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85:流云十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那里来不长眼狗东西?以为这是随意能闯山头吗?瞪大你狗眼!看一看这里是流!云!殿!”

    还没有御空飞到流云殿正门口,断嵘便隆隆大吼!

    他那夹带着威压大吼声天空中掠起一股狂风,四周巨树立即挥舞着枝桠无法遏制地向前方俯倒,只有凌乱碎叶风中乱飞!

    好恐怖力量!

    只是一吼便让流云殿正门上仓惶无助守门弟子立即安静下来!众人从抱头鼠窜到脸上又升起倨傲神情。对了!这里可是流云殿地界,仍恶徒再什么嚣张,以他们打死流云外门弟子恶行,足以流云山脚下死一万次了!

    “断师兄!”

    丁洪捂着屁股泪水涟涟地从石头堆里爬了起来,听到远方传来大吼简直犹如重生了一般!

    是现流云殿十位顶尖弟子前来镇压狂徒!

    有他们,便什么都不怕!

    “救命啊!有恶徒欺负我们!断师兄,把他们绑柱子上点天灯为我们出气啊啊啊!”众人撕心裂肺地狂吼。

    妖娆负手站龙觉身后,只觉得一阵好笑!

    流云殿就是太自负,居然只派了十个弟子就前来应战她和龙觉?

    哼!十子?她洪荒秘境内可是杀了不少,今天又来十个,还不够塞牙啊!

    不过这样好!

    妖娆暗自腹诽,如果一开始就把老怪物都引出来,这些小眼见情况不妙八成连出都不会出现就都会跑个一干二净,而先杀小,却能真正斩草除根!把流云殿年轻一代强者与年长诛神长老通通送到地狱,无论流云殿万年底蕴有多深厚也不可能再重现昔日辉煌!

    断嵘三脚并成两步,很从极远处带着众师弟师妹飞到山门口,丁洪等人眼里,仿佛只是一眨眼儿光阴,那十道威压隆隆身影就已经矗立他们头顶上!

    众人顿时一脸敬畏地抬头眺望!

    水桶越是水少晃荡得越厉害,十人嚣张乱舞威压甚至立即盖住了龙觉与妖娆身上原本并不明显威压,不过这些都只是中看不中用恫吓手段,妖娆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你们说断嵘什么时候会回来?”

    流云殿总坛还继续庆贺宴会上,云鹏子笑眯眯地问道。

    此时天空中飘来一朵含苞待放巨大芙蓉,琴声奏响,芙蓉中立即跃出一位精灵般女子,手持金铃素纱,列位太上长老面前跳起轻盈舞蹈。

    此女长发飘飘,身上着着薄纱,身姿曼妙,犹如同画中走出仙子一般。如此精彩舞蹈,恐怕也只能流云殿这等大派中才能得见。

    殿外剑拔弩张紧张气息显然并没有传到这宴会之上,流云殿众长上长老们此时都沉浸于一片迷醉中。

    “不用担心断嵘,他好歹也是个九阶战神,弟子中实力出类拔萃,而且还带着九位小家活们同去,无论是什么人山脚下,一定死无葬身之地。”第一次发话云虚子淡淡说道。

    这云虚子可是众太上长老中实力强大,地位崇高一位!

    他晋升到中级诛神已经近三百年,一旦有朝一日突破巅峰,立即会被神宗接引为长老。与昔日洪荒秘境甄选一样,青魔海中资质强召唤师,或迟或早,都会迈出走向蓝魔海广阔地域第一步。

    “我自然不怕断嵘吃亏。”云鹏子见云虚子接他话茬,立即来了精神!他挤眉弄眼地说道:“我是说小嵘几招之内能解决那件纷争?”

    清脆动人琴瑟声中,云鹏子声音也带着一丝游戏意味……

    哦!

    众太上长老立即明白了云鹏子意思!这老小是想开赌啊!

    “十招!”一个太上长老立即从怀中掏出百枚钻研币丢舞池内,那钱币与地面碰撞脆响声甚至打乱了琴瑟奏响节奏。

    “八招!”此次宴会主人翁——云玉子抛出一枚拳头大小风系绝品魔晶,轻轻送入舞池,那枚青绿色魔晶立即落之前洒入舞池钻石币上,被那些闪烁着五彩光芒一起湛亮起来!

    嘶!

    好奢侈出手!

    这风系魔晶价值可比百枚钻石币高出不只一倍!

    云玉子豪爽出手立即让众争胜心情高涨起来!

    一件又一件珍贵物件被丢入舞池内,有人用钱币,有人用幻器,都是寻常不可多得绝世宝物。堆砌舞池中东西越来越多,逼得跳舞女子只能越退越远,无处落脚,后只得恭顺地退出表演,把宽阔白玉舞池完全让给心情已经被赌注吸引流云强者们。

    流云殿圣王冷冷地笑着,根本不觉得那些长老与太上长老拿出赌注有分量。他毫不犹豫地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件金光灿灿幻器来!

