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83:踢馆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    丁洪是流云殿外门一个小弟子,前些日子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外门管事侄子而被罚来看守山门。

    换作平时,守山门也算是一个不错差事,能忙里偷闲地吃些小食顺便刁难一下进出婢女与杂役小厮。但这几日为了接送来宾,真是把他累成了死狗!

    虽然那些从东陆甚至青魔海其他地域而来大派使者都由内门弟子或长老接迎,越过锁山大阵直接御空而入。但这些贵客带来随从与装载贺礼车驾都要正而八经地从流云殿恢弘正门而入。丁洪负责正门九拱其中一道拱门,与其他二十六个同门师兄弟们光是清点人员与贺礼都已经连轴转了五天五夜没有休息。

    比那些宴席上打杂仆役还不如!至少那些太上长老与宾客们心情好时候还能赏他们些金铢酒水,如果运气好还能拾到客人遗落小玩物。比如玉配,文玩,团扇……贴身玩物上沾有强者精纯威压,无论是卖出还是留着自己使用都是不可多得好东西!

    “奶奶个腿了!老子不就是偷了天懒没有做早课吗?黑心管事就派老子来当看门狗!”

    丁洪身后一个大胖子气呼呼地砸着凳子。别看他此时嚣张得很,其实是个外强中干孬种,要是现外门管事站他面前,他保准比谁都笑得一脸献媚,只是现眼看着天黑了,山门口已经人径稀少,才敢这么大声地发泄自己不满。

    “就是,天黑了都不能休息,美其名曰是保护总坛安危,但是怎么有那么不长眼家伙来打咱们流云殿主意?除非他们不想活了。”一个瘦子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我想看宴会上跳舞姑娘们啊!我喜欢小桃,小桃师姐也那里面。”一个眉目年轻弟子流着水口说道。他口中“小桃”是流云殿第七峰封山尊者座下一个小弟子,长着一双水汪汪杏眼,笑靥如花,深得外门弟子喜爱。

    这弟子一开口,立即得到四周同伴们点头称是。

    “哎!瞧你们这些没有出息!”

    只有丁洪恨铁不成钢地摇着头。

    “你们是没有看到瑶光圣地雨珊师姐,还有伏虎山田七儿师姐,那些才是真正美人儿,平日里从来不抛头露面,只是这次贺寿,才跟着两派师尊前来我流云殿。小桃算什么?不过是内门低阶弟子里样貌周正一些罢了,要看就看各山门首座女弟子,她们天天得灵药滋养,生得看皓齿明眸,肤如凝雪,一笑百媚生,无论实力与长相都万里挑一……啊!可怜我们这些倒霉鬼天天这里守山头!”

    “真真?有这么好看!我也想看!”开始对小桃垂涎三尺年轻弟子因为丁洪挑唆顿时一脸激动地蹭了上来。

    “晚了,人家昨天都走了,我只是远远地看到了她们背影,即使是背影都已经让我魂牵梦绕一天一夜。”丁洪幸福地说道。

    “喂!”死胖子不满地嚷嚷着。“老丁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威风,难道好看只有瑶光圣地与伏虎山弟子,我们流云殿就没有一等一绝色吗?”

    死胖子倒还有些骨气,一心只觉得自己所流云殿比其它门派都要尊贵些,既然太上长老强大,门内美女弟子们也应该比别地方女子好看一些。

    “当然有,只不过大多数核心弟子我们都看不到,师弟啊……”

    丁洪揽着年轻弟子肩膀,语重心长地感叹:“你入门才区区三十几年,没有机会看到流云殿第一艳色,想当年第一峰朝歌大师姐,那叫一个美啊……要是她,可以完全秒杀瑶光雨珊与伏虎山田七儿。”

    丁洪由衷地赞美着,不过话只说了一半他就捂着嘴身体一抖,四周气氛早因为他已经说出话而发生了诡异变化。

    无论是死胖子还是年轻弟子都以古怪而尴尬表情看着他。

    不好!

    丁洪恨得想咬自己舌头!

    这话怎么能提?他害怕地缩着头打量自己身边是否有平日里关系不好外门弟子正细细听他说话。

    朝歌与姬天白两个名字,早流云殿内成为禁忌。当初洪荒秘境开,流云殿弟子姬天白叛教投敌一事可是整个东陆强者们有目共睹大笑话!不过这笑话却远没有止步于姬天白,正当所有东陆势力为流云殿那个才情艳艳,丰神俊逸姬姓弟子错愕惋惜之际,又传出流云殿第一峰首坐弟子朝歌失踪,翌日有人魔族守戒山入口看到她匍匐于魔主脚下惊人消息。

    流云殿高层震怒!

    这两人,是流云殿奇耻大辱!十子第二第三席!流云殿下一百年板上钉钉风云人物。却以这种方式众人记忆里留下这么惨烈一笔。

    呃……

    一阵尴尬沉默。死胖子走过来默默地拍着丁洪肩头。

    “老弟,我们还是乖乖看着山门吧。”

    “嗯。”丁洪僵硬地点头,无声退到阴暗里。看来因为这句话,他又要多守山门几个月,恐怕以后外门茅房也会包给他清理了……真是苦逼啊!

