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0我有罪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纳多多抱着已经体重很轻老亚姆空气中疾行,妖娆紧随其后,发现此时纳多多奔跑速度出奇地!

    为了让自己身体轻,他丢弃了老亚姆手中铁剑,丢弃了自己心爱铠甲,甚至丢弃了第一次蜕鳞时缴获那把碧鸀小匕首。卸除身上所有外物,只为速度!

    穿越湖泊与密林,飞过沙漠与高岗,抱着老亚姆纳多多身上腾起与空气剧烈摩擦产生焦臭气味,但他很细心保护着老亚姆身体,不让他再受半点伤害。

    将死老亚姆身体已经轻到可以忽略,但对于纳多多与妖娆而言,渀佛他是一块压心口大石头,怎么放都觉得沉重。

    远方!

    远方高耸入云黑石山脉巅峰屹立着一枚通天漆黑石柱!

    后一枚!极醒目存!

    石柱独立山巅,四周再无一物可以高过它存,它背后就是巨大红日。

    那一柱擎天场面,色彩只有浓烈红与黑,但却散发出一种独特恢弘大气感,让人心中毫无缘由地灼热起来!

    一团火心中燃烧。

    “亚姆,你真应该张开眼睛看上一看。”发自内心感叹。

    纳多多对眼前景致满心敬畏,他向着怀中一息尚存老亚姆激动地说道:“这场面,真很像通天阶梯,只要我带着你走上去,就能触摸到太阳!”

    无所畏惧豪情升起!年轻纳多多眼睛内,倒影着红日光辉。

    “我感觉得到。”

    老亚姆瞪着雾白色眼睛,眼眸内暗淡无光,他以沙哑声音说道。

    “老亚姆能用鼻子闻得到它气息,能用耳朵听到风吹过那些精美符号时发出细小声音。嘎嘎,因为它们烙印老亚姆灵魂里……”

    “咳咳,纳塔提,带我去摸一摸那后神物。”

    纳多多带着老亚姆稳稳地落通天石柱旁边,握着他手,将那苍老手掌贴冰凉石柱上。

    时光重现。

    就像四十年前,老亚姆嗷嗷地带着纳多多黄沙中刨土,后把他脏兮兮小手放那树型图腾上一样。

    只不过现老亚姆成了无力孩童,而纳多多却长成了高大健壮魔族战士,换成纳多多来握老亚姆手。

    “就是这个,就是它!就是它……”激动得破了音声音。

    如回光返照一般,老亚姆奋力地挣脱纳多多臂膀,扶着粗大石柱站起身来,布满老茧与皱纹手颤巍巍摸过那些凹凸不平雕刻,像用他一生力量将此刻记脑海里。

    纳多多没有打断老亚姆机械般动作,虽然这么多年来找齐八十八根通天神柱已经成为他使命,但此刻,他要把这份喜悦与宁静,留给即将离开这个世界老亚姆。

    因为老亚姆一生,都奉献给了这伟大梦想。

    长大之后,纳多多曾经也怀疑亚姆描绘世界到底会不会有那么多屁股大胸大绝色美女?

    但对于他而言,寻梦不是终目标,而是这寻梦过程中他聆听到老亚姆与众不同教导,这些另类思维方式让他轻松地窥视到这个世界稀薄天道,让他迅速地成长为一位出色八阶战神,让他学会变通与思考。

    他对自己曾经选择一位这样睿智引路者而感到自豪与骄傲。

    所以他心甘情愿……陪伴他走到后一程。

    就纳多多静立于老亚姆身后回忆着往昔一幕幕时候,老亚姆手突然无力地垂下!魔爪尖端划过石柱,顿时划出刺耳噪音。

    妖娆心头一紧。难道?一股悲伤涌上心头。

    就妖娆想要冲上前去之时,却突然继续听到老亚姆声音。

    “纳塔提,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也应该早就猜到,老亚姆是骗你吧?哈哈哈哈!”老亚姆退后三步,突然对着后一枚通天神柱仰天大笑!

