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43:说出你的要求

243:说出你的要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神宗大天榜赛与小天榜赛都如火如荼地进行。

    妖娆自与龙觉联系之后又分别联系了疯爹爹,苏与麒麟王,得知三人各自地盘上都过得不错,她心里也放心下来,并把她现神宗所得分别向三人透露了一些。

    阿斯兰特建议是继续向应天情这条线索追查。既然应氏老祖与血十三似乎有些联系,那么应家一定还保存着什么有用线索。

    但与龙觉对话那天夜里,妖娆曾无意识地接近符山前径溪水,隐约看到应天情盘坐河床巨石上打坐模样,所以立即地收敛了继续与应天情纠缠心思,悄无声息地退回锁山大阵之内。

    应天情越执着,她越觉得自己必需远离这个男子。

    因为几日连胜,钟林子老头心情也好得神采飞扬,所以妖娆旁敲侧击地讯问过他这世上邪恶有名强大镇压阵符到底是什么模样?钟林子以为妖娆好学,便相当耐心地为她描述了上十种不同镇魔大封印术,但无论描述得多恐怖邪恶,妖娆都觉得钟林子老头所说与化龙血池无法同日而语。

    “化龙血池地煞之气为什么那么刚猛?还有用什么办法才能将它解封?”

    妖娆心里一直萦绕着这个疑问,一直小天榜比赛上战到第七日。

    继续保持连胜不太可能,妖娆也故意输了几场来转移众人对她关注,何况越战到后期对手越是外门弟子中出类拔萃人物,所以以七阶战神实力应对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比赛过程中她甚至遇到了一些曾经洪荒秘境里见过老熟人,这倒是大出她意料!

    因为自洪荒秘境选拔而出青魔海召唤师们,大部分都是八阶巅峰甚至九阶战神之内人物,就算神宗十八主峰当不了核心弟子,至少实力也堪比二流高手,为何会落魄到长居外门,争夺小天榜比赛名次?

    进入十强赛后,妖娆第一次关注到自己对手,其中一位金衣绿眸女修让她忍不住吓了一大跳。

    金蝴蝶!

    她还记得这个来自仙池圣地,洪荒秘境里有过交集女子,当年多骄傲女子?此时却身上带着一股无法掩藏颓然之气。妖娆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实力不错九阶战神神宗内居然混到了这样落魄一个境遇。

    她不知道,自己当初洪荒秘境负火御雷场面给多少敌人心中投下巨大阴霾。金蝴蝶进入神宗之初也被第十七主峰当成主力来培养,后来十七峰封山尊者才发现这女徒心魔太深,对雷火带有无法理解恐惧。经过多次点拨无用之后,就把她弃入了外门中。

    这事当时神宗,倒也引起了一场不小笑话。

    虽然天榜赛与小天榜赛同时开赛,但因为小天榜赛比试并没有天榜那么激烈,所以时至第七日,小天榜赛已经要先于天榜赛终结。

    如今还活跃小天榜赛上召唤师们已经为数不多,经历了数日人海车轮之战,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无非都抱着把对手耗死想法,继续挣扎擂台上不愿放弃。

    原本有意识相互避开排名前十弟子,大部分参赛者退情况下,也不得不两两相争起来。

    妖娆侧头看了看西斜日光,又暗自寻思了一下自己积分,感觉自己夺取第一基本上是没有问题。

    她小天榜种种传奇,都归功于符山这“寂灭”一指神威,她众人眼里,就是一个傍上第四主峰封山尊者大腿,全身开挂拥有无限终极技能满血小怪兽。除了符山弟子们对她笑脸相迎,其它外门弟子看着她目光中都多了一分畏惧与谨慎。

    妖娆故意只反复地使用这单调攻符,以至于所有人对她关注从初好奇变成现麻木。

    “金蝴蝶。”

    小天榜比赛即将结束那一刻,金蝴蝶终于落了妖娆面前擂台之上。

    她言简意骇,甚至连自己属于哪个主峰外门都不愿透露。只是高扬着下巴,对妖娆轻哼道:“我们一战。”

    妖娆眸底精芒暗了暗。

    看得出来,金蝴蝶不是想小天榜比赛上胜过“玉魑”,而只是想以小天榜此时排名第一她证明自己还有重回归内门潜力。

    她看到了金蝴蝶身上战意!

    不由妖娆分说,一股极强威压顿时从金蝴蝶身上爆发而出!

