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2奴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纳多多灵魂已经完全向妖娆敞开。

    妖娆此时是那么真切地感觉到纳多多心跳,伸手就能触摸到纳多多隐藏内心深处柔软脉动。

    “你该死!”

    妖娆审判开始。那凌厉杀气天空中搅起乱风四舞。

    “我该死!”

    抱着老亚姆身体,纳多多失声痛哭,无论一生经历困难有多苦,寒冰下淬体百年,战斗上厮杀到断手折骨,于黄沙中被黑石兽皇群追杀三天三夜形毁骨立……一切苦难都没有无颜面对亚姆苦!

    “呜呜呜呜。”失去身体纳多多精神尤其容易受到刺激,他痛苦地趴妖娆脚下抽噎。

    “但是……”

    妖娆指着颤抖如筛糠纳多多,话峰一转。

    “虽然该死,但你已经死过一回了。”

    妖娆身侧乱风停止,身上萦绕着一股大彻大悟之感,不再纠结于昨日,她目光放亚姆希冀未来。

    “死是懦弱逃避,既然千万年时光都没有抹杀你,那么你便生,用你残魂……来赎罪吧!”

    一字一句,浸透了无法言喻威严。

    妖娆手指点向纳多多眉心,红芒她纤长指尖闪烁。天空中弥漫着一股恐怖而强大符力。

    “再给你一个创造明天机会,为亚姆,也为你自己!跟随我,你……愿,不愿意?”

    妖娆认真地看着纳多多眼,她需要是心身臣服,不然这手指间霸道奴印会完全抹灭纳多多灵魂!

    另一个机会?!

    纳多多没有想到妖娆会放他一马,身体狠狠一滞。片刻之后,他想也不想急促地大叫道:“我愿意!我愿意!”

    “亚姆!亚姆!”回答完妖娆问题,纳多多已经开始激动地摇晃着亚姆老头冰冷身体:“你听到了吗?我还有一次机会!纳塔提大魔王誓言会实现!”

    “亚姆!再等我一次!”

    妖娆眸光闪耀,心中与纳多多一样呐喊:“亚姆,一定会有那么一天,虽然我承诺单薄无力,但我会……努力!努力找到终结一切那个明天。”

    与此同时,她手指已经按了纳多多眉心。

    强大“奴印”之力灌入纳多多额头,红芒迅速凝聚!

    赤红“奴”字犹如被一支无形朱笔就,笔锋之间带着坚定与无与伦比禁锢之力深深刻入纳多多骨与血,灵与魂……流淌他身体内每一根经脉里。

    天空中恣意飞扬符力已经取代了一切景致!

    魔族世界消失,黄沙大地湮灭于混沌神识之海。褪色,天空红日回忆记忆,那魔族浩劫离今日已有千万年遥远。偌大神识虚空中,纸符飘飞,火线纵横,只有妖娆与纳多多两人凭风矗立。

    纳多多身上杀气立即被强大奴字震压,一股庄严忠魂气息他身上酝酿。

    腥红眼眸光变得通透,身上魔光悄悄收敛,此时纳多多给人感觉,像一个正经又强大魔族战神!

    被妖娆完美契约魂主!

    魔族魔族纳塔提大魔王!

    “灭合溟台奴印好霸道!”

    妖娆心中暗道,本以为纳多多心甘情愿地向自己交付忠心,就能大程度地保留他本源,但此时看来,虽然她为纳多多保留了对亚姆记忆,但他那些坑爹又猥琐小性格还是被奴印无情镇压。

    “这种感觉怪怪呢!一点都不像纳多多……”

    妖娆一皱眉头。

    “你可不要辜负我好意哦。”她清亮声音顿时于虚空中回荡。

    没有迟疑,妖娆用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指又纳多多眉心多涂抹了几下。红芒纳多多眉心闪了闪,变了一种花样。妖娆看着自己杰作,点了点头,而后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契约魂主结束,她得赶回归本体,现实中不知道过去多久,可不能让灭合溟台众人们太担心……

    一边这么想,一股头晕目眩感觉一边爬上她心头!

    神识回归!

    轰轰轰!

    灭合溟台三十三重塔上爆发出排山倒海巨响,一股恐怖黑暗威压如暴风一样肆虐于灭合山脉苍穹下!

    所有生灵血液都因此力量而瞬间被点燃。因为他们感觉到了……

    诛神!

    诛神之威天空中翻飞!

    妖娆蓦然张开眼,一簇让人悸动精芒无声地从她眸底掠过,带着割裂人魂魄威严!

    “她太变态了!”铁魃简直睚眦欲裂。

    “哼哼!”魍魉麻木地一笑。“师兄,你才发现?何止变态?她简直不是人!”

