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13:月光为证 http://www.zybook.ne

213:月光为证 http://www.zybook.ne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白川局势刚刚稳定,邪火子前辈,你不要跟我走了,帮我镇守旭日城吧。”

    妖娆果断地看着那四眼重华邪老头,他是血祖左护法,众人中实力强又值得她信赖长者。

    “剩下魔云长老随我去上四宗。”" >

    “梦幻城交给原来沉睡者亲卫队长千影看守,麒麟王前辈来冰封城镇守。”这是妖娆现能想到合适安排。

    梦幻城有千影,旭日城有邪火子,玫瑰城有雪无,磐石城有盖聂,冰封城有麒麟王,以四城环绕冰封主城之势鼎立,再加上空空贼老头们布施蛛网般传送阵,白川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牢固,心中想着这五人,无论她何方,都不需要过分记挂着留白川朋友们。

    “前辈,白川安定对我而言非常。”妖娆郑重地站邪火子面前,一字一句央求道。

    “这样……也行吧。”邪火子看到妖娆坚定眼眸,有些不甘心地嘟嚷着。

    为毛每次打架他都不能拉风出场啊喂?

    为毛每次以身试险他都只能站一旁观看啊喂?

    不过看到妖娆圣女愿意带着邪冰,邪火子也只得弱弱收敛了他那些个唧唧歪歪抱怨。他是魔云宗左护法,以血祖大人与圣女大人意志为高人生信念。

    虽然妖娆从来不摆圣女架子,但只有这种时刻,邪火子才能从妖娆身上感受到一种真正王者威压。

    他身心……皆臣服。若是圣女大人希望他留白川,那么他必定她不时候,以性命守护这片大地!

    安排完五城城主,妖娆眼,又若有若无地瞟向元方。

    对于战虎与元方,她心中是愧,虽然把他们带到了初元,让他们晋升为战神,但身体资质摆那里,他们注定无法成为叱咤初元风云真正强者,所以妖娆并不期待着他们能有一天比牧野寒江厉害或者比邪冰灵活……她只是希望自己老伙计们能正确位置上,开心地享受他们应得一切。

    “我还有一个要求。”

    妖娆走向元方,拉着他衣袖走向众人。

    “虽然大家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朋友,但当年龙峰靠卖战斗药丸狠赚一笔幕后推手正是元方。所以我希望他能成为冰封城管家,处理市场贸易问题,一切财政收支请大家先给他过目。”

    元方生来就不干召唤师料,他能把每一枚金铢薄厚记心里,却有时连火鸡与火雀都分不清楚。

    “妖娆,这样不好吧。”还没有等众人开口,元方自己倒受宠若惊地摸起头来。

    “我看挺好。”

    妖娆心中,元方一直是大管家不二人选,无论是龙峰还是麒麟城,他都早已经证明自己经商头脑。只不过他资历尚浅,所以妖娆一定要把话先放众人面前。不然她离开白川之后,估计众人很难信服这从来没有表现过毛头小子。

    经过多年磨合,战虎亦成为元方很得力助手,不能白川埋没他们实力,何况此时冰封城需要他们帮助。妖娆打心眼里觉得元方什么都不缺,缺少只是权力与一片施展天地而已。

    “哈哈,妖娆你也这么想?我们真是想到一块去了。”麒麟王大笑,他对元方与战虎可比其它人熟悉。所以一早他也有重用这二人打算,只不过妖娆率先提出来而已。

    “喔!既然你与城主大人都开口了,我们自然没有意见。”

    待妖娆牵出元方,盖聂与雪无这才细心地打量起眼前这干瘦又容貌平庸男子,原本他们甚至没有注意人群中还存着这么不起眼一个人。但此时细细想来,想必从朱雀奴部开始就一直跟随着妖娆故友,一定有着特别出众才能。

    盖聂与麒麟王一样热情地拍着元方与战虎肩膀。

    “果然不错。”盖聂暗自思度。

    他细心地观察着这名为“元方”瘦小男子,要是换了旁人,也许被突然委以这么重权力,早就笑得嘴角抽搐一脸通红,然而眼前年轻男子只不过微微一愣,而后立即恢复了寻常表情,谦虚地接受着众人道贺。

    不是故作谦虚,而是脸上洋溢着一股“这个舞台属于我,我要大干一场”信念与意志。

    盖聂突然明白为何实力那么变态妖娆会与这两个战力极低男子手足情深成为挚友,那是因为她们都是一类人。会因为巨大压力而产生无穷斗志,并因为这股斗志,催生出自身无潜能!