    第一峰镇山之宝灵鸾剑剑鞘抛入舞池内!

    那带着精纯风元素气息华美雕花剑鞘立即引得所有参宴之人连连惊叫!

    “啊啊啊啊!怎么是灵鸾剑鞘?这么珍重东西圣王也敢拿出来赌!他受什么刺激了!”

    灵鸾不似一般幻器,它剑锋与剑鞘不合,所以长期分做两件异宝来使用,剑锋为流云殿第一峰封山尊者持有,剑鞘却一直握流云圣王手中。

    剑鞘虽然没有剑锋凌厉,但是其内蕴藏风元素之息却并不比剑锋少多少!

    “我赌小嵘……”

    流云圣王眼神缓缓划过众人呆滞脸颊,心中暗自得意,很好!他要就是这种效果!

    一字一句!“一招必胜!”流云圣王胸有成竹地笑着。

    自己徒儿出战,越是表现神勇便越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流云圣王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何况他刚刚向断嵘手中无声塞去东西……一定能助断嵘一招得胜!

    流云殿圣王语出惊人,众人顿时对这场豪赌赛果加关切起来!

    “是哪只狗我山门前叫嚣?是吃屎吃多了吗?”

    看到前来挑衅流云殿威严不长眼东西居然只是势力单薄两个,不用断嵘说话,站断嵘身后一神情倨傲男子立即一步踏出。对着妖娆与龙觉不屑地抬起下巴,微张眸底闪烁着强者蔑视蝼蚁感觉。

    要是换着平常人,听了这么恶毒又嚣张贬低与唾骂一定会气得火冒三丈,而龙觉与妖娆经历这种被人看低无聊场面很多次,自然比寻常人加淡漠。

    “喔?”上扬语气。妖娆用小手指掏掏耳朵,气不死人不罢休地回答:“没有啊,不是还没‘吃’你吗?”

    噗!

    围观众人即使是对那白衣女修与红发男子抱有深深敌意,但还是因为白衣女子这句话而瞬间把脸憋得通红!

    好恶毒舌头!

    这女修是反过来说流云殿十子才是“屎”么?

    那嚣张男子立即脸色青白,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暴怒!

    这男子瞬间爆怒!大啸一声便祭出召唤阵,巨大银光阵符中召唤出一头毛色发亮巨大银狼!

    那银狼足有三人高大!一身银鬃夜光中末梢微微泛红,长吻犹如点墨,一双蜡黄色眼睛让人看了之后心中立即升起毛骨悚然感觉!

    “喔喔喔!是季师兄银狼王!太拉风了!那两个垃圾死定了!”

    就丁洪与众外面弟子一同欢呼叫嚣瞬间,还有一位面容刻薄生硬流云女修手指捏起繁杂手诀,而后控制着一股强大土系束缚奥义向妖娆与龙觉沉沉压来。

    断嵘掐着圣王师尊暗中交付于他手中玉戒指,心中一阵激动。

    这是师尊特别创造出一势幻技,名为“戒定山河”!

    别看它只是小小玉戒指一枚,但其中却蕴藏着流云圣王倾力而发强一击所有力量!

    想要凝结这样“戒指”得耗费难以想象精力与时间,所以虽然由流云圣王亲自制作,但流云圣王这么多年来也只积攒了三枚,本当成战斗灵力耗退敌大绝招,但这次为了给断嵘立威,流云圣王竟然把这么珍重保命之物送给断嵘一枚!

    “师尊!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断嵘死死地掐着手掌间玉戒指,并没有立即引动戒指上隐藏力量。因为他感觉眼前两个陌生人并没有想象强大,不过只是两个不长眼家伙,根本用不到这么珍贵东西!

    九位师弟师妹,加上他自己……把眼前垃圾葬送,绰绰有余!

    “去死吧你们!”断嵘身上杀意爆起!他啸声中,第一个嚣张男子银狼亮出尖锐獠牙向妖娆扑来!地面升起一股强大束缚之力,紧紧锁死龙觉步伐。

    一个瘦小战神手持一件不规则绞肉重棍疾速向妖娆与龙觉所方向推进,一时之间天空中各色灵气之光沸腾!

    十位流云殿强弟子同时出手!别看他们各自幻技都出自流云不同主峰,但这些代代相传各脉力量却同时使用时呈现出一种诡异契合感!

    有驭兽者,有画符者,有武者,有以单纯灵气进行幻技攻击者!

    这排山倒海气势,立即让大地隆隆颤抖起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