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73:怒咆!(二更)

173:怒咆!(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老羊!你也太坑人了!”

    矗立半空中妖娆冷冷呵斥。

    “既然你本人就是审判者,至少要早点来吧!想冻死我么!”妖娆与龙觉心中一早对老羊身份有这种预测,只是不能确定而已。

    “这不怪我啊!”

    麦田里那个威压隆隆人影厚颜无耻地摊着手掌心。此时老羊已经换了一身威风凛凛衣物,黑色铠甲与护心镜傍晚落日中反射出一种无法言说金属光泽,身后大氅风中猎猎作响,脸颊上三道疤痕一点也不突兀,反而这威武衣饰下显得霸烈无比。

    老羊委屈地伸出手腕向妖娆与龙觉亮出皮肤上被绳索勒得一道道痕迹。

    “还不是因为你们把我绑得太紧,害我挣扎了一天才从绳子里逃出来,不然我早就来了。”无耻地把屎盆子倒扣妖娆与龙觉身上。

    见过无耻,但这么无耻不算第一也能妖娆心里排上号了。

    “我呸!明明给你身后留了活扣。”亲自把老羊绑成五花肉龙觉一脸不屑,狠狠戳穿他谎言。

    “我怎么没有发现?明明就是你记错了。”老羊挠着头,模样十分无辜。

    “咱一直觉得你就是审判者,但是总觉得审判者孤身一人出现梦幻城刺杀沉睡者有些说不过去。所以顺着你安排走到现,不知道审判者大人坑了我钱,把自己行程出卖给我们。是有什么打算?”

    妖娆双手抱胸,淡默地问道。

    她神识感觉到方圆百里内,除了那些心守护着麦田守卫们再无其它战神踪影,看来老羊确是只身前来。是敌是友,现不做判断。还有这家伙也忒缺德,居然连自己消息也卖。

    “没有什么打算,你也知道,维持一个城花销是很庞大,早知道你那么有钱,我还后悔没有多要一些哩!”

    老羊眼底闪动着鬼畜光芒。仿佛还想妖娆身上继续大捞特捞一把。

    人成功有三要素。

    一是:坚持。

    二是:不要脸。

    三是:坚持……不要脸。

    很显然,老羊把第三条奥义成功而且娴熟地贯自己人生里。

    “噗!”

    妖娆喷了一口血,而后抽搐着嘴角说道:“看你也并不想与我们打架,倒不如你开个价,把磐石城卖给我们好了。”开门见山,妖娆不喜欢绕弯子。比起邪恶梦幻老怪与嗜血另外两城城主,老羊明显是唯一一个可以谈交易人选。

    “这个……”

    老羊摸着鼻子,脸上憨憨表情收起,取而代之是一股前所未有郑重。

    “磐石城太珍贵了,虽然开得出价钱,但你们也买不起。就算持有白川封地大印,但那并不是名正言顺白川立足通行证!你们太年轻,有些东西还得慢慢学习,我早说过,急功近利可不好。”

    老羊话音未落,他身上就蓦然升起一股恐怖威压!

    轰轰轰!空气爆破声响起!

    “感谢你们等我三天!”审判者狂发倒卷入云,矫健身体下一秒就矗立了与妖娆视线等高半空中!

    他脚下张起巨大幻阶图腾!那银色光华顿时把昏暗傍晚照得一片光明!

    我擦!

    妖娆看到那巨大诛神幻阶图腾是一只爪牙凌厉棘刺兽妖,非虎非熊,眉目目透凶光!不知道是什么品种通灵兽神!而那栩栩如生,犹如实体凹凸毛发则说明……审判者刚刚晋升诛神巅峰!

    原来三日……是审判者巅峰战力觉醒期!

    “怎么回事?谁那里?”

    不等妖娆与龙觉大叫,麦田四周守卫者们都感觉到了由风中传来那让灵魂悸动恐怖威压!这份压迫力骇得他们手中武器都不停地作响!

    于是瞬间狼烟乍起!火光攒动,大量磐石城守卫们急急涌入麦田一探究竟。这些可是磐石城精锐战力,数以百计七八阶战神一起涌上来也足够妖娆与龙觉好好喝上一壶。

    “我们不要田里打架,明天会没有粮食吃。”老羊对着妖娆与龙觉一指,而后向外抛出一枚石刻虎符。

    他那低沉有力独特别嗓音空气中不断回荡!震得天空中火烧云都开始不断摇晃。

    “所有人后退百里,原地待命,诛神之战不可靠近!”

    吓!

    看到城主虎符突然从天上砸下来,急急赶到守卫们顿时噼里啪啦地跪了一地。

    “原来是城主!”

