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2:坑爹的符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妖娆乖巧地跟钟林与王戟两位老头身后,踏上了前往神宗路。

    让王戟老头一直没有回过神来是应天情大变态度,当初无论以任何条件勾引诱惑这个小畜生回宗参加弟子天榜大塞他都不愿意,但经过了刚才那场莫名其妙切磋之后,这货居然态度那么好抱他大腿哭喊着要回宗门?!

    真是让人摸不到头脑!

    不过得到应天情回宗承诺,王戟老头显然也不想多事,只牢牢地盯着应天情不让他离开自己视线而已,并不追问缘由。

    应天情性格可是说打雷就要下雨,谁也猜不透这妖孽下一秒又会从脑海里冒出些什么要人命建议。

    人一下子多了起来,蓝破魔那家伙也背着一个巨大无比包袱嘿咻嘿咻地跟王戟老头身后与众人同行。

    怎么说蓝破魔也算是神宗年轻弟子一代佼佼者,之前不愿意回宗参加天榜赛只不过是因为应天情不去。现应天情松口,那么他便也收拾了自己行李死皮赖脸跟上来。

    于是钟林,王戟,妖娆,应天情,蓝破魔五人踏上归途。

    好殇城是神宗地界,所以不需要辗转过多传送阵就能通过空间甬道到达离神宗总坛近封神壁垒。

    此时展现妖娆面前是一片无垠雾海,以神识无法查探内部任何结构。所以这层终年不散云雾就被封神大陆召唤师们戏称为“封神壁垒”。

    湿气扑面而来,妖娆顿时眨了眨眼睛。

    她心情兴奋又激动,因为通过这道“壁垒”她便真正踏入了蓝魔海神宗核心地带。让还参加天门宗弟子选拨龙骚包去吐血吧!哇哈哈哈!

    “率先找到化龙血池之秘人,一定是我!”妖娆拳头袖口里紧了紧。

    她眼,却认真地盯着眼前雾海。其实她能感觉得到,这眼前所谓“云雾”是一层又一层繁杂锁山大阵交织而成符纹海!

    云雾中涌动磅礴符力让妖娆感觉到一阵心悸!

    “如果贸然闯入,那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此锁山大阵之彪悍,简直与当初她攻打流云殿时遇到防御结界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以此符锁山,只怕枯骨王座祭出也未必能与之抗衡一瞬!

    神宗封神壁垒不是一朝一夕铸就,而是历经千万年神宗符师们不断加固而形成一个繁杂锁山阵群,就连钟林子现也没办法破解蕴藏雾海中每一道符印。

    因为此雾中隐藏符算法则千变万化,已经自成一体,犹如有生命般环环相连,如果不手持宗门令牌,神宗弟子自己也不敢轻易碰触。

    “小玉,不要站那么近。”

    锁山云雾一张一息,没有固定形态,妖娆所处位置,正好是一个多变阵眼,稍微不注意就会把人卷进去。

    应天情看得一阵心急,慌忙扯着她袖角将她拉到自己身旁。

    妖娆一想起蓝破魔所说什么“辣手摧花”,“殴打师叔”之类关于应天情形容词,立即厌恶地皱了皱眉,而后无视他存,站到了钟林子身边。

    只剩下应天情尴尬地伸着手僵硬原地。

    他不明白,为什么玉魑对他态度这么冷淡。明明之前以油头油脸样子相处,玉魑还没有现这样疏离感觉。

    “小玉,这雾海变幻莫测,所以靠近之前,先拿出自己宗门令牌。”

    钟林子只顾着教导妖娆进入神宗地界方式,根本没有注意到被冷落应天情那寂寥脸。

    钟林子祭出自己符师长老令牌伸向前方,原本不带任何威压令牌上顿时施放出一股难以言喻苍古气息,这股气息施放中,众人眼前雾海缓缓打开,以令牌为中心,退散出一个可容一人过身细长甬道。

    “符山首座,钟林子。”深厚而低沉声音从一片迷雾中传来,仿佛确认钟林子身份。

    混沌雾海中蓦然激射出数道极为恐怖神识!那神识给人压力让第一次接受雾海洗礼妖娆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看来锁山大阵除了固有符力防御结界之外,还坐镇着数位神宗极强天人!

