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39:火与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咦……

    睡梦中妖娆耳畔传来一阵熟悉而燥人尖叫,沉浸于梦中她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想驱散传入自己耳际声音,然而她眉心火焰图纹却越烧越明艳,大有把她整个身体完全吞噬趋势!

    符殿弟子居所角落一间房间内,白火丛生。二毛萌兽地上急得直吐水波。

    尖叫之后,妖娆耳边传来是阵阵破风声。她意识渐渐复苏,然而她费力张开眼后,眼前出现不是她熟悉小屋,而是一片黑暗虚无!

    眼前掠过道道梦幻光影,但妖娆揉揉眼睛,知道自己是醒着。

    “这是什么地方?”大脑瞬间清明。

    炎凰这家伙,强行召唤她!

    “臭女人,你来了!”

    炎凰尖叫声震动着整个空气,不像初见时那满世界大火,也不像炎凰借体重生时那叽叽喳喳小鸟。

    妖娆眼前横生一只长八丈火凤。磅礴威压袭袭向她碾压而来!

    妖娆明白这种碾压不是炎凰刻意为之,而是它本身散发兽神之息内就掺杂蔑视众生威严。

    炎凰头顶高高翘起起凤冠,一身赤红细羽,还有那如火焰瀑布一样倾泻而下华丽拖尾,无处不述说着它此时尊贵与强大。

    虽然身长不及朱雀庞大,但妖娆已经炎凰身上看到了一种远远超越朱雀王息!难怪这家伙一直那么嚣张。

    “哟!”妖娆顿时欣喜一笑。“小家伙,长大了哟。”

    听到妖娆略带调侃招呼声,炎凰立即用它那明黄色兽眸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好气地说道。

    “那是!那是因为你都不管我,不然能长大。”

    呵!

    听出炎凰语气里那酸溜溜味道,妖娆脸颊上笑意却浓。

    “我不管你?是谁说没事不要消耗你力量?某位大幻兽可是刚刚借体转生,繁忙得很啊!”

    每次召唤炎凰,它都不会以本体降临,而是分身匆匆而来匆匆又走,妖娆自然会认为这家伙不怎么卖力。

    妖娆话立即让叽叽喳喳炎凰好一阵沉默。

    “好吧,是我错。”炎凰扭了扭脖子,突然硬生生地认错。

    认错不要紧,这绝对不可能出现炎凰身上态度狠狠地吓了妖娆一大跳。

    她一直觉得炎凰是自以为是,嚣张,臭屁,得瑟……这些性格鼻祖。却从来不曾想象,它也有低头认错时候。

    “亲爱,你怎么了?”

    妖娆皱眉御空而起,直接走入澎湃于炎凰周身大火内,伸手插入它温暖厚实脖颈绒毛,而后轻轻抚摸起来。

    无论炎凰为妖娆出战过多少次,溶入血脉契约与心灵深处灵魂共鸣是永远也改变不了。

    她无畏炎凰火焰,因为眉心火焰印记一直璀璨地闪耀。

    也许是这抚摸给了炎凰亘古孤寂一丝有力安慰,炎凰用它明黄眸子,深深地看了妖娆一眼,而后低下头,弱弱地说道:

    “帮我。”

    能让高傲炎凰低语如此,妖娆感觉到了流淌炎凰嘴角一丝深度无奈。所以她没有焦急地寻找原因,而是淡淡一笑,而后坚定地点头。

    “嗯。”

    这种不需要任何解释支持,顿时让骄傲炎凰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比自己烈火炙热力量!

    只见炎凰引颈长鸣一声,发出一道悠远清亮长啸!

    啸声如天籁魔音,顿时震得虚空所有元素同一时间内有节奏地跃动!

    这声音流入妖娆心底,仿佛有易筋洗髓玄妙功能,立即给她丹田与气海内注入了无穷力量!

    炎凰挣脱妖娆手指抚慰,展开巨大火翼,舞动风潮,轻盈地向前方划去,那睥睨众生所向披靡气势令妖娆灵魂也为之悸动。

    只是一次振翅,炎凰巨大身体就已经离开妖娆数百米!

    又是一振翅,炎凰飞翔动作华丽优雅得无法形容。

    而就妖娆疑惑炎凰到底想求助于自己什么时候,让人吐血一幕终于出现!

    嘭!

    一声巨响!

    只见三次振翼准备远去炎凰突然歪着脖子抽搐着双翼,身体极度前倾,以一种被压扁了姿态扭曲地呈现妖娆面前!

    噗!

    它……它它它……撞到墙了!

    妖娆惊愕地看到,她身后千米之处黑暗虚空内,突然泛起波浪般点点金辉!

    结界!

