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5:欢迎……回来!

225:欢迎……回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带着毁灭气息破天指,狠狠击向山云子面门。

    虽然是正面袭击,山云子能够第一时间内进行躲避,但是那凌厉剑风还是堪堪擦过他面门,而后他右脸上狠狠地割出一道血痕!

    痛!

    山云子伸出手,错愕地摸到了自己脸颊处温热液体。

    “啊啊啊啊!”

    “小畜生!”

    横眉怒目!山云子顿时愤怒地大叫起来,被一个区区小辈一招见血,真是太让人火冒三丈!

    看到那突然爆发女子居然能与神宗邪恶长老对峙,中了蛊毒三十余位召唤师们脸上都浮现出激动表情。

    虽然不知道这女子从何而来,也从未注意过她混杂人群中样子,但她现却是所有人突然间扼住希望!

    哪怕她是一棵草!也比就这样毫无任何挣扎机会地坠入地狱好!

    “玉魑!”

    “你果然不凡!”

    应天情捏紧双拳,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为妖娆担心,手心里满满都是汗水,丹田内复苏血量疯狂转动,拼命逼出还潜藏于自己身体内余毒。

    沙驰则是错愕,眼前发生一切,简直比他身上爆发血线还要诡异。他瞪大眼睛,张着下巴,可是只能发出啊啊惊叫声,却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一想起自己还那样傻乎乎地扯着玉魑去魔域第一重天杀地狱骨蝶,他就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原来她……竟然这么强!

    妖娆明眸首先盯着不是山云子,而是那团蕴藏着无数生命诡异之火。

    阴阳炼气之火,能熔炼各种坚硬神兵,摒弃杂质,淬炼器魂。是有名炼气火之一。

    不过自然形成阴阳炼气火极少,而人为唤醒,只怕都要像山云子这样付出极大代价。

    与妖娆对战,山云子此时已经收敛马虎之心,先将正灼烧阴阳炼气之火推到一旁,而后才认真地看着妖娆。

    “召唤,天虚云鹰!”

    随着山云子长啸,他脚下蓦然升起一个巨大银光召唤阵。一只双目炯炯有神蓝白色巨鹰振动着它那犹如金属铸就根根分明羽翼从召唤阵中升起。

    那桀骜又从容模样让人一看便感觉威压强劲。巨翼所拍出风涌天空中卷起一团团白色风云。

    神宗长老战兽,果然带着一股寻常幻兽没有威严,即使它不发出任何攻击,只是那样抬头翱翔于天际,都给人心头投影下巨大阴霾。

    “杀了她!”

    山云子指着妖娆,果断地咆哮!

    “三宝!”

    妖娆从怀里掏出一只巴掌大“小狗”,用力甩了几下才把它从沉睡中唤醒。

    “三宝,到你上场了!”

    妖娆把被晃得头晕目眩二毛亲直接像一团鲜肉一样,对着大张鹰口抛去。

    “哎呀哇!”

    二毛一张眼,就看到自己小眼睛前张着一张鸟喙锐利血盆大口,立即吓得四个蹄儿都伸得笔直!

    我擦!

    女人太坑人了!

    二毛过度惊吓中极速膨胀,以不可思议速度迅速恢复那巨犀一样壮硕身体。

    轰轰轰轰!

    骨肉急速膨胀声音响起。那天虚云鹰本不屑于对手那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体积,一口吞下便罢。但那小小狗儿,却不到半息时间之内突然变成了座巨大肉神山,向它天灵重重压来。

    我擦!

    颇有灵性天鹰吐着口水,呆呆看着从天而降肉神。

    那那里是狗?分明是一只年轻杂种麒麟!

    水与光气息这巨大麒麟身上交织成网,只见它头大如箩,鬃毛湛亮,四蹄长而笔直,唇口两侧飘逸长须随风四舞,额头两只犄角上笼罩着浓郁能量之光!

    一踏蹄,划出一片鳞鳞银光!仙风乍起!

    好威武!

    对于一只灵根不纯杂麒麟而言,这样长相堪称神俊!

    虽然不能与真正麒麟大幻兽相比,但威慑什么毛刚长齐小鹰鹰可是绰绰有余!

    “这女修什么身份?”

    山云子一惊,没有想到眼前丫头居然会召唤出一只血脉与实力都不俗幻兽与自己分庭抗礼。要是她是什么大世家嫡女,这件事怕也有些麻烦。

    还好殇城魔域三十三重天地内,因为残留有上古禁制,所以一切精神烙印都无法使用。死那么一两个世家传人,也不会被她们祖爷爷祖奶奶发现,只不过斩草除根,一定要利落果断!

