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0:卖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如寻常路人一样,猫着腰向尾随两个老头前行。

    她这一把一定要赌两个老头身上,她不信以她天赋,引不起那两个老头爱材之心!

    “二毛,到你卖萌时候了!”

    妖娆以瞬步闪向无人街角,而后迅速召唤出二毛萌兽。

    “干嘛?”

    肉乎乎二毛实是比当初那小牛犊样体积大了不少,幸亏无人小巷子足够宽阔,再加上妖娆立即以符力绘制出结界,不然四周房子都要给二毛挤倒。

    “二毛,你知道何谓萌兽吗?”妖娆看着二毛那傻乎乎脸,皱着眉头问道。

    “二毛就是萌兽啊!”二毛眨着无辜大眼睛,小爪指着自己脸。

    “不不不!”妖娆无耻地摇着小手指。

    “只有小白那种能大能小,能变虎能变猫兽神才叫萌兽,你看小白化猫时候,萌得脸上可以掐出水喂!”笃定语气,妖娆严肃地瞪着二毛,仿佛不断衡量它身为萌兽品质。

    那眼神看得二毛一阵发憷。

    “不!伦家才是萌兽!伦家才是!”

    单纯二毛被妖娆一激,顿时内心严重受伤,因为它一贯与小白比较,自打小白展现兽神之威后,它就只能“卖萌”上找安慰,没有想到无耻妖娆还是认为小白比它技高一筹!

    二毛粗壮小腿狠狠地敲击着地面,差点把妖娆布下结界也震碎。

    不过二毛虽然蛮力十足,却也聪明无比,大发了一通脾气之后身上水光一闪,立即缩成了一只小狗大小精致小麒麟!

    它嫩嫩细鳞,如丝一样柔滑鬃毛,配上那天然呆泪眸,还有圆滚滚地上翻滚小肚皮,有些像刚出生小狗,但又灵气十足,头上两个犄角化为两个肉肉突起,一摇一晃……简直萌翻了!

    “那介样……肿么样?”

    二毛得瑟地扒拉着小爪子,因为身体肉圆肉圆,所以有些站不太稳,憨态十足。

    “唉呀喂!我家二毛真是太萌了!”

    妖娆顿时心花怒放,太可爱了!太无敌了!

    她抱起肉二毛一阵狂亲。这种天然萌物,谁见了谁都忍不住想蹂躏喂!

    “二毛,我有一个重要使命交给你,以后咱俩吃香喝辣,就都靠你了!”妖娆灭哈哈地邪笑着。

    从丹田内祭出光灵珠,也不管二毛愿不愿意,直接往它嘴里一塞,好二毛嗓子眼大,只听见咕唧一声。那银光闪闪银珠就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二毛身上也腾起一股柔和光。但水麒麟原本就血脉高贵纯正,非但没有被二毛腹内光灵珠带来光元素压制,两种力量反而还混乱地交织了一起。

    对召唤师而言,六灵灵根多意味着可以运用多元素奥义,但对于麒麟一族而言,纯正……才是衡量高贵与强大标准。

    身上既带着水又带着光二毛,活生生被妖娆整成了个不光不水二等货!

    好二毛天性纯良,根本不与妖娆计较这些小事,听到“吃香喝辣”已经足够它四蹄发软,它急躁地蹭着妖娆脚尖。

    “主银,伦家懂,你自己整个这幅丑样,就是不想被人发现真实身份,现你又把二毛搞成杂种货,是不是想一直带着二毛身边,不收回去了?然后好吃香喝辣?”

    二毛口水已经糊了妖娆一脚,真是食物力量大过天!

    哟!

    妖娆惊愕地盯着有理有据二毛,第一次发现二毛居然有这么聪明!

    “那是,从今天起,我是玉魑,你是三宝。我们不要把真实身份暴露了,还有……人前你不要说话,因为能说话都是强大幻兽,会穿帮。”

    妖娆抱起二毛,它耳旁如是交代。而二毛,不不不!现是“三宝”大眼睛里,缓缓地亮起一道鬼畜光芒。

    这种卖萌陷阱……它喜欢!

    王戟老头与钟林老头二个酒友殇城大道上歪歪扭扭地走着。

    他们与寻常神宗长老那喜爱前呼后拥性格完全不一样,他们喜欢这哥俩难得清静,喝上二两小酒,这魔域主城里到处转转,看看封神大陆后辈们都成长到了什么样子。这比跟着应天情那货,被一大群女娃娃们追赶要好得多。

    而就他们二人悠哉悠哉向前走时候,两双不怀好意眼已经盯上了他们!

    “三宝,上!”

    随着一声细细娇喝,从幽暗巷子角里顿时飞出一道如箭影青光!

    嗖!

