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17:老神棍的绝招

217:老神棍的绝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很好,于发财,不要惹本小姐不高兴,我祖爷爷还天上看着呢。”

    妖娆悠闲地翘着二郎腿坐老神棍面前,目光若有若无地抬头看了看晴朗天空。

    一听到“祖爷爷”三字,又想起刚才那恐怖雷威,于发财顿时浑身剧烈哆嗦,大头都埋到双腿之间,哪里敢抬头看看天空中是不是正矗立着一位天人三衰渡劫强者精神烙印残影。

    恐惧!

    这种一而再再而三憋屈于发财心底汇聚成一股对眼前女子下意识畏惧!就像条件反射一样,也许他今后遭遇比妖娆强者他都不会畏缩,但今日烙印下对妖娆恐惧却让他此生都无法摆脱她梦魇!

    对于发财心灵造成这么大创伤,是妖娆远远没有预计到,因为她并不想要这老头性命。正如老神棍自己所说,大家都是骗门中人。只比技艺高下,不夺性命。

    “于前辈……”妖娆脚尖点地,把于发财又吓得一阵哆嗦,得罪天人三衰大能看重后辈,一万条命可都不够他活。

    “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妖娆直接切入神宗问题,把什么抢了于老头身上所有家当话题直接略过。她这么处理,想必于发财也不会有什么抱怨吗?灭哈哈哈……

    “小……小姐请说。”抖得都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我跟我祖爷爷老基友莫问祖爷爷打了个赌,他说我不学无术只会吃喝玩乐,以后一定成不了大器,我不信,所以偷跑出山,一定要加入蓝魔海第一宗门——神宗,里面混个风生水起,但坑爹是他们现不招徒弟了,你那么熟悉神宗隐秘,给我指条明路呗!”

    信口胡诌,是妖娆拿手本事,反正事后如果老神棍心怀不甘,要找也是去找那虚无飘渺“莫问”强者麻烦,这世上总不可能真如她瞎掰,还有一个莫问大能吧?

    妖娆说得轻松惬意。而于发财却听得大喷鲜血!

    你个小妖孽,合得是开始就知道老夫不是神宗人,还一路装傻卖萌地尾随而来。你你你……噗!我我我……穿心透肺啊啊啊,老夫一世英明都毁你手上了!

    打碎牙齿向肚子里吞。于发财扁着嘴苦着脸对妖娆说:“这位小姐,神宗规律收徒弟方式是每十年一次甄选。范围涉及整个封神大陆甚至整个蓝魔海,每次要求与任务都会发布各地神宗分坛内,达成要求就能进入神宗外门修炼神宗独门功法。上一次收徒七年前,小姐只要等上三年就可以……”

    老神棍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妖娆冷冷地打断!

    “废话!你看本小姐像是有那个闲功夫等上三年人吗?这种全封神大陆平民都知道事,我用得着你说?”瞪着精芒逼人眼眸,妖娆立即身上蒸腾着令人恐惧威压!

    老神棍简直要弱得缩到地上,大头里都轰鸣。该死,自己是被吓傻了么?要是再不说些有用东西,小命真会像秋末黄叶,顷刻一阵风就能捏断呼吸。

    “等等!容我再想想!”于发财仓惶地大叫,生怕那矗立自己脑瓜子上天人三衰精神烙印降下夺命一掌。

    看着老神棍那想抬头看天,但脖子上仿佛挂着千斤巨铁怎么也抬不起来模样,妖娆知道他定是害怕那假想中大能,虎着脸,心里却早已经笑得不行。

    “还有……还有一些吃饱了没事干封山尊者,或者重要长老时不时会化成寻常人下山游历,如果路上看上哪个资质不错孩子,都会想办法带上山门。游龙子大能就这样干过,所以我才伪装成他。”于老头委屈地用手指抠着地上泥巴。

    “那是。”

    妖娆不屑地摇摇小手指。

    “像你这样极品又有几个人能遇到,难不成那些神宗无聊老头儿人人头上都贴着‘我乃强者,从了我吧’标签让我一眼就能发现吗?这撞运气馊主意,只怕比让我等三年还坑爹吧?”

    不满意……极为不满意语气从妖娆表情上流露出来。

    “等等!容我再想想!”

