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4没有野兽,qin兽出没

154没有野兽,qin兽出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路上王叔与二狗子祖孙气得不行。

    “真是不好意思,连累到你们了。”妖娆笑眯眯地向三人道歉。王叔黄了生意,二狗娃子也因此没有办法进道宗当烧火小厮。着实都受了她牵连。

    “不用放心上,这帮王八糕子,要是让老子给供应鲜果菜,老子非要里面下毒不可,什么狗屁宗门!”王叔扯着脖子,青筋爆起,大嗓门呱呱乱叫。

    “就是,我也不愿意去这种坑人地方打杂,他们不配用我烧火!”别看二狗娃子虽小,但骨气却也很硬。

    “哈哈哈。”妖娆被这一大一小逗得直想笑。

    这些人非但没有埋怨她,还为她说好话,真是很淳朴村民。

    有机会,她一定会加倍补偿他们!

    “我们倒没有什么,大不了回家种田。就是小玉你刀被他们抢了,真是可惜啊,以后也不知道要不要得回来。”二狗爷爷同情地看着妖娆,他虽然不识货,但也知道那发光鸀刀一定是好东西,比他砍柴家伙闪亮多了。

    “喔,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

    妖娆扶着爷爷手,与三人一同向山下走去。如果她初元混了这么多年,连赫连铮眼底那一点点贪婪还看不透,那简直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被人抢了她非但不难过,甚至就连没有见到赫连铮之前,把蛇形弯刀舀出来也是她早就想好。

    天阶幻器,云真交给她时候都割肉般疼痛,不要说其他识货弟子看到此刀后反应。刚才不是赫连铮,也一定有别道宗弟子出现。

    呵呵,她是好孩子,做人很低调,不会闯山门,缺只是一个送信不是……

    妖娆勾了勾唇角,脸上笑意深。

    自己进不去,就让别人来找她好了!

    妖娆此时脸上邪笑要是被又看上避水宝衣赫连铮看见,只怕打死他他都不会再出现,可惜总是没有止,既然轻易得到了第一件宝物,就必然会对第二件加心痒难耐!

    才山路上走了不多久,妖娆脚步便悄无声息地慢了下来。下山小道有无数条,而三人则阴错阳差地选了人早一条,行至此时,四周已经没有别人影。

    “小玉姑娘别怕,这光天化日之下,又是道宗地界,没有野兽。”王叔哈哈大笑。中气十足笑声胸腔内回荡。

    “没有野兽,只怕也有禽兽咧。”妖娆眨了眨眼睛,将众人拦住。

    因为前方不远处密林中已经走出一个慵懒恣意人影。

    华服及地,长长腰封地上拖曳而行,蹁飞衣带将来人衬托得犹如仙人一般,一个男子装扮成这样也真是过于华丽,不是刚才匡宝无耻赫连铮又是何人?

    “骗子!骗子又出现了!”小孩总是童言无忌。看到赫连铮身影之后立即指着他脸气恼地大叫起来!

    赫连铮脸上微微扬起一丝怒气,不过这怒气瞬间便化为无耻笑靥。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真有缘分啊。”赫连铮也不遮掩,目光咄咄地看着妖娆袖袋,知道里面还有一件稀有避水宝衣!他就是为此而来!

    我擦!你要不要脸啊!“有缘分”这种话也说得出来……这是孽缘啊喂,好像谁想见到你似!

    王叔顿时气得脸又红了,此时上道宗,他才真正地见识了什么是无赖!这无赖八成就是来抢宝物!太黑心了!

    “你们都不行,看我!”二狗爷爷一瘸一拐地挤到前面,突然扯着嗓门放声大叫起来。

    “啊啊啊啊……道宗弟子光天化日之下抢东西杀人了!不行!你得陪我治伤钱!打老头了!没有人性地打老头了!天理难容啊,连老头都欺负,老头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你!坏人!强盗!”

    赫连铮还没有走上前来,二狗爷爷就一屁股坐地上,额头上抹了把泥巴开始胡乱扑打。

    这年头,老人家装可怜讹人也是很有杀伤力!特别是这娴熟架势还真让人触目惊心。

    只可惜这百试不爽招术赫连铮鼻子底下一点用都没有。

    二狗爷爷反抗很就被赫连真无情一句话给秒杀。

    “我布了结界,你们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

    噗!二狗爷爷顿时翻了个白眼厥倒地,那他自己抓出来这些好痛好痛伤……他丫不是白抓了?!

