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8:碎冰!碎甲!碎骨!

228:碎冰!碎甲!碎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将结草道人与他弟子药倒,妖娆形单影支地站一脸错愕山崖子面前。

    “你这丫头为何会来这里?”

    山崖子暗叫不好!难不成山云子师弟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山崖子,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太无耻了,坑杀这么多活生生人,只为了炼一件器,你内心,没有一丝愧疚吗?”

    妖娆声音中包含着愤怒,她前行每一步,踏步声都正好踏山崖子心跳节拍上。

    “你这种蝼蚁不会懂,当站本座这种高度,为了力量,可以牺牲一切!反正那些散修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化为成就本座力量!”

    山崖子有些恼怒,自己居然被这么一个不知所谓小丫头给羞辱了。但是他心情却因为那一声又一声压自己心房上踏步声而变得烦躁不安起来。

    妖娆一阵冷笑:“你不珍惜别人性命,必有一日,你命也贱如狗!”

    手中黑色月形长刀上顿时泛起一阵清冷幽光,虽然并不夺目,却有一种直刺入人灵魂锐利!

    嘶!

    山崖子大吃一惊,因为他这女子刀上嗅到了一股阴阳炼器之火气息!

    不可能!

    她刀怎么会被阴阳炼器火淬炼过?一个极为不好念头突然从山崖子心底升起!他那紧蹙眉头犹如刀斩入额头一样,留下了一道深重锁眉皱痕。

    “你是如何从山云子那里逃来?”

    “呵呵。”

    妖娆冷笑,并没有正面回答,但嘴角却掠起一丝乃人寻味弧度。

    她知道山崖子能辨别出她朔月上气息,所以她并不想隐瞒。

    只见妖娆手持黑刀,一步步向山崖子靠近,身上威压虽然只是中级诛神境,但那无畏气势却诡异地山崖子心上投影出巨大阴霾。

    “你说呢?”

    女子轻叹,手中黑刀立落地于身前斩出一道风刃,那风刃也如刀身一样低调而漆黑,但那凭空乍起风涌破空声却让人心跳骤停!

    好利落出手,没有废话,一上来就与山崖子争锋相对!

    “哼哼!不过是一个诛神小辈,也敢此嚣张?!”

    不再追究于黑色长刀上那貌似阴阳炼器火气息从何而来。山崖子爆怒而起!

    眼前女子没有给出答案那意味深长笑让他百般担心,还有这么年轻一个后辈居然也有着坚实中级诛神底蕴,实是让他大为惊讶。不过他呵斥妖娆语气依旧气势逼人!

    山崖子恶狠狠地盯着妖娆。

    “我不知道你怎么从山云子那里夺了炼气火之后又逃窜而来,本座只知道,你敢出现本座面前,就是来送死!”

    随着山崖子啸声,他那两只之前就已经被召唤出来夹击结草道人幻兽立即转身,疯狂地向妖娆扑打而来!

    毒狼山崖子精神力驱使下瞬间暴涨十倍,摇身而变成一只高有二十丈高青面獠牙巨兽,那些从口中丝丝缕缕喷薄而出毒烟,直接天空中渲染出一片混沌毒云!那遮天蔽日身体,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心里发慌。

    而那白猿是已经狂化,甚至比毒狼还要高出半头,如天神一样屹立妖娆面前,那些虬劲肌肉如小山包一样恐怖地抖动,獠牙长出口唇,直接挂于胸前。腥红眼,里面透露着地狱修罗场都无法比拟残忍邪恶。

    一狼一猿,顶天立地,一左一右,如南北凶神降世!

    大地因为承受不这两只体积突然爆涨幻兽重压而缓缓开裂,那些土地瑟瑟脆响声音忍不住让人胆颤心惊!

    狂化白猿一声长啸,空中暴风立即凭空乍起!那力透岩石声波顷刻之间把以它为中心方圆百米内山石都震成了斎粉。

    魔物们龟缩自己巢穴里害怕地哽咽。

    空气中飞扬尘埃无声地述说着这种迫人强大!

    果然是神宗天人第一衰内门长老!所使用战兽都有这等变灭风云神威!

