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16:天生的克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喂!你别跑啊!让我看看你那符!”女子声音空旷山坡上回荡。

    看到老神棍加速,妖娆也立即爆发灵力奋起直追。

    “啊啊啊啊!妖孽啊!”老神棍一张老脸顿时吓得惨白!这那里是一般战神御空速度?完了!这次真碰上铁钉子了!

    老神棍吓得屁滚尿流!

    妖娆越是一脸轻松,老神棍越是眼泪横流!

    “呜呜呜呜!坑货啊!”打死也没有想到招惹了这样一个妖孽,他风符,原本能让他速度提升到诛神初期,试问诛神强者,哪里可能天天都遇得上?何况还是那么一个水嫩嫩小丫头?

    “不!她一定也像老夫一样,使用了什么特别手段!”老神棍心中吐血暗道。

    打碎了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吞!

    “早知道就把老巢里符纸都带上,那里风符可比他现用这个威力强大。真是不宜出门倒霉日子,不但遇上仇家,好不容易逃了又撞到小妖孽!”

    于发财老神棍一生都没有这么倒霉过,因为他生性狡黠,每次夺宝都带足装备有备而来,一生顺风顺水,偌大家业只怕让宗门与世家都咋舌不已。无论是面对弱者还是比他强得多绝世大能,他从来没有吃亏时候。

    只可惜这一次,对,人生唯一一次没有准备好时候,却接二连三地被打击摧残。真是把他这一辈子好运气都用到头了。

    “下次出门,真应该给自己算一卦。”

    正想时候,身后已经嗖地一声传来一道凌厉风响,仿佛是恐吓,一股黑色剑气擦着老神棍衣角堪堪射向前方,没有发出什么巨大声响,但原本突出地面五尺坚硬山岩连同它身侧方圆十米内草木顷刻之间爆成了烟灰!

    “停下!”

    妖娆威严地大叫,故意没有瞄准老神棍身子,她可不想让这么有意思一老头就此灰飞烟灭。

    黑灰顿时扑了老神棍一脸,把他脸染得跟黑包公一样,但从他眼角流下泪水,又顿时他黑脸上冲刷出两道白杠杠。

    好苦逼!

    知道自己露了底,老神棍哪里敢停顿?

    “现是鱼网旁,挣扎一下还能逃离,停下……我擦,那简直是送死啊!”

    散去手中风符,于发财咬咬牙,又从怀里祭出一张纸符。

    看着那同样只画了两笔纸符,夹着符纸一角老神棍手指却微微颤抖。

    肉痛哇!

    “该死小妖孽!不要让老夫知道你是那个世家坑人嫡女!不然老夫盗了你们全家只剩尿布!”

    符纸上寻常两横。却给人异样沉重压力,比刚才那风符胜三分!就连将纸符拿手里老神棍都不敢直视它符印。

    “雷符!”

    呕血声音,于发财也顾不上会不会引来仇家与强者注意了。他此时手捏雷符,可是保命神器中保命神器。不到万不得以,打死他他也不会拿出来。

    轰天人第一衰强者之雷霆!

    见人打人,见神杀神!

    没有人能活着走出这雷符爆破范围!

    第一次使用,因为没有估算好安全距离与使用方法,差点把他自己轰个四肢残废,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才能下地。

    “老子家底哇!小妖孽!要不是你于爷爷今天没有带神行天棱,没有带迷雾红罗,没有带千山万水画卷……”老神棍一口气想了无数种寻常人闻所未闻宝物。而后愤愤地吐着口水:“要不是你爷爷现也用不着你这臭丫头身上消耗这么宝贵东西。”

    “变灭大青雷霆!罚!世间一切虚妄!”

    于发财扯着喉管大叫!天空中徒然爆发出无比恐怖雷光!

    比白昼还炽热!那璀璨雷光顿时照亮了妖娆眼!

    雷霆天罚是不可复制,再强大符纸也不会自发产生雷霆。但符术有定向性,老神棍言咒会借符力欺骗天道,令天人第一衰之雷错认妖娆为第一衰渡劫之人。

    于是雷光便会只追击她一个人。

    “猫了个咪!这老头身上宝物不少啊!”妖娆大吃一惊!

    看那实力不乍地老头,不但有散发逼真天人强者气息幻器,有打不死防御宝衣,有加速到诛神境御空速度风符,此时居然他丫连大青雷都召来了!

    如果说刚才是感兴趣,那么现妖娆对老神棍兴趣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高度!不是寻常老骗子啊!能敛宝敛到这个程度,真是让她叹为观止!