    众人对妖娆决定都没有意见,只有雪无默默退到房间一角,脸颊上闪过一丝落寞。他原以为这种运筹帷幄事妖娆会交给他办理,但他没有想到人家自己随身带着管家。

    是他太无能了,又生着一副不中用身体。

    “咳咳……咳咳……”一想到这里,胸口寒意升起,雪无顿时又无法自持地剧烈咳嗽起来。

    妖娆自然不会放过雪无眼底迅速划过那丝忧伤,但这种事别人也安慰不了,当下之计,好是赶治好雪无旧疾,到那时候,一切安慰话都变得不了。

    “雪无,我知道你心中装有天地经纬,但你还是好好养伤,等我找到治好你办法。”妖娆没把这句话说出口,只是心底暗暗对自己说道。

    像雪无那种身体与冰种相排斥冰伤,就算百里尘坐拥药田也不可能将他完全医好,充其量多是压制冰种爆发。克冰……还需要火!

    妖娆此时满心都是那不知隐藏何处火灵珠,若是爹爹分身从青龙大陆将“青龙之眼”带回,那么她所驾驭六灵……只缺火!

    到那一天,不但她六灵大阵可得圆满,雪无伤,与流云殿第九峰之白羽……都能找到克制办法。

    “妖娆,放心去吧,我与你水伯伯也会不时回白川看看。”龙心紫自豪地拍着妖娆与龙觉肩头,能看着他俩一天比一天成熟强大,是她作娘幸福一件事。

    龙爹龙妈不会长留白川,他们还有自己事要做,这次前来,也只是看看龙觉与妖娆过得好不好,顺便把当初借住龙峰众人带来。但儿子事就是他们事,如果哪一天白川需要她们力量,她一定会第一时间内赶回来。

    众人又是一阵议论,把关于白川大小琐事都基本敲定才意犹未地散去。

    第二日天还没有亮,妖娆与龙觉便一起离开了冰封城,刃部留守白川,但邪冰与数十位力量极为强大魔云长老都重住回了妖娆驭兽环里。

    本来不想说再见,所以趁着众人都熟睡时候二人便开始动身向上四宗进发。

    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妖娆要走,只是明白她有事要做,所以谁也没有挽留。反正白川是她家,她什么时候想回来都可以。

    两人踏雪而行,只有脚下被踩实雪地发出沙沙声响。夜空却是难得清朗,可以看到皎洁月亮与璀璨星光。

    这浓烈夜色与飘渺星光照得龙觉红发愈发色泽深沉。

    “妖妖,苏昆山宗,东方如月星月圣地,紫痕去天运找小舞了。”

    龙觉淡淡地说道。仿佛只是信口提起老朋友们此时身处何处,但实际上话语中却包含了许多信息。

    帝岚传讯只言明关于化龙血池解封之法隐藏蓝魔海上宗内,但并没有具体指明线索到底昆山宗,神宗,天门宗与星月圣地四宗哪一地点。所以这模糊提示对于想要寻找解救血十三方法妖娆而言,无异于大海捞针。

    就算动用之前盟友关系,他们耳目也只覆盖昆山宗与星月圣地,至于天门与神宗,一切都是未知之迷。

    “我们一人去一个宗门吧。”龙觉似乎很轻松地说道。但这话也意味着她与妖娆别离。只不过龙觉不忍心让妖娆把这话题提起,于是自己便抢先说了出来。

    他牵着妖娆小手,没有使用任何幻力或者幻器,就像寻常情侣一样漫步茫茫大雪里。

    雪花星星点点地落于龙觉肩头,不一会儿就积累得白花花一片。

    唯一热度从两人紧握手中传来,妖娆小手软软,像葱尖一像晶莹洁白,乖巧地被龙觉大手包裹着。她一步一步跟龙觉身后,虽然不需要他宽厚脊梁遮挡风雪寒冷,但这样被人宠着感觉,真很好。

    看着龙觉于风雪前一直护着她背影,妖娆心中一阵温暖,这是她骚包,无论极地天寒,前路漫漫都会陪着她。

    她顿时用手环着他腰,把自己身体紧紧贴那挺拔高大身体上。用力汲取着衣物下散发出热力。

    龙觉身体一顿,也就任由着妖娆撒娇一样抱着,矗立大雪中央。

    良久之后,妖娆龙觉身后如小猫一样呢喃:“龙龙,我去神宗,你去天门。我们争取点把化龙血池真相找出来。”

    龙妈为神宗弃徒,显然不合适龙觉前往,若是有心人发现身上气息与曾经“紫衣罗刹”相似,还不知道会引出什么祸事,相比之下,一直给她留下好印象天门宗,仿佛安全一些。

    龙觉自然知道妖娆心中所想。胸腔中盈满笑意。

    “呵呵,好啊。”

