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6:藏书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二日,到了入夜时分,一道紫影又如夜风般静静落了符山脚下河床旁。

    应天情坐于水中石上,着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次没有蓝破魔相伴,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悄悄离开第一峰内门弟子别院。这微凉流水夜景中,他衣袂垂于水上一寸,随风轻舞。他梳理了一下自己思绪,转而陷入半入定状态。

    符山山脚,灵气自然不比神宗第一峰浓郁,但他却这里,找到了平静。

    “我不过是守着玉魑,如果她不做对神宗有害之事,我便恪守她秘密。如果她夜里想偷偷溜下符山,那只要经过此路,必然逃不过我五感。”

    应天情淡淡地瞥视了一眼眼前黑暗上山小路,而后静寂于水中,谁也听不到他心底叹息。

    “如此一来,我不破誓言,也能不负神宗恩情。”

    遥远树梢上,依旧有一个朦胧不可查身影同夜风一起荡漾。

    薄唇离开玉萧,萧孔上呼出一层薄冰,二师兄清冷眸子注视着那盘坐于河中巨石上紫袍身影,额角长眉,轻轻地向上扬了扬。

    原本一曲毕后,他习惯回房休息,可是因为这不期而来男子,二师兄薄凉唇再次覆上玉萧。

    没有声音曲子,吹了一夜。

    第二日,同样场面上演,第三日,第四日……没有人知道,符山夜里,两个鬼魅一样人影,相互守望不同东西。

    妖娆抹了一把汗,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中太阳。

    这仿佛已经是她石滩上待第七日。

    满地碎石,只要大如半拳者,皆中央可寻一枚手指粗细贯穿之洞!

    远远看去,甚是壮观。

    这些碎石上指洞有歪斜,甚至因洞穿岩石而石面上产生了无数蛛网一样裂痕。但越到后面,那些贯穿之洞痕迹便越平整,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犹如一指击透。

    这对于妖娆而言,是一件比钟林子预计中困难历练。

    因为妖娆自小炼得熟悉一技武招破天指便是以指尖凝集剑气,而现却要求她完全放开武技,只以符力击石。初时候,符力中总夹带着一丝难以消减剑意,导致碎石崩毁。妖娆睚眦欲裂地炼了两日,才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不自觉与符力一起外放剑意。

    妖娆此时举着一枚黑色圆石,透过石中指洞来看天空中耀眼日光,那璀璨日光指洞内投影出完美光晕,将它没有半点瑕疵内壁清晰地显现妖娆眼底。

    “不错。”

    七天来妖娆第一次觉得满意,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拍拍身上灰,抛起手中石子对自己自言自语说道:“可以交差了。”

    七天来钟林子老头并没有来打扰她,只是几位师兄们轮着给她送些食物。只有那一般不太喜欢说话,总是一个人埋头苦炼二师兄经常一大早就站石滩旁陪她。有时二师兄还饶有兴趣地也拾起石子东戳西戳,不过无论什么材质石块一到他手上,立即就会化为一片冰棱尘埃。

    为此妖娆还专门寻问过多嘴七师兄,二师兄为什么总是冷冰冰。

    七师兄每次答应都异常坑爹,这次也不例外。

    他说那与每个人都不是很亲近二师兄其实所有师兄弟们都没有入门时候就一直跟着钟林子师尊,本应该排行第一,只是因为当大师兄还要洗衣做饭……所以那冷巴巴家伙就蛮横无理地把第二个师兄培养成了符山好男人,而后自己退居为符山二师兄,直接撂下当头儿担子!

    后七师兄还愤愤地总结:“真不知道师傅是从哪里把那个冰块给捡回来,一直是个冰脸欺压我们,哼!”

    妖娆知道事实一定不如七师兄描述那般血泪斑斑,但事情经过应该与事实符合七七八八。

    因为从几次表现来看,二师兄对符山热爱丝毫不逊色于符山任何弟子。只是他性格外冷内热,不容易让人亲近罢了。

    “是与其让符山所有弟子都敬畏,不如让一个温和大师兄出现,令气氛融洽?”妖娆心中如是猜测。

    除此之外,妖娆还对二师兄名字很感兴趣!

    与苏一样,二师兄名字只有一个单字:

    泠……

    “师尊!师尊!”妖娆风风火火地举着她满意作品向山下冲去。七日达成目标,一定能让师尊满意。

    符师一脉大殿与弟子门房都建立靠近山巅位置,所以离妖娆所乱石坡并不遥远。

    “哟!我们阿九终于舍得下山了?”