    “这是怎么回事?我来时候,那里明明没有墙啊!”妖娆急急向前,想把那些仿佛代表着什么具体形象点点金光波痕看得清楚一些。

    眸底瞬间升起红,青,银,黑,黄五色光芒,妖娆细细分辨眼前凭空出现专克炎凰结界。

    是……万兽墙!

    妖娆张大了嘴,从那些扭曲飞腾金色波痕中分辨出各种奇怪幻兽狰狞咆哮模样!

    因那些极为狰狞鲜活图腾,她耳边仿佛突然出现了雷霆暴动般怒咆声!

    “封印它!撕裂它!销毁它!”

    那些万众合一兽咆声汇合成一股排山倒海力量!顷刻之间好像洞穿了妖娆身体,捏碎了她骨骼!

    这个瞬间,什么诛神,异火通通都成了放屁,之渺小,犹如妖娆第一次看到末日之战时体会无力!

    那是一股绝对镇压之力!代表着数以万计兽神意志!它摧城焚河,它气吞苍穹,这恐怖意念之下,强大炎凰也无力反抗!

    妖娆顿时想起了纳多多记忆里听到那段历史……

    异世炎凰,早末日之战前……就因为性格桀骜嚣张,而被众多兽神联合封印!

    “呸!”

    “我……呸呸呸!”

    身体扭曲炎凰虚空中恼怒地吐着口水!身体上顿时腾起万丈烈火!突而幻化为与它身体同等大小一道火焰分身!

    分身惟妙惟肖,只是眼神没有本身那般真实灵动!

    只见那烈火所化之炎凰虚影拍打着火翼,可以毫无阻碍地通过那囚困炎凰之墙,但炎凰本人……还是那般扭曲模样,像被压扁了一样虚空中无力地边口水边扑扇翅膀。

    它以它行动很直白地告诉妖娆:

    转生也没有用。它大爷!它本体还是被死死地封印这千米虚空中!

    妖娆顿时挂了一头黑线,难怪每次召唤炎凰,出现都是分身,原本这货一直飞不出去,也难为它那不可一世自尊心了,居然一个人憋了这么久,估计早已经撞墙撞得呕血,这才没办法地强行把她召来。

    一阵惊天动地扑打,炎凰万兽墙前睚眦欲裂,但金辉之墙就是屹立不倒。实是气得没有办法炎凰只得耷拉着脖子上乱毛,垂头丧气又回到妖娆身边。

    吞吞吐吐又没有好气地说道:“懂了?”

    “懂了……”

    妖娆同情地拍着炎凰大头。

    “不过这墙要怎么破啊?”解决问题,才是对炎凰好安慰。

    “很简单啊,找一个与我威压和气势相当,灵魂之力无比强大家伙来,与我置换!”炎凰鬼畜眼内有烈火跳动!

    噗!

    妖娆还以为炎凰能提出什么好建议,却万万没有想到从它口里听到了一个这么坑爹回答。

    与炎凰威压和气势相当,魂力旺盛家伙?

    我喵了你个咪!

    本姑娘从生到现,几乎都没有遇到!

    “纳多多怎么样?”炎凰大头都贴到了妖娆脸上,一脸期待地讯问妖娆意见。

    “你想都别想。”

    妖娆顿时狠狠地剜了炎凰一眼。

    “不要说纳多多只有半全盛时期有可能魂力,威压远超过你存,就是他现有这个实力,我也不可能牺牲一个同伴来解救另一个同伴。”关于这一点,妖娆绝对无可退让。

    “好吧,好吧,我就是说说而已,你个臭女人,瞪什么眼呢!”看得出妖娆眼底坚定,炎凰倒也没有无理取闹。

    虽然从它角度而言,获救希望又渺茫了一些,但是因为妖娆坚定与契主之风,却让它感觉到自己并没有跟错主人。

    她连那猥琐恶心小魔男纳多多都会拼死相护,那必定也会不遗余力地拯救自己于水火危难之中。

    “小炎凰,我瞪你是因为我心急,能与你实力媲美……这世上兽神不曾有几位,难道要我去擒龙神吗?”

    一想到这个答案,妖娆就顿时感觉到双目滴泪,狗血得一塌糊涂!

    喂!

    那是龙龙契约兽好不好……这也不可能!

    “嗯……”

    炎凰陷入了沉思。沉默良久才缓缓对妖娆说道。

    “本尊虽然被困于万兽结界之内有几千万年,一直消息闭塞犹如聋子与盲人,早已经不知道世界格局变化,但是女人。有一点是亘古不变道理,那就是:世上没有永恒王者!”

    “我叱咤风云那个年代,因为我与龙神威力强,所以我二族后代,被誉为血脉尊贵,时隔多年,我沉寂,龙神隐世,必然会有王者横空出世。”

    “尊贵不是血脉,而是持有无上实力那一兽给人心灵无形压力。”

    “就像你,没有任何身份与背景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知道有多少人觉得你之血脉带着王息。”

    “你就是你,你努力向前便是王者,你止步妥协就会落败成寇。我相信你……当你越走越高,就会遇见多王者,它们之中,一定有可以与我媲美存!”

