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56有土匪来抢姑娘

156有土匪来抢姑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是什么?”妖娆也听到窸窸窣窣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上次龙觉偷袭,她就能感觉得到,这次那风骚龙一定不会再悄悄出没,用同一种方法登场,不符合他风骚性格。

    就妖娆这样想时候,眼前已经出现一排排整齐人影。果然是暂龙峰下故人到来!先是云中古村独眼老村长带着那些热情洋溢年青们一边跳舞一边对着妖娆挤眉弄眼。

    吓!那奇怪声音原来是众人踏草发出细小响动。

    看到老村长跳着奇怪舞,妖娆忍不住噗了出来,哎嘛,太搞了,龙龙这是要干什么?

    我擦!

    亮瞎眼啊!

    云真瞠目结舌地瞪大眼睛,从来木有看过这么粗犷原始,抹了一脸油彩土著人出现道宗山门口,他们……他们都是为妖娆而来?

    因为人数不多,所以补队伍后面是一脸苦逼元方,战虎,上官紫痕还有老黑猿。老黑猿自从跟着财主元方之后也学会了穿金带银,可是此时明显有人无情地扒光了它衣服,把它一抹上了廉价油彩,还逼迫着它歪歪扭扭地学着独眼老村长跳舞……

    救命啊!老大救命啊……

    战虎满眼都是凄凉神色,那些高难度动作他实是做不出哇,可是元方一阵恶狠狠咳嗽声中,战虎原本已经无力手立即绷了个笔直,腰身也扭得前所未有柔软,可怜战虎。

    元方为什么那么认真?

    哦……妖娆看到了他正闪烁着璀璨光芒双眼,还有一丝不苟动作,知道能让这货如此卖命方法只有一个,就是他被收买了……钱钱钱……妖娆渀佛能清晰地听到元方口里呢喃那些愉音调。

    好魔鬼龙龙啊!软硬双管齐下,活生生强迫这些人给他制造气场。妖娆顿时掉了一头黑线。

    人群之后。一个黑衣黑发男子路踏着轻步伐而来。

    长眉如剑,凌厉削入鬓角。龙目目光如炬,带着火石精芒。鼻梁如刀刻斧焀,唇角带着任何人都模渀不出来摄魂笑靥。

    轻狂,风捻墨发黑衣而过,翩然如仙。足踏沙,细小沙砾地面上推开圈圈如水波一样痕迹!

    双手负于身后,缩地成寸,第一眼还天边,第二眼已经眼前!

    龙觉!

    常身边总不觉,一别再见却惊心。

    少年时嬉笑打闹,那青涩脸庞已经心中定格,总看到时那宠溺弱受醋脸,可是谁想她龙骚包早已如此丰神俊逸,霸气天成?!宽厚肩膀,高大身体,岁月中挺拔成一株虬劲松。

    云真都惊艳了!

    如果不是早认识龙少,他此时会问,这是哪家域主?哪域尊王?

    “啪啪啪!”黑衣男子行来之时,剑眉轻挑,连拍了三下手。

    听到号令,元方立即狠命地踩了一脚战虎。于是一群人立即同声狂吼出一句惊天地泣鬼神口号!

    “姑娘!姑娘!我想死你了哇!”

    狂风过……犹如军号!

    那毁天灭地大叫声震得道宗山门隆隆作响,山上仙兽毛皮乍起,守门剑行一屁股跌倒地。那说不出来肉麻感已经酥到了骨头里!门内已经有人拉响警钟!

    “敌袭!敌袭!”

    “有土匪来抢姑娘!”

    “云真,走开点,走开点!”看到云真站妖娆身后,某人皱起了眉头。

    龙觉一步插妖娆与云真之间,毫不犹豫地把云真“嗖”地一声掀到一边。而后霸道揽起妖娆小腰,低下头她额前便是一吻。

    “想我?只能说想我,其他任何答案都不接受。”

    “每天每时每刻连睡觉时候也想我?不能不想,不然我就亏本了,因为我就是这样想你……妖妖。”一声声传入妖娆耳。

    龙觉几乎是咬着妖娆耳垂说话。那富有磁性声音简直让人迷恋得发狂。发自内心情话,没有任何润色,毫无遮拦地说出来。

    啊……

    妖娆实很想笑,却又因为龙觉此时极为逼近温暖怀抱而双颊通红。他熠熠眼眸,照得她无处可藏。

    龙氏风骚无敌!只有遇上龙觉,妖娆那些小腹黑小野蛮小霸道才没有一点用武之地,因为他实……无法用言语描述地贴近她心,那么霸道拉风无厘头又合她意。

    “你不亏……”妖娆红着脸,手指下意识戳着龙觉胸口,吞吞吐吐地说道。

    两个久别妖孽对望着傻笑。

    “没眼看啊没眼看!”

