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3:一来就被人欺负

233:一来就被人欺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什么?王八羔子!”

    一听到二师兄说大师兄与老八被欺负,正抱着鸡腿大啃特啃七师兄立即气冲冲地站起来。

    “就只知道欺负我们符山,以为师尊不,我们符山就没有人吗?!每月月供本来就不多,还要克扣,那王管事太不长眼了!”

    妖娆没有想到七师兄皱眉样子是这么狰狞。

    “骂人不是本事,去打架才是真。”冰山一样二师兄冷冷一哼,手中已经多了一枚雪花样符纹,淡淡符力他身上萦绕。

    “阿九,你不要乱跑,等师尊回来跟他说一声。”

    七师兄跟二师兄身后御空而起,瞬间丢下妖娆一人,直接飞入云层去。

    看到与自己抢东西吃坏家伙离开,二毛顿时抱着蹄儿瞪着篝火上正滋滋滚油鸡腿口水横流。妖娆却轻轻地站了起来,目光有些意地看着二师兄与七师兄离开方向。

    “一个四阶战神,一个六阶战神。真不知道二师兄与七师兄符力像不像钟林老头那么强大?”

    妖娆眸底精芒流淌。心中暗自寻思:看来神宗内部也不是那么祥和一片。为了每月月供三灵液与一些丹药都能打架。

    “既然师兄们让我守门,我便守门吧,看二师兄那一身冷意,估计是个很厉害家伙,不会被人欺负。”妖娆转念一想,又拍拍裙子上灰,准备重坐到篝火旁。

    初到神宗,她也不想立即就把自己牵扯到争端里去。

    然而就妖娆这么想时候此,符山弟子房间里又摇摇晃晃地走出来一个圆滚滚矮胖子。

    “哇!丫头!你是谁?”

    死胖子一看到篝火上鸡腿,一双黑豆子样小眼睛里立即闪烁起鬼畜光芒。那看上去笨拙身体极为灵巧地纵身扑来,居然一脸得意二毛大神嘴下,成功地抢到了一只大鸡腿。

    死胖子一边得意扬扬啃着鸡腿,一边老不要脸地一屁股坐了妖娆对面冲她挤眼睛。

    “我叫玉魑,是来符山小徒弟。”

    妖娆又耐心地介绍了一次自己身份。她心里掰着手指把符山八位弟子重算计一次。

    老大与老八被人欺负了,老二与老七去营救。老三,老四出门未归,好像是去什么修房子,而老五刚才拉肚子拉到不行,已经被钟林子老头提去治病。

    若说这符山内还有弟子,应该就是那个一直睡觉老六了吧?

    “哦!原来是阿九啊!”死胖子脸上笑意浓,拼命地拍着自己胸脯大吼:“我是老六!你六师兄!来,丫头,甜甜叫声六师兄听听。哇哈哈!”

    果然与妖娆预计一样。妖娆顿时甜甜地对六师兄打着招呼。死胖子好像对钟林子师尊又收了一个女徒弟表示万分兴奋,因为符山除了几只蚊子是母,压根看不到一只女性生灵,所以十七主峰小丫头们房子破了,老三老四才会屁颠颠跑去献媚。现符山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位女徒弟,老头自然喜笑颜开。

    二人交谈倒也融洽,看来妖娆这六师兄除了目光猥琐一点,其实也是一个很随和健谈男子,把符山每个人八卦都挖出来,逗得妖娆哈哈直乐。

    “对了,也不知道二师兄和老七干什么去了?老七不是说要烧火煮饭吗?我看那厨房又已经化为焦土了。”

    早已经习惯老七不时烧烧房子举动,六师兄相当淡定地问道。

    “哦,他们说管事不给咱们发月供,所以找场子去了。”

    妖娆手中握着一根小柴火棍,神清气定地扒拉着眼前要熄灭篝火。二毛神兽已经胀着溜圆肚皮,正翻倒妖娆脚旁很地吐着舌头。

    二师兄那么一身肃杀凝重气场,自然能把那不长眼管事打个屁滚尿流。

    “什么?!”听到妖娆回答,六师兄顿时惊叫着站起来。“阿九,惨了!”苦逼表情立即浮现六师兄脸颊上。

    “怎么了?”妖娆从六师兄表情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老二打架菜了,要他去找场子,每次都是被打得鼻青脸肿被扛回来……”六师兄脸,苦得几乎可以冒出油来。“我们中间打架厉害是老五,他却偏偏中毒被师傅带走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呀!?”