    “哈哈哈,姑娘。”

    赫连铮胸有成竹地向妖娆走来,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平民,对于他来说就跟玩似。如果不是看上了天阶重宝,他也赖得如此劳神费力。

    “你带着那衣服也是无用,不如卖给我顺便与我相交一场,也许我赫连还能帮你道宗谋个差事,反正你想与云真大师兄套近乎也八成是这个目。”

    赫连铮说得也直接:“实话告诉你,你这些东西摆他面前,他未必看得上眼,现他可是天人境太上第一长老弟子,板上钉钉下代圣王,道宗好东西都供给他了,一般物件他看不上眼。”

    站妖娆面前,赫连真散发出丝丝经过修饰威压,与摄魂有异曲同功之妙。让一般人立即心魂动摇。有意念被他左右之感。

    “哦?我现无论怎么叫,别人都听不到?你骗我吧?这里明明离道宗大门这么近。”

    赫连铮眼前女子却并没有回答避水宝衣问题,而对之前他曾提起结界很感兴趣。

    “那是自然,不仅听不到,而且看不到……”赫连铮顿时得意扬扬地向几个“愚民”普及结界厉害之处。

    可是就他得瑟之际,眼前傻到不懂惊恐女子却突然嫣然一笑。

    “那就好,我就怕你小子布结界不靠谱,人家就是怕被人听到啊……哈哈哈哈!”

    妖娆银铃般笑声天空下回荡。原本是那么好听声音落入赫连铮耳中却显得有有让人毛骨悚然了!

    这姑娘,怎么一点都不畏惧?她想干什么?

    “纳多多!带着你小弟上吧!”妖娆一振臂!一团威压浓烈黑暗之魂便立即趴了她脚下,赤红眼带着嗜血杀意!

    只是一眼,顿时把赫连铮腿吓得软如面条!

    “啊啊啊啊!妖孽!这女子是什么妖孽?”刚才还得意万分道宗弟子顿时吓得嗷嗷乱叫,衣带一挥就想御空而逃。

    王叔与祖孙俩看到野鬼般纳多多,早就吓得抖如筛糠。

    “纳多多,去吧,情地揍,把他身上好东西都给我搜出来!”妖娆指了指一旁小树林,捂着眼娇羞地说道:“不要飙出太多血,会吓到小盆友。还有,不要打脸……”

    纳多多本来摸着下巴舔着舌头想第一时间内冲上去。可是却因为妖娆后一句话而皱起眉头。

    不可以打脸?

    不对头啊!

    臭主人该不会是看上了那垃圾脸了吧?还不可以打脸!哼!这些下三滥不除掉,我堂堂纳多多大魔王要如何主人面前立足?!老子美人扑倒计划又怎么可能成功实施?!

    鬼畜眼闪了闪,这魂主灵魂自由度颇高。

    “我漂亮,温柔可爱主人大银……”

    纳多多顿时一脸媚笑,搓着手低头对妖娆小心问道:“小仆有一个小小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为什么不可以打脸捏?”纯良声音:“小仆虽然忠于我亲爱主银,但是小仆也不能做任何对龙少爷不恭敬事情。小仆以为这种品质不怎么样祸水万万不可以留身边,一定要撕烂他嘴,戳瞎他眼,割破他脸,压塌他鼻子……才安心。”

    纳多多小仆恶狠狠地挥舞着拳头做撕打状。而后又一脸纯良无辜地盯着妖娆。

    “主人您觉得小仆说得对不对?”

    “笨蛋,我要用他去送信!”

    妖娆揉了揉太阳穴,用手指头想也知道纳多多这家伙又再想什么变态念头,现还学聪明了,然会舀龙觉来当掩护。

    “打破了脸道宗不收他怎么办?你只管往他身上招呼,脸留给我!”

    哦!原来是这样!纳多多顿时心情大好!

    “我说呢,主人怎么会看上这种烂货!”

    灭哈哈哈哈!

    纳多多一边大笑,手指尖一边疾速涌出各色魂息!

    有水桶粗细赤碧双蛇,一脸狰狞坎坷小弟,还有嚣张致极三眼天狮,只见三眼天狮随意嗷嗷了几声,就掠起狂风把天空中那吓得直抽搐赫连铮直接卷到了密林里。

    “冲

    啊!”密密麻麻魂向赫连铮跌落方向飞扑而去。

    一阵树影晃动,鸀叶簌簌从树冠上落下,还有一阵暧昧呜呜声闷响于野草内,听着着实让人心情愉……

    妖娆拉着瑟瑟发抖王叔与祖孙俩找了一片安静地方坐下。

    不一会儿,那脸颊丝毫无恙,身体却诡异地肿大了一圈“包子”赫连铮却已经一脸惶恐地扑倒妖娆脚下!

    “女侠!不!女王大人!饶命啊啊啊啊!”

