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妖娆召唤师 > 249:血若倾盆(一更)

249:血若倾盆(一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有人与自己招呼,妖娆顿时回头一看。

    此时站自己面前是一位眉眼带笑,风姿绰约男子。其脸上挂着亲切笑意让人敬畏中蓦地于心底升起一丝想要靠近感觉。

    只见这男子一双柳叶眉,明明带着些纤柔感觉,却因其湛亮星眸而平添了一丝英武。梳得一丝不苟长发头顶束成发髻。让人感觉到清爽与利落气场。

    说到气场……

    妖娆眸底精芒闪了闪,从这男子身上萦绕威压与他身后众人看向他背影一脸敬畏。是她大概感觉得到,此子幻阶至少诛神初级!

    如此年轻,幻阶却不低,应该是位地位尊贵……主峰首座弟子!

    妖娆看着眼前男子一身代表着第二主峰红色幻袍,微微咧嘴笑了笑。

    且不说一个强者没有任何缘由地邀请一个没有任何“实力”与“背景”无名小女修是一件匪夷所思事情,单就看这男子与第二峰峰山尊者类似五官,妖娆心中就立即升起一股厌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厌恶之感不会因为此时这林氏弟子滴水不漏笑容而减退。

    八面玲珑之人……谁比得上令她记忆深刻姬天白?

    若说伪装,眼前林氏弟子眼底那抹阴柔,太明显!想欺骗与姬天白交手多年妖娆?还太嫩了一些!

    “我是第二峰林宗,队里还缺少一个同伴,姑娘如果不嫌弃,可以与我们同行。”

    林宗再一次向妖娆发出邀请。而与此同时,站林宗身后三位红衣弟子也一并点头。他们脸上挂着笑意让人好一阵诧异。因为寻常弟子可从来没有见过第二峰门徒有过如此谦和表情。

    妖娆乌黑眸子转了转,脸上顿时洋溢起一丝欣喜若狂表情。

    她乖巧地点头,毫不犹豫地回答:

    “好!”

    妖娆不是一个过份自保人,找茬都带着友好假面具找到她门口了,一股傲意顿时从心底激射而起,她自然不会逃避!

    “来比心机与手段?小样儿,谁怕谁啊!”

    此时妖娆也身着红色长袖,与第二峰弟子一样颜色浓烈而艳丽,与林宗等人站一起毫无突兀之感,反而像是她原本就是第二峰弟子一般。

    “才秘火玄天禁地里豢养火焰妖兽妄图抹杀所有符山弟子性命,这事还没有过去呢。你们第二峰就又来招惹本姑娘……”妖娆脸上甜笑下隐藏着一抹决绝。“本姑娘倒要看看,你林宗想干什么!”

    “小玉……别与林宗为伍,他是我劲敌。”

    就妖娆对着林宗甜笑之际,应天情幽幽秘语却传入妖娆脑海里。语气中焦