    六师兄急得团团转,妖娆眼前跟火上蚂蚁一样不停绕圈儿。后把心一横,咬着牙对妖娆说道:“阿九,你这里等着,六师兄去去就来。”

    说完这死胖子便撅着肥屁股一步踏入虚空,也朝老二与老七消失方向御空而去。

    啥!虾米?

    给人那么肃杀之感二师兄居然是个打架菜鸟?

    妖娆顿时一阵眼晕。

    要不要这么二啊啊啊!不会打架干嘛那么气场吓人?!

    好吧,好吧!我也去看一看。

    一想到这里,妖娆立即大声呼喊:“六师兄,等等我!我也一起去。”

    御空而起,瞬间与胖胖六师兄并肩而行。

    看到妖娆毫不费力地追来,六师兄目光顿时一振,他看着妖娆侧脸,极为认真地说到:“阿九,你召唤阶位符山,估计能排第三了。”

    因为觉得妖娆战力不错,这胖胖家伙也没再把她向符山推搡。

    噗!

    妖娆睚眦欲裂。

    “这符山,到底是有多悲催?七阶中级战神,还能战力排到第三!”

    跟着六师兄一起向管事大殿飞去,绕过一座座苍翠青山,二人向着一片低矮但精致平房飞去。一路御空而来,妖娆感受到了身为符山一脉弟子神宗地位。

    她原本以为符师因为稀有所以金贵,但从那些擦肩而过神宗弟子们眼中,她看到了平淡。看来钟林子神宗内影响力并不高。也是基于此,一个小小管事也敢克扣符山月供配额。

    落地上,眼前果然已经打成一片!

    不过人数远远超过妖娆想象。

    其实宗门内每月向弟子分发是配额原本是一件极为简单而平常事。以符山标准,每位弟子都有三灵液四支,凝血丸,聚灵丸,洗髓丸,驱毒丸各一枚,金铢三枚。只要一个手持山主令弟子前来报个人头,把东西领走就好。

    以神宗富得流油底蕴,扣而不发,纯粹就是找茬!

    地上已经倒了一片战神,还有些苦逼跑堂小厮被丢着倒挂树枝上。看来之前战斗之惨烈已经可以想象。

    妖娆一眼就看到了正被人群殴二师兄与七师兄。

    二师兄一身白衣已经遍布鞋印,冰冷唇角还挂着一丝血痕,发丝凌乱覆盖脸上,不过他手指依旧不停于空中书就寒冷雪花纹符。小范围飘动雪花,带着一种凌厉杀意!

    如果这雪符数量增多,必然会形成一道实力极为恐怖冰封暴雪之墙,能极冻人四肢经脉,为攻守兼备强力符纹,只可惜二师兄手法还不娴熟,每画出一道雪符大约需要十息时间,而且经常画符过程中被人打断,所以能成功凝结身旁风雪少得可怜。

    而七师兄苦逼,连还手力气都没有,只知道抱着头人群里被人踢来踢去,只不过他一边被踢还一边嗷嗷乱叫着妖娆听不懂怪话。

    “奶奶个熊!这屁火!老子一煮饭就爆发,现被人打得这么惨,它居然安定了!”

    “糟糕!”六师兄一拍大腿,暗暗叫苦。“老七身上那诡异火符,一进厨房就会自动燃烧,本来他火符要是人群里爆发,杀伤力可是惊人,只不过他无法自主控制火符何时出现,平常都要被人打成猪头,怒火直冲时候火符才会苏醒,但这次被打得这么惨,火还没有出现,只怕是今天火符也放假了。”

    原来……是这样……

    妖娆抽搐了一下嘴角,符山师兄们,果然一个个都是怪胎。

    “阿九,你是女孩子,他们不会打你。你站一旁就好。”胖子如此交代妖娆之后,红着眼睛一声怪叫也跟着扑入了人群里。

    我擦!

    太混乱了,妖娆看到自己头顶不时有鞋子和人影飞过。

    她弱弱地叹息,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而大声长啸:“他丫谁是这里发月供管事!给姑奶奶滚出来!”

    一声吼,震得众人群殴动作都顿了顿。

    豁出去了!妖娆把心一横,既然二师兄,六师兄,七师兄都挂彩,她不受点伤也说不过去,不过这么多人影,要打也要打个重点人物,所以她准备先把挑事管事找出来,而后狠狠地痛扁一顿!

    大叫一声后,没有人回答。只有那一身狼狈七师兄突然从人群里伸出个大头。嗷嗷对妖娆大吼。

    “阿九,你继续去扁他,去找那个角落里瘦子,我们一来就先跟他打了打招呼。”

    妖娆一回头,果然墙角里找到了一个一个衣着异常庸俗瘦子。

    哇!