    不过那雷霆……

    面对雷霆,妖娆无比郑重,虽然天人强者以下,恐怕只有她一人无畏第一衰渡劫雷霆。但离主城这么近山野祭出四灵珠,对她自己而言也是一件麻烦事情。

    不能让别人看见,甚至不能让召唤渡劫雷霆老神棍看出端倪!

    这于发财一生旺不可言好运气可是彻底妖娆手里断送了,什么都不用,偏偏为了保险起见用上手头威力迅猛但完全对妖娆无用家伙……这老头要是知道实情,非把自己气得爆血而亡不可。

    “祖爷爷!祖爷爷不得了了!有坏人要杀我,你出来帮忙啊啊啊!”

    妖娆陡然坑爹地大叫!她哪有什么祖爷爷?不过是虚张声势让老神棍无法把注意力放她即将唤出灵珠上。

    反正诸如欧阳家小世子那样一有危险就求爷爷告奶奶二世祖她见多了,学起来也惟妙惟肖。老神棍既然把她当成是某个隐世世家嫡传继承人,她装装样子又何妨?

    天空中恐怖雷云咄咄欲下,把整个天空照得犹如撕裂巨大银盘。

    听到身后臭丫头啸声,老神棍哪里还敢回头?

    人家果然是有爷爷!虽然臭丫头是绝对会死,但他可万万不能让那丫头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爹爹阿妈看到他身影,不然能培养出这么变态小妖孽妖孽一家对他进行人间追杀,那他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不要啊啊啊……”睚眦欲裂,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凉。“老夫可不要再多一个世仇了!”

    “不过……嘿嘿,小妖孽,你去死吧!”

    又害怕又得意表情交织出现于老神棍狰狞脸颊上。

    “得速战速决。”

    成功误导了老神棍妖娆抬头看了看天空,估算着这么醒目雷霆多速度下会引来强者注意。

    而后一抹果断浮现她眼底,她望着老神棍凌乱逃窜背影,轻轻催动丹田内灵珠!

    “祖爷爷啊!你好威风!帮我灭了这雷,还有那烦人又不老实老神棍子!”

    一边对着空气大喊,妖娆意念催动下,从丹田内升起光,水,土灵珠与从驭兽环内飞出暗灵珠顿时和谐地交织成一道无比坚韧半极道防御大阵!

    这恐怖幻器威压混杂雷威之下,让人一时之间分不清是女子呼唤祖爷爷之绝世神威,还是其它恐怖力量!

    反正于发财感受到那股前所未有惊人气场之后,惊愕之感都来不及浮现于心头,就连人带物一个趔趄从天空中坠落于草丛……被直接震晕了!

    他再一次错误估计妖娆手段,一个区区七阶战神,就算身负瞒天过海幻阶掩饰幻器,可是又怎么能这么近距离内承受半极道幻器压迫?

    这次没有把他骨头给震碎算是不错了!

    晕厥中老神棍狼狈地灌木草丛里打了几个滚,脸颊上被划破几条大口子,模样惨兮兮也浑然不觉。

    妖娆此时也顾不得不醒人世老神棍,从她身上爆发出炎凰白火立即融入盘旋于天空中四枚灵珠内。虽然还缺少风灵,但也许是因为雷符年代久远,或者是老神棍言咒术还不够高明,其实召唤出变灭青雷对它将要打击目标显得有些迟疑。

    妖娆头顶来来回回摇摆了数次,后只是试探性地放出一丝细小雷光,远比妖娆洪荒秘境内承受变灭大青雷要温柔得多。

    所以六灵阵缺少“风”也能牢牢地将妖娆保护!

    “今天运气太好了!”妖娆两眼湛湛,有粉红霞光升起于鼻翼两旁。模样说不出动人。“这老神棍雷霆威力不行。”

    轻轻以五灵阵承接雪光,雷与阵符象征性地疯狂大动,带起一阵惊天动地毁灭巨响。而后双方全身而退,四灵被雷打得筋骨活络,开心地重隐入妖娆丹田,而变灭大青雷也跟完成了一件不得不完全苦差事一样,一路轻松地重返天庭之上。

    妖娆自然不会等着天空恢复清朗再行动。收回灵珠那个刹那,她一把提起吐着舌头晕得难看老神棍,疯狂地向远处逃窜!

    嗖!

    一阵迅捷风!

    得根本让人无法捕捉!为了保险起见,妖娆甚至还从老神棍怀里摸出一张风符,学着老神棍刚才套路将狂风加注于自己身上。使用得倒很顺利,只怕令她御空秒速此瞬间可比肩天人!

    “哟!不错!谁都能用,易学上手!”