    “因为老亚姆很无能,害怕自己老了没有人照顾,所以就随意编了个理由忽悠你,没有想到你真没有让老亚姆失望,把老亚姆晚年养得可好。现后一程已经结束,老亚姆骗局也结束了,你……走吧。”

    老亚姆艰难地说道。

    “让你失望了,对不起……”老亚姆想故意气走纳多多。

    纳多多听到老亚姆表白,身体陡然一抖,渀佛无法相信地瞪着老亚姆脸颊!

    不!他不相信老亚姆是骗他!

    就算亚姆没有办法开启八十八根通天神柱力量,或者他现才发现神柱根本不具有神威,但这过程中,他一定是真诚,充满希望,不带任何欺瞒。因为他天天能看到亚姆那张虔诚而笃定脸。只有真正有梦想人,脸颊上才会洋溢那样神采!

    “亚姆,为什么,难到你畏惧吗?难道你不想完成后心愿吗?你能!那枚树脂,那树脂就是开启通天神柱钥匙对不对?走过八十七根通天神柱,上面留下足迹后,后一枚石柱上锁孔就会开启,沉睡力量等着被你唤醒!”

    纳多多没有像一个愣头青一样被老亚姆气跑,而是眼神幽暗地一步步向亚姆走来,手指正确无误地指着漆黑石柱上一个凹槽,语气坚定。

    “我见你地上画了许多符号,你推导什么?那些东西让你害怕了吗?恐怖到足以令你失去追求梦想力量吗?亚姆,你是个懦夫!”

    老亚姆犹如当头棒喝!

    原来纳塔提什么都知道!

    “别说了纳塔提。”老亚姆声音疲惫不堪。“我梦想已经完成了,老亚姆很知足,这样……很好!”

    “不好!”纳多多声音却骤然提高了八度!“你是对,魔族现这样很不好,虽然越来越强大,但也越来越残忍而没有思想,因为大家没有充足时间思考,整日沉浸杀戮中,长此以往,我们都会沦为没有思想机械。我们需要树!需要大胸大屁股好生养女人。需要多鲜肉与美食。需要改变!”

    纳多多捏着拳头红了眼睛!

    老亚姆震惊地颤巍巍握上纳多多肩头。

    “纳塔提……你。”

    他踌躇了一下,心情既骄傲又矛盾。骄傲是他弟子……他弟子这么有智慧,而繁杂是,他也无法把自己此时害怕神威降临感觉清晰地描述出来。

    梦想,若是梦想实现时终出现眼前结束与初衷完全是两样,那他要如何面对自己这么多年追寻?

    既然有可能失败,不如这样停止便好,让那美好感觉永远停留心头上。

    “哎!老亚姆……亚姆是害怕!让纳塔提耻笑了。”

    面对纳多多质疑,老亚姆终于低头承认。

    “因为老亚姆真这些石柱上感觉到了恐怖力量,它们是一种与天地玄妙联系一起特别石头。其中隐藏着太多老亚姆不能理解东西,所以老亚姆害怕一旦开启它,会出现与我预计完全不一样东西。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也许会出现糟糕东西。”

    老亚姆话没有错,妖娆没有亲眼见过之前五十九枚通天石柱,无法像亚姆那样感觉清晰,但对符力研究颇深她能感觉到这些石柱下隐藏能量,无论是好是坏,它是一种究极力量!

    纳多多感觉到了老亚姆手心中传来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反问亚姆:“魔族已经很糟糕了,还有什么能让它糟糕?”

    已经走到这里,便没有退路,一定要完成后一步!

    古籍上记载魔神之威一定会降临。像亚姆描述一样,令大地重焕发生机与魔力!

    还有什么能糟?

