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7:我来打!(二更)

227:我来打!(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一路横冲,所散发出诛神之威不加遮拦,所以所过之处,方圆十里内魔物绝迹。

    她不加任何遮掩,因为不再刻意隐瞒。

    靠着二毛嗅觉,她很辨明方向。

    “主人,伦家闻到那草灰气味很浓啊。”二毛用浓重鼻音说道。

    自然是很浓!

    草灰气浓烈才意味着战斗惨烈。

    妖娆眼底闪着幽光,想必那山崖子一定是看上了结草道人实力,才热情邀他同行,只怕阴阳炼器火中熔炼域主强者身体之后品质会高!

    但显然结草道人也不是好对付人,要想吞噬他道行……山崖子得花不少力气!

    彼处,被沙驰等人悉心照顾应天情却提前转醒,他那底蕴强大身体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拳头打晕。

    “该死!玉魑呢!”

    他醒来时第一件事就是扯住沙驰衣领疯狂咆哮!

    他那焦灼表情看得众人都一阵发憷。

    “去……去了。”沙驰吞着口水,手指指向茫茫黑暗远方。

    “我擦,你们怎么不拼死拦住她!”

    应天情暴怒!

    从未如此失态,也从未这样认真关心过一个女子生死!他表情狰狞,身体狠狠一震,因为气火攻心反而经脉疾速运转。又有一丝丝毒素从他身体内震出,一股域主巅峰气息陡然拔地而起!

    那恐怖而欲发疯威压震得众人目光呆滞!

    这些都是什么人嘛?

    一个小小七阶战神女子对抗神宗长老时候突然变成诛神强者。而又一个丑得都没眼看废物……也顷刻之间实力爆涨到半步诛神?!

    这个世界真变态!

    知道众人其实拉也拉不住玉魑,应天情头也不回地疾速御空而起!这苍茫夜色里,他一定要把她给找回来!

    一定!

    应天情肿脸上闪烁着不达目地绝不罢休神情。

    “你们此地等我,我一定带她回来。”

    应天情这冰冷话传到众人耳内时,他人影已经消失沉沉夜色中。

    妖娆感觉到了远方天幕下传来混乱威压,也嗅到空气中漂浮浓烈血腥之气。所以她驱使二毛急速向前,毫不犹豫地冲入树林里!

    比她预计还要惨烈!

    大地一片森然白骨,白骨间依稀可以寻到一些焦黑藤蔓交织于肋骨与眼眶之间缝隙里,仿佛死者生前就与这些虫豸一样恶心生物共生一起,死前受了草蔓吸食与阴火炙烤煎熬。

    这些都是是被魔花吸食了精血后死亡殇城魔战散修。

    凌乱分布于沙砾之上尸骸,记录着他们死亡时痛苦挣扎模样,还有满地成灰焦土,如果让心智不那么坚强召唤师看到这恐怖邪狞一幕,恐怕回家都得做好几天噩梦。

    这些可怜而无知人们……他们生命被山崖子燃之后换来了天空中那团光泽不十分耀眼炼器之火。

    妖娆眼前天空中静静漂浮着一团淡淡火影。

    “奇怪,明明山崖子带走散修实力强。为什么这里炼器火反而火势这么微茫?”妖娆掠过时只是微微一瞥,却有些诧异。

    也怪山崖子太过自信,他笃定此地不会有人闯入,所以与结草道人相斗之时便放心大胆地将阴阳炼器火丢一旁。而离妖娆不远树林内,还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轰鸣声,大概此时结草道人正与山崖子激烈地厮打一起。

    妖娆也顾不上眼前被人遗忘阴阳炼气之火,而是直接御空而起,向着打斗声传来方向急速前进。

    当妖娆穿过层层树林,果然看到正与山崖子扭打一起结草道人。

    其实照理说以结草道人域主境实力,未必能山崖子手下挣扎十息时间,不过好就好妖娆与山云子纠缠时间很短,她结束了那边战役,这边还没有打起来。

    再加上结草道人一脉传人手段,确有些不凡!

