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72一百万的信息一更

172一百万的信息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

    知道老羊开玩笑,妖娆嬉笑着指着手中雕像。

    “多少钱?”

    “十个金铢。”老羊翻了个白眼。

    “喵了个咪!上次不是一枚吗?你也太能赚了吧?改天我也学雕刻好了!”妖娆做喷血状。看来雕刻是比打劫好营生!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而且这还只是摸一下价钱,要是买贵!要一万枚钻石币!”老羊鼻孔里喷着热气,脸颊上三道疤痕诡异地抽动着。

    我擦!有木有介么坑爹?

    一枚钻石币等于百枚金铢,千枚钻石币就是百万金铢!这么个破石头就卖百万,地上有钱捡啊?!

    阿吉与空空贼老头顿时有一种想要掐死老羊冲动。这没雕刻成形破石头简直比地阶上品幻器还要贵!

    龙觉嘿嘿一笑,不怕老羊价钱报得高,就怕他不报价。越是高就越说明他话里有话!

    龙觉眸底有水波荡漾,如同黑夜里泛起鳞鳞波光映照月色湖水。但他摇着头大声叹息:“这生意太好做了,一万枚金铢只买一枚石刻吗?”

    “是。”

    老羊煞有其事地点着头,眼底闪烁着鬼畜光芒,装逼从来不需要锻炼。

    “不过如果你们买下我这惊天地泣鬼神生平得意之神作,那么我就免费送你们一个磐石城城主三天之后会单独哪里出现消息。”

    老羊前半句话说得极大声,后半句却犹如蚊蝇岩石罅隙里嗡鸣,空空贼老头只看到这坑爹疤脸儿男人唇角蠕动,根本不知道他讲了什么。不过竖着耳朵妖娆与龙觉还是将内容听了个一清二楚。

    “童叟无欺哦!”末了老羊不忘记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自从梦幻城内看到妖娆与龙觉悄无声息干掉梦幻老怪舀出白川封地大印之后,老羊就知道这从来没有有冰原上展露头角两人必定将要这片贫瘠大地上掀起惊人暴雨雷霆。

    他们一出现磐石城内,老羊就立即脑海中理顺了思路,并无耻地挖掘出了生财之道!

    看着手旁那尊被赞誉为“生平得意外加惊天地泣鬼神神作”。

    咳咳……妖娆一阵眩晕。

    她眼中,那“神作”不过是一团扭曲半成品石像,只有磐石城城主消息才值得考虑。

    她抽搐着嘴角说道:“都是老朋友了,不带这么玩!至少得给打个折吧!”

    “不可以,买不买就看你了,小气鬼,当初梦幻城想钓梦幻老怪上钩,不知道是谁一掷万金,难道磐石之审判者就不值这个价钱吗?已经很便宜你了,还敢唧唧歪歪……真是不想跟你们这些头发长见识短女人谈生意。”

    老羊根本懒得与妖娆讲价,直接转过身去背对着四人而坐,又一心一意雕刻起他第二件“惊鬼神”之作,以他这走刀如飞速度,估计“惊鬼神”之作一天内少说也能做上个百八十件。

    噗!

    明显就是激将法,妖娆想要吐血了,不过经老羊这么一比较,以百万金铢买磐石之审判者一条行踪也并不吃亏。

    “你怎么这么有把握知道他三天后会去哪里?”妖娆疑惑地问道。虽然曾经放过老羊一条生路,但这男子是敌是友态度还不是十分清楚。

    “因为我家就城主府后面,想听什么就能听到什么,这三天,你们也可以住我家里,实宿费都包刚才谈那个价钱里,这是出于老朋友才给低价钱,你们应该好好感谢我。”老羊咧着他歪歪嘴,猥琐地笑了起来。

    一提到钱就是魔鬼!

    妖娆此时真有一种把元方带来与老羊一比高下冲动。

    不过为了老羊所说承诺,妖娆还是脸上挤出一丝亲切笑意。

    “好,那我们就到你家里交易吧。”

    一万钻石币不是小数目,总不可能于光天化日之下,磐石城恶徒横行大马路上把钱舀出来吧?