    老亚姆身体狠狠一震,他用自己看不见眼眸向山巅之下眺望。他看不见,但他能嗅到大地贫瘠到寸寸龟裂气息,北方是黄沙,那沙砾中混杂着太多魔族死亡后被风腐蚀成渣陨骨,南方是沼泽,河水有毒,未到蜕鳞时如果饮用了那肮脏水,无论多健康身体都会瞬间枯萎成干尸……

    没有乐土,还有什么能糟?

    被纳塔提话震撼,老亚姆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摸出了那枚晶莹剔透蜜色琥珀。

    琥珀之光映照妖娆眼底,掠起一路细碎波痕!她也紧张……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但这么多年同行与陪伴。她期待!

    这是结局。

    “我们……一起。”亚姆舔了舔自己因为激动而愈发干涸唇角,朝纳多多站立方向一点头。

    “我们一起!”纳多多宽大有力手立即握着老亚姆手指,带着那枚琥珀向石柱凹槽内塞去。

    “啪嗒”一声清脆响声,琥珀完美地契合那桃核大小凹槽内!

    轻轻,妖娆感觉到了山脊传来悸动之力,而后越来越剧烈!天空中立即从四面八方汇来磅礴黑暗灵气!

    感觉到自己身体每一个细胞因为这忽如其来精纯灵气而兴奋叫嚣,纳多多顿时泪流满面,激动地摇着老亚姆臂膀!

    “亚姆!亚姆!这是真!一切都是真!你能感觉到对吧!对吧!我们世界改变!这是神威!神威!”此时纳多多就像是个小孩一样兴奋地大叫。

    老亚姆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抬头向着苍穹!

    妖娆心中一紧!

    “不好!不要!不要!停下!”

    如果有身体,妖娆此时定会手脚惊冰凉!然而她现歇斯底里没有任何人能听到,妖娆揪着老亚姆半截魔角,疯狂扇着纳多多巴掌,可是一切依旧图劳无功!

    轰!轰!轰!

    大地响起雷鸣般剧响!这不是一域之雷霆!而是天地万物一同嘶鸣!站这极高山巅上,妖娆与纳多多可以看到远方有璀璨玄冥之火一簇簇雷动声中点亮!那都是无比浓郁黑暗灵气!

    一、二、三、四、五……八十六、八十七!

    世界陡然变色!星光骤起!

    那些星点,标记着老亚姆一生所走道路!

    “哈哈哈哈!神威让我们世界从充满了魔力!亚姆!你没有错!”纳多多放声大笑。“我们同胞们一定世界各处,欢呼庆贺这场盛典!你名字,会永远刻魔族大陆伟岸丰碑上!”

    “会有树!会有财宝无数!会有干净河水,养育漂亮女人!”

    纳多多笑得要直不起腰,满脸都是极度兴奋疯狂!

    “笨蛋!停下!”妖娆惊恐地看着三人身旁那高大笔直“通天神柱”,那些由世界各地汇聚而来黑暗灵气此石柱上急速浓缩!

    “笨蛋!”看着纳多多无知脸,老亚姆震惊表情,妖娆急得已经吐血!

    世界上没有奇迹!这些力量也不是凭空创造,而是大地与天空固有!它们完全来自于魔族世界贫瘠河流与沙漠,只是由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被极度浓缩此地后,这会另这个世界贫瘠!

    这是安放整个世界范围……聚灵大阵!

    不要啊!

    就妖娆睚眦欲裂之际……

    她耳边突然传来苍古呢喃之声!那飘渺而断断续续声音带着一股无法言喻威压!

    “听!这是真神语言!”纳多多带着老亚姆跪地上虔诚地向石柱叩首!

    嘭嘭嘭嘭!额头鲜血顿时浸染了干涸大地!这是狂热信徒们炙热血。

    “吾辈……修……此界黑暗……纯……余欢喜……”

    令妖娆五内重伤声音就是纳多多口中神语!

    因为月璇曾经附身影响,妖娆虽然看不懂古文字,但能听懂部分人族古语!而此时耳边响起“神语”,是一种比洪荒古人使用生涩难懂语言!

