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4:林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二毛发出水之奥义攻击,林家冲面前爆炸。那巨大后挫力立即震得他向后厥倒,不过走运就走运像这种纨绔二世祖身上一般都带有抵消攻击玄妙幻器,所以第一击并没有给他造成实质上伤害。

    “阿九!”

    二师兄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爆怒反击妖娆。

    他原与阿九才打两次照面,并不熟稔。刚才林家冲逼迫下被逼想要一跪只他明白林家冲这种心狠手辣家伙既然说得出来就一定会对阿九痛下杀手。选择不过是一瞬东西。为维护符山弟子之性命,他会用一切守护她与老六,老七。

    但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这来符山,看上去人畜无害温柔可爱圆圆脸女子,心性与符山一样坚强而不容侵犯!

    “怎么能任他们为所欲为,就算我们战死,也要狠狠扇他几大耳刮子!”

    一股狠劲陡然从妖娆身上爆发出来。

    “六师兄,七师兄,我们给二师兄争取时间。”

    妖娆郁闷得呲牙咧嘴,面对林家冲这种小喽啰她居然不能使用幻力。实是太憋屈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让这垃圾自己头上作威作福。二师兄刚才那样护她,远远超过了她想象,仅为这一点,她愿意与这些刚认识师兄们放纵一把!

    战!

    她看得出二师兄雪符攻击软肋……

    时间。

    为了好好教训这些人渣,她一定要给二师兄争取时间凝聚雪符!

    “你这臭丫头!”

    林家冲一震之后立即怒发冲冠。而他那帮手下亦目光阴沉地驾驭着各种战兽向四人包抄而来。如果这丫头被他逮到,他一定要让她尝尝什么叫撕心裂肺,生不如死!

    听到妖娆提醒,六师兄与七师兄才如醍醐灌顶般向二师兄靠近,二师兄知道妖娆意思,手指开始迅速于天空中书就雪印。

    天空中飘零起星星点点雪花。

    妖娆则掐起地符,她脑海中能立即使用并稍微带着一些攻击意味符纹只有这一种,其它大阵威力虽然强大,但布阵时间冗长,根本做不到钟林子那样随时战斗攻符高度。

    不过加上二毛攻击与六师兄,七师兄配合。老二身侧雪印也以缓慢时间增加。

    两拨人混乱地扭打一起。

    妖娆没有想到,她生平还会经历这么原始肉搏,不用幻力,她只能撸着袖管挥拳头,不过那些自以为强壮想这纤弱女子身上找便宜第二峰精锐弟子们都妖娆极为强横武技下满地找牙。

    当然……这些攻击都是对方浑然不觉时以特别刁钻角度发出。

    她可不想这样争端中露了自己老底。所以那些被巨力放倒第二峰弟子,到晕厥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么邪,狠狠一痛就没有了知觉。

    这么长时间,两方势力僵持,虽然林家冲一方给妖娆挂了不少彩,但他们也没有讨到其它好处。所以气急败坏林家冲气得直骂娘。

    “我次噢!就这么几个垃圾你们都搞不定,我林家平时白养你们了!”林家冲直翻白眼。

    第二峰弟子们一面急促喘气,一边无奈又痛恨地瞪着眼前打不倒四人。

    妖娆等四人背靠背站一起。二师兄衣衫被人撕了大半,精健背脊上布满幻兽抓痕。六师兄肥脸被揍得鼻血横流,七师兄眼圈一黑一白,就连妖娆自己唇角也挂了彩。

    即使如此,四人依旧目透凶光。身上腾起恐怖煞气让人横生一种由怒到畏心理变化。

    无论对方多弱小,打不倒敌人可怕!

    妖娆挂彩必须,不然就她一人浑身无伤也太说不过去,不过那双眼泪光点点,鼓着小脸似生气似委屈,唇角还点着血模样真是人见人怜。

    “是你们逼我!”

    林家冲打红了眼,一时爆怒中竟然对符山四人都起了杀心!

    “修罗!给我撕了他们!”他拍着一直卧躺自己身边三头地狱犬,狰狞咆哮!

    早被打晕符山大师兄与八师兄像破麻袋一样被人丢弃一旁,现这还站着四人,也得给他们一起陪葬!

