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28:碎冰!碎甲!碎骨!

228:碎冰!碎甲!碎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将结草道人与他弟子药倒,妖娆形单影支地站一脸错愕山崖子面前。

    “你这丫头为何会来这里?”

    山崖子暗叫不好!难不成山云子师弟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山崖子,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太无耻了,坑杀这么多活生生人,只为了炼一件器,你内心,没有一丝愧疚吗?”

    妖娆声音中包含着愤怒,她前行每一步,踏步声都正好踏山崖子心跳节拍上。

    “你这种蝼蚁不会懂,当站本座这种高度,为了力量,可以牺牲一切!反正那些散修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化为成就本座力量!”

    山崖子有些恼怒,自己居然被这么一个不知所谓小丫头给羞辱了。但是他心情却因为那一声又一声压自己心房上踏步声而变得烦躁不安起来。

    妖娆一阵冷笑:“你不珍惜别人性命,必有一日,你命也贱如狗!”

    手中黑色月形长刀上顿时泛起一阵清冷幽光,虽然并不夺目,却有一种直刺入人灵魂锐利!

    嘶!

    山崖子大吃一惊,因为他这女子刀上嗅到了一股阴阳炼器之火气息!

    不可能!

    她刀怎么会被阴阳炼器火淬炼过?一个极为不好念头突然从山崖子心底升起!他那紧蹙眉头犹如刀斩入额头一样,留下了一道深重锁眉皱痕。

    “你是如何从山云子那里逃来?”

    “呵呵。”

    妖娆冷笑,并没有正面回答,但嘴角却掠起一丝乃人寻味弧度。

    她知道山崖子能辨别出她朔月上气息,所以她并不想隐瞒。

    只见妖娆手持黑刀,一步步向山崖子靠近,身上威压虽然只是中级诛神境,但那无畏气势却诡异地山崖子心上投影出巨大阴霾。

    “你说呢?”

    女子轻叹,手中黑刀立落地于身前斩出一道风刃,那风刃也如刀身一样低调而漆黑,但那凭空乍起风涌破空声却让人心跳骤停!

    好利落出手,没有废话,一上来就与山崖子争锋相对!

    “哼哼!不过是一个诛神小辈,也敢此嚣张?!”

    不再追究于黑色长刀上那貌似阴阳炼器火气息从何而来。山崖子爆怒而起!

    眼前女子没有给出答案那意味深长笑让他百般担心,还有这么年轻一个后辈居然也有着坚实中级诛神底蕴,实是让他大为惊讶。不过他呵斥妖娆语气依旧气势逼人!

    山崖子恶狠狠地盯着妖娆。

    “我不知道你怎么从山云子那里夺了炼气火之后又逃窜而来,本座只知道,你敢出现本座面前,就是来送死!”

    随着山崖子啸声,他那两只之前就已经被召唤出来夹击结草道人幻兽立即转身,疯狂地向妖娆扑打而来!

    毒狼山崖子精神力驱使下瞬间暴涨十倍,摇身而变成一只高有二十丈高青面獠牙巨兽,那些从口中丝丝缕缕喷薄而出毒烟,直接天空中渲染出一片混沌毒云!那遮天蔽日身体,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心里发慌。

    而那白猿是已经狂化,甚至比毒狼还要高出半头,如天神一样屹立妖娆面前,那些虬劲肌肉如小山包一样恐怖地抖动,獠牙长出口唇,直接挂于胸前。腥红眼,里面透露着地狱修罗场都无法比拟残忍邪恶。

    一狼一猿,顶天立地,一左一右,如南北凶神降世!

    大地因为承受不这两只体积突然爆涨幻兽重压而缓缓开裂,那些土地瑟瑟脆响声音忍不住让人胆颤心惊!

    狂化白猿一声长啸,空中暴风立即凭空乍起!那力透岩石声波顷刻之间把以它为中心方圆百米内山石都震成了斎粉。

    魔物们龟缩自己巢穴里害怕地哽咽。

    空气中飞扬尘埃无声地述说着这种迫人强大!

    果然是神宗天人第一衰内门长老!所使用战兽都有这等变灭风云神威!

    因为对手不是域主极结草,而是一个有可能吞噬了山云子阴阳炼器火诡异诛神女修,所以山崖子也毫不犹豫地动用了自己强悍手段。

    “送死?哈哈!”妖娆目光凌厉。“送死我就不来了,我是来送你下地狱去陪你那无耻山云子师弟!”

    “小辈!休出狂言!”

