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4:见者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绽放!

    花朵绽放声音顿时吸引了众人所有注意力!

    无论是正入定打坐,还是正细语交谈……都同一刻陷入呆滞!

    妖娆扭头看到离自己近那朵细长花骨朵儿打着旋儿裂开碧绿花萼。而后从极度压缩花芯内一片片舒展出洁白花瓣。

    如破茧而生蝶一样,谁也不曾想象那么小空间里居然会隐藏着那么绚烂而厚重美好,带着生命轻盈花瓣上滚动着细小露水。

    那娇柔又神圣模样让人联想起十八岁处子,羞涩抬头,眸底闪动纯洁之光。

    就是如此神圣又玄妙药花!

    空气中立即蒸腾起一片银白之光,以毋庸置疑气势一扫天空中魔障。如果不是身处魔域第十七重天,众人都会以为自己此刻看到了仙境!

    所有人看到此情此景,无不发自内心地赞叹!

    “太美妙了!”

    “我死而无憾啊!”

    ……

    “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稀世珍宝,大家进入药田,十米一人,小心摘取。”

    山云浑厚声音低低地传入众耳际,仿佛怕破坏众人心中因此情景升起美而刻意压低了自己声音音调。

    而没有经过训练战神们也为呵护这不可多得花之绽放而御空飞起,自觉十米一人,开始摘取刚刚向着朔月绽放幽香之花。

    妖娆有一瞬间迟疑,因为展现她眼前是一片神圣而祥和景象。

    极阴之力天空中迅速聚集,但这股力量却没有掺杂任何阴冷邪意,自天地淬取极阴,让她感觉不出任何阴谋意味。

    妖娆与“蓝破魔”,沙驰一起御空而起。

    天空无星,清冷月光只剩下一抹银钩,而且这残月发出光芒还有越来越微弱趋势。

    “一朵十万战功啊!”

    “好美丽花!”众人发出阵阵感叹,小心翼翼将满地极阴龙涎摘入药袋里。

    “要是百里尘这里就好了。”妖娆一面采花一面于心中暗道。她自己记忆里,从来没有关于眼前神圣白花任何记忆。

    沙驰低头狂采,身体被极阴之力渗透得不断哆嗦都不为所动。

    而“蓝破魔”却极有眼色地一直紧紧跟妖娆身旁,从他那警惕眼神中可以看出,一旦发生什么不寻常事,积蓄他肌骨内力量就会瞬间爆发。

    月光越来越微,夜色幽暗,山云子与山实子盘踞天空上端保护众人不受魔物侵扰。不过其实也不需要这两位神宗长老保护,因为极阴龙涎开放时散发出神圣之光已经驱散了方圆千米内所有魔物。

    “我说什么来着,玉魑,你真想多了。”沙驰一面采花,一面忍不住对着妖娆嘟嚷。

    妖娆没有说话,而是放弃采花紧紧跟沙驰身后。无论眼前景色多么祥和,她都不会放松自己神经,因为魔域深处生长不带魔性药草,本来就是一件极为不可思议事情。

    天空中残月细成一抹弧线。一阵飘渺云闪过之后,那残月终是如困倦兽眸,须臾之间闭合。

    夜色骤然浓烈!

    此刻整片大地沉浸一片微妙幽玄中。太阳不见,月亮也不见,不知天空上还有什么悄悄打量着这个世界。

    极阴之力达到顶盛!

    哗哗哗哗!

    众人耳边顿时响起排山倒海抽芽声!

    这是一幅壮观场面!以肉眼可见,数以千计生嫩枝从地面下拔地而起,于顷刻之间抽出生细长花蕾!

    密密麻麻,缠上濡湿夜气。

    “哇!又有这么多啊!”

    “我们发达了!”

    被眼前场面震撼,所有人呆呆地大叫道,脸颊上无不洋溢着极度兴奋光彩。这些生花朵,意味着又一轮数量惊人战功。所有人大脑发热,已经抑制不了自己内心疯狂!

    妖娆双眸一缩,突然感觉到莫大威胁!因为眼尖她看到,从花萼顶部裂开缝隙中透露出色泽,不是纯净白,而是妖冶……红!

    “有变!”

    二话不说,妖娆拉起沙驰与蓝破魔转身就跑!

    “哎呀妈呀!玉魑你做什么?!”沙驰留恋地盯着满地生花朵,这些小小草花他眼里早已经化为数量可观百万战功。所以对着妖娆咆哮声音里带着极大埋怨。

    “不想死,闭嘴!”

    一抹厉色突兀地从妖娆脸上升起,她不能再等,要护着沙驰与蓝破魔二人两个诛神手中逃离,她必须极度专注。

    不过不待妖娆飞过这片花田,天空中就突然响起山云子那阴冷大笑声。

    “哈哈哈哈,这花多美丽啊!”