    一听到妖娆肯给钱了,老羊百无聊赖暗淡眸内顿时爆发出璀璨光芒!

    “走走走!四位贵客跟我走。”

    某疤脸人顿时由僵尸脸换成一幅热情又好客表情,连自己那摆路边放满“神作”小摊子都不要了。简直半拖半掳劫地把四人扯到了他那所谓“家”中!

    经过许多弯弯曲曲小道。七弯八拐,妖娆脑海里方向感已经混乱。四人才终于跟着乐得屁颠颠老羊走到了一片低矮房屋旁。

    确是磐石城主府后面。只不过还要再加上一句……

    是茅房后面!

    下人用茅房后部有一片还算开阔平地。而老羊“家”就是一个用简易破木板搭建起来,经不起风吹雨打,四壁漏风破房子!

    虽然空气中没有让人感觉到不舒适气息,但是站山头上,随意一低头就能看到形形色色侍女与小厮夹着大腿兜着裤头急冲冲奔来样子,那些开门关门还有泼水声音实是让人联想不到什么好东西!

    妖娆以泣血眼盯着一脸得意老羊,她算是看出来了,这货绝对不是朋友!

    “你们不懂!这才是偷听消息绝佳场所!那些丫头小厮们喜欢干活时候偷懒来这里发泄,所以只要蹲这里,立即就能知道今天帐房记帐老头又黑了多少钱,亲卫队头头又背着城主偷了多少药丹……”

    某人无耻地四人面前摊出了爪:“啧啧,还有一些隐秘事情,不过当然,你们要想知道磐石城主裤衩是什么颜色,还得多加钱!”

    老羊嘿嘿笑着,脸上露出让人不可直视湛湛光华。渀佛整个人沉浸一种自豪之中。顿时令妖娆后脑勺黑线加密密麻麻!

    恶趣味!

    赤果果恶趣味!

    别人是听墙角,这货是听茅房并以此为乐!

    要不是已经把钻石币交到了他手上,妖娆此时真想一走了之。

    “秋天到了,是青稷成熟日子。”看到妖娆与龙觉脸颊上露出不耐烦表情,老羊终于直起身子,对着四人说了一句稍微正常一点话。

    看到老羊终于正经,妖娆与龙觉也蓦然竖起耳朵。

    “三天后,磐石审判者会到城外青稷田内祭天,乞求来年麦田会有一个好收成。虽然他行踪诡异难测,但是每年这个祭天仪式是雷打不动。”老羊嘿嘿地笑着。“而且因为是秘密行动,并不大张旗鼓,所以那个时候他身边不会带着亲卫队员。”

    妖娆与龙觉相互对视一眼,眼神默默地交流起来。

    不知道老羊说话可信不可信,但是未免他又去与磐石城主串通消息,这几日跟他住一起是必需。反正暂时也没有别办法,不如按他话赌一把。

    空空贼老头带着阿吉悄无声息地离开。老羊并不知道这两个符师是去找地方建立临时梦幻城与磐石城传送阵。有此阵法,妖娆回到梦幻城速度就会大大提升,这二人并不会参加妖娆与龙觉对磐石之审判者正面战斗。

    三日来,老羊依旧乐此不疲地偷听茅房角。甚至还一板一眼地记录下每个侍女或者小厮爆料一些城主府内不为人知隐秘,看来小厮住所守备力量十分薄弱,就连一个天天蹲墙角挖消息大活人都抓不到。

    妖娆带足了传讯水晶,得知爹爹与小南已经成功混入流云殿外殿。

    阿斯兰特依靠驭兽环储人功能,混瑶光圣地送给晋诛神太上长老贺礼中。只可惜礼物此时并没有送入总坛内殿,而是先存放外殿藏宝室里。所以是只有每日深夜来临,阿斯兰特才会从驭兽环中出来悄悄寻找可能关押空空贼老头儿师弟们地点。

    小南明处,因为天资与样貌皆不错,所以流云殿招处立即就被一位小有头脸长老收入门下。虽然成为正式弟子还需要重重考验。但她已经开始那些便宜师傅,便宜师兄身上收集流云殿内部一些信息来。

