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1:明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亚姆!亚姆!”纳多多呼唤声如儿时一样带着急促节奏。[]

    纳多多抱着浑身是伤老魔人,满脸泪痕地跪苍凉山巅上。

    满目疮痍,他腥红眼扫过片片破碎泥土,掠过干涸河床,停留天际垂垂欲落昏暗红日里。

    红……

    眼眸中满是愤怒红!

    红色荒山,红色亚姆,红色苍穹!

    幸福生活从来没有眷顾过这片大地。这里渺小子民一代又一代以生命与鲜血争夺着仅存灵气。

    有血泪顺着纳多多眼角狰狞疤痕流下。这单薄世界,破碎信仰,给了他一股另外力量。曾经追寻都化为土,破土重生出意念!

    他声音这一刻浑厚无力,虔诚而笃定地对着怀中迟迟不肯咽下后一口气老魔人发誓!

    “亚姆!魔族之前魔神是恶魔,我便来当魔神!”

    “魔族没有色彩,那我便要这世界重财富多多,灵气多多,美女多多!别无耻恶徒来抢我们东西,我们就抢回来!我纳塔提大魔王,一定会让魔族什么东西都多多……多多……多!”

    指天而狂!

    纳多多撕心裂肺大叫声山巅上回响!

    他那一句又一句“多多”声直接刺入了妖娆心房!

    纵使纳多多记忆末日之战中被人族大能撕毁,害怕被炎凰火发现,这处记忆也隐藏识海深地带,但千万年……时光不能抹灭,他一直记得自己对老亚姆承诺!

    纳多多!

    纳塔提要使魔族世界贫瘠一切,重富饶多姿起来!这是信念烙印于灵魂名字!

    妖娆心绪纷乱!只觉得头痛欲裂!

    怎么会这样?末日之战前历史,比她想象还要惊魂,洪荒人族被魔战抹杀,而导致魔族大军抛弃故土寻找世界初衷,又是因为人类强者为求逆天幻器穷凶极恶!

    因中有果,果中有因,善恶轮回,无法明辨!

    谁才是罪人?!

    “现要怎么办?”随着记忆之力悸动,妖娆感觉到自己炼魂力又回到身体里!看着悲伤大哭纳多多,她知道此时是抹灭纳多多大魔王神魂佳瞬间!

    但是,与亚姆和纳多多经历了四十年寻梦之旅她……做!不!到!

    听到纳多多泣血誓言,老亚姆焦黑面颊上突然绽放出一丝奇异笑意。他费力地扭着头,将雾白眼眸投向远方……

    但妖娆却心跳停滞地感觉到,那浑浊眸子,仿佛带着初见她时力量。

    老亚姆看不是远方,而是她!

    “明……天……”老亚姆费力地向妖娆伸出枯槁手指,风中痉挛。

    留下两个不知所指字,老亚姆吐着后一缕淡淡气息,大哭纳多多怀里咽下后一口气,那颤巍巍手指无力地垂下。老魔人生命力混着沙石残风中湮灭,但他脸颊上却依旧闪烁着让人看不透光芒,犹如绝世强者意味深长笑让人灵魂悸动。

    老亚姆不甘中结束了他寻梦一生,然而他留给妖娆与纳多多后一句叮嘱……

    明天?为何是明天?何为明天?妖娆不解。

    是老亚姆知道“明天”纳多多大魔王会实现他今日血誓,成功带给魔族后裔富饶生活?

    还是他预测人族“明天”也会经历魔族此时苦难,所以对着自己冷冷讥笑?

    无法明白老亚姆心中所想。但无论是初元界外溟河与极域天尊百万人舍身屠魔惨烈,还是此时老亚姆形单影支坐化。两种不同牺牲都给了妖娆同样震撼!这都是灵魂绽放绚烂光华极致!

    此时妖娆悲伤无比,她已经感觉不到魔族世界没入自己丹田后带来强大力量,也听不到悬崖边纳多多撕心裂肺嚎哭。

    她拖着自己疲惫身体缓缓走向力量已经沉寂通天神柱,微凉柱旁盘腿坐下。

    冥想。

    闭上眼睛。妖娆只想切断自己与这记忆之间所有联系。

    不单是老亚姆死,还有历史之沉重,她单薄脊梁已经承受不起。

    “魔族是邪恶!”

    “他们贫瘠值得怜悯,但这并不是可以原谅理由!不能因为自己悲惨而把战火带给别人,所以对于祸端挑起者……必杀之!”

    妖娆皱起了眉头,手中拳头握得青筋爆起,手指却用了一会儿力又放松。

    “但人族,也不是无辜!”