    虽然境遇落魄,但是金蝴蝶九阶战神实力却没有倒退,以至于为妖娆之擂台做裁判长老金蝴蝶威压之下都忍不住晃了晃。

    可惜这苗子,明明已经高居九阶战神,但是……唉……总会莫名其妙地为一些小事而弃战而逃。

    如果妖娆知道金蝴蝶现软肋,随意捏起些细小雷符只怕都能将她吓得屁滚尿流。

    当日那从天而降变灭雷霆给洪荒秘境中所有宗门弟子内心以巨大震撼,有人因此天威而越挫越强,而有人却因为雷霆心中种下巨大心魔。金蝴蝶显然就是后者,但她师尊不知道,这恐惧源头并不是那声势骇人变灭青雷,而是她曾经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妖娆本人。

    “寂灭。”

    对于金蝴蝶,妖娆本就没有什么好感,本来她洪荒秘境中会有一死,只不知道她以什么特别方法避过了那场生死危机。所以妖娆并没有多想,直接一计寂灭指朝金蝴蝶丢了出去!

    轰轰轰!

    这几日众人耳熟能详爆破声再次响起,所有人都不会为此激烈战斗而感到激动,甚至连那些负责修补擂台弟子看到妖娆都绕道而行。她战场擂台,早已经变成一地泥坑。

    一道金光闪过,妖娆指出寂灭一指另一侧,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枚巨大金色茧。

    妖娆眉头一皱,感觉到自己寂灭指确没有击中实物,看来金蝴蝶保命手段,确有些特别。

    横卧地上金色茧瞬间被由内而外撕裂!

    一脸苍白金蝴蝶便从残片中爬了出来。虽然使用这诡异瞬间转移手段要花费他不少灵力,但她也算是整场小天榜赛中为数不多能毫发无损地寂灭指下逃生战神!

    “我早就看出来了,一旦你第一次攻击失效,你就再也没有对抗高级战神力量!”一股狰狞表情浮现于金蝴蝶脸颊上。

    看得出来,挫败小天榜排名第一符师,对她重拾信心无比重要!

    金蝴蝶啸声立即引得看台上众人引戏眺望!

    “终于出现一个没中攻符之招战神了!”

    所有人心里惊诧地大叫,那符山女子传奇,能不能这一战被打破?

    气氛瞬间被点爆!

    此战已经不再关于小天榜,而是关于众人心里憋着一口气问题。要是再无人挫败那符山女修,这小天榜第一可就真要被她莫名奇妙地拿走!

    金蝴蝶高昂着头,瞬间御空而起!

    九阶战神速度相当迅猛,瞬间就冲到妖娆面门,只见她五指成爪,毫不客气地对妖娆面门抓来!

    妖娆此时展现七阶中级战神之速,远远无法与九阶战神媲美,但她并不惶恐。而是立即从怀里捏出了一张黄纸符。

    “风!”

    随着妖娆低吟,她手指间黄纸符迅速燃烧成灰,而与此同时,一股轻盈灵动风力立即犹如翅膀一样顺从地萦绕她身侧。

    “呼!”

    只听一声风响,节节爆退!

    妖娆顿时以得不可思议速度远离了金蝴蝶攻击!

    嘶!

    那是什么?

    关注着这场比赛众人顿时倒吸冷气,就连焦急难耐钟林子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此时“玉魑”御空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七阶中级战神,甚至比金蝴蝶速度还要上三分!

    “本姑娘才不想输给金蝴蝶呢!”妖娆脸颊上带着心痛表情,这些风符,是她从那老神棍于发财手里抢得为数不多宝物之一,用一次少一次。

    要不是排斥输金蝴蝶手下,她也不会这种时刻消耗这么珍贵东西!不过弥补了速度缺陷之后,剩下一切便都要靠她自己应对!

    “三宝!”

    妖娆素手一扬,那一直趴地上翻着肚皮晒太阳赖“狗”这才一步一颠地向妖娆冲来。肥肥屁股因为后蹄用力而荡漾起一圈又一圈肉波。

    二毛萌兽出战!

    “召唤!”金蝴蝶诧异妖娆速度之余,也不忘记掐手成诀,身前点亮召唤大阵。

    一只又一只荧碧色蝴蝶立即从金蝴蝶召唤阵中飞出,其数量之多简直无法描述,几乎瞬间漫天蝶影就把方圆百米内天空遮蔽得没有一丝阳光。

    “主银,肿么办?”二毛奶声奶气声音妖娆心底轻响。

    “不可以用水系奥义,你催动光灵珠力量。”

    为避免有心人把水系麒麟与妖娆魔女联想到自己身上,妖娆召唤二毛时候一般都避免它使用水元素是攻击。

    一股神圣光芒顿时从二毛身体内发出,妖娆抬手向天,手指虚空瞬间点拨。一道道细小火符也应运而生!

