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69:双城之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众魔云长老与弟子眼中,那妖邪小鼎吞噬活人速度极慢,那撕裂四肢声音简直如同酷刑一般让人经脉逆行肝胆俱裂。

    但是妖娆眼中,不过顷刻之间,面前那些哭天抢地流云殿弟子们就已经化为了一锅热气蒸腾活人药汁。月白色轮回鼎发出心满意足吧唧声。袅袅轻烟从鼎内蒸腾而起,带着淬炼提纯之后精纯气息。

    妖娆脸上没有什么多余表情。

    她冷咧脸转向那四位衣不蔽体一脸感激正准备道谢女子,云挽容已经解开了封着她们口鼻布条儿。

    “不用谢我,你们我也不能轻易放过。”妖娆毫不婉转。

    原本没有想到木箱中“贺礼”是人,所以才与爹爹口无遮拦地说话,令计划外人知道了她前来流云殿目地与身分,所以无论这些女修与流云殿有多大仇恨,妖娆都不会行动实施前放她们自由离开。

    “毕竟你们也听到了我计划。所以不好意思,我正式对流云殿发起战役之前,还得委屈你们一段时间。”

    妖娆一边说一边腾空而起,以左手捏拳对着大地狠狠挥出一拳。一道恐怖火焰奥义立即从她指尖迸发而出,转瞬之间地面七八丈地下烧出一个简陋地穴!

    只不过这么举手间,众人眼前陡然出现了这么隐蔽一个地穴!如果藏上泥土,只怕没有人能感觉到地下还别有洞天。

    妖娆清脆声音四位女修耳际回响:“等事情解决之后我再放你们离开。”

    她身前召唤阵一闪,一只憨态可掬毛色发亮水麒麟就立即撅着屁股趴了地穴旁。

    别看此时水麒麟威压极度收敛,但扑闪眼底流动水波却给人一种极为恢弘强大浩瀚汪洋感,不说这幻兽实力惊天动地,但看护四位手脚上被负着沉重镣铐六阶战神还是绰绰有余。

    妖娆实力与果断决绝性格一览无遗,四位刚刚被拯救女子身体狠狠一震,脸上都露出震惊表情,但她们表情很又都归于平静。

    “多谢恩人,是我们不应该偷听到大人计划。所以无论让我地穴里待多久,我都愿意。”

    一个绿纱女子跪地上轻轻地磕了一个响头,而后一脸从容地跳入地穴内,动作没有半点拖沓。

    虽然妖娆救这些女子是出于善心,但她没有理由以自己安危来赌这些女子人品,万一谁突然向流云殿倒戈,势必要给她自己造成许多不必要麻烦。这些聪慧女子自然明白妖娆难处与疑虑。

    随着绿纱女子跃入地穴,黄纱紫纱女子也抹着眼泪对妖娆盈盈一拜。

    “恩人,你一定要把那些可恶家伙们通通杀死!给我们师尊与同门师兄弟们报仇!”

    原来是一对姐妹,果然是东陆某个小宗门弟子,流云殿恶棍们为了将二人掳劫而来,无情而残忍地剿灭了她们门派。所以两人含着泪水向妖娆央求,一提起“流云殿”三个字便恨不得咬断自己牙齿!

    “放心,我会,事情解决之后就放你们离开。”

    妖娆再次承诺。语气也温柔了许多。

    六阶战神已经不需要进食,地下闭气入定,日子并不难过,也感觉不到短暂时间流逝。

    黄纱与紫纱女子相互扶持着跳入地穴里。而那倔强粉衣女子却扑通一声跪了妖娆面前!

    “求求几位恩人!带我去!带我去!我要亲手杀了这些畜生!”

    粉衣女子一脸泪痕,但眼中闪烁着凌厉光芒。仿佛是刚刚开刃刀锋,不懂得藏起锐气,大有见物斩物飞蛾扑火决绝与莽撞。

    “带我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只求亲眼看着这些畜生们死!”女子撕心裂肺地呐喊,声音比妖娆想象还要刺耳。

    只见那粉衣女子身份一震,脸上露出痛苦表情,不一会儿眉心就飘出一缕精纯命魂!

    自愿献出命魂!

    因此命魂献出,她精神立即萎靡不振,脸色由红转白,但她还是打起精神对着妖娆与阿斯兰特不断央求。

    “我已经失去一切,从此之后世上没有南宫樱,只有两位恩人奴婢小南。”

    “把我当炮灰都好!让我死流云殿弟子尸体上!”