    山崖子双目瞬间赤红!这种区区诛神境小辈怎么可能能击杀已经位于诛神巅峰大圆满山云子?不可能!眼前小丫头片子,一定是说谎!

    妖娆可不管山崖子怎么想,手中朔月挥出黑刀刀芒已经向着前方挥去。

    只见那白猿自恃身体铜墙铁壁,刀剑不入,所以凶悍地直接伸出巨掌以拦截妖娆用朔月黑刀挥出风刃!

    之比那小山一样巨爪,风刃确渺小得不堪一提。但妖娆却没有半点担心意味,因为她知道朔月到底有多威力强大!

    轰!

    一声巨响之后血光立即飞溅而起!那狂化巨猿怎么也没有想到世上竟有如此凶残幻器能以余波中伤它身体!

    虽然没有直接穿透,但风刃依旧狠狠刺入巨猿厚实手掌,利落地切断了它肌肉与骨骼!

    “嗷嗷嗷嗷!”

    狂化巨猿抱着自己手掌大声咆哮!那恐怖啸声中带着激荡人经脉蛮横力量。如果哪个不长眼六七阶战神碰巧经过此地,不被这声波震个当场毙命恐怕也要七窍流血经脉大伤。

    然而就是这么强大幻兽,却妖娆一刀之威下手掌断裂!

    山崖子双眼一缩!

    “那臭丫头手里拿……果然是柄神兵!”

    “你们都给我回来!”身经百战山崖子立即纵声大叫,两团召唤之光顿时从毒狼与巨猿身下腾起,将这两只战兽急急招回幻兽空间。

    这两只战兽实力虽然强大,毛皮骨肉堪比天阶幻器,但此时似乎无法抵御那女修手里诡异黑刀锋芒。所以聪明山崖子也不想做过多纠缠。他直接将双手挥向天空,开始召唤自己为得意嗜血战将!

    山崖子脸上洋溢着嗜杀残暴与胸有成竹得意。狂风翻起他宽大衣袍。

    轰轰轰!

    随着地裂山崩声音响起,一股极为苍古强大气息横空出世!

    那深蓝色巨大身体,直接漂浮苍穹之下代替了夜空位置!而那些舞动冰晶雪花,却带着寒冷刺骨温度扬扬洒洒覆盖于天地间!

    妖娆双目一震!那盘踞于天是……

    寒冰蛟龙!

    已经化双角,只是并非骨质而是肉瘤。巨大蛟首上生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眼!眼若铜铃,瞳内有风暴掀起!

    血统接近龙大凶兽!没有想到无耻山崖子居然持有着如此不凡战兽!

    一提到此兽,山崖子便得意非凡!

    这是他年轻时一次宗门任务中偶然得到兽卵所抚育出来蛟龙,这么血脉强大幻兽纵使当初放神宗长老面前都会让人砰然心动。所以他一直把这个秘密保留到了自己成为神宗内门长老才敢亮出。因为持有这稀有恐怖生灵,才让他身体与地位神宗内一跃千丈!

    “哈哈哈哈,我这蛟龙,鳞甲堪比神器,你若不把结草道人药倒,只怕还能它龙息之下苟延残喘几息时间,只不过你这丫头太自负,居然连一个盟友都不要。”

    山崖子得意地大笑。

    妖娆站寂寥旷野之下,面前除了那纵声狂笑邪恶山崖子,只有那盘踞于自己头顶,威压如天地磨盘一样向自己疯狂碾压寒冰蛟龙!

    龙息!

    魔域内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应天情身体突然狠狠一震,遥望着远方那爆发出恐怖气息夜空。立即表情凝重地向黑暗飞扑而去!

    “小玉!”他心里疯狂呼唤。

    山崖子大笑声中,妖娆静静矗立于原地,双眸微张,仿佛是被眼前山崖子展现出力量吓得连行动力都没有。

    但实际上,她那深邃眸底却流淌着一道道极为摄魂精芒。

    狂风割着她脸,冰雪落她如瀑布一样长发上。

    山崖子怜悯地看着那被蛟龙之威吓傻了女子,怎么也掩不住自己脸上笑意,不管她手里诡异黑刀是哪里来,反正现……归他所有了!

    “连一个盟友都不要……”

    山崖子声音还妖娆耳边回荡,而妖娆那紧紧抿一起小嘴却忽然绽放出一抹令天地为之色变笑意。

    她那魔魅声音带着诡异穿透力,绕过风暴与冰雪,忽略蛟龙怒吼与地裂喧嚣,一字一字,带着玩味节奏,落山崖子耳内,攀上他神经,直接刺入他灵魂!

