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44:秘火玄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全场寂静,只因这声天威般声音!

    “符山弟子,说出你要求!”

    这仿佛是源自天神指引,既是一种赏赐,是一种无人可以抗拒天道威压!

    光束从天而降,落妖娆有些凌乱衣裙上。

    所有人此时都敬畏地抬头看着天庭,原本那由幻力所凝聚云团如层层巨浪被一双无形手向天地两厥分开。顿时有极烈之霞光从云下传来!

    人影云中依稀可见,但引人注目是金光闪闪或水光湛湛仙兽神鸟巨大身形,这些平日里连想象都无法相见巨兽脊背上,有数股恐怖威压同时向小天榜比赛会场射来!

    好惊人!

    神宗众弟子无不大张嘴,鼓着眼睛拼命想把此时眼前展现出一切深深地烙印自己脑海里,可是无奈天威不可窥视,只是微微眺望两眼,他们身体内经脉就有暴走趋势。而且就算是一瞥之下记住了那华丽尊贵仙境一角,烙印脑海里时也陡然变得空白一片!

    所有人对此时被天神问话女子,饱含着各种嫉妒与羡慕!如果此时能替代她,众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金光把妖娆皮肤镀得一片金黄,虽说此时是那张经过伪装而变得平凡脸,但她身上出人意料宁静从容气质,却衬托得她此时神圣无比。

    应天情心头一惊,双拳袖口里捏得紧紧。

    他很想知道,妖娆此时对神宗掌握者们,到底会提出一个怎么样要求?!

    “难道拿下小天榜第一,就是她来神宗初衷?所以她才迫不及待地进入藏第五层,为是学习刚才使用那种火符?”

    应天情皱着眉头。

    “不对啊,一切仿佛都太简单了!”

    钟林子老头也与众符山弟子们异常兴奋表情完全不同,他脸上欣喜中夹带着一丝若有所思。

    刚才那火符……

    “明明有火符形,但其内焰火焰品质,已经远远超越初级火符应有极限!”

    “这难道是小玉从未对人提起秘密?”只有身为大符师钟林子才看得出妖娆刚才击败金蝴蝶蹊跷。但是他觉得也不妨把这个小秘密一直保存心上,反正他这个小徒弟……都能赤手空拳待邪火爆发老七身旁,一定身上带着些与火有关秘宝。

    人人都有秘密,只要用正道上,无需深究。

    一想到这里,钟林子老头脸上迟疑立即烟消云散。取而代之是无穷自豪!

    小天榜第一人,居然来自他们符山!

    符山弟子们都以热切与期待目光兴奋地盯着妖娆背影,除了钟林子与泠之外,其它师兄都不知道“阿九”突然参加小天榜比赛初衷。特别是站起来手舞足蹈老七,是不知道这些天钟林子师傅,妖娆与二师兄是如何破解他身上五重火符,又想出进入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改符这种惊人办法救他,并将这一切艰难地付诸于实践!

    “主人……伦家想要一座山那么多鸡腿!”二毛缩妖娆怀里流着口水。

    “傻!”妖娆微微一笑,轻轻给了二毛一计暴栗。回头看了看符山弟子所坐看台一角,而后高昂起头,对着天空中那向自己发问声音恭敬地回答道。

    “圣王殿下!小玉愿求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一用!容我符山弟子禁地里修炼一日。”

    很简单要求,是她参加这无聊小天榜比赛唯一初衷。

    为钟林子老头,为七师兄……

    妖娆清朗声音神宗小天榜竞赛台上空回荡,这出人意料要求顿时让场所有神宗弟子瞪大了眼睛!

    吓!

    这是哪门子要求?

    虽说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是火系召唤师淬炼身体吸收火灵气绝世幻修场,为整个神宗所有强者觊觎秘火宝地,非第二峰核心弟子与宗门重要长老不得入内,为神宗上层无比看重一片禁地。

    但这禁地对于符山弟子而言却……纯粹是鸡肋!

    因为一般实力不足九阶战神者进入,根本无法吸取秘火玄天禁地里精纯火元素,反而会被强大火力损伤经脉,如果不入火池,只站火池旁边,对于修炼效果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还会把杂驳气息带入禁地内。

    一听这要求,就知道这符山女修根本不了解神宗总坛内各禁地用处。只怕是听人说禁地种种好处便想一试。

    实际对她而言,与其要求进入秘火玄天禁地,还不如要求主峰大长老们授业指点,或者乞求一些天阶幻器来得实惠!

    “你确定?”

