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6:瞎子亚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很低级殴打,皮开肉绽,鲜血飞溅。

    被群殴小小少年只发出几声沉闷哼哼声脖子就歪到了一旁。

    黑石小道旁,还有一个衣衫褴褛老魔族正用一只骨器吹奏着苍凉歌曲。让人想起黄沙,落日,还有一切萧索场景。仿佛眼前发生事,还不如一只曲子值得注目。

    成年魔族从此地过身,连看也未看一眼。

    妖娆站一旁不知道这记忆为什么让她看到这样一幕?

    虽然之前看到末日之战让她心中对魔族怒火达到巅峰,但是看到众少年脚下小小魔族,她心中还是有些不忍。是犯了什么错,才让这群暴徒们几乎把一个那么孱弱小家伙打到断气?

    妖娆下意识地走上前,对着那带头恶徒就是踢了一脚!

    不用想……她飞腿又穿越了魔族无赖少年身体,完全不起作用。恶徒继续毫不留情地殴打。

    “魔族果然是凶残种族!”

    妖娆心底暗道,周围过身成年魔族冷漠脸只叫她心寒,难怪魔族各个都是残暴而没有血性家伙,就算是对待同族,也如此无情。

    一阵痛扁,六七个恶徒仿佛终于出了一口气。

    “死了吧?”

    为首黑鳞少年踏着小小魔族脸,将他一脚踩到沙地里。

    “真没有意思,老子还没有打几下就死了,真是懦弱!呸!”

    淬了一口口水地,黑鳞少年带着一群小弟扬长而去。

    与初元世界恶霸们总因为利益与美色欺凌弱小不同,魔族世界打斗直接果断!没有从小小魔族身上掠夺什么,也没有报复意味,就是单纯恃强凌弱,想打就打而已。

    “死了吗?”

    妖娆看着被按入沙地小小魔族,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一种繁杂感觉。

    “算了,死了也好,至少长大后不会去参加入侵初元末日之战。你……安息。”

    低头又看了一眼地上尸体。妖娆还是决定离开此地,她打算跟着那些扬长而去魔族恶徒一看究竟。

    总要跟着谁吧?不然她怎么知道段记忆里等待她观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段记忆太诡异了,妖娆一边跟着耀武扬威七位魔族少年一边暗自狐疑。

    她坎特记忆中是绝对无法靠近坎特目光之外场景,但这片记忆中,她仿佛是真实地来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想走便走,想停就停,不受任何束缚,她甚至……不知这记忆是不是源自纳多多本人!

    坑爹啊!

    “我应该找些什么东西?”

    妖娆已经挂了一头黑线。不怕不好找,就怕连自己想找什么都不知道!

    就妖娆不知应该如何是好时候,她右前向一栋沙包平房破烂木门突然打开!

    “咯吱”一声门响,从那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房子”沙包中顿时飞出一个“球”!

    咚!

    绿色球狠狠地砸落地,与地面接触地方简直还立即渗出血来!

    “滚吧!”

    沙房内传出一声粗犷吼叫。

    这吼声中,地上“球”蠕动了一下,而后露出一枚小小头!

    妖娆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把自己身体蜷缩成球状绿鳞魔族幼童!黑豆豆样小眼睛正望着门内,眸底闪着惊恐光。看样子比刚才被打死那个年纪还小。

    “怎么又是欺负小孩啊?”妖娆顿时蹙眉。“魔族真是个变态种族!怎么这样都不灭族?”这个问题还真是让妖娆百思不得其解。

    扑通!

    然而被狠狠丢出绿鳞幼魔却突然跪倒地,用力地那破烂沙门口磕了个特别响头。

    “爹,我走了,我我……我一定会强壮地活到成年,然后带着鲜肉美食回来找你!”魔族幼童奶声奶气声音传入妖娆耳内。

    喷!

    妖娆狂喷!

    这这这这这……这是老子把牙还没有长齐儿子赶出家门,不让他再回家吗?太残暴了!对儿子都如此凶残,这是什么习俗?魔族都是疯子吗?

    “不用回来了,滚吧!”

    房内依旧是粗声粗气吼叫,仿佛还拍桌子!

    “等你成年,哼!鬼知道你这呆头呆脑臭小子能不能成年?只怕你成年,老子早就死了!”

    “过几天老子也要离开这里,这是你我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你自己看着办,活着死了都与老子无关!该死小畜生早就应该滚了,拖累老子这么多年!”不带停顿唾骂。

    好无情魔爹,妖娆顿时气得浑身颤抖。  .H  n H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真他丫不是东西!既然觉得拖累,那为什么还要生?这种不负责爹,不要也罢!