    矛盾感觉几乎要把妖娆撕裂。

    “洪荒之前大能为了创造超越天道力量而恣意毁灭星辰与世界,无数像魔族一样生灵必然遭受了巨大伤害。”

    “说到底,是人族先狂妄自大藐视生命。”

    “自诩强大神明留下了六灵幻器,自己却消失漫漫时空里,也许他以为人族会一直屹立世界之巅,只是他没有想到魔族会人族已经遗忘那段历史之后重崛起,并百万年后成功逆袭初元!”妖娆此时陷入了一种极为矛盾心理。

    谁是正义?谁是邪恶?

    此时,她实是分不清楚。

    向魔族复仇?那么魔族仇恨是由谁开始?说到一报还一报,难到他还要先去追究远古人族大能错?但如果因为通天神柱真相而原谅魔族?那些陨落初元域外虚空人族大能们鲜血……又由谁来祭奠?!

    情绪极度激动,妖娆身上腾起飘摇不定经脉逆行之力,这个关键时刻,她中级域主之灵气突然大动,有破阶而起趋势!

    记忆里沉淀四十年天道顿悟,还有从通天石柱上吸取黑暗灵气都让妖娆身体承受力达到了圆满,不破不行!

    这种情况相当危急,此时她心魔已生,经脉逆行。如果想不透,她有可能将要面对爆体而亡惨烈结局!

    灭合溟台内众人已经急得跳脚!

    “少主!少主你看这怎么办?”紫金女魂将一脸愕然地看着陷入石化溟苍海。

    此时已经是妖娆神识离体第十五天,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兽魂召唤契约魂主时候沉睡这么长时间,她精神力一定已经深入魂主识海极深处不可自拔。

    而就溟苍海与战魁老宗主等人想方设法想把“玉魑”唤醒之际,棘手事情陡然出现!

    “破阶!为什么是破阶!太危险了,玉魑现气息经不起破阶冲击!”战魁老宗主一脸苍白。

    “我擦!她要冲击半步诛神了!”魍魉对妖娆变态实力实是无语得可以。

    “好古怪气息!”

    溟苍海倒吸冷气,因为此时聚集三十三重塔顶端房间众人都能看到随着“溟玉魑”破阶这力一同升起,还有一朵滋长她肌肤上黑暗狂花!

    黑色藤蔓顺着她光滑手臂向肩膀、脖颈还有脸颊攀爬!蜿蜒枝叶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扩张。像是恶魔投下阴影,又如同地狱缚魂枷锁,让人不寒而栗。

    嘭地一声!

    一朵花瓣华丽黑暗狂花……瞬间绽放于她左脸之上!

    众人惊愕地瞪大眼睛。

    然而那黑暗狂花还没来得及妖娆脸颊上开放一瞬,一股精纯生黑暗之力却迅速从她丹田内升起……两股暗力亲密地交融,忽如其来力量令黑暗狂花不知所措。

    它不知自己是应该排斥还是吞噬……

    于是便这踌躇之间,美丽花朵经不住强大力量冲击,花瓣顿时片片破碎!

    咔嚓!咔嚓!

    陪伴了妖娆多年狂花瞬间死亡,大片大片黑暗藤蔓迅速枯萎,完全从妖娆肌肤上消失!她脸颊上再也没有黑色花藤。而被释放力量与生力量则毫无间隙地融合一起,道道精纯黑暗灵气迅速集结她身侧,带着欢愉节奏不停地跳跃。

    轰……

    一张宏大召唤阶图于地面升起,能量回路疯狂溢出,其内银芒忽暗忽亮!这巨大幻阶符纹是众人平生看到精美!

    众人被这恐怖力量震撼,若她成功圆满,必声势浩大。若她心魔不除,后果则难以想象!

    此时溟苍海与战魁,脸色已经差到极致!

    妖娆此时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灵力将要破阶冲动,因为她完全沉浸自己冥想中。

    她不是那种因为自己生为人族便不分青红皂白自诩正义人,所以此时她加不知如何理清心中思路。仇恨放不放下,都是折磨!

    “亚姆,如果你还,你会怎么办?”

    妖娆于心底深情地呼唤着那位睿智老者,虽然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但这么多年来,亚姆对她而言,也是如同灵魂导师一样存。

    她自己心中勾勒出老亚姆皱着眉头盘曲地上思考影像。只有这样,她冥想中才令自己安心。

    “亚姆,为何让我来到这里?这明明就只是一段记忆,为什么我却记忆中莫名其妙得到了魔族世界黑暗力量?”