    龙觉那带有磁音笑意立即驱散了萦绕二人心头分离之情,不一起并不意味着长久不见,心一起,只不过各自分别去解决必需完成事情罢了。

    “我们来打赌。”龙觉眼底闪着点点精芒。“看谁先宗门内找到关于化龙血池线索。”

    “好啊,赌注是什么?”妖娆偏着头,喜欢调戏龙龙玩了。

    “你要是输了,就让我亲一下,你要是赢了,就亲一下我。”龙觉厚颜无耻地摸着鼻子说道。

    他心中赞叹自己真他丫是太聪明了,无论如何……占便宜都是他……灭哈哈哈。一股风骚之意顿时从他身上拔地而起。

    噗!

    贴龙觉身后妖娆差点喷了。这是什么个鬼赌约?

    不过好笑之后妖娆心底暖意却陡然浓郁。这就是他龙龙,对她爱意面前抛弃任何面子与王者之风,可以为了一个吻而像小孩子那般欢欣鼓舞。

    为她出生入死,不过是想要一个吻而已。

    “龙龙,你可以要多一点。”妖娆抱着龙觉腰,轻巧地转到龙觉面前。不由分说地将自己唇凑了上去。

    眼前龙觉惊愕红眸瞬间放大,先是带着浓浓惊诧,而后闪动着欢喜星光轻轻闭了起来。

    相拥于雪中,龙觉能感觉到妖娆微凉鼻尖贴自己脸颊上,让人麻麻,有些痒。怀里人是他,他恨不得此时把她揉到骨肉里。

    一阵缠绵。妖娆嬉笑声音悠然传入龙觉耳际。

    “我们来赌,如果你赢了……”那后半句话听得龙觉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烧。妖妖好狂野……龙觉只觉得自己鼻血从鼻腔里喷出来。

    他狼狈地放妖娆,一头扑到身旁雪堆里。

    “哈哈哈哈!”妖娆银铃一样笑声漫天大雪里回荡,无耻她面前,天真纯良龙少爷再次以完败告终,调戏龙龙,真是十分有趣一件事。

    虽然……虽然说出那赌注,她自己也双颊发烧。

    捂脸,自己太坏了。

    月光朦胧浅照,如银纱般笼罩于白川之上,有什么比此时加美好?

    情有多深?无以复加。这一点,你知道,我知道,今夜皎皎月光为证。

    待龙觉喷完鼻血从雪堆里出来,开心二人早已经把接下来分别忘得一干二净。两人脸颊上都洋溢着动人光华,手拉着手继续向前走去。

    “咳咳……咳咳……”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明显就是故意弄出来尴尬咳嗽声。一个花白头发老者颤巍巍从岩石后走了出来。

    空空贼老头眼底带着一丝:“我看到了,哇哈哈,我听到了!哇哈哈!我什么都知道了!狂野圣女大人要龙少爷上面……”戏谑,但他不敢把这看好戏兴奋心情表达出来。因为妖娆与龙觉脸上已经写满了:“哪里来灯泡?杀!”残忍决绝意味……

    所以空空贼老头那四束审视威严目光之下立即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立即弱弱低头。

    一头汗。是自己太得瑟,知道了不该知道隐秘!这这这……他不会因这惊天秘闻而被杀人灭口吧?

    一想到这里,空空贼老头老肝老肺都瑟瑟发抖了。为今之计,只有赶表明自己生存价值……

    “空空前辈,你是来送行?”

    龙觉站妖娆身前,扬着如剑锋般上扬眉角问道。

    因为刚才气氛太好,所以他跟妖妖都没有注意周遭环境,这茫茫大雪地里,居然除他俩以外还蹲着一个人。而且看空空贼老头脸上那掩都掩不掉笑意,这老鬼八成什么都听到了。

    他摩挲着手指,心中默默思考,要不要把空空贼老头儿也“送上路”。

    “哎哎哎!老人家老了,雪地里蹲了一夜,眼睛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咳咳咳咳……”空空贼老头抽动着红鼻子一脸傻乎乎地说道。

    还好他聪明,既装可怜博得了同情,又间接表达了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立场。

    “前辈,为何待雪中。”妖娆胸腔里笑都喷出来了,看着龙觉与空空老头儿相互装逼,真是乐得她不行。

    “你们总得经常回来吧?”