    “嗯……”

    绿鳞幼童没有反抗勇气,只是低低地哽咽了一声。然后低着头,迈着短短小腿,背着把小弓,一个人胆怯地向远方走去。

    青绿身影黄沙里飘摇,显得分外可怜!

    就算他是魔族,妖娆都看不下去了。

    只不过……沙包房子内沉默了良久,就这小小魔童即将消失于黄沙中之际,出人意料地,又传出一声沙哑声音……

    “儿……子呀,天冷记得加衣服。”

    还是那无情狠爹说话,但沙哑声音中述出了浓烈感情。

    “嗯……”

    绿鳞幼童憋眼眶里泪水终于无法遏制地流了下来。

    “爹,你也是!”用力地大喊。

    一股坚韧不拔气息陡然从那小小魔族身上腾起!

    “我已经成年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爹爹教我猎杀之道,我会记心上!我会长大,然后让爹爹骄傲,无论那时爹爹哪,一定会听到我名字!”

    魔族幼童脚步没有停顿,但踌躇畏惧脚步却因为沙包房内后一句话突然变得坚定不凡!

    妖娆瞠目结舌目光中,那不过半米高魔族小童握着弓箭,脚下生风地冲入风沙中,那矫健魔影犹如娴熟猎者!

    “哟!赫老鬼儿子也独立了,趁他是个稚儿,我们去打他一顿!”妖娆跟随黑鳞无赖又招呼着自己一干兄弟们,灭哈哈地狂笑着向远方冲去。

    恶徒那不加遮掩大嗓门直接传到了沙包房子里,不一会儿,沙包房内便走出一位雄壮成年魔族!

    他那绿鳞密布身体足足有妖娆两倍高,脸与左臂已经褪鳞生肌,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极强大魔族高手!站妖娆面前直接遮挡了天空洒落阳光。眺望着一群地痞奔向自己儿子,这肌肉健壮如山魔族高手直接捏碎了手中铁棒,但他风中矗立了许久,还是咬咬牙又回到了沙包房内。

    昏暗房间内只传出一声坚定而痛苦声音。

    “我儿子,是战士!”

    太惊人了!四岁就成年战士!

    糟糕!

    妖娆顿时一拍大腿,飞也般地调头就跑!

    这诡异魔族世界简直无法用常理来思考!四岁被逐出家门自谋生路,年幼时必需受强大者群殴凌辱……这比野兽还残忍杀戮之道,然是魔族生存法则!

    像狼一样养大孩子!成年后将比狼凶残!

    那么初被按入沙地小小魔族,一定也没有那么容易死!

    妖娆疾速回奔,她可不想跟错了关键人物!

    还好妖娆脚程,不消片刻就回到自己初张开眼看到打斗那个街头!那青鳞小魔族果然正从地上爬起来,被踩断手也被他以破布胡乱缠了几圈挂胸前。

    “亚姆!亚姆!我们走了!”

    青鳞魔族幼童抹了一把脸上血,兴高采烈地向街尾冲去,一把抱住那刚才一脸平静看他被殴吹笛老魔族。看来吹笛老人叫亚姆。

    “痛不痛。”老魔族这才放下手中骨笛,伸出颤巍巍手摸了摸魔族小童头顶。

    我靠!原来他们是认识!还是一伙!有木有这么淡定看自己同伴被打得皮开肉绽?有没有被群P了还这么天真活泼?

    妖娆直接风中凌乱!

    “不痛!”青鳞小童吸了吸挂自己唇上两条分明鼻血长河,用那没有折断手把自己小胸脯拍得砰砰直响。

    “为什么不还手,你打不过黑皮,剩下六个总能抵挡几拳吧?我听到里面有妖女声音,你有没有摸几把胸?那屁股抖动声音也很诱惑呢!”老魔族抬起头,瞪着他那雾白色盲眼嘎嘎嘎嘎地猥琐笑了起来!

    原来他是个孱弱老瞎子!

    老魔族与青鳞小童对话简直让妖娆睚眦欲裂!

    这是……正常有智慧生物体之间交流吗?

    “摸了摸了!”青鳞魔童蹲老瞎子身旁也嘎嘎地猥琐笑了起来!“手感那叫一个不错!是个大美人,可惜亚姆你看不到,就是因为多摸了几下,所以她才踹得我屁股好痛!”

    看到这猥琐笑,妖娆顿时一阵恶寒……

    纳多多!

    虽然气息与声线完全不同,就连两次看到魔鳞色泽也不一样,但那一脸邪笑给人感觉……不会错!

    “纳塔提,要感谢给予你痛苦人,是他们磨砺你身体,强韧你精神,让你面对任何困难与绝境,有力量活下去!”

    诡异逻辑!