    “盟友?”妖娆双颊升起一丝邪笑。她舔着自己手指,笑得格外媚入骨髓:“我不需要。”

    而就此里,另一人却也寻着蛟龙之威出现战场边沿。

    “不!小玉!那是蛟龙!”

    一脸血痕应天情从树林中撞撞跌跌地冲出来,因为根本来不及躲避那些横生于林间交错树枝而被树枝扫得一脸血痕。这么匆忙样子,足见他内心焦灼。

    当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候,应天情只觉得自己五内翻滚,胃与肠子都狠狠地扭打了一起。

    那让他发狂姑娘,此时正站一只大如苍穹巨龙脚下,被冰雪与龙息夹击,立即要陨命当场!

    好你个山崖子!神宗里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

    应天情立即气得肺都要爆开,他急急从储物袋中取出自己宗门令牌!

    那不是寻常长老能持有青玉令,而是一枚水晶镶纯红宝石精美令牌!见此令,如见主峰首座弟子!地位犹内门长老之上!

    应天情双目流血:“你若伤她!我让你全家陪葬!”

    他高举水晶大令,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腔内盈满力量,正准备以自己浑厚底气大吼一声:畜生,住手!之时,他目光热切注视着女子,却突然动了。

    妖娆向前踏出一步。

    “区区小蛟,我面前也敢称龙?”

    她眼眸蓦然大张!两道锐利目光如炬火一样震慑人心!狠狠一跺脚,妖娆身体立即腾空而起!

    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就这一刻,天空中肆虐狂风却诡异地停止。

    为什么?

    山崖子身体陡然一抖,眼前一切没有发生任何变故,那渺小女修还是卑微地被蛟龙之息狠狠压制于身下,但为什么他陡然觉得不一样了?

    是风不一样,是空气不一样……是整个战局气场无声中,突然给人以完全不一样感觉!

    哗!哗!哗!

    风只停歇了一瞬间,而后山崖子还没有回过神来刹那,那些由寒冰蛟龙所唤起冰雪飞沫就突然诡异地不再下落,而是于半空中静止一秒后,直接疯狂向着天空倒卷!

    疯狂!

    天落雪为寻常景象,但十里白雪突然数向黑暗苍穹涌去,这种骇人场面就不可多见了!

    夜幕中仿佛有什么未知力量突然打开一道通向混沌大门!那门内有惊人黑暗“魔”气溢出!而向天空疯狂倒卷雪花没入那宏大黑洞,立即便消失于众人视线中,再也杳无音信。

    嗡!嗡!嗡!

    这声音不是从外界传来,而是发自于山崖子自己身体内骨骼与骨骼之间摩擦有灵魂悸动!有什么惊世巨物要出现了!有恐怖巨物要出来了!山崖子仿佛听到自己内心里正回荡着这句呢喃。

    魔!

    山崖子与应天情皆睚眦欲裂!浑身战栗!

    被世人认为邪恶一种力量,以沉睡苍龙之势,从众人眼中那纤细女子身上疯狂爆发!

    破!破!破!

    力量天空中爆破声音延绵不绝于耳!妖娆声上银光丝带发暗,但一股比夜深重浓黑却攀上了她身体!

    长发魔舞!衣带蹁飞,轻盈灵巧如蝶。屹立苍穹之下,却大有冲破盘踞于她天灵之上寒冰蛟龙,直追天庭之势!

    震撼!

    以她那蹁飞身影,二人心头扎下无法抹消痕迹!

    魔域内解封黑暗灵气,她战力瞬间爆涨!空气中极为霸道精纯暗元素都如鱼儿渴望回归海洋一样前仆后继地冲入她身体!

    “啊……”妖娆妩媚地轻轻一叫,这种浑身被力量充盈感觉真是舒服到了骨头里!

    媚眼流波!因为黑暗力量影响,她身姿也越发婀娜起来。

    这轻咛声,落山崖子耳里,却是极度邪狞。

    落应天情耳里……他手中握着水晶令牌“啪”地一声砸落地,他脸上写满了惊悚而繁杂表情,如果说刚才看到山崖子以蛟龙之威胁迫玉魑,他胃肠狠狠扭曲一起。那么现,他怀念那种感觉!因为此时,他腹内空空,没心没肺,仿佛灵魂也正从躯体内消散!

    “玉魑!玉魑!你居然隐藏着这么大秘密!”