    毋庸置疑!它源自比洪荒古老人族!

    “超极道……借力……蛮荒甲虫……死!”苍古声音带着上位者冷漠与无情,因为他眼中,任何生灵生死都不过是他心情好坏一弹指。

    妖娆浑身战栗,几乎无法停止身体摇摆。

    第八十八根石柱上记录着它上一次开启时,创造它人当时述说话语!

    虽然她只听懂支言片语,但眼前一切,与这些断断续续声音已经她面前呈现出通天神柱真实一面!

    从世界各地汇合而来灵气极度浓缩。精气四溢!她与纳多多、亚姆所山峰被一片梦幻般力量笼罩!坚硬黑石大地,依稀有草木发芽!

    而后……一枚鸀豆大小黑暗珠魄妖娆眼中升起!

    漂浮漆黑石柱之上,升起一枚黑珠!以妖娆熟悉气息拉扯着她丹田内黑暗灵珠!

    震惊!

    妖娆心中震惊无以复加!

    冥冥中她知道纳多多这断记忆与她有关,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然有关到这种程度!就连她此时丹田内气息都不能幸免地进入记忆里。

    这力量容不得妖娆有半点拒绝,它强大,野蛮,自然……就算暗灵珠珠体还留她放置于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内肉身内,但残留于她神识中暗灵珠之息还是疾速地与天空中力量交融!

    因为……它们……同!源!

    那苍古声音所说话,妖娆完全明白!

    “蛮荒甲虫”是指远古魔族!带着不屑与贬低意味。

    而那人族比洪荒久远大能曾经看上了魔族大地精纯富饶黑暗灵气,于是此世界上树立八十八枚聚灵神柱,吸取了整个世界生机,凝聚……暗灵珠!

    以万物生机为魂火,以大地气脉为铁石,世界熔炉,借力淬器!

    疯狂锻造术!

    只有把生命视为蝼蚁上位者,才做得出如此残暴行为!

    看来不仅是暗灵珠,还有水,火,风,土,光……这些灵珠都是用无法想象方法创造,而后欲将它们变成超极道逆天力量!

    如何不能超极道?妖娆心头大震,因为六枚珠体中蕴藏生机,分别是一个世界!

    魔族并没有因上一次聚灵淬炼而灭族,而是继续这生机完全丧失大地上挣扎残喘,树木枯萎,走兽死灭。他们身上鳞甲厚重,爪牙尖锐,性格残忍。这些变化都是为了抵御灵气消失后极端恶劣严寒与毒瘴。而昔日繁盛场面,都成了代代以口相授传说!

    这通天神柱,不是为魔族,而是为人族通天!

    对于魔族世界而言,八十八柱,是毁灭之柱!

    “不是老亚姆要留我!而是暗灵珠!暗灵珠留我!”妖娆愕然地呆立于山巅,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旅程头,有着这样一个惊人秘密等着她!

    与纳多多狂热膜拜不同,老亚姆敏锐地发现,于世界各地灵气涌动之初,大片死气亦空气中蔓延!

    极北沙漠疯狂如海啸,以前所未有速度吞没魔族沙包房,南方沼泽毒气肆虐,天空染得加混沌!

    魔族世界万劫历一千三百七十七年,史称“毁灭之初”,传说一个风和日丽,阳光不寒冷平凡日子,天地间陡然闪烁起浓郁灵光!正当亿万魔族欣喜地对天叩首,奔走相告世界回春之际,那些如梦幻般灵气却突然消失!

    魔族臣民惊恐地发现自己脚下大地加贫瘠,空气愈发地干涩苦腥。

    而处于八十余枚黑石柱子方圆百里内所有生灵瞬间死灭,魔族之皇重伤降阶……沙漠中升起沼泽,沼泽内一片黄沙!

    灾祸从“毁灭之初”开始接连不断,世界数次陷入崩溃边沿!