    看这瘦子模样,还真是解气,只见他鼻青脸肿地倒一滩泥水里,半张脸被打歪,半张脸却肿得跟发糕一样,右手绵软无力地挂身后,折出一个不可思议弧度。看来是骨折了!

    妖娆顿时对还人群中狼狈挣扎二师兄与七师兄高高竖起大姆指,对他高看了不只一眼!

    打人要打脸!杀敌要杀王!

    两位师兄心性与她一样,就算打不过对方全部,也要第一时间先殴死罪魁祸首!

    妖娆立即狞笑起来,那倒泥水里瘦子似乎还没有完全晕厥,看到妖娆那张狞笑脸,顿时弱弱地缩成一团,牙齿掉光嘴里不断呢喃着。

    “你……你敢……你不得好死……我是受林……林……林少爷……嗷嗷!”

    惨烈大叫声顿时响彻云霄!恶毒妖娆专捡这瘦子管事断骨猛踩。而纯良二毛则蹲一旁,耐心地用水元素幻技给这瘦子疗伤,让他不痛也不至于晕倒。

    “嗯,伦家是好孩子……”二毛爱抚着自己狗头。“春风化雨!我治我治我治治治!春风化雨……我化我化我化化化!哎呀妈呀!伦家真是好孩子……嗯嗯!”

    这苦逼王管剧痛而不能晕厥地狱折磨中,立即翻着白眼吐血了。

    这种极别水之治愈术,他还从来没有有幸体会,不过此时这种断骨接而又碎,痛而不晕虐待里,他深深地体会到什么才是没有治愈也是一种解脱。

    “受林少爷……受你个毛线!”

    妖娆一边狂踩一边暗自心中自语。

    “受到了个姓林指使,才敢这么大张旗鼓地欺负符山是吧?哼哼!我懂,量你一个小小管事,没有任何背景,也不敢如此嚣张克扣符山月供。”

    “姓林才是大头,但你也难逃重罚!欺负本姑娘借住地方,去死吧!”

    妖娆对人心事态异常敏感,从这瘦子管事只言片语中就能察觉到隐藏事件之下阴暗一面。不过她也不知道那姓林到底是什么人,所以只能盯着瘦子管事狠扁一顿了!

    “阿九?”

    混乱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刺耳声音。

    因为这声音响起,众人厮打动作也略有停顿。一些人影散开,摆成两面人墙,于是中间就被硬生生隔出一条宽阔大道。

    一阵罡风吹来。一个赤红身影赫然出现妖娆眼前!

    好恶心!

    这是妖娆第一印象。

    世人着红装,没有一人能穿出龙觉那种无边霸气。眼前男子,油头粉面,一双金鱼眼仿佛从来不曾从天下望下来。一身红衣,镶金带玉,还自做风流地手握一把折扇。真是恶俗得可以。

    “阿九?”男子细细斟酌着“阿九”这两个字,而后唇角扬起一抹洞察于心讥笑。

    “看来符山那八个垃圾货,又捡了个小垃圾回来。”

    出言轻狂,极为惹人厌恶!

    妖娆眸光淡淡一暗,只怕眼前才是挑事正主。

    果不其然。那红衣男子一面向妖娆走来,一面冷冷讥讽:“真不知道我神宗养你们群垃圾有什么用。”他手指间把玩着一支三灵液。

    “战力低得可怜,幻阶孱弱举世难寻。还要每个月浪费三灵液这种好东西。我觉得把你们符山月供收来给我喂狗都好过喂给你们。”

    这红衣男子说罢,脚下陡然升起一枚巨大召唤阵,一只威猛三头地狱犬立即出现众人面前。而这红衣男子却当着众人面,掰开狗头,把手中原本是符山月供三灵液,轻描淡写地灌了进去。

    一阵精纯灵气之光顿时从三头地狱犬身上亮起,而这畜生仿佛经常吞食天灵地宝,对这区区一支灵药还不甚满足,它低低地咆哮着,继续索要多!

    这是举动与贬低,深深地刺激了符山弟子愤怒心情!

    “林家冲!你这个畜生!”

    六师兄立即红着眼睛挥拳对那红衣男子狠狠打来。

    哼!

    不等六师兄近身,那名为林家冲红衣男子身旁三头地狱犬便恼怒地一震身体,身上顿时爆发出一阵迅猛罡风,将那肥肥六师兄直接震飞出去!

    “你们第二峰欺人太甚!”浑身是伤七师兄咬牙切齿。如果光是与管事理论,他与二师兄绰绰有余。但是此时与他们扭打一起都是第二主峰精锐弟子,他们二人不吃亏才怪。

    “不不不……”林家冲一阵冷笑。“不是第二峰欺负你们符山,我一个林家冲就可以压死你们一座山!”