    一段生涩繁杂口诀如泉水一般淙淙从山云子嘴角流出,随着这晦涩声音响起,正采花众人脸上突然露出呆滞表情。

    嘭嘭嘭嘭!

    生极阴龙涎花朔月之时同时绽放!

    红!

    极致红!

    生红花扑天盖地。

    一股惊天动地至邪魔光拔地而起!那满野妖红,如同沸腾血液,夜风发出出汩汩流淌声响!

    诡异!

    诡异不仅是颜色骤变花田,还有花田内采花众人!

    山云子正呢喃言咒仿佛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痛苦,所有人突然失去御空飞行能力,扼着自己喉咙,嘭嘭地坠落花田里!

    “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心脏好痛!”有人痛苦地大叫!

    “山云子大人,山实子大人,救我!”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人们还傻傻向山云子求救,殊不知正是这个恶魔将他们推向万丈深渊。

    那些妖治红花仿佛是吞人野兽,极度渴望这一具具被三灵液滋养得灵力精纯人体。生长于地面上鲜花极速攀附上这些痛苦嚎叫着召唤师们,然后残忍凶悍地腾起根须……向他们心腹狠狠刺去!

    “啊啊啊啊!”惨叫连连,场面异常狰狞。红花之茎叶,如急速蜿蜒毒蛇大军地面疯狂蠕动。

    血光四溅!

    一时之间哀嚎满地,无比恐怖一幕数出现于沙驰眼底。

    嘭!

    只是须臾之间,一位被根须盘绕召唤师眼珠突然爆开,从他头颅内再次生长出纯黑花朵!

    没有眼睛,只有深深眼窝内开出两朵骇人大花!

    这些经过三次变化极阴之花,阴力达到巅峰!整个天空开始凝结细小雪花,黑花,黑茎叶,还有笼罩于花叶间一张一息犹如野兽般喘息……

    但那人还没有死,他身体痉挛地颤抖着,嘴角流出细细痛苦吟叫,但他身体却被花叶无情钉大地上,不到将他身体内灵力与骨血完全汲取干净,毒花不会让他死亡!

    与这可怜召唤师境遇一样者……不计其数!

    好恐怖!

    沙驰顿时吓得毛骨悚然,手中花袋再也拿不稳,差点一个趔趄失去重心也坠入花田。

    “懂了吧?还不走!”妖娆皱着眉头大吼,她知道自己救不了所有人,所以只护着沙驰与蓝破魔安全。

    “我我我我我我……我走……”沙驰牙尖打颤,把自己舌头咬破糊了满口血!

    但是就他紧跟妖娆时候,妖娆却吐血地看到……

    沙驰脸颊上,突然横生一道狰狞血线!

    一抹精纯血,从他皮肤深处溅出!

    这只是第一步。随着第一条血线升起,第二,第三,第四……数十道血线如蠕虫一般急速爬上他脸颊。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你这个笨蛋!你喝了三灵液!”妖娆暴怒!如野兽一样低低地朝着沙驰怒吼!

    “我……我我我……就一支!”沙驰嘴唇发紧,浑身颤抖地回答。

    他眼眶里蓄满泪水,浑身血线密布,到此时才明白玉魑谨慎是有多英明睿智!可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他很愧疚之前那么多次对玉魑埋怨。而且直到死亡,他都会感谢她!

    “你……你们走。不要管我。”

    几乎没有思考,沙驰便用颤抖手狠狠将妖娆与应天情推开。

    “谁也走不了……”

    山云子声音天空中幽幽响起。

    除了坠地二百余人,天空中还挣扎御空而行着约三四十位意志力坚强七阶、八阶战神。他们于任务初也与妖娆一样怀着迟疑但观望心理,所以并没有服用过多三灵药汁,之所以此时还能勉强站立,正是因为药性不够强烈。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除了以言咒剥夺行动力之外,只要自己沾染了半点三灵液,下药中蛊就会让他们身体爆出精血,同样用来浇灌花田!

    “你好毒啊!”

    这为数不多战神们睚眦欲裂地瞪着大笑山云子与一脸木讷山实子。如果目光能杀人,这两个神宗阴毒长老早已经千疮百孔。

    “为何如此!神宗不是封神第一名门正派!为何干出这等邪恶残忍,不为正道所容龌龊事?”吐血唾骂。

    “正是因为名门正派,肩负多屠魔使命,所以需要强大战力,你们生命化为我屠魔之神威,是你们存意义。”

    山云子冰冷无情回答如后一盆冰水,浇灭了所有人内心后一丝侥幸。

    “哈哈哈哈!极阴朔月,以你们被三灵液滋养了三日身体,孕育魔域阴魔兰。这花品质,会格外出众。”

    因此无情话,尚还有反抗能力人们顿时同时召唤战兽,向这个疯狂神宗疯子扑打而来,虽然只是七八阶战神挣扎,但求生意识,让他们爆发出足以撼动诛神力量!