    那浑厚而低沉声音正是这数位坐镇锁山大阵极强大能之一发出!

    “钟林见过泥绾大长老。”

    钟林子向前一拜,而后招手示意妖娆跟上来。神宗内等级严明,能被长老一辈尊称为大长老强者,都是坐镇神宗一脉元老天人。

    妖娆赶忙把怀里早已经准备好宗门令牌拿手上,小心翼翼地跟钟林老头身后。

    “泥绾大长老,这位是我收徒弟,小符师玉魑,以后请多指教了。”站雾海中,钟林子对着混沌虚空拱着手,而后指着妖娆介绍,他语气极为客气恭敬。

    妖娆好奇地抬起头,只看到自己头顶云雾间朦胧散发出一团不甚明艳花火,其中一个飘渺身影却带着让人不可直视威严!

    只是一眼,双目顿时刺痛不已!妖娆立即强行压制着自己身体内蠢蠢欲动灵气。恭敬地垂手低头站钟林子背后。

    这花火中朦胧人影,只需轻轻凝视,便不由自主地激起她血脉沸腾。

    只觉得一股凝冷光瞬间刺入自己身体!仿佛有人对她当头浇来一盆冰水!

    妖娆顿时一阵骇然!那泥绾大能精神力已经不由分说直接刺入了她身体,查探她经脉!

    这蛮横精神力下,妖娆极度克制着自己丹田内被压制力量!要是对方继续用力,恐怕她诛神力量就会奋起反抗!

    “不!我要忍!”妖娆此时跟赌命一样暗暗与自己抗衡。

    有光,水,土灵珠护体,还没有什么人能一眼看出她真实幻阶,所以这一次她相信那泥绾也不能!

    冗长等待后,这冰冷神识妖娆身体内停留了许久,后才意由未地抽离。泥绾子应该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所以妖娆暗暗地舒了一口气。

    “你叫玉魑?”

    原本钟林只是带妖娆公式化谒见守阵人,以后方便她进出神宗封神壁垒。但坐镇此地出口泥绾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寻常不会多问疑问。

    “咦?平日里沉默少言泥绾大长老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情?”钟林子也微微一愣,而后转过身来笑着鼓励妖娆回答泥绾大长老问题。

    “回大长老话,弟子正是玉魑。”妖娆本是八面玲珑之人,她那清脆有力声音立即带着一股恭敬意味回响混沌锁山雾海之间。

    “哦!”泥绾子通常只记得长老们名字,不过问弟子宗名,只需记住他们气息与容貌。但这一次,他把“玉魑”二字放了心里。

    “要是你符术百年内不能小成,来第四峰找老夫。”

    泥绾子仍是那波澜不兴语气,而且简单到几乎不能再减少半个字,但这话落钟林子耳里却依然带着一些过于亲切意味!

    谁不知道泥绾子大长老向来没有七情六欲,若看到本人真身,他也是那一张从来没有表情泥铸脸。从不主动与人说话,石头有时都比他那又臭又硬性格生动!

    然而就是这样一人天人大能,居然挖他徒弟!

    “泥绾大长老多虑了!”钟林子顿时紧紧拉着妖娆手,讪讪笑起来。“我这徒弟,百年内一定能承我衣钵,到时候让小玉学有所成,再去您第四峰拜见!”

    “开玩笑!好不容易抢来好徒弟怎么可能再被你第四峰挖走!”钟林老头脸上带笑,心里却一阵怒骂!“老东西,原来你也是个见好东西就收鸟!”

