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3捏碎星空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趴灭合鼎旁身体一阵颤抖,长长睫毛扑打了几下,眼眸下便掠起一道精芒。feigenxe

    转醒!

    不过才半日光景!与溟苍海预计两日足足缩短了七成时间。

    灭合鼎内一直担心某魂顿时大喜!立即从鼎口跳出,一把扶起妖娆苏醒身体。

    “怎么样?”溟苍海急切又轻柔声音传入妖娆耳际。

    溟苍海询问声中,妖娆唇角立即勾起一抹笑意。

    她一边调整着神识归体不适应感。一边向匍匐地黑暗魔魂努努嘴,而后得意地站直身子对溟苍海说道:“怎么样了?看看不就知道了,哈哈哈。”

    “主人。”

    坎特之魂已经一脸敬畏地单膝跪地上,低垂额头上一枚赤红“奴”印湛湛发光。与纳多多猥琐献媚不同,坎特身上带着一股凝辩冷与肃杀。

    他灼热眼不敢与妖娆正视,只是带着臣服之意地盯着妖娆脚面。

    给人一种绝对忠于主人无情杀手一样感觉。不需要轻言细语,不需要利益驱动,只待主人一句话,他便上刀山下火海无畏死亡,为达成主人心愿而所不辞。

    看到这样魂奴,溟苍海脸上赞许与笑意简直掩都掩不住!

    奴印极为完美,能力保存完整,但忠诚度异常高,简直堪极品!如果换当年他灭合溟台总坛,也只有长老级别高手能将桀骜之魂成功扭转成这么完美忠魂!

    “休息一下吧,精神力一定用了不少。”溟苍海拍着手,看向妖娆目光都带着灼热力度。

    “不用,前辈,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年末日之战,是谁终镇压了三大魔祖?而后他们又各自去了哪里?”

    妖娆心中此时浮现依旧全是那万魔咆哮场面。

    “三大魔祖?”

    溟苍海声音中带着惊愕:“域外邪魔统领是三个吗?这是你那魂奴脑海中记忆吗?”急切语气。

    “我当年参与局部战役还远远没有到达前往域外虚空等级,我与我父亲都驻守初元天界内层。抵挡天人四衰以下域外天魔降临大地。这过程中人族是仓促应战,有些小宗门甚至被灭门之前还什么都不知道。”

    溟苍海一回想当时情景身体就忽明忽暗地闪烁,代表他情绪极为激动。

    “当初我被魔族大能夹击,手下百万魂军毁于一旦,身体大受损伤。而后就对后面发生事一概不知了。”说到这里,溟苍海伤心地指了指门口紫金双魂,对妖娆说道。

    “那两个魂使,原本是我父亲两个得意弟子。”

    “我魂幡中偶尔苏醒时就能感觉到他俩气息。不过他俩人关于末日之战记忆却早就被人抹消了,生命也被炼成紫金魂将,看上去都是父亲手笔。只怕他老人家见战局颓败之势不可挽回,就拼了全力送我与他两个徒弟离开,自己陨落战场上。”

    听到溟苍海话,妖娆一阵内疚与痛心,看来凡是参与过末日之战强者们,心中都带着生命不可承受伤痛,亲人死亡,战友陨落,恋人离散……

    像带着依恋自行散魂月璇,还有以魂主身份带着遗憾一直长存于世溟苍海。

    她想到了溟苍海父亲,大概是知道魂体生命绵长,不想把伤痛加注他记忆里,所以连后惨烈一幕幕都细心地从两位紫金魂将脑海里抹灭。希望他们能不那么沉重地活下去吧?