    云真与子衍等人道宗蓄势待发,只等着有利一刻给与流云殿后打击。

    “前辈,近几天怎么样?”妖娆打开传讯水晶,又讯问起麒麟王安危。

    “啊,我日子可是过得好,每天东游西逛,玫瑰城主都发来四五封催促帖子了。”麒麟王带笑脸出现于水晶投影幻影中。“你们偷袭磐石之审判者要小心。那个老羊靠不靠得住啊?也要对他多留一个心眼。”他不放心地叮嘱。

    “好!知道。那家伙是有些诡异,但感觉并不会害我们。”妖娆相信自己心里感觉,虽然老羊对他如何得知梦幻城主府秘道事闭口不谈。但他目,不也也扫清杀人如麻四方恶首,让白川百姓们过上好日子吗?

    “嗯,反正万事小心准没有错,记得随时保持联系。”麒麟王掐断了传送水晶影像。千影等人注视之下,他也不好与妖娆交谈太长时间。以免引起不必要揣测。

    三天时间很过去,没有收集到关于磐石之审判者消息情况下,妖娆与龙觉只有前往城外青稷麦田一探究竟。希望磐石城那神秘统治者能如老羊所爆料般单独来到荒无人烟青稷田里。

    三天来妖娆与龙觉一直把老羊看得紧紧,不过为了防止两人离开后老羊临时跑出门给别人报信或者耍什么小心眼儿,妖娆还是把他五花大绑地丢了破木房内。

    磐石城西郊,有一片开阔谷地。虽然终年积雪不化,但是冰层下覆盖着一层稀薄冻土。这单薄土地,正是生长青稷温床。

    高阶战神不太需要粮食,但身为寻常人磐石城外围居民,这却是一年维持生计口粮。

    放眼望去,单调灰石与白雪此处焕发出与其它地域不同生机,地面上密密层层生长着青黄色麦草,虽然茎叶不高,但枝头却也坠着沉甸甸麦穗。

    青稷田占地辽阔,一眼看不到头。虽然四面都有重兵把守,可惜守得住一般战神却守不住妖娆与龙觉。

    两人御空到极高地点,避开守卫认识之网,隐于雪中悄悄降落田垄间。

    两人无声地蛰伏冰雪里,因为妖娆想起血十三昼极平原扒皮一战后一役正是潜伏于雪下守候了几天几夜,终将一个比他强大数阶大派长老一击击杀。

    所以她与龙觉也冰雪里分别挖了两个深坑,周身浸入冰冷雪地,还好她与龙觉都有神火护体,并不会像血十三当年寒气入骨,差点终身残疾。

    风声头顶掠过,为了极度收敛威压,妖娆与龙觉连神识都没有外放。只能竖着耳朵听麦杆被风吹倒沙沙声来判断是否有人来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转眼之前便从清晨蹲到傍晚。耳畔风声却一直没有变化。

    该死老羊!这个坑就给他埋骨好了!

    妖娆咯吱咯吱地捏着拳头,而就她咬牙切齿心里把坑人老羊揍无数次时,耳边传来麦草伏倒声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沙!沙!沙!

    有人脚步声由远及近,带着沉沉威压!

    天空落雪这一刻渀佛停止,妖娆听到了自己心跳声音。

    “感谢上天,赐予这穷困民众以粮食。”低沉祭天声回荡天际,有人跪倒于地,虔诚地祷告。

    “但是这延绵不断苦难……是否真会有终止一天?”跪于田间男子发出一声悲怅叹息!

    这是……磐石之审判者?

    妖娆双眸一缩,听出了声音中熟悉感觉!

    老羊!

    你这个坑货!

    妖娆顿时从雪地下爆起!目光幽暗地凭风矗立暴雪里!

    女子长发如墨,鹅毛大雪中分外乌黑分明,红唇妖红,一双蕴藏着天地神光之眸带着晦涩难述意味打量着那匍匐于地,正对天虔诚祷告黑甲诛神!

    ------题外话------

    上午还有一千字,下午一起发,肚子饿了,下楼吃个早点~于是过时间了…雾~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