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197:吾爱真实的自我

197:吾爱真实的自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

    灵果老头错愕地看着无畏一切昂头站立于自己面前年轻女子。

    虽然他从上四宗极隐秘消息中得知这女娃娃不仅手持半极道幻器,还拥有兽神战兽。但是身临其境,方知这份强大与恢弘有多惊人!如如此小辈身上,灵果还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样震撼!

    无法想象百年,千年之后,她将站一个怎样高度!

    “黑暗兽神!”

    灵果老头大声咆哮!长长须发倒卷入黑空,那惨烈白色让人一阵触目惊心。仿佛他便是能破除黑夜迎来黎明极烈之光!

    “虽然老夫不是肃清派……但你这女娃娃,实是太危险了!老夫收你为徒!你随我去清凉山清修,老夫以万年光阴助你摒除一身魔障,重回正道!”

    灵果老头儿脸颊上升起郑重神情,他目光仿佛透过妖娆眼,直接扎入她灵魂深处!

    妖娆眸光一缩。

    虽然老头言语中透露着威胁之意,但这是她身平第一次摈弃暗力所谓正道之士口中听到这样话,不是毫无缘由地嗜杀与追捕,而是收为徒后……净化。

    因为这句貌似宣战话,妖娆心中第一次对面前老者产生了好感。很矛盾一种感觉。虽然这丝好感战场上半点用处都没有,但毋庸置疑地让她不想与他为敌。

    虽然不能相互理解,至少可以相互尊敬。

    “前辈,初元世界认可黑暗召唤师存,不是么?”妖娆轻轻地问到。

    相比朱雀,她第一次出现莫里斯海沟之后就已经展现过黑暗属性一面,但那并没有给她带来灭顶之灾,恐怕来到初元之后,看到她身负黑暗属性反应强烈人……就是眼前灵果了!

    “黑暗召唤师确存,老夫与其中几人也是朋友,老夫说了,我不是肃清派!但你罪孽,并不源于你是黑暗召唤师或者是血祖传人,而是因为这两点同时加注于你身,这便是你对初元世界大威胁!”

    哦?

    妖娆偏头皱了皱眉,虽然她刚才迫切想知道问题灵果老头并没有给出合理答案……为什么要禁锢血老头,血十三倒底做了什么为天理不容罪孽……但是灵果故意避重就轻言语中,她也似乎听出了些端倪。

    这世上还有人知道血十三秘密……他被封印化龙血池,原本她以为是魔族手笔,但现看来,像人族所为。尤其是他口中肃清派!

    还有血十三遗留给后世正道修士恐惧……与强大暗力一定脱不了干系!

    “死亡……或者乖乖顺从老夫净化!你是一棵好苗子,不要走错路后悔一生!”灵果大手徒然向天空张开!

    于是原本漆黑一片夜幕中突然有澄黄似金光芒乍现!

    轰轰轰!

    另一只巨大兽眸蓦地出现金光中!那兽性浓烈竖瞳缓缓转动,目光向隐藏于苍穹之下小白凶残地对望而去!

    嘶!

    兽神!

    灵果老头居然也是兽神召唤师!

    这下轮到妖娆大吃一惊!

    电光火石之间,小白已经与那被召唤兽神扭打了一起,妖娆甚至能够感觉到小白身体内叫嚣血液不断冲激着她灵魂!

    兽神召唤师优势立即被抹消!神威甚至没有降世便默默地隐入云霄,所有人神识之中,那突然出现又瞬间消失两股巨大兽威不过是场幻象,而只有妖娆与灵果二人才能通过心灵感应得知兽战惨烈!

    兽神召唤师!具妖娆所知存世者不超过十位。而且除她以外,全为天人二衰以上绝世大能!难道她运气这么好……眼前就隐世一位?

    一边这样想,妖娆手指之前一面迅速升起破天指毁灭剑意,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灵果老头向她靠近步伐!

    “小丫头,老夫只能庆幸你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你一切手段老夫面前,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只见灵果老头长袖一振!妖娆手指尖立即传来一阵剧烈疼痛!随着疼痛,破天指凝集完毕力量也立即犹如被人打硬生生摘取一样转瞬不见踪影!

    喝!

    妖娆很长时间没有感觉到如此恐慌!灵果老头力量之下,她果真孱弱得像是蝼蚁一般!

    “随老夫走!不要反抗,待老夫完全洗净你灵魂,你这女娃娃会感谢老夫今天所做一切!”大手向妖娆衣领捏来!气势不容任何人反抗!

    不……不……爹爹与龙觉还流云山,发现她失踪他们会疯!还有百川,冰封城未建成,她还有许多抱负没有施展,麒麟王与白川人民们等着她回归!她不能被灵果捉走!