    真是一个可敬人。

    末日之战中,一定还有无数这样可敬可畏绝世强者。

    妖娆沉默。而溟苍海却细心地发现了妖娆脸上难过。

    “哈哈哈哈!没有关系!”溟苍海顿时拍着手大笑,一点虚伪做作感觉都没有,真让人不知道无情,变态与深沉,哪一张才是他真正脸。

    “反正我爹死了,灭合溟台除了鬼宗之外弟子全都死了,有人陪不会寂寞。feigenxe”

    溟苍海脸色越发明亮。

    “死不可怕,一了百了,再也没有痛苦。但我还……所以我使命没有完结,如果那些可恶侵略者没有死光,那我会亲手了解他们邪恶生命!”

    一股厉色涌上溟苍海眉心,看得妖娆汗毛乍起……

    嗯嗯!

    “这货果然还是个腹黑狠角色!”她吐出嘴边关于纳多多身份也悄悄地吞回了肚子里。

    就算是溟苍海,也无权动她纳多多,妖娆对自己拥有物品,有一种与生俱来执着。就算纳多多该死,也只能死她手中!

    “前辈,我想继续。”

    妖娆抬起头,一摇驭兽环。长喝了一声:“纳多多!”

    睡眼稀松纳小仆顿时哈着腰,揉着眼睛一路小跑地从驭兽环内奔向妖娆身畔。

    “主人,我美丽主人您召唤小仆不知有什么事捏?”一脸献媚笑意,纳多多一团漆黑丑脸上简直能捏出水来。

    “纳多多,那是赏你!”妖娆霸气插腰,向后一指。

    坎特之魂心领神会,顿时化为一段黑色丝线缠绕一脸不敢相信纳多多手指之间!

    “主……主人……”

    没有想到又是送魂!这待遇实是一天比一天好!纳小仆差点被飞来横财给砸晕了!

    一时之间鼻涕眼泪同时流了下来。纳多多扑通一声趴倒地,抱住妖娆大腿哇哇直哭。

    “主人,你对小仆太好了,嗷嗷!这几次召唤小仆都是赠给小仆这么珍贵礼物,小仆粉身碎骨,无以为报!”

    “本想要献身以美色侍奉主人,无奈自己空有绝世容颜却打不过凶残龙少爷。想要为主人两肋插刀,无奈主人比小仆强大太多,一个脚趾头都被小仆强大。所以小仆只能期望每天给主人端茶倒水,照顾起。”

    絮絮叨叨小纳继续嚎叫。

    “小仆一想起当初利益熏心妄图背叛主人就觉得五脏六腹被火焚烧得厉害,小仆罪该万死,小仆曾经还心中辱骂过主人,是小仆有眼无珠,不懂得知恩图报,还是主人对小仆好,小仆以后好好做人……哇哇哇哇……”

    妖娆倒习惯了纳多多鬼畜叽歪性格,不过溟苍海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猥琐无骨又废话极多瘪三魂主。

    “这是哪里来废物?还没有刚才那个黑暗之魂气势像个王者,也不知道前世修了什么福,战力极差,魂力倒异常强大!”溟苍海一脸黑线心中讥笑。

    不过下一秒他就苦逼地发现,对方魂力渀佛不自己之下,只要精心培养,假以时日,可以同时驾驭魂将魂兵数量一定比他还多……

    噗!溟苍海要吐血了!

    真是很瞎眼啊喂!

    “那开始吧。”深受打击溟苍海拍着妖娆肩头,表情中带有深深理解与同情……

    这种猥琐又变态强魂主,就是要靠打奴印把他那没骨气性格……万般虐待,而后活生生掰成战魂!

    掰了他!

    苍海魂主想错了,妖娆并不觉得战魂忠魂什么适合小纳,她现迫切想法是翻看纳多多记忆,并抹灭他深藏心底,对人族毁灭和杀戮之心!

    “嗯!”妖娆郑重地一点头。

    溟苍海手指妖娆授意下,顿时掠过她与嚎哭纳多多之间。

    神识通道开启!