    空空贼老头抹着挂鼻尖上冻成冰柱鼻水,可怜兮兮地说道。

    他蹲离开冰封城必经之路是真有原因,为了能让妖娆和龙觉方便地回冰封城来,他与他四个师弟连夜敢制了两张定向传送卷轴,这卷轴是特定地域往返卷。一日之内通往两地时空甬道随时能够开启。

    这可比传送阵制作工艺要繁杂繁琐上百倍,集五位极强符师通夜合作也仅能勉强做出两张。

    看到空空贼老头从怀里掏出来破旧纸卷,妖娆顿时兴奋得大叫,她原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不过时间匆忙,她也只粗粗估计了一下自己如若想回冰封城,通过各地传送阵所需时间。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空空贼老头居然以一纸符文,完全解除了她后顾之忧!

    这样无论何时,只要她需要,便能一息之间实现从神宗到冰封城传送!

    看到妖娆欣喜表情,空空贼老头顿时自豪起来,符师大宗师,总要适当时机表明自己无法取代地位与作用吧?

    看来这一夜辛苦,没有白费!

    “现只能一人一张,因为制作时间不足,不过等你们下次回来,定向传送卷数量一定足够你们用!”老头儿意气风发地说道。

    空空贼老头错了……此时他还只想着如何满足妖娆和龙觉对传送卷使用需求,而今后日子里,魔鬼大管家庭元方却从这些无所事事符师身上看到了无限商机。

    有时候通通,重重,咚咚,笼笼被逼迫情况下连夜制符时,都会眼角带泪,摸着自己干瘪肚子,无限向往地回忆自己流云殿里酒足饭饱日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东西太有用了!”妖娆兴奋地冲上前去,双手将空空贼老头手中纸符接过来,与龙觉一人分了一张。

    她知道冰封城内众人心意与祝福,这些无声支持才是她大力量。

    “我会回来。”妖娆郑重地点头,而后挥别空空,与龙觉一齐向通往蓝魔海人族主城——扶鹿城而去。

    扶鹿是一个奇怪名字。不过它建城历史传说很有意思。

    相传扶鹿先祖是一位远古大能,一场旷世大战中身受重伤,孤单地倒一片荒原里等待死亡,而他弥留之际,天空中突然降下一头犹如画卷中才出现高大俊美五色神鹿,神鹿无畏人影,甚至对他好奇地眨着眼睛。于是这濒死大能便扶着鹿身体,任由它带着自己走到了一片水草丰茂江水旁。

    神鹿踏足江水瞬间立即消失不见,但清澈水中却因此而凭空生长出一种五彩奇异花朵。重伤身大能抱着试一试心情服下花朵。却没有想到浑身伤口因此瞬间痊愈,不但性命得以延续,实力是大为精进。

    所以那得到重生大能便江水旁定居,建立了一座巨大城池,将城名定为“扶鹿”,以纪念与缅怀那给他带来第二次生命传奇生灵。

    现扶鹿城已经没有绝世大能坐镇,但它依旧保持着欣欣向荣活力。

    蓝魔海内算是一座享有盛名中型人族主城,因为一直保持中立,不参与任何一上四宗战火与屠魔任务,所以人民生活安定,以贸易为主要经济来源。

    妖娆与龙觉之所以选择扶鹿,正是看重了它掩人耳目与传送阵四通八达。蓝魔海内很少有主城同时拥有前住上四宗四地传送阵群。扶鹿也是为数不多拥有通向北方天门宗与东方神宗两路传送人族重城。

    这正满足了妖娆与龙觉需求。

    不过自白川而来之前,妖娆与龙觉就精心乔装了一番。妖娆易容药经过百里尘改良,能让人五官改变加持久自然。

    所以扶鹿城召唤师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人群中多了那么一位圆圆脸,一脸纯良温和女子,与一个样貌还算英俊,但绝对称不上绝世男人。

    越是平凡,越安全。妖娆看着龙觉那无论怎蹂躏都丑不下来脸,表示放弃地叹了一口气。

    扶鹿城高大城墙上还悬挂着她与龙觉通缉令。这倒是让妖娆有些意外,看来时间过去这么久,上四宗强者们依然没有放弃追寻她灵珠半极道幻器。

    “哟,我还值不少钱呢!”妖娆小声兴奋地说道,那悬赏下一串数字数得她都两眼冒星星。

    “妖妖,你能不能紧张一点,不要这么没心没肺?”龙觉虽然责备着妖娆,但一双龙目其实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通缉令,不甘心地数着比妖娆少了那么一大截零。

    “奶奶个腿了,本少怎么这么便宜!”

    数完之后,龙觉吐着口水愤怒了!

    ------题外话------

    上传出了点问题,晚发了十五分钟…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