    听过审判者声音人是笃定矗立麦田中正是城主大人无疑。只是他所说……诛神战?

    所有卫兵们身体同时一滞,于心中暗道:“难道有敌人向城主偷袭?而且对方还是诛神强者?所以城主大人才让我们退避三舍!不知道城主大人会不会有危险?”

    汩汩汗水从众人额头上溢出,不过审判者向来说一不二,既然已经喝止众人前进,那么就算是雷霆压顶都改变不了他决定!

    那弥漫天空中恐怖威压只出现了一瞬间便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傍晚麦田天空上只留下一道肉眼能清晰可见灰黑龙卷风暴!看来磐石之审判者已经带着他对手远离青稷麦田,去了不明方向远方!

    “这是大事情!!去通报左参大人还有列位城将!”只剩下守田卫兵们撕心裂肺大叫。

    跟着老羊步伐,妖娆与龙觉眼前很就出现一片奇峰嶙峋雪原!

    雪原上寸草不生,荒无人迹,只有芒芒大雪将昏暗天空照得一片透亮,地势凹凸不平,极难下脚,只有御空飞行才能恣意穿梭于那些高大并被山风与万年积雪腐蚀出各种荒诞空心洞山顶。

    “无知年青人,擅自闯入白川势力范围可是要付出沉重代价!”

    老羊抽搐着嘴角与脸颊疤痕,眼神昏暗,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们上次是如何带着那么多战神进入梦幻城主秘室,但这一次,仿佛你们没有办法再以群殴战与我争锋!如果你们能单打独斗胜了我,以后我们还有合作可以谈,但若是你们输了,哼哼哼……”

    老羊眼底闪过一丝肃杀光芒。

    “我便与玫瑰城联手,灭了你们这些孱弱无能小辈们!”

    妖娆与龙觉脸上都没有愤怒表情,这么大费周章,无外乎是因为审判者嫌弃他们年纪太轻,无法胜任白川之主位置,但他并没有派大部队对他们进行围剿,只是以这种温和一对一方式。

    审判者用心,妖娆大概了然。

    这是一个由不愿被恶徒们压迫手工匠人们自发组成一座自由之城,所以审判者每一个决定都关乎于每一个生活这个城市里躲避灾难人民日后生活。

    他是审判者,对这贫瘠而且不公正大地进行严格审判。

    若想得到他认可,只有以实力说话!

    “一对一就一对一,前辈,承让了!”龙觉目光炯炯,一震衣袖顿时把妖娆扫到身后,身上瞬间蒸腾起灼热龙焰!

    赤浪翻滚,衬托得龙觉那摄人心魂之绯眸加妖冶明亮,雪原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此精纯灼热火,那些亘古不化坚冰顿时他脚下蜿蜒出盘曲小溪!

    黑衣红发,那绝世容颜惹得刚从云下露出脸月亮都羞得低了低又没入层云中!

    因此热力,方圆千米内鹅毛大雪纷纷化成了雨!

    两道龙影从龙觉脚下奔腾而出!一条长有百丈,身体看到头就找不见尾巴,蜿蜒龙骨上,龙鳞枚枚都有巴掌般大!

    多日不见,炎又长大了不少,但其实它还是条小龙,根本不会说话,它脊背上异生出一条黄色伴生龙影,不是真龙,而是什么特殊幻绝技,妖娆从上面嗅到了强大而精纯气息。

    “真龙异火召唤师!不错,很久没有青魔海见到!哈哈哈哈!”

    审判者纵声狂笑,这笑声不同于以往,丝毫不被真龙尊贵气息影响。道道声波立即震断矗立龙觉身旁一座雪峰。

    这特么是欺负人吧!无论妖娆还是龙觉实力都不过是初级诛神,而审判者隐藏幻阶却已经达到诛神巅峰!进入诛神境后每一阶三个等级所相差灵气与天道底蕴加惊人。说是一对一,这种实力悬殊之下想要越阶作战,莫说挤出吃奶力气了……就是妖娆与龙觉一起上都找不到半点便宜。

    轰轰轰!

    雪崩剧响陡然响起!那些漫天飞舞暴雪顿时削弱了龙觉手中火力热度。

    我擦!

    好强大!

    只是吼了几嗓子就把山给震断了!妖娆目光丝毫不离开龙觉半寸,虽然龙觉许久没有她面前出手,但她知道龙骚包战力一定不会她之下!

    “跟我来!”审判者脚下涌起团团烟云,身法矫健犹如一道灰黑色罡风,得让人应接不暇!

