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49:不许嘲笑梦想!

149:不许嘲笑梦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照理说,人族强者们要末日之战后才第一次认识到域外邪魔存,但是早小纳多多还远未成为第二魔祖之时,魔族世界中怎么可能出现人族遗迹?

    妖娆第一次觉得自己被困纳多多记忆里是有原因!

    如果是因为她介入,纳多多记忆发生了偏移也罢,但是如果她现看到是当年纳多多眼中真实场面,那这一切就十分惊人了!

    通天……神柱!

    通是什么天?妖娆抬头,眺望天庭深处。除了昏暗红日,她什么也看不见。

    目光头前,有风沙迷眼,有黑云蔽日,也许永远都没有人能看得见天那端隐藏着什么。

    与妖娆迟疑震惊不同,小纳多多与老亚姆兴奋地挖着沙。小纳多多虽然没有学习过幻技使用,但是他力大无比,飞也般地立即挖到了“神柱”底部。

    “哇!果然是神物。”

    小纳多多激动地大叫。

    “亚姆,你没有骗我!”

    因为被黄沙掩埋石柱底部花纹没有被岁月消磨得太厉害,所以他看到了很多美丽陌生图腾。这些陌生图腾令他神魂悸动。

    妖娆向下看,看到了多与古人族有关东西,符纹构成法,文字变形,还有那些现依旧生存初元大陆上各种神兽图腾。

    比洪荒年代早,但一定与古人族有关!有什么东西心中轻轻拨动妖娆心弦。

    “这是树。”

    老亚姆手指虔诚地抚摸着一株树型雕花,脸上激动表情无以复加。

    “还有还有,这是各种生肉。”

    噗!生肉!妖娆喷了!

    老瞎子坑爹地摸着树下各种幻兽,口水都流了下来。老瞎子看来,这些浑身没有鳞甲布满毛皮生肉幻兽一定比黑石巨兽美味百倍。

    “吃了这些肉,魔族女子会各个胸大屁股大吗?”

    小纳多多脸上表情与老亚姆如出一辙。直接把嘴角溢出哈喇子都糊黑色石头上。

    “那是当然!”至少有这么大……不!有这么大!老亚姆一本正经地用手笔画着,不断推翻自己预计,直到双手之间距离简直大得夸张。

    “有有有有……有介么大!”小色狼眼珠子爆了。

    于是两个傻缺就同时灵魂出窍,幻想着将来美好生活,眯着眼睛对着天傻笑。

    “灭哈哈哈哈……”

    笑声天空中回荡。给人一种很傻很天真感觉。

    妖娆站他们身边。陷入了沉思。心中再也没有想要离开这段记忆冲动。

    这是第六十枚“通天”神柱,还有二十八枚,仿佛这段时间,对现她而言,也不是很长,因为她有了需要探寻东西。

    一年又一年,妖娆如幽灵一样跟两个寻梦傻缺身后,看着他们一起犯二,看着他们为半块肉打架争抢,看着他们被欺压被嘲笑被排挤满身伤口与泥淀但从来没有失去信念模样……

    她不知道终老亚姆与纳多多会寻找到什么答案。

    只知道,这是纳多多旅程,也是她。

    老亚姆与小纳塔提名字魔族流浪者中传开,当然,被传开不是什么好名。,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有两个流浪疯子成日无所事事,白日做梦。明明小纳塔提实力不凡,却拒绝了很多强大老魔族邀请,一心一意与整日只知道幻想老亚姆一同寻找什么不能吃破柱子,太可笑了!

