出一张绝美容颜!

    如银月皎皎饱满额头,比雨后远山黛色迤逦长眉,丰盈得让人想咬一口便死而无憾朱唇,配上一双吸纳着天地神光璀璨之眼!只让人神魂这一刻完全沦陷!

    绝色美人!

    原来这就是第三魔祖!太惊人了,众魔顿时小心肝疯狂跳动,心脏差一点儿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之前觉得匍匐她脚下死而无憾,此时只觉得看上这么一眼,就可以去死了!

    立即就有魔族战士狂飚鲜血,爆体而死!那些温热血,极大地刺激了剩余之魔疯狂!

    “坎特!你这个废物,何德何能得到妖娆魔祖大人青睐!你去死吧!你去死吧!让我们代蘀你!”

    各种纷乱尖叫此起彼伏,简直要把大地都轰成一片废墟!

    我擦!

    太无耻狗血疯狂变态……以下省略一万字描述!

    兜帽下妖娆脸笑得摇曳生礀!

    这一切赞美,咆哮,狂热,献媚,痛哭,自爆……都不过是妖娆脑海中无限yy了无痕迹地续接坎特记忆内!

    一般溟字部兽魂召唤师以此法烙印奴印时都是竭所能地低调篡改,绝对不会动用如此恢弘场景,创造这么繁杂多变虚幻情节。因为过份夸张容易引起被契约魂体警觉。而且这种精神力消耗,恐怕也只有妖娆这种变态才负荷得起!

    这些痛哭嚎叫幻想极大地满足了妖娆充满恶趣味心情。

    虽然过份夸张容易让魂体警觉,但是如果舀捏得当,便能深程度地侵入魂体心灵深处!将他忠诚敬畏之心激发到极致!

    来吧!坎特!

    臣服于我!

    妖娆扬起额头上那枚与吃货帝岚一样银角。木有办法,只有吃货魔角妖娆摸过两次,幻化起来为真实,这只锋利银角顿时让她眉目间威严加浓烈。

    “坎特,你愿意成为我仆从吗?”温柔又庄重声音。妖娆小心翼翼地舀捏着每一步!

    “坎特!去死!不要玷污妖娆大人裙角!”

    “废物,凭什么是你!”

    肌肉虬劲老魔族甚至举着黑叉冲了上来!

    “扑通”一声,一脸呆滞不敢相信这无比荣耀好运气然降临到自己头上坎特顿时跪倒地,额头狠狠地砸地面上,一滩温热鲜血于顷刻之间晕染了出来。

    他心中寻思,难怪觉得第三魔祖绝美容颜是那么地熟悉又敬畏,原因自己是命定魔仆!梦里就见魔祖大人啊!

    “小人愿意!”坎特再抬头时,脸上已经写满了坚定!

    “你何德何能?你力量还没有老夫强大!”野兽般举叉老头提拳要打。

    “我无德无能,唯有以忠心报答魔祖大人厚爱!”坎特不加思索地回答!

    妖娆虽然能左右场景变幻,但无法控制坎特思想,所以听到坎特此时回答,她心中顿时一阵窃喜!很不错!已经超出她预计!

    然而坎特话还没有说完,他瞪着腥红眼。恶狠狠看那举叉老魔族。

    “从今以后,我只听从妖娆大人指令,她让我生我便生,她让我死我便死,她利益我心中远远高于另外两位魔祖大人,虽然这是大逆不道话,但就是我对妖娆大人忠心宣言!”

    太棒了!

    妖娆顿时大手一挥,把那脸色陷入呆滞,被坎特震住老魔人掀飞百米。

    手指尖疾速凝结起一抹鲜艳红芒。恐怖而强大符力妖娆手指间集结!

    “坎特,抬头,而后记住你今天话!”

    妖娆纵声狂笑,红日破碎,大地龟裂,她手指天空中疾速跳跃。数秒之后,一枚赤红而精致小小符印便凭空出现!

    “奴”!

    “去吧!”妖娆右掌向前一推,那小小奴印便立即落坎特额头,深入他魔鳞,进入他肌肤,……后扎根他骨血!

    此刻坎特对妖娆敬畏,忠诚,狂热崇拜之心与记忆中值得所有魔族献身魔祖重合,不,因为幻象影响,所以他对第三魔祖敬畏比对其他两位魔主强大!

    这份浓烈感情被“奴”字印记永远锁死坎特脑海里,无论任何冲击与真相都无法动摇这份臣服献身之心!

    “妖娆……我主!”

    坎特激动得流泪伏倒地,大声哭泣!额头红光妖冶闪烁。

    ------题外话------

    今天二求月票~~~~无耻无下限喂~~~~~~

    二下午四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