    这巨兽主人召唤中轰然站起,天空中顿时弥漫起一股野兽浓烈骚味,还有不容忽视沉沉威压。

    与此成年三头地狱犬相比,刚才第二峰众弟子祭出战兽简直跟小鸡一样孱弱。就连妖娆心头都像突然压了一块巨石一样沉重起来。

    面对这种大幻兽,二师兄凝出雪显然威力不够刚猛。

    “这地狱犬不是一般犬只,它个头硕大,利爪上泛着一股滔天煞气,只怕是只兽王。”妖娆暗自寻思,心里飞速思考着应对方法。

    看着那三枚血盆大口,还有那漆黑看不到底嗓子眼儿,六师兄七师兄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觉得那锋利兽牙已经横了自己脖子上,脊背顿时发凉。

    “实不行,就只有用从于发财老神棍那里搜来雷符了!”

    看到众师兄们青紫脸,妖娆顿时摸了摸怀中纸符。

    那可是能引动天人第一衰变灭之雷恐怖纸符,如果雷符一出,林家冲必定死得连渣都不剩,她也能以这符是捡来为理由装傻摆脱责任,只不过因为一件狗血死仇与神宗大姓林氏结怨,似乎对想长期留神宗内她而言……也不是什么明智事。

    所以妖娆只是把手按胸口,并没有急着把纸符掏出来。万一林家冲逼人太甚,她再拿出来吓人也不迟。

    然而就三头地狱犬向妖娆扑来之时,天空中陡然传来一股暴风骤雨般恐怖威压!

    这威压来得太出人意料,不知是敌是友,顿时惊得妖娆也抬起头来。

    诛神!

    至少是诛神级威压,气息中夹带着不加遮掩怒意!

    “林家冲!你干什么?”

    一道凝冷无情声音天空中爆响,顿时震得众人经脉大动,气海浪涌!几乎此瞬间,每一个人都惊人不感动弹。

    林家冲抬头,看到一个紫袍男子踏着云朵,一脸肃杀地遥立于苍穹之下。

    轻风翻动着他华美无边衣袂,太阳以一个恰到好处角度他白皙肌肤上镀出一层神圣浅金。

    此男子绝世俊逸,犹如降世神尊,但那一脸极度压抑表情,却给人不寒而栗感觉!

    应天情黑着眼,看到妖娆红唇挂血发丝凌乱模样。

    心底没有由来地爆发出一股难以遏制滔天怒气!

    他本是防她来神宗捣乱,所以一路尾随而来,但现偶然看到她为了掩饰自己实力被林家冲欺负模样,他又心痛到无以复加。

    想想她当初敢战天人强者无边霸气,看看她此时与符山弟子站一起共苦隐忍,他无法形容自己心中对她怜惜与气愤!

    “你何需如此?!”

    应天情心中大声咆哮。

    “你想要神宗什么东西?只要你说出来,我会给你……只要你说出来!”

    压抑着自己内心悸动与愤怒,应天情看向林家冲目光里已经蓄满了刀子!

    看到应天情身影,还有他那明显不满表情,林家冲顿时忍不住一阵毛骨悚然。

    他是林家旁支重要弟子,但身份极为尊贵应天情大少爷面前连一条菜都算不上。不要说与他正面冲撞!

    不过林家与应家虽然暗中较劲,但也从来没有把这种争端摆台面上,不知此次,应天情为什么地自己发这么大火?!

    应天情不常回神宗,所以符山七师兄并不认识他模样,只能认出第一峰紫袍弟子身份尊贵。所以应天情一吼之下立即哇哇地大声嚷嚷起来!

    “都是林家冲,抢我们符山月供喂他土狗不说,还威胁我们符山今日惹想收徒收也是尸体。我呸!太无耻了,看我家九师妹入门也不带这样恣意凌辱!我们跟他拼了,还请这位第一峰师兄事后给我们正名!证明林家冲这厮是一个无耻恶徒!我符山弟子,是为维护尊严而死!”

    老七说得义正言辞,实际上却是以宗门大义暗示庆天情赶来帮把手。宗内弟子械斗将死,这第一峰看上去极有实力男子必然不能袖手旁观。

    应天情?

    妖娆遥看了一下矗立于天空中那个从影。轻轻地摇了摇头。

    “呵呵,靠不住。”她如是对自己说道,手指依然没有离开自己怀里揣着雷符。

    什么!

    威胁“玉魑”?

    应天情顿时再把目光落妖娆身上,只见她目光怏怏,手一直扶着胸口似要吐血。看样子伤得不轻!

    噌!

    应天情眸子里顿时飙出火来!

    轰!

    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动,只是下一秒,一声震耳欲聋巨响已经野蛮地充斥于耳窝内!

    而后众人看到林家冲双腿深陷于大地,呈现跪地之姿!

    怎么回事?

    一阵烟尘散去,眼前场面真让人睚眦欲裂!原来应天情已经一息之内从天空落于大地,威压不收反而愈发疯狂!刚才那巨响则是他一拳轰出。直接把还没来得及狡辩林家冲擂入地面声音!