    他连头都不敢回,生怕再看到那些手段下三滥,连畜生都不如恐怖野鬼!特别是那红眼睛鬼头子,折磨人手段简直……简直……呜呜呜呜……堂堂道宗第一峰内核心弟子都被折磨得想哭。

    “对不起,我不该觊觎女王大人宝物,我罪该万死,我有眼无珠……”赫连铮脸,此时比打了霜茄子还难看一百倍。趴地上磕头如捣米。

    然能看到恶霸自己面前认错,开始被纳多多吓得浑身战栗王叔与祖孙二人也胆大起来。

    嘿!真带感啊!心中一口恶气总算是出了出来,不管是好鬼还是坏鬼,反正小玉又不会伤害他们。

    而配合着赫连铮号哭,纳小仆毕恭毕敬地把之前失去蛇形刀交到了妖娆手上,一同上交还有赫连铮地阶幻器无影飞刀,以及他储物袋中数千金铢。

    妖娆向被残酷事实打击得外焦里嫩赫连铮走去。

    手指他眉心一点,一缕命魂便被她霸道地牵引而出!

    看到这个出手,赫连真简直睚眦欲裂,差点当场把自己心脉震断!

    若说魂兽,他还可以认为这诡异女修是使用了魔道妖法,可是此时她这种无需他认同而霸道取命魂手段却无声地证明……

    爆强!

    这女修幻阶已经强到臻入自然,一般战神无法看破她修为!夺人性命,也不过是挥手之间!

    嘶!

    “她站道宗锁山大阵前,都经得起众守山弟子与长老共同发出神识查探。这种实力,只怕闯山都拦不住,我还匡她宝物,这不是找死吗?”

    赫连铮顿时脑袋成了一团浆糊,鼻涕眼泪一齐飙了出来!

    “这是哪里来隐世强者,好端端干什么不自报家门,非要引得小辈自己犯错误?呜呜呜呜!恶趣味妖孽,坑死俺了!”

    赫连铮此时委屈得很,但是他想错了两点,第一妖娆并不是装嫩隐世大能,没有办法自报家门。第二,因为要躲避上四宗追查,她也不能做出闯山之类会暴露自己能力傻事。

    所以……就只能以异宝引某只笨蛋上勾了。

    显然这次笨蛋就是赫连铮。

    “你……聪明吗?”妖娆把玩着手中命魂,像一个女王一样高高上地问道。

    “不聪明……我是瞎了眼睛,罪,罪无可恕,触怒了前辈威严。”连是称呼都改了口。

    赫连铮顿时把头摇得像是拨浪鼓,命魂都被别人抽了,是生是死便只看人家心情。

    “不聪明?你不聪明我留你命干什么?”耳边传来声音犹如雪峰之巅吹来冰风。

    吓!

    错了!

    “不不不!我很聪明!前辈只要小小提示一下,赫连立即就会明白前辈想法。”赫连铮一边努力给自己加分,一边冷汗直冒。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皮,可脸皮却偏偏光滑无瑕得很,他痛得呲牙咧嘴有苦难言。

    “唔,那就对,还是开始那个要求,去给我送信。让云真来找我。”妖娆轻轻地捻着自己长发笑起来。

    “送……送信……”赫连铮有些脑子不够用,这恐怖女修还真是为了找云真大师兄,难道是下战?

    不过此时赫连铮为保小命也不管我眼前女魔头与云真大师兄到底有什么关系了。自己命魂还对方手上呢!

    “那,那我要带什么信物?”赫连铮傻傻地问道。

    “呸!还信物!你还没有被教训得够吗?又想骗东西!”王叔叉着腰大喝!

    “不不不……不是……”赫连铮差点急得晕过去。人家女魔头既不肯说名字又不肯舀信物,就只知道她好像叫“小玉”,凭这么点信息。云真大师兄又如何请得动?

    “给你!”妖娆赫连铮胸口狠狠地踩了一个黑脚印儿,狗血地对赫连真说:“你就把这脚印给他看,他自然会来!”

    噗!

    要吐血了!一个如此鲜明刺眼女鞋黑脚印印赫连铮胸口,实乃宗门弟子奇耻大辱。这样回山门,就算脸上不带伤,身上脚印儿也会被人笑掉大牙!

    看来真是战!赫连铮趴地上气得肺要爆,心里却恶狠狠地想:“好吧!既然你这女魔头这么狠,等下云真大师兄来了,一定会帮我报仇,把我命魂夺回来!”

    “还不去!给你半柱香时间,我主人一定要看到人!滚!”

    纳多多要挟之下,身体肿到两个大赫连铮顿时一哆嗦,踉跄御空而起,而后向道宗总坛内哇哈哈哈呀地疯狂奔去!半柱香时间,他要是请不动云师兄,小命就不保了!

    “小玉姑娘,没,没事吧?”