    只见结草道人两个徒弟一脸血线,痛苦地匍匐于地,但他们并不像沙驰一样完全失去对自己身体操控力,而是浑身颤抖地不断从怀里祭出细小草结。

    每一片细小草结被抛入空中时候,都会立即燃烧成一团金黄明火。这火为自动燃烧,每当一叶燃烧殆之后,他们脸颊上血线就会诡异地消失一点。

    他们有对抗蛊毒办法!

    结草道人是天空中瞬步如风,他脸颊上是没有一条血线,不知道他已经将身上蛊毒解开,还是一直都不曾服用三灵液。

    “你这该死东西!本座真后悔把你带来!”

    山崖子一脸铁青,吹须瞪眼仿佛气得火冒三丈!

    他对着眼前结草道人大声咆哮:“要不是看你灵力特殊,本座一时贪心,想把你骨肉淬炼成火,也不至于让你这蝼蚁偷袭我辛苦培养极阳童子,害他阳力散失,与极阴之力融不成品质佳炼器之火!”

    山崖子大叫声中带着吐血意味。

    哦!

    原来如此!

    妖娆双眸一振,不合时宜地突然有些想笑。她陡然想起刚才尸骸堆里仿佛看到过山根子尸体,难怪与山云子杀山实子时用手掌捏碎头颅死法不一样,山根子背脊上不知道用什么力量轰出了许多细小伤口,可以想象他皮肉内,经脉早已经寸寸断裂。

    听到山崖子与结草道人对话,妖娆马上笃定那极阳童子山根子身上伤口必是结草道人所为。

    “呸!”

    结草道人狠狠地淬了一口血。

    “我就算是不要这条命,也不能让像你们这样败类从杀戮同胞身上获得多战力!”结草道人梗着脖子,颇有一种臭石头倔强。

    妖娆暗暗叫好,正是结草道人心中坚持正义,才没有让山崖子阴谋得逞!

    “本座要杀了你以解心头之恨!”

    没有得到高品质阴阳炼气火山崖子丧心病狂地大叫。身侧一巨猿,一毒狼左右夹击地向结草道人扑去。

    毒狼先,毛发与唇口内不断喷出浓浓毒瘴,那些带有剧毒烟云仿佛能灼伤空气,接触空气刹那发出滋滋声响。

    这些毒气化空气沾染到结草道人衣角瞬间,顿时令他衣物片片腐朽,化为尘埃!

    好可怕毒!

    妖娆双眼一滞。不过于此时,结草道人虽是色变,但依旧没有放弃抵抗。

    “结印!代僵之刍狗!”

    衣衫凌乱结草道人气喘吁吁地手中编织着什么东西。瞬间结印抛出,一枚小小草扣顿时他身前化为三丈大一具火草巨兽。

    赤红眼喷发出浓浓烈火。火与毒障半空中争锋相对,谁都不能进一步!

    结草道人用不是战兽,而是把自己精神力与控制力加诸于那一枚枚奇异草环之上。妖娆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形式战斗。

    “本座现觉得你就像烦人苍蝇一样,这些破草防御本座实是恶心得很!”

    山崖子一声咆哮,这啸声中夹带着极为浓烈天人第一衰强者之威!于顷刻之间把阻拦毒狼之前草狗给震了个四分五裂!

    这就是实力差别!

    结草道人身体这震力余威之下,向后直接震飞数十米,后狠狠砸一棵大树上才勉强停了下来。

    噗!

    一口浓浓鲜血从他唇角溢出。

    但这清瘦男子脸上依旧洋溢着一种奇异笑意:“吾辈修士,何惧一死?只怕魔魅横行,死不瞑目而已,哈哈哈哈!”

    这清高语气中带着一股无畏。看破生死之后信念中所携带力量倒让妖娆动容。

    “本座。”

    山崖子气势逼人地站结草道人身前,伸出手掌悬于他天灵,仿佛随时握下,便能把他那高傲头颅给轻易扭下。

    不过就此时,山崖子脸上却突然浮现出一丝阴毒笑意。

    “本座知道你不怕死,所以本座先不杀你,先把你那两个宝贝得很小徒弟,活生生你面前折磨而死,你看可好?”

    一边说一边大手一挥,一股恐怖狂风立即将远坐一旁静心为自己驱毒两个年轻弟子裹挟而来!

    结草道人脸色终是一变!