    战虎痛苦地捂着自己眼,先是强逼他跳舞,以众人之狂吼呼出龙少爷情话,以众人之猥琐衬托龙少爷伟岸高大,然后又给他们这些光棍看这么你侬我侬一幕,真是太残忍了!呜呜呜呜……

    妖娆回答听得龙觉一阵狂爽,他不亏,那就是妖妖承认一直想着他咯……灭哈哈哈哈……心中多日思念一下便有了宣泄之处。

    “我们走。”

    耳边还回响着“来人啊!有人攻上宗门抢姑娘了”叫喊,而龙觉已经振着衣袖抱着妖娆踏过云真,狂笑地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喂!无良啊!我还想着跟你打个招呼,你这龙骚包!然抱着妖娆连寒暄都没有就跑路!真没有兄弟之情!”云真坐地上简直无语哽咽。

    从道宗大门中冲出弟子都看到了云真大师兄跌倒地,身边姑娘被土匪无情掳走那一幕。

    “真苦逼……原来云真大师兄这么地位尊贵人也会被人抢姑娘!”道宗众人默默以衣角拭去眼眶下泪水。

    此八卦一出,其后数年间,道宗内向“受伤”大师兄嘘寒问暖小师妹们接连不断地把云真所挤爆棚。也算间接给他增加不少人气。

    龙觉虽然霸气而来,上演了这么一场列队迎接妖娆闹剧,但他将发染黑,众人呐喊中也只提“姑娘”二字,丝毫提与妖娆本名有关小名,也是避免寻找妖娆上四宗门人这动乱东陆中嗅出蛛丝马迹。

    虽光明正大出现,滴水不漏收场。

    只给东陆百姓与道宗弟子茶余饭后八卦一下云真谈资,谁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姑娘”与“土匪”去向之上。

    于东陆每天发生大大小小诸多奇闻中,这只是稀松平常一件。

    不过被无厘头逗得分外开心某姑娘,其中甜蜜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妖娆随后知晓了龙觉西域境遇,龙峰被毁,但起因却是彪悍龙爸龙妈使用隐藏龙峰下巨型幻器把所有人带走。上四宗人并没有抓到任何可以胁迫她现身并交出半极道幻器人。

    空空贼老头留下了清晰线索为龙觉寻找众人。

    所以此时龙觉才带众人不远万里跋涉而来,没有驭兽环,众人只得一起辗转于各主城间大型传送阵,为了配合法伊老头儿与若竹脚程,足足耗了月余才从西域来到东陆。

    除了龙爸与龙妈,其他人都尾随龙觉,龙家庭那两位逍遥前辈并没有觉得龙峰被毁是一件坏事,反正没有伤到龙域百姓,他们做久了域主也乐得放假逍遥,于是龙爸然直接把众人安危交给龙觉,拍拍屁股,带着老婆……去访友了!

    累得要命法伊老头与若竹娘亲一看到妖娆驭兽环就扑了上来,他们怀念那种被人带着跑不用自己用力舒服日子。刚好妖娆说要去蓝魔海接受封地,众人激动之余都满心期待。老村长也怀念那经常与他一起喝酒打架邪老头儿。众人好一阵叙旧之后便都驾轻就熟地踏入驭兽环内。

    “我爹娘访友,也许下次我们就能看到百里尘与牧野面瘫了。”龙觉笑着对妖娆说道。龙爸龙妈表面上像是放假,但龙觉知道他们必定酝酿重要东西,只怕龙妈要打破神宗禁令,也步入蓝魔海了。

    两人一身轻便,稍作乔装后,便以极速度到达东陆东武大城。

    东武是东陆重要主城之一,东陆人皇国都。

    以东武为中心,流云,瑶光圣地,还有道宗这片广袤大陆上呈现三足鼎立之势。边沿地带还零星分布着各种大大小小宗门。

    虽然东陆,南疆,西域,朔北各有皇室,但召唤师世界已经与寻常百姓世界完全分离,宗派不受人皇管辖,不过出于对平民世界安定考虑,各宗派都会派出长老守护一国之都与各地主城。

    东陆东武大城就是这样一个荟萃了东陆精英超级大城,国都繁华,平民安,天空不时有战神飞过,一片富丽祥和。只不过妖娆急着赶路,并没有东武稍加停留。通过道宗山下传送阵到达东武之后,立即交纳了数量不菲金铢继续前进。

    繁华街景眼前一闪而过。妖娆与龙觉二人便嗅到了魔海特有咸腥。

    蓝魔海!

