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7:阴沟里翻船了

147:阴沟里翻船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时时刻刻堤防着那名为“亚姆”诡异老魔人,因为当时他那无神眸子曾给她强烈震撼!

    雾白眼白中传递出一种让她灵魂悸动力量。令她感觉到身体每一根经脉都被人看透,这是从来不曾发生事,即使面对常绿河或者上官紫痕天眼,她也未如此没有安全感,这很让她惶恐。

    不过接下来数天,亚姆与小纳多多自顾自地行走,并没有再提起有人窥视他们事。也并没有表示出有人他们身旁感觉。

    “这是个误会吧?!”

    妖娆只有这样安慰自己。看着眼前那走路都需要人搀扶老瞎子,她实是无法将他与“强者”二字联系一起!

    特别是看到老亚姆与小纳多多一起被人爆打时坑爹模样,妖娆简直想要喷血而死。

    一个老头与一个小鬼初到克努基尔城,不断上前找碴魔族恶徒总是层出不穷。比开始那欺负人“黑皮”拳头硬流氓多得是。只不过每当被群殴时,那亚姆老瞎子总会第一时间内踉跄扑上前去,精准无比地抱着恶徒大腿以无比惨烈声音大声哀号:

    “我英勇无畏风流帅气高大威猛,一看就知道百年内一定成为魔族第一、二、三、四、五……强者列位大人们,小奴亚姆只是个老不死不经打臭狗屎,大人们打了会手痛喂。”

    “如果大人们想打,求求你们请打我这位小同伴纳塔提大魔王吧。”

    每次这个时刻,无耻无极限老亚姆甚至还会指着早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小纳多多,坑爹地捏着他脸上肉进行详细介绍:

    “列位请看,这小家伙他皮厚肉厚又年轻,打起来有手感还有弹性有木有?比打老人家爽多了嗷嗷嗷……”

    而后小纳多多自然得挨一顿痛扁。

    太无耻了!

    妖娆一头黑线!

    看来纳多多那鬼畜性格就是从小被坑爹老亚姆给扭曲!

    纳多多这傻缺居然还天天兴高采烈地跟着他混,这就叫遇人不淑导致心灵变态啊啊啊!所以说教育一定要从娃娃抓起,不然误入歧途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即使老亚姆天天想方设法坑着单纯小纳多多,但那个被虐狂大魔王依旧跟老亚姆身后,傻兮兮地帮老瞎子挨打,反正都是被打,都打他好了……

    幼小纳多多如此依赖坑货亚姆,只是为每天入夜时能听这神棍一样老瞎子讲一些奇奇怪怪故事。

    日子一天天过去。

    一路跟随,妖娆已经渐渐明白古魔世界到底有多么贫瘠,就算这魔族世界北方大城克努基尔,城外也只有一些被魔族人称为“黑石”凶残野兽可以食用,没有绿树,甚至连枯萎树杆都不曾出现这黄沙之城内,不要说可以食用蔬菜与果实。

    虽然古魔一出生就很强大,那被父亲赶出家门绿鳞小魔童四岁左右便是二阶战神,还有小纳多多现大约也有四阶战神实力。但魔族世界灵气太稀薄,夜间温度极低。所以朱雀与初元天道并不适应魔族世界。初元战神可以辟谷禁食,从空气中汲取灵气。而此地战神境魔族,依旧要靠鲜血与生肉来维持体能。

    他们能吃……只有巨大“黑石”兽腹部内一片巴掌大小黑肉。

    妖娆亲眼见过小纳多多与“黑石”幼兽战斗,几个同被家族驱赶魔族少年会联手围攻一些分散外“黑石”幼兽,谁战斗中出力量多,谁就可以分得多食物。

    别看那“黑石”幼兽名字中带一个“幼”字,这种恐怖甲虫体积成年之前已经高达三四丈!

    这些粗壮幼兽简直一条触手就可以把小纳多多拍成肉泥,再加上它们是以吞噬地下黑石为生,生一对尖锐口器,别说魔骨,就是手臂粗铁棒都能一口咬断!是一种名字很萌但极为恐怖残暴野兽!