    因为使用者实力不同,效果大大超出了妖娆想象,转瞬之间她已经提着老神棍到了千里之外,那才叫一个真正荒无人烟!丛林密布。

    这不是胡乱浪费,一时侥幸也许会给自己带来灭顶灾祸,这一点妖娆长年与老狐狸们周旋中学得透彻。

    果然她离开下一瞬间,五六个身着异色幻袍强者便从四面八方降临于城郊荒山头上。

    “晚辈苍海城城主轩辕静秋拜见前辈!”苍海城城主居然是一位风韵犹存女修。只见她盈盈向刚才变灭大青雷爆破地点盈盈一拜。

    “晚辈云梦阁阁主梦灵珊拜见前辈!”随着苍海城城主鞠躬,另一实力不俗女修也立即欠了欠身子。

    “晚辈骥山孔实,拜见前辈。”

    ……

    一个接着一个,六位先感觉到天人第一衰渡劫天雷落下强者都恭敬地对着荒山头报出自己名号,若是有心人听到这些名字,必定要狠狠地大吃一惊,这里面都是苍海城甚至整个封神大陆都响当当人物!只怕先出声苍海城城主,反而是地位低一个!

    六人恭敬地向前拜着,四周除了被青雷击得一片狼籍焦土,就只剩下寂寥风声呼呼响。

    一阵尴尬寂静。

    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那苦逼苍海城城主只能清清嗓子,对着空旷山顶恭维道:“前辈选择我苍海城地界渡劫,实乃我苍海城大荣幸。如果前辈不嫌弃,小女子以城主名义邀请前辈到城内一聚,共品百年佳酿。”

    真是坑爹啊!

    因为老神棍引来大青雷劈妖娆,结果引出这样一个乌龙!苍海城强者们……竟都以为有天人强者荒山上渡劫!

    他们这自言自语拜见,只不过是拜妖娆留下烟灰渣子!

    又是一阵冗长沉默,苍海城城主终于受不了了,她小心翼翼地向一片废墟靠近,张开自己神识查探脚下每一寸土壤。几乎每一颗沙子都没有放过。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一脸铁青地对着同行列强们无奈地摊了摊手掌。

    “没有气息与人影残留,那五衰强者渡劫……失败。”

    这简单失败二字听得其余五人毛骨悚然,寒从脚生!所谓天人境强者渡劫失败,无论是第一衰还是第五衰,都意味着神魂俱灭,永坠地狱,不得超生!

    一想想无论生前多牛叉大能,冲击高境界时若失败都是这凄惨下场,几人甚至萌生出终生不愿渡劫想法。

    特别是那弥漫山头上被雷烧出来细小烟灰落自己身上,轩辕静秋就幻想着那是刚刚还好端端活着大能残骨黑灰……

    嘶……

    “散了吧散了吧!”她顿时挥挥手,不想此地久留。

    “等等。”就此时,那云梦阁阁主梦灵珊却轻声制止了正欲离开众人,只见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柄长长,不知为何物光滑银杆。

    这银杆通身发亮,但无柄无花无刃,看上去并不像是攻击幻器。

    众人猜度目光中,梦灵珊将银杆插入地下,就银杆入地瞬间,众人顿时同时感觉到心脉一动,仿佛一滴水轻轻滴落于湖面。原本应该是静谧无声,但偏偏又搅动着心湖。

    梦灵珊手持银杆,眸底顿时闪动起异样光芒。

    她轻启檀口,如被人操纵般生硬地述说道:“方圆十里……无与此地气息相近之人。”

    一波又一波地脉能量波动顺着她手握银杆传到她脑海里,这是云梦阁不外传之重宝与禁术,只有嫡系子孙才有可能继承。为战时强大精细,覆盖面积宽广窥探术之一。

    “方圆二十里……无与此地气息相近之人。”

    “方圆三十里……无与此地气息相近之人……”

    “方圆……”

    数到七十,梦灵珊开始体力不支,于是她停止向手中银杆输送灵气,淡淡地对众人一笑。

    “我以为刚才渡劫青雷有些与众不同,所以怕有什么异状才验证一下,能数秒之内远离此地七十里召唤师几乎不可能出现苍海城,所以刚才静秋姐说得没有错,那渡劫强者……是死了。”

    “还是灵珊细心啊,我也觉得刚才雷霆似有不妥。现想来,八成是那倒霉天人强者修炼了与众不同功法,而后又导致自己无法成功渡劫吧。”另一个同伴随声附和,看向梦灵珊目光里满满都是爱慕。

    幸亏妖娆多长一个心眼使用了老神棍风符!