    于是这些年浪漫中认识魔族们便给老亚姆与小纳多多分别起了两个与从不同名字。

    “疯狂亚姆”与“被蛊惑纳塔提”。

    妖娆觉得这种说法不对,因为那些魔族没有看见,一行人中还有一个“隐藏黑暗中妖娆”寸步不离。

    看着老亚姆与纳多多,妖娆目光越来越繁杂。

    对于纳多多而言,妖娆是一个强势女主。而大魔王不知道自己年幼时,这位女主人就已经形影不离地看着他一天天变化和成长。

    妖娆觉得如果说看到末日之战,意味着她是人族英灵之殇唯一见证者,那么此时,她便是纳多多成为魔祖之前生命旅程观众。

    她是一个影子,看着她又痛恨又意纳小仆一天天长大。

    习惯了他存,甚至把他当成烦人又无法漠视同伴。这种感情滋生是繁杂漫长而难以用三言两语概括。

    时间,羁绊,分享……感情是认识与无数次挣扎和自省后以岁月酝酿一坛酒。

    这酒初入喉时辛辣,令五脏六腹焦灼,而后觉微微觉得眼眶有些濡湿时,那股酒滋味才温暖地弥漫身体四肢里,久不散去。

    无数杀戮,小纳多多变成了年轻强壮纳塔提勇士,身上杀气越来越浓烈,也与妖娆记忆中邪恶纳多多越来越重合。

    她通过纳多多与亚姆理解了整个魔族世界,如果她灵魂出生于这贫瘠大地,她也会不断杀戮,杀戮让这个世界如蝗虫一样疯狂出生生儿四岁之后立即于战斗中大批死亡,而扣只留强战士瓜分与占有这世界仅存微薄资源。

    强大生存压力让这个种族行化与选择度远远高于初元人族,魔族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必须成为强者。必须不分昼夜地战斗。让物竞天则自然法则如高速运转机械贫瘠大地上一次又一次碾压而过。

    她因此听到了从远古到末日一直吹拂魔族大陆上那荒凉行军号角声。

    生为战,死亦为战!

    战!战!战!

    虽然妖娆仍不能原谅魔族对初元入侵与无情引入千万年战火不负责任行为,但做为一个热爱家园与故土人类,她却高意境上理解了魔族生存法则。

    那就是一个字……战!

    十年……

    纳多多左臂完全蜕鳞生肌,天生战血苏醒,即使没有一个合格引路者教导,他依旧毫无疑问地成为同辈中战力卓越者。

    此时,通天神柱,找到了六十九枚。

    二十年……

    通天神柱找到七十五枚,三个寻梦者足迹踏遍魔族五湖四海,从漫漫黄沙到剧毒沼泽,从极地冰山到烈焰熔岩。风餐露宿,老亚姆已经老得背脊佝偻,但依旧靠双手拐杖支持着自己前进身体。

    这二十年间,妖娆很少与老亚姆说话,因为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老亚姆也再没展现出他们初见时那份神威。

    只是一日纳多多离开时候,妖娆才坐到眉头不展开老亚姆身旁。

    “第七十五枚了,亚姆已经发现了什么吗?”

    妖娆毫无芥蒂地挨着老瞎子做下,一边轻轻问道,一边想用手指抹平他皱纹丛生额头。但她伸出手指依旧透过了老亚姆身体。

    二十年间,妖娆对老亚姆态度已经由不屑之情渐渐转为尊敬。

    因为无论他梦想有多么滑稽可笑,一个瞎眼老魔族能为自己梦想牺牲所有,二十年后一如往昔坚定。单是这一点,都令她动容。

    他是一位为梦想而生伟大魔族。

    何况盲眼老亚姆虽然半点战斗经验都没有,但他有着令妖娆意外睿智头脑,抛开那些猥琐,无耻小念头……是他教会纳多多如何思考如何绝境中依旧坚强不屈地战斗。

    妖娆有时也会聆听他教诲,感觉到自己心境老亚姆皱巴巴老脸下,慢慢变得……平和。

    平和不是一种懦弱,而是一种难以堪破意境。就像水,它为这世界上低微存,可是没有任何物品能像水一样柔软而从不折断,恢弘而毫不张扬。

    这是老亚姆二十年间教给妖娆与纳多多天道。

    因为纳多多实力加强,这些年来瘦小老亚姆也吃得膘肥体壮,一脸红光,虽然死亡离他越来越近,但妖娆可以他脸上看出一种超越死亡力量。

    老亚姆此时自然此时听不到妖娆声音,他只是深深地皱着眉头,用一把小铁剑不停于地面书就那些早已烙印心中古人族符纹,以老亚姆知识阅历,妖娆相信老亚姆一定发现了什么与他兴奋初衷相悖东西。

    妖娆轻软讯问声中,老亚姆背越发佝偻起来。

    关于八十八枚通天神柱妖娆自己有无数种猜测,但她并不急于知道,因为这场旅程后,时光会告诉她真相。

    三十年……

    石柱八十一枚,都隐藏魔族世界险恶地域中。

    扑通一声。重物倒地。

    “亚姆!亚姆!”

