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6:结草(一更)

226:结草(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立落果断!

    斩诛神巅峰大圆满者于脚下!

    看着那鲜血溅了一地两块尸体,众人脸上皆是一片无法言说精彩!

    若说他们之中尚有一人可以与那可恶山云子厮打一番,发泄一下心中憋屈,他们已经死而无憾。因为毕竟对方可是封神大陆第一强大宗门——神宗内门长老。谁都没有想过以他们这种年纪与实力……能将对方扳倒地。

    可是有人却偏偏做到了这件不可思议事!

    眼前女修,眉目清秀,眼眸中虽有苍茫但岁月尚浅。于中级诛神境依旧保持少女模样。这便意味着她年经比寻常诛神强者要小上许多。这等年轻诛神,只怕放神宗内都不能轻意找到。

    不用说……她一刀杀了一个实力比她强大许多诛神长老!

    神兵,麒麟,异火,时间领域!

    无论以上哪一点放其他人身上都堪称逆世!而她却集四者而合一!这等绝世妖孽,为何初元蓝魔海内还未出名?

    超级妖孽!

    众人心头震撼与心头欣喜不相伯仲!此次危机能得到这女子出手帮助,真是他们三生得来福气。

    妖娆从天空中盈盈落下,斩杀山云子这等无耻之徒只给她带来了不大欢喜,因为她动用了时间领域,这意味着她至少一个月内无法再度以领域缚人行动力。

    她不是战力对诛神巅峰强者有绝对压制力,只是侥幸身上带有一些平常人不知道宝物而已。如果此时立即再出现一个与山云子实力相当诛神强者,只怕她马上就会陷入艰苦卓绝死战。

    她握了握重焕发生命力黑刀。心中暗道:“力量这种东西,宝物与运气固然是一种,但重要……还是自己要不断变得强大。”

    众人不知妖娆心中所叹。他们要是知道做出这么惊人一战女妖孽胜利之后心情不是得意而是自省,而是嫌弃自己战力不高……估计都会集体喷血倒地。

    不过这就是妖娆性格特点之一,永远都不满足于一场输赢!

    沙驰与那三十余位少量服食蛊毒召唤师们,因为蛊主山云子死亡而得到生,那些攀爬于他们面颊之上狰狞血线开始以肉眼可见速度缓缓消散。

    力量回到身体内,他们也撞撞跌跌地从半空中跌落。

    他们是唯一幸存者,虽然除了蛊毒之外,三日内服用三灵液货真价实地扩张了他们经脉,令他们身体潜能得到进一步激发,但是如果能重来一次,绝对没有任何人愿意再经历这么恐怖阴毒生死危机!

    二百多人瞬间湮灭,只有三十多人侥幸活着。

    沙驰尴尬地盯着妖娆,仿佛心里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话到口边却又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明白是自己无知才令“玉魑”无奈地跟随自己身后,是他拉她陷入这场陷阱。“感谢”二字此时已经表达不出他内心感受。不过沙驰也明白,“玉魑”根本不需要他说些什么。

    “这位姑娘……”

    有一位身着紧身武者装束男子感激地对妖娆一抱拳,刚想开口说话。然而就此时,妖娆双眸却陡然一缩,蓦地将那男子狠狠掀倒地!

    一股出人意料阴毒尸气众山云子早已经被斩成两半尸体上拔地而起!

    怨气袭来!

    这是一种死者死亡后一瞬间积蓄所有怨念,以放弃坠入地狱重轮回为代价,将自己灵魂变为一种恶毒后攻击!

    漆黑怨魂之影发出凄厉咆哮,带着与诛神巅峰大圆满强者相当威压冲过刚才那男子站立方向,疯狂向妖娆扑来!

    要夺她命!

    妖娆下意识地抬手抽刀。

    怨灵她见得多了,但她不想这么多人面前使用纳多多。毕竟刚才所使用二毛与时间领域都是上四宗不知道她拥有东西。能很好地伪装自己。一旦她黑暗实力展现过多,她身份便会呼之欲出。她不能这么多活人面前干如此愚蠢事情。

    “还以是刀意震散他意志吧。”妖娆于心中暗道。

    噗!

