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70:磐石城外(一更)外

170:磐石城外(一更)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白川四方势力发生着巨大变化人们都可以嗅到空气里紧张气味

    梦幻城主于白川混沌历四千三百六十八年四年秋大张旗鼓地自封印为白川封地领主举行了一场空前浩大阅兵仪式而后带着自己随身护卫美其名曰巡视自己所有疆域天空中卷出一圈恐怖暴风雪开始了他巡游

    狂风梦幻城上倒卷激起千层雪不降反天空中凝聚而后朝天际飘散飘浮天空中密密堆叠鹅毛大雪呈现出一派升腾恢弘之景远远望去那坚实梦幻城主城仿佛生长出了羽翼欲拔地而起借地戾与风雪飞到天空上去

    这份气势让方圆百里内生灵都悸动不已人们经过荒原与街道时候总会不断地抬头向天空眺望于心底产生一种深深臣服感

    威因景生

    城主都走了大半晌了天空依然呈现如此惊人场面无论是弱者还是恶徒都无比敬畏真正力量由开始质疑害怕到现笃信梦幻城居民们相信他们城主必然能给他们带来一场风云变动

    我擦射了我一百多枝冰箭圣女大人是要我命啊

    一脸狰狞邪冰委屈地向麒麟王吐槽若不是冻魂浩瀚力量有何办法能让梦幻城天空呈现如此惊心动魄冰雪环绕之景不过这一百多枝冰箭实是射得他殚精竭力

    后者只向他邪冰抱以怜悯目光真是个苦逼家伙……被妖娆一个媚眼儿就屈服了

    麒麟王自然很感谢妖娆让邪冰与他同行只不过邪冰为他造势对一切懵懂不知千影老头带着城主亲卫队傻傻地跟他身后邪火子坐镇城主府继续散播威压妖娆与龙觉前往磐石城众人各有分工只有他倒成了闲人一个只要东游西窜为妖娆和龙觉吸引暗中势力目光他心中……

    内疚啊

    麒麟王仰天长叹于心中暗下决心反正阳寿已经长得让自己掰手指算不清了干脆再强一些以备不时之需算了要守护众人战神境是远远不够用

    麒麟王离开梦幻城已有半天光阴蛰伏梦幻城内各方势力眼线们纷纷把这个消息以速度分别传到了玫瑰、旭日、与磐石三城内包括一切影音资料还有那盘踞梦幻城上空那久久不散骇人暴雪之景

    但其实麒麟王动身之前妖娆从东陆回到白川第二日妖娆与龙觉就带着空空老头与阿吉悄悄地离开梦幻城无声无息向磐石潜行而去

    因为白川是数次被毁于匪徒恶战大地所以无论哪四个主城内都没有传送阵就算妖娆与龙觉御空速度全开也需要不分昼夜飞行六七日才能到达磐石城地界

    传送隧道闭塞也是四大主城能够分立于白川大地长期维持相对平和真正原因

    因为顾及人多引人耳目妖娆又没有驭兽环防身所以她便抛下战虎元方等人只与龙觉、空空老头和阿吉而来

    这次准备得加充分四人早已经换上粗布麻绳外加兽皮包裹衣衫把面容隐藏厚厚毛皮双耳帽之下穿得太少容易让人猜测幻阶所以这种极为御寒当地人装束让妖娆与龙觉极为融洽地融合了普通人队伍里

    磐石相对于其他三城来说为贫瘠但民风加狂野彪悍

    经过六日跋涉看到小酒店内热气蒸腾妖娆、龙觉、空空、阿吉便也走进去坐靠火地方此时他们离磐石城已经很近远远地可以眺望到它那黑色城郭

    磐石城外小酒肆店家倒是很美打酒是一个头发乌黑脸圆圆年轻姑娘眼睛像小鹿一样温柔只是食物只提供辣喉咙荒原白酒与坚硬青稷麦饼

    青稷是生长冰原上唯一作物以此谷物十年酿造烈酒成为白川居民奢侈酒品——荒原白

    它入口极烈像是从舌头入胃给人点起一团火但严寒地带居民们却尤其热爱这灼热味觉连青稷皮都不放过经过碾磨与压制之后便蒸成一张张黄绿色硬饼平时难以下咽只有配合荒原白一起吃才能消化成抵御寒冷热量

    不大店内坐满了人有一脸冰茬汉子也有如妖娆一行人没有取下头上兜帽旅行者

    看到所有人都把腰间匕首取下来扎桌面上妖娆与龙觉也照葫芦画瓢把用来伪装小刀轻轻扎自己右手边桌面上凹凸不平木板上已经遍布大大小小刀痕

    这刀放手边是用来防身因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突然爆发战斗所以久而久之养成了吃饭不离刀习俗

    阿吉压低了嗓音对三人说道他虽然从来没有来过磐石城但对各地风俗习惯还算是小有了解

    那放眼望去一排排正吃饭大汉手边都插着明晃晃刀子场面相当让人毛骨悚然绝对不同于妖娆之前经历过任何镇空气中无时无刻不弥漫着一股剑拔弩张紧张感但白川恶徒们显然已经习惯这种肃杀气氛