    妖娆一冲入大殿,就撞上一个身体魁梧,表情憨厚男子,这苦逼男人正身穿围裙,一手晾衣,一手杀鸡。

    可怜大师兄啊……

    妖娆看到这张被符山众弟子轮番欺负虐待还一直保持从容温和脸,打心眼里为他鸣不平。

    这便是那日带着老八去领月供,还没有争辩几句就被林家冲带那些恶徒们打晕符山大师兄。是被二师兄强推到符山大弟子之位倒霉大师兄。也是符山洗衣做饭烧柴打水扫地喂马……超级奶爸大师兄。

    因为去乱石滩给她送了几次饭。所以妖娆与大师兄也早已熟络。

    今日日头格外好,超级奶爸大师兄洗床单被套已经晒满了整个院子,就连妖娆小花被都已经被晒得散发出一阵阵太阳清爽气味。

    “哎呀……大师兄怎么连这个都洗了……”妖娆还有些不习惯。虽然那些物品她都没有用过,不过七师兄早就一一拿给她看过。

    还有她套裙,她宗门符裙,她……我擦……二毛也被刷了个干干净净,四蹄被缚地挂了晾衣绳上……

    可怜小萌兽,此时正弱弱地吸着鼻子,无辜地挺起小肚皮,吊绳上,对着妖娆无助地抽噎。

    妖娆嘴角抽搐。

    她原本还想关切地问一下超级奶爸大师兄需不需要帮忙,现看来……连二毛都能制服牛人……想必根本不需要什么帮助。

    “大……大师兄……师傅上哪里去了?”妖娆一边解下洗得干干净净二毛,一边弱弱地问道。

    钟林子那懒散老头,平日里一般都会倒门口大树底下睡懒觉,可是今天却不见了踪影。

    “师尊去找王师伯喝酒去了。”大师兄一边甩开手中被单,一边乐呵呵地拍着妖娆头。符山好不容易收了一个女孩子,妖娆自然得到众人无限宠爱。

    这倒是妖娆从来没有想到事,不过区区几天,也没有过多交情,但符山弟子与钟林子却给妖娆一种很温暖感觉。

    也许这也是为什么冷冰冰二师兄一直努力守护符山原因吧?

    “哦……”

    妖娆顿时失望地一叹。要是钟林子去找王戟老头喝酒,一对好基友又不知道喝到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八成现二人已经语无伦次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要是让这种状态下钟林子来验收自己成果,万一他一兴奋,把寂灭指法教错,那不是坑死她了?

    大师兄对妖娆挤了挤眼睛。

    “师傅不,阿九可以偷懒了。”

    众师兄们都知道钟林子师尊正教玉魑一种极难炼成攻符,为此阿九天天蹲石头堆里戳石头。不过大师兄没有想到妖娆这么就完全了钟林子师尊交代任务,还以为是女孩子玩性大发,戳石头太无聊才突然放松一下。毕竟前七日,这丫头可是蹲石滩里一动不动。

    妖娆也不打算张扬。

    “呵呵,那我就偷一天懒好了。大师兄……我要下山玩!”

    妖娆眸光一闪,其实来神宗七日,她除了符山,还哪里都没有去过。这神宗到底什么模样,她心里没有一点谱。

    “下山玩?”

    大师兄皱了皱眉头,仿佛思考,因为今日众师弟们都到锁山大阵那里修补一道使用时间太久有些老化符印,所以山上并没有人能陪着阿九下山玩。

    不过看着妖娆那一脸期待表情,大师兄也不想拂她意。于是认真说道:“宗里规矩很严,阿九不要乱跑,把你符师宗袍换上,迷路了就拿出宗令问人。”超极奶爸已经开始絮絮叨叨地叮嘱起来。

    “嗯!”妖娆兴奋地点头。

    “那大师兄,我有什么地方能去?”

    宗门内规矩多得很,像妖娆这种入门小弟子,禁制多得可以写出一本厚厚书来。她可不想领鞭子,所以还是一开始就问清楚得好。

    “若是想玩,第七峰前静水莲池风光很好,还有第十八峰旁寻梦潭。第四峰侧红枫林……”大师兄掰着手指算起来。“如果想随意看看,以阿九你符师身份,可以去太乙山藏书阁第一层随意阅览了。”

    大师兄之前所说所有景点都提不起妖娆兴致,但后一句“藏书阁”却恰好戳中了她要害!

    藏书……

    她心中暗自揣测,那必然是神宗各种典籍保存地方,不知道有没有关于化龙血池线索?

