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5:良鸟,总是更渴望远方

155:良鸟,总是更渴望远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云真带着妖娆天空中疾驰。  .H  n H  n.N e t混混 小  说 网/ 无弹窗广告 全 文 字TxT下载

    根本就不经过山门,云真怀中宗门令牌天空中发出一缕柔和光线,直接带着他飞鹰穿破层层锁山大阵,掠过恢弘宽广道宗建筑。向道宗后山飞去。

    比起宗门总坛华美建筑,道宗后山一片苍翠,只一些高大奇花异草之下偶尔露出半角飞檐。只不过妖娆能感觉到这貌似人迹罕至青山中隐藏着数十道极强威压!

    这些威压都如神护一般存,仿佛陌生入侵者只要敢进入后山地界,就会无声地直接被粉碎空气里。

    数十道力量扫过云真身体,而后悄悄收敛下去。

    “不要怕,这些都是道宗太上长老。”云真好意安慰妖娆。

    不错,比起道宗总坛上方那些巍峨却故弄玄虚大派庄严之气,此地无声隐匿力量为精纯决绝。这后山强者,才代表道宗真正战力!

    怕到不必,妖娆自己也是诛神,云真看不出来而已。不过东陆一派能汇集数十位诛神强者守护山门,也是极恐怖力量!

    妖娆笑而不语,目光直向后山山顶威压强大一处看去。

    日光中红梅光,如火染一般绽放出烟火一样色彩。将后山整个山顶染得一片旖旎,她记得曾经强道宗太上长老梅光喜欢红梅,只是没有想到子衍并没有把这些代表梅光红梅移除,而是依旧保留着它们山上蓬勃地开放。看来子衍对万年前梅光因妒生恨陷害他事完全放下。不因此而迁怒于外物,实属心境空明智者。

    “子衍师尊下面等你。”云真遥手指着梅花深处。

    云真因为经历了洪荒秘境历练,又得到天人境道宗老祖青睐,道宗内地位急速飙升,弟子中也只有他能驾着战兽直冲道宗后山禁地。

    双目凝神,妖娆已经看到一位白发老者坐梅光绽放庭院内悠然喝茶景象。

    子衍。与当日洪荒秘境内发疯样子截然两样。气息飘渺如仙,朴素中带着天人强者特有枯荣之气!

    就她目光落正闭目养神老者身上时,老者眼眸却蓦然张开!

    子衍眼底爆发出两道璀璨电芒!

    嘶啦!

    撕裂声音。

    电芒直入苍穹,这一瞬间云真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脚下飞鹰剧烈颤抖,而妖娆却压抑着这燥动力量,平静地与子衍视线对视。

    一滴汗,顿时从妖娆额上滴落!

    这对视中她恍如看到了无边无际星辰宇宙,有苍古狂风从她耳畔吹过,而置身于这恢弘中她,仿佛只是一颗随时即将泯灭尘埃。

    这才是真正天人第一衰!

    即使经常越阶战斗她都无法撼动深邃强大!此时妖娆终于明白龙觉所说,诛神与五衰间让无数强者终生止步巨大鸿沟到底意味着什么!

    “诛神”只不过是战神境后大圆满一个延续,站诛神之巅,才能窥视正真碎捏星空力量!如末日之战,碎星辰,淬神火,搅动乾坤之大能,无不天人三衰以上。

    而她此时,只不过刚刚爬上了个巨峰之下小山丘!

    道……无极!

    妖娆心中默默念起迦南大帝秘库中看到天道。当年她朱雀,她以为大帝无极限,此时初元,诛神也不会是她极限!

    心中陡然升起战意无边,下意识杀气搅得狂风四起,梅影浮动,暗香乱舞!

    云真天鹰顿时发出凄惨叫声,子衍威压与妖娆战意两相碾压下,它差点被挤成肉饼。

    然而就此刻,子衍疯老头却“噌”地一声站起身来,眼中眸光不再带有压迫力,脸颊上惊愕神采停留了很久,这才缓缓对着乘飞鹰落地妖娆说道:

    “后生……可畏!”老者带着羡慕与赞许感叹。

    “发生了什么?”云真摸着自己后脑勺,只觉得自己刚才有一瞬间记忆是空白。

    “晚辈拜见子衍前辈。”

    子衍威压收回,妖娆身上杀气自然无声消减。她感觉到自己刚才失态,立即匆匆迎上。

    为了抵挡子衍威压,保持自己神智清明,她只有激发自己战意与子衍一拼。虽然没有跟云真一样记忆空白,但是无论怎么说……都是输了。

    “小友几日不见,又有精进,实惊人。”

    子衍此时仍处极度震惊之中。洪荒秘境一别,才一月有余,妖娆这丫头就已经从九阶战神直破诛神,实是太疯狂了,再想想她年纪……不到百岁诛神强者喂!只怕上四宗内也找不出几个这样变态!