    还有……这刀是用来割饼吃

    妖娆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不容易才把自己面前大饼一分为二这岩石一样饼如果没有金钢钻一样牙齿还是不要轻易尝试好不然咽不下去反而把自己大牙给嘣了可是不划算

    这是什么鬼东西真能吃

    空空贼老头被一口荒原白呛得鼻涕眼泪都一齐飙了出来好不容易恢复缓过气这警惕老头自然充满敌意地看着桌上其它食物不时伸出用手指戳着眼前麦饼

    坚硬青稷麦饼空空老头手指下发出如敲击石块般嘭嘭声响这清脆声音立即让人感觉到胃液一阵绞痛

    奶个腿了这货是食物吗

    老朽不吃这个

    空空贼老头一脸惊悚地看着正把那石头往嘴里送妖娆明明已经是尊贵诛神强者根本不需要以食物摄取能量干什么这么糟蹋自己身体虐待自己肠胃

    老头儿不解地摇着头

    妖娆皱着眉头把嘴里青稷麦饼咽到肚子里一阵恶心之后猛地喝下一杯白酒只能以荒原白极烈之气压住胃里那股不断向上涌起泥巴腥味儿龙觉也没有说话像是品尝精美点心一样一口酒一口饼地品味起来那优雅样子好像吃什么珍馐一般

    阿吉低着头吃得津津有味虽然梦幻城寻常百姓吃不是青稷但也比这石头块儿好不到哪里去无非是另外一种粗陋野植物根茎而已

    所以小心翼翼地偷瞄着妖娆与龙觉阿吉慢慢红了眼睛

    开始两位年轻强者拿出白川封地大印时他只是出于对先祖遗命敬重才跟随两位封地领主前行而后虽然妖娆与龙觉以雷霆之势所有人浑然不觉中悄悄取代沉睡者掌握了梦幻城政权但他们也许仅是崛起血腥恶首阿吉心中并没有明显感觉到白川春日将要来临温暖

    直到此时……

    直到看到二人将这些对于上位者而言犹如垃圾一样食物毫不排斥反而慢慢咀嚼样子阿吉第一次心中有春风吹过他们是不一样统治者

    妖娆用小刀割着石头饼心里回忆却是纳多多记忆中看到远古魔界

    那里灵气与生机比白川稀薄食物稀少所以古魔们性格残忍暴虐如同现白川恶徒们一样

    当人们吃不饱肚子不能让家人衣食富足时候是没有道德与礼法可言她咽下这些极为难吃食物时再近一步地体会到了纳多多当年心情

    如果我是白川之主……便要大家永远不用吃这么难吃食物

    妖娆蓦然感觉到自己肩上多了一份沉甸甸……责任

    这个瞬间妖娆才突然了子衍老头把那晶莹白川封地大印交到她手中时那古怪眼神意味子衍老头早已经知道自己故乡成为一片混乱贫瘠疆域所以他才说自己此生已经完全献给道宗无力回归故园重建白川昔日光辉因为这是一件浩大工程要投入不仅是时间金钱人力……还得深深地爱上这片暴雪荒原

    把它当成家来对待

    四人无声地坐角落里聆听着酒馆内众人议论声虽然恶俗但酒馆确是收集情报好地点上到白川四主城时局下到城主家看门老头四姨奶奶家二表妹女儿嫁了哪个山大王……都有人大声地吆喝爆料

    这对妖娆与龙觉熟悉磐石城那位神秘莫测城主很有帮助

    今天磐石石雕卖到神宗建刑法堂里虽然价格被无耻宗门老头儿们压到低但是我们磐石还是小赚了一笔总归比去年好很多有了钱又可以已经种青稷至少不至于到了深冬饿死那么多人

    一道声音传入妖娆耳际

    是啊四个土匪窝里只有磐石请允许雕刻匠人自行买卖养家糊口实是不容易只可惜那些大宗门与超级世家嫌弃我们磐石名声不好所雕刻石像与冰晶只能用于建造刑法堂与冷宫宁可卖那些贵得要死天山艺人石刻也不问津咱们又便宜又好看雕像哎……