    “大师兄!我要去藏书阁!”妖娆风风火火套上那梨黄色符师宗袍,抱起二毛就向山下跑。

    身后只传来大师兄弱弱叮咛。

    “阿九慢点,不要摔了……”

    妖娆御空而起,她知道太乙山哪里,七师兄提过,那是一座离第一主峰不远大青山,无论神宗任何地点,只要能找到第一主峰位置,便能找到它。

    神宗第一峰气息浑厚,远远望去犹如砥天之柱一样屹立于苍穹之下,散发出阵阵云浪般灵气,就算它只是一座山峦,也无时无刻不给人心中投影下沉沉威压。

    因为这种敬畏,是对神宗第一峰之尊贵所敬。是对无法撼动神宗律法所敬。妖娆目光虽然一直落第一峰旁一座青山上,但她还是微微踌躇,而后落了第一主峰山脚下。

    “来者何人?”

    果然每一主峰守备都十分严格,不像符山只布几道大阵,有人到访符师殿前碧水便会荡漾。这神宗第一主峰外围,简直像铜墙铁壁一样,只怕青魔海流云殿,瑶光圣地……之类宗门总坛,都没有妖娆此时眼前阵势吓人!

    各主峰门口,依旧布施各种混沌锁山大阵。锁山阵后,每隔数十米便有一道门防。

    向妖娆喝话,正是门防上矗立一个眉目清秀第一峰弟子。

    妖娆立即祭出自己宗符,而后彬彬有礼地向前一拱手。

    “符山弟子玉魑,来拜见应天情师兄,还请这位师兄帮忙通传一声。”

    妖娆还记得前七日应天情管事处对符山弟子伸出援手,也记得自己对蓝破魔说话,有空时,一定亲口向应大少爷道谢。

    当听到“应天情”三字之后,那站门防上第一峰弟子连头都懒得抬一下,而是不耐烦地朝着妖娆挥了挥手。

    “没事别来瞎捣乱,该上哪去上哪玩去!”

    听到这略带鄙夷回答,妖娆顿时被噎了个半死,她原以为见不见得到应天情这种神宗骄子,得看那应头牌心情。现才发现,根本不需要要考虑应头牌心情,因为底下人看到她这张平凡脸,就自做主张地认为应头牌没有这个心情。

    “我喵了你个咪!”妖娆暗暗对那回话之人比了个手指,而后头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

    算了,不通报就不通报,她又不是上竿子想抱人家大腿,非要寻死觅活地见到应天情本人,以后宗门里还有得是机会遇上。不急着这一时半刻。

    那些不愉念头妖娆脑海里并未停留一瞬,就被她轻描淡写地甩了出去。

    只不过她不想纠缠,有人却没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哟!想见我符山应师兄,把脸转过来给我看看,倒底是什么货色?”

    第一峰锁山大阵后传出一阵刺耳娇笑,而后数道人影立即御空而起,破风跃过妖娆头顶,直接拦截了她面前。

    妖娆眸光一寒。

    此时站她面前是一位姿容艳丽紫袍女修,看那紫袍上鎏金花纹,也知道她身份必如应天情和蓝破魔一样,是第一峰内门重要弟子。

    眉心点朱砂印,长眉以螺子黛高高挑起,红唇丰盈如樱,确是一位难得佳人,只是脸上那飞扬嚣张之气,活生生破坏了本来不俗美。

    除了姿容,这女修实力也不差,如此年轻,身上已经带着一股十阶域主战神威压。

    “哟,就这灰头土脸模样?也敢来见应师兄?不好好看看自己长什么模样!”

    这紫袍女修纤长手指本想妖娆下巴上一弹,但伸到近处仿佛又嫌脏一样皱着鼻子把手缩了回去。出言却是极为刺耳难听。

    妖娆没有说话,而与此女修同行诸人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有同样紫袍男女,还掺杂着几个第三主峰蓝衣弟子身影。

    “就是,我家凤仙儿姐姐为神宗第一美女,还不一定天天得见应天情师兄,像这种乡野烂货,还以为自己是个神宗偏门小弟子,就能傍上应师兄吗?哈哈哈!”

    一个站凤仙儿身旁看上去年轻很小紫袍少女一脸崇拜地看着凤仙儿脸。仿佛对这凤仙儿无比依赖。她们容貌相似,只是少女脸还没有长开,还没有绽放出如凤仙儿那般浓烈美,不过从眉眼相似之处看,二人应该有血脉上关系。

    “就是,我早建议师尊,以后不是主峰内门弟子旁门弟子,就不要到各主峰山脚下乱晃了,看到多败兴致。”

    又一位气质高不可攀,清冷如月蓝袍女子捂着鼻子说话。这是第三峰内门弟子,名为冰舞。与凤仙儿是闺中密友。虽然长得没有凤仙美,不过刻薄功夫却丝毫不逊色于凤仙。

    要是换了平常女弟子,被这些毒舌女人疯言疯语极羞辱,还不知道要多羞愧脸红。但妖娆却只是冷冷一笑。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对应天情同情。

    “当头牌,也不是那么容易啊……看着这些疯女人,每天得多闹心?”