    说出去不怕吓死人,只怕别人都不信!

    “想我当初……咳咳,当初我与小友关系很是不错对吧?哎呀,都是那树妖,害老人家记忆不清哇!我记得,一直与小友和和睦睦不是……”

    子衍老头一边哇哇乱叫试图把他之前与妖娆过节一笔勾消,一边慈祥地拉着妖娆手将她按藤椅上。漂浮半空中逍遥拂尘看到妖娆到来都兴奋地绕着她转了好几圈。

    微笑……慈祥地微笑……挤出一脸老皱纹地慈祥微笑……子衍都挤得脸颊抽搐。

    看到自己师尊如此热情模样,云真都吓了一跳,虽然道宗与妖娆交好,但师尊一向是冷淡人,怎么此时这样反常?连嘴角都笑到了耳朵根上?我擦……跟恶狼一样!云真忍不住心中腹诽。

    “是,我与前辈一直相处得好得很。”

    妖娆轻轻地笑着,无拘束地把自己身体陷藤椅中,洪荒秘境里因为子衍老头儿疯狂确是出了些乌龙,但误会早就解除。

    前尘往事不用提,当初出秘境时虽然因为急迫而没有互道珍重,不过既然当初她与云真交好,与道宗结盟,自然现……也是!

    “你们父女俩,都是一样脾气。呵呵。好心性啊!”

    子衍一巴掌拍开云真伸来手,亲自把煮沸了水倒妖娆茶杯里。袅袅氤氲升起。

    “前辈,我爹爹还好吗?”

    妖娆立即以手指轻叩了三声桌面然后双手抱杯以示感激。

    像爹爹那么好动人,自然不会帮子衍扫清梅光余党后还留道宗内。所以她也没有指望道宗寻到他人影。

    “很好。”

    子衍老头点着头:“我助他分身前往青龙驭部,而他本体现已经太极山脉寻找太阴与太阳两宗遗脉。你亲父可是个不可多得幻修奇才,我很欣赏他。当初域主境就能与我相争,啧啧,虽然当时我身受重伤,生机稀薄,但也是一件几乎不可思议事!”

    “你们父女俩,都是奇葩。”

    子衍老头儿吧唧着嘴唇,赞美之情溢于言表。

    老头儿末了还不忘记补充一句:“天知道你这么早就寻来,不然我多留他几日,你们就能团圆。”

    呀!原来爹爹前几日才离开。

    妖娆长长睫毛轻轻垂下,杯中清茶漾起波痕映入眸底。

    她已不再是那个日日夜夜为追随爹爹足迹而破开业火天壁莽撞丫头,她有她追求,爹爹有爹爹使命,纵然不能天天一起……

    天大地大,知道对方无恙便好!

    妖娆轻轻抬起头,脸上挂着满足笑意。

    “没有关系,反正以后还有机会。前辈,我此次来,是来要封地。”

    妖娆从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事还是放前面说比较符合她风格。

    “你想要东陆封地?”子衍吸了一口暖茶。眸底有精芒流转。他果断地回答:“没有。”

    肿么介么坑爹?

    妖娆没有“咚”地把手中茶杯掷出,丢死子衍这个老不死。而云真却差点一个趔趄破了功。

    慌张云真心底暗道:不是道宗总坛山脉旁边有一边幅员辽阔领地一直没有域主坐镇吗?前几天还说好赠给妖娆,为什么看上去对妖娆热情无比师尊此时又出尔反尔了?

    “师……”云真刚想开口,却被子衍第三句话吓了个肝胆俱裂。

    “不过,蓝魔海有一块荒地,你要不要?”

    子衍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分外清晰。

    嘭!

    云真头磕石桌上。蓝……蓝魔海……妖娆怎么可能去蓝魔海称霸?青魔海域主去了蓝魔海都各个跟孙子一样,那里强者层出不穷,那是地域辽阔无边!

    师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人?

    而妖娆却淡定地吹了吹茶,平静地问道:“为什么道宗会有蓝魔海领地?”