    而就这白昼未去,黑夜已来,光影交接时候,山下传来一阵轻盈步伐声,那些铺林地上细小树枝被踩断,发出咔嚓声。

    有人这喧嚣沉寂时刻向着流云殿大门靠近。

    “是谁?报上名号来?”警觉流云弟子立即大声问道。

    流云殿守山大阵,被喻为东陆强,没有总坛内长老与内门弟子接引,就算是天人第一衰强者也无法撼动分毫。所以旁人想靠近流云殿总坛地界,都得经过这连摆九道巨大山门!

    随着呵斥声,黑暗中走出两道人影。

    前无幻兽开道,后无随从跟随。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大派有头脸物,所以第一个发话弟子口气十分傲慢。

    但当二人走上前来之后,九道大门内流云弟子立即倒吸冷气!

    我擦!走眼了!

    只见人影是一男一女,男一身黑衣,袖滚赤红五爪圈龙,一头红发,眉目飞扬,眸底流光,嘴角带着讥笑,绝世冷峻!

    女子一袭白裙,婀娜步伐犹如水烟空气中氤氲地升起。长发挽于身后,除了一条银光丝带缠腰,身上并无任何装饰物,但那绝美容颜,丰润红唇却比任何金银细软衬托出她与众不同美!

    “丁师兄!丁师兄!你看!这才是绝色吧?”年轻弟子顿时惊叫,两根手指插鼻腔里堵着鼻腔里不断狂涌出鼻血!

    见过这等又清丽又妩媚绝色美女,丁洪给他形容什么雨珊,田七儿,朝歌……之流通他心中等同于浮云!这年轻家伙甚至幸福地觉得能看到这么漂亮女子,这么几天守大门前辛苦都是值得了!

    “请问这是哪个门派师兄师姐?”

    丁洪双眼放光,早已经屁颠屁颠地扑到山门口一脸恭敬地对来人点头哈腰。

    小师弟海活该一辈子**丝!这等一辈子难得机会下居然也不会努力与女神说几句话,还那么没有出息地喷鼻血,喷死他好了!

    “不知道两位师兄师姐是贺寿来迟,还是有什么重要东西遗落流云殿内所以折返来取?我叫丁洪,是外门慎思堂弟子,可以为两位去向长老们通报。”丁洪笑得一脸讨好样子。那细细小眼睛里闪烁着湛湛光芒。

    哦?又是个外貌协会?

    妖娆与龙觉自然能听得出这第一声呵斥与第二三句亲切敬畏恭维声中夹带截然不同之态度。

    不过他们也不计较这个,因为……反正是来打架嘛!

    “那就麻烦丁师弟了。”磁性声响起。

    龙觉轻震衣袖,大步上前一步,理了理衣领,清了清嗓子,而后台起右臂亮出那些绣衣袍上那些精致团龙。赤红丝线与点缀珠光黄昏里发出蛊惑人心光芒。

    哇!好气度不凡公子哥!那特别吸引人声音还有蹁跹身姿一看就知道他与众不同!

    “啧啧!我怎么时候也能修炼到那个境界,然后成为万众瞩目焦点?”

    丁洪看到眼前这位赤发公子后内心无法抑制地涌起无限崇拜!而且这丝崇拜感中还有那么一小点熟悉感觉不断涌现。

    “咦,为什么总觉得哪里见过这公子?啊!一定是曾经跟着哪派强者来流云殿作客!”

    就丁洪暗自揣摩之际,那赤发公子哥蛊惑人心声音再次响起。

    “去通报吧,就说有人来……踢馆子了!”

    龙觉唇角勾起一丝残忍笑意,话音刚落,他伸出手掌间就爆发出一股恐怖火元素奥义向着丁洪所山门直接扑打而去!

    轰轰轰!

    排山倒海火如巨浪大地上疾速碾压而过!那极烈火光顿时把原本暗淡下来天空照得一片透亮,犹如刚隐退于天地之下白日又因为特殊理由而重出现世人面前!

    这烈焰下,刚才还看上去俊美异常赤发男子无情笑顿时被火光与阴影勾勒出深刻凹凸感,他那湛湛红眸,如不似人间妖邪降,顿时给人一种寒从脚生感觉!

    ------题外话------

    今天车上写了写,回家后又写了写,明天早上六点就起来去医院,越早去人越少。所以明天应该也会晚。对于这两天都这么晚我很愧疚。把这几天忙乱解决后,先把时间调回九点再补字数,现欠六千。

    因为跑来跑去,没有固定电脑,留言我都用手机认真看了,只是手机没有办法去后台回复。有一种热泪盈眶感觉,谢谢大家温暖话,很有力量。网文作者是一件拼命活,我去西安看到很多大神身体都不怎么好。希望这次我没事,只是好好治治器官发炎事就好。

    那休学吃激素亲,加油!我有朋友也是这样,不过这么多年过去,她现可是大美人一枚。那男朋友酒后乱x亲,人生何处都狗血,爱自己重要。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