    那缕鲜活命魂随着小南哭喊飘向妖娆掌心。

    命魂出其地灼热,倒是令妖娆微微有些惊诧。她淡淡地注视了手中命魂良久,而后向粉衣女子走去。

    “我需要是聪明人,而不是一柄不好驾驭狂刀。”

    妖娆看着小南杀气四溢眼说道。

    “胡乱爆发怒气,虽然表面上看很吓人,但容易被人躲避,充其量不过是留下些不痛不痒小伤痕。真正宝刀只出手一次,一次便刺入敌人心脏。”

    妖娆视线中有一种审度意味。开始她就很欣赏这粉衣女子坚强,但是正所谓:“坚强过了头就是顽固”。如她自己所说,她喜欢不是狂野执拗,而是聪明。

    一点就透!

    小南迷茫表情只脸上一闪而过,这瞬间犹豫之后,年轻女子身上暴虐之气就迅速消减隐匿。眸中凌厉刀茫渐渐消失不见。

    “是,主人,我懂了,小南会做一把宝刀。”粉衣女子虚心地低下头。

    妖娆满意地点点头,将小南命魂收入驭兽环内,又震断她手脚镣铐,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件干净衣裳盖小南身上。

    二毛看到妖娆没有拒绝粉衣女子要求,于是站起身来摇头晃脑地跳入地穴内,将剥落于一旁泥土掩地穴入口上,乖乖地去看守其它三位女子入定了。

    换完衣衫之后,小南毕恭毕敬地站妖娆身后。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莽撞表情。

    “现?”

    直到小南换好衣物,阿斯兰特才别过头讯问妖娆。

    “现?现我得回白川!不然龙觉和麒麟王前辈得把我找疯了。”妖娆笑嘻嘻地对爹爹说道:“等我与他们打个招呼,把百川事处理一下我再回来。”

    这次是被空空坑来,妖娆自然不能久留。原本只是想见爹爹一眼,遇上流云殿长老与弟子一并解决也只是顺手而已。

    “那你先回去,爹爹想办法先混到流云殿里面去!”阿斯兰特拍着妖娆肩头。

    “不用想了!”妖娆豪迈地一挥手,将左臂驭兽环从胳膊上撸下来塞到爹爹手里,眼底闪烁着湛湛精芒。她挤着眼睛对阿斯兰特说道:“爹爹不会是不记得这个怎么用了吧?”

    驭兽环虽然认妖娆为主,但旧主仍是阿斯兰特,妖娆授意之下驭兽环依旧听从阿斯兰特指令。

    用驭兽环储人功能混入流云殿内部原本是空空贼老头主意,白虎大陆迦南秘库中与妖娆初遇时他便想用这种办法独自去解救被流云殿关押兄弟们,只不过后来被血十三收服,再加上他意识到自己实力并经不起流云殿内强者碾压,这个计划才一直搁浅到如今。却没有想到被妖娆再次采用!

    “哦?!”阿斯兰特苍绿色眸子一振,脸颊上顿时露出兴奋表情!

    妖娆不说他都忘记这回事!

    近前来流云殿道贺各路人马无比复杂,所以锁山大阵级别也分外严苛,虽然他无法锁山大阵查探下隐藏自己身份与幻阶混入流云总坛。但是有了驭兽环,他就可以把这金光灿灿圈儿随意丢哪家贺礼里,自己藏身环内,大摇大摆地被流云长老们一路送上流云殿内部去!

    “妖妖!你真是太聪明了!”阿斯兰特捏着驭兽环激动得大叫!

    “呵呵,挽容外面接应吧,云真与子衍老头也应该来了,对了对了……”妖娆脸上洋溢着坑爹笑意。“我道宗还抽过一个无赖强盗命魂,让他们把我那小奴隶也带来当炮灰玩!”

    妖娆玩味语气顿时令人不寒而栗。她指自然是那日道宗山门口骗她蛇形弯刀与避水宝衣赫连铮。那一脸正经无赖她还没有玩够呢!

    “好邪恶……好小心眼儿……好无耻,我好喜欢!”云挽容立即甜甜地笑了起来:“好!我一定通知哥哥注意这件事,我也很思念赫连师兄!”

    两个女子阴森地对笑着。

    远道宗练武场内清修赫连铮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啊啾!”他捏着通红鼻子,抬头眺望远方,心脏不知为何突突地跳了起来。

    妖娆也不完全是为了整赫连铮玩,他战力不俗,小心眼儿极多,再加上命魂为她控制,是忠心又好用帮手,白川战力不好随意抽调使用情况下,这个人是佳助力人选。

    “还有……”妖娆准备自己这次离开前把所有事都安排清楚。这样她回白川也放心一些。

    妖娆指着小南说道:“小南,委屈你一下。近这么多流云殿太上长老涌入流云殿内,又有诛神强者晋升,流云殿主事者一定会趁着这声名大噪机会广招资质上乘弟子。你去招收弟子地方看看,试试能不能靠这个办法混入哪个旁枝,也好流云殿内接应我爹。”

