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86:上层震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186:上层震怒!

    “雕虫小技,也敢我们面前显摆!”

    龙觉轻挑长眉,直接御空而起。

    十位流云弟子一脸狂狞,自信十人联手定不可能落于下风。不过他们此时所召唤都是自己生平得意之幻兽,下手便是凌厉杀招!

    断嵘手捏流云圣王玉戒,脚下凭空出现一只龟首牛身异兽,异兽为风水属性,立即天空中卷起层层雾浪,大有将天空中层云都狠狠撕碎趋势!

    “断师兄威武!断师兄加油!”

    丁洪与一干看门流云殿外殿弟子大叫吆喝,仿佛自己能喊多大力,断嵘身上就能多加多大力量一般。

    冰枝,苍鹰,银狼,铁甲犀牛……各种大幻兽发出嘶吼声让人浑身战栗,看着这些威风凛凛战神们,地面上外门地子心中不由自主升起无限自豪。

    那两个挑衅者……死定了!

    妖娆根本没动,而龙觉也不出声,只是从储物幻器中拿出了那把木界中得到诡异重剑。横剑于身前。

    “第一个,死吧!”

    于众人咆哮声中妖娆淡淡地说道,而后轻盈地抬起自己右手,用白皙而纤长手指向冲前方那驾驭银狼男子指去,黑色剑气指尖凝结。

    你丫!

    你说死老子就死啊?

    坐银狼巨大脊背上男子心中立即怒火滔天,正准备召唤银狼亮出血腥獠牙,那不长眼女修脖子上狠狠咬出两个血洞,男子舔了舔干涸唇,压抑着心中燥动不安。

    这一刻,他想知道那女子绝美小脸死亡前一刻……会展现出怎么样哀求表情。

    “嘿!十子们都很卖力啊!”

    “我们赢定了!”流云殿外门弟子放声大叫。

    妖娆手指轻弹。

    然而就银狼高高向妖娆跃起这一刻,那一脸嚣张流云十子身体突然一顿,仿佛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而后一团血雾就从他额头上爆了出来!

    嗷呜!

    巨大银狼因为契约主突然死亡而发出怅然大叫,身体因为失去主人灵力支持而立即风中风化成银沙!

    那漫漫银沙瞬间扑天盖地场面异常惊人!因为是夜间,所以泛着血意银芒立即给人一种妖治美,让人瞬间感觉到一股寒气顺着脚背麻痹了自己心脉!

    轰!

    血与银沙翻腾!场面惨烈!

    天雷滚滚!

    所有人,无论是剩下流云九子还是与丁洪站一起流云外门弟子全都震惊无比!

    这是瞬杀!

    比瞬杀还,仿佛就是漫不经心一挥,没有任何人看清那女修是如何出手。但刚刚还活生生他们眼前走动一个大活人就这样与他强大幻兽一起消失于这个世间!

    一切都像是一个梦!一个让人心跳结冰恐怖噩梦!

    “啊啊啊啊!”有人忍不住捂着嘴惊叫起来!

    有战役虽然艰难,但是只要努力还有一线生机能让人得胜,那参战者未必会丧失斗志与信念,反而会不断激发自己潜能与对手抗衡。然而还有些战役……对手初登场就展现出完全无法让人超越恐怖力量,让人只觉得自己卑微如同蝼蚁,这强烈刺激之下根本提不起反抗之心……

    所以刚才还嚣张与不可一世流云十子神经直接崩溃!

    前一秒还是尊贵无敌流云天之骄子,下一秒便是别人脚下仓惶乱跑仍无自救能力渺小蝼蚁!

    九人此时才明白为何眼前一对俊美召唤师男女不屑召唤战兽,敢如此嚣张地直接来到流云总坛进行挑衅,这种近于疯狂自信是因为……他们真有这种实力!

    “救命啊!”

    因为对手展现实力实太彪悍,几个女修都没有了反抗心念。一时间吓得直叫。但她们身法刹不住,还是无法停止地直接向龙觉冲来!

    哼!

    龙觉自然没有怜香惜玉觉悟,横起重剑就果断地身前劈出一计十字斩!

    恐怖剑气立即地面上划出两道越行越远深重剑痕!那龟裂痕迹足足延伸到百米之外!而不小心跨入剑芒范围,不论是人还是幻兽,马上都变成一堆四分五裂尸体从天空中簌簌掉下来!

    好恐怖!

    避而不及!那长长剑痕地面噼啪作响地向前蜿蜒,直指被眼前惊变吓尿了丁洪。

    其实多跑几步就能避过剑芒余威,但是丁洪双脚已经软得无力移动半分,眼睁睁看着大地龟裂之痕直指自己胯下,而后很没有出息地口吐白沫,双眼翻白地晕了过去。

    一下天空就少了四人。

    而妖娆第二指已经伸起!刚想指着已经吓尿了断嵘说:“第二人……”时,断嵘却开始下意识地捏起拳头寻求玉戒救助!