    “你到底是人还是……魔?”应天情骨头深处散发出一股寒冷与无法言说伤!他呆地于原地,受伤地低唳。

    魔女!

    不仅如此!

    二人只听见那黑暗魔女指天狂笑。

    “小白,这不是龙却装高贵杂种,就交给你了!”

    轰!轰!轰!

    随着妖娆噬魂蚀骨笑声,天空中那吸走所有冰雪黑洞中突然伸出一只毛茸茸大爪子,对着那夹天幕与妖娆之间正发呆寒冰蛟龙狠狠一拍!

    巨大毛爪子,比蛟龙胳膊都粗!

    被这杀气浓郁对手率先出击,寒冰蛟龙傲骨自然绝不允许它退缩,它引颈长啸!身上蓝光乍起,顷刻之后,一层绝对防御之冰甲就附着于它巨大身体之上!

    冰甲上散发出恐怖冰力,这极冻之冰,只要寻常生灵近身百米就会被冻得四肢无力,敢近身十米者,直接冻得粉身碎骨。

    它不信世上有其它幻兽,敢于直接以躯体靠近它冰甲防卫!

    啊啊啊!

    妖娆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灵力被小白疯狂消耗,诛神与五衰差别,还灵力积蓄之上。山崖子能维持召唤寒冰蛟龙数小时,但她也许只能召唤小白一瞬!

    这一瞬,必须让山崖子无兽可召!

    妖娆心头划过一丝狠意!灵气底蕴算什么?主战兽要是死了,五衰强者也只剩下一层皮!

    “小白,不要给我节省,想用多少用多少!”妖娆一边心里对那黑暗色虎长啸,一边疯狂地继续汲取从天地四处汇聚而来黑暗灵气!

    为什么召唤小白而放弃炎凰。正是因为魔域大地,赋予了她黑暗灵气极为迅速再生能力!

    嘭!

    那从天空中伸出巨掌不带任何犹豫,直接以肉身向身附冰甲蛟龙狠狠拍去!

    只见巨掌接近蛟龙冰甲之时,一道道极为显眼冰痕就攀附上那巨掌表面!

    巨掌上凝结冰层越来越厚,晶莹得像一座巍峨冰山!

    因为冰山凝结,巨掌下落速度立即减慢。这种迟缓还会顺着毛皮,没入肌骨,浸入骨骼,后对手躯体内留下难以弥合冰冻之伤!

    “吼!”

    就此时,一声惊天动地虎啸声骤然响起!

    此吼之势,方才显现出那巨大黑掌主人无与伦比尊贵身份!

    山崖子收入幻兽空间内毒狼与白猿这一吼之威下立即匍匐倒地,山崖子心头投影下巨大恐惧感!

    一般通灵而且强大幻兽就算遇到比自己强大战兽也不会恐慌成这幅模样。因为它们极高智囊赋予了他们极强大自尊心。他们会因对手强大而加好战勇猛,除了一种情况……

    它们感觉到血脉之祖!万王之王!

    兽神降世!

    随着虎啸声起,那些附着于虎爪上坚硬冰块顿时咔嚓咔嚓开裂,而后如分崩离析冰山一样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这神威之下,蛟龙冰力不过只是雕虫小技!虎威神俊!

    巨爪直接拍身覆冰甲寒冰蛟龙身上!

    冰光四溢,那清脆破冰声连绵不绝于耳!不过瞬息,冰光之下又爆发出一阵璀璨蓝光,那些细小如宝石碎片光点……正是蛟龙号称堪比神器一样坚韧蛟鳞!

    噗!

    血光排山倒海涌下!

    碎冰!碎甲!碎骨!

    寒冰蛟龙立即爆发出一阵巨大而痛苦大吼!顷刻之间,它自以为傲绝对防御如同蛋卵一样被对手一击轰破!还让对手直接重伤了它躯体!

    奇耻大辱!

    不过时间容不得寒冰蛟龙细想,他那巨大而可直接遮蔽苍穹躯体就被巨力轰入泥地!

    推!

    巨蛟之身陷入大地三丈之后,依旧地面上推出一道百米长沟壑才缓缓停下来!

    恐怖!

    太恐怖了!打得山崖子简直没有任何还手能力!

    因为那是黑暗兽神降世。

    以及那举世难寻……兽神召唤师!

    心脏狂跳,犹如将要裂开!这初元世界,能让人耳熟能详兽神召唤师不过区区数位,而眼前这个……眼眉青涩女子,不过区区百岁不到,竟然拥有一只黑暗兽神!并能成功召唤?!