    老瞎子慈祥地将手放小魔童头顶上,这动作给妖娆一种荒诞感觉。仿佛是堪破天道之人,对后辈提点与开化!

    但那老魔人看上去年纪颇大,身上赤红魔鳞都暗淡发灰,一股死气萦绕身旁,看上去大限到,再加上他浑身无一处有鳞甲化肌之形,实力孱弱到还不如刚才那几个打人恶徒!

    妖娆撕心裂肺,感觉自己肺叶都裂成一块块,能从嘴里呕出来。

    窥视这记忆中三两件事。她已经完全明白,刚才打架那群黑皮魔族,并算不上是魔族世界恶霸无赖,他们只是这邪恶世界中平凡普通魔族少年。大千世界,无论是哪伙少年,都会对幼小纳多多拳打脚踢。因为他是一个需要磨砺战士……

    妖娆一阵沉默,心尖却不由自主地颤抖。

    好恐怖种族!

    四岁便逐出家门,接受这个世界严酷拷问!死便死,但只要活下去,必定是万里挑一强者!

    不是没有父子兄弟之情,只是严苛才是这些感情极致体现。所以古魔年幼时候死亡率极高,但成年……都是恐怖存!比初元现世存魔族要彪悍太多!

    原来不死不灭之体就是这样打出来!妖娆眼底流过一道精芒,难怪纳多多那贱骨头越打越兴奋!

    看着幼年纳多多身影,妖娆有一种冲动立即上前撕裂他后记忆,抹杀他所有存感冲动。但他那纯真中带着小猥琐笑脸,又让妖娆脚步变得迟疑。

    “算了,他今天受了伤,而且太小了。我再等等。”妖娆捏着拳头,脚步收敛于后一步。

    “嗯!我感谢黑皮!”小纳多多老瞎子眼前乖巧地点着头。“我纳塔提以后用自己铁拳好好感谢他!”某人得瑟地挥着自己断臂,咔嚓一声,刚接好骨头再一次崩裂开来。顿时痛得他直皱眉。

    不过小纳多多还是得意地从他那脏兮兮腰带中抠出一团看不出是什么东西黑团子。

    此物一拿出来,亚姆老瞎子顿时耸动鼻尖,张大嘴巴,口水从嘴角掉了出来。

    “纳塔提……你……你……”老瞎子不可思议地直叫。

    “哼!”小纳多多傲娇地挺起胸脯,得意地吸着鼻血。“黑皮那货,说我帮他们拦截十头黑石幼兽就分我半块黑肉,太无耻了!要遇上十头兽我才有吃,那这么多天卖苦力,我还不得饿死?所以他们把黑石幼兽赶到我这边时候我就独吞了,那些家伙们还以我把到手鲜肉给放跑了,哈哈哈哈!”

    小纳多多一边狂笑一边将手中那漆黑恶心食物一分为二,将大那块塞到老瞎子手里。

    “亚姆,分你一小块,吃了之后至少五天不会肚子饿!”很仗义声音。

    妖娆越听越疑惑,难道那脏兮兮食物就是魔族口粮?还有了……这到底是一个多么贫瘠边陲小城?为什么众魔都穷困得寻找食物?太原始落魄了吧!

    老瞎子也不推脱,仰起大嘴咕唧一下,那块半个巴掌小肉片就落到了他血盆大口里。

    “纳塔提啊……”吃完肉之后老瞎子满意地吧扎嘴。有些内疚地说:“你不应该选择与我同行,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战力瞎子,即不能教授你战斗知识,也无法捕猎。其实以你天赋,能找到好引路者。”

    “不要,不要嘛!我就是喜欢亚姆!”小纳多多顿时撅着屁股抱着老瞎子手蹭蹭。脸上都是依赖。“我喜欢听亚姆讲故事。”

    看上去被父母赶出家门,离家独自远行小纳多多瞎子亚姆身上找到了慰藉。

    “哈哈哈哈!”老瞎子张开狰狞嘴,露出森然白牙。这老瞎子按着小纳多多肩头,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

    “纳塔提呀,故事虽然好听,但不能强健你身体,亚姆是一个懦弱魔,没有变强心愿,因为老亚姆一生,都只想寻找传说中通天神柱,聆听神教诲。这会拖累你成为真正战士时机,你是一个很不错小家伙。”

    大手拍着小纳多多头。

    “别像拍小孩那样拍我!”小纳多多顿时一脸狰狞地甩开老瞎子手。“我已经是战士了!我不是亚姆跟屁虫!我是保护孱弱无能老亚姆一位强壮战士!守护他完成他梦想,并流浪中不断磨砺自己爪牙!难到这样不比受别人保护厉害?我可是纳塔提大魔王!”