    这一年,一位不起眼孱弱魔族瞎老头儿站一座巍峨高大上怅然大吼:

    “不!”

    老亚姆发现了毁灭危机,顿时撕心裂肺地大叫:“纳塔提!我们错了!完全错了!天啊!我演算应该准确一些才对!”

    老瞎子撞撞跌跌地转身向那正凝集着精纯力量漆黑石柱飞扑而去,因为用力过猛而脸撞柱上磕断了两颗门牙。

    纳多多惊悚地看着疯狂老亚姆,原本这恐怖聚灵阵式一旦开启,便绝无停止机会。但老亚姆佝偻身体却没入了一片幽光中,他身上灰红魔鳞片片燃烧,发出让人肝胆俱裂“噼啪”声。

    焦臭之气迅速涌入鼻腔。

    但他没有停止!那已经烧得不成样子骷髅手臂摸索着擒住塞入槽口琥珀!

    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濒死老者瘦小身体内爆发出如此恐怖力量!烧不透!推不开!碾不灭!石柱愤怒地震动,却穷百般力量也无法把烧成焦炭老亚姆震开!

    那枯槁手,覆上晶莹琥珀!

    捏碎!

    不错!老亚姆以自己半个身体自爆力把它狠狠捏碎!

    轰轰轰!

    恐怖剧响于天空爆响!聚灵阵术被强行打断!小部分黑暗灵气没入妖娆丹田,大部分从魔族世界剥离黑暗灵气重分配回贫瘠大地上,虽然是回归,也给世界造成了难以预计震动!

    八十八枚石柱聚灵术戛然而止,能量被重分配,沙漠中升起沼泽,沼泽内一片黄沙!魔族亿万民众陷入一片恐慌。

    此时纳多多只是双眼充血地看着那天空中被弹飞烧焦身体,一跃而起,将力竭老亚姆紧紧抱胸口,泣不成声。

    这是他们梦想?

    哈哈哈哈!可笑!笑得泪水都飙出来!

    现实实太残酷了!原来这就是魔族世界变成如此贫瘠元凶,可笑是他们还虔诚地膜拜,将它当成能给世界重带来幸福魔神之威。

    它是罪恶!是罪恶源头!

    纳多多凝望着眼前笔直入天黑色石柱,渀佛上面那些精美花纹正对着他不停地狰狞嘲笑!嘲笑他是蝼蚁,是白痴,是卑贱生灵!

    万劫不复!纳多多眼中腥红再也不曾褪去!一直保持着妖冶凶光!

    “我有罪!”

    纳多多怀中老亚姆指天长啸,那沙哑声音犹如锋利刀片狠狠地割着人心。干咳了几声却咳不出血液,因为浑身血液早黑火中蒸干!

    “我有罪……”

    老亚姆像一个孩子般呢喃。

    “别人都笑我傻,只要好好淬炼自己力量,杀掉所有阻拦身前敌人与同胞,就能过上富裕生活,以后不愁食物与美人……”

    “可是那只是一个魔幸福。”

    “老亚姆不稀罕那些看上去幸福孤单生活……”

    “老亚姆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世界这么荒芜?”

    “那些画古藉中精美灵,那些鲜活幻兽是假吗?”

    “老亚姆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们孩子出生就要面对死亡,那些所有魔都幸福日子没有吗?”

    “老亚姆只想知道……世界真相。”

    “我有罪!”

    老亚姆纳多多怀里不住地忏悔。

    “是老亚姆一厢情愿想法,给本来就疾苦世界再一次推开了罪恶门。让无数艰难但有信念孩子们看到,他们所坚持热爱世界,其实早就被神抛弃,是神收走了我们幸福,是神让我们孩子们一代一代死沙砾与荒芜寒风中。”

    “哈哈哈!纳塔提,神是邪恶,老亚姆也是邪恶!”疯狂老人纳多多怀中气息越来越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