    青光掠过街道,窜上房檐,而后把放置屋檐上一尊石狮子给狠狠地撞了下来。眼看那半人高石头墩子就要砸到路人。众人一阵惊呼,而那倒塌石狮子,正好要把走路旁一对老酒鬼砸个正着。

    “啊啊啊!”有人惊呼,也有人瞬间爆发出元素奥义,不过离人这么近情况下贸然出手容易误伤到别人,何况殇城所有建筑物都被结界加持过,寻常攻击无法令其崩毁。

    所以这危机关头,人们只知道避闪,却并没有人出手拉那两个倒霉老酒鬼一把。

    “咦,我说老王啊,我是不是喝多了……呃!”那衣着朴素整齐老者手里还握着一壶刚从小店里买来桂花烧酒,打着饱嗝向天空上指去。

    “我肿么看到有流星飞下来?而且这星星是狮子状。”衣着朴素钟老头揉着稀松眼,好不容易看到了向自己天门顶上飞来东西是什么。

    “我草!是个房子上石头墩子!”

    看清一切钟老头立即气急败坏地嗷嗷道!

    “不是说魔族大军把殇城外战域都炸成灰,殇城里建筑也牢不可破吗?气死人也,谁负责殇城房屋修葺?这纯粹是豆腐渣!豆腐渣工程!”

    种老头之所以比王老头义愤填膺,是因为王老头前段时间刚刚渡过天人二衰之雷霆洗礼,身体坚硬如石,肌骨头韧劲异常。就算天掉下来一块都不一定能砸得死他,就不要说区区小石头墩子。

    但他本人就不一样了,他本人是个货真价实八阶战神,虽说也很耐打,但是被那么大个石头墩砸一下,一把老骨头也有得受了。

    不过钟老头本人却不急,巨石墩落他头顶后一刻,他以手指虚空中缓缓地画了一个圈。

    那圈儿貌似稀松平常,但他封笔那一瞬间,却蓦然迸发出一股奇异力量!

    一旁街角远远看着这一切妖娆双眸一缩!

    符师!

    只怕比空空贼老头胜一筹符师!

    “嘿嘿!如果是这样,那就有得玩了!”妖娆顿时开心地挥起粉拳。

    巨石接触到奇异圈之后轻轻嗡响一声,而后顺着圈儿倾斜方向慢慢坠入地面,那下落趋势被缓和,而后不怎么惊心动魄地卸除了力量。

    只有为数不多五感敏锐者看到了这一幕,其它路人只觉得两个老头运气是出了奇地好。看到者都沉默不语,默默离去,因为初元蓝魔海内能以符术做到这一步符师不多。

    那信手画出一个圆,代表着天地大道,万般变化,而老头只用一笔,就把寻常符师要长时间计算精心勾勒防御阵图之精髓给表示了出来。

    他是大宗师!

    王老头钟老头把石头墩子拂开之后才打着酒嗝抬起头。

    “殇城房子不会这么不经用。”他呢喃自语,而后向房顶上眺望!

    一道青光顿时映入他眼帘!

    “老钟,你看!”王老头双眼瞪得浑圆,惊得把手里酒壶也给砸了,他狠狠地摇着钟林手臂,指向房顶。

    一只小小青色幼兽,正捂着眼睛从爪子缝里向房顶下眺望。仿佛为它顽皮闯祸兴奋不已。看到王老头与钟老头审视目光,它立即吐着粉嫩小舌头,甩着肉屁股,一溜烟儿向南跑去!

    “老王!那是什么狗?”符师钟老头对幻兽品种一贯没有什么深入研究。但就凭着远远一瞥,他也感觉到那萌兽定然不凡!

    “老钟,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眼神好一点?寻常狗能把经过结界加持岩石撞断吗?它是麒麟!只可惜是个杂交,没有纯种那么天资卓越,但也不错了!”王戟老头双眼流露出兴奋光芒。

    “我那院子里,正好还差一个护院家伙!把它养大还不错!”

    王戟扯着钟林老头顿时急急向南方追赶。因为急着追赶幼兽,所以也顾不上收敛灵力,一股磅礴威压顿时从他身上爆起,天空中掀起一阵恐怖风潮!

    大风起,飞沙走石,迷了众人眼,惊得路人这才发现两个老头是多么恐怖存!

    二毛满眼泪花!天知道这次主人又要坑这么恐怖两个老头,不过为了好吃好喝,二毛大幻兽美好人生,它还是翻着白眼,吐着舌头,撒开四蹄疯狂地向前飞奔!

    “小麒麟,莫跑!”钟老头二毛身后灭哈哈地狂笑。

    虽然蓝魔海,幻兽资源丰富,但麒麟仍旧是寻常难得遇见一种珍兽,不过若是换了平常杂交麒麟,也许钟老头与王老头连看都不看一眼,毕竟身处神宗高位,什么好东西他们得不到?但是身前那肉屁股杂毛幻兽却挑起了他们极大兴趣!