    纳多多急急呼唤,而老亚姆已经坐地上站不起来,脸上表情带着挣扎。阳寿到,身体衰竭得不像样子,如果没有强壮纳多多保护,这瞎眼老魔人只怕已经化为贫瘠世界一捧黄土。

    “纳塔提啊,亚姆走不动了。”

    老亚姆苍老沙哑声音令妖娆一阵难过。虽然无论多强大召唤师都有灵魂凋零一天,但看着自己朝夕相处人慢慢走向死亡,这种压抑宁静让人心酸到疼痛。

    “走不动了没关系!还有纳塔提大魔王!”纳多多嘭嘭地拍着胸脯,一把将老亚姆像破口袋一样抛到自己背上。

    “亚姆,你答应我过,一起摸大屁股魔女!一起看财宝从天上掉下来!”纳多多嘴角痛苦地抖了抖,但声音中却很好地掩藏了他那份悲悯。

    “嗯!我答应!”

    老亚姆干瘪手紧紧地环着纳多多脖子。

    “纳塔提……谢谢。”

    浑浊泪水从盲眼中溢出。

    “你早就成为能独挡一面战士了,本来原本不需要再管老亚姆。老亚姆用四百六十七年时间才找到五十九根神柱,可是你帮助下,三十年就找到了剩下二十二个。如果没有你,老亚姆一辈子只能带着遗憾死去,所以老亚姆会坚持下去!”

    “别说丧气话!也许天神之威再降临,天神会赏赐你这个再次唤醒魔神大功臣一万年寿命!”

    纳多多矫健身影飞也般地向远方掠过!时间!时间很宝贵!

    只有两个魔人“灭哈哈,胸大屁股大!”笑声空气中经久不衰。

    四十年!

    纳多多脸部完全蜕鳞,露出了一张棱角分明脸,妖娆虽然看着赏心悦目,但纳多多自己却很不满意,直到有一日与成群黑石兽皇战斗,被一只浸毒兽皇脸上挑出一道狰狞疤痕,自上而下从眼角没入下颌他才心满意足,甚至因为得到了这“英俊”疤痕而高兴地把那屎都吓出来浸毒黑皮兽皇给放生了。很是让妖娆无语。

    石柱找到第八十八枚,老亚姆眉头皱纹深得像魔族世界龟裂大地。但他从来没有把独自沉思时忧虑告诉过因为梦想很要实现而越来越激动纳塔提。

    纳多多又出门狩猎,只留下老亚姆与妖娆坐一片宁静乱石堆中。

    妖娆无言地看着那脸色不佳老者,他孱弱不是装出来,他不是大能,不是隐世高手,不是故弄玄虚老妖孽,甚至比一般魔族无能。他就是一个魔族世界中弱得不能再弱老疯子,于岁月中迅速苍老老人家。

    谁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撑过下一个十年?明年?还是……明天?

    老亚姆喘着粗气,连纳多多留下食物都无力咀嚼。依旧地面上画着那些繁杂符号,他剑下符号越来越趋近完整,简直带着一些让妖娆能够感知到阵符之力。

    “哟!这不是疯狂老亚姆吗?”专心关注着老瞎子妖娆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讥笑声音。

    抬起头,妖娆看到一张灰白魔族老者脸颊,她依稀想起,那仿佛是四十年前第六十根通天神柱上,想要带走纳多多强大老魔人基尔。

    对于六阶战神而言,四十年并没有让那老魔人容颜改变多少。但对一实力不过一阶战神亚姆,四十年,足以令他连拐杖也举不起。

    妖娆顿时拦老基尔与老亚姆之间,如果可以,她会基尔说第二句话时候拧断他脖子!

