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3:极阴龙涎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半晌之后,离开众人去寻找极阴龙涎花所地山云子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

    “师兄,我以神识寻遍这魔域第十重天地,仿佛今年朔月阴力极为稀薄,所以今夜这里……开不出龙涎花。”

    山云子无奈地一拱手,对着盘踞于众" >人头顶,一直散发威压保护众人山崖子说道。

    “什么?”

    山崖子听到这个坏消息,蓦然张开双眼!一道精芒从眼底掠过,脸颊上升起极为焦虑表情。

    “不行!这几日一定要采到极阴龙涎花,要是此三天阴气不足无法孕育极阴龙涎花,那么这整整一年其它时间便没有希望。”

    刚吸收完三灵液中精纯灵力众人顿时也跟着山崖子一起焦躁起来。若是没有花采,是不是明日他们就分不到这么精纯灵药了呢?

    神宗长老携带三灵液果然与众不同,服用之后他们现浑身上下经脉中都充盈着力量。这忽如其来力量,让众人留恋与眼前四位神宗长老合作机会。

    “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去深处找,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拖延,反正四位大人魔域十九重天内都能保护我们安全。我们深入到第十三四重天地,都没有任何问题!”

    山崖子还没有出声,人群中就已经有人摩拳擦掌地跳起来吆喝道。

    丹田中不断翻滚力量,给了这些热血召唤师们前所未有勇气!

    “就是!我们也能保护自己。只要四位大人不要离我们太遥远。遇到一些小型魔兽,我们自己能合力歼灭。”立即又有人随声附和。

    一时之间叫嚷声此起彼浮。几乎听不到任何反对声音。

    沙驰手举起又放下,举起又放下,后想起“玉魑”那充满摄魂之力直指人内心深处警告眼神,终就是放弃了服用今夜三灵液。

    四位神宗长老并没有因为众人强烈支持而开怀大笑,而是沉默了许久……

    直至喧嚣声停止。山崖子才捻着自己长发,缓缓说道:“这样吧,现如果有不想继续跟随,请立即走出队伍,让山云子带回魔域六重天,愿意跟着继续走,明日随我继续向前。”

    这建议十分合理,没有半点为难人陷阱。经过深思熟虑山崖子甚至极为慷慨地吩咐山云子:“师弟,把不愿跟随人送到魔域六重天之后,还是再奖赏他们一人一支三灵液,作为这次任务纪念。”

    哇!真是太厚道了。

    众人顿时由衷感叹!他们没有想到神长老对那些放弃任务人依旧如此照拂。

    甚至那些本来心存畏惧弱小战神们都不由自主从内心深处产生了归属感,跟着这样宽厚仁义强者同行,自己还有什么放不下心?

    被山崖子动之以情,后实不愿意继续与众人前进,只有区区十六人!

    但山云子并没有因为十六人人数过少而敷衍了事,而是先众人面前把十六人三灵液分配好,这才笑眯眯地带着他们踏向回城夜路里。

    妖娆选择沉默,只是感觉到事情发展已经远非她能想象。因为魔域十一重天后有不仅是魔物,还有真正……化型魔族召唤师!

    她目光深邃地目送十六人离开,而后轻轻地坐沙驰身旁。

    沙驰是殇城内极为普通一个小小战场,可是却因为他那难得善良,妖娆不会放弃他。

    “沙大哥,如果你明天也能忍住不服三灵液,等到事毕,我手中所有灵药除我自留一剂以外,全都赠给你。”

    妖娆只需要自己留下一剂给百里尘研究配方就行。

    “玉魑,别闹了。”

    沙驰已经抱着一块大石头半睡半醒地陷入梦乡。

    “我明天也不喝就是,你自己留着,我算是怕了你那疑神疑鬼性格了!”

    他不耐烦地挥着手,仿佛想把妖娆恼人嗡嗡声从耳边挥开,可是手只挥了两下就无力地垂下,一阵响亮呼噜声随即从石头旁传来。

    不仅是沙驰,劳累了一天众人几乎都此时陷入了沉沉梦乡。

    呵呵……

    “真是不知者无烦恼啊。”

    妖娆于心底叹息,笑着摇了摇头,坐微湿草地上,却一点也不想睡觉。

    “你守护他?”低沉声音响起。

    应天情也睡不着,找了个离妖娆不近不远地方坐下,他之前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这其貌不扬女子那么感兴趣,但他现似乎有些明白。

    有一团迷雾,始终笼罩于这名为“玉魑”女子身上,让她看上去近眼前,又如隔天涯。

    她皓齿明眸,仿佛从来都不忧伤,但她安静时,眼里却碎着幽暗星光。

    她气息不过七阶,但她言行,却带着超越年龄成熟。

    他有秘密,她也有。

    “小蓝,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守护沙大哥,明明是他守护我们俩。”

    妖娆淡淡一笑。心里却是第一次对眼前这犹如废物一样蓝破魔起了兴趣。

    蓝破魔?