    这就是人族与魔族不同。

    当世家嫡子还口衔金玉蜜水里泡着时候,幼小魔族少年们已经开始为生存而拼搏。

    不是他们得到“黑石”野兽能量,就是他们变成黑石野兽吃完石头后意外一顿美食。

    是活着?还是死去?这是他们每天都用力量与技艺做出艰难选择。

    小纳多多为了获取足够他与老亚姆维持体能食物,每次都冲战斗前端。虽然经常伤痕累累,但常年被打磨砺出他异于常人体能,妖娆经常发现那些淤青伤痕不经过任何药物处理情况下隔一夜就自动复原。^//^看来小纳多多那惊人不死不灭之体就是从小这么磨砺出来。

    这样生存方式看得妖娆一阵心惊肉跳!难怪初元先祖为了保护初元大地几乎与古魔战得同归于,连历史古籍中都不曾记录这场惊人战役……并不是因为战役没有胜负,还让小股魔族成功入侵初元,所以记录史记中是一种耻辱,而是……连能记录史记人只怕都已经战死。

    远古之魔强大是现世之魔千万倍,以这样如狼似虎非生既死生存之道下生存下来种族,万万之数聚合一起,确是有毁灭一个世界力量。

    而什么是老亚姆口中所谓“引路者”?妖娆此时心中也有了答案。

    壮年又孔武有力魔族强者都会前往环境恶劣地区狩猎,他们为寻求力量与地位很少出现平民当中,所以克努基尔城内除了正养育生儿壮年魔族之外,大部分居民是老人与被逐出家门幼童。

    年长者行动力低下,战力丧失。而年幼者经验不够,没有战斗技巧。这个时候两者需求刚好相互弥补。长者教导年幼者如何引诱与如何狩猎,年幼者通过亲身战斗厮杀来体会老者传授技艺。彼此扶持着走完魔族一生重要一段路。

    这样魔族老者就被称为“引路者”,与幼童搭成有些像初元师徒或者叔侄之间关系一起定居或者流浪。等到年幼魔族成长为可以独挡一面战士,这种关系便自动解除。

    别幼童引路者为了得到一口食物都拼了老命地教导幼童如何进攻,刀以什么角度刺入敌人胸膛狠,而每当别引路者分外勤奋授业时候,坑爹老亚姆都心满意足地坐靠石头堆上打着饱嗝剔牙……

    “不告诉你任何战斗技巧,正是为了让你好地战斗中思考,难道杀敌还有固定招术吗?要是遇上不一样敌人,没有按固定招术把他杀死,你就没有办法胜利了吗?呸!这是一砣狗屎!只要能赢,纳塔提,你要记住,只要能赢,无论是抱大腿还是装可怜,用你各种智慧与力量去赢就是了。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夜晚来临,老亚姆话又多了起来。

    妖娆听得一阵头晕目眩,知道无耻老东西又开始忽悠小纳多多了。

    但每当这个时刻,当年还一尘不染一脸单纯小纳便会收敛白天杀气,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老亚姆,双手抱膝,乖乖听老神棍口若悬河“教诲”。

    妖娆万万没有想到无耻又邪恶纳多多也有这么单纯又傻得冒泡泡一面。

    魔族世界夜晚是异常寒冷,白天红日本来就没有给大地留下多余热力,到了夜晚,就连坚硬黑石上都会覆盖着一层冰甲,冷风可以把人直接冻成冰雕。难怪举目而视不见任何野草树木,因为这种恶劣环境下只怕除了身覆鳞甲魔族可以生存,也只剩下蜷曲地底黑石兽勉强能维持生机了。

    此时老亚姆,已经带着小纳多多离开克努基尔城,去寻找他口中经常提起通天神柱。

    两个衣衫单薄魔族蹲一个四处漏风石穴内,用黑石兽内壳燃起了一团蓝色篝火,凭借微弱火力抵御夜寒冷。小纳多多身后放着一个破布包包,里面有足够两魔吃一个多月食物。

    体能是宝贵,所以一般魔族都不大喜欢说话,仿佛说多了肚子就会饿,但老亚姆却是个异类,每天这个时刻,就是他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重要表演时间。

    “纳塔提,你也跟了老亚姆两个月了,老亚姆给你看个好东西吧!”