    喔?

    老瞎子顿时被纳多多话一震,脸上露出惊诧表情。大概是被这后辈嚣张性格中深藏无畏与坚定说服了。

    “好吧,我纳塔提大魔王,那老瞎子都听您。”亚姆呵呵地笑了起来。“请问魔王大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这……这……”小纳多多顿时又恢复了他胆怯声音。“这种小事,就由老亚姆来决定!”

    看来从小纳多多就有踢皮球潜质与极反应速度。

    早料到小纳塔提会这么说,老瞎子呵呵地指着前方。“我们现所克努基尔城,是一座北方大城,不要看那几个黑皮实力孱弱,这里可是有无数脸部化鳞生肌强者!这大城内,我们多停留几日,好好储备食物,然后继续向北,去荒沙中寻找通天神柱。”

    克努基尔……北方大城!

    妖娆只觉得自己智商这段不过数分钟记忆内已经完全降到了负数!

    她顿时憋着一口气,心中狐疑地御空而起!

    大城?不信!

    百米!千米……瞬间飙升万米!

    低头看,那些低矮沙包房她视线里不过都成了黑色小点点!

    但是……这点点阵,却给予了置身于万米高空中妖娆……无穷震撼!

    超级大城!

    即使置身万米,那辽阔点阵依旧版图偌大!从干涸河床到起伏沙丘,遍布着她刚才看到简陋沙房!没有任何装饰物,也没有任何高耸建筑,只是这密密麻麻沙房,与四周荒芜到极致万里黄沙相比,却也显出了那么一点繁华感觉。

    如果说到占地辽阔与人口密度……

    此城……确是极恢弘城!以它单调简陋,描述出一种诡异震撼!

    “这就是古魔世界?”布满沙尘风,吹得妖娆一阵迷离。她开始对纳多多这段年幼记忆越来越意。

    为何不见任何绿色植物?为何生产力如此低下?为何他们童年如狼?前所末有,妖娆产生了好奇。人族宿敌,到底是什么样一群生灵?

    “小玉玉!醒!”位于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内溟苍海疯狂嘶吼!道道青光从他身上激射而出没入妖娆身体!

    紫金双魂看到少主使用禁术唤魂,也明白了事情严重性!

    要是溟玉魑再不醒,只怕神识就要迷失被契约之魂主繁杂又凌乱记忆风暴内,往返轮回,再也回不来!

    纳多多七彩记忆碎片内。

    顷刻之间,天空中人影翻飞,妖娆再次轻盈地落老瞎子亚姆与小纳多多身旁。跟着他们近近地走着,不再迟疑。

    然而此地,被小纳多多牵着向前行走老瞎子脚步陡然一滞,对着小纳多多以他那特别声音缓缓问道:“纳塔提,是不是有人一直跟着我们?”

    小纳多多顿时狐疑地向身后观望,身后只有一脸默然过路魔族,并没有特别谁跟着谁。

    “亚姆,你听错了,没有人跟着呢。”小纳多多一脸嬉笑。

    “我听错了?老瞎子可是从来不会听错!”亚姆执拗地说道。

    小纳多多看老亚姆一本正经表情,立即扑哧一声笑出来,蛮横地拉扯着他手臂,敷衍地指着天空:“啊!是了,是了!魔族战神正天上守护我们啦!”

    此时小纳多多心情是轻松随意。

    但站老亚姆与小纳多多身后妖娆却突然石化原地,一股彻骨寒意迅速从脚底升上心脉!

    “怎么可能?”

    “魔族老瞎子说是我吗?”

    “我怎么会影响到记忆里人?”妖娆以侥幸心理安抚着自己悸动心。一定只是一个巧合,瞎子老了,或者吃了脏掉肉,所以耳朵才产生幻听。

    “真没有人?”老亚姆缓缓回过头来,雾白无瞳眼直直地盯着妖娆脸颊!那恐怖目光看得妖娆汗毛乍起!差点惊叫起来!

    他……他他他他他!他真看得到!

    “哈哈哈哈!跟着就跟着吧,好好看着!”老亚姆低低地呢喃了一声,露出森然牙。

    看到老亚姆与寻常不同,小纳多多也再次疑惑地回头看了看,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但是被老亚姆一吓,他也觉得仿佛又有第三个人,陪伴着他们旅程。这样……挺好!

    数到青光,本欲射向妖娆神识,却老瞎子无光眼神下,毫不被妖娆察觉地……无声震碎!

    咚!

    溟苍海跌落入灭合鼎内,陷入晕厥,元气大伤!

    ------题外话------

    马上赶火车回家了,今晚到家,明天章节可能晚发也可能不晚,具体看留言置顶哦亲爱们,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