    他从未提过自己为何中毒又为何变成现这幅人见人嫌模样。但他未必有看上去那么呆傻,相反,每次看到他坐得挺拔背影,她都有一丝晃神。

    好像从背面看,这种俊逸雍容气质属于另一个人。

    然而就妖娆与应天情以低语对话之际,却有三个人影向她二人走来。

    “喂,丑八怪,反正你也没有什么灵力,喝了三灵液也是无用,不如把你份额让给我们兄弟三人。”

    三人中为首者目光不屑地掠过妖娆,直接落灵力被毒性封印应天情身上。

    哎,哪里都会遇上这种仗势欺人狗东西!只怕早就盯上了手无缚鸡之力“蓝破魔”。

    应天情嘴角一抖。

    他是不需要三灵液这种寻常炼气灵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应天情就能任人鱼肉。

    他手轻轻拂腰间,没有了灵力,光靠武力,他也能轻松战胜眼前三个七阶战神。

    而就应天情准备出手之际,妖娆低垂头却缓缓抬起,夜空中璀璨星光赋予了她眼眸奇异光彩。

    一道属于女子,但慵懒低沉魔魅之音与夜风一样冷而轻软地扫过众人耳际。

    “你们没有看到,他已经被我打劫过了吗?”

    挑衅中带着不加遮掩讥笑,立即让趁众人熟睡后来强东西三人身体一滞,而后不敢置信地回头凝望那个一直被他们忽略女子。

    应天情一愣!

    玉魑干什么?!

    “怎么?我脸上有灰?”妖娆玩味笑着,因为这抹极鲜活笑,顿时令她平凡脸颊张显出一种无法名状美。

    三人石化了数秒,这才爆跳如雷地向妖娆冲来!

    “你丫找死啊!”为首者自恃身为男子,健壮有力,拳风上凝聚着厚重土元素便向妖娆提拳挥来!

    这强势攻击下,原本盘坐地身材纤巧女子绝对处于被动状态。

    但是不可思议。那女子凤眼蓦然大张时……那提拳向他打来男子就突然像是被巨力狠狠连击腹部。身体被反震到高空,痉挛般地抽搐数十下,而后像一枚破沙包一样咚地一声落百米开外,翻着白眼,俨然已经休克过去。

    只有天空中破风划过那道血线,才分外明显。

    一秒定输赢,他们……完败!

    他两个随行者简直要把自己眼眶瞪裂,这怎么可能!明明只是一个看上去弱不经风姑娘,却把他们之中强一个像垃圾一样丢了出去!

    世界观从此颠覆!

    他们二人僵硬地回头,看那依旧盘腿而坐女子时身体都剧烈地发抖。

    “没有听懂吗?”妖娆一挑长眉:“这男人东西我已经抢了,以后别再来找他麻烦!”

    “是,是是是……”二人顿时挥汗如雨,点头如捣蒜。吓得几乎是撅着屁股爬离这魔魅一样女子身旁。

    我擦!

    应天情张大了嘴,没有想到玉魑居然三下五除二第把那些寻衅滋事者打了个屁滚尿流。

    这女子,好霸气!

    他也特别喜欢她说:“这男人东西是我。”时那种微妙感觉。

    “小玉,谢谢……”

    应天情话还没有说完,就只看到一只纤纤玉手,无耻而大方地摊了自己面前。

    手掌掂了掂,像小鱼儿一样应天情眼底跳跃。

    这是?

    妖娆腹黑地冷笑一声。

    “小雷,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反正你现没有自保能力,不如把身上值钱家伙都给我保管,免得哪次我不,真被人抢去了。”

    妖娆说得一本正经,心里却乐得不行,她看到蓝破魔一呆一呆表情觉得特别有趣,于是恶趣味地调戏他一把玩玩。

    看着那白如葱根,掌纹干净小手。应天情没来由地一阵眩晕。好像毒素又发作,他顿时感觉到心脏撕裂般窒息,而后听到耳后血管突突狂跳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哈哈哈哈!”妖娆大笑,开玩笑她也有度,笑声中她准备收回自己手,然而此时。“蓝破魔”却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极地拉住了她手。

    一枚温热什么东西立即落入她掌心。

    “我玉,帮我保管。”应天情极为认真地盯着妖娆眼。

    这下轮到妖娆错愕了,手中玉石触感极好,温润而滑腻,尤其是成色,晶莹如玻璃,居然肉眼找不到半点杂质,透过那如碧水般青绿,她甚至能数出自己掌心线条。

    珍物!