    看到那无耻赫连铮被撵走,王叔有些担心地问到。

    “不用管他,你们等着看就是。”妖娆开始心中默默计算着一柱香时间。

    简直是如火烧了屁股流星一样直接破窗砸入云真所,看到黑脚印还有身上那些无比恶毒又狗血折磨人手段,赫连铮得意地发现云真大师兄还有云挽容师姐脸上纷纷扬起繁杂难喻表情。

    “走!”

    这挑衅当真是一剂猛药!云真大师兄二话不说就召唤出天山飞鹰捏着他脖子掀飞房顶疯狂地向山下冲去!

    “哼!女魔头,你死定了!”赫连铮捂着胸口脚印,眼神内闪烁着恶毒光芒。

    风啸过耳,狂风如刀,只稍一瞬,云真与云挽容禽系战鹰就已经掠过重重雕梁画栋,出现了道宗山门外密林上,守山弟子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感觉有一道凌厉威压从眼前倏地飞过。

    山下四个人影已经依稀可见。

    赫连铮狰狞狂笑着:“女魔头!我云真大师兄来给我报仇了!哇哈哈哈!”

    还没有笑完,赫连铮顿时觉得衣领一松,自己已经重伤僵硬身体犹如一砣铁石一样“咚”地坠入大地!

    轰轰轰!

    人体炸弹,地面打出了一个巨大土坑。

    “小玉!小玉!你终于来了!一看那惊天地泣鬼神脚印,我就知道是你!”

    云真泪眼婆娑地踉跄奔来,要不是妖娆凌厉眼神,云真只怕也会狗血地扑上来。

    噗……

    血溅三丈,还以为是云真师兄不小心滑手,好不容易才从土坑里爬出来赫连铮这次是真经脉寸断了!

    妖娆一看到云真那张招摇脸,就轻轻地哼了一声。“云上人,见你可真不容易!”

    不好!

    妖娆怒了!

    云真与云挽容仔细打量了一下妖娆身上气息,只不过月余,她威压就已经飘渺到他们二人完全无法琢磨!这丫头不得了,实是太妖孽!

    “我冤枉!”云真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着脸。

    “你是谁?以你本事怎样都能轻松找到我不是?而且我为了等你来,不惜降低道宗山门下各入口防御力,换都是些平时爱贪小便宜又心术不正弟子守山。呜呜呜呜……我一直眼巴巴地等你来啊!”

    万箭穿心!

    赫连铮此时连土坑里扑打力气都没有了,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爱贪小便宜又心术不正”那种人?难怪自云真大师兄回到宗门之后,道宗各入口就大规模换防。

    “小玉,你为什么不闯门啊!”云真小心翼翼地蹭上来。一脸春光灿烂笑。

    这就是传说中道宗强弟子吗?王叔与祖孙俩有些凌乱于风中感觉!

    不过小玉……小玉果真不是一般人!

    “你算得倒好,要我给你免费清理门户是不是?”妖娆弹了弹云真大脑门,她看得出这家伙一脑袋交易气味。

    啊……被妖娆戳破,云真顿时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咳咳,小玉,你太看不起我了,怎么可能……”心虚抹汗,妖娆这家伙太犀利:“我们不说这个,师尊还等着你呢!跟我去吧!”

    云真拉着妖娆就走上飞鹰背脊。

    赫连铮原以为云真是被鬼迷上了心窍才与鬼女交好,没有想到云真大师兄三五句话就提到了师尊!云真师尊是谁?早就不是第一峰封山尊者,而是道宗第一高人,子衍老祖啊啊啊!

    疯了!这个世界完全疯了!

    “对了,这个人命魂就给我吧。”妖娆并没有急着走,而是摇着指间赫连铮命魂。

    “好说。”云真想也不想就无耻地把自己同门师弟给卖了出去。

    “还有,这王叔人很好,估计卖粮食也很好,他与伙房谈了些生意,被赫连铮搅黄了,你给他做点大生意吧?”

    妖娆盯着云真指向已经石化原地三人。

    “那小孩子,虽然现修炼根基薄了点,但很有骨气,可以让他先做个外门弟子,以后出不出息看自己。”妖娆伸手抹灭了赫连铮地阶无影飞刀上精神烙印,一把抛给嘴巴张得老大二狗子。又向王叔与爷爷怀里塞了些从赫连铮那里搜刮来金铢。

    “这是赫连师兄赔偿你们养老钱,与生意本金,好好用。”妖娆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那绝美笑顿时让三人石化心如被岩浆加热般沸腾起来。

    “好,没有问题!我带他们去处理这些事,小玉你先跟哥哥去见老祖吧!”云挽容温柔地招呼三人走上她飞鹰。

    云真也立即挥着衣袖带着妖娆向道宗后山飞去!

    喂!

    喂!

    “喂!那我呢!我要走回去吗?”瞬间只剩下家财失,连命都赔了进去赫连铮土坑里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