    “那是?!”

    钟林子老头双眸一紧,豁然起身!

    他认得出小玉此时使用符纹!与他教授泠雪符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没有雪符等级那么高,但也是一种极为有杀伤力攻击符纹!

    “她!她……是从哪里学得这火符!”

    钟林子老头再一次震惊。因为教授完寂灭指后,钟林老头害怕“小玉”心有杂念,所以并没有短时间里教她攻符,可是此时看来,她使用正是传承正统元素火符!

    钟林子哪里知道,妖娆那些天天天跟着应天情到藏书阁五层看书,除了历史古籍,她也接触到不少神宗珍藏稀有符书。

    见到火攻那一刻,妖娆便感觉很对自己胃口。于是便随意学了些皮毛。

    听到钟林子老头大叫“火符”,泠脸上立即扬起一丝错愕与繁杂,他专修雪符多年,也不过刚好能把它们凝结,而阿九……

    太丫打击人了!

    “哎哟!好痛啊!天情,你放松一点!”

    蓝破魔呲牙咧嘴地对着坐身旁男子低吼!

    谁也没有发现,小天榜大赛看台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混入了两个头带兜帽,看不清脸男子,这些日子以来,只要应天情结束天榜之战便会无声消失,谁也不知道堂堂第一峰首座弟子居然会以如此低调方式出现小天榜看台上。

    自金蝴蝶向妖娆扑去之时,应天情就揪着蓝破魔大腿,狠命地掐了起来!

    被蓝破魔一埋怨,应天情这才发现自己揪是别人腿。他盯着妖娆,心中疑惑越来越浓烈。

    “为什么妖娆要参加小天榜比赛呢?这一点也不符合她来神宗后处事低调作风……”

    “还有……明明已经洞察我心,却退避三舍,是不想利用我?为我担心吗?”

    对眼前那黄裙女子繁杂情愫,已经无法描述。这一切感情,驱使着应天情默默坐于看台一角,静静观看属于妖娆战斗。

    “区区火符而已!”

    金蝴蝶满脸讥诮。她荧碧幻蝶,本来就是于冰中结茧,于火中生,一般品质异火与符火,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实质性伤害。而她轻盈蝶群却能利用自己柔软身体钻入对手七窍之内,蚕食对手内脏与经脉。直接掐断敌人生机!

    妖娆才懒得理金蝴蝶,看来被驱逐出内门,依旧没能让她改改自大天性。

    她伸手一扬,无以计数星火顿时向天空蔓延而去,与此同时,二毛眉头也激射出一道威力强大光芒,直接向金蝴蝶戳去!

    金蝴蝶身体天空中曼妙地舞动,躲避眼前那丑狗光之奥义,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那丑狗与符山女子,她心底就凭空升起一股极为厌恶与排斥情绪。

    诚如金蝴蝶所言,妖娆于虚空书就火符并不能对她召唤出荧碧幻蝶造成严重伤害,那些幻蝶鳞翅犹如冰魄凝集,避火避水,火符之力遇上它们身体不消几下扑打,顿时灰飞烟灭。

    “哈哈哈,小小符师,不过如此,你小天榜神话,将踏我金蝴蝶脚下!”

    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金蝴蝶嘲笑,妖娆倒不觉得神宗小天榜比赛中留名算得上是什么神话,她只是不想输往日这个对手手里。

    虽然以七阶中级对抗九阶战神……

    她也要赢!

    今天是小天榜闭赛后一日,她一定要完成将七师兄送入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使命!

    “你知道你为何越来越走下坡路吗?”妖娆对着金蝴蝶淡淡地笑着,她那丰润唇旁挂着讥诮弧度,眼底闪烁着洞察一切光芒。

    这眸光看得金蝴蝶心脉大动,不知为何从灵魂深处升起一股畏惧,仿佛这样目光之下,她心底一切软弱都无处遁形。

    “为……何……”下意识地反问。

    “因为你自大,与你实力严重不成正比!”妖娆蓦然大笑。丝毫没有面对比自己强者觉悟。

    “你放屁!”金蝴蝶勃然大怒!

    眉心因为紧紧皱起而皱纹横生,模样十分狰狞扭曲。

    因她恼怒心念,那些漫天飞舞荧碧幻蝶也立即如忠诚奴隶一样闪烁着璀璨光芒,紧紧聚合于金蝴蝶身侧!

    纤弱蝶影交织成一张巨大兽口,带着嗜血与肃杀意味向妖娆疯狂扑来!