    “哼!”山云子轻轻一哼,不关注两只战兽争斗,到达诛神境,每个诛神强者战兽都能进行自主杀戮,真正比拼,还召唤师本人。

    山云子轻哼之时身上骤然爆发出浑厚灵气,只见那黄色大地之土他身外凝结出一层厚厚黄色光晕。这种元素奥义能抵消外界冲击对他本体三分之二伤害,如果之前他有准备,刚才妖娆那计破天指,一定无法他脸上留下血痕。

    妖娆看到山云子不再召唤第二只战兽,她反而欣喜。

    原本诛神境强者,甚少可同时驾驭五六只战兽。但山云子停止对战兽召唤,显然是想以自己高于妖娆雄厚底蕴,直接致她于死地。

    “正合我意!”妖娆眸中爆发出无穷战意,许久没有与强者过手,她早已经痒得骨头里发酥。她倒要看看,诛神巅峰有多难以超越!

    以区区中级诛神,敢战诛神巅峰大圆满!这种疯狂信心,也只有妖娆这种妖孽才干得出来。

    不过论及她成长,每每生死攸关,她都能保持十足战意,非死即生,这严苛环境下逼出深藏于自己骨血中潜力!

    这些神宗长老太无耻!顿时令妖娆钟林与王戟老头儿那里找到一点点好印象瞬间灰飞烟灭。

    为了保护沙驰,为了给那些化为炼器火同胞们找个公道……

    杀!

    “土之奥义,大地之威!”

    爆发出土元素光辉之后,山云子举起手中宝镜对着妖娆沉沉压来。

    一丝丝凝重黄色精光顿时从镜内反照。仿佛无物,洞穿岩石与树木而不带来任何显而易见损伤。但是妖娆却突然感觉到肩头狠狠一沉,天空重力以百倍力她身体上加重!

    改变法则,重力加倍!

    妖娆双眼一滞,明白这种特殊攻击对自己威胁。

    一旦这大地重力超过她承受极限,轻则令她失去御空行动力,沦为一个钉地上任人鱼肉活靶子,重则压得她五脏六腹变形出血,直接爆体而亡。

    毕竟血肉之躯不是金属铸就,面对恐怖重力之压,总有承受不了那一刻。

    “哈哈哈哈!就让我镜熔炼成神器之前,再把你性命系于其上!拿你做活人献祭!”山云子嚣张大笑。

    他没有领域,但持有镜这等能改变天地法理奇异宝物,其实与持有领域没有任何差别!

    “炎凰火!”

    妖娆想也不想,自眉心突而升起一团灼热火苗。

    由火苗催生,一簇簇白得诡异光焰顿时跳动于她身侧!

    “异火召唤师!”

    山云子吃惊地大叫,道没有想到眼前女修召唤出杂毛麒麟之后,本体内还隐藏着这么难能可贵力量!

    白色火……闻所未闻!

    看到妖娆能与山云子对峙这么久,被血线控制半空中召唤师们无不欢欣鼓舞。应天情看向妖娆眼,也越发地深邃。

    天空中白焰滚滚,如被巨力推开层层风暴!

    这弥漫于天大火,直接遮蔽了众人眼眸,妖娆顶着镜中照射出来重力之光,左手一翻,将两件黑物轻轻地抛入空中,白焰内,没有任何人看清她到底干什么。

    只有她耳边传来两声“噗噗”轻响,告诉她她目标已经达到!

    “小畜生,异火召唤师又如何?火焰根本无法消减本座加持于你身重力法则,每一秒,压你身上力量就会重三倍。这种力量增加没有极限!”

    山云子说得没有错,从开始四肢还能移动到现渐渐僵硬,妖娆御空高度越来越低。

    重力她身上留下了不容忽略痕迹。

    她一头如水长发紧紧贴脊背上,衣角下垂,仿佛沾染了水气所以不展,身体内发出咯吱咯吱骨头磨擦声,若不是她身体强度本比一般中级诛神坚韧,再加上毅力非凡,定然早就皮开肉绽。

    沙驰着急地盯着天空中颤抖“玉魑”,不明白她召唤异火营造出那么一瞬间火焰扑天盖地场面到底有什么目地?

    火并不克制山云子攻击,而散发如此大面积异火,可是相当耗费她灵力与体能!

    “直到把你身体碾入土地,把你骨髓从骨头里榨出来,哈哈哈哈!”

    山云子得意扬扬地盯着一脸痛苦还不断挣扎妖娆。不断地着着各种辱骂话。

    “我虽然没有我师兄山崖子幻阶强大,但我这宝镜,可是他四象战刀都无法媲美天阶异宝!”

    他没有对妖娆继续出手,因为他笃定这骄傲女子必定会他宝镜之威下被碾成一滩血泥!