    老亚姆脸颊上露出一丝神秘笑意,那灰红脸部鳞甲也因此而泛起明亮色泽。仿佛说这句话时候,这老魔族慢慢流逝生机又重回到身上,雾白色眸子摇曳火光中也变得有了神采。

    妖娆就站老亚姆身后,因为是回忆,无论是寒风还是威压都无法那么真实地影响到她,没有人知道她这里,她说话声音也没有人听得见。虽然自上次老亚姆诡异第六感爆发后,老瞎子仿佛再也没有那么神俊表现。但是她还是心存忌惮,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只不过因为老亚姆说这话时候很神秘,容易被忽悠小纳多多也一脸好奇地把头靠近老亚姆一侧,所以妖娆才赶紧走上前去,凑过头也好好地打量着一枚老亚姆从怀里掏出来东西。

    一枚……琥珀?

    妖娆偏着头,与亚姆和小纳多多刚好围成一圈。

    蜜色琥珀蓝色焰火照耀下显得格外地色彩浓烈,琥珀表面泛起一层晶莹又明亮光圈,带着动人心弦力量。

    “哇!”

    小纳多多眼睛里立即泛起了兴奋光彩!

    “亚姆!亚姆!”他叫唤总是那么急促而有节奏。“亚姆这是什么?是传说中宝物吗?”

    “是树脂。”老亚姆费力说出这个对于魔族而言极为生涩词语。

    “树……脂……”小纳多多吸着手指疑惑地看着一脸郑重老亚姆,不解地问道:“什么是树脂?”

    “就是树啊!纳塔提,你知道树是什么东西吗?就是一种绿色,长地上一动不动生灵。他们温暖时会结出甜美果实,而将果实摘下之后,来年它们依旧会继续结果,越长越大,只需要阳光和水就能生存,如果我们世界中存这样生灵,我们就再也不需要流浪,可以一个地方安家种树,然后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听到老亚姆描述,小纳多多眼神明显亮了起来!

    “哇!”容易被忽悠小家伙立即大叫起来!“亚姆!那真是不得了生灵呢!是神一样东西!如果有了它,我不用挨饿,不就可以跟阿爹阿娘住一起了?”

    一说到这里,小纳多多脸上顿时闪过一丝落寞。“可惜我离开家太早,已经不记得爹爹阿娘是住哪个城了。亚姆!这个世界上真有你说这种神一样生灵吗?”

    小纳多多小心翼翼地指着老亚姆手中琥珀,仿佛生怕自己脏兮兮手指玷污了这神圣宝石。

    看着一老一小魔族正对着一枚品质极低琥珀大呼小叫,妖娆心中顿时泛起一丝复杂感情。正是因为这个世界太贫瘠。所以他们才会对她平日随处可见寻常树木产生这么强烈敬畏与膜拜!

    “不!不可以同情!”妖娆顿时愤怒地摇摇头,把脑海中同情感甩了出去!

    自己过得不好,并不是去伤害别人理由。魔族……就是残暴而无血性种族!

    “当然有。不然老亚姆怎么会找到一枚树脂,这就是我们世界曾经存大树好证明。”

    老亚姆得瑟地把那闪亮琥珀再次收入怀中:“所以老亚姆才要去寻找传说中通天神柱啊,传说找齐八十八根通天神柱,每个神柱上留下足迹,那么幸福就会再次降临魔族!”

    “老亚姆放弃修炼,穷一生之力,已经找到了五十九枚,还有二十九枚隐藏遥远北方,我听到了它们呼唤。”

    老亚姆越说越兴奋,后直接捏着自己拳头站起身来!

    “到老亚姆找到后一枚神柱时,神威会于天庭出现,大地会再次遍布绿树,金银珠宝像……像老亚姆鳞片一样多地从天而降!天空中充满富裕灵气,然后……”

    老亚姆终于兴奋中说出了他平生大心愿!

    “然后会把魔族妖女魔女们都滋养成胸大屁股大美人儿,到时候老亚姆就可以一次摸个够了!哇哈哈哈!”

    “胸……胸大屁股大!”小纳多多被老亚姆后一句话深深地戳中了小心肝!小眼睛里像是被人丢了火药桶一样瞬间爆发出强烈火炬之光!

    鼻血喷涌而下!

    “这……这真是伟大事业!我纳塔提大魔王,一定会帮助老亚姆完成这伟大又高尚事业!”某人把胸脯拍得砰砰直响!

    噗……

    完败!

    妖娆只觉得自己精神力已经被老瞎子与小**丰富**精神给完全打败!

