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5:寂灭一指!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小玉,你之前所学符术,皆与护符有关,现你知不知道,攻符与护符大区别?”

    月下,钟林子老头负手而立。轻风之中除了竹叶晃动声,只有沙沙虫鸣。

    越是树影晃动,越显得四周空旷寂寥。

    妖娆闭上眼睛,想起刚才二师兄与林家冲对战一幕,二师兄符术明明高强,但还是无法迎击对方暴风骤雨般打击。

    “是……速度。”

    当妖娆张开眼瞬间,她齿贝间也轻而易举地道出了一个答案。

    若是护符,只要准备充分,一个符师可以花十天甚至十年光阴去创造与修补一道大阵,但攻符,必须短时间内完成有效打击!

    “不错,是速度,当然也与每个人对符术领悟力有关,但重要,还是速度。”

    钟林子眉头一扬,自知自己这位小女徒弟天资卓越,一点就透。所以他没有废话,而是挥起衣袖轻轻向虚空一点。

    只有这么简单一点。

    钟林子出手之时便回头问妖娆:“玉儿,看看为师这一点,手中符力到底强弱变化了几次?”

    钟林子老头手指徐徐向前,推开夜风,给人一种祥和且缓慢感觉,但这祥和中,却蕴藏着强大力量!

    妖娆因钟林子老头话而聚精会神,一身幻力不由自主凝集于双眸,泛起红,青,黄,银,暗五色光晕。

    她眼里,钟林子老头点出一指动作已经分解成无数细小片段。那看似相当简练一点突然微处绽放出无数难以言喻变化!

    一瞬间,却犹如岁月过了千年。

    燕子掠过湖面,波澜不兴,但倒影水中月亮剪影却被燕子掠起轻风一剪而分为两半,与此同时,一道淡淡符芒乍起。幽幽向远方延展。

    那从钟林子老头手指间迸发符火向一片树林而去,原本只如荧火般微茫,但却接触到层林那一瞬间,爆发出无比恐怖毁灭气息!

    轰轰轰!

    低哑而沉闷声音响起,瞬间密林灰飞烟灭!

    不是焦土炭树,而是任何生灵,任何阻挡视线一切有形之物都这一指之威下化为肉眼不可见细小尘埃!

    一指颠覆!实惊人!

    嘶!

    妖娆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有想到钟林子居然一指之符力能达到这样骇人听闻强度!这攻符破坏性,远比破天指剑意加强大!

    “小玉,为师一指,变幻了多少次?”

    爆炸掀起狂风中,钟林子须发倒卷,负手而立,仿佛丝毫不为自己符力之强悍而扬扬得意,而是一直把注意力放如何教导妖娆身上。

    妖娆收敛眸光,对钟林子实力再无揣测之心。她一边庆幸自己走狗屎运撞到了这么一位举世难寻攻符老师,一边敬畏地低下头,认真回答。

    “回禀师尊,一共六百五十四变。”

    一指符力,六百五十四符变,此技看似一招,想要融汇瞬间如此多变幻,只怕是一件极为繁杂困难事。

    听到妖娆回答,钟林子愕然一怔!

    他原本预计玉魑大概能看出三百变左右,但万万没有想到,只是这么一瞬,她却精准地数出了他指法所有变化!

    此女……将来成就,将远超他预计!

    钟林子直接呆滞了数秒,才缓缓回过神来。但他表面没有半点变化,还是一幅波澜不兴表情。

    “不错,正是六百五十四符变,此符名为‘寂灭’。”

    “想学这符,你指法必需异常迅速,所以为师先不教你指变,只炼你指功,不知道小玉你,吃不吃得了这苦?”

    钟林子目光湛湛地向妖娆走来,这弟子心性与聪慧他都十分喜爱,但世人想要达到一样成就与目,愚笨者勤奋,聪明者懒惰。

    智者以智补劳,愚者以勤补拙。此为人中之人。

    想成大事,真正足踏一方,成为人上之人,问鼎巅峰辉煌,勤奋与天赋二者缺一不可!

    因为“玉魑”天资与悟性,钟林子临时决定增加历练她强度。

    “小玉不知自己师尊眼里是娇嫩还是坚强,但师尊可以放心与我一试。我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

    妖娆无畏地迎着钟林子那审视目光。眼底闪烁着一种动魄人心力量!

    开玩笑,这么多年历练,她什么苦没有吃过?她从来不是温室里花朵,只会暴风中绽放自己光芒!