    那个源自神宗圣王威严声音带着一股讯问语气,原本他并没有意过小天榜比赛情况,但看到此届小天榜第一名居然是一位符山弟子,不禁威严与果断中多带了一丝好奇。

    “我反对!”

    就神宗圣王话音刚落,妖娆还未回答之际,一声苍老但尖锐声音突然从幻云中升起。

    大风起!苍穹下层云又被吹起一角!一头漆黑如夜狰狞幻兽云下露出它粗壮如柱獠牙与尖锐爪。而此幻兽背脊上,盘坐着一位须发皆白长者。其双眉之下分别有两道清晰银线,远远看去,犹如生长出第二道眉一般!

    说话之人正是第二峰峰山尊者林源!

    此时他比所有封山尊者都靠近大地,所以容貌与其坐下如巨岛一样庞大恐怖幻兽皆露出真容!

    因一位封山尊者压低,从他身上散发出澎湃威压直接碾碎了零星分布地面上碎石,大地像是有什么将欲破土而出般瑟瑟地颤抖起来。一时之间小天榜看台上弟子跪倒一片,倒不是因为膜拜林源,而是根本无法承受背脊上传来惊人压力!

    这老者凌厉目光无比厌恶地对妖娆横扫了一眼之后。直接拱手对天一拜。

    “圣王殿下明鉴,我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火灵气万年保持精纯,所以就算第二峰一脉弟子,都只有九阶战神被请允许靠近火池第一重。如果此时将这些灵气不纯符山弟子放入,只怕对其中火灵气纯度有伤。”

    说此话时候,林源眼神就像是看垃圾一样扫过钟林子老头那张铁青脸。而后阴冷地笑了起来。

    “如果符山缺弟子修炼所用丹药与幻器,来我第二峰丹库里拿几件也无妨,但秘火玄天……我看你们符山还是不要打它主意了。”

    其实秘火玄天禁地之大,一直延伸至第二峰山底,至今无人能寻其根源。根本就没有杂驳气息可能混淆它纯度这一说法。只不过林源知道符山弟子为何想进入秘火玄天禁地,所以故意对一直都看不顺眼钟林子老头下绊子。还刻意以什么去丹房寻垃圾之类建议近一步刺激钟林子怒气。

    不过就气氛越来越压抑之时,第三个人声音突然从幻云中传出,虽然语调生硬,但却令妖娆感觉到熟悉。

    “林源老兄,说话而已且用不了站那么低,吓到弟子们了。”

    “那是……第四峰泥绾子尊者!”妖娆顿时双眸一缩,她分辨得出这声音主人。

    随着泥绾子话音,那浓密地堆积于天空幻云又轻轻把林源尊者与他身下巨兽掩藏起来,随之减弱,是他肆无忌惮散发出强横威压。

    被泥绾子解救,所有匍匐于地神宗外门弟子们背上那重死人威压陡然消失,他们立即站起身来大口呼吸!

    沉寂多时神宗圣王再次发话。不过他此语倒不是揶揄符山弟子实力低微,而是善意提醒。

    “小丫头,诚如林源尊者所说,那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确不适合符山弟子进入。”

    要是换了其它外门弟子,只怕根本没办法与尊贵无比圣王大人对几句话就已经紧张晕厥过去,而妖娆却抬着头,声音清亮地回答:

    “回禀圣王殿下,玉魑此去秘火玄天禁地并不是为修炼,而是因为我符山七师兄命旦夕,只有秘火玄天禁地内火力能压制他身上邪火,好让符山众师兄与师尊联手为他续命。”

    妖娆隐藏了一半事实,又夸大了一半事实。

    没有指明七师兄背上五道火符重绘之后,他有可能成为一个令诛神强者都闻风丧胆恐怖火攻大符师原因是:她不想刚脱离苦海七师兄又立即沦落为宗门研究与控制对象。

    而把符山所有师兄都拉到秘火玄天禁地里则是因为……

    “喵咪!这么有名地方,不去白不去!就算大部分人无法炼化与吸收禁地内火灵气,好歹也能去观摩一眼,以后出来跟神宗漂亮妹妹们吹嘘吧?!”妖娆心里嗷嗷狼嚎。

    “什么?!玉魑这么艰难地打了七日比赛,居然是为了我!”

    听到阿九向神宗圣王大人回答之后,七师兄立即愣愣地呆滞于原地!他脸色惨白地看看左又看看右,发现师兄弟中除了自己,其它人脸上除了对阿九感激与赞美之意外并没有过于惊讶表情!

    难道所有人都知道了?

    阿九做这一切……是因为我身上邪火有救?