    于发财撕心裂肺地咆哮,瀑布汗从脸上落了下来,这是他后机会了,如果还不能给出令人信服答案,他都没有脸继续活下去。

    一边搅脑汁,于发财一边狠狠地咬着手指。

    过了好半天,这老神棍才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曾听说……”

    话才刚开头老神棍脸颊上就突然升起惊悚表情。

    “不不不……这个不能说,这个不能说。这个太危险,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他如中了魔障一样疯狂地呢喃自语,仿佛不想把浮现自己心底东西说出来。

    妖娆双眸一缩,看老神棍此时状态,好像是到了极限终于要吐出些什么不为人知东西,但又忌惮那被她凭空捏造出来“祖爷爷”之威,生怕说出方法太危险,她若按他所言受了伤,那么她“祖爷爷”必会折返寻他,拿他陪葬。

    “说吧,说出后一切都与你没有关系。我不会让任何人因为你接下来话找你麻烦。”妖娆认真地说道。

    神宗不能硬闯,但她时间也有限,所以无论是什么坑爹方式,只要老神棍所言非虚,她都会一试。

    “真?”

    老神棍露出可怜兮兮表情,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那我就说了……”他吞了吞口水,把心一横,弱弱地说道:“世人都知道,上四大宗门镇守着与魔族交壤四大关门。过关门以外,都是一望无垠魔族势力。既要防止魔族入侵,又要守护人族地界,所以上四宗真正强者们会轮番聚集于四关之内。”

    “神宗所守殇城地界内有三十六重魔族疆域,其内魔物一重比一重实力强大。”

    “驻守城关神宗弟子每日课业便是绞杀魔族,而且屠魔之后还可以顺便掠夺他们身上携带矿石与幻器。危险艰苦之余收入颇丰,所以除了神宗自己弟子之外,还吸引了许多封神大陆周边人族聚居地强大散修加入。”

    “有了这些非神宗弟子加入,殇城威慑魔族力量强大,因为这个优点,神宗并不拍排斥其它小股人族散修介入,而且一旦这些散修中发现战略卓越者,神宗守城大能还会想方设法将这些散修纳入神宗门内。”

    说到这里,老神棍一脸惶恐地看着妖娆脸。那无辜模样仿佛说:“我说完了,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办了。”

    魔战?

    妖娆皱着眉头咬了咬手指。

    其实老神棍不说她也想象得出来初元蓝魔海魔战到底惨烈到什么地步。上四宗虽说行事张狂,但守卫人族安定价值上,无人能取代它们地位。所谓四宗镇守人魔疆域,哪个不是以万千人族血之躯一点一点堆垒起来?

    不错,神宗镇守殇城关表现优良便有极大几率迅速进入神宗核心弟子阵营,但若真选择此行,也必然极度危险。

    妖娆思考,老神棍也乖乖地趴地上不敢多言。

    “可以了。”

    良久之后妖娆仿佛下定决心。洒脱地对老神棍儿一挥手。

    “你可以走了。”

    也不再管老神棍有什么表情,妖娆已经转过身子,大步走入密林里。

    哎哟喂!

    吓死老子了!

    妖娆离开后半个时辰于发财都不敢喘一声大气。直到撅着屁股趴得双脚发麻才鼓足了勇气抬头看看天际。

    小妖孽走远鸟!祖爷爷不见鸟!

    天空万里无云,明媚阳光照得他一阵头晕目眩,老泪纵横。这是重生泪水……

    于发财奋力自己裤头里摸索起来,那猥琐模样真让人以为他有什么不良癖好。

    不一会儿,他大手才从自己裤头伸出,只是此时,手指间却多了一枚不知道有什么作用朱红色药丹。

    而他委屈及蓄满真诚泪水眼眸,却突然如深夜狼眼一样……瞬间爆发出恐怖邪光!

    “哼哼哼哼!臭丫头,抢你于爷爷好宝贝人世上不是从来没有,不过……他们后都死了!”

    “那些小玩意儿,你于爷爷大不了不要了,你于爷爷要亲手送你下地狱!”

    “不要以为殇城关是一个那么好闯地界,就算你是战神十阶或者诛神都没有万全自保手段,而且……哈哈哈,那里是封灵之地,老祖精神烙印失效果,老夫不杀你,自有杀你人,你要为自己所做一切,付出沉重代价!”

    不敢放声大笑。鬼畜于发财捏着手中朱红药丹笑得浑身抽搐。

    他一把将药丹推入自己口里,咀嚼同时还不忘记对妖娆消失方向咬牙切齿。

    “你这臭丫头,扒光了老夫所有衣物,搜刮了老夫所有宝贝,我了风符啊!我了金刚不灭之甲啊!我了铁欺瞒啊……呜呜呜呜!还好你个小妖孽猜不到老夫屁股底下还藏着一枚立地转生丹,为了你,老夫连这么金贵药丹都消耗了,你可要……好好去死啊!”