    令无数强者向往又敬畏辽阔大地!

    与青魔海四域不同,蓝魔海海陆杂驳,地形错综繁杂,魔族势力庞大,有很多人族未知之地,所以也没有详细海图可以将蓝魔海全貌描述清楚。

    妖娆只知道按子衍老头儿指示,她与龙觉被传送到一个连名字都没有只以数字标注极偏僻传送点。

    一连头晕目眩之后,妖娆感觉到自己又重站到了坚实大地上。

    一低头,妖娆顿时渗出一脑门儿汗……难怪东武时那负责传送人一定要求她与龙觉站近些,好抱一起。看看这地上小得不行阵图,渀佛只是用石头随意堆砌,要是一不小心站远些,搞不好被传送人会错过这道门,直接迷失时空罅隙里。

    我擦!以后好不要用这么危险方式从东域来白川。

    “我觉得很好啊。”抱着妖娆龙觉,紧了紧怀中柔软娇躯,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眼眸内却带着坏笑。

    “好什么好!等我到了封地,建了城,就让空空贼老头儿做个大传送阵,想去哪就去哪!”妖娆意气风发地憧憬着。

    这想法很霸气,能拥有大型传送阵不是大宗门就是超级世家,因为启用传送之力需要消耗数量惊人魔晶需物,而妖娆希冀领地,一定要富裕得流油。

    “只是不知道白川什么位置,子衍前辈说到了这里便大概知道要怎么走了。”妖娆向远方眺望,然而就此时耳边突然响起刺耳尖啸。

    嗖!嗖!嗖!

    数十道人影从天而降!都是黑衣短褂,一身精干装束,他们或乘飞禽或驾苍狼,狰狞兽首内獠牙正反射着森光。威压肆虐,日光都被这些凭空出现黑衣战神们遮蔽。野兽炙热呼吸喷到了妖娆后颈。

    地上有数十个土坑,为了近距离狙击,这些黑衣人只怕地底龟息了很久,从他们虬劲威压上看,至少都是七阶战神以上强者。

    “打劫!”

    “把身上东西通通交出来!”

    不知道谁吼了一句,顿时引得众匪徒一阵狼嚎。

    打劫?!

    妖娆顿时抬了抬眼皮,哼哼冷笑了一下。

    “灭哈哈,还有花姑娘滴干活!一起抢过来!老子这个传送点蹲了好多天了,就等着青魔海稚儿不小心传过来!兄弟们!有肉吃有美人了!”

    “把那女抢来享受,男杀了喂狼!”

    疯狂大笑耳边回荡。一个高大匪徒目露邪光,如野兽一般目光湛湛地看着妖娆。他喊叫,引起了众匪徒一阵共鸣。

    刀剑锵,野兽高昂地长啸!荒风中瞬间充满肃杀与血腥之气!

    蓝魔海混乱之地以它独特“风俗”欢迎着“稚儿”到来。

    只不过淫笑着大汉话音还没有结束,胸口就陡然出现一道恐怖血口,这个晃着刀锋淫笑八阶战神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瞬间爆血毙命,死得彻底!

    也怪他不应该口无遮拦地提到妖娆,不然也许被某人海扁一番还能留下性命,殊不知龙某人痛恨这种抢强东西还要伤人恶徒,胆敢对着他妖妖淫笑,只怕一生不知道已经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事……

    这种垃圾,该死!

    咚!

    尸体爆血倒地声音如一柄重锤一样狠狠地砸众匪徒心尖上,顿时震得他们睚眦欲裂,五内重伤!死这个,可是他们主力喂!结果然是被秒杀!

    “我草!是域主巅峰!”

    “我们这鬼地方怎么会有域主巅峰从东武来?”

    刚才还气势汹汹众恶徒顿时鬼哭狼嚎做鸟兽四散之状,看来他们之中至少有一位符师,能够分辨传送阵上能量回路是从何处而来。

    如果不明时空之门从何地开来,那么打劫蓝魔海其他封地强者危险就太大,只有践踏刚从青魔海来到蓝魔海人胜算才大。即不熟悉蓝魔海地型,又傻乎乎地把所有幻器与金铢都随身携带。

    只可惜这群匪徒伏击了这么久,还是踢到了一块重铁板!

    逃?哪里逃得过龙觉手?

    嘭嘭嘭嘭!