    天空中光焰爆破!

    “没有用!”

    山云子冷笑。

    只见他身体一抖,实力蓦然大张,威压诡异地由初级诛神骤然晋升到诛神巅峰大圆满!那强横气场大地上层层推出大片倒卷草皮。

    围剿他战神与战兽们立即如沙砾一样被他一声轻嗤震到百米之外!

    我勒了个去!半步五衰!这家伙隐藏得太深!

    所有还活着人既气得火冒三丈,又吓得肝胆俱裂!

    太强了!

    强到无从拒绝!从诛神初级到巅峰大圆满,战力有着百倍增长,这样强者殇城并不多见!

    山云子他到底要干什么?一片死意与无法言喻恐怖人心中蔓延。

    从来不曾想到,自己能亲眼看到这样邪狞场面,那三十余位半空挣扎战神已经无法遏制从身体内飞溅出精血。纷纷自嘲大笑。

    见者亡!见者亡!

    那前两日被送离大队回头者,怕是也早都陨命于茫茫魔域不知名阴暗山角下,没有人曾经警告过他们这世上有这么无耻强者,有这么诡异花朵。

    因为……见者皆亡!

    也许殇城魔战场上还有比神宗山云子等人邪恶无耻人族强者,只是一般散修都不知道这些夺命陷阱存,不知道殇城魔战那让人吃惊死亡率数字,三分之一都不是源自魔族。

    这八成也是于发财老头极力诓骗妖娆来到殇城真正原因。

    “喝!”

    山云子已经顾不上管那些残喘求生弱小战神,他一声嘹亮长啸,于草野四周,突然升起一簇簇诡异青火!

    大火围合着一个闭合圆。将方圆千米环绕起来。

    因为人血人骨滋养,地上红花渐少,黑花丛生,放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蠕动枝叶还有不断吟叫活死人们。

    青火也为阴性!

    还有意识战神们无不感觉到自己灵魂深处升起一股无法遏制战栗。一股难以想象极极力量被青火从黑花中不断萃取出来。

    吸取了血肉黑花还没有来得及扬张,又于原地开始被青火炼化。

    这才是山云子想要真正极阴力量!

    那些勉强站立于天空中战神,此时皮肤下无不血线丛生,一道道精血自他们毛孔中爆出,长此以往。这些人也将终坠于妖花火海里。

    火海中,极阴升起。

    而一直不怎么说话山实子却突然从他那大大兜帽里探出头。恭敬地跪了山云子脚下,敬畏地亲吻他鞋面。

    “师弟。辛苦你了。”

    山云子伸出手掌,慈祥地摸着跑地山实子头顶。而后五指成爪,直接狠狠地印向山实子头顶!

    啪!

    清脆一响!

    骨肉横飞!

    却没有预想中悲鸣,山实子直接带着释然笑意倒下,这是他三日来生动表情。只有一瞬间,妖娆却看得清清白白。

    一滴泪水,从山实子眼底流下。

    随着山实子死亡,一股极阳罡气顿时拔地而起!

    轰轰轰!

    妖娆耳边响起排山倒海雷鸣!

    看来从山实子身体内爆发出阳力品质也极佳,如阳光一像瞬间把整个夜幕照得亮如白日!那璀璨极阳火瞬间驱除魔域内所有弥漫夜风中魔息。散发出真正神圣之光!

    诛神境阳年阳月阳时生守身童男,日服太阳元液,各种精神折磨下,才能于身体内催生极阳本源。因宿主之死,而被山云子取了出来!

    所以这极猛阳力于天空中被青火锤炼而生阴力剧烈碰撞,蓦然形成一道金光银边黑心奇异火焰!

    这火焰照射之下,妖娆感觉到驭兽环内噬魂枪悲鸣!

    看来是噬魂都畏惧火!

    不过这山云子也太狠了!为了得到这火……连自己同门师兄弟也杀!

    他那冷酷残忍手段,阴毒嘴脸,已经让场所有人脸色惨白得无法描述!

    “哈哈哈哈!阴阳极品炼器之火!本座终于得到了!”

    山云子纵声狂笑,于自己储物袋中急速祭出一面圆镜,镜子一出世则带来万丈光华,看来品质不天阶以下。但山云子却把这天阶重宝伸向天空中那团阴阳交织诡异烈火。

    “给我晋升成神器吧!哈哈哈哈!”