    妖娆也是心头一提,她不明白为何泥绾大长老会口出此言,但她还是佯装诚惶诚恐地弯腰就拜:“多谢泥绾大长老垂青,小玉铭记于心。”

    混沌雾海中人影没有再说话,但妖娆却抬头看到那朦胧人影挥了挥手姿态。于是她立即心有余悸地紧紧跟钟林子身后,急速走出雾海之阵。

    “那女娃娃颇有意思……”

    盘踞于混沌雾海中一位黄衣大能缓缓张开眼。果然与钟林子所说无异。此大能皮肤泛黄,脸如泥铸,生硬呆滞。但一双深邃眼,却犹如天空中游走电芒!

    “灵力稀薄,但丹田内五灵俱全,经脉分明,似有大造化啊!”

    妖娆不知雾海中泥绾子感叹,只是步出锁山雾海之后,肩头顿时犹如卸下千斤巨担。

    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挺拔起来。这神宗果然不简单,光是走过一道锁山大阵雾海……都要老命了!

    不过时间容不得妖娆喘息。因为一过封神壁垒,一股磅礴灵气顿时迎面扑来!

    好骇人!

    仿佛不是初元蓝魔海地界内,整片神宗总坛,仿佛就是一片巨大聚灵宝地!

    吓!

    妖娆顿时瞪大了眼!

    眼前山脉连绵,除十八座巍峨主峰之外还有大大小小山峦数十座。有青草青绿,有枫叶飘红!气候,温度,环境截然不同。不过相同是,十八座主峰都散发出一股浩荡威严之气!

    因此时灵气极度浓郁,所以所生草木皆神俊非凡。

    妖娆身旁就有一株七叶柳,那柳叶以七叶一簇,盘旋于枝条生长。原本不是极高植物,而此株却约有百丈!高可擎天,许多神宗弟子甚至盘腿坐树枝上静心打坐。

    天空中满是御空而行战神,因他们身上外放强大威压而天空中拖出一道道旖旎绚丽波痕。

    “小玉,这就是我们神宗总坛。”

    钟林子看着妖娆吃惊模样,顿时含笑地介绍道。他哪里知道妖娆这妖孽此时心中所想才不是有多么多么震惊,而是暗道:“他丫!太奢侈太有钱了!这得藏着多少宝藏啊!?”

    腹黑眼内,精芒不安份地剧烈跳动!

    “小玉,我们得先回第一峰谒见圣王大人,等我有空,去符山找你玩!”

    紧跟妖娆与钟林子身后,王戟,应天情与蓝破魔都从雾海走出来。而那一脸单纯蓝破魔甚至还亲昵地拿膀子抱着妖娆肩头,一边用另一只手拍着她头说道。

    应天情眼角剧烈抽搐。刚想上前一巴掌把那没大脑家伙拍飞,一直蹲妖娆怀里二毛就已经伸出大头,狠狠地给了毛手毛脚蓝破魔一嘴!

    “嗷嗷!”苦逼蓝嚎叫声顿时响彻云霄。但应天情却听着没有由来地一阵舒爽。

    “好……”妖娆语笑盈盈,其实并不排斥像蓝破魔这种没有心机又不拘泥于礼兄弟。“记得来找我。”

    何况……

    妖娆眨了眨眼睛,她看得出来,蓝家神宗地位也不低,如果想去第一峰,只不定得依靠蓝破魔身份与地位。

    华华丽丽,妖娆再次把应头牌忽略。

    钟林子与王戟老头也相互一点头,而后各自拉着自己徒弟向自己居所飞去!

    王戟,应天情,蓝破魔三人向着主峰巍峨绚烂之处前行,而钟林子却带着妖娆绕过层层高山,后降落一座不怎么起眼小山上。

    符山。

    十八主峰外围一个偏远角落。不过却并不因为偏远而贫瘠。反正妖娆是格外喜欢这种幽静宜人风景。

    百里红樱正是开放季节,天空中弥漫着一股淡淡香甜。一些颇有灵性小鸟儿林间叽叽喳喳地跳跃,看到人影走近也不畏惧。

    山上有一道潺潺流水,清浅可见河底,河床上布满七彩石子,被水润湿,便加晶莹可爱。

    “小玉,以后这就是你家。”钟林子没有什么长辈师尊架子,只走妖娆前一步,慈祥而温和地说道。

    妖娆心头一软,感觉这钟林子仿佛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不通情理。不过“家”一词,她却觉得言重了,她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临时落脚地点。未必有多投入感情。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不一会儿就顺着盘曲山路走上一片平坦草地。

    眼前是一座不大宅院。看来此实木建筑便是符山主殿。

    “师尊!师尊你回来了!”