    因为从它眼神与举止来看,这杂毛儿已经初有灵智。

    “老王,那石头是我推开,为什么小麒麟却要归你所有?”钟林王戟身边不满地嗷嗷道,他脚踏行云风符,速度竟不比王戟慢多少。

    看院子小兽嘛,想想就拉风,他也想要!

    “老钟,你看我俩哥俩这么好,不如等下捉到小麒麟,看它喜欢谁就归谁。”王戟厚道地建议,其实他手老不厚道地怀里摸来摸去。那里有一张刚买肉烧饼……

    谁不知道麒麟一脉,尤其是幼生态麒麟,都是吃货?

    “这主意不错。”

    无辜老符师钟林又傻傻地被匡了,他赞同地点点头。继续追赶。

    天人二衰与符印大宗师追赶下,二毛没扑打几下就被人捻上了屁股。

    “扶风!”

    王戟老头根本就没有召唤战兽,而是随意捏起一道风之奥义,细细斟酌了力道,向小麒麟挥去。应该能把它扫倒,失去奔跑能力。

    大风钻入二毛蹄间,如蜿蜒水草,仿佛将把它绊倒。

    而就这一刻,一道清脆女子呼声顿时响起!

    “谁欺负我家三宝!”

    一个白衣女修凭空出现,以手指为笔,于虚空中书就十八笔画痕,一枚黄色符纹立即凭空出现,急急向小麒麟脚下飞去!

    泥土轻震,一些细小土丘顿时拔地而起,阻隔了那些缠绕二毛四蹄风力量!

    “呜呜呜呜呜呜……”

    杂毛小麒麟一头撞入女子怀里,咬着她衣袖,嚎啕大哭起来!

    女修使用土符,仿佛用了自己所有力道,所以小脸憋得通红,而且虽然令风之奥义不再纠缠麒麟,但并不能遮蔽它向前推行余力!

    所以抱着小麒麟同时,她本人也被大风一扫,如孱弱秋叶一样被狠狠掀倒地,顿时滚了一身泥土。

    嘶!

    王,钟二老头同时倒吸冷气,酒劲也清醒了大半,倒不是因为那小麒麟有主人而惊愕,而是因为那女子……用了符!

    符师初元之少见,比麒麟稀有!

    许多大型主城内传送阵符都是上古遗留,看守传送阵也是些只懂符文含义,但自己画不出符半瓶水符师。能用元素符进行防御与攻击符师,几乎要绝种。

    二人顿时陷入了僵硬。

    妖娆抱着二毛睚眦欲裂地趴地上,心中小鼓打个不停,她知道麒麟与符师都是世间罕有珍品,只是不知道那神宗两位老妖孽是要杀她夺麒麟,还是心生招揽之心。

    各种可能都有……

    千万个选择中,她只有赌!现,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两位二头身上。他们此时反应,决定了她成败。

    二毛也很敬业地显示挺尸状……

    “这……”好不容易钟老头才回过神来,他激动地踩了石化中王戟老头一脚。愤愤地骂道:“都是你,臭皮王!你看你抢人家东西不说,还把人家姑娘打晕了!”|

    “来来来,姑娘!爷爷给你治一治!”一道光之治愈之符顿时出现钟林老头儿手心里,他一脸堆笑地走上前去,生怕又把姑娘给吓到了。

    王戟老头狠狠瞪了钟坑货一眼,刚才追麒麟,又不是他一个人主意!

    不过看着钟林老头儿绽放成菊花老脸,王戟老头儿心中也有了计较,只怕这钟老头,看上这符师小辈了!

    “罢了!罢了!都是老兄弟了!”

    “就让钟老头捡这个便宜吧,不但又收个徒弟,还能顺便把那杂毛儿麒麟也一并收去,这狗屎运好得让人羡慕嫉妒恨啊!不行,我得把他那宝贝鼻烟壶给匡来,不然老夫赔大了!”

    王戟老头一边想一边大步上前。

    钟林老头手中治愈符纹几乎刚贴到妖娆身上,她便立即爆跳而起,她可不想钟林以符力感知她经脉。

    “你们俩老头,也太为老不尊了!一身酒气,还要欺负别人家小狗!没有天理了吗?”

    鲤鱼打挺起来妖娆横眉怒目,指着钟林与王戟二老头气得浑身发抖。

    “哟!”这姑娘还有点脾气!不过明知打不过自己还要为她麒麟讨个公道,钟老头心中顿时加欢喜。

    有骨气后辈可造!