    妖娆与龙觉自然紧跟其后,妖娆虽然按照约定没有出手,但她御空速度还是令审判者暗暗地吃了一惊!

    “不错!你们两个是有越阶与我对战资格,正因为如此,我可不会让你们!”

    “别得意了!你若输,得把我们那百万金铢给老老实实地吐出来!”

    老羊直冲入云海,顿时掀起雷霆滚滚!飘渺人声天空中若隐若现,因为震耳欲聋雷鸣而显得不那么清晰。那些银白色雷电于暴雪浓云中诡异地扭曲,呈现出极为不自然惊人画面!

    “今儿天气可奇怪了!”

    磐石城内街道上一个寻常老头杵着拐杖颤巍巍地抬起头眺望东方面幕下滚滚银雷。

    明明已经入夜,天空一片寂静暗淡,偏偏东方好像是神仙家房子屋漏了一样,电光闪个不停,还伴随着闷闷雷鸣声,让人觉得心中仿佛压了一块巨石,想要发泄这恼人情绪却又不知道这种灵魂深处不安源自何方。

    跟老者一样睡不着觉出来溜达磐石城居民大有人,他们纷纷保持着踮脚眺望姿势矗立街道上,看着城中守卫紧张脸色来猜度东方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变。

    “不安啊!听别人说,近这土匪大地好像怪事连连,先是梦幻城城主晋升后开始巡游各地风土人情,而后是玫瑰城城主许久没有再玩杀人游戏。而旭日城城主多日不见踪影,已经神秘得像我们磐石城主了……哈哈哈……”

    一个中年人干笑着说道。

    “不会有什么不好事降临到我们磐石身上吧!动乱之前,百姓们关心自然还是自己安危。”

    “不会有事,我听说我们城主私下里与玫瑰城城主私交特别好,要是磐石有难,那位大人一定会第一时间内赶来帮忙。”

    “呸!什么是第一时间?从玫瑰城赶到咱磐石至少要十天路程,我经常各个主城之间做生意,什么会不知道这回事?”一个矮小男子立即反驳中年人。

    “哎呀老弟,你这就孤陋寡闻了。”中年人神秘地笑着:“我就听说有一次玫瑰城主来磐石作客,第一天还磐石,第二天就已经到了玫瑰城,你知道为什么不?”

    矮小男子傻了眼儿,拼命地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啊?”

    “因为……”中年男子低下头,以极低增声音说道:“因为传言道磐石城外一个不为人知山洞里,保存着一处通往玫瑰城方向传送阵,那是只有历代城主才知道隐秘!你可不要说给别人听!”

    什么?

    矮小男子立即把眼睛瞪得浑圆,简直无法相信中年男子抖露秘密,传送阵!也许青魔海上四宗管辖地方随处可见,但是白川……这个没有符师愿意来地方,可是一件惊世奇宝啊啊啊啊!

    难怪当初磐石城建城要选择这么一个极北荒凉地点!那是因为只有这数万年前就人烟稀少地域所经历战火少,所以有一部分不为人知传送阵才得以幸运地保存下来!

    “这确很惊人!”小个子连连点头称是,脸颊上还保持着震惊表情。

    “都回去吧回去吧!散开了散开了!那是城主大人修炼!没有你们事,不要堵塞大街!”

    就众人议论纷纷时候,从天而降数百位衣着统一,头戴黑色发带城主亲卫队战士。他们脸上都挂着不耐烦表情开始哄人。

    “哦!原来是尊贵城主大人修炼!”这个理由满足了绝大部分人好奇心理。只要不是战火,不是天要破一个大洞,他们城主大人爱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炼。

    因为有了城主亲卫队员们解释,一直围堵大马路上众人开始三三两两打着哈欠回家去了。

    第二天清晨,众人早起,打劫打劫,雕石头雕石头,完全把前一夜天空中看到事完全抛脑后。一天猥琐生活结束后,夜幕降临,喧嚣归于平静。

    那与前一日一样……

    不狂暴闪电雷光又顽固不化地继续挂东方夜空里!

    “哇!城主大人真努力呢!”居民们再次穿着便鞋,踮起脚尖儿向远方眺望,这次倒没有前一日慌乱,有人甚至还拖家带口提着青稷饼坐空旷广场上开始“看烟火”!

    “哇!有龙影耶!那红色闪电好像一条龙!”一个扎着羊角小辫子丫头举着胖乎乎小手兴奋地雪地里蹦蹦跳跳。

    “不知道俺们城主倒地修是什么功法,真心好看啊!难不成受梦幻城城主刺激了,自己也要晋升?”位于战力底端一般民众永远都无法想象一个诛神强者要提升自己实力是一件多么困难事。

    磐石城城中居民总算是单调乏味日子里找到了一丝源于黑暗与光影带来乐子。

    但实际上盘踞磐石城内八阶巅峰以上战神都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威胁与压力!

