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71:老羊(二更)

171:老羊(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二三十人爆起!

    抓着圆脸姑娘赤身大汉与他同伴身体一震,双眸中立即爆发出骇人凶光!没有想到磐石城强盗们都如此团结,初到这片大地两人第一次体会到不一样感觉!

    “哼!就凭你们这些鼠辈也敢来伤老子?”

    赤身大汉果然是身经百战老手,于第一时间内恢复了淡定。脚下蓦然升起银光湛湛召唤图符,符纹下有一头漆黑猎豹蠢蠢欲动!

    随着召唤阵点亮,赤身大汉幻阶也暴露无遗!果然是个刚晋升初级域主!威压刹那间掩盖住了狭小空间内所有人!

    不过举刀而来众人却并不害怕。

    “这家伙看上去不错!兄弟们!咱们抢了他!”

    没有想到大汉手中卖酒姑娘突然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刚才惊慌失措模样,一腿狠狠踢大汉胸口,身体急退,掀起裙角,素手裙下一扬,手中立即出现一柄银蓝色短刀!

    我擦!

    民风彪悍啊啊啊!就连一个酒肆卖酒姑娘都这样狂野!她眼神中闪烁着凌厉光芒,目光一直直盯赤身大汉腰间一枚价值不菲软玉上!

    真是太惊人了!原来赤身大汉调戏调戏到土匪窝里,下至饮酒取乐客人,上至打酒收钱少女,原他丫是强盗!

    “噗通!”

    刚才还为圆圆脸姑娘打抱不平阿吉,眼珠子顿时掉了地面上。

    “你以为自己很强吧?哈哈哈哈!”圆脸儿姑娘挥舞着手中短刀,利落地割断了系赤身大汉身上红绳,轻巧地将那价值不菲软玉握了自己手心里。

    “这个,给罗山,巫塔他们当药钱。”

    少女扬着头,手指尖甩起玉石,一幅年少轻狂,神采飞扬模样!因此表情,微微有些娇羞脸颊上也洋溢出了凌厉女将英姿。

    很奇怪!

    明明动作不,那赤身域主为何不反抗?

    就妖娆与龙觉疑惑不解之时,只听那赤身大汉咬牙切齿地大喝一声:“你下毒!贱人!”

    众人蓦然回想起女子给两位狂蛮大汉乘酒时特地找出银质酒斗那个动作……原来不是出于敬畏,而是娴熟而果断地下毒!

    空空贼老头青着脸看着自己酒杯。总觉得自己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

    女子与赤身大汉三言两语争辩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事情。看到两个陌生战神已经被毒素麻痹神经,御空而起二十多位六七阶战神立即纵身而下,手中凌厉刀锋直指二人丹田,小腹,天顶等一击毙命部位!

    “死定了!”阿吉颤抖着嘴唇呢喃,看来每个恶首盘踞主城没有一个是平静地方。前一秒还是关心粮食与生计雕刻匠人,下一秒便是杀人不眨眼匪徒!

    妖娆轻轻地把手放桌面上,继续举着那坚硬无比青稷麦饼慢慢啃食。

    “哼!”

    就众人要举刀刺入两个狂蛮大汉身体后一刻,男子身上突然腾起赤红烟云!

    “他他他!他干什么?”有人惊呼!

    “他解毒。”龙觉低声说道。“用异火蒸腾周身血液,这些赤红烟云就是毒素从血液中被排出烟。你们不要误吸!”

    赤身男子一声哼哼之后,浑身皮肤就犹如被开水烫过一样肿胀赤红起来!那些群袭他战神恶徒们没有料想到有此惊变,顿时被骇得措手不及,那些带着血腥味儿红烟涌入他们鼻腔,顿时令他们四肢疲软无力,身体不由自主地左右摇晃!

    不好!

    握着软玉少女大惊失色,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能把毒素这么逼出体内战神,她脸瞬间惨白如纸,四肢应激反应于思考,她身体自己意识到不安前已经开始急急后退。

    但是还是晚了!