    七窍震裂流血。林家冲此时正一脸呆滞,张大下巴地看着矗立他身前应天情!

    我擦!

    看到应天情一脸鬼畜狞笑,把脚又踩双目滴血林家冲肩头,就连一向淡定二师兄都开始不淡定起来。

    老七不认识应天情,他却早就听说过这应家长公子大名!

    出生即东彩云升起,百日便成圣王亲传弟子,集天地神光于一身,即使长年龟缩殇城不愿回归总坛,依旧是总坛内门弟子津津乐道风云人物!

    而就是这样一个传奇,现却如此不计后果与风度,直接踩了林家弟子肩头上!

    二师兄很直接地掉下巴了。

    咔嚓!

    一声触目惊心骨碎声响起,一脸痛苦林家冲左臂陡然一沉,看样子从肩胛骨到前臂直接被应天情踏了个粉碎!

    那养得白白嫩嫩手,此时就像是煮烂了软面条一样无力地挂林家冲身侧。

    “啊啊啊啊!”

    林家冲撕心裂肺痛苦大叫声并没有换来应天情丝毫同情,他黑着脸,继续把脚又换到林家冲右肩!

    他是哪只手欺负玉魑?不要问了,嗯,两边都废了算了!应天情眼底闪过一道阴冷锋芒。

    “啊!应师兄!不应大少爷!看我家少爷是林氏子孙面子上,放过他这次吧!”

    看到情况发展已经远远超过控制,虽然不知道应天情吃错了什么药,突然如此疯狂地为符山弟子出头,但为保林家冲平安,第二峰弟子顿时抱着应天情腿跪了一地。

    “滚!”

    应天情身上顿时爆起一阵极为恐怖罡风,把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跪稳第二峰弟子悉数人仰马翻地震出百米!

    以他为中心,百米内都沸腾着阴冷而决绝风暴!大地悸动,沙石以螺旋轨迹地面上迅速拖出一道道深痕。

    “林氏弟子,仗势欺人,以为家族荣耀自己便双脸贴金,此子不重罚,我手持宗门赏罚大印,愧对林氏列位家主长老!”

    换而言之,不打他都对不起自己!

    应天情一扬手,手中陡然出现一枚耀眼金印!

    那金印正面之“赏”字与背面“罚”字均出自初代神宗圣王之手,带着一股苍古且绝不容抗拒威压!

    宗门赏罚大印!可赏罚一切弟子级门徒功过对错,神宗内是一种内门弟子至高无上权力象征!

    握有此令者,神宗弟子不过四人!且四人都是将来可能成为圣王绝世天才!

    应天情一回神宗就被赋予如此重任,足见神宗圣王对他重视与呵护!

    嘶!

    所有人顿时被那金印刺瞎了眼,而后狠狠倒吸冷气!

    原本以应天情身份与实力神宗内就无人敢惹,现他手里又多了一枚能名正言顺虐待人宗门赏罚大印。恐怕林家冲此时是掉到臭水沟里。不认栽也得认了。

    匍匐于地面第二峰弟子望着那紫袍男子背影,只知道瑟瑟发抖。

    咔嚓!咔嚓骨碎声伴着林家冲极为凄惨叫声一同响起,应天情爆发着怒火直到把眼前人影踩成一团肉泥才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

    “以后谁妄图搅乱或者私吞宗门月供分配,都以重罚论处!”

    应天情明明是公报私仇,但嘴上却说得一本正经。就连那极虐人殴打,都带着旁人无论如何学不来从容风范。

    那好不容易清醒一点月供管事一看到林家冲被应天情虐待得人不人鬼不鬼模样立即又嗷嗷一声晕了过去。

    晕厥之前他咬破了自己舌头指天发誓,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他都不再找符山弟子麻烦。

    我擦!

    符山二师兄,六师兄,七师兄眼珠子都瞪爆。就连妖娆都诧异地皱起眉头。

    “嗯,这残暴样子倒与蓝破魔形容没有什么差别,但好像也是为了给符山出气,从初衷上说,这家伙并没有蓝破魔说那样事非不明。”

    看到应天情痛扁林家冲,妖娆心里也是一阵巨爽无比。

    不过待应天情转过头来,妖娆却奇怪地发现,他看向自己目光里,闪烁着灼灼怒火。

    为什么啊?

    妖娆抱着还咬着一片兜裆布不放二毛,被那怒火冲天目光逼得一阵疑惑。看着妖娆疑惑眼,应天情气得呕血。

    他很想伸手给她抹掉唇角血。但手指僵硬了半天,终还是冷冷地对符山二师兄说道:

    “你们去把符山这个月月供领走,以后有人克扣符山份额,支人与我来说。”

    “多谢!”