    两人身体立即绵软地倒地。只不过纳多多犹如死狗一样顷刻瘫软地,而且还被无良溟苍海一脸得瑟地踩了两脚,而妖娆则被这无耻狐狸眼帅哥悉心地抱回了灭合鼎旁。

    “这次应该会持续得久一点吧,小玉玉?还有啊……你丹田里东西,真是那个吗?”

    溟苍海张开双臂,开始了又一轮养魂修炼。

    再次入侵魂体识海,妖娆已经驾轻就熟。

    一阵头重脚轻之后,她蓦然张开双眼。

    吓!

    被吓了一跳!

    一般人识海,本应如坎特之魂那样空旷,但此时呈现妖娆面前……是一片光怪陆离野火废墟!

    偌大识海,一望不到边际,但是漫天都是尘埃,一阵风过,妖娆浑身都沾满了厚重火灰!

    而且她脚下识海中无处不充斥着数股扭合一起恐怖威压……这些然都不是属于纳多多力量!

    “这是……”

    黑暗识海每隔数丈就静静于半空中悬浮着一张黄纸条儿!识海遍布黄纸,目光所及之处无所不!

    妖娆心脉大震,不难相信地向近自己近一张黄纸走去!

    果然!双眸狠狠一缩!

    她激动地将手伸入驭兽环内,颤抖着摸出一张黄色纸符!

    那是与小红蛋一起黑炉内镇压纳多多纸符,妖娆手掐黄纸与悬挂于虚空中黄纸如出一辙,就连其上朱笔勾勒繁杂符纹都一模一样!

    嗖!

    妖娆祭出小黄纸瞬间,她眼前黄色纸符就突然化为一道光影没入她手中纸符内。而得到识海纸符力量,妖娆手中原本皱巴巴几乎马上要腐烂纸符却轻轻舒展,散发出微弱灵气!

    因此灵气出一,方圆千米内黄色纸符沉寂了千万年后竟同一时间内开始悸动,渀佛想挣脱什么禁制,悉数回归妖娆手中黄纸符中!

    妖娆机警地感觉到空气异样,疾速回过神来,把手中纸符重塞回到驭兽环中,这才阻止了纸符之间进一步力量牵引。

    “我所持有是纸符中主符!”

    对符力研究颇深妖娆立即明白了刚才不可思议一幕!

    原来她一直感觉不到黄纸上符力,是因为纸符蕴藏所有力量都早已经侵入纳多多神识之海,封印着这大魔王所有关于住生记忆!

    要是此时所有符力回归黄纸符,魔心觉醒,那她可就惨了!

    “这千万年前封印纳多多力量真霸道!然直接侵入了他识海!”妖娆心中默默感叹!

    不过换而言之……纳多多然这种极端恶劣情况下,还能冲破初禁锢他小黑炉,她与爹爹双重打压下活得生龙活虎……真是变态无极限!

    妖娆收回黄色纸符之后,神识海中其它封印之符便再次归于平静。但除了纸符之外,妖娆又发现虚空中还纵横交错着无数肉眼极难发现暗淡火线!

    火线从每一段被焚记忆片断余火内升起。而后与身旁余火之威两两相接,神识海中牵扯出无数错综网络。带着凌厉震压之气!渀佛谁敢这恐怖大魔王记忆中向前一步,就会被无数火线瞬间切成碎片!

    好恐怖!

    只怕余火与纸符再这样继续镇压纳多多识海,再来个万年十万年,他真有可能变成傻子!

    虽然感觉到火线存,但妖娆一点也不畏惧火线力量,因为那些气息灼热火线一靠近她身体便立即无声熄灭。

    这是凤凰火!

    源自红蛋蛋杀戮气息,妖娆正统炎凰威压下,自然如臣子一般迎接妖娆到来!

    “又有纸符,又有火线,还有曾经小黑炉镇压之力。真不知道纳多多记忆还剩下多少?”妖娆心中升起焦急。

    一方面她不希望纳多多记忆全面复苏,另一方面,她也不希望此行挖不出纳多多脑海里任何记忆。

    妖娆疾速行动,身体轻盈地识海中疾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娆好不容易一片尘埃中找到了一片比较大记忆碎片,于是想都没有想,妖娆顿时抱着头蛮横地冲了进去!