    赤身大汉恢复行动力后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把满身怒火悉数发打酒少女身上!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阴老子!”大汉一脸狂狞,一双眼眸深陷于眉下,散发出灼灼兽性寒光,那粗大手向女子腰间擒来,仿佛只要碰触到她裙角,立即就能把她小蛮腰瞬间撕成碎片!

    “住手!”

    众人此时惊呼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因为御空而起众人被毒素反噬,一个接着一个地从天空中坠落,就算意志坚定者还是颤巍巍地举刀两个狂蛮大汉身上划过,但那已经绵软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记力量连一道血痕都划不出来。

    女子踉跄后退,胸口剧烈起伏仿佛心脏下一秒就会跳出胸膛,但是置身于这狭小空间,迫于域主威压下她根本无处可逃!

    救命啊!想呐喊,这句话也如鱼骨一样卡喉咙里不上不下!

    那些刚才还坐角落里看好戏过路旅人们纷纷抱着头撞撞跌跌向门外涌去!

    血腥一幕马上要上演!砸倒地无法动弹中毒战神们都将口唇咬出了血痕!是他们太自信!所以现连同小青一起,他们完全成了对方生吞活剥宰杀对象!

    嘭嘭!

    随着两声剧响响起,浓郁血腥之气立即蔓延天空里,与酒香混合,顿时酝酿出一股将要发酵醇美气息。

    那妖冶赤红刺痛了所有人眼,将他们视线染得从此只剩下……红!

    小青一脸是血地跪倒血泊里!哦……不对!

    小青惊愕地摸着自己身体,从上到下完完好好,就只有牙床被吓得有些麻!满身溅……是对方血!

    不会吧?再抬头,对方召唤了一半还没有完全从召唤阵中走出黑色猎豹已经被某件锐器割断了脖子,鲜血如瀑布一样狂喷!而脑袋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何方。

    自己眼前那赤身大汉口溢鲜血,丹田处深深凹陷,双睛极度突出眼眶,脖子上青盘暴起,还保持着伸手向她擒来姿势,但模样分外狰狞,看得她毛骨悚然经脉逆行。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青拼命压抑着自己身体颤抖,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对眼前已经不会动赤身男子一戳。

    嘭!

    重物倒地声音陡然响起,惊得场所有人肝胆俱裂,头皮发麻!

    死了!

    已经死了!

    小青身体颤抖如风中秋叶,手中软玉都握不住掉血泊里。因为那两个倒地狂蛮汉子都是腹部中暗器,直接被剧力碾碎五脏六腹而死亡!

    域主身体有多坚韧?号称为玄铁不破之身,刚才从天空中中毒飞落战神们手中铁剑,没有一柄这两个恶徒身上留下刀痕。而不知从何处飞来暗器却直接震碎了二人下腹丹田与周身大脉!

    而且那暗器是……

    “小青!小青你没事吧?”中毒战神们纷纷咬紧牙关扑打着从地上爬起,踉跄扑到圆脸女子身边,她一动不动犹如石化模样着实吓到他们了!

    原本小青能活着已经远远超出众预计,这本来是天大好事一件,但小青为什么呆住了呢?难道她看到了什么不应该看东西?

    就众人视线都落地面上两具尸体时候,一张被咬了一半青稷麦饼便众人睚眦欲裂目光中咕噜咕噜地从男子腹部狰狞致命伤中缓缓滚了出来!

    时间仿佛这一刻停滞,那青黄色麦饼一圈还留着几个小虎牙印。以优雅姿态全方位地呈现出它美好,于血泊中打了几个旋儿,后“噗”地一声化为一片无踪可寻斎粉!

    酒肆中众人陷入石化!

    以饼为器,瞬杀十阶强人,足见实力之逆天!饼形完整而散落,攻击结束之后才完全泄力溃散,足见力道之精纯精确!