    妖娆呓语,她迷茫地看着被自己假象出来老亚姆,但那模糊身影只是笑而不语。仿佛不想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这世上本来就有很多事解释不清楚,也许妖娆看到并不是记忆,而是由记忆带领,真实地领略过千万年前魔族世界风景!

    哼哼……谁知道呢……

    “亚姆,我很矛盾,心中有无数火,却不知道向哪里发泄。如果说复仇,我为人族英灵复仇而毁灭所有魔族,那么魔族仇恨,又由谁来终结?这样因果轮回战火,是不是灾难永远都不会熄灭?”

    妖娆继续望着自己假想出来那个佝偻魔影,幻想中老亚姆只是对她抱以慈祥笑,不住点头。

    ……

    时间缓缓流过,但却没有人再意时间步伐。

    妖娆知道自己想象亚姆不会回答她任何问题,但她还是锲而不舍地继续问下去,因为此时只有幻想中老亚姆才可以让她心情宁静,陪着她渡过这场心魔。

    “亚姆,我应该怎么办?”妖娆无助地瞪大眼睛,眸光暗淡,她少有地无法决断。

    而就她低下头想把脸深藏自己臂弯中时,一声不可思议声音突然她耳边响起!

    “明天。”老亚姆沙哑苍老声音清晰地回荡于天际。

    “明天?”妖娆猛然抬起头,迟疑地看着对面那个被自己假想出来“老亚姆”。

    “对,明天!”老亚姆鼓励地点着头,唇角笑意深,眼眸中带着睿智光泽。

    明天?明天?明天!明天……明天……

    妖娆口中疯狂地呢喃着这两个字,眼中光华越来越湛亮!

    明天!

    一切矛盾与纠结都基于昨日,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都沉浸没有头杀戮里,你还我一报,我还你一报,仇恨累加于无数你争我抢中,从未有过改变,千万年如一。

    但是……明天!

    老亚姆话为妖娆打开了一扇明亮窗。

    昨日之事已非任何人可左右,但明日之事却充满希望与可以变力量。历史不做评说,也许自己看到一切都不是隐藏深处真实,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那些往事不属于她一力可撼范围,远古大能们已经做出了当年他们认为正确选择。

    千万年甚至久,这场屠杀早已经没有赢家。

    除了一个脑袋是浆糊纳多多,所有战火挑起者都湮灭历史长河中,不需要她复仇都被时光惩罚,灵魂不复存。

    延续至今战乱甚至已经失去它本来初衷,魔族甚至不记得远古故乡何处,人族也不知晓那些挥洒热血英灵以多么惨烈方式守护着故土。他们只知道烙印于骨血恨意,才会一因为一句话,一枚兽晶,甚至各种鸡毛蒜皮小事而发动毁天灭地战役。

    初元残破,世界甚至被莫里斯改造成支离破碎五域,这……不是守卫初元人族英灵们想看到事。

    此时纠缠于到底是哪方挑起战火已经没有意义,令世界美好方法不是宣泄每一次仇恨累积怒火,而是……终止它!

    是!明天……

    终止它!

    “亚姆,这是你想看到明天吗?”妖娆站起身来,身上纷乱气息这一刻突然如流细入海,刹那汇合成滔天巨浪,向着十阶巅峰大圆满冲击而去!

    她冥想中那枯坐魔族老人不再说话,而是笑盈盈地抬头看天,妖娆目光中一步一拐地蹒跚向前,只给妖娆留下了那么一个飘渺风中背影。

    这让妖娆想起老亚姆独立于通天神柱前呢喃。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魔族世界如此贫瘠,为什么我们孩子一出生就要面对死亡……我希望牺牲自己幸福,看到令所有魔族幸福道路与世界真相。”

    醍醐灌顶,妖娆这一刻明白了老亚姆身上萦绕那股强者之息到底是什么!

    亚姆不是魔族大能,没有战力,直到逝世依旧全身覆盖红鳞,没有一片鳞甲蜕鳞生肌。

    但他是强者!魔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旷世奇才!

    世上有两种可敬可畏人。

    一种人,掌握天道,碎捏星空,幻力滔天,用他们战力和鲜血守护家园。

    也有一种人,孱弱无力,阳寿有限,却用自己一生意念和精神寻求人道!抛弃自己生命,只为万万众明天美好!

    老亚姆就是后者,他一生卑微可笑,但这种精神其实已经超越了一切摧城焚河力量!它对后世影响比魔族任何一位天尊出世意义深远!

    因为他是……大贤者!

    人道巅峰,信念是他力量!坚持是他武器!先驱不需要眼睛,因为他就是魔族世界……光明!