    “前辈……”

    妖娆声音极慢,但这低沉沙哑声音中仿佛带着一丝魔魅之意,悠扬回声天空中不断来回震荡。

    “我之所以为我,正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厌弃过自己灵魂任何一部分,谢谢您好意,您净化,我不需要。”

    她急急后退,只想着无法力敌灵果力量也得活着逃离他爪牙!

    “你逃不了!”灵果笃定地大笑。“因为你自己早已经选择了自己宿命!”

    叱!

    随着灵果一声似鹰似虎长啸,被妖娆于杂物堆中拾到那枚红线菩提立即从她手腕脱落,于长啸声中轰然增大!

    那不过蚕豆大小菩提子顷刻之间爆涨数万倍,如巨山一样向脸色仓惶妖娆狠狠压来!而与此同时,系着菩提子那条红绳也瞬间延展数百米!如敏捷线蛇一样轻松地攀上妖娆脖子与手臂,直接封印了她所有行动力!

    “该死!”

    妖娆额头上冷汗已经密密麻麻渗了出来。

    手脚被束缚,她御空能力大幅度下降!如果再不想出解决问题方法,她只怕真要被眼前固执老头给带到什么山头,好好“清洗”了!

    就此时,袖袋内一阵悸动!有什么东西又顺着轮回鼎被喷了出来!

    嗖!

    袖袋摇晃之际,妖娆耳边同时传来绳索极速抽起声音……手腕一松,那缠绕手上红绳与头顶如巍峨山岳一般菩提子同时消失不见!

    哦!

    不是消失不见,而是再次缩回原型,挂了一尊紫色玉佛脖子上!

    那尊曾经带给妖娆一场幻境紫玉佛像再次出现妖娆面前!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一切。

    半臂长短紫色佛像摇摇晃晃地悬浮半空中。那似笑非笑脸给人一种近乎于滑稽感觉,特别是脖子上还挂着一枚红线菩提,是让妖娆觉得有些荒诞!

    妖娆只是愕然,但灵果老头明显受到了惊吓!

    妖娆眼中,这对她势必得老者只是身体呆滞了片刻,但她却并没有听到灵果老头与紫玉佛像对话!

    “我草!弥罗,怎么是你!”灵果老头神识立即传入紫玉内!

    “怎么?不能是我啊!你这老不死可以分身出来悟道,本座就不能分一缕神识游历四海吗?”紫玉内声音懒洋洋,一点也没有妖娆初见之时那份淡默飘渺。

    “那你拦我个屁啊!这女娃娃你不会不知道意味着什么!觉对不能放任不管,血祖那次……传说……涅槃全部凋零!”灵果与紫玉焦急地对话起来。

    “只是传说,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经历过那场大战!”紫玉声音依旧悠悠。

    “弥罗,话不能这么说,我们经不起又一次折腾了……还有你个不要脸,平时天塌了也不管事,这次为什么要干预老夫决定?老夫又不是杀她,是好意提点她,难不成你想看到一个女魔头崛起?我她身上闻到了浓烈血气息!她是煞主,将把杀戮带到初元!除了清洗,她必是初元之祸!”

    “我曾经也这么想,灵果……”

    被灵果称为“弥罗”石像缓缓说道:

    “但你不觉得她说那句:‘我之所以为我,正因为我从未厌弃自己灵魂任何一面。’这句话很有意思?为窥视天道,我们修改自己记忆,忘记亲人,漠视蝼蚁生死,只为寻求所谓极道。所以灵魂被不断清洗过程中也渐渐忘记了这个世界喜悦与细碎,想不起儿时从指尖飞过蝴蝶,记不住那些年少轻狂时恣意妄为。也许初,舍弃这些世俗,**,不中用感情能让自己变得完美,但这么多年一直无法突破我,却慢慢感觉到这是因为我灵魂里,缺少了一种率真与自然。而她……却给人一种极端真实感觉。无论善恶美丑,吾爱真实自我。”

    “但是……”灵果迟疑地蠕动着自己唇。“弥罗,她天资无法改变她存对于这世界是一场极大威胁事实!万一她魔化……那么她越强大,那一天就越有可能来临!”

    就算有弥罗阻止,灵果也不打算放弃自己初衷。

    “那么……灵果,看一看她领域,也许你会改变想法。”紫玉石像发出一声叹息,而后化为紫风带着菩提子疾速回到轮回鼎内。

    妖娆听不到灵果与弥罗对话,只是感觉灵果注视石像时间貌似长了一些。

    领域?!

    灵果回过神来,目光湛湛地盯着妖娆那张故作淡定脸!

    请牢记本站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