    无论小心脏有多坚强也经不起妖娆这样变态实力打击!

    数十年前一同进入洪荒秘境,魍魉与妖娆不过都是六阶战神,可是时至今日,除了抬头眺望,他却再也触摸到她脚尖!这就是差距,让人完全失去与她相比较信念。因为她之强大,能把任何同辈之人骄傲毫不留情地踩脚下,与她比较,简直是自我找虐。

    “怎么了?”神识归体妖娆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她第一感觉就是冷风嗖嗖,第二感觉就是众人眼神很诡异……

    三十三塔被妖娆破升诛神力量爆了一半,人家灭合溟台好不容易要崛起,可是她又把人家唯一一座遮风蔽雨建筑撕裂成垃圾!好苦逼啊……

    “你!”

    溟苍海身体狠狠一滞!眼前眼波流转,颠倒众生女子顿时让他魂力大动!

    数日前众人就发现“小玉”容颜离奇地发生改变。十五日没有使用易容药膏,妖娆五官恢复本貌,虽然之前已经十分动人,可是之比她之前样子是美得让人震惊。眼见兜不住秘密魍魉只好把洪荒秘境中事大略地对众人描述了一番。

    其实战魁,铁魃与溟苍海已经接受了妖娆这张比之前美艳绝世容颜。

    但溟苍海此时惊愕并不是妖娆绝世容颜,而是因为她眼神!

    明明只是分别半个月,但她眼眸中蕴藏光芒却渀佛穿越了千万年时光沧桑。平静中裹挟着一股莫大智慧与力量!她看通了什么东西,只有感悟了无上天道人才会拥有这么震慑人心目光!

    此目光,让人灵魂颤抖!

    “你破诛神了。”溟苍海吞了吞水口,慢慢地说道,看小玉现这懵懂模样,八成是魂主记忆中经历了什么事而通透,反而不知道自己已经晋升诛神。

    “哦?我晋升诛神了?”妖娆长眉一挑,面露惊愕,果然是一幅不知道表情。

    “哪挺好,哈哈哈!”妖娆摸着后脑勺大笑。

    噗!

    灭合溟台所有人都吐血了,哪有自己晋升都不知道?而且就几声敷衍“哈哈哈”了事了吗?没有欣喜若狂?没有痛哭流涕?没有睥睨天地?要知道一个召唤师欲晋升诛神是要经历多长年月,多少艰难苦困?

    眼前这个不足百岁小丫头太淡定了,渀佛自己晋阶就是稀松平常一件小事……呜呜呜呜,众人顿时一把心酸泪飙出来。

    有些人自打出生起,就是用来打击人!

    所有人风中凌乱,只得把淤积胸口那一口血又吞回肚子里去。

    “魂主成功烙印下了奴印吗?”

    溟苍海压抑着内心激动,一步踏来,此时他有许多话想要问妖娆,但关心还是魂主问题!

    “呃……”妖娆顿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支吾了一下,这讯问不是很好回答:“契约是契了,不过有一点点不像前辈你想象那样。”妖娆微眯着眼睛,缩着脖子,比出一点点小手指放溟苍海面前。

    什么意思?

    一点点?

    溟苍海一头雾水,什么叫不像他想象一样?

    就溟苍海迷惑之际,一直撅着屁股趴地上纳多多突然一跃而起,带着比以往猥琐得瑟献媚笑意突然扑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妖大腿开始干嚎!

    “主人!主人!纳小仆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见到您就恨不得挖出自己心肝献上,为什么觉得您出现就是伦家生命中重明亮曙光!”

    纳多多唾沫横飞地说出一个强大理由:“那是因为您就是纳小仆一生中看到胸大屁股大女人!”

    “您是纳小仆太阳!光明地照耀着纳小仆人生道路!”

    星星眼儿望着妖娆屁股。

    “主人给我第二次生命,主人说东我不敢西,主人说南我不敢北。主人就是我天,主人就是我地。以前是纳小仆没有表现好,现纳小仆一定会好好学习,努力做鬼,不再伤主人心,不再让主人焦虑!”

    纳多多一边撕心裂肺地嗷嗷,一边猥琐地想摸妖娆脚揩油。他心里想得与口里说完全不一样。

    哼!小妖娆,这么诱人地站本尊面前,以前是本尊太傻,不懂得用变通方法扑倒你,原来只想着强大,以武力征服你那像小豹子一样桀骜难驯小性格。呸!现本尊知错了,你丫就是个幻修变态,本尊一万年都拼不过你!但本尊现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甜宠你,无论你说什么,本尊都百分之一千二地把你交代迅速完成,慢慢地把龙骚包挤下位,让你这桀骜小豹子越来越喜欢我纳多多大魔主,依靠我强健男人味……哇哈哈哈哈!