    炎凰一席话,说得妖娆身体一滞。

    她没有想到平日里叽叽喳喳炎凰老伙计居然会说出这么有深度话来。

    这话让她听得热血沸腾。

    与炎凰一样强大存!

    “好,我答应你,一定把你本体从这破墙里接出去!”

    妖娆伸出纤纤素手,对着虚空一指,霸气无边地说道。

    因她凌厉气势,那弥漫于天地间金辉仿佛狠狠一抖,顿时加速扭曲起来!

    一阵光影扭转,妖娆眼前炎凰与虚空大火同时消散,取而代之是温暖床榻与柔软被褥。妖娆知道通灵已经结束,刚想继续享受一夜好梦,耳边却又响起一阵货真价实喧嚣!

    “啊!着火了!”

    “老七!老七你挺住啊!”

    “二师兄与师傅去哪了!”

    “救命啊啊啊啊!”

    分辨清传入耳内惊叫,妖娆顿时咚地一声从床上弹起!黑暗中毫无睡意地瞪大了自己眼睛!

    “二毛!”她心中着急呼唤二毛名字。

    “主银……乃终于醒鸟!乃身上刚才起了好多火,伦家吐了好多口水都没有浇灭。而且……而且乃身上火一起,隔壁那个总是烧厨房男银……好像身上又起火鸟!”

    趴地上口干舌燥二毛伸起毛茸茸小蹄子,弱弱地指向窗外!告诉了她她与炎凰通灵时外面发生一切。

    窗外已经一片火光,细小火舌开始舔卷她窗纸!

    因为七师兄房间就她隔壁,所以首当其冲被波及是她房间!

    不好!

    妖娆心中大叫!

    倒不是因为她畏惧火焰,而是因为她心里十分明白,一定是自己身上澎湃炎凰火气息,无心引起七师兄体内怪火爆发!

    “这么大火!七师兄没事吧?”

    “小玉!出来!火烧房子了!”

    就此时,妖娆门外已经传来急促敲门声,大师兄那敦厚声音从门扉另一侧传来。

    “你有没有醒,有没有穿衣服?再不回答……师兄……师兄就要破门而入了!”

    听这结结巴巴声音,妖娆就能想象出大师兄那张通红脸。

    于是她急急回答:“先去帮七师兄,我就来!”

    从榻上跃起,妖娆信手捏起一件长衣披身上,立即趿着鞋子仓促地撞出门去!

    情景比她相像得还严重得多!

    七师兄整个房间都已经如同火炬一样疯狂燃烧,从房顶上散发出滚滚浓烟!浓烟迅速弥散于夜空里,把整个夜幕沾得混沌一片!

    吓!

    九人中只有二师兄专修雪符克火,可惜他此时并不房间里,连同钟林子老头也一并不见踪影。

    那澎湃火带着骇人气息向众人脸颊上扑打!

    逼得所有人连连后退!

    妖娆还是第一次经历经常自燃七师兄之火,这红中带黑火焰里,她嗅到了一股诡异邪恶力量!仿佛能融化灵力!这诡异邪火直逼人灵魂深处,无视任何幻力威压!

    好霸道!

    妖娆张大了嘴,而与此同时,六位师兄也各自想办法解救老七于火海之中!

    大地疯狂震动!剧烈震动中,一座巍峨土山顿时从五师兄脚下拔而起!

    土符傀儡!

    只见那高大山丘五师兄手诀中迅速幻化出四肢与头脸。那巨大土符傀儡顿时站起,迈出沉重巨腿向火焰澎湃七师兄之房间奔跑而去!

    “啊!”

    就土符傀儡接触到邪火瞬间,站及远处操纵土符傀儡五师兄突然惨烈一叫!

    明明身侧没有任何火苗出现,但他身上却瞬间腾起滚滚浓烟还有焦臭气味!

    嚣张如厮邪火!

    居然能反溯纵符之人,将一切试图靠近它力量悉数抹杀!

    五师兄立即浑身颤抖!连手诀也无法掐稳,他像熟虾一样弓着腰,却拼命继续驱使土符傀儡向老七房间内奔去!

    “老七这次火……太邪了!不知道他撑不撑得住啊!”大师兄一脸惊恐地自言自语。

    “三宝,春风化雨!”

    妖娆立即对着二毛向被火焰回溯之力烧伤五师兄指去!

    水系瑞兽,水之奥义有愈伤与驱火之效果!希望能对五师兄有一些帮助!

    因为邪火前所未有之疯狂,所以大师兄,三师兄,四师兄,六师兄,八师兄皆是浑身燃烧伤手足无措。

    妖娆目光轻轻扫过这些急得跳脚人脸,而后把心一横,祭出水灵珠,直接向七师兄房间里奔去!