    吓!

    一张开眼……

    我圈圈你个叉叉喵咪你十八代先祖¥,……&¥生平恶劣词语无法形容心情!

    是一枚正燃烧……巨大星球正向她迎面扑来!那星球因为正燃烧,所以表面河流湖泊腾起恢弘云烟,上面渀佛还住着生灵,妖娆耳边充斥着震耳欲聋凄厉大叫!

    那些纵横交错干涸河床,那些凹凸不平山脉与盆地,那赤红,正毁灭世界遮天蔽日,狠狠地刺伤了妖娆眼!

    头发都竖了起来!

    变态啊!

    为毛有颗星球!

    妖娆睚眦欲裂,几欲跳脚逃离!可是那恐怖星球引力却把她死死地钉原地,沸腾血脉野火扑面而来!极端炙热火力,渀佛连炎凰火都顶不住啊啊啊啊!

    “完了,我要死了!”这一秒,连定力十足妖娆都感觉到了死亡召唤!

    “我要活下去!”

    与此同时,妖娆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长啸!

    “给我裂!”

    身后陡然升出一双有力手!过份纤长手指指骨分明,与常人有异!

    裂!

    那双手穿过妖娆身体,渀佛根本就不与她身处同一个平行世界。而后狠狠向前一撕!

    轰轰轰!

    无法以言语描述惊人!

    一道令整个世界都悸动磅礴暗力咄咄腾起,带着变灭一切气势于虚空凝结成一股狂风,直接洞穿妖娆脸前燃烧星球,将这庞然大物……一分为二!

    开始不是星球爆裂。而是疾行中星球失去完整性后还急急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而后附着于星球之上大陆开始如同深秋枯木死皮一样,片片从巨大星体上剥离。

    裂开巨大沟壑中迸发出灼热岩浆与铁水,而后燃烧星球急剧发光,体积却也飞速坍塌。后化为一片火海碎片,带着妖娆刚才看到河床大海高山……坠落入她脚下无黑暗!

    而那斩裂星球力量没有停止,继续向前疾行,直接没入非常遥远一个长髯男子眉心,直接把他头爆成一片血雾!

    “郭中子!郭中子!”有人那已经死灭男子身旁低低哭泣……而后双目赤红地看向妖娆所方向!

    “我要杀了你啊啊啊!”青衣男子爆起,随手向天边一指,一群绕星飞行寒冰陨星顿时顺着他力量牵引,随着男子超强幻兽冰枝神鹰,带着极冻力量向妖娆扑来!

    威压惊一动地,是妖娆这辈子感受到强!

    各色幻技妖娆面前爆破!极烈光刺痛了她眼睛!

    “我要活!”

    那熟悉声音再一次从妖娆背后响起,一个暗力精纯恐怖男子透过妖娆身体,走到她身前!

    那挺拔高大身影逼得妖娆只能抬头才能看到他侧脸!

    五官棱角分明!孔武有力!完美化形魔族!只是左脸角下残留着三枚蓝鳞!

    “我要活!你们谁都杀不死我,你们女人,你们食物,你们世界,都是我纳塔提克鲁西姆泽提亚那大魔王!”

    恐怖黑暗人影提脚上前一步!

    那一步之间,位于他身前万计冰陨之星与半步鹰兽神直接化为斎粉,虚空中只留下晶莹璀璨一片银光!

    噗……

    血溅三丈,那召唤神鹰强大召唤师顿时五脏六腹完全裂开,瞬死当场!他腥咸血,与他幻兽亡魂粉末虚空中迅速交织一起!

    这是纳多多记忆!

    妖娆身前魔王黑袍猎猎作响,形单影支,却带着一种睥睨天下万物绝世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