    “那好,这片修行之地从今天起是你了。”

    钟林子指了指身后石滩。

    刚才被他一指轰灭树林边有一片乱石岗,岗内星罗密布大大小小黑色顽石无数,半柱香前巨大爆破声中,这石滩中顽石依旧稳立大地,没有半点晃动。

    “你用指力把这片石滩上所有拳头以上大小石块中央都击出一个完美小洞,限时十天。十天之后,你若完成,再来找我学习此指指法,如果完成不了,你与此技无缘,师尊换一套别攻符重教你。”

    钟林子说罢,继续认真地打量着妖娆脸。其实那十天之约,只为激起小玉斗志。无论她十天成功与否,这一指符技他都打算细心传授给她。

    提出这种历练弟子要求,要是换了别弟子,一定会叫苦不迭。莫说只能用指力,就算是用战兽幻力把整个乱石滩碎石都践踏一遍需要大量时间,何况是不能损毁,限时十天,还只能给每枚石头开个指洞!

    这不是坑爹吗?神仙都完不成!

    但妖娆却没有半点怨言,目光已经开始对着眼前目标湛湛发亮!

    “钟林子老头果然是用心良苦,以指击石,不但能淬炼力量,还能锻炼精出手精确度与速度。好!我喜欢!这套‘寂灭’攻符我要定了!”

    “师尊,您先走吧,我就不送了。”

    妖娆心中热血澎湃,脑海里还是刚才那片树木瞬间灰飞烟灭惊人威力,她兴奋地绕过钟林子身体,直接向那乱石滩扑去!

    她要不断练习中琢磨手指出指角度,因为她虽然能看明白钟林老头一指寂灭中六百多处变幻,但自知换了自己,就算给多画符时间,也未必能将整套符法完整地演绎下来。

    说到底,是指法不娴熟多变。

    看到“玉魑”如风一样掠过自己身侧,已经全然无视自己存,钟林子心中顿时升起一股莫大欣喜。如果老二肯像小玉这样苦炼基本功,也不至于每结一符都要耗费十息时间,以至符力虽刚猛,但有效果率却……咳咳……真他丫坑爹。

    钟林子心满意足踏着月光而去,他离开时候,身后就已经响起细小但急促击石声。

    “也许小玉,真能十天之内办到。”他摸着自己胡子,笑呵呵地踏着轻步伐远走。

    皓月当空,月光静静洒妖娆身上。

    无人陪她,她却并不感觉寂寞。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妖娆也浑然不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符山那废话多乱烧房子七师兄却悄悄地靠近了妖娆身旁。

    他看着“阿九”身旁那些破碎黑石,心里一阵佩服。要是换了他自己,只怕戳一个晚上也未必能以指洞穿一枚碎石,也不知道师尊到底想教阿九什么符术,居然用这种变态又枯燥方式历练她。

    但愿阿九那漂亮削葱指不要明天肿成萝卜才好。

    就七师兄走神之际,妖娆已经蓦然抬起头,虽然精神力高度集中,但是她五感还是敏锐异常,自七师兄出现地平线起,她就感觉到了他气息。

    “师兄,有事吗?”

    妖娆扭了扭有些僵硬脖子,而后一脸笑意地问道。

    “阿九,山下有个第一峰紫衣弟子想见你,我正好路过看到,所以帮他传个信。”七师兄嬉皮笑脸地对着妖娆挤眼睛。

    一般十八主峰弟子都很少来符山这种边远地方,而阿九才到第一天,就有第一峰紫衣弟子来拜访,真是好福气!

    “谁?”妖娆一皱眉头,而后淡淡地问道:“是白天那个给我们解围应天情吗?”

    不说这一句话还好,妖娆一提“应天情”三个字,七师兄便立即捶胸顿足地嚎啕大叫起来!

    “你们又不早说,又也没有听清他名字!原来白天那个是应天情啊,神宗弟子中传奇人物!嗷嗷嗷嗷!为毛不说清楚一点?我还想让他给我签名!嗷嗷嗷嗷!”

    “山下那个我不知道,一听他要找你我就立即跑上来了!”

    呃……

    妖娆顿时挂了一头汗。

    看来七师兄山下遇到想要见自己人并不是应天情,不然就凭他这火热追星范儿,还不山下就把应天情给生吞活剥了?

    应头牌,真是男女通杀。

    “那来找我紫衣弟子会是谁?”妖娆拍拍身上灰站起来。还是准备下山看一眼。

    其实她心中希望前来见她是那殇城头牌,因为今天匆匆离开她还没有来得及向他道谢,虽然蓝破魔曾经说了关于他诸多恶言,让她极度厌恶那花心又目无尊长皮囊帅哥。

    但她从来都是非分明。有恩就是有恩,好就是好,今日应天情出手相助,帮她解了一个大围,改观了一些她对他不良印象。

    这份情谊妖娆记心上,她希望自己能亲口对他说一声谢谢。

    还有……

    她也想问问他,为什么他每次看她眼神都那么繁杂还带着仇恨?