    “丫头,这是我们不对,老夫向你赔礼。”钟老头笑盈盈地说道。

    妖娆一愣,原本只是想表现得真实一点,没有想到眼前符师老头居然会认错!

    有没有搞错啊,这是神宗长老吗?

    妖娆此时心中升起了一丝迟疑,要是这次又赌错了,那就倒霉透顶了!

    “前辈有愧疚之心,应该也不是坏人,我代我家三宝原谅二位,并为自己刚才言辞过激动表示歉意。”

    妖娆盈盈一拜,语气顿时软了下来。她很少这么软,只不过眼前老头态度实好到让她发憷。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符力师出何门?还有为什么叫这麒麟为小狗?”钟林老头一边问一边笑,看来他与这姑娘真很有缘分,都把杂毛麒麟称为小狗。

    “我叫玉魑。”

    “溟”字太打眼了,妖娆老不厚道地直接忽略。

    “符力是自学,小时候山上捡到了一本书,还有看着那书这只小狗,它是麒麟吗?为什么别人都说麒麟威武无比?”

    “玉魑”疑惑而好奇地捏着“三宝”耳朵,而后者则配合地于她怀里翻肚皮。

    我擦!

    自学?自学成能运用土符防御符师,而且召唤阶位……貌似还有七阶之高!一般符师,召唤阶位都不会太高,像钟林自己便只是战神八阶巅峰。因为所有精力与时间,都放了对符术追求之上!

    而且还得到了灵兽麒麟忠诚!

    天才啊!

    钟林眼睛里立即点起湛湛火光!

    “你捡到符书,是什么样子?”因为急着知道“玉魑”底细,虽然随意讯问是小辈她所持有宝物是一件特别野蛮行为。但王戟老头儿也顾不上那么多,急急问道。

    还好玉魑仿佛天然璞玉,没有什么防备之心,与她麒麟一样纯良并温和。

    从怀里掏出一本皱皱巴巴小书,坦诚地伸到两位老头眼前。

    这是当初迦南帝库中,从空空贼老头儿身上搜出来符书,记录了一些简单符术入门法则与手诀。她早已经铭记于心,所以露不露底,她都不甚意。

    钟林老头伸手接过,又着意又认真地翻看了一番。

    果然是符书!而且年代久远,是一本高人精心书写入门符术指引,把许多生涩东西简单直白地表达出来。从这些造诣上看,写书之人必定也符力非凡!

    难怪一个女修能运用此书自学成材!

    钟林与王戟怕引起玉魑厌恶之心,匆匆看了几眼立即把书又还给这单纯女子。

    钟林脸都笑抽了!麒麟虽然有主人,但他看重丫头居然没有师门!

    “丫头!拜老夫为师吧!老夫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你!”

    他死死地扣着妖娆手。生怕这难得一见天才女修突然从自己眼前消失不见。

    “吓!”妖娆佯装吓了一大跳,这原本是她期待结果,但因为钟老头与王老头太平易近人,所以一时间让她拿捏不准这二位到底是不是神宗长老。

    要不是……这乌龙就大发了。

    “前辈垂爱,晚辈不盛欢喜,只不过玉魑举目无亲,来殇城就是想积累军功,有遭一日有机会进入封神大陆大宗门——神宗,以慰藉自己没有谋面就双双过世家人。”

    妖娆说得泪声俱下,却又滴水不漏。要是眼前人赌错了,这等为了慰藉家人理由,也不是他们能勉强。

    “哈哈哈哈!”

    钟林老头心花怒放!纵声狂笑!

    “为师与你王师伯就是神宗长老。姑娘,不用积蓄战功了,待我二人殇城事毕,随我回神宗!”

    连对自己称呼都立即改变,想来钟林对妖娆分外满意。

    他甚至立即从自己民储物袋里祭出一枚神宗弟子令牌,以手指令牌上龙飞凤舞地写上了一个大大“玉”字!

    这神宗弟子令牌为白,与寻常弟子青令不同。白令代表符师一脉,不隶属十八座主峰任何一峰,独立于主峰而存!

    “好好拿着,不要辜负老夫一番心意。”

    钟林老头将白令塞到妖娆怀里,而后和蔼地说道:“小玉,为师殇城要停留五日,你随为师先去城主府。”

    “多谢……师傅!”听到“神宗”二字,妖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甜甜一笑。郑重地收过令牌。

    “师傅!我想魔战场多磨砺自己几天,五天后,我来找您!”

    妖娆还有自己打算!能成功进入神宗是好事,但既然来了魔战场,怎么能不屠魔一把?

    “哈哈哈!真是个有骨气丫头!”钟林与王戟赞许地点头。

    也好,这五日他们有许多事做,也顾不上管这丫头。

    “那我们,五日后见!”

    ------题外话------

    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末日后一票有木有~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