    以下省略一万字意淫,纳多多抱着妖娆腿,眼眸中闪动着鬼畜光。

    我擦!这家伙本源之魂实是太猥琐了。也不知道妖娆用了什么办法奴印之下完整保留纳多多如此……咳咳……有个性灵魂特点。

    虽然有些无语,但妖娆还是微微一笑才把得瑟中纳多多一脚踹开。只有这样猥琐纳多多,才是她纳小仆不是?

    纳多多额前红芒一闪,这才让溟苍海与众人看清了他眉心奴印!

    噗!

    噗!噗!噗!噗!

    飙血声音立即四下而起!

    “这……这是什么?”

    溟苍海指着纳多多头,只觉得自己要被雷魂飞魄散!他颤抖手指,出卖了他悸动心情,他扭曲脸与抽搐嘴角,无声地毁灭了一代又一代纯情灭合溟台弟子心。

    一个锘大“女”字纳多多眉心妖冶地闪烁!

    女……女?女女女……女!

    怎么从“奴”字变成了“女”字?

    战魁才宗主把眼珠子瞪出了眼眶。铁魃咬碎了牙,魍魉扶着额头虚弱地靠墙角……所有人瞬间五雷轰顶,皮开肉绽。

    “啊……奴印太霸道了,把我小纳镇压得有些不像他本人,所以我就……咳咳……契了个半奴印,只有一半啦……哎呀,也不是很丑对不丑。”

    无良某人温柔地爱抚着纳小仆额头。那赤红“女”印光芒与纳小仆泪花点点眼交相辉映。

    扑通!

    溟苍海已经顾及不了他英俊潇洒模样一屁股跌倒地。

    半……半奴印……这可真是前所未闻变态之法!给了被契之魂一丝自由左右自己内心生机!除了生前记忆与能力之外,还魂体内留下了本我力量!

    “小仆也觉得这个印很好!”被完全扭曲了小纳得瑟地向众人亮出他大脑门儿。

    “这说明小纳主人,是女中龙凤,女中之王,让奴印让小纳脸上放金光!”小纳幸福地笑着,那憨笑简直戳瞎了众人眼!是要有多扭曲性格,才能接受如此让人五内重伤“女”印?

    “呵呵。”妖娆坑爹地对已经飙血溟苍海说道:“总比什么‘又’印好看一点点吧……”契约时妖娆因为不喜一本正经纳多多,而把奴印摸灭了一半!

    太腹黑了!她手下魂与幻兽是怎么活到现?场所有人都厥倒于地。喷得那叫一个惨烈。

    盛情难却,自妖娆苏醒之后,她传奇经历上又加了浓烈一笔,灭合溟台众人简直不想放她离开。

    见自己容貌暴露,魍魉又已经向众人交代了一小部分真相,妖娆索性把自己一切向溟苍海全盘托出,只是叮嘱众人不要再向外泄露口风,因为与她交好事一旦让上四宗或者魔族强者知晓,对于灭合溟台而言也是一场大祸。

    溟苍海与战魁等人当即发下血誓,保证绝不向外泄露妖娆半点行踪。

    有血誓约束与情谊先,何况现妖娆与灭合溟台利益一致,这炼魂宗门想要崛起,今后也许需要妖娆帮助,而妖娆也相信,日后她一定会借用灭合溟台力量。因为她知道自己越触及天魔子与血十三秘密,就越有可能会引动空前大动乱,初元高手如林,隐世大能悉数蛰伏于幕后混乱暗潮中,以后困难与危险,不可能是她一人之战。

    她需要,坚定可靠朋友!

    但是自纳多多记忆中看到往事,妖娆并没有向灭合溟台众人提起,不是每个人都有能看到明天通透之心,如果这些东西提前暴露世人面前,也许会导致初元现世人族与魔族激烈战役。

    与灭合溟台众人又消磨了几日,妖娆带着纳多多离开了灭合山脉,身后不舍之声一片,尤其是泡灭合鼎内狐狸眼某人,要不是因为拉不下面子,只怕也跟纳多多一样抱着妖娆腿不放手了。

    妖娆笑盈盈地向众人道别。

    而后坚定地踏上了前往道宗旅程。

    末日之战记忆给了她一个警示,她需要培植自己势力。一个魔祖虽然强,但一群天人扑上来还是瞬死。无论镇压血老头是哪方巨擘,她都需要足够帮手与雄厚财力。因为她准备触及,一定是不可想象强大力量。

    妖娆脑海中描绘着她足下道路,她首先需要一块地……而后地上种“庄稼”,再把“庄稼”换成钱,然后把她伙伴们实力都提升到一个高度。

    啧啧……想想都觉得有许多事要做。但是第一步,已经有了方向!