    老七突然想起那一日他符殿前以花迎接阿九时,她问起他身上火符那种表情,仿佛带着些同情,但多一股无法方言喻关怀。只怕从那时起,她便心存着夺取小天榜赛第一念头!

    这一直人前摆出无所谓表情男子,突然以手掩面,晶莹泪水……却从指缝内流了出来。

    不是不乎自己身上邪火是否能除,不是不珍重自己活一天算一天生命……只是不敢想,因为哪怕是想象,也是一种奢望!而这遥不可及梦,今天居然变成了现实!怎么不叫他泪如雨下!

    比生命重,是符山师兄师妹情谊。

    “小玉以名誉起誓,绝不滥用禁地内任何灵气,只是借用一些,用来救人而已。”

    妖娆后一句,说得情真意切,大眼睛瞬间蓄满晶莹泪水,但表情却给人一种可爱倔强与坚强。

    用来……救师兄!

    应天情表情一滞,符山有一个身负邪火弟子他也略有所闻,但他此时万万没有想到,妖娆小天榜比赛内提出条件,居然是解救一位符山弟子!

    “妖娆,这是你计划外意外吧?不过你居然肯……真是是出乎我想象啊。”

    应天情端坐于看台角落里,心中顿时升起一种繁杂情绪。他果然是看不透这女子,一千次相遇,一千张容颜。

    符山女弟子回答令天空幻云内十八峰封山尊者与圣王同时一阵寂静。

    无论神宗内进行何种封赏,鲜少有弟子提出这样牺牲自己利益,为解救他人生命条件。所以诸位强者脸上皆露出诧异表情。不由自主对符山弟子高看了几眼。特别妖娆身影,被这些强者们淡淡地记心上。

    “难怪此次比赛符山弟子里出现一匹黑马,原来是秉承了钟林子老儿无难不发威性情!”不知道有多少对钟林子有所耳闻封山尊严者心中这样思考。

    “你去吧,明日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地,对符山弟子开放!”

    沉寂片刻之后,威严声音再次响起!

    神宗圣王一锤定音,再也无人可以反驳。虽然那第二峰峰山尊者仿佛还有话说,但也迫于圣王威严而欲言又止,只是眉心皱起深痕,愈加明显!

    “这神宗圣王,倒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人。”妖娆听到圣王回答,心中顿时如释重负!

    这些日子努力,好歹没有白费,让她以七阶战神实力与人对打七日,真是痛苦死了!她时时刻刻都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突然爆发!那才真叫狗血呢!

    “多谢圣王大人!多谢各位尊者!”妖娆立即盈盈一拜!

    而这符山黄裙女修弯腰行礼之即,天空中幻云却早已经被狂躁罡风洗卷,带着巨大破风声向高远天庭内隐去。低着头妖娆,眸底一片灿烂星光!

    符山弟子们兴奋与疯狂自然不用多言。

    第二日,符山一行弟子与钟林子一起走上第二峰路。

    没有人来特别关注他们行程,因为小天榜赛虽然结束,但真正值得一看主峰弟子比试之赛还如火如荼地进行。

    守护第二峰秘火玄天禁制之外四位第二峰长老倒也没有多加为难钟林子一行人,只是少不了一阵讥诮,甚至还阴阳怪气地“祝福”众人能进入火池深处,好好把孱弱经骨炼成奇骨。

    不过心中想着老七能够得救,这些污言秽语倒也左耳朵入右耳朵出,丝毫不能影响符山众人心情。

    迈入秘火玄天境地第一步,妖娆便感觉到地下向她脚心散发出一股灼热灵气!

    “好舒服!”她不禁心底乐得直叫唤!

    因为四灵珠原因,她灵力才呈现五灵根特点,其实她本源之力只有火灵性,所以感受到这被大地之气中合过火力,她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立即开始疯狂叫嚣!

    四周景物也与寻常山水截然不同,漆黑岩石,寸草不生红土。荒芜中透露出一股澎湃凌厉火意。仿佛警示世人,与火为敌者,只有灰飞烟灭下场!

    “哎呀!阿九!这次多亏你了!”大师兄笑得脸上开花,众人对第二峰秘火玄天秘境都只有听闻,还从来不曾想自己居然有一天也能这样靠近这神宗内极为重要宝库。

    “大师兄,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再说我耳朵都要生茧了!”虽说是埋怨,但妖娆脸颊上一直挂着甜甜笑容。

    “呜呜呜呜……”七师兄又眼泪汪汪地朝着妖娆纵身扑来。“阿九!阿九!七师兄要以身相许来报答你恩情。”一脸猥琐坏笑。

    “你滚!”妖娆毫不留情地闪到钟林子老头身旁,让那狂热扑来七师兄失去目标,苦逼地扑倒地,与碎石一起打滚!