    这份震惊带给众震惊甚至比毒素麻痹效果加猛烈!

    小青扭动着脖子,酒肆内已经没有一个她不认识陌生人,门扉大开,暴雪入瀑,涌入温暖房间,凝冷空气让地面血泊瞬间结冰。

    她依稀记得墙角处曾经坐着四个头戴兜帽陌生人,有一个分外瘦小,她还好意地选了一张大麦饼。

    但门内门外已经再也看不到他们身影!

    我天啊!

    小青踉跄地奔向酒肆柜台后内室!

    “喂!小青!你去哪里!你干什么?”

    身后众人着急讯问声音她来不及回应。伸着带血手,小青撞撞跌跌推开自己床下一个暗格,摸出一枚传讯水晶。将自己混乱灵力注入水晶内,一团模糊不清影像立即浮现于水晶内。

    “大人,您说人……可能来了。”水晶晶莹蓝光照亮小青脸颊。

    磐石城外……

    “妖妖,你浪费粮食哟!”龙觉无耻地对妖娆竖起一根小手指,她鼻子下晃啊晃。

    “没办法。”妖娆一摊手。“谁要身边没有称手东西可以丢,你又不想别办法!”

    那两张杀人用青稷麦饼果然是妖娆丢出去救人。

    “他们都是强盗,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干嘛要救他们?”阿吉不解地问道,开始他很同情酒肆卖酒姑娘还有开始被打伤四个战神,但随后看到卖酒少女酒中下毒并暗算两个赤身大汉后对她印象立即直线下降,都是黑吃黑,也分辨不清善良与罪恶到底站哪一边了。

    “不是。”妖娆轻轻地摇头。

    “有时候善良与正义并不能通过寻常能见方式施展出来,所以以恶制恶不失为一种谋求生路办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做人道德底线。但人若犯我,我打不过,总不能因为道德而葬送自己性命吧?”

    妖娆笑着说道:“这种情况下,自然也只能用不那么光明方式进行自卫与反击。我倒觉得磐石城所谓恶徒们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所以才忍不住帮他们一把。”

    人若犯我,我打不过,所以要令寻蹊径维护自己性命!

    阿吉咀嚼着妖娆话,似懂非懂地点起了头。

    磐石城关卡并不严格,所以没有废多少周折四人就走入了这座冰冷黝黑石头大城!

    城墙上没有任何装饰,与梦幻城穷凶极恶浮雕石块形成鲜明对比。磐石城手艺匠人明明比梦幻城工匠数量要多很多,但无论是城墙还建筑,没有一处使用精美雕像。放眼望去只有冰冷而单调石块!没有任何让人感觉到轻松与愉悦装饰。

    行人们脸上都挂着肃杀表情,腰间别有短刀,仿佛这件配饰比任何衣物玉石都体现磐石城杀戮不断特点。

    凡是衣着不同外地人都成为城内恶徒们打劫对象,就连伪装成本地人妖娆一行人都进城时被看门卫兵狠狠地打劫了一笔!不过反正多交些钱就能进入,妖娆与龙觉也不计较几枚金铢得失。

    只是暗暗记下了那些嘴脸极为难看卫兵脸……

    哼!

    月黑风高人迹灭时,小心后脑勺上罩来麻布袋子!

    一进城区,道路两旁就出现了许多雕刻石块与冰晶小摊贩,如果有人问价,若是只问不买那些标价贵得要死东西,必然会被六七个粗壮大汉围起来暴打一番,摸走身上所有财物才放人离开。

    本地人自然知道磐石城规矩,对道路两旁“热情洋溢”脸颊视而不见。但是也有许多从玫瑰城,梦幻城,旭日城,甚至青魔海其他地方来避难,谋生计倒霉家伙根本不明就里就被当街打死。

    妖娆面前又是一阵喧嚣!

    我擦!

    不过向前走出几步,四人眼前就出现了一群正干架者!