    心里瞬间也不再有什么气恼,与**比智慧,只会被她们拉到与她们同样低俗高度,然后被她们丰富脑残经验给狠狠打败。

    人不同猪讲。

    妖娆平静地点点头。

    “那是,像我这样没长相没势力,是没有什么资格来见头牌。以后都让给姐姐们抢。”

    她踏着轻步伐,绕过还托着下巴想这句妥协之话中到底带着什么意思凤仙儿,直接向第一峰旁太乙山御空而去。

    “哼!”

    想了半天,呆原地凤仙儿都觉得妖娆说这是好话。那符师丫头话大概是说:以后她长了眼了,不再来第一峰,还祝她能找日得到应天情青睐。

    不错,微微一恐吓就吓跑一个胆小。

    “算她识趣!”凤仙儿咳嗽了一声,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哇!”站凤仙儿身边紫袍少女却突然红着脸大叫起来!

    “姐姐!那贱人是骂咱们逛窑子啊!那个心思邪恶阴暗烂贱人!”

    喷!

    听完凤灵儿大叫,凤仙儿脸瞬间变得铁青一片!冰舞也才反应过来,一口银牙瞬间咬得咔嚓作响!同行之人,有忍不住想笑,但碍于凤仙儿与冰舞势力,只得把自己笑意掩藏胸腔里。

    那个符山女修,还真是个腹黑主!

    妖娆祭出自己符山宗令,果然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太乙山藏书阁内。

    藏书阁建得无比恢弘巨大,占地面积只怕相当于一个中型世家祖宅。

    其内分为十重,只有获得相应资格才能走上高藏书房间。

    妖娆是入门符山弟子,只能阅览第一层通用古籍与符师秘籍。其它武技,幻兽培养技,一律不得碰触。

    “还好我入门选是符术。”

    妖娆却此时暗暗欢喜,化龙血池……她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凭空空老头记忆与邪火子描述,应该也是一道借地戾之气铸造恐怖封魔大阵!

    所以她对藏书阁第一层三流武技和召唤技能没有半点兴趣。

    她目光只专注于神宗历史与符术!

    帝岚传话太难让人揣测。

    只有三个字。

    “上四宗”。

    他意思到底是化龙血池存与上四宗中某一宗门有关,还是意指四宗共同保存着关于血十三秘密?还有血祖本人,为何邪火子百般乞求之下都不透露自己被封印秘密,也交代邪火子万万不能让自己尝试解救他于垂死边缘?

    妖娆觉得自己正置身于一片没有头绪乱麻里,但她一定要这混乱线索中……理出头绪!

    血十三想死?不可以!

    阳光从窗台斜斜照来,符书库一角基本上没有人声,虽然符书没有禁制,只要是神宗内门弟子都能参阅,但是因为符术一门实生涩难懂,所以莫说有人静心研究,就算是路过人也特别少。

    只有幻修一区书库,火爆地挤满了各色衣饰内门弟子,因为有时一位师尊带徒过多,再加上自己也经常出没魔域,所以可以给每个弟子解惑机会少之又少。所以很多内门弟子闲暇之余,也会来藏书阁自学一些简单技艺。

    何况藏书阁书籍之多,已经无人能核实其数量。多半是从各地秘境中抢夺挖掘而来,有书鉴别时看走了眼,被当成寻常物品随意丢弃藏书阁第一层内。

    曾经就出过不只一次这样乌龙。

    某个天资不出众弟子机缘之下第一层藏书阁角落里信手抽起一本古书,初看之下书中记载之幻修方法并不引人注目,但因为闲着无聊,那弟子也便随意遵循书中内容修炼起来。结果没有想到那看似平庸幻修之法,却后期爆发出无穷威力!得令一个长期滞留于八阶战神巅峰召唤师连破九阶初、中期壁垒,直入九阶大圆满!

    这等惊人幻阶提升,虽然不是人人合适修炼,但也是一宗之内难寻至宝,几乎能将一个宗门里处于中流实力弟子战力生生提高一阶!

    人数过万时,便是一种恐怖蜕变!

    从那以后,那本奇异幻修古籍就立即身价爆涨,被神宗长老们恭恭敬敬地锁入藏书阁第七层。每个弟子都希望自己有垃圾中寻到至宝好运气,所以日间来藏书阁弟子简直是络绎不绝。

    妖娆坐窗角阳光下,身前放满了各种符书。

    ------题外话------

    泪水…锁小黑屋里了。出不来…吐血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