    “不好!小玉退出擂台认输!”钟林子顿时着急地大叫。

    而妖娆却依旧不慌不忙地以手虚空中绘制与之前一样火符,其指法之,很就令她身侧环绕起密密层层火苗!

    “哼!同样败招再次使用又有什么用?”金蝴蝶鄙视地看着妖娆那波澜不兴脸。将自己身前幻蝶数量召唤到极致!

    那扑天盖地蝶影,就像是沸腾咆哮海啸,夹带着金蝴蝶身影天空中散布着恐怖阴影!

    “吓!原来外门之中,还有实力彪悍如此女子!她今日表现,铁定能进入内门了吧!”

    “那是自然,她本来就是内门弟子,因为一些说不得原因被暂时流放外门,今天一战,她是冇足了力气,只要把积分位于小天榜第一弟子打败,她也间接地证明了她战力!”

    “哼,我看打败那符山女子是必然事好不好,她几日比赛都只使用了一种攻符,只要能破解她第一波攻击,我看谁都能把她打得满地找牙。”数天前被妖娆打得满地找牙一个外内弟子酸溜溜地说道。

    无论场下看客们怎么想,此时位于场上二人都聚精彩会神。

    妖娆身旁凝聚小火苗轻盈地再次向荧绿幻蝶群飞去。被幻蝶包裹得严实金蝴蝶心中一阵冷笑,她蝶舞,就是她强大防御结界。

    那些细小火焰根本来不及接触她身体便会被幻蝶鳞翼一扫而净。

    不过这一次……金蝴蝶想错了!

    以第一次火试探,再以不屑言语挑起金蝴蝶心中愤怒,让她丧失对事情基本防备之心。妖娆懂得怎么把握这种极度嚣张女子内心方法。

    就像她刚才对金蝴蝶说一样。

    过份自大,令一切能力都化为泡影!

    轰!轰!轰!

    火苗接触到那些漫天飞舞蝶翼时,突然出人意料地爆发出极为刺眼光芒,还有震耳欲聋爆炸声天空中响起!

    如果金蝴蝶再小心谨慎一些,那么便不会离自己蝶群那么接近,可是她偏偏自认为密密层层蝶能保护她身体,所以整个人完全陷入蝶群中央,导致连绵大火灼烧中,她根本来不及第一时间内从蝶群中脱身逃出!

    蝶之舞转瞬之间变成了人之囚笼!

    金蝴蝶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小天榜比赛会场!

    苍穹中只要有蝶影地方举目皆为沸腾火海!那些前一刻还生动鲜活蝴蝶这一秒纷纷痛苦扭曲着化为焦炭从天空中一只接着一只地掉落下来。

    后是金蝴蝶那被烧得惨不忍睹身体。

    妖娆不能短时间内连续使用寂灭指,她也不能短时间内数次金茧脱壳。所以包裹她身侧烈火几乎一秒钟时间内给她带去了难以想象伤害。

    会场静得吓人。

    一开始人们都抱着:“这符山女子一定是走后门进来”念头,胡乱猜测她那雷打不动一直使用攻符其实是由一种特殊幻器发出,所以每战都速战速决,没有半点拖延与悬念。

    然而这一战,才真正让所有人看到了攻击符师可怕之处!

    这符师女子下手之与狠,简直让人刮目相看。若是此时再说她是小天榜第一,几乎没有任何人还有不服气惊情!

    妖娆抹了一把脸上汗水,看着倒赛场之外早已经晕过去金蝴蝶长长叹了一口气。

    她练习火符时间尚且不足半月,火符威力自然无法撼动金蝴蝶荧碧幻蝶,但是她能旁人不查情况下,悄悄地把炎凰火溶入火符之中。

    神火品质之高,莫说小小幻蝶了,就是换成一般钢铁,也得瞬间化为流水!

    为妖娆所战擂台当裁判长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不太敢相信眼前发生一切!

    这是一场白日梦吧?

    就算符师再怎么牛,也不可能以七阶战神之力,狠狠挫败一个九阶战神吧!

    太惊人了!

    难怪泥绾子尊者第一场比赛时候就看上了这个女弟子,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所有人悸动中,第七日太阳终于落入地平线下,余光湮灭后一刻,一道威严声音从天空中盘旋幻云内传来。

    那震撼人心威压,散发第一刻就有一种让人情不自禁想要跪倒地冲动。

    “符山弟子……说出你要求!”

    ------题外话------

    接下来几天,一些前面主线开始并行出现,好繁杂,我昨天画了一张线索图给自己,自己都画吐血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