    “我不玩了……”

    妖娆厥倒地睚眦欲裂。虽然溟苍海说过观看记忆也许是几年,但对于现实而言不过是一瞬或者数天。但她已经不想再了解与纳多多有关任何事。她之所以耐心跟随着纳多多记忆这么多天,无非是想知道什么是老亚姆口中通天神柱,但被这老神棍如此夸张地一描述,她立即感觉到他说一切八成都是骗人!

    既然如此,她不想再加深与纳多多羁绊,不想看到他纯真可爱一面。

    此时,她只想找到纳多多记忆中脆弱一幕,而后他心脉大动时……抹杀他不死不灭之魂!

    妖娆站起身来,脸颊上划过一丝冷咧肃杀之色!

    因溟苍海秘法,她有着左右纳多多记忆力量,现她就要把眼前一切向后速跳转,直到纳多多发现老亚姆是个大骗子那一刻,估计那时这邪恶魔王心魂一定会大为悸动,也是她进行抹杀好时机!

    但是就妖娆掐出灭合溟台手诀开始速跳转眼前场景瞬间……她突然发现,自己一切炼魂之力都……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妖娆陡然大惊!

    她失声爆跳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手掌!

    就连溟苍海写下“溟”字都不见了!

    不会吧!

    脚下有寒意迅速升起,简直比魔族世界深夜寒风加彻骨寒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迷失?她被悄无声息地禁锢了纳多多记忆里?妖娆心跳疯狂加速,简直要胸口绽裂。怎么办?失去一切力量甚至都不可以跟别人交流她岂不如同游荡这记忆中幽灵一样?

    纳多多记忆结束之后,她能不能解脱?妖娆脑海中没有半点关于如何解决这种问题常识……

    “是不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妖娆疾速冲到老亚姆身前,鼻尖都要戳到他脸。

    “哇哈哈哈!好!纳塔提大魔王有骨气!那就一直陪着老瞎子吧!等我们找到第八十八根神柱,你就是这个世界重繁华大功臣!到时候食物丰富,空气甜美,财富众多,美女如云!你一定要记得给老瞎子找几个屁股大美女!”

    老亚姆一点也感觉不到对面妖娆那可以戳死人吓人目光,依旧流着口水对小纳多多憧憬着美好未来。

    妖娆石化原地!

    老瞎子盲眼怎么一点也不吓人了?他是真完全感觉不到她吗?刚才她那么迅速地靠近都没有掠起老亚姆脸上半点波澜。

    他淡默……不是假装!

    被迫!

    妖娆顿时一阵眼晕,那她不是被迫从此只能跟着纳多多记忆一直走到结束?

    她现是神识离休,身上什么幻器都没有,只有四枚灵珠力量依旧丹田内摇曳,但也只是四抹没有实体气息,这虚幻记忆里,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喵了个咪!

    妖娆一屁股坐地上,现实只能让她接受,不容抗拒!此时她只希望纳多多这段记忆能短暂一些,结束时候她能摆脱这诡异被束缚感!

    与老亚姆和纳多多一同睡去又一同第二日清醒。妖娆现对小纳多多一举一动格外上心,不能跟丢了他,不然恢复炼魂力量机会只怕小。

    看来这次,阴沟里翻船了!

    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妖娆内心愤怒,但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她发现愤怒与抗拒不是解决问题方法以。

    时间一日日过去,妖娆渐渐也习惯这种生活,她是一个心灵无比强大人,之前无数绝境都消磨不了她意志,那么此时无声危机也不能让她手足无措歇斯底里。

    白天与纳多多一起扑杀黑石巨兽,妖娆假象自己也是没有幻力和武器孩子,纳多多灵活身手与黑石巨兽异常凶猛多变攻击中,她慢慢琢磨与改进着自己武技。

    而夜里,她则肆无忌惮地与亚姆并肩坐一起,认真听老神棍述说那些完全不切合实际天方夜谭。什么西方大地魔主其实是个龙阳,家有男宠上千……什么南方大地魔主是黑石巨兽与魔族杂交生狗杂种,到了夜里会去地下吃泥巴……

    狗血故事一个接一个。

    一生都游历老亚姆说什么故事都是信手捏来。

    三人流浪。没有任何交集,但却诡异地给人一种平和柔美感觉。

    炼心。

    妖娆这迷失中打磨着自己不平静内心。只有这样平淡从容,才能消减滨迷失带来灵魂散失感,维持自己神智清明。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