    山云子喜欢看那样场面,与他对战者,只要不手持能与宝镜相抗衡幻器,都难以逃脱化为骨渣凄惨结局!

    妖娆山云子嘲笑声中,大沙驰不解大叫声中,一直保持着双眼紧闭状态,仿佛加诸于身恐怖力量已经让她丧失了所有反抗力量!

    “小玉!你要干什么!”

    应天情大叫!也不管自己灵气恢复了几成便立即御空而起!

    天空中,宝镜苍穹下自行旋转,投影出一片黄芒湛湛结界,将结界中妖娆束缚得不能动弹。而应天情非却想以蛮力突破结界,将被压制妖娆给拉扯出来。

    不过当应天情刚接触到那丝丝缕缕黄光之时,胸口就像被一柄巨大铁锤狠狠地敲击了一下,一口血从嗓子眼里喷出来!身体陡然于天空中降下数百米高度!

    好恐怖!

    擦了擦嘴角血,应天情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他实力已经恢复到域主境,既说与自己全盛时战力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这宝镜加持重力法则力量居然有如此刚猛!

    浑身如针扎一般巨痛!皮肤下甚至浮现出密密麻麻小血点,以证明宝镜下黄光有多强横!

    “如果我亦如此,那么玉魑她……”盯着天空中那召唤异火,身体却犹如入定休眠女子,应天情心中一阵焦灼!

    “不行!”

    正当应天情手伸向自己储物袋之际。山云子又开始继续向宝镜施放灵力!

    “小畜生!去死吧!死我宝镜之下,是你福气,待我宝镜被阴阳炼器火淬炼之后,你受折磨会多!”

    那邪恶大笑听得人骨头里都生出一股厌恶。

    然而就妖娆身体被重力压得继续坠向地面之时,她却突然张开了眼!

    这是一双怎样眼?

    朔月之夜,没有月光,也没有星辰,大地与天空被漫漫黑光笼罩,连魔物都不发出一声响动,万籁俱寂,世界就像回到鸿蒙之初阴沉,而当这眼蓦然张开之时,所有人心脏都不由地一狠狠一缩,因为他们仿佛这眼内看到了星光演绎,有无数柔和光芒因她轻轻振动睫毛而从地面升起。

    瞬间让人感觉平静。

    “哈哈哈哈!山云子,你太自信了!”那清冷女声大地与天空中回荡。

    “你那什么屁镜,这辈子是没有机会晋升神器!”

    此言一出,立即引得刚才一直把注意力放妖娆身上山云子仓促回头眺望!

    噗!

    喷血了!

    我,¥……¥&!

    “老子身后阴阳炼器之火呢!”

    好乌龙!身后空荡荡,只有一簇白色焰火带着嘲笑意味山云子眼皮底下跳来跳去!

    山云子爆血管!脸颊上顿时青黄一片!

    那威力强大阴阳炼器之火本因炼器而存,不会因时间推移而力量散失,只会随着炼器消耗而渐渐熄灭,而且只炼天阶幻器,抹杀一切低级幻器存。所以他才放心收到身后,准备收拾了小畜生再炼宝镜。

    但现……

    我擦!他火呢?!

    就连一直观望着一切应天情与沙驰都傻了眼儿,他们目光都放“玉魑”身上,谁也没有注意牺牲那么多人命换来那簇炼器火去了哪里。

    妖娆此时根本不管山云子那精彩纷呈脸。

    她缓缓地身前摊开双手。手掌向上,如同祭祀一般表情神圣凝重。

    “我说过……”

    她清亮声音于众人心底回荡,仿佛能轻轻地触及到人灵魂,让人只这之言片语中感觉到一股浓烈怀念与欣喜。

    “刀折,我心不折。总有一日,我会重将你唤起。”

    手掌一直伸向前方没有缩回,对着那空旷高远苍穹。于黑暗中,众人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们从“玉魑”那笃定眼神中感觉得到,她能看见,看见一个她等待了多时老朋友。

    嗖!

    破空声先来!

    一道根本无法以肉眼捕获黑芒突然从黑暗极深远处急急飞来!!看不到风影,但那耳边呼啸风声却让所有人都领略了这种不可想象急速!

    铮!

    一阵嗡鸣!

    只是一瞬间,绝不拖泥带水,一把流线完美黑色长刀就凭空出现了玉魑向上摊开手掌上,没有后挫力,也没有半点摇晃。根本不似从远方落下,而好像从未从她手中离开。

    “欢迎……回来!”

    妖娆感慨万千地以手指轻轻拂过黑刀那完美刀身,昔日极域天尊石像前黑刀折断,她就发下誓言,他日若有机会,必将黑刀复原如初。今日邪恶神宗长老炼化百人生命淬取阴阳之火,与其让山云子拿它晋升神宗幻器,不如将它收为己用,修复黑刀!