    妖娆顿时挂了一头黑线,这货实是太容易被打劫了。苍天啊,打劫这么多次,她此次天地可鉴日月为证。真不是认真!

    “我开玩笑。”妖娆伸着手没有缩回。

    “我认真。”应天情把妖娆手指一根根压自己佩玉上,直至她手指成拳,紧紧包裹住整枚玉石。

    他手做这一切时候有些抖,所以他不敢多留恋那触感如绵纤纤玉手,放开之后,他手指剧烈悸动,只是幽暗夜,帮他掩饰了他从不曾想像失态。

    妖娆张了张嘴还想说话,但就此时,一个人影轻轻从远方走来。

    是护送十六人离开山云子回来了!

    妖娆望着那比夜色黑身影,浑然忘记与“蓝破魔”推搡,因为那黑色人影经过她身边时候。

    轻风传来一阵……淡淡血腥之气!

    妖娆心跳一沉,随手将玉放了驭兽环里。她心中暗暗推测,只怕被山云子送走十六人……已经死了。

    前路漫漫,头也是黑暗。

    第二日与第一日一样,经过一天跋涉,众人进入第十四重魔域地界,然而到了夜里,云山子又出门一圈,而后宣称找到极阴龙涎花草叶,但极阴之气仍旧不浓郁,只怕草花不会绽放。而后声泪俱下地阐述极阴龙涎花对神宗性,真诚要求众人继续向魔域深处进发。

    又有三十七人离开队伍。还是山云子将他们送走。

    但整个队伍人数,还是保持五百人左右。因为要进入魔域,路上有几个脚程稍慢六阶召唤师不幸被魔物果腹,不过由于分发三灵液份额被山崖子又足足提高一倍。所以众人依旧保持着乐观积极心态。

    有哇啦啦大嗓门沙驰,还有不知为什么而总是发呆“蓝破魔”,还有那絮絮叨叨不停给自己灌输什么是“正义大道”结草道人,妖娆一路上也不觉得枯燥。

    只是她本想以妖娆身份进入魔域二十重天地,没有想到自己却以七阶战神“玉魑”身份踏足了魔域十七重天这片让人闻风丧胆恐怖魔域!

    一路上各种魔物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些实力强大人型魔族站树梢上冷眼观看大部队前进。

    一切都让人不由自主地绷紧神经,进入这魔气暴虐魔域十六重天后,一直多语沙驰也紧紧闭上了嘴巴。

    应天情紧缩眉头,经过他接连两日不懈努力,他灵气已经恢复五成,足以自保,但远不及自己巅峰状态。

    要是玉魑有难,他怎么办?

    不但妖娆有所感应,只怕应天情也早嗅到阴暗陷阱味道。

    近傍晚时候,山云子终于找到了一片不大草野,他兴奋地大叫:“大家来看啊!这便是极阴龙涎花叶!已经结花苞了,看上去今夜定能开放!”

    极阴龙涎花!

    这五个字早已经成为为此奔波三日众人们心灵深处强烈渴望!

    “哇!真吗?”

    “我们找到了?”

    “太好了!终于赶上了时间!真是苍天有眼,庇佑我们!”

    众人立即兴奋地大叫,眼睛里喷发出狂热火焰,差点集体歇斯底里。

    所有人“轰”地一窝蜂冲向前去,却又小心翼翼驻足于山云子所指出草野前,生怕自己鲁莽,踏折了一朵价值战功十万珍贵小花。

    妖娆也挤上前去。

    眼前确是生长着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植物,绿,是可以捏得出水绿。香,是迷倒百里生灵香甜。

    不愧为珍贵药种。

    生长这幽暗魔域,却能散发出强烈光明气息,驱散一切围绕它四周邪魔妖灵!

    这片碧草滩,仿佛是久旱沙漠里一片神秘绿洲。

    那些根根精神矗立草间,拇指大小细长花苞应该就是四位神宗长老们口中提到极阴龙涎花。

    从花苞顶端绽裂细小花萼下,妖娆仿佛能寻到一种皎洁如雪白。无法想象当这些花夜里朔月极阴力强时同时绽放,会发生一种怎么触目惊心美。

    妖娆此时想到是百里尘,如果那药痴也能来看看这景致该有多好?