    就妖娆刚驻足时候,一个一脸漆黑,手里还握着一根被烧毁了饭勺男子突然莽莽撞撞地冲了出来,哇啦啦地对着钟林子大叫!

    “师尊救命啊!”

    “我天啊!”钟林子见此黑脸男子,顿时惊恐地大喝!

    “老七!老夫不是让你终生都不得接近厨房十步之内吗?你怎么又搞成这样?!”

    “师尊!老大,老八去山下领这个月份额,老二又山上打坐,老三老四去第十七峰给姑娘们修房子去了,老五肚子痛,老六还没睡醒……所以只剩我……那个……那个……”

    这一脸锅灰男子声音越来越低,后声音直接化成了细小哽咽。

    妖娆先是一扬眉,而后才反应过来。是啦……她都忘记一个偌大符山,一定远不止她一个徒弟,之前肯定还有大师兄,二师兄之类师长。而眼前,便是七师兄吧?

    一切都对于从来没有进入过宗门妖娆很是奇。所以她瞪大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眼前一切。

    “我擦!那你这次记得救火吗?”

    钟林子仿佛十分了解这老七秉性,看那那一脸黑灰只透出两小眼睛模样就知道这二货一定又把厨房给烧了起来。

    所以钟林子立即撸起袖管掀起长衣,急冲冲地准备冲上前去好好救火!

    “不用了师尊……”这次老七声音分外洪亮。

    钟林子大喜,这货这次居然记得救火了!真是奇迹啊!上几次都是自己一个人冲出来,火也不管,差点把旁边睡觉老六给烧死。

    “因为整个房子都烧塌之后,火就自己灭了。”老七憨憨地用他手里那柄烧成废铁勺子挠着自己大头。

    扑通!

    钟林子差点一个趔趄狠狠地砸倒地!

    “老七!”这老头撕心裂肺地咆哮。“以后你再靠近厨房半步,为师就罚你半个月扫茅房!”

    “哈哈哈!”挺有意思!妖娆捂嘴偷笑。每次做饭都能把厨房烧着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师尊……我饿……”

    老七举着破勺,可怜兮兮地说道。

    钟林子哽着脖子,简直对他这蠢得无法形容又只知道吃徒弟无语了。

    “有生肉与调料吗?我能烤鸡腿。”妖娆清丽声音从钟林子身后响起。不说别菜式,单是野外烤鸡腿绝技,妖娆手艺绝对秒杀世间一切烹饪大神!

    “有!”符山老七顿时黑脸上闪烁着一双鬼畜星星眼儿,无比热切地盯着妖娆。

    不消片刻,空气中开始弥漫起一股浓烈肉香。

    老七蹲地上口水直咽,就连不怎么需要食物钟林子也乖乖地蹲了篝火旁……幸福呵呵!捡个女娃娃徒弟就是以一顶八,怎么看怎么顺眼啊!不会给他惹事,也不会烧他房子!

    钟林老头想错了,这貌似贤良女子……才是真正彻头彻尾大恶魔!只不过现伪装成一幅人畜无害纯情善良模样。

    妖娆娴熟地转动着烤架上已经赤金泛蜜色鸡腿。

    其实老七与钟林子还没有抢到有利地形。

    因为某只萌物已经撅着它肥屁股把老七顶到一旁,直接抱着妖娆大腿,水口糊了一地。小眼睛里渴望与讨好意味鲜明。

    “这肉狗可肉了,不如哪天我们也烤了它,好不好阿九?”