    所以妖娆才没第一时间应对宝镜施放压力,而是以白焰混淆视线后掷出黑刀溶器入火,以自己精神力阴阳火中疾速重铸黑刀刀锋!

    身体重力下入定,是因为精神离体炼刀!

    好决绝妖娆!

    虽然她也鄙视山云子召唤阴阳炼器火方式,但不容质疑是……力量就是力量。给别人,不如给自己!

    黑刀外型发生了质变化,原来是把看似极为寻常弯刀,男用女用都可以,可是因为这次淬炼,溶入了妖娆意识,所以刀身如果朔月一般,细而长。刚好适合妖娆盈握。

    这已经与先天大帝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炼器火中,先天曾经留下一切传承与精神余威都随火灰飞烟灭,而妖娆心意与信念却如本源一样,贯彻于刀通身。

    完全属于……她刀!

    因妖娆激动,黑刀也激动地妖娆手里战栗。

    “我配刀,汝名……朔月!”

    妖娆举起刀,天空中轻轻一挥,苍穹如同被那锋利刀刃割裂,居然荡漾起徐徐波痕!

    神器!

    世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低调神器,既不散发半点狰狞威压,也不像宝镜那样金光闪闪。但它那恐怖力量却毋庸置疑,割裂天空之际,所有人顿时都觉得有什么东西自己心头狠狠一割!

    “你这个小畜生!小畜生!赔我炼器火!”

    山云子疯了!

    他十年前就开始培养师弟山实子体内极阳火,此次又花了诸多心血与时间来匡骗殇城召唤师们为汲取极阴而准备。但是没有想到这本唾手可得一切,却转眼之间都做了别人嫁衣!

    山云子哪里想得到,面前女子,不但刚好有一柄天阶废刀,还拥有着恐怖精神力,能自行炼器!

    “我要杀了你!然后把你那刀溶入我镜内!”疯狂咆哮!

    妖娆根本不想理会山云子大叫。

    “山势!”

    举刀向头顶,刀尖没有笔直指天,而是微微有些歪斜颤抖,但就是这看似简单到都不能称之为武技一式,却妖娆长啸中突然凝集出一股毁天灭地威势!

    仿佛是万丈高山拔地而起,连带着妖娆本人身影也跟着高涨!

    刀意随心而发。加之黑刀为自己重生而狂喜,所以这种灵魂悸动,顿时汇聚成了一股极为骇人力量!

    “给我破!”

    一刀劈下!

    大地推出层层风暴!草皮掀飞,露出泥土与沙石!而沙石也无法风暴中附着于地,而是立即被扬上高空结为百米风沙!

    一股磅礴力量直冲九霄!震得苍穹脆响!

    咔嚓!咔嚓!

    什么狗屁宝镜,黑刀山意攻击立即不堪重负地碎成灰烟,连个比较完整片片儿都没有留下!

    我哭!

    山云子睚眦欲裂,气得眼泪与胸中鲜血一起飙了出来!

    那那那……那可是他强大幻器啊!毕生心血都凝结于其中,却此时,被那小畜生一刀给斩了!

    “小畜生!拿命赔!”山云子刚想捏手成诀,却又被一道诡异蓝光包裹!

    妖娆双眼寒冷如冰。

    她懂,兔子急了都会咬人,又何况是一个比自己强,手段多神宗大能?所以把山云子逼到气火攻心这一刻,她知道自己不能不亮出重要底牌应敌,不然自己将会面对极为凶残苦战!

    幽蓝时间领域!

    虽然只能束住山云子二息时间!

    但这对刚刚脱离宝镜又手持黑刀妖娆已经绰绰有余!

    “去地下赎罪吧!该死东西!”

    黑刀上山之意境并没有斩灭宝镜后收敛,而是越来越凝重地汇聚于刀尖之上!

    对着那瞪眼睛吹胡子却以滑稽表情冻结于天空中大恶人山云子,妖娆毫不犹豫地挥出第二刀!

    轰轰轰!

    巨力向前推进,推出雷霆般巨响。

    虽然山云子身体被时间束缚,但从他恶毒眼中,可以看到恐惧迅速扩大!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是诛神巅峰大圆满半步天人强者,也无法以肉身经受这样打击!

    刀芒万丈!

    穿过山云子身体时恍若无物!速度未减一分!直接冲出千米之外!

    光芒闪毕,两截被利落剖开尸体“咚,咚”坠地!

    ------题外话------

    天地可鉴……这章写了我十一个小时。可以问火龙汐,两个苦逼卡文孩子对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