    “好!”小南谦卑地一笑。“我本来就是一介散修,原先只有师傅带着我云游四方,不怕他们查底。”说着说着小南便红了眼睛,声音有些哽咽,虽然她没有对妖娆提起,但妖娆用手指头都猜得到……小南师傅一定也被流云长老们杀死了。

    “你们要小心,我很回来。”妖娆叮嘱着云挽容、爹爹与小南三人。

    “混进去之后先找几个老头儿符师,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以空空名义向他们问好,他们一定能帮你们解决很多问题。”妖娆说话时候空空贼老头儿已经把一枚小小玉扣当成信物放了阿斯兰特手心里。

    “我师弟们都认识这枚玉扣。”

    空空贼老头虽然很想留下,但那并不完善传送阵需要他力量才能发动,而且他信赖妖娆与阿斯兰特,他与师弟们见面日子不会遥远了!他甚至已经幻想那群老臭球们跟他一起白川修建传送阵场面!

    “妖妖,好好处理白川事,爹爹这里有进展后自然会给你传讯。不要惦记爹爹。”

    阿斯兰特大手揉着妖娆长发,对女儿宠溺无以复加,要不是妖妖前来送驭兽环,只怕以他脾气会直接打个地洞一直打到流云殿里面去。

    “嗯!”

    交代完一切父女两立即分别,时间此时对于二人都是分外珍贵东西。

    妖娆回到白川梦幻城城主府内已经是这日晌午。刚从传送阵中走出来,妖娆就看到一个一脸怒气骚包直直地坐传送阵前,恶狠狠地瞪眼睛!

    地上有小火苗噼里啪啦作响。

    一脸害怕阿吉畏手畏脚地站龙觉身后,早已经大汗淋漓脸色蜡黄,看样子什么事都已经招了……

    因为被放出驭兽环邪冰天天果着乱晃,所以大早上起床心情极好龙某人特地梳了平常不用发型来找妖娆显摆。结果一走近房门就发现妖娆气息已经消失梦幻城里,因为气息太过遥远,他甚至有些无法捕捉感觉!

    好慌张!

    妖妖怎么会不跟他打个招呼就自动消失?发疯中龙某人差点挖地三尺,直到后花海打醒了脱力晕厥阿吉,问清事情来龙去脉这才搬了个凳子一直坐传送阵旁等妖娆回来。

    臭女人,不打招呼就跑了!把我当什么?

    “妖……”气乎乎龙觉还没有来得及发话,妖娆便狗皮膏药一样狠狠地贴了上来。目无旁人地献出自己小红唇。

    “吧唧!”清脆地一响,龙觉脸上立即出现一枚大草莓。

    龙骚包顿时晕了……凌厉气势瞬间减弱一半,眼底泛起涟漪,但风骚内心还是不断挣扎。

    妖妖……这样是不行滴,我意志坚定,不受美人计诱惑……你得认错,安抚我受伤小心脏,当然,如果不认错,再来十个吻……哦,不够,再来一百个也许本少就原谅你……

    眸光一闪一灭,早已经把生气事抛九霄云外。

    “龙龙,爹爹问你好不好呢!”妖娆嬉笑着坐龙觉腿上,扯着他长发。心中嘿嘿直接笑:龙龙,想跟我斗气?

    没门!

    “哦!哦!是阿斯兰特前辈找你啊……”龙觉嘴角顿时抽搐,浑身神经都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天不怕地不怕,怕自己老丈人!这可是妖娆杀手锏,一提起爹爹,无论多别扭龙龙都会瞬间乖得像绵羊。

    “那……那很好,他还好吗?”龙觉挤出灿烂笑,完全忘记自己为什么气乎乎坐太阳下暴晒。

    “好啊,说等我们解决了白川事以后要赶去流云殿帮他呢!这次多亏了空空前辈,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往返于东陆与白川之间,为了做这个传送阵他可是一天一夜都没有休息,是梦幻城大功臣!”

    妖娆话总算是让吓出一头汗空空贼老头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时只是想着怎么点促使妖娆去流云山,却忘记了还有一个风骚霸道龙少爷。如果不是聪明妖娆为他说些好话,只怕下一秒他与阿吉就都要被龙少爷吊树上打了!

    “嗯,那就好,下次记得跟我说一声,哪怕留张字条也可以,不要让我担心。”龙觉绯瞳直接看到了妖娆眼底里。

    “以后不会。”妖娆心中柔软一处被轻触,心也那宠爱目光中突突地狂跳起来。

    就此时,麒麟王尴尬声音二人耳边响起。

    “咳咳!虽然我不想打扰二位,不过玫瑰城传来消息,夜玫瑰说联盟可以,但是我们必须去她地盘上谈交易。”

    花园门口矗立着一道纤长身影。麒麟王立于门扉一侧并不继续前进,只不过他身前堆云朵朵,看不清表情,八成云后是笑意盈盈脸。

    玫瑰城!