    随着寒冰蛟龙挫败,小白也立即消失于天空之中,不像平日只是些小打小闹,这惊天一击,直接轰碎蛟龙之骨,对于只有诛神灵力支持小白来说,也是一件极为辛苦事情。

    要是妖娆底蕴雄厚一些就好了。

    妖娆凭风矗立于天空中,小白挥霍已经用去她身体内大半灵气,所以她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利用山崖子呆滞,疯狂恢复体内大量消耗力量。

    暗力浓重,如臣子般簇拥于她脚下,脸颊上虽然再也不现狂花,但那殷红唇角旁挂着着冷却犹如黑夜中格外璀璨一道光芒。

    恰到好处冷,恰到好处魔魅。让人心脉震动,魔念丛生。

    妖娆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是是是是是是……是你!”山崖子指着妖娆口吐白沫!

    “你就是那传说中,不不不……是初元四宗发动所有弟子找了许久都未曾露面那个女修!半极道幻器持有者!”

    山崖子结结巴巴地大叫!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事情!

    而山崖子叫声却如一道明媚阳光一样顿时让浑身寒意沸腾应天情又找到了生命感觉!

    是那个……朱雀种子,妖娆!

    所有神宗……不!上四宗弟子都听闻过这个名字!进洪荒,退穷奇,持神兵!说就是这样一个传奇女子!

    她没有躲洪荒秘境中不出来,而是成功地逃过了上四宗强者们追捕!

    应天情昏暗眸子里陡然爆发出璀璨生机与光彩。

    是人族!

    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只要是人族,管她是黑暗召唤师还是其它什么召唤师!他都不乎。

    他只要小玉不是魔族。不是天生就与人族召唤师是死敌魔女就好!

    不过……

    山崖子叫出妖娆名字,惊恐了一瞬间之后,眉头紧锁老脸上突然爆发出无比兴奋与欣喜表情!

    拾到宝了!

    这个白痴女修居然这么无脑地他面前展现出真实身份,那么她那些什么黑刀,兽神传承,还有半极道武器!都是他了!

    “啊?啊哈哈哈哈!”

    山崖子胸腔内顿时爆发出一阵舒畅大笑!谁会那么傻缺把这女子交回宗门?直接掠夺她身上传承与幻器远远比上交宗门得到好处多得多!

    以她这么小年纪,手持如此之多奇珍,真是集天地大运于一身!幸运儿中幸运儿!

    “不过你好运气到头了!把你生命与好运,都送给你山崖子前辈吧!”

    山崖子残忍地大笑。

    “臭丫头!你是上天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他已经兴奋地顾不上那正匍匐于地痛苦打抖寒冰蛟龙。心中所有怒火,邪恶……都此时悉数化为了无贪婪!

    山崖子伸出长长舌头舔舐着自己干涸唇角。低着头一步步向妖娆御空而来!

    目光幽暗,只怕连魔族都自愧不如。

    “丫头!以你区区中级诛神底蕴,只怕立即就召唤不动那兽神来帮忙了吧?”

    “以你现惊人消耗,什么半极道幻器也不能为你所用了吧?”

    “除了这两件东西,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资本与本座对抗?”

    山崖子话句句戳中妖娆软肋。虽然蛟龙已经对她造成不了多少威胁,但以山崖子并未消耗太多灵气底蕴而言,他可以用战兽还多得是,不要提五衰强者独有强大元素奥义与丰富对战经验!

    她已经没有时间领域定身法,也无法寻求小白第二次帮助。如何与天人第一衰强者力敌?

    妖娆摸了摸驭兽环。

    这里面还蹲着一票魔云宗长老别人不知道呢!不说邪冰那暴露狂神冰神弓,就是一伙实力强大魔云长老加上她围殴都能丝毫不落山崖子下峰。

    不过感觉到山崖子身上未渡劫天人第一衰之气,妖娆却并不想动用魔云众强者力量。

    “我倒是要看看,以我一身异宝,倒是能与天人第一衰强者正面战成什么样子!”

    不因山崖子威胁而气馁,反而由心底爆发出一股不屈战意!妖娆目光湛湛,精神高度凝集!她准备好了,感受一下暴风洗礼!

    越阶!她要越阶杀天人!

    ------题外话------

    这次木有坑爹,喘个气码明天了~哎呀呀~这一年,又要过去了。亲爱们准备好去哪里玩了吗?

    没有看过“龙觉碎碎念”亲们一定要来潇湘看看我文下留言第一条置顶地址,土豆上找来看看,很奇葩很欢喜哦!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