    因为对手不是域主极结草,而是一个有可能吞噬了山云子阴阳炼器火诡异诛神女修,所以山崖子也毫不犹豫地动用了自己强悍手段。

    “送死?哈哈!”妖娆目光凌厉。“送死我就不来了,我是来送你下地狱去陪你那无耻山云子师弟!”

    “小辈!休出狂言!”

    山崖子双目瞬间赤红!这种区区诛神境小辈怎么可能能击杀已经位于诛神巅峰大圆满山云子?不可能!眼前小丫头片子,一定是说谎!

    妖娆可不管山崖子怎么想,手中朔月挥出黑刀刀芒已经向着前方挥去。

    只见那白猿自恃身体铜墙铁壁,刀剑不入,所以凶悍地直接伸出巨掌以拦截妖娆用朔月黑刀挥出风刃!

    之比那小山一样巨爪,风刃确渺小得不堪一提。但妖娆却没有半点担心意味,因为她知道朔月到底有多威力强大!

    轰!

    一声巨响之后血光立即飞溅而起!那狂化巨猿怎么也没有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凶残幻器能以余波中伤它身体!

    虽然没有直接穿透,但风刃依旧狠狠刺入巨猿厚实手掌,利落地切断了它肌肉与骨骼!

    “嗷嗷嗷嗷!”

    狂化巨猿抱着自己手掌大声咆哮!那恐怖啸声中带着激荡人经脉蛮横力量。如果哪个不长眼六七阶战神碰巧经过此地,不被这声波震个当场毙命恐怕也要七窍流血经脉大伤。

    然而就是这么强大幻兽,却妖娆一刀之威下手掌断裂!

    山崖子双眼一缩!

    “那臭丫头手里拿……果然是柄神兵!”

    “你们都给我回来!”身经百战山崖子立即纵声大叫,两团召唤之光顿时从毒狼与巨猿身下腾起,将这两只战兽急急招回幻兽空间。

    这两只战兽实力虽然强大,毛皮骨肉堪比天阶幻器,但此时似乎无法抵御那女修手里诡异黑刀锋芒。所以聪明山崖子也不想做过多纠缠。他直接将双手挥向天空,开始召唤自己为得意嗜血战将!

    山崖子脸上洋溢着嗜杀残暴与胸有成竹得意。狂风翻起他宽大衣袍。

    轰轰轰!

    随着地裂山崩声音响起,一股极为苍古强大气息横空出世!

    那深蓝色巨大身体,直接漂浮苍穹之下代替了夜空位置!而那些舞动冰晶雪花,却带着寒冷刺骨温度扬扬洒洒覆盖于天地间!

    妖娆双目一震!那盘踞于天是……

    寒冰蛟龙!

    已经化双角,只是并非骨质而是肉瘤。巨大蛟首上生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眼!眼若铜铃,瞳内有风暴掀起!

    血统接近龙大凶兽!没有想到无耻山崖子居然持有着如此不凡战兽!

    一提到此兽,山崖子便得意非凡!

    这是他年轻时一次宗门任务中偶然得到兽卵所抚育出来蛟龙,这么血脉强大幻兽纵使当初放神宗长老面前都会让人砰然心动。所以他一直把这个秘密保留到了自己成为神宗内门长老才敢亮出。因为持有这稀有恐怖生灵,才让他身体与地位神宗内一跃千丈!

    “哈哈哈哈,我这蛟龙,鳞甲堪比神器,你若不把结草道人药倒,只怕还能它龙息之下苟延残喘几息时间,只不过你这丫头太自负,居然连一个盟友都不要。”

    山崖子得意地大笑。

    妖娆站寂寥旷野之下,面前除了那纵声狂笑邪恶山崖子,只有那盘踞于自己头顶,威压如天地磨盘一样向自己疯狂碾压寒冰蛟龙!

    龙息!

    魔域内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应天情身体突然狠狠一震,遥望着远方那爆发出恐怖气息夜空。立即表情凝重地向黑暗飞扑而去!

    “小玉!”他心里疯狂呼唤。

    山崖子大笑声中,妖娆静静矗立于原地,双眸微张,仿佛是被眼前山崖子展现出力量吓得连行动力都没有。

    但实际上,她那深邃眸底却流淌着一道道极为摄魂精芒。

    狂风割着她脸,冰雪落她如瀑布一样长发上。

    山崖子怜悯地看着那被蛟龙之威吓傻了女子,怎么也掩不住自己脸上笑意,不管她手里诡异黑刀是哪里来,反正现……归他所有了!