    就妖娆迟疑之间,一声细小火苗声突然耳边响起!

    出人意料!

    一圈明亮而奇异金色火焰突然出现她手腕上!

    只见这火光越来越大,后脱离妖娆手腕而存,半空中燃烧成一个半丈多高火焰之盾,散发出一股特殊清草香甜。仿佛带着驱散邪魔力量!

    以火镇邪灵!

    云山子后一抹夺命怨气撞击这明亮火圈上,突然力量急速消散,仿佛受到了极大伤害,黑色怨灵溃不成形,像一缕即将燃烟灰……于地面痛苦地扭曲死亡。

    怨灵倒退,只有那凄厉大叫声还天空中不断回响!不过气数将,无论如何挣扎,他也逃不过溃散宿命。

    不过须臾,那刚才还气势汹汹黑色怨灵便可怜地消失于夜风之中。

    危险来得也去得。一惊一乍,吓得好不容易得到生众人小脸惨白。他们都以探究目光看着妖娆脸,还有那莫名奇妙保护了她那枚火色光圈。

    “这是?”

    妖娆双眸一缩。

    这是结草道人赠与她结草手镯所化。待山云子后一抹怨念地上毁于无形,漂浮半空中火圈力量也立即消磨殆。

    火光暗淡,只有一些带着清香味儿草灰从天空中落下来。

    护她一次,完成了这结草手镯使命。

    妖娆原不需要草镯也能应对那怨念后一次攻击,但结草手镯却帮了她这个忙。

    妖娆半张双眸,一股深邃光她眸底流淌。

    她一手捻着那些从天空中飘落草灰,一手挥出一道极为刚猛炎凰白火,顷刻之间将那山云子变为两半身体烧了个灰都不剩,彻底了断了他所有念想。

    而后仿佛决断地向天空挥了挥手。轻轻招呼:“三宝。”

    一只杂毛大麒麟叼着一只鹰爪子从天上滚落。

    二毛眼泪汪汪地瞪着妖娆,本来想卖萌地喊一声:“呸!这生肉伦家不喜欢吃。”可是突然想起妖娆对自己不能出声要求,只得愤愤地把那血淋淋鹰腿丢到一旁,而后呜呜地蹲妖娆脚旁。

    很乖。

    妖娆手指深入二毛厚实鬃毛内,轻轻抚摸他鳞甲。

    “蓝破魔。”她轻唤。

    眼前那脸上红泡有些退去,但依旧被刚才**宝镜强大压力打得鼻青脸肿男子一直站她不远处以一种奇怪目光凝视她。

    刚才一切她都知道。

    蓝破魔为想把她扯出**宝镜光束,毫不犹豫撞入重力法则内,但却因为实力不济,而把自己搞得浑身是伤,这份义气,她记心上。

    看着蓝破魔那嘴角带血,皮肤刚刚有些消除水泡却又因为重压而泛起密密麻麻血点脸,妖娆扑哧一笑。伸手递给他一些化肿养肤药丹。

    “来,吃些药,等下立马就好了。”

    妖娆把药丹交到应天情手里之后,目光又淡淡地扫视全场。

    刚才那站怨灵冲击方向而被妖娆一腿扫倒男子正一脸敬畏地看着她,妖娆可是救了他两次,要不然被怨灵正面冲撞,就算那恶念终目不是伤害他,但他也难免落个精神力崩溃,成为没有知觉活死人下场。

    所有人脸上除了膜拜还是膜拜,再也无人敢率先向妖娆发话,只是垂手站一旁,恭敬地准备听从这妖孽女修一切指令。

    妖娆站二毛宽大背脊之上。衣带夜风里与风共舞。黑而柔滑长发像是丝丝缕缕蜿蜒水草,那唯美轻飞舞姿一不小心就能攀上人心房。长如蝶翼睫毛半张眸上轻轻扑闪。眸底原有万丈光华,却这动人睫毛轻振中有了含蓄欲说还休之美。