    城主大人从来没有与人相斗过这么长时间,而且从气息上看两边都没有保留,那是赌上性命生死之战!

    是何人能与城主争锋?

    数十个小时,磐石城内真正强者们都没有好好睡觉,城主有令,任何人不得窥视与打扰,但是这空气中传来,一波强于一波恐怖威压简直把他们神经撕成碎片!

    实力低下寻常百姓感觉不到,因为他们如同海沙中从来不挪窝贝壳,看到只是一域洋流,并不能发自内心深处地体会海洋偌大。而幻阶越是强大,曾经越领略过大海无边无际之广袤。所以只需要微微窥看一眼东方天空中不断搅动风云,就知道那里面正呼啸翻腾着怎么样恐怖力量!

    ……那是,他们不可承受之神威!

    时间一天天过去!

    第三天如此!

    第四天已经阳光刺眼白日里看到电闪雷鸣!那翻云起舞阵势没有消减,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磐石城城主府内此时已经聚集了黑压压一大片人!

    其中有真心为城主大人近况担忧战神,但也不缺乏某些别有用心幸灾乐祸老鼠屎们。

    “要通知玫瑰城城主来协助城主大人吗?”不明就里城主幕僚都已经急得像是热锅上蚂蚁。

    “也不知道城主大人怎么样了?”

    “与他交战到底是谁?”

    “不可能是梦幻之沉睡者!前几天还有人看到他向玫瑰城去呢!”

    “那就不可能是玫瑰妖女与旭日城城主啦!这个时候他们自己主城都不保,联合还来不及,有谁会想着来磐石城找麻烦?我们一直是不惹事一个城!”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那激烈阵势仿佛要把整个城主府都烧成灰。

    “不急!”

    一声声调并高亢,甚至还有此孱弱清淡声音却立即让所有喧嚣归于平静!因这是声音,所有人脸上立即露出或真心或伪装敬畏和臣服表情。

    此时只有平日里受城主信赖左参大人才压得住场面。

    城主府议事大厅层层帷幔后传出一声虚弱咳嗽声,并随着咳嗽,有纤瘦一个人影出现朦胧纱帘后。

    左参——雪无!

    与城主本一样,没有人看到过雪无真正面容,而且他身有顽疾,长年卧床不起。但是这么多年来,这个权力等同于城主左参大人以他智慧与果断决策赢得了所有百姓及同僚们尊敬。

    “我们要充分相信城主大人实力,什么阿猫阿狗通通都会被城主赶出磐石城地界,东边雪原上正进行是诛神之战,你们去查看也是送死。安心城主府内等消息吧……咳咳咳咳……”

    “我……已经安排人手城主大人与敌人交战地域边沿地带……蹲守,一有消息我便会第一时间内通知大家。”

    雪无即使不咳嗽,说话声音也断断续续有气无力,不过有了他承诺,众人悬嗓子眼里小心脏也微微落回胸腔。众人挤城主府内闹事,无非也只是想听雪无一句话而已。

    但是……

    这一次雪无失算了!

    接下来急冲冲破门而入传令官给雪无完美无瑕左参生涯带了了第一个污点!

    嘭!

    石屑纷飞!一个人影连门都没有敲,便抱着被他撞破碎石块,一脸是血地横板地!

    “左!左参大人不好了!天空中雷霆停止了!我与我属下小心翼翼上前一看,发现城主大人从天空中掉下来了啊啊啊啊!”

    报信之人显然被吓破了胆,所以即使面对磐石石这么多利益纠缠复杂家主和匪首们,依旧全然忘记昔日淡定与忌讳。

    他睚眦欲裂地大叫!

    “城主大人被人打成猪头倒雪地里!上衣被扒了个清光!胸前还用火焰烙印着‘骗子!还我百万金铢’八个大字!怎么办?怎么办?城主大人被人虐揍了!”

    传令官脸色狰狞,仿佛眼前还他雪地里看到那幅场景。目光泣血,舌头打结,身体颤抖。

    “城主大人好不了了!重伤啊!重伤啊!我们磐石城完了!”

    “你闭嘴!咳咳……来人啊,把这个满口胡言乱语家伙给我拖下去杀了!”房间内厚重帷幔后传出掀桌子怒咆声!

    ------题外话------

    锁屋子里了,我擦,还四千,还欠八千~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