    子衍嘿嘿一笑。

    “那不是道宗领域,是我家。”

    噗!云真再次喷血,他云家也是超级世家,怎么没有见蓝魔海有封地?

    “你也知道……”子衍老不厚道地摸着鼻子。“一般宗门内实力强大弟子,半数源于实力雄厚荒古世家。我就是其中一个。”

    “只不过我世家门人早已凋零,只剩下我一个挂着个宗主虚名,拿着些祖上传下来已经荒芜地皮而已。”

    “云真说东陆领地靠近道宗,不久之后可能会因为道宗扩建而被总坛吞并。这才是为什么那里一直没有域主坐镇原因,域主都不想招惹道宗势力。要是我不,那地皮给你还行,我一出世,只怕道宗很就要开始扩张东陆势力。那不是坑了你?”

    子衍目光湛湛地看着妖娆脸,从怀中掏出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白色冰棱。

    “所以,你愿意用云真许诺给你东陆封地,换蓝魔海一片荒原吗?”

    巴掌大小白色冰棱阳光下反射出晶莹光泽,虽有丝丝白气溢出,但令人啧啧称奇是它既不消减也不融化,如同玉石一样坚硬光滑。

    要是换了别人,此时一定激动得倒吸冷气!我擦,蓝魔海封地换青魔海封地,这就像是有傻叉用一砣金子换银币一样一本万利好生意。

    越接近初元魔海深处,灵力越浓郁,何况蓝魔海地界宽广,物产丰富,只要有野心有实力强者都会向往能蓝魔海内为自己打下一片基业。

    “师尊,这样不好吧,蓝魔海强者太彪悍了,要是让妖娆去,是坑她!”云真吞着水口,准备以自己理智给头脑发热两人降温。

    “哈哈哈哈,我傻徒弟,你没有看出来,她早就是诛神了!”子衍握着冰棱大笑。

    那冰棱便是封地之印,握有它,即证明封地所有权。

    “这这这……这!”云真看着妖娆平静脸,简直睚眦欲裂不可思议。他知道妖娆又强了不少,那大不了就是域主巅峰,万万没有想到,她已经晋升诛神!那不是道宗太上长老水平?

    妖孽啊!上四宗怎么抓得到她?

    云真狠狠地擦了一把鼻血,再次深深地佩服自己洪荒秘境内与妖娆、龙觉联手英明神武之决定。

    云真心狂跳,而妖娆心情却并没有因为天降之喜而加速收缩。

    虽然她是有意进入蓝魔海,但这份大礼来得太轻易,让她授之不安。

    “前辈,你可不要坑我,这里面有什么,您还是直说好。”妖娆怔怔看着子衍那张疯狂脸。诛神境青魔海是能横着走,可是去了蓝魔海内,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喔喔……真是小心啊。”子衍手中冰凌已经戳到妖娆脸颊上。“我都说了这是荒原,没有什么特别物产,而且我家族覆灭,我也有万年没有回那里看看,用手指想都知道……呵呵……”子衍咧开嘴笑了。“不太平!”

    “不太平”三个字说得很果断。

    子衍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

    持有冰激凌,虽然代表着对封地合法所有权,但万年无人看管,他一人坐镇道宗又无暇理清门户,自然冰不冰凌都已经成为一种没有实际约束力象征。与其让这祖上封地烂自己手心里,还不如跟妖娆换道宗旁富庶之地开拓道宗疆域。

    也不算是坑了妖娆,只要她有实力肃清领地,蓝魔海威慑力能给她未来带来多利益!

    良鸟,总是希望飞向远方!

    “呵呵!”妖娆嘴角勾起一丝笑,衣袖一挥,那晶莹冰晶顿时被她勾入了自己手心里!

    毋庸质疑,当听到“蓝魔海”三个字她便深深沦陷,多问一句,只不过是看看子衍态度而已。

    “我要了!”

    冰棱之光照得妖娆双颊有银光乍起,眼底闪烁满是璀璨银光!

    “白川!”

    冰棱上两个清晰大字印入眼帘。

    “这是封地名字?听起来很美。”

    “是白川,你会喜欢它。”子衍心满意足地是大笑。如果不是阿斯兰特与妖娆展现出实力与心性,他也舍不得把祖传封地这样便宜地送出去。

    希望这是一场双赢交易!