    不然无论她反应有多迅速也难以逃离着云梦阁阁主特殊查探方式。要是这些人找到她气息,紧追不舍,妖娆躲也躲也躲不了,怕惹到这些世家天娇身后那一大群老妖孽,所以杀也杀不起……

    那才真是大麻烦。

    此时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妖娆正饶有兴趣地翻弄着老神棍身体。

    她先是从老神棍怀里掏出了四张风符,一张雷符,两张不知道用来干什么其它符纸。而后扒下了他外袍与内衫之间一件分辨不出男式女式紫色软甲。

    因为软甲材质轻薄特殊,而且入手柔滑,所以才引起妖娆注意。

    这是不是他无畏冲击力原因?

    妖娆先用自己那已经断成两截黑刀小心地软甲上划了划,不出她意料……软甲上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于是她把心一横,直接祭出了欲求不满噬魂枪!

    吓!

    噬魂枪是何等锋利?妖娆居然想以噬魂来试衣!

    “一成力!”

    妖娆手提噬魂枪,先以一层力量刺入软甲,软甲平贴于地面,随着枪尖下凹,但并没有因此而破损!

    “二成力!”

    妖娆举枪又是一挥,这次倒没有用枪尖直接接触软甲表面,而是从枪身前端爆发出一股巨大力量对软甲进等冲击!这猛击下,地面俨然出现细小裂痕,但紫色软甲依旧纹丝不动。

    “这样就可以了。”

    妖娆顿时放噬魂,喜滋滋地把软甲从地上捡起来收到驭兽环里,给自己防身好了。这可是件好东西!

    对于尖锐刺伤抗性一般,但抗冲击效果却是一等一强大!不说刀枪不入,至少危机中给性命多了一重保障!

    “呵呵!还有什么别东西呢?”妖娆弯下腰,立即把目光又放了老神棍脖子上系一枚铁片来。铁片并不出奇,甚至有些黑丑黑丑,但这廉价而粗糙物品显然不符合老神棍装逼性格。

    所以收好符纸与软甲之后,妖娆立即把老神棍脖子上铁片也揪了下来。

    只可惜老神棍没有带储物幻器,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全部家产,妖娆抢得来了兴致,狠不得老神棍把一切值钱与有用东西都吐出来。

    手捏铁片,妖娆才知晓这铁片玄妙之处!

    哟!是那改变幻阶神奇幻器!妖娆明显感觉到铁片握自己手中后,自己身上也开始散发天人强者气质,甚至比老神棍还要浓烈!而失去铁片儿老神棍,这才明明白白地散发出七阶战神气息。

    “很好。”

    手一捞,铁片儿也被妖娆收入了驭兽环内,她现不需要高调,所以暂时用不着那带着天人强者威压幻器。

    她现需要是……老神棍清醒。

    哗!

    一桶冷水浇到老神棍头上,他被冷水一激,不醒也得醒来。

    朦胧张开眼刹那,他又看到那坑人女子阴魂不散腹黑笑脸!

    “哇哇哇!我死了!”老神棍第一个反应就是青雷中与女子一同下了地狱。

    “你没有死。”妖娆淡定地坐一脸恐惧老神棍面前。指着天上太阳与温暖大地,不怒不喜地于道:“我们都活着。”

    虾米?

    感觉到坚实大地,于发财心中一阵无法言喻狂喜顿时扼住心脏。但这狂喜还没有好好品味,他灵魂深处突然升起扑天盖地,比喜悦浓烈数百倍……恐惧!

    这女娃娃……变灭之雷下……没有死!

    五雷轰顶!外焦里嫩!眼眶爆裂!浑身战栗!

    这这这这……

    老神棍突然想起雷霆落下前,女子曾经呼唤过她“祖爷爷”!

    我靠!

    一个精神烙印就能免除天人第一衰渡劫之雷威力,那她“祖爷爷”真身,岂不要至少三衰?

    不不不!这不可能!蓝魔海内天人三衰强者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个大能,难道这女子与他们中某一位有千丝万缕关系?

    老神棍差点抽死自己!呆呆倒原地,简直不敢往下想。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活?”妖娆带着戏谑语气,她明白老神棍心中矛盾心情,因为从他一会青一会白脸上就能完全看出来。

    “知道,知道!”于发财立即磕头如捣蒜。“多谢小姐不杀之恩。”

    一低头,发现自己被扒得只剩下裤衩,老神棍差点晕了过去,老泪直接喷出来。

    “嗯,乖,不哭,本姑娘还有话问你。”妖娆厚颜无耻地拍着于发财肩头。

    “先把你名字报上来。”

    “呜呜呜呜……于发财。”

    老神棍大声地嗷嗷着,也不知道是因为重生喜悦?还是因为被打劫到这般田地委屈?

    咳咳……妖娆也觉得是后者。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不要等哦。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