    云真与子衍承诺封地!

    “道宗我来鸟……”把脸颊又抹上易容膏,把自己美丽容貌生生伪装成一个不算难看女修,妖娆欢愉地向道宗御空而去。

    不过一日,花了些金铢东陆各个主城内辗转,妖娆很就到达了道宗山门之下。

    不愧是东陆出名大宗派,妖娆站山角下一眼看不到头,只觉山上仙云缭绕,弟子们身着各色衣袍,等级分明。

    山门守备森严,妖娆能感觉到从里面传来几缕九阶战神之威徐徐传来,山门正上方还放置着一枚巨大传讯水晶,一旦有威胁入侵门内,远总坛深处长老们便会第一时间知晓。

    妖娆暗自推测,只怕流云,瑶光这些与道宗一个水平大型宗门山门外都是这个规格强力警戒。

    与灭合山光景完全不同,遍地高楼,琉璃瓦阳光下闪烁着动人光泽,雕梁画栋,檐角装饰着雕功精美彩狮。

    高飞屋檐,狰狞雕像……森严中透露着庄严肃穆,给人一种无形压迫,对于一般召唤师而言渀佛是神一样存,让人们不由自主地产生敬畏与臣服心情。

    这就是……东陆大派!

    妖娆只觉得自己又看到了不一样风景。

    妖娆眼前展现渀佛是一个巨大集市。大量到山下采买或者办事弟子都从正门井然有序地出入,或驾车辇,或驭幻兽,威风凛凛,神情间自有一种骄傲与卓越感觉。这就是身为大派弟子自豪。就连那些身穿布衣,脚踏布鞋,一看就知道不过是外门杂役小丫头们走出正门后脊梁都直挺三分,高高抬起头跟自己主子身后。

    从他们经过正门时掏出宗门令牌就能看出他们道宗内地位,妖娆细心观察了一会儿,没有从任何人手中看到像云真手中那么厚重精美令牌相似品。

    而正门旁一个偏门,正簇拥着大量初元平民。甚至还有一些用小梳子零食与道宗杂役们偷偷换药丹投机商人。

    他们羡慕地看着出入于正门道宗门徒。三三两两聚一起交头结耳。妖娆好奇地凑了上去。她灭合溟台已经停留月余,很多消息都没有来得及收集整理。也不知道过了这么久,道宗力量有没有发生变化?

    “二狗娃子,你什么时候也能穿上那么鲜艳衣服啊!”一个老头指着一个刚从道宗内走出布衣杂役羡慕地说道。他身边站了一个看上去才七八岁小童。

    “爷爷!那不算鲜艳,要当就要当正式弟子,人家可是很厉害!”毛头小子撸起袖管,亮出细细小胳膊。

    “现想入道宗,怕是难了哦!”一个中年人爷孙俩身边冷笑。

    “现道宗强太上长老道光子倒台,一位恐怖,实人让人闻所未闻道宗大能上位,不仅是道宗内部势力大洗牌,是东陆各势力都刮目相看。”

    “道宗自太上长老起,到圣王,甚至封山尊者都易主,此次一定是想东陆大干一场,我听说……”

    中年人脸上露出神秘表情:

    &n

    bsp; “道宗强弟子云真上人就经常出入山门,不知道酝酿些什么行动。前几日他才回山,我王胡子可是有幸远远地看到了上人背影滴!哇哈哈哈!你小子如果想进入道宗,这么细胳膊可是不行滴,因为道宗现对甄选弟子要求高了,你还是乖乖地求人让你做个外门杂役好了!”

    哦?看来子衍疯老头已经上位了,这么就干掉梅光,力挫众人,成功上位?

    呵呵!挺好厉害!妖娆眼底掠过一道精芒。

    而且她来得刚好,云真也刚好山门里。

    “请问这位大叔,如果我有熟人道宗里,要怎么才能求见呢?”妖娆一脸热情地讯问着那渀佛知道很多秘密中年人。分外闪亮眸子顿时让那中年人脸上一红。

    “跟我们一样,排队报名呗!”中年人指了指自己所队伍头,四五个道宗外门弟子正负责登记到访问人员。

    哦?挺有意思,妖娆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了解过宗门内务,也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办法与云真通上消息,所以便跟着中年人与祖孙二人乖乖地排了队伍里。

    ------题外话------

    拔了一个歪智齿,抽搐中…

    被人说宣传不得力,“心寒”了,小心肝瞬间被刺破一头黑线,我要积极,我要狗皮膏药,我要疯狂宣传我要票张着牙上血洞,漏风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