    这是一股怨念。

    怨念仿佛与老头服下药丹化为一种恐怖而不似人间之物邪狞力量。顷刻之间……让于老头**身上泛起无数龟裂纹路!

    触目惊心!

    咔嚓咔嚓!

    皮肤发出脆裂爆响,连绵成群。

    如果此人有人路过,只怕会被眼前景象吓得胆水都吐出来!

    吓!

    这是什么东西?

    深厚裂痕于发财身体上迅速蔓延。他扭曲于地面,五官狰狞错位,一看就知道正承受极大痛苦。忽略他不断颤抖动作,他身体,犹如被岁月风化了万年,即将开裂石雕一样,皮肤层层卷起,掀开血肉,而后大片大片地剥落!

    鲜血汩汩涌出,一滩狼狈血水中,甚至还能看到乍起乍落森然白骨!

    仿佛一个人皮肉掉了地上,内脏被翻到了皮肤上,肌骨错位,连人基本形状都维持不下来!

    于发财是疯了吗?自溃形体!这种痛苦与危险,近于人间至邪!

    自杀也不选这么恶心又痛苦路啊!

    就那一滩已经不成形浓血与骸骨即将分崩离析之际,血河中突然腾起一道金光。这柔和光耀之下,原本已经失去生机骨血顿时以不可速度重凝结!几乎是瞬间重建骨架,生经脉,于朦胧人影上迅速生长初生皮肤与毛发!

    这毁灭与生过程,仿佛只有地狱轮回重选真身时才能看到。

    呼……

    一股混沌气息散去,于原地,重生出一位童颜鹤发,一脸红光老头!

    还是那么苍老,还是闪动着同样鬼畜眼神,还是于发财本人……

    但他血脉,还有身上散发出来气息,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我擦!

    真逆天!简直违背六道轮回,天道纲常!

    “哟西!于老头又重生了!哇哈哈哈!想当年年轻时,老夫也曾走运地立地重生为极品帅哥,因此传播了子嗣呢!虽然现年纪老了,转生也是老头儿。不过也是老帅哥!”

    于老头轻松地吹着口哨,但眼内恶毒光芒不变。

    臭丫头是自恃有强大祖爷爷盯着他气息,所以他万万不敢心生谋害她想法,可是她又怎么知道,他不但敢害她,还能完全从骨骼到血脉,完全改变成另一个人?

    “这次叫什么好呢?”重生老神棍摸着下巴暗自思考。“啊!叫徐大宝好了!”

    现世天下,除了那位世仇,基本上没有人能老神棍立地转生之后,还分辨出他是谁!

    “丫头!你祖爷爷找不到老夫了,所以……你去死吧!”

    “阿啾!”

    行于密林中妖娆顿时冷冷地打了一个寒战,因为森林内冷风突然变得寒冷,让她脊背后总觉得有什么嗖嗖地发凉。

    “于老头不可信。”妖娆揉了揉鼻尖默默想道。

    她又不出初出茅庐丫头片子,也知道自己所应对是怎么样一个老江湖。

    “如果我以虚无‘祖爷爷’恐吓他第一次时候他就说出神宗殇城之事,倒还有七分可信。但那老神棍虽然面色惨白,吓得浑身发抖,却接连说了两个貌似为回答,实际上是拖延时间答案。”

    妖娆思绪转得飞。

    “所以那不是他没有防备只为求生时下意识道出真相,而是巨大恐惧面前仍咬紧牙关,经过深思熟虑后精心布置回答。”

    “这回答可信度,多只有三分。”

    “只怕除了殇城与神宗魔战场上收徒以外。还有一些真正线索被他刻意隐瞒了!”

    妖娆皱着眉头,所猜前后因果居然真与于发财心中所想**不离十!若问妖娆为何会如此敏锐?那是因为她也曾被人囚禁并掠夺过宝物。

    她明白那种愤怒心情……那便是不惜任何代价,都要让对方尝到地狱之痛疯狂!

    一想到这里,妖娆嘴角顿时扬起一丝不可琢磨笑意。虽然这次是于老头先下手害她,她才会毫无怜悯之心地把于发财抢了个只剩裤衩。

    但不置可否,她很享受。

    一路走来,她从人人都可以欺负小菜鸟,走到了现高度。欺负她人,通通加倍还过去!