    “师尊救我啊!坑爹!我刚才怎么那么倒霉主动来会这两个阎王?气死我了!悔死我了!我不想死啊!师尊救我!”睚眦欲裂,双目滴血!

    “这两个阎王都杀人不眨眼!刚刚死去可是四个八阶战神,但他们手下弱得像草花,这两个阎王是超级强者啊啊啊!”断嵘心中疯狂大叫。

    而此时妖娆目光已经落断嵘手掌上。

    这家伙从一开始就不断盯着自己左手拳头,是有什么猫腻吧?

    妖娆一边想一边召唤萦绕自己身边月璇银光丝带疾速向脸色蜡黄断嵘飞去!

    银光丝带如烟云,天空中划过一道旖旎香风,恍如勾魂轻波轻轻向断嵘左手包缠而去!经过磨合与适应,银光丝带已经完全把妖娆当成主。

    “啊啊!这是什么?”

    后者竭力想甩开不知名银丝纠缠,然而那霸道力量下一秒还是无情地勒断了断嵘左臂,根本没有给这个九阶战神半点反抗机会,一道香风便把那枚完好无损玉戒送到了妖娆手心里!

    “喔?”

    握着这微凉戒指,妖娆唇角顿时勾起一丝笑意。虽然她还不清楚玉戒由何种办法制造,但她能感觉到这里面蕴藏极大力量!

    “如果这玩意儿人群里爆炸,杀伤力确很大,已经远远超过这小子固有实力。”

    妖娆只是心中默默叨念,根本没有乎银光丝带如何把断嵘绞死,又将尸体弃如敝屣。对于她而言,九阶战神根本入不了她眼,来一个是杀,来一群也是杀!

    “啊啊啊啊……”

    看到大师兄也被瞬杀,整个流云殿山门前气氛立即发生了诡异变化!

    那些吓得地上哭爹喊娘流云殿外门弟子们都已经叫破了嗓子,连爬行力气都没有。太……恐怖了!此时一个接一个死他们面前,可是偌大流云殿数万弟子中翘楚人物啊!

    不过一眨眼时间,这些曾经被他们膜拜为不可超越天之娇子们,居然一个又一个地他们面前陨落!

    他们不是英勇地浴血奋战而死,而是一个个哭喊着被虐杀身亡!

    这无异于一个把掌狠狠地打所有示流云殿为骄傲外门弟子脸上,他们心中强弟子们都死得如此卑微,那……那他们小命不算是命了……呜呜呜呜!

    妖娆与龙觉哪管这么多。

    三下五除二。十个流云十子便被妖娆与龙觉像切瓜一样切了个一个不留。

    一股浓浓血腥弥漫空气里,虽然流云殿每个弟子手中都握有无数杀孽,但是将这么浓烈血腥引入这么靠近流云殿山脚地地点,玷污流云山地脉气息……还是数万年来头一遭!

    气氛沉寂得有些诡异。

    还有呼吸人要不是忘记了呼吸,要不就是早已经晕了过去!

    “咣当!”

    云鹏子与等人手中酒杯同时坠地,坐宴席上众人一片鸦雀无声。

    “不……不不……这不可能!”

    流云圣王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摸出一块命牌,他座下所有弟子命牌他都随身携带,与他这样长老与九峰封山尊者都有这样习惯。所以同时去摸胸口人不止流云圣王一人。

    而就流云圣王摸出独属于断嵘那枚青白色玉质命牌之时,那晶莹剔透青玉就顿时他手中化为一片斎粉,碎得仿佛之前他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天啊!

    “我徒儿!”

    “小容!小容!你命牌怎么……不会吧!徒弟啊啊啊!”

    坐十位老头是一脸震惊与悲伤!培养一个十子,意味着一峰百年后欣荣。而十子瞬间全灭……则意味着流云殿道统,百年后继无人!

    大危机!从来没有预想到劫难!流云殿还从来没有被人找上门来这样狠狠打脸!

    流云十子哪一个不是以无法计数灵药与时光堆垒起来?死一个都不得了,还不要说一下死一群!

    所有人顿时感觉到脊背上有一股恶寒拔地而起!

    太让人无法接受!

    这比任何暴行令人发指!这是……这是要断流云殿根基啊啊啊!五十年内连续两拔十子死得七七八八,流云殿弟子人数再多,想百年内找出比断嵘与姬天白资质卓越者几乎已经不可能!

    嘭!

    掀桌子声音!云鹏子与流云圣王同时爆起!他们两人身上爆发出排山倒海恐怖杀气!

    “是哪个王八蛋干好事,我抽了他们筋,扒了他们皮!”凄厉叫喊声立即让宴会上小厮与婢女跪了一地,因为承受不了这忽而爆发诛神威压而浑身战栗,双耳流血。

    一个诛神,一个域主巅峰。

    气势无可阻拦!

    ------题外话------

    这几天天天去医院,跑得都要麻木了,每天回家都不早,谢谢大家还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