    神圣气息拔地而起。

    黑夜有她,所以有了大光明。

    那些不知从何处催生细小光芒如精灵一般天空中跳跃。众人眼前璀璨一片,如误入仙境一样给人心灵宁静。

    生死剧变之后,能看到这么唯美一幕,众人灵魂深处恐惧瞬间得到安抚,取而代之是一种久违悸动。

    “蓝破魔……”

    妖娆又叫了应天情假名一次。

    “你带这些人回殇城去。”

    虽然知道“蓝破魔”身上带着秘密,因为以他突然爆发出域主威压,妖娆相信他也不是那种魔域二重天内可以随意以倒栽葱姿势泡烂泥里寻常召唤师。

    但什么是相信?就是当二人一起分享过生死,并无畏帮助过对方那种默契。蓝破魔已经以他一身伤痕证明了他值得信赖。

    妖娆清丽声音一字一句应天情耳畔内回响。

    “不!”

    他双眸一缩。

    “你要去哪里。”

    “我不与你们同行。”妖娆微微一笑,那明媚笑靥真是让人心中一片柔软。“反正以你实力,想要保护他们回到殇城是绰绰有余。”

    妖娆站麒麟背脊之上,那飘然如仙模样仿佛她本就不应该是人间女子,她来,只不过是为了拯救众人于水火之中。她走……潇洒决然,不过是一缕穿过手指风,握也握不住。只不过是一场唯美动人梦,醒来一场空。

    她既然说出口,就没有任何人有勇气跟随她左右扰她清静。

    她属于高远,属于人人触手不可及远方。

    “还有沙大哥,以后不可那么轻信别人给你承诺好处,因为不是人人都像你那么善良。”妖娆眨了眨眼,转身离开。

    众人呆傻于原地,看着那不食人间烟火绝世女修旖旎背影。

    却只有应天情突然咬牙冲来,一把揪住二毛一甩一甩小尾巴。恶狠狠地大吼:

    “不准去!”

    所有人都以为那女子是不屑与他们同行,自寻修炼之路去了,而只有应天情得出妖娆眼底寒意。

    她……是要寻山崖子!

    因为二毛蹄下一顿,妖娆便也随着二毛停顿而顿了下来。

    “不准去!”看到妖娆回头,应天情如野兽般咬着牙低低怒吼,皱着眉头,脸颊上浮现出一丝狰狞意味!

    刚才玉魑与山云子对战他都差点紧张得窒息,要是现灵力已经匮乏玉魑再去找比山云子强大山崖子……那不等于白白送死吗?!

    再说了,比山云子还强大……

    那是天人境啊啊啊!

    他又不是不知道神宗天人境强者强大,何况谁人曾听说,一个中极诛神能逆袭天人?

    “不可以,不是人人都可以救得了,我保证!我保证以后还那些散修一个公道!”一股无边霸气从应天情身上爆发出来。

    他所言不虚,以他身份地位,回归神宗,想要抹杀一个放纵天人长老,他做得到!

    妖娆一愣,没有想到“蓝破魔”能看透她心中所想。

    还有他身上那种上位者独有霸烈气场,也让她吃惊不小。

    不过她还是淡淡一笑。捻了捻手指间草灰。

    “我知道我可能打不过,不过有些情,是要还。”

    结草道人相见之初出于善意,赠她草环保护性命,不管刚才那山云子后怨念她能不能独自解决,这草环一出,她就承了结草道人救命情。

    有恩而不报,不是妖娆作风。

    “你不要傻!”应天情只恨现没有办法把妖娆一拳打晕。他敬她胆,但他不能眼睁睁看她送死。“我说过会让山崖子付出代价。你信我!”应天情倔强地盯着妖娆眼。

    那目光坦诚而认真,顿时给人一种此人真有变灭九霄龙云之势。

    “我信你。”妖娆笃定地点头,不需要追问应天情身份,她信!