    老七用手指戳着二毛那肉乎乎肥屁股,一按就荡漾起一圈敦实肉波。那悸动肉波圈圈,看得他水口又滴了下来。

    妖娆入门摆第九,自然而然被老七唤成“阿九”。

    呸!

    你家二毛爷爷可不是用来吃!二毛感觉自己神圣屁股被人非礼了,顿时一扭头从口中爆出一计水弹,直接弹到狞笑着老七面门上!

    那力道不小水弹,把老七顿时砸了个头晕眼花!

    灭哈哈哈!看到老七被自己一招放倒,二毛顿时咧开嘴吐着舌头一阵大笑。

    “好通灵杂毛麒麟!”钟林老头顿时双眸一缩,此兽之灵动与神俊,丝毫不逊色于任何高级大幻兽!小玉有福啊!

    “七哥别生气。”妖娆赶把已经烤好第一只鸡腿塞到老七手里。又轻轻地拍了一下二毛狗头。“我这小狗不是用来吃,你可不要打它主意。”

    妖娆不怕老七把麒麟烧死,只怕二毛萌帝哪天心情不好把老七淹死……要是二毛实力捅破,她符山也混不下去。

    二毛看到第一根鸡腿没有给自己,顿时委屈地抱着妖娆大腿直挠。直到妖娆递上第二根,这才愤愤地拿小蹄子一按,趴地上狂啃起来。

    “哇!什么东西好香啊!”

    一个脸色苍白捂着肚子男子脚步踉跄地从房间里爬了出来。

    不错……是爬……真是四肢着地,面目狰狞,一头汗水,目光幽暗犀利地从房间里爬出来。

    我擦!

    妖娆吓得差点拿手里竹签为飞标,把那人不人鬼不鬼生物钉地上令他不能动弹!

    “老五!你怎么成了这模样?”钟林子一惊,又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这是五师兄?

    妖娆顿时挂了一头黑线。

    “他啊,烂好人……”老五没有回答,老七却捧着鸡腿不断支吾道:“昨天是二师兄做饭,这个不怕死试了一口,然后一直拉到今天。我看他肠子都已经不身体里了。”

    老七那嘲笑表情看得人真是一阵想扁!

    “给我一些正常食物!”老五趴地上,高高地昂起头,身体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痕迹,真是看得人触目惊心!

    他嚎哭……太苦涩!

    妖娆毛骨悚然,就此发誓以后符山上任何人给她任何食物她都不会吃。太他丫坑爹了!就没有一个正常!

    “老五,你还吃!想死啊!跟着为师去丹房!”

    钟林子气得吹须瞪眼,他才离开符山几天?这兄弟几个就变得这样一个个要死不活?气死他也!

    一把提起老五衣领,像提纸片儿一样,钟林子扯着那拉到灵魂出窍老五御空而去!

    而就钟林子前脚离开,山下后脚直冲上来一位白衣人影,此人一脸冰霜,剑眉长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寒意,仿佛脸上就写着“请勿靠近”四个大字。

    “哈哈哈哈!二师兄!”坑爹老七一看到这男子,便丢下鸡骨头哇哈哈地大笑起来:“你把老五放倒了!他现跟师傅去丹房了。”

    那白衣二师兄没有看一脸坏笑老七,而是把目光放了妖娆身上。

    “你是谁?”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讯问。

    “二师兄好。”妖娆皱了一下眉头,他感觉到这男子此时身上还带着一股隐隐怒意,但这怒意,并不是针对她。

    “我是入门玉魑。”妖娆怯生生地回答。

    “喔,阿九啊。”

    冰山似乎融化了一些。白衣二师兄对着妖娆扯了扯嘴角,仿佛是极为艰难地笑了笑。而后目光又是一沉。

    “阿九你山上等师傅回来,老七,跟我走一趟!大师兄与老八被那分发月供管事给欺负了!”

    ------题外话------

    亲爱们年乐啊啊啊!昨天伦家妖娆yy群里混了一晚上,各种J情啊…。雾。结果时间不够晚发了半小时…55555。不是我错,去找红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