    事情起因因为她,所以她断然不能让七师兄丧命这澎湃大火之下!

    “哎!阿九!你干什么?你疯了吧!”

    “阿九!回来!”

    众人没有看到妖娆怀里水光,只看到一个蹁跹如蝶轻盈背影冲入火海,梨黄色曼妙身影很便消失浓烈火舌之下!

    众师兄弟们简直要把眼眶瞪碎!但身前咆哮火海却又逼得他们无法前进一寸!

    “吓!好猛!”

    妖娆身处火海之中,不断咋舌。

    这火逼得她身上半点灵力都施放不出来,此时唯有炎凰火与水灵珠避火属性能勉强保护她身体不受邪火侵害!

    “难怪别人说打架时候不要遇上七师兄发‘火’!”

    妖娆抹着额头上汗水直往火焰里冲,目光可及一切,除了那被结界加持过房梁,此时所有物品都已经化为灰烬。足见此火之疯狂!

    “要是七师兄能善用这火,只怕连诛神强者都敢一战!”

    妖娆没有夸大事实,谁能想象世上竟有穿透力这么强大烈火,若能穿透灵力壁垒,那么无论幻阶多高强召唤师都对此火没有半点防卫能力。

    远远地,妖娆已经看到一团人影物体。

    那卷曲于火海正中央,浑身上下没有半点遮蔽物不是七师兄又是哪位?

    只不过除了身体之外,七师兄身体上还游走着密密麻麻诡异黑色符纹,一层盖过一层,犹如多次书就,就像是给他皮肤之外,又多增加了一件衣服。

    这些繁杂生涩符号妖娆从来不曾见过,不过看到这些深深浅浅符印还有七师兄正抽搐身体,她知道烙印这些符纹一定给这位平时嬉皮笑脸七师兄搞成了极为痛苦回忆。

    黑符令七师兄身体四周火焰呈现出黑色焰芯,而环绕他身侧火力也已经要超过妖娆可以承受极限……

    “水灵珠……起!给我封印这些诡异烈火!”

    蹲七师兄身旁。妖娆对怀中水灵珠疯狂注入自己澎湃灵气。这是她此时能想到唯一解救方法,希望能挽回七师兄性命!

    水灵珠轻盈地漂浮七师兄头顶。于须臾之间散发出一股看似不那么强大水光。

    但那青白水意,却如妖娆期待一样,缓缓渗透入澎湃烈火,而后宁静地覆盖于晕厥中七师兄身体!

    惊人一幕出现了!

    七师兄皮肤上绘制符纹开始一层层消散!

    一道灵光顿时闪过妖娆脑海!

    “七师兄跟着钟林子老头这么长时间,钟林子老头都没能解开他身上火符秘密,只怕不是钟林子没有这个能力,而是绘制于七师兄身上火符只火焰爆发时出现,而且符印重重,很难区分阵眼与结点。”

    覆盖七师兄身上火符是一道联合大阵,由数层符印交织而起,世间唯有结阵之人通透地明白每一符,每一阵交织之后所起作用,如若让旁人解阵,也许光是研究符法轨迹,都需要极高超符术与冗长时间。

    所以符印层层变化之际,妖娆立即屏息凝气,默默将那些繁杂印记深深地镌刻自己脑海里。

    随着时间推移,四周空气温度逐渐降低,妖娆环看四周,神识之内已经有数股人影直接冲入火海向自己所方向破空而来,看着地上表情转为平静七师兄。妖娆立即收回力量耗水灵珠,屁股一瘫软,直接坐了焦黑地面上。

    长时间借用水灵珠之力,已经将她丹田内灵气挥霍一空。不过总算能缓解七师兄危机,也算让她长长地舒展一口气!

    “阿九!你疯了!”

    率先把妖娆从地上拉起来人,居然是一脸焦灼钟林子。听说老七火焰爆发得前所未有地惊人,还有他心爱小徒弟不顾一切冲入房间,刚把泠送走钟林子老头差点把自己是心尖尖给吐出来。

    不过看到火力减弱之后,老七地上安然入梦,小九儿坐地上呼呼直抹汗。钟林子老头才放下心来。

    天佑符山!

    “阿九,没事了,老七经常这样,你不要着急,他自己烧一会儿就会好起来。”钟林子害怕妖娆被老七吓倒,于是温和地宽慰她道。

    不过钟林子没有想到,他所想保护小徒弟却疲惫地眨了眨眼之后,说出了一句让他喷血话:

    “师尊,七师兄身上有五道交错火符,我已经把每一道都记了下来!”

    ------题外话------

    推荐竹子姐姐BL文:假兄真爱

    潇湘搜索就行~http:/。xxsy。/inf/45723。htl

    现可以发BL了…腐女们~偷着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