    这三个字立即吸引了妖娆与龙觉注意力。

    “已经几天了,我还以为她不回信了呢!”妖娆皱着眉头说道。

    “据探子来报,夜玫瑰接连几天给旭日城联系,都没有收到回信。”麒麟王说道:“虽然表面上旭日城没有半点动静,但只怕旭日之独裁者已经不城内了。”

    “嗯!对于那样人,想必只有荒龙之魂对他吸引力是大。只不过要动用大量挖掘之力还要无声无息前往白湖,这独裁者真是好手腕!”妖娆淡淡赞叹。

    “磐石之审判者还是一动不动。估计夜玫瑰是急了,眼见其他两城不接她橄榄枝,这才退而求其次地接受我们条件,不过这么慢回应时间也说明她没有半点诚意。”麒麟王认真地说道。

    “无妨,没有诚意是好事,反正我们也没有诚意。”龙觉嘿嘿地笑着。“那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如何应对可能变数。”

    “是。”妖娆点头。“驭兽环与二毛我都放了爹爹那里,这次肯定不可能用驭兽环悄悄带人,不过我还有时间停滞领域可以使用,关键时刻能帮我们扭转乾坤。”

    龙觉抬头看了一眼妖娆左臂,那金光闪闪圈儿果然是不见了踪影。不过妖娆说得没有错,而且此行如真应夜玫瑰之约也不能带着邪火子等魔云强者出行,因为他与妖娆、麒麟王同时离开梦幻城,为避免心怀不轨之人釜底抽薪,梦幻城一定要有靠得住强者坐镇,那必然只有邪老头一个人选!

    “真应约吗?”麒麟王还有一些犹豫。“此行很危险,那夜玫瑰也是一个巅峰诛神。”

    妖娆抬头看着梦幻城上浑浊天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这是重要一战,只要坐拥有两个城池,我们继续收复剩余二城就再无任何风险,只是这一次选择一定不能错……我们兵分三路,邪火子坐镇梦幻城以备不时之需。前辈带着千影等人大张旗鼓去玫瑰城,我与龙觉……去磐石!”

    妖娆声音不大,但落麒麟王耳内却犹如惊雷一般嘹亮!

    “不错!”龙觉目光一震!

    “磐石城一直神秘莫测,但磐石之审判者并没有前往白湖举动,那么他除了留下观望之外,还有可能是想趁‘沉醉者’与‘吸血者’应约之时偷袭后防线空虚梦幻城,无论他是想观想还是想奇袭,我与妖妖都能截断他!”

    “无论是把旭日之独裁者引入白湖,还是与玫瑰之吸血者斗智,我们初目标一直是神秘磐石城,他们三人不会想到我们表面不敢碰触,正是我们第一个要下刀宰杀羔羊!”

    “嗯!”妖娆点头从龙觉怀中站起。郑重地看着麒麟王。“玫瑰之吸血者敢回应邀请,必然是仓促布下了杀局,前辈是要大张旗鼓地去,但不妨边走边欣赏风景,东游西晃,看看各地民情,等我们从磐石城传来消息大家再汇合,千万不要提前踏入玫瑰城地界!”

    麒麟王沉思片刻,顿时觉得妖娆与龙觉说得极有道理。

    大家原本都以为磐石城盘踞着恐怖强者,所以都不敢靠近,但是转念一想,磐石城是白川四恶首中崛起晚一位,底蕴与势力并没有其它三位强大,只是因为神秘与恐怖传说才一直萦绕出一种高高上错觉。不去亲眼看看,谁也不知道它那神秘面纱下到底隐藏着什么真相。

    “那你们两个就需要加小心,这次不做决战准备,你们只去看看虚实,反正我走到玫瑰城边沿就临时毁约,决对不给夜玫瑰任何钻空子机会!”麒麟王只担心妖娆与龙觉安危。

    虽然他们两都是诛神强者,但一座主城内诛神数量不他们二人之下,何况磐石之审判者手下还有数量上百高阶战神,真正下面冲突起来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哈哈!好!我们一定会小心!”妖娆安慰着麒麟王。“前辈!还有你啊,不要让千影发现破绽,他现估计还接受不了城主已经易主事实。我让邪冰一路保护你!”

    ------题外话------

    回家,也米有睡,昨天看了四家酒店订了戒指,唧唧歪歪到晚上九点才回家。

    明天开始还债~伦家要发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