    一边想,妖娆一边挥别七师兄,向山下小路走去,直到看到那站都站不定,不停上窜下跳人影,妖娆才释然一笑。

    哦!是蓝破魔啊!那里扯着长袍怎么穿怎么不舒服人不是潇洒利落惯了蓝破魔又是哪个?

    “破魔,你找我?”

    叫多几次,妖娆也不再觉得这个名字拗口,只是记忆里那肿脸形象也一直没有淡去,那个“蓝破魔”给她命魂,此时还滋养那枚剔透青玉里。

    她差点忘记,蓝破魔也是神宗第一峰弟子,自然身着与应天情一样紫衣。只是七师兄不认得而已。不过那奢侈富贵第一峰紫袍放蓝破魔身上着实不搭,那些多层衣领被蓝破魔揉成了一团麻,他背上还背着那张青弓,耳后依旧插着三根极惹眼羽毛。

    原本利落潇洒模样,硬是被这一袭华衣给拖累了个不伦不类。

    “哎呀,小玉你来了。”

    蓝破魔一看到妖娆便兴奋得不行,手里握着一个小瓶子立即就向妖娆手里塞。

    “这是什么?”妖娆疑惑地捏起被蓝破魔塞来小瓶子。发现瓶子里飘出淡淡药香。

    “治伤药。”蓝破魔扭捏地说道。“天情说你今天受伤了。”

    咦?

    应天情说?

    妖娆微微一愣,而后莞尔一笑。她那些伤其实都是自己故意弄出来,就是怕众人都伤她却不挂彩显得太惹眼。原本都是不大伤口,有还没有走出三步就好了。没有想到蓝破魔还会因此来给她送药。

    “谢谢你,破魔。”

    妖娆微笑着把玩手药瓶。

    “还有……替我向应天情少爷带一个信,说今天事,我与符山师兄们都很感谢他,他日我必当面向他道谢。”

    妖娆一提起“应天情”三个字,蓝破魔就弱弱地缩一下脖子。看来这次除了送药,他还有别话要说。

    只见他吞吞吐吐,低着头揉着衣角十分尴尬地对妖娆说道:“那……那个……那个小玉,我前几天总是你面前说天情坏话。是怕你也像那些宗门女子一样太疯狂地喜欢他,后自己受伤害。”

    蓝破魔抬起头,眼里盈满委屈而真诚泪花花。

    “其实他不是那么坏人,他与那么多世家嫡女有关系,多半是为了给殇城战事增加后援,而且他从来没有刻意去伤害过谁,只……只不过你也知道他那张妖孽脸……他不惹桃花,自然有桃花来惹他……”

    “还有那日他与王戟师叔祖对战,也是王戟师叔祖先野蛮地掀他房子,搞坏了他心爱什么花花……你不要误会,他不是你想象中那种纨绔恶少。”

    蓝破魔说话速度像打拨浪鼓,一气呵成,绝不敢有半点停滞,听得妖娆都差点断气。

    “所以……”蓝破魔话锋一转,好不容易才切入正题:“所以小玉你,不要因为我话而……”

    “我懂。”蓝破魔还没有把后一句话说完,妖娆就打断了他深情陈述。

    妖娆扬着手里药瓶,唇角勾起一抹艳丽颜色。

    送药虽然是蓝破魔,但若应天情不提示,不授意,只怕粗心蓝破魔也寻不到这么好伤药来找她。

    “人都不可能相见之初就能一眼看透对方内心善恶,所以才会有揣测,有误会,有偏听。就算你之前没有误导我,我初也极为厌恶把那么多女子心情当玩物自以为是之人。”

    “但我会用自己眼来看。”妖娆明媚双眸夜色中散发出一种让人不自觉迷醉神光。

    “他并不是我开始想象那种人,至于他像不像你现说那么好,呵呵,我不知道,反正我现明白,他没有你开始说得那样坏。”

    “所以不用担心我对他有偏见,时间能证明所有一切。也请他不要因为我开始对他有偏见,所以老用那帅死人眼愤怒地瞪我了,那样我会被迷倒。”

    妖娆扬扬素手,开玩笑地说道。

    把应天情愤怒归为自己对他态度上。不过除此以外,也确没有别什么原因能让她觉得应头牌那诡异眼神站得住脚。

    她心中,应家大少不过是与自己有过几次照面高高上贵公子,哪知他悉知自己真身,知道她来神宗目不纯,想阻止她,又想保护她,那种极为矛盾心情?