    二师兄对应天情一拱手。他感觉到这天之骄子不对劲,但他性格一贯冷淡,所以没有多言,背起早被打晕大师兄、八师弟,拿起月供便带着妖娆等人拍拍屁股御空而起。

    那些混乱善后,就教给莫名其妙为符山出头应天情吧。

    “唉……”

    应天情负手而立,轻轻却又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当夜。

    妖娆与八个被扒得精光男子一起被绑成粽子跪了符山山巅碎石山路上。

    “说!你们这群笨蛋犯了什么错!”

    钟林子老头手持一根荆棘条儿,甩地上啪啪直响!老脸都气歪了!

    “说说说!从老大先说!”

    荆棘条儿差点抽到为首男子脸上。

    “我……我不应该与人起争执,把二师弟他们也引去……”大师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钟林老头狠狠地抽了一鞭子!

    “笨蛋!”

    “老二,说说说,你错哪里?!”钟林子老头声音里带着决绝凌厉。

    “我……不应该把阿九带去。”

    “啪!”又是一鞭子!

    “老三,老四,老五!算了!”钟林子又是一阵嗷嗷:“你们两个去修房子,一个蹲了一天茅房。就不跟你们计较。老六,到你说了!”

    老头提着鞭子,恶狠狠地向一脸委屈老六走去。

    “我……我不知道……”死胖子没出息地瘪了,于是毫无意外地,被钟林子封赏了足足两鞭子。

    看到前面几个都被惨打。老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装死。所以换来了两鞭不止,还多加了一脚。

    “老八……”钟林子还没有叫完,跪妖娆身边一个细皮嫩肉少年就自己哭喊着向鞭子撞去。

    “哎呀,滚滚滚!”

    “小玉!到你了!”钟林子踹了一脚,又凶残地瞪着妖娆,丝毫没有白天慈祥模样。

    其实那鞭子并不很痛。何况妖娆还穿着足够多衣裳,不过这种教训徒弟方式妖娆还是第一次遇见,她有些紧张地看着七师兄那挤眉弄眼表情。

    被捆起来之前,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师兄就对她千叮咛万嘱咐。师尊每次爆怒都是这个模样,但是每次众人都回答不出师尊心里想要答案,所以只有各凭本事,装傻卖萌求师傅少打两鞭,提早消气。

    “卖萌啊阿九……”

    “挤眼泪啊阿九!”

    七师兄蠕动着唇,轻而急促地对妖娆示意道。

    妖娆弱弱地吞了吞口水,突然把心一横。

    他喵了个咪!

    她没有卖萌大哭,而是直接把头深埋于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答案!

    “师尊,教我厉害攻符!总有一天,我要以自己符力,打得林家冲屁滚尿流!”

    她说是实话,既然身符山,为隐藏身份而收敛灵气,那么她便要以符力,为自己一争天下!

    应天情可能只出现一次,但神宗内还会有无数林家冲!

    原来她来神宗只想保持低调,但今天一看,低调容易被人欺负,所以她要强!要以一种保护自己真身方式,强大起来!

    看着妖娆那灼热如星双眸,钟林子先是一愣,而后突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小玉!好眼色!有骨气!我等这傲骨很久了!”

    啪!

    一声,妖娆身上绳索应声而断。钟林子将她一把提起。

    “为师教你一计攻符,看以你悟性与傲骨,两个月能不能学成!”

    看着师尊灭哈哈地提着阿九远走,这蹲了一地浑身鞭痕八个赤果男子皆大眼瞪小眼……

    肿么回事?这就是答案?这么简单?

    “啊啊啊!师尊啊!你好坑啊!先放了我们,我们也想变强!”

    今夜月光特别圆。

    第二峰林家院子里却不怎么安静。

    “大长老,我林氏旁支一脉一个有潜力弟子,被刚回归应天情卸了双手,震断浑身经脉,已经再无重修幻技希望。”

    地上有一绿衣老者匍匐,气得浑身颤抖地对半靠软榻上之人汇报。

    榻上显然不只一人,还有让人脸红心跳娇喘声传来,良久榻内才有人回答。

    “一个区区旁支弟子,废了就废了没有关系,让应家小子继续嚣张便是,我不怕他嚣张,只怕他查到那日软骨化功之毒是我林家赠给司徒圣女。与这一点有关线索,你去给我通通了结!”

    “是!”听到榻中人对旁系弟子生死不论,跪地老者似乎表情一阵狰狞,但后还是恭顺地回答了一声“是”字,而后凭空消失夜色里。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