    “但是……”她话锋却转:“对于死人而言,什么报仇血恨都是空谈,因为他需要……是活着!”

    对!妖娆不要报仇,妖娆要结草道人与他两个徒弟好好活着!活着比一切善恶到头终有报实际。如果他们现还没有死,那么她一定要努力让他们活着!

    善恶报应是空谈?!

    应天情被眼前女子锐气给狠狠地震撼了!虽然万般不愿放她走,但不容质疑,她这一席话如火油一般轰然点起他心中沸腾之火!

    勇气!信念!毅力!

    这女子身上一切,都让人不由自主被吸引!她是光芒,给人黑暗中寻找黎明无上力量!

    就应天情张着下巴,一脸吃惊地瞪着妖娆时候,妖娆突然俯下身子,他极近地方对他嫣然一笑,而后毫不留情地对着他面门一拳!

    嘭!

    一声巨响,应天情翻着白眼应声而倒,那骨肉撞击声音,听得站四周众人一阵毛骨悚然呲牙咧嘴。

    下手好狠啊!这蓝破魔八成一时半会是不会醒了。

    “呼!”妖娆吹着冒烟拳头,对石化中沙驰眨眨眼。

    “沙驰大哥,此地有诛神余威残留,一时半会不会有魔物寻来,你们保护蓝破魔此地打坐一夜,明天早上等他醒了,再让他护送你们离开。”

    一边说妖娆一边散发出沉沉威压,他诛神威力与山云子残留气息混合一起,方圆百里内魔族生灵果然老老实实地龟缩巢穴里不敢有半点觊觎之心。

    “万事小心。”妖娆又是一番叮嘱,而后把捻过草灰手放二毛鼻子下。

    “追!”

    一声简单指令,身下麒麟已经带着她向离弦箭,向夜幕深处狂奔!

    直至那唯美身影消失于目光头,众人还呆滞于原地!

    原来她是去救人!经历了这么一场苦战之后……

    不欠人恩情。

    这么有情义一位惊世女修!

    愿她幸运连连,得偿所愿!

    二毛夜色下狂奔,顺着结草灰气息不断追寻。正因为妖娆与山云子一战速战速决,所以山崖子那边,结草道人应该还有生机。

    “是天人第一衰吗?”妖娆心中暗自狐疑。山云子自己说山崖子强大,她确实也感觉到过山崖子身上那超越诛神巅峰大圆满气息。

    “只是不知道是第一衰渡劫强者还是没有渡劫?”

    万般心思心底回转。

    其实妖娆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不过她之所以不让蓝破魔跟来,就是做好了与山崖子一战,使用自己所有底牌打算!

    枯骨王座,四灵大阵……黑暗之力!

    这些为所谓正道想要夺走或者不耻东西,她不想让除了死人以外任何人知晓!刚才挥出那一拳,打得自己都暗暗生痛,应该足够猛让蓝破魔一觉睡到清晨去。

    “二毛,我们得好好干一场了!”妖娆拍着二毛大头,眸中闪烁着璀璨光芒。

    战意从她身上爆发出来,如有生命力一样不断于天空中凝集。这是她为数不多如此艰苦环境下对战比自己实力高出那么多天人境强者。所以她既紧张……又兴奋!

    战!

    因压力而加倍专注,妖娆浑身热血澎湃不熄!

    “山崖子老妖孽!本姑娘来了!”

    黑暗魔域旷野上,只有风声萧萧。

    ------题外话------

    为什么突然想到今天二呢。

    一是这几天卡文严重,羽毛老是晚发,人品爆弱了。所以不好意思再拖沓。

    二是文文破字三百万,全靠大家长期支持,你们是我读者,是我朋友,我悲伤难过时想起会心中产生力量源泉。羽毛近一直事多,没有准备充分庆祝活动,今天万,了表心中谢意与欢喜。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