    蓝破魔被妖娆一席话说得呆滞。

    他原本以为自己要费一些口舌才能让小玉对应天情态度转好一些,因为毕竟第一印象产生,就很难改。何况小玉看上去就是那种天真纯洁,没有什么心眼,做事直接不会拐弯火热丫头。

    没有想到她心思如此细腻而大气。

    能扭转自己偏听,只信自己眼睛……

    “破魔哥哥。”妖娆一边笑一边把蓝破魔那揉成一团麻衣领整理好,然后又把他挂耳后那不伦不类羽毛给取了下来。

    “谢谢你,还有,谢谢应天情。我这十日很忙,等过了十天,我去第一峰向他道谢。”

    妖娆为蓝破魔整理好衣襟,拍了拍他僵硬肩,转身又朝符山上走去。

    符山山顶,还有一滩碎石等着她给戳洞洞呢!

    直到那纤细身影消失目光头,蓝破魔才回过神来,而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大声嚷嚷道。

    “这下你满意了吧?”

    “嗯。”

    另一个紫衣身影从山岩背后一闪而出。原来还有一人!

    应天情脸上挂着璀璨笑意站月光里一阵傻乐。刚才妖娆说一切,他都听到了。

    “是你不早说,你那日上马车前,遇见心动女子就是小玉。我才……哎哎哎,你这浪货,刚才把我揍得好痛!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还是去继续说你坏话得好!”

    蓝破魔气愤地撒泼。

    蓝破魔此时一点没有见妖娆时那生龙活虎模样,呲牙咧嘴地捂着屁股与后腰痛不欲生。应天情实觉得妖娆不应该对自己那么排斥,所以挥了几下拳头,就让蓝破魔全盘招出,自然……当傻蓝招供之后,一阵暴风骤雨洗礼也没能逃过。

    苦逼……一直都只有他。

    “当时心动与现心动不一样。”应天情一场眉头,伸手又把蓝破魔整齐衣襟给揉了个稀巴烂,顺手还把那三根羽毛倒插蓝破魔耳后,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你也知道我看到气度不凡女子,就会揣测她家世,而后想方设法把她们带到殇城,那一日,只是她拒绝我,让我产生了兴致。你说得没有错……”

    应天情老实地点头。

    “从这一点上说,我不是好人。”

    “但……玉魑,是毒药,你不能靠得太近,因为一旦靠近,就算焚心碎骨,那种想与她并肩而行冲动还是会吞没人理智。越靠近……越难以自拔,后直接放弃挣扎权力,任由她拖入泥潭深处。”

    应天情一想起妖娆身份,心里顿时又矛盾起来。

    其实妖娆讨厌他,不理他,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救赎。越疏离,日后到了争锋相对一日,也越不伤心。但他就是抑制不了,抑制不了把嘴贫蓝破魔狠揍一顿而后逼他来述情冲动。

    是他自己……把自己向无可拯救一面推搡。

    吓!应天情这比喻……有些邪啊!

    蓝破魔顿时抹了一脸汗,心中暗道:哪有把心仪姑娘比喻成毒药……什么泥潭之类变态?天情一定是疯魔了!

    “我不想靠近,不想靠近……”应天情摇着头,转身向黑暗夜色里走去。

    看他这样疯疯傻傻,说不清楚不开心,说清楚了也不开心模样,蓝破魔只能一头雾水地跟应天情身后。

    身前人原本步速稳健,可是就他呢喃自语之时,他又不知想起什么似突然一滞。

    蓝破魔脚步一颤,差点要撞到忽然不动应天情背上。就蓝破魔抬头想骂时候,蓦地又看到应天情笑得如明月皎皎脸转向自己。

    应天情那浑厚而带有奇异吸引力声音缓缓流入他心田。

    “不过她说,我眼迷死人……我很开心。”他指着自己长而有神双眸,脸颊上带着平日不见颜色。

    蓝破魔顿时心头一凛。

    总算明白,他应兄弟,这一次是真……疯魔了!

    二人踏着山下落叶,沙沙地远走。

    而今夜符山脚下出没所有人,都没能抬头看见,一株巨树顶端,赫然站立着一位黑衣男子!

    此男白天做白衣打扮,夜时却一袭黑衣加身!只有气质依旧冷如冰霜。威压却臻入自然,与天地灵气张息同步,无论是妖娆还是应天情,都没有发现空气中丝毫异状。

    二师兄掠起雾色眸,抬头看了看妖娆上山方向,又看了看应天情与蓝破魔离开路径。而后从腰间抽出一柄玉萧放嘴边,轻轻吹响。

    此萧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一身黑衣符山二师兄手指却萧孔上灵活地跳动,表情沉醉,仿佛享受于那只有他才能听见华美乐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