    这红衣男子嚣张大笑。

    好狂!

    根本没有把符山放眼里,居然大放厥词说自己势力便能抹杀整个符山存!

    “你等着!”七师兄睚眦欲裂。

    “等什么等?等你们那老掉牙糟老头师尊?啊?哈哈哈哈!”林家冲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我就不懂了,是有那么几个封山尊者与长老与他要好,不过是看他入门久,辈份高而已,一个只懂得补补锁山大阵老酒鬼,战力八阶,本少爷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

    “以后你们符山月供都归我林家冲少爷代领,这件事就这么愉地决定!”

    嚣张得无以复加,简直不考虑任何后果与符山弟子想法。

    太无耻!

    妖娆虽然对符山没有什么深厚感情,也不需要每个月区区四支三灵液,但还是被眼前这恶心又恶劣红衣男子败坏了一天好心情。

    “你,对了,就是你这丫头,本少爷原本从来不打女人,但你眼神,本少爷很不喜欢!你若跪地上给本少爷磕三个响头,乖乖叫三声‘少主大人’,本少爷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然符山今天收徒,今日收尸!”

    看到妖娆突然暗淡目光,林家冲厌恶地皱起眉头,他很不喜欢眼前女子目光。所以他那苍白手指便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妖娆鼻梁。

    听闻此话,原本一直没有出声二师兄突然奋力从人群中跌爬出来,先责备地看了一眼把妖娆带来六师弟,而后用他冷眼狠狠地盯着一脸坏水林家冲。

    “姓林,你抢我符山月供可能上头有压着,可任你为所欲为,但你今日若伤我符山入门弟子,你可知门规会如何处置你!”

    妖娆看着二师兄挡自己身前宽厚肩头,还有他衣衫撕裂一背伤痕,心头情不自禁地温暖起来。就连他身上天然冷,也不再让她觉得那么难以靠近。

    “哈哈哈哈!符山弟子还是那么天真而有趣!”林家冲不以二师兄话为警示,反而笑得加疯癫。“谁看到我伤人了?我今天第二峰,半步没有踏出主峰地界。是符山与管事械斗,不小心误伤了个入门小弟子而已。”

    “谁看到我伤人了?谁看到我管事大殿门外了?”

    林家冲无耻地摊开手,得瑟地向四周人群讯问。此地除了符山弟子,皆是第二峰精锐,所以所有人都立即一边狞笑一边拼命摇头。

    那无耻恶霸行径真是气得人七窍生烟!

    “你!贱人!”六师兄与七师兄同时呕血!

    林家冲确有这个本事!第二峰林家一向与符山不合,林家为神宗大宗姓,整个第二峰都是他们势力,背景不容小觑。所以就算明知第二峰弟子经常欺负符山之类小脉,上层还是依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压制下面对第二峰怒火。

    第二峰封山尊者本人十分崇尚武力,对于偏门,特别是符术尤其看不顺眼。所以于他是轻视,于他所率领弟子们对符师,便是赤果果羞辱与挑衅。

    若是换了寻常弟子,符山还有一战讨回公道可能,但面对林家冲,还有他背后极为恐怖后台,怕是真如林家冲本人之言,符山没有半点讨价还价余地。

    “怎么着?小丫头不愿意跪,那么你们三个一起跪也行!”林家冲手指又指向二师兄,六师兄与七师兄三人,他本来想要针对也是这三人而已。

    “你们三个,跪地求饶,指天发誓,以后符山月供,都虔诚奉献给我林家冲少爷就好!”

    仿佛是退让,林家冲像提出了一个极为有优惠交易一样,得意地看着符山三位弟子那憋得一片酱紫脸。

    二师兄脸剧烈抽搐,僵硬了不到一息,膝盖一轻松,就有跪地趋势。师尊不,大师兄与八师弟已经被林氏弟子打晕地,那么身为符山辈份大他,一定要保护阿九安全。

    即使……放弃尊严。

    轰!

    还没有等林家冲嚣张大笑一瞬。一枚惊人水色光弹便狠狠地朝他命门直接砸来!

    妖娆抱着二毛愤怒了!不就是一个区区八阶巅峰战神,至于如此嚣张吗?

    “有本事,你便今日杀我,不要把我们符山当杂草,今日你踩我头上,明日我种你坟上!”妖娆毫无顾忌地将林家冲骂了个狗血淋头!

    林家冲顿时爆怒!

    符山垃圾们果然是一个比一个又臭又硬,男也是,女也是!

    但那迎面扑来水光中蕴藏着一股骇人力量!让他不得不先选择急急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