    虽然自知逃不过死亡宿命,但让自己两个徒弟比自己先惨死山崖子掌下,他心中犹如万剑穿心!

    “你……好毒!”

    结草道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求饶话终是说不出来。只不过他脸上苦痛,任何人都能一眼看破。

    他那两个小徒弟虽是吓得浑身颤抖,倒也都很有骨气地没有蜷缩身体,而是挺直脊背,牙关打颤地默念着他们师傅刚才说过话语。

    “吾辈修士,何惧一死……吾辈修士,何惧一死……”

    那英勇赴死场面,倒也真让人心里发酸。

    “灭哈哈哈哈!”山崖子大手正要向那小徒弟身上拍去,而就此时,一道凌厉风影却千钧一发之际狠狠地向山崖子后心窝插来!

    本想硬抗,但度量了一下那刀影力道,山崖子暗暗吃惊,而后不得以地闪身一避,竟然也不怕正面与那恐怖风涌接触!

    这样他所站立位置,刚好就由那本应该早就死他掌下小徒弟替代!

    嘶!

    小徒弟瞪着惊恐眼,他肉眼捕捉不到迎面而来风影为何物,但他却能敏锐地感觉到,向自己扑来力量正以几何倍率地疯狂增长!

    死定了!

    这是他后念想。

    一滴汗从额头滴下。而就汗水划过脸颊那一刻,一个细小黑点就静静地悬浮他左眼前一指宽地方不再前进一寸!

    那恐怖毁灭之意,正是由此黑点发出!

    一把比夜色漆黑长刀悬浮小徒弟左眼之前,再进一步就会扎得他脑浆迸裂。然而那刀却没有……

    只有刀尖上闪烁一些璀璨光芒。

    如同萤火,轻轻撩拨他不断挣扎着睫毛!

    我天啊!

    结草道人简直被眼前一幕给看傻了!这是什么变态控制力?简直不可思议!能刀出手之后依旧以精神力牵引,令刀只斩敌人,而不误伤一人!

    这等使刀天赋,堪称逆天!

    小徒弟翻了个白眼,没有被之前山崖子气死,倒要被这扎瞳孔前刀芒吓晕……

    “我来跟你打。”

    一道清丽女声空旷高远黑夜里响起,顿时让人想起淙淙清泉流水与夜色中神秘魅影。

    顺着人影寻去,结草道人与他两个徒弟只看到一个朦胧光影从黑暗处缓缓走来。因为那女子身侧萦绕一层如烟般银光纱笼,所以第一眼并看不出她长相。

    可是等他们想看第二眼时候,就只看到那突然凭空出现女子素手一扬,几枚药丹被她抛来,而那些作用不明药丹则于下一秒他们头顶爆开。

    一层白色药渣飞舞,他们吸了几口,立即毫无知觉地晕了过去。

    妖娆目光平静,踏着夜旋律步步走来。

    黑刀正是她抛出,此时已经乖乖回到她手中。而二毛早已经被收入幻兽空间里,她形单影只。身上却带着一股决绝与肃杀意味。

    听到结草道人师徒一个接着一个倒地,山崖子本人却似乎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了。

    他能看清那从林中走出女子是什么模样,明明那么平庸脸,却给人一种过目还忘感觉。还有一步一颦身影,柔而不娇,英气十足。

    此女子貌似是来帮助结草道人一行人,可又为什么要把他们师徒三人给率先放倒呢?

    这一点山崖子真是打破头都想不出来!

    不过无论她想来干什么,他眼里,都不过是蝼蚁一样存!

    山崖子迟疑了一瞬,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吃惊地大叫:“你不就是那个问题颇多烦人女修吗?”他终于想起自己哪见过这踏着夜色向自己走近女子。

    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才是山崖子真正想问问题!难道山云子有那么办事不利?还把一个小小臭丫头给放了出来?四象宝刀没有足够阴阳炼气火淬炼,他可是把希望都放山云子那边!

    ------题外话------

    写到五十六分,实离五千还有一定距离,下午出了点没有预料到事,占了我一下午时间。明天补。明天发文时间不会是早上九点,因为现没有存稿,所以明天会有留言通知…吐血啊啊啊啊~人品爆弱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