    “哈哈哈哈!”

    符山众师兄们忍不住一阵大笑。大家脚步急促地向着热力浓郁禁地深处走去。

    不一会儿,众人便看见了一道以黑石浇铸拱门,那门材质,就是禁地内随处可见黑石。入手则能感觉到一股暖意顺着皮肤流入经脉。而拱门之上,则以腥红字迹如泼墨般写道:“秘火玄天”四个大字!

    越过拱门,妖娆远远眺望到一平线上一线炙热红!

    随着众人漫步越过拱门,一股扑天盖地热浪顿时把人步伐也阻得一滞!

    好刚猛!

    妖娆顿时双眼一亮!

    这火灵气此时没有经过大地层层中和,立即显示出它霸道极烈一面!

    “哎呀师傅!这里怎么热成这样!我都走不动了!”还没有向那沸腾火池走两步,四师兄率先汗如雨下,看他那像是从滚油里捞过一遍扭曲表情,就知道他没有说谎,而是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

    “大家不必同行。”

    钟林子立即停下步伐,挥手说道。

    “凡是感觉自己忍耐力到达极限者,都原地打坐,静心吸取空气中精纯火灵气淬炼自己经脉,能吸多少吸多少,一天之后,都‘秘火玄天’那道拱门前集合!”

    听到师尊指示,老四顿时盘腿坐下,倒不是因为他幻阶低,而是因为他灵根与火相冲,所以这刚猛火诚如神宗圣王与第二峰封山尊者林源所说,他并不能利用多少。此时只能冇足力气,看看自己到底能使用多少。

    “师傅,我热!”

    七师兄脸上也浮起一阵青白之色,嘴角抽搐了一会儿,预想中邪火却并没有爆发,但早已经上身他,因秘火玄天禁地内火力刺激,脊背上已经开始展现出第一道火符!

    “就是这个!”

    钟林子老头心中一阵兴奋!眼眸大张!眸底精芒乍起!看上去犹如野兽妖孽一般!

    只见处极度兴奋中钟林子顿时五指成爪,疯狂将老七身体向自己背上一扛!急急回头对众弟子说:“你们都记住,万万不可逞强进入自己无法承受火池内,各自散开,找地方打坐!一日之后务必拱门处集合,为师先带着老七去了!”

    话音还未落,扛着七师兄老头便一溜烟儿众人面前失去了踪影!

    无论是给弟子解符救命,还是终于有机会接触到不知名符师老七背上绘制离奇火符都是能极度刺激钟林子老头东西。

    众人相互对视,会心一笑,也不再管钟林子师尊带着老七去了哪里,而是进一步缓缓向热力澎湃之处走去。

    一路上符山众师兄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停步入定。

    后只有妖娆与泠二人走到了热火沸腾火池边缘!

    展现妖娆面前,是她曾想象地狱之景!

    扑面烈火,一望无垠是火与熔岩汇集成汪洋!火池中没有任何突兀岩石可以勉强立足,因为所有落入火池中物品都会瞬间被烈火烧成烟灰!

    满眼金红,那火浪拍岸声音落入妖娆耳中,甚至像是洪荒巨兽咆哮声音!

    “真牛!”

    疯狂吸取着弥漫天空中暴动火灵力,妖娆此时无比渴望火洗礼!

    神宗圣王与第二峰峰山尊者林源以为她为救人而放弃了一个自我修炼大好机会……

    他们都错了!

    “我生性属火!火才是……我本源!”妖娆舔了舔自己略微有些干涩唇,眸底已经涌出无限渴望。

    “阿九,想下火池一试?”二师兄那清冷声音突然妖娆耳边响起。

    此时两人肩并肩站火池边沿,那炙热火浪就他们脚尖前一寸处,不断拍打张息!

    “呵呵,二师兄敢吗?”

    妖娆轻轻反问,她越看二师兄越觉得古怪,不过既然她有她秘密,想必二师兄也有属于他不为人知东西。

    “二师兄不像阿九,有避火手段,连老七邪火都无畏,阿九进入火池自然也不会伤及性命。”泠脸上难得出现一丝表情。“不过二师兄就不同了,二师兄得先凝集一些雪符护身,才敢一试,所以阿九,你先行吧。”

    ------题外话------

    考试了,亲爱们加油~~好运好心情送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