    几个鼻血直流,口吐白沫,肩头绣有旭日城城徽章家伙已经被扁成了猪头!而猪头身旁围着数十位手拿雕刻工具狂野大汉。那些握手中锤子小刀等雕刻工具都比正常刀斧小上好几码,但虐起人来,却别有妙用。

    惨叫连连……

    肩头绣有旭日城城徽男子们地上打滚,就因为他们仗着自己是旭日城特使,所以想从匠人恶徒们手里低价购买白水晶雕刻物。结果人家非但不给旭日城面子,反而数十个“匠人”把这几个嚣张跋扈家伙直接殴打地!

    把储物袋抢了不说,连红头短裤都给扒了个精光。那几个白白嫩嫩屁股立即冰天雪地里冻开了花。

    好狂野啊!

    妖娆搓着手,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这样感叹。

    而就她目光嬉笑着落那些覆盖冰甲白屁股之上时,又有一个敏锐匠人恶棍顿时转过头来,举着手中沾血雕刻刀狠狠向妖娆瞪来!

    “看!看什么看!看也是要交钱!一眼十枚金铢,不然老子挖了你这货鼠眼!”男子叫嚣声立即引起他同伴们注意,所有人灼热视线顿时向妖娆与龙觉戳来。

    妖娆一头黑线,看一眼就要十个金铢,这挥刀举向自己匠人是想钱想疯吧?

    不过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些匠人还是第一眼就认出她不是本地人。可能是从气息,或者是走路方式。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对她进行挑衅。

    男子梗着脖子,恶狠狠地看着妖娆。

    男子看不到兜帽下妖娆越来越黑脸。从来只有她打劫别人,可没有人敢打劫她!要十枚金铢?没有!虽然不喜欢惹事,但事情要惹自己,她也没有那么好脾气!

    正当妖娆想要发飙时候,众手艺匠人身后突然又传来一个声音。

    “老王,怎么着?眼神被狗吃了吧?这四位明明是我老羊朋友,你也敢动?不要这条街混了!”

    一个高大身影从阴影中走出来,手中也拿着一些没有来得及放下雕刻工具,脸颊上三道恐怖刀痕令卷起嘴唇看不出是哭是笑。

    妖娆与龙觉目光陡然一缩!

    这是……梦幻城内看到那也欲刺杀梦幻老怪古怪石刻匠人!

    “怎么是你?”

    龙觉顿时挺直腰杆迎了上去。

    “难不成梦幻城那次慢了我们一步,羊兄不死心,于是先来磐石城暗做埋伏?”龙觉附老羊耳边戏谑道。

    “哈哈哈哈!”老羊顿时大笑。“你们才是,还没站稳脚尖就来磐石城,也不怕被人一窝端了底?太急功近利了吧!我看你们这次一定要吃些亏才懂得什么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冷!”

    两人说话旁边人都听不懂,不过开始挑衅妖娆匠人看四人陌生人确与老羊熟识,所以只能摸着鼻子对妖娆抱歉地耸耸肩,继续踢打地上已经发不出声音旭日城特使了。

    见怪不怪。妖娆绕过喧嚣众人向前走出十米来到老羊地摊前。那简陋桌面上果然还放置着一些野兽吞人雕像,只是人面狰狞,野兽却一眼分辨不出是何品种。看上去都像是没有完工半成品。

    妖娆虽然对于再次见到老羊感觉到十分惊愕,但这些表情并不直接写脸上,从上次简短照面后,她知道老羊身份必然不那么寻常。他此时出现磐石城内,一定也有他原因。

    她一面摩挲着一件花岗岩石刻,一边淡淡地望着老羊出神。

    “喂!摸了是要给钱!”老羊阴阳怪气地说道,那无耻语气与街边上不断打劫着陌生路人恶棍匠人们如出一辙。

    ------题外话------

    今天还债四千,还有一万二债。还债期不好意思要月票~等我还完着号哭哈~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