    “走,死一个我就够了,你们拼命跑!那老妖孽可能是要用这花炼什么器物,没有时间追你们。”沙驰此时吓得嗓子都变了调调。

    那疯子连自己人都杀,何况他们这些蝼蚁?!再说了,他现才发现,他浑身血线,除了让他力量不断散失,同样让他失去了移动能力。

    不可能走,等待他只有死亡。

    “白痴!”

    妖娆一拳头狠狠砸下。

    “要是见你不救,本姑娘才懒得费这么多时间陪你这傻叉三天做这么无聊事!”

    如果沙驰对妖娆没有之前善心,谁死谁活,妖娆根本懒得理会,但她心中既然认定沙驰于自己有义气,必不会这种时刻舍他而去。

    不过……逃已经不行了。

    以妖娆经验来看,前三日纷发给众人三灵液中除了灵药之外,还下了一重无色无嗅蛊毒。

    没有任何防备心三日都服者,山云子言咒爆发时,蛊毒立即攻心,根本没有一点反抗机会。像沙驰这种,只少量服用者,蛊毒没有瞬间让人失去行动力能力,只能逼着这些人身体内精血一点点散射而出,耗人所有灵气。

    要解蛊毒,只有先杀下蛊之人!

    山云子!

    “不,小玉!我们走!”

    应天情看到了妖娆眼底决绝。立即用手扼住了她手腕脉门。虽然他也不舍放弃沙驰。但以他现才恢复到初级域主实力,是远远不足以与位于诛神巅峰山云子硬拼。就算是他实力全盛时期,也未必能行。

    不如趁山云子现急着炼器,赶逃走!

    不然器成之际,就是他杀人灭口血腥盛典开始之时!

    “哼!”妖娆冷冷一笑。脉门上骤然爆发出一股恐怖力量,直接把应天情手指震开。应天情蓦然大张眸底倒影着妖娆那决绝笑靥。

    “也好,我倒要看看,诛神巅峰,到底有多强!”

    妖娆甩开呆滞中应天情,直接向那准备以火炼镜山云子飞冲而去!

    “咦?哪里来苍蝇?”

    山云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才发现原来还有人没有被血线抑制。不过是一个区区七阶女子,真是把她丢十七重魔域,不管她她都不可能活着回到殇城去。

    不过第二眼,山云子却有些意了,因为那长相平凡女修,节节逼近之时,身上幻阶节节爆涨!

    七阶!八阶!九阶!十阶!

    诛神!

    一股莫大威压自妖娆脚下汹涌澎湃,虽然只是中级诛神,与山云子巅峰之力相差云泥,但她眼中那凌厉气势,却不由得让山云子为之一抖!

    我日!

    这么年轻诛神!

    队伍居然混杂了这样一个妖孽!

    此时云山子不得不郑重起来,他力量远大于她,这毋庸置疑,但如果一不小心让她给逃了,那他与山崖子道貌岸然嘴脸就有可能真实大白于天下。

    虽然这种几率极低,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必需杀!

    山云子心中顿时升起无杀意。连到手阴阳极炎都忍下心肠先放一旁,全力对付眼前臭丫头!

    “破……破魔!”沙驰被十万伏特电流瞬间劈了个外焦里嫩,他扶着自己下巴,吐血地问应天情。

    “破魔,玉魑她那股气息是……”实说不出接下来几个字。

    “诛神!”

    应天情心中狂浪从生,已经无力惊愕,也无力思考玉魑到底身怀什么秘密。他唯一担心是以玉魑中级诛神力量,并不足以克制诛神巅峰山云子,何况……山云子手里还持有着一面天阶高级幻器!

    数十双带着希望眼,都聚焦于那纤细身影上!

    “你是蛊主?”

    妖娆冷咧地伸手一指,直接指向山云子面门。

    这才是她此时关心事。

    若山云子不主蛊毒之主,杀了他也解不了沙驰身上毒。

    “我是。”山云子冷冷地看着妖娆:“没有想到你这臭丫头还有这等眼力,怎么着?想杀我解毒?哈哈哈哈!白日做梦!”

    “不!”妖娆勾起唇角。“现正是月夜风高入梦时,不做好梦就浪费了。”

    山云子大笑同时,一指毁灭之剑气与无声中突然顺着女子手指,狠狠指向他面门。

    开战!

    ------题外话------

    大家节日乐啊啊啊啊!

    羽毛废物了,这几天写得尤其手慢,估计是想写出一些阴毒调调。抱歉晚发了。

    还有。土豆网址:http:/。td。/prgras/vie/P1b8Bnetbsp;   和留言置顶有龙骚包之歌,妈啊,笑死我了,你们太有才了,把我搞得又哭又笑。伦家激动死鸟。激动得都码不动字了

    这么爆猛视屏,一定要微博转啊啊啊!还有那男银!那男银!奇葩哥!我要把你挖出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