    “啊,亚姆,我也希望看到那样明天,战火终结,才是我对人族英灵们好祭奠。”

    妖娆对着自己脑海里那远去背影淡淡说道。她知道眺望天空亚姆,使命已经完成,他灵魂一定会投身到下一位贤者身上,继续改变这个世界。

    咔嚓!咔嚓!

    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地板破裂!

    “不好!力量爆棚了!跑!”

    吓得溟苍海抱着他洗澡盆跑得老远。

    怎么办?怎么办?

    一大堆横冲直撞魂天空中叽叽喳喳乱叫。看得远方云彩中正准备再次来送礼东陆各宗门一头雾水。

    “灭合溟台老家伙们是怎么了?那个巨鼎还有紫色,青色魂到底是什么?”彩车飞驾都从远方而来。

    “不知道,他们十五天闭门谢客,可能是遇上棘手事。呵呵!这到好,看来我手上重礼是送不出去了。”一位东山宗长老眯着眼睛看到战魁与他座下众弟子那急得满头大汗脸,心中笃定灭合溟台内部必然大乱,一定有什么好戏可以看。

    而就众人或焦灼或观望目光中,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上突然腾起一道冲天光柱!

    玄黑光芒破云逐日,立即散发出一股恐怖威压!

    这冲天黑光旁,洁白云朵瞬间被撕成碎片,推出层层飘渺云带,簇拥光柱之畔。

    威压如潮,震得众人睚眦欲裂!

    战魁是双目滴血!

    三十三重塔顶被爆了!而他们眼中“溟玉魑”身下那无比巨大召唤阶符不但十阶大圆满,甚至还继续冲击诛神!

    奶奶滴!太刺激了!谁能神识离体时候连破两阶?

    远方天幕上飞驰而来彩车纷纷一个趔趄天空生生被威压压低百米!而站这些送礼彩车上东陆各宗长老们却悉数于风中凌乱。

    灭合溟台素来幻技诡异,出现一两个黑暗系召唤师并不奇怪,只是他们老宗主战魁成为域主强者,又有天人太上长老坐镇情况下,灭合溟台短短数天中又要出现诛神了吗?

    “回宗!回宗!”位于彩车上长老们疯狂大叫!他们带礼,太他丫不够隆重了!灭合溟台……要逆天啊!

    回忆中,妖娆一步步向抱着亚姆冰凉身体纳多多一步步走去。

    她先敬畏而虔诚地对着老亚姆深深一拜,而后向大哭纳多多伸出她手指,炼魂之力她手指尖闪烁,整个回忆景物下黄纸符与炎凰火线若隐若现。

    此时纳多多灵魂,已经无处可逃!

    妖娆知道,果然此时她像坎特记忆里替代第三魔主那样,以自己容颜替代纳多多怀中老亚姆。将这段寻梦旅程完全变成她与纳塔提回忆,那么桀骜纳塔提之魂,一定会义无反顾地伏倒自己脚下。

    忠诚,热爱,坚定,好战……一定会契约出传说中完美忠战魂主。

    但是,她不愿。

    与老亚姆一起,这么珍贵回忆,她不忍抹杀!这才是纳多多人性闪亮一面。她不要忠战之魂,她要真实之魂!忠于本我但不会给她造成大麻烦本我魂主!

    “纳多多!我知道你看得到我!”

    妖娆大喝!身体这段记忆中陡然出现!

    衣带飘飞,眼眉凌厉!

    “我把你珍贵记忆还给你。”

    妖娆大喝中,纳多多蓦然张开腥红眼。眼底不是青涩,而带着历经千万年苍茫。此时不是伤心纳塔提,而是疲惫纳多多。

    这记忆中,妖娆唤起了千万年后身体已灭一直跟随自己狗腿子……纳多多魂!

    “还记得亚姆说明天吧?你给亚姆‘明天’你看看现变成了什么样子?战火到现还没有结束,这是你想要‘明天’吗?”

    妖娆掐着手诀一步踏来。

    那坚定脚步看得纳多多一阵哆嗦。

    “人族殇,魔族大能全灭,剩下子民依然没有过上正常生活。这个‘明天’就是你给亚姆交代?!此时此刻,你能坦然面对亚姆脸?”

    当头棒喝!

    “我……我对不起亚姆!”魂力悸动。

    “亚姆,亚姆,我失约了!我也没有给大家……一个幸福明天。”再次看到记忆中亚姆,那老者逝于自己手心,体温由温变寒撕心裂肺之痛于千万年后再次冲入心房!

    纵然千万年,这愧疚不但未减,反而深重百万倍!而妖娆不断质问,让纳多多情绪越发悲伤激动。

    ------题外话------

    牙痛到脸肿了,去医院INg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