    “虽然于发财老神棍所说东西只有三分可信,但我也不妨去殇城看上一看,只要不当出头鸟就好,反正现神宗总坛也不招徒。只有耐心寻找入门方法了。”

    妖娆一边自语。一边朝着神识范围内近一座封神主城而去。辗转传送阵,应该能很到达殇城。

    于发财有自己底牌,立地转生改变气息。妖娆也有自己处事之道,绝对不轻信他人。

    不过数个时辰辗转传送,妖娆很来到殇城地界。而一路顺利,那些各城负责传送阵群管理符师听闻妖娆要前往人魔疆域结界之地也并没有流露出过多欲言又止或者似笑非笑令人揣测表情。

    只是有些好心人笑眯眯地嘱咐她到殇城要量力而行,不要去太危险地方。

    经过后二城传送阵时,甚至已经有人与她同行。

    “为何于发财算定我会殇城吃苦头?”妖娆有些疑惑。

    但她注意力很就放了身边数人身上。

    一个头戴高冠清瘦中年男子带着两个似乎是他弟子年青人一脸倨傲地站远处,那清瘦中年人双眼若有若无地瞥视着妖娆还有其它同行者。

    毫不避讳地厉声对自己两个弟子说道:“记住!为师带你们二人来魔战场,不是像那些游手好闲贵公子哥儿来殇城游玩!男儿当自强,身为封神大陆孩子,有义务把自己力量与生命奉献给脚下大地。切记!人堕落,从细微处开始!”

    那一板一眼训斥听得妖娆都一阵紧张,不要说被清瘦男子喷了一脸口水两个年轻弟子。大弟子站得笔直,如他师傅一样一脸鄙视地看着同行其它人。而小弟子却吓得一个激灵,而后缩着脖子,悄悄地抹了一把脸。

    那师徒三人目光看得妖娆一阵别扭,她立即把头撇到一旁不再与三人对视。

    清瘦中年男人守护之心没有错,但也不至于这么抬高自己,贬低他人吧?

    “每天都会有这样人。”

    就妖娆转过头去时候,她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嬉笑声音。抬起头,一个衣着华丽,头发抹油,老不正经公子哥儿正站自己面前。

    那嬉皮笑脸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难怪……”妖娆顿时如醍醐灌顶。难怪打一开始那清瘦中年人就特别不友好地看向自己。她还以为是自己腰上系着银光丝带太惹眼,引起了中年人仇富心理。直到转身看到这一头油光男人,妖娆才不自觉得脸上也扬起一丝与师徒三人同样厌恶。

    “这油头油脸自认为很帅家伙,是打哪里冒出来?”

    “你说什么?”出于礼貌,妖娆心中升起厌恶之前,已经脱口而出。

    “喏。”男子努努嘴,向着师徒三人扬着下巴对妖娆嬉笑道:“每天都有这样人。带着一腔热血而来,觉得世界上除了自己是背负巨大使命救世主苦行僧,其它人都是一群鼠目寸光小人。”

    男子扬着讥笑唇。

    “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正义大道,无非是你强你便是王,我败我便成寇。人人都说殇城是人族守卫领土第一防线,魔族总是来侵扰。我看那殇城远离人族主城,却极近于魔族疆土,每年还要向魔族地界内扩张,说白了,是欺占魔族土地吧!”

    “我是人族,所以并不觉得这种占领有什么不妥,但世人说法却很恶心,明明就是为了矿产与地界而已,就说是为利而争嘛,非要搞得跟正义邪恶有关,把自己抬得老高,镀金又立牌坊,其实还是去杀生抢夺。我就不信了,如果魔族不来打,这些道貌岸然家伙就不会攻过去?”

    男子笑得坦白。

    却立即引起四周人群极度厌恶。

    “我草!这家伙是魔族奸细吧?”

    “怎么能侮辱人族伟大事业?”

    “呸!揍他!”有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气得火冒三丈。

    妖娆虽然既不认同师徒三人古板“正义”大道,也不是十分赞同油头青年消极思想,但她佩服油头青年直率。人族与魔族,是有百万年仇怨,说白了,只是为“利益”二字!

    油头男子讥笑反而消减了妖娆心中对此人下意识排斥。

    “不要吵了,传送阵还没有开呢!想把人都挤下去吗?还没到魔战场自己人就动手,去殇城还打个鬼啊?”

    妖娆翻着白眼,凶巴巴地怒吼!

    众人没有想到那看似娇嫩圆圆脸儿姑娘居然这么老辣!都她大吼声中吐吐舌头,不再相互挑衅。只是除了妖娆以外其它人,都迅速地向一旁退了几步,远离油头男子而立,仿佛他身上带着让人恶心气味儿。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