    “咳咳咳咳……”老亚姆一阵咳嗽,抬着头陷入沉寂,自以为傲听力随着时光也一起衰老。

    “你是谁?”亚姆甚至已经无法辨认走到面前魔族是有过一面之缘熟人。

    “哈哈哈哈!老亚姆,你怎么孱弱成这样,还没有死啊?”老基尔一阵狂笑,走上前来越过妖娆气得发抖身体对着老亚姆失明眼睛狠狠一脚!

    咚!

    一声!

    连阵风都经不起亚姆自然立即踉跄倒地,魔角地上磕成两截。鲜血从口中溢了出来。

    “哈哈哈哈!”张狂基尔笑声大。

    “老亚姆啊,你真是个废物!当年居然还硬生生留下我看上后辈,你不知道基尔我克努基尔城是多出名引路者吗?被我教导后辈,没有一个低于五阶!是你这个废物驳了我面子!”

    基尔得意地指着自己身侧一个四阶魔族少年。大笑道:“没有想到今天还能遇上你!柱子找到了吗?你那可爱小后辈终于脱离你摆布,离你而去了吗?像你这样浪费粮食东西,简直不配被生出来!”

    “让我结束你痛苦!”基尔真是一个锱铢必较心胸极为狭窄老狂魔,居然时隔四十年事还不忘记对手孱弱时候落井下石。他一边狞笑一边带着自己同伴向倒地上亚姆走来!

    面对无端殴打,老亚姆没有说一句求饶话,但听到基尔要强行剥夺自己生命,老瞎子脸上顿时出现了极为惶恐表情!

    “基尔大人,基尔大人。”不顾自己折断魔角,老亚姆卑微地爬起,痛苦地连连磕头:“求求你,放老亚姆一条生路,马上我梦想就要实现了!求求您,杀了老亚姆对于您来说比杀一只黑石幼兽还简单,但是老亚姆却需要这多一天生命,这对我而言很珍贵!明天,明天我就能找到第八十八根通天神柱,到时候幸福便会再一次将领魔族大地。”

    老亚姆结结巴巴又急促哀求声惹得基尔与他同行者一阵疯狂大笑。

    “啊哈哈哈哈!疯子就是疯子!居然执念这么深重!笑死我了!真是笑得我肚子都痛了!”

    “魔族幸福?魔族现就很幸福啊!不幸只有你种成天无所事事不努力修炼老疯子,你这种懒惰败类多了,魔族才会不幸!”

    基尔一边纵声大笑,一边指使着他同伙以老亚姆生命来练手。

    “真无聊,这么弱老家伙还不如一头成年黑石兽。”与基尔同行少年掏出了腰上银刀。

    不要!

    妖娆咬牙切齿,只想此时立即化身魔族将眼前两个恶徒撕个粉碎!

    就她这样想瞬间……

    咔嚓!

    那刚刚亮出银刀魔族少年讥笑就凝固嘴角。身体骤然裂成两半!

    “不允许你们嘲笑亚姆与我梦想!”

    被磅礴黑暗灵力环绕纳多多脸色幽暗地从远方走来!一步一步,燃烧身体把地面上沙砾都融化成河!

    “啊啊啊啊!”被惊变吓得双脚发软基尔顿时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

    怎么可能!

    那小子怎么还老亚姆身边?为什么……为什么他跟着亚姆那个废物,还能晋升让人恐惧八阶战神?

    “不……”

    一句话还没有喊完,基尔银灰色身体就天空中爆成血雾!

    “这是梦想!不容你们这些垃圾践踏!”

    一股王气顿时从纳多多身上爆发!

    看着老亚姆断裂魔角,纳多多狠不得把瞬死基尔与他那缺德徒弟拼起来再杀一万次!

    他瞪着腥红眼抱起老亚姆身体。

    “亚姆,亚姆,后一枚神柱找到我,我们梦想就要实现了!我现就带你去,你一定要撑住!”

    魔角断裂,犹如五内俱伤,对于生命力本来就低微到不行亚姆来说,这是足以让他立即死亡伤害,但老亚姆只是咬着唇,认真地对纳多多坚定地点了点头。

    ------题外话------

    十位能去西安幸运读者是以下十位,其中有米有我亲啊?

    jsnh19299

    engynni

    懒懒痴语

    ylf菲

    魅文夜

    yybbzz

    梦依柔

    弯月儿a

    谁人识君

    61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