    “要建立自己势力,是很漫长且困难事情,但我看你很有信心。想必已经有了自己想法。”子衍老头儿说道:“其实任何扩张都需要大量财富积累。财富不是凭空创造,而是……呵呵。”

    腹黑笑浮现子衍老头脸颊上。

    “不久之后,我们要对流云殿与瑶光圣地动手,这可是道宗现高机密,我现告诉了你:妖娆,到时候来助我一臂之力!流云与瑶光宗门秘库内数量惊人财富,我按你功勋与你分成。”

    “哈哈哈!这个消息好!我还有几个符师朋友一定要救出来。只要前辈通知我,到时候我一定来。”

    “嗯!这样好。平时不需要你,攻山时候出现就好了。”子衍看了看天色。又交给妖娆一枚宗令一枚传讯水晶。

    “以后来道宗不用这么麻烦,提早给云真一个消息,还有宗令是贵客令,可以直接进入道宗总坛内谒见圣王,他是我人,如果我不,有什么要求对他提就可以。我老了,虽然洪荒秘境内被迫困了万年,还是不习惯被人称为‘老祖’感觉。”

    子衍怅然地捻着自己白须。

    “我得闭关一段时日,毕竟大战即,身上伤还没有好全,可要养好了……”眸底精芒湛湛:“才好打劫不是!”

    “那前辈好好休息,祝前辈早日出关。”

    妖娆感觉到额头一热,顿时站起身来对子衍和云真一拱手。

    “我还有急事,今日就不打扰了,等我封地建起来,请两位去做客哈!”

    云真身体狠狠一滞,有些激动地说道:“这么就走?不多住几日?道宗后山上可是有几处风景很不错。不如多留留?”

    “不用了,拿着这玩意儿,心静不下来呢!”妖娆嬉笑着挥动手中冰激凌。

    “别走啊!来来来,来尝尝我特地为你们做晚餐!”

    门口又响起一声清丽女子笑声。

    只见黑暗料理界女王大人云挽容又双手端着着一锅犹如岩浆般黑中带红还冒出泡泡毒药向三人走来,随着她靠近,大片发光红梅花瞬间枯萎。那甜美笑,配合着草木枯死景象,还真是妖邪无比。

    云挽容出现,看来王叔与爷爷,二狗娃子事已经安顿好。

    “妖娆!跑!”云真顿时吓得腿都软了!口吐白沫扯起妖娆,连自己天鹰都不要了就御空而逃。

    只留下子衍老头儿流着口水吧唧着嘴,目光湛湛地看着一脸生气云挽容。

    “挽容丫头,不要管他们,他们不懂欣赏,来!来师尊都能吃!都给师尊吃!”某重口味着急地拍着桌子一幅急不可耐模样!

    噗!难道实力高强者,都是无毒不欢变态?

    云真飞鹰还没来得及开溜,就被那黑暗料理气味直接熏晕地。

    “哥哥真是!”云挽容赌气地一跺脚。

    天空中人影已经只剩下芝麻颗儿大。

    “妖娆,你还是走吧……”云真脸色发白地扯着妖娆。气喘吁吁地说道。“记得建好封地把我妹妹带走,不是她死,就是我死……咳咳……”云真脸扭曲无比:“东陆只有东武城有前往蓝魔海大型传送阵,你先去东武。”

    说着云真便欲带妖娆前去道宗总坛传送阵内。

    “等等,我得先出道宗门,我感觉有人来找我了。”妖娆乐呵呵地摸着额头,这炙热感觉,不是风骚龙又是哪个?

    “哦?”云真回头一看妖娆那幸福浅笑脸,顿时明白她口中“某人”是哪一只。只有那位,让会让妖娆露出这么自然而动人笑脸。

    “那好,我也很久没有看到龙少爷了。”

    天空中二人立即改变御空方向,向着山门下疾行而去。

    折腾了一天,日光都已经暗淡,傍晚来临,残阳斜照。

    道宗正门外人迹已经稀少,只有负责剑行还一板一眼地清理着今日到访名单。看到平时不常现身云真大师兄居然出现!他顿时激动得无以复加,但是看到大师兄居然一脸“温柔”地陪着那个白日里手持碧蛇弯刀与避水宝衣姑娘,他顿时弱弱地吐了吐舌头。心中感叹。

    啊……没有想到啊,看来赫连师兄还是良心发现,才没有误事。你看,云真大师兄与那姑娘感情是有多好?都带着一起出来看夕阳了!

    正当剑行这么幸福地幻想之时,山下却发出一阵窸窸窣窣行走声。

    “那是什么?”剑行下意识地伸手想拉警钟。因为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像整齐行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