    只听到重物落地声音,瞬间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人影,只剩下一个哆哆嗦嗦干瘦少年。

    “不……不要杀我,我不他们一伙,我被迫……”少年蠕动着吓得发紫嘴唇,哭声嘴里呜咽。

    妖娆看了一眼,少年确身着布衣,衣衫褴褛,从破损衣物下可以看到一很多发红肿烂鞭伤与烧痕。

    “你是符师。”龙觉单手扼着少年脖子,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是……是……”少年如同秋风中落叶风中战栗,简直不敢直视龙觉眼睛,那两道炬火,照得他抬不起头来。

    “你是域主巅峰,那位姑娘是诛神初期,你们破空掠起能量波痕与一般战神不同,他们要想得罪你与那姑娘,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少年指着地上横七竖八已经死匪徒,瘦小脸上却洋溢起一丝奇异笑。

    我擦!

    看来真正杀了匪徒人不是龙觉,而是这瘦小少年!

    匪徒们不知用了什么诡异龟息之法藏匿地下,就连妖娆神识都没有第一时间感知,但这少年却从妖娆与龙觉二人穿越时空通道时掠起能量波痕感知到了二人力量,并怂恿匪徒们出来送死!

    匪徒们以为青魔海战神没什么真本事,便听信了少年话。

    一个区区一阶战神境符师。是不可能通过威压看到妖娆幻阶,所以少年所说一切必然是事实。

    虽然不知道他符力有多强,但这少年对符力感知力可是惊人恐怖!

    妖娆脸上都闪过一丝惊愕!

    这是奇才吗?

    “他们杀了好多无辜人,烧了我家庭村子,该死!”被龙觉扼得脸青少年一直恶狠狠地盯着地上匪尸,脸上带着大仇得报意。

    看来也是一个可怜人。

    龙觉手慢慢松开,把少年放了地上。

    “你自由了,走吧。”

    这不是他与妖娆赐予自由,而是这弱小少年自己争取复仇与自由。只不过假借了他手而已。

    “真放了我?”少年摸着脖子,一幅不难相信表情。

    “嗯。”杀也决绝放也干脆,龙觉点点头:“如果还有家,回家吧,顺便告诉我们白川哪个方向。”

    白川?

    少年眼底一阵迷离。

    “我们现就位于白川边沿,这里我家乡大地,只不过已经有几千年没有人叫过‘白川’这个名字,因为现此地闻名于世‘美名’是……土匪窝。”

    一提到“匪徒”二字,少年顿时又咬牙切齿起来!

    喵叽!为什么是土匪窝?妖娆顿时双眼一阵眩晕。

    太太太给面子了……知道她不是好人,所以连封地都变成了土匪窝吗?

    “因为白川是三不管地界,像神宗,昆山,天门,星月四大宗门附近人族聚地都由宗门力量震慑,律法严苛。所以那些地方有罪战神为了逃避惩罚都向偏远地方逃窜,而我们白川位于混沌大地,本来就是魔族与人族势力纠缠不清海陆,曾经坐镇荒古世家好像断了续,被越来越多恶人占领,就变成土匪窝了。”

    少年思路极为清晰,对白川了解远超妖娆与龙觉预计。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妖娆好奇地问道。

    “我祖上有先辈曾经白川领主手下做过杂役,眼睁睁看着那镇守白川世家一代代强者陨落凋零,于是祖上就迁到这里住,形成了村落。本来有个传言说那洪荒世家还有一个后裔没有死,通过这个传送阵逃到了青魔海娶妻生子又传承了几代,所以我们一直等领主回来,只是没有等到,我家……家就被匪徒烧了!”

    少年捏着拳头气得浑身发抖。

    哦……

    妖娆心中升起一丝同情,那子衍老头八成就是少年口中洪荒世家后裔,只是出生于东陆,生长于东陆,他使命早已与道宗紧紧相连,对于遥远白川,也只是他先祖记忆。

    所以那坑人臭老头才把冰凌封地之印,交给她,让她重守护白川吗?只怕子衍臭老头现也不知道白川已经变成这么混乱土匪窝。

    头大啊!真是大工程!

    妖娆揉了揉太阳穴,对少年问道:“那现白川大匪徒叫什么名字?盘踞哪里?”

    “你们怎么对匪徒这么感兴趣?难不成也是从青魔海逃来罪人?!”少年突然一阵紧张,警惕地看着妖娆与龙觉脸。“你们也是来当匪徒吧?”

    “啊,是呀!”

    妖娆突然大笑起来。

    “不但要当匪徒,还要当大那个!”

    银光一闪,妖娆掏出怀中冰激封地之印!

    “本姑娘来,收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