    说话之人长长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摸出一块灰石坐桌前举着小刀雕刻起来

    如果咱雕刻能销得远得多好男子叹息

    妖娆与龙觉惊愕地相互对视了一眼这磐石城恶徒们……难道都是石刻匠人吗

    阿吉显然也十分震惊他记忆里磐石城也是一个被人们喻为血腥与残暴之地炼狱啊为何石刻匠人们能如此恣意地坐主城外酒馆内大口吃饼喝酒

    说话男子立即引起了周围那些大胡子汉子们共鸣众人七嘴八舌议论声加嘹亮起来

    而与此同时门外又走入两个身材魁梧大汉与磐石城恶徒们身着布衣兽皮装束完全不一样后者一身利落短打背后背着一对比自己身材粗大重斧

    为首那个甚至袒露上身从暴雪中走来身上不沾半点冰雪反而浑身赤红有袅袅蒸气从他身上腾空而起

    强者至少是个域主

    这二人出现立即让小酒肆内喧嚣声音低了两个八度所有人目光从四面八方照来灼热地覆盖两个陌生人身上

    仿佛早已经习惯这种被敬畏与猜度之意包裹氛围两位来到者脸上没有半点不适应表情而是高傲地扬起头踏着大步向走去

    为首男子炯炯有神目光场内迅速一扫看到酒桌已经没有空位眉头立即不满地跳动了一下直接大手一挥提起坐酒肆正中位上几人衣领野蛮地将他们如丢破麻布口袋一样狠狠地伦到一边

    滚开没有看到老子要坐吗

    嚣张威压碾得远角落里妖娆与龙觉桌上酒杯都不停地颤抖发出细小敲击声

    嘭嘭嘭嘭几声巨响被那野蛮男子丢开四人狠狠地砸地面上有没能好好调整平衡者脑袋都撞出了血有人捂着胸口有人揉着胳膊怕是肋骨都摔断了几根

    酒肆内空气无声地发生着变化而两个野蛮高大男子却目无旁人地灭哈哈大笑着坐下沉重身体顿时压得石桌石椅咯吱作响

    四个莫名其妙被掀开土匪没有发出半点怨言只是爬到一起相互搀扶着踉跄走出酒馆目光中浸透了一些繁杂生涩寒光

    酒肆内其他恶徒们纷纷低头喝酒仿佛刚才所见一幕只是稀松平常斗殴只是众人手却有意识无意识地都放了桌面上

    喔妖娆眼底突然掠起一道精芒有意思她心中暗道这气氛有些出人意料看到强者撒泼一般情况下正常人都会避其锋芒但酒肆里众人明显没有避开意味反而都把手放了刀旁没有内讧也没有退让这些三三两两聚合酒馆内恶徒们仿佛都源自一个组织……

    有好戏看妖娆整理了一下兜帽角度斜靠墙角静观时局变化

    上酒把你们这里好酒都给老子拿来赤身大汉把石桌拍得噼里啪啦一道蛛网样裂痕顿时他掌下出现他拧起嚣张烈焰长眉一脸不屑地环视着周围场景

    这……这位大人……马上就来打酒年轻姑娘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丢下手中木酒斗急急忙忙从破柜子里翻出一柄银大勺这才认真地把勺子伸到酒缸里打起酒来

    换了珍贵盛酒器为表示对贵客尊敬赤身大汉满意地点着头打酒姑娘那清脆声音引起了他注意于是大汉又回过头刚好看到年轻姑娘半跪地窖前撅着屁股打酒姿势

    那浑圆屁股立即让他喉咙干涩起来

    两个狂蛮恶徒没有想到酒肆老板这么年轻水嫩姑娘立即相互对视一眼发出阵阵淫笑声

    大人您二位酒圆脸姑娘一脸单纯地托着酒壶向两个不怀好意男人走来

    把酒放桌面上时两个恶徒甚至无耻地嗅着她发丝上香气

    那赤身大汉皮肤加赤红妖冶猛地灌下一杯酒后目光便越发肆无忌惮

    小妞来陪大爷喝一杯赤身大汉无耻地摸了姑娘屁股一把大手就要把她揽自己怀里

    阿吉气得火冒三丈那打酒姑娘看他瘦小开始时候还给他挑了一张大青稷麦饼呢

    妖娆却不动声色地桌下踩住了阿吉脚

    啊不要圆脸姑娘下意识地把手中剩余酒水都泼到了两个无耻**脸上仓惶挣扎想要逃离二人圈禁

    嘶嘶嘶

    酒水撒男子身上后顿时发出炙烤声音又有袅袅蒸气从赤身男子肩头升起看来他修火属性功法是一门特殊火焰

    跟着我兄弟俩有多好以我兄弟两实力一进入磐石城必然得到城主赏识到时候你这小美人就不用天天这天寒地冻里卖酒了哈哈哈哈赤身大汉嚣张狂笑视身旁一干众人为无物

    而就此时捏碎杯子声音响起

    酒肆内所有男子听得这个讯号立即抽刀爆起动作整齐得让人惊愕坐角落里旅行者们纷纷发出不可思议叹息

    哪里来狂徒居然敢我们磐石城地界上撒野

    兄弟们杀啊这臭人摸了我们小青一把把他手剁下来喂狗

    挖他眼珠子奶奶个熊还敢打伤我兄弟刚才就想扒了他皮

    叫嚣声震天二三十个彪形大汉同时御空场面这狭小空间内显得分外壮丽没有想到磐石城恶徒们如此团结妖娆仿佛想到了什么般淡淡地笑了一下

    ------题外话------

    人家要还债自然是拿刀逼着自己万啦~下午四点二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