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00:太平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2:太平凡

    “就这样……结束了?”

    妖娆提起重重老头儿衣领,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她微微眯起眼睛,没有想到流云战役中还会遇到这些出人意料人物与加错综繁杂迷局。

    奇怪灵果老头,奇怪所谓“肃清派”,就连她从云真那抢来紫玉也奇奇怪怪……

    呃……

    妖娆翻了个白眼,看着吓得还哆嗦重重老头,心中暗道:“还好救出来一个。”

    流云殿第九峰现空空如也,如果灵果老头不暴露青天白日实力,也许他依旧会留这清净山峰上与他四位弟子静心悟道。但是与自己一战令他战力暴光,所以那古怪老头也只能流云劫难面前匆匆离开。

    “啊……多谢这位……大人。”

    重重老头抖着一身肥肉感激涕零地对着妖娆转身就拜。

    这空荡荡第九峰上,此时也只有妖娆与他二人。

    哈哈!如果按年纪来算,妖娆可足足比重重小了几轮,所以被他一见面就称为“大人”,还真让人感觉有些不适应。

    “不用谢我,受人之托而已,你也知道空空那老家伙有多烦人……对吧?”妖娆笑嘻嘻地眨着眼睛,水灵灵眼眸内闪烁着狡黠光芒。

    心领神会。

    重重老头儿看到眼前年轻诛神这样亲切随意性格,顿时对妖娆好感丛生,心领神会地大笑起来。

    “哇哈哈!是,那可是个老臭蛋,大人您一定被他烦死了。”

    “不用叫我大人,妖娆就可以了。”妖娆摆摆手。

    “那……妖娆姑娘,我们现是去其它峰救我其它师兄弟吗?”

    看来重重老头也是一个重情谊人,得到自由之后第一件事还是想着其它被流云殿拘役咚咚,通通……等人。其它人不第九峰,未必能享受他这种饭来张口好待遇,只怕养不了他这亮瞎人眼一身油膘。

    “没事。”妖娆远眺第一峰上已经失去光泽剑影,还有第二峰仿佛要把整个山头烧化熊熊烈火,知道爹爹与龙觉一切顺利,所以她立即淡淡地一笑。

    “他们都很平安,不用挂念,等下你们自然会见面。先随我去看看第九峰镇山幻器。”

    听到妖娆如此宽慰,重重老头自然极度放心,立即屁颠颠地跟妖娆身后继续向第九峰山巅走去。不要看重重老头长得一身肥肉,身手却是异常敏捷。几乎没有让妖娆放慢脚步。

    山上仿佛布有禁制,自灵果老头后院向山顶小路设有禁飞阵法。只不过阵法气息并不浑厚,不要说灵果本人,就算妖娆都能轻易将结界撕裂。

    “灵果老头叫我不要觊觎九峰幻器,凡事都要留有余地。那么我便徒步而行,以表示我对九峰尊敬好了。”

    妖娆一边想一边抬脚向山间小路上走。

    因为是夜里,看不清四周景色,但空气清,高远山顶隔绝了山脚下喧嚣,让人忘却其实流云殿总坛正遭到强者们与被压迫了数百年各路散修清洗。听不到战火与咆哮,妖娆放开心怀,呼吸着夜里微湿空气。

    重重老头知趣地没有多问,只是简单向妖娆介绍了一下他们兄弟几人为什么都起了那么坑爹名字。

    “其实这与我们各自专长符力有关。”重重老头牛气哄哄地对妖娆扬着下巴,俨然已经把她当成认识多年好友,知无不言。

    “咚咚拿手符术是音攻,所以我们叫他‘咚咚’。通通学是奇门遁甲破阵术,无所不‘通’。笼笼拿手绝招是囚困术,天网之‘笼’困龙于荒滩。而老夫重重……自然除了很肥很沉重以外,符阵专长也与大地重力有关。”

    “那空空呢?”

    妖娆咯咯地笑着,觉得重重这种说法很有意思,这几个人名字虽然叫法相近,但又体现了各自不同特点,看来重重与空空师尊,一定是一位又懒又一肚子奇怪念头怪老头。

    “空空嘛,自然是因为他实力差,什么都不会,脑袋空空,败絮其中,所以才叫空空啦。”重重无耻地回答。

    “不是真吧!”妖娆肩头一抖,要是以空空老头那种大宗师级符师还叫不学无术,那剩下几人,岂不是要逆天了?

    “当然是真。”重重看到妖娆震惊表情好一阵得意。“跟我们比起来,没用就是我们这位大师兄了!”重重声音越来越高昂。

    妖娆可算是看出来了,不知道符术怎样,反正这重重,吹牛皮一定是五人中第一!