    “连一个盟友都不要……”

    山崖子声音还妖娆耳边回荡,而妖娆那紧紧抿一起小嘴却忽然绽放出一抹令天地为之色变笑意。

    她那魔魅声音带着诡异穿透力,绕过风暴与冰雪,忽略蛟龙怒吼与地裂喧嚣,一字一字,带着玩味节奏,落山崖子耳内,攀上他神经,直接刺入他灵魂!

    “盟友?”妖娆双颊升起一丝邪笑。她舔着自己手指,笑得格外媚入骨髓:“我不需要。”

    而就此里,另一人却也寻着蛟龙之威出现战场边沿。

    “不!小玉!那是蛟龙!”

    一脸血痕应天情从树林中撞撞跌跌地冲出来,因为根本来不及躲避那些横生于林间交错树枝而被树枝扫得一脸血痕。这么匆忙样子,足见他内心焦灼。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候,应天情只觉得自己五内翻滚,胃与肠子都狠狠地扭打了一起。

    那让他发狂姑娘,此时正站一只大如苍穹巨龙脚下,被冰雪与龙息夹击,立即要陨命当场!

    好你个山崖子!神宗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

    应天情立即气得肺都要爆开,他急急从储物袋中取出自己宗门令牌!

    那不是寻常长老能持有青玉令,而是一枚水晶镶纯红宝石精美令牌!见此令,如见主峰首座弟子!地位犹内门长老之上!

    应天情双目流血:“你若伤她!我让你全家陪葬!”

    他高举水晶大令,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内盈满力量,正准备以自己浑厚底气大吼一声:畜生,住手!之时,他目光热切注视着女子,却突然动了。

    妖娆向前踏出一步。

    “区区小蛟,我面前也敢称龙?”

    她眼眸蓦然大张!两道锐利目光如炬火一样震慑人心!狠狠一跺脚,妖娆身体立即腾空而起!

    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就这一刻,天空中肆虐狂风却诡异地停止。

    为什么?

    山崖子身体陡然一抖,眼前一切没有发生任何变故,那渺小女修还是卑微地被蛟龙之息狠狠压制于身下,但为什么他陡然觉得不一样了?

    是风不一样,是空气不一样……是整个战局气场无声中,突然给人以完全不一样感觉!

    哗!哗!哗!

    风只停歇了一瞬间,而后山崖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刹那,那些由寒冰蛟龙所唤起冰雪飞沫就突然诡异地不再下落,而是于半空中静止一秒后,直接疯狂向着天空倒卷!

    疯狂!

    天落雪为寻常景象,但十里白雪突然数向黑暗苍穹涌去,这种骇人场面就不可多见了!

    夜幕中仿佛有什么未知力量突然打开一道通向混沌大门!那门内有惊人黑暗“魔”气溢出!而向天空疯狂倒卷雪花没入那宏大黑洞,立即便消失于众人视线中,再也杳无音信。

    嗡!嗡!嗡!

    这声音不是从外界传来,而是发自于山崖子自己身体内骨骼与骨骼之间摩擦有灵魂悸动!有什么惊世巨物要出现了!有恐怖巨物要出来了!山崖子仿佛听到自己内心里正回荡着这句呢喃。

    魔!

    山崖子与应天情皆睚眦欲裂!浑身战栗!

    被世人认为邪恶一种力量,以沉睡苍龙之势,从众人眼中那纤细女子身上疯狂爆发!

    破!破!破!

    力量天空中爆破声音延绵不绝于耳!妖娆声上银光丝带发暗,但一股比夜深重浓黑却攀上了她身体!

    长发魔舞!衣带蹁飞,轻盈灵巧如蝶。屹立苍穹之下,却大有冲破盘踞于她天灵之上寒冰蛟龙,直追天庭之势!

    震撼!

    以她那蹁飞身影,二人心头扎下无法抹消痕迹!

    魔域内解封黑暗灵气,她战力瞬间爆涨!空气中极为霸道精纯暗元素都如鱼儿渴望回归海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