    “太少了。”

    一阵兴奋之后,一直带队山崖子却心痛地说道。“这里不过百余朵花苞,就算夜里还会再生,数量也不会超过一千,这与本座之前预计一人十朵数量相差太远。”

    就是啊,一朵花十万战功之所以丰厚,那是因为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至少能同时采摘十朵。而这草地区区百朵花苞,每个人能分到不过一到二枚。二十万战功,实不能满足他们之前预计收益。

    “师兄,不如你带一半人去别地方寻找。”山云子带笑地对山崖子说道。“我感觉这里极阴之力浓郁,能开花一定不只一处。反正有花神秘驱魔之光保护,我们留此地不成问题。”

    众人举目四望,确如山云子所说,以此花草为中心,方圆千米内,魔物绝迹。

    所以这些胆子越来越大七八阶召唤师们主动要求着山崖子带他们去找花田!

    意见很被采纳。

    比较弱小者,如沙驰,蓝破魔还有妖娆等人被留原地与山云子,山实子一行。

    而比较强大者,如结草道人与他弟子则跟着山崖子,山根子继续向前。

    看着结草道人那清瘦但笔挺背影,妖娆还是忍不住轻轻以秘语传音向他。

    “今夜勿服三灵液,凡事多加小心。”

    分辨出妖娆那细小声音,结草道人错愕万分地回头看向她,发呆了许久,而后郑重地向她点了点头。

    没有办法,这是妖娆此时唯一能做事情。

    沙驰不听她劝告一意跟随,结草道人也收了好处未必认真防备。她救不了所有人,只不过是自己大努力,保护她意人。

    “小蓝。”妖娆拍着应天情肩。“我看你实力恢复到七阶了,晚上如果有问题,记得扯着沙驰……一起逃。”

    经过几天接触,妖娆觉得蓝破魔比傻兮兮沙驰要靠得住得多。

    应天情背脊一僵,好半天才回过头,极为认真地看着妖娆眼,一字一句说道:“会先拉着你,一起逃。”

    他无时无刻不以自己恢复灵性疯狂冲击身体内残留之毒素。有七成把握朔月升天之前,恢复八成实力,至域主巅峰境!

    打不过。

    逃……还是没有问题。

    应天情这种人,从来都不认真,不过一旦认真,就不是人了。

    妖娆咧开嘴笑笑,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打不过她自然会逃,只不过她得等到那一刻,沙驰看到残酷真相后,才会不反抗地跟着她逃。

    众人盘坐于极阴龙涎花丛旁,因为大半人离开,让他们每人至少能拥有花朵数量大幅度增加,所以所有召唤师们都笑得合不拢嘴。

    自己是上辈子积了德,所以才捡到这么好一个任务,有药又有战功得,只怕这种好机会,以后再也遇不到了。

    到了日光昏暗时,山云子又开始纷发三灵液,却不是三支,而是一人六支。

    “大家辛苦了,到朔月阴力盛时,极力对人经脉有寒冰伤寒,所以大家务必至少服用三支三灵液,这样才不会留下采花后遗症。”

    山云子一脸堆笑地说道。他那不说话师弟山实子甚至也与众人一样一边打坐,一边默默地服食起那碧绿微苦药汁。

    “玉魑你看,他们自己人也喝。”沙驰急不可耐地舔着嘴角,好东西放身上,三天都没有服食,他耐心已经耗到极限。

    “你没看到山云子却没有喝吗?”妖娆冷冷说道。

    她很想把沙驰打晕后直接带走,但又怕山云子恼怒之后煽动那些已经膜拜他脚下狂热信徒们疯狂反扑。事情没有发展到后,谁也不知道这四个神宗长老到底想干什么。

    所以她要……等到后。

    “那是因为他实力够强!”沙驰红了眼睛。“你没听说,如果我今天还不服用三灵液,就有可能被极阴之力腐蚀经脉,以后身体都废了,这是我前程与一切啊!”

    “你要是废了,我找天下好药师给你治,你要是现吃了,我立即杀了你。免得你等下生不如死!”

    妖娆才不是会被人威胁主,沙驰刚一开始大声苛责她,她立即瞪着眼睛把鼻子都戳到了沙驰脸颊上。

    她幽暗眼里,带着百分之一百二冷酷与肃杀!

    认真!

    " >

    沙驰腿不由自主抖了起来!好恐怖!她是认真,而且她……能做到!

    “你你……你倒底是什么人?”沙驰颤巍巍地问道。已经完全忘记刚才自己对三灵液渴望。

    就沙驰弱弱讯问同时。

    " >

    噗一声轻响。

    苍穹光芒完全湮灭那一瞬,第一朵极阴龙涎花……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