    “那为何流云殿当年对你们下手时候,只有空空一人溜出来了呢?”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老夫也不妨把这个秘室透露给你。”重重顿时神神秘秘地附妖娆耳边,仿佛下定了决心才艰难地透露:“啊,那是因为……他实是太没用,抓他也是浪费粮食,所以流云殿老头儿们抓了他又把他放走了。”

    噗!真是大言不惭!

    妖娆心中一阵暗笑。嘴上却一本正经。

    “哦!看不出来,原本我面前才是真正宗师!真是……失敬失敬。”

    “哎,哪里哪里……”重重老头摸着后脑勺得意地笑着。

    “那我有一个朋友建立一座城池,需要布设许多空间传送阵与城防大阵,不知道重重前辈有没有兴趣出马指点一二?”

    抛弃私交不说,妖娆同时也看好空空贼老头几个师兄弟们珍贵符术,若是能把他们全都拉拢到白川是好不过事情。

    “没有问题啊,你都说出口了,老夫自然帮忙帮到底!”重重老头立即把胸拍得砰砰直响。

    重重老头儿喜欢吹牛皮,并不是想匡取妖娆敬畏,只不过喜欢自我膨胀一番,满足自己爱出风头性子,本性还是十分善良并懂得感恩。妖娆正是看穿了这一点,所以才故意大惊小怪承认他能力。

    人因为个性而真实,所以妖娆觉得这喜欢听好话重重老头其实很可爱。

    两人说笑着转眼就到了第九峰峰顶。

    妖娆顿时停下身子来向前眺望。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一枚洁白羽毛就那样静静地悬浮半空中,如果不是它夜色下散发出柔和光芒,不是它静静高悬一动不动模样。其实它平凡得就如同飞鸟不小心飞翔时遗失落羽一样。

    没有华丽装饰,没有迫人威压。

    就那样如同照明幻器一样悄无声息地凭风漂浮着。

    “炎凰,这是什么?”妖娆心底暗暗讯问异世炎凰。

    炎凰贵为凤凰神鸟,就算被封印数千万年,但应该对各种鸟系幻器尾羽依旧很熟悉才是。不过想要与远外域炎凰直接对话很是困难,妖娆燃烧起自身所有灵力才换来炎凰远远通灵一瞥。

    “这是什么?!”上扬语气。

    炎凰嚣张声音立即传入妖孽脑海。

    “老子屁股上一条毛都比它牛叉!”

    燃烧了灵力,只换来异世炎凰这么不负责任一个回答。妖娆一时之间有一种把坑爹炎凰烧了吃心情!

    “你丫等着!等本姑娘拔光你屁股上毛!”

    妖娆愤愤地想道,不过当她目光落眼前白羽之上时,心情又不由自主地平静下来。

    太平凡了!

    没有人能感觉出它不凡,就连炎凰都不屑一瞥。但正是由于这种过分平凡,才恰恰凸显出白色羽毛神秘莫测。

    妖娆抬起头,首先看到是不远处一尊灰白色岩石,岩石墩有半人高,表面光滑甚至微微有些向内凹陷。上面带一股属于灵果老头独有气息。

    “这八成是灵果老头悟道时打坐地点,石头凹陷说明日积月累,年复一年坚持。”

    像灵果老头那种绝世强者都有把石块坐穿觉悟,这白色羽毛中隐藏东西一定非常难以揣测。

    妖娆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我也要坐岩石上好好冥想一下,看看这羽毛中究竟蕴藏着什么无上天道!”

    一边想,妖娆一边三脚并成两步爬上石墩,盘脚坐好。

    坐好之后,妖娆才发现这是观察白色羽毛好视线,不高也不低,刚好平视它根根分明绒毛。重重老头自认完全不明白白羽毛好处,所以乖乖蹲石墩旁,自己用小棍地上画起他痴迷符纹来。奇怪又困难事还是让那强大女娃娃去做吧,他只对符术有兴趣。

    “让我看看,你有什么?”

    妖娆目光紧紧盯着羽毛洁白根根绒毛。因为认真,所以灵力极度凝集于双眼,立即使她眼底泛起微微五彩之光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匆匆一瞬,妖娆完全沉浸于自我世界里,并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不过她心中有一个念头:“如果不是白羽毛本身不凡,那就是因为羽毛上记录着什么为寻常人轻意不得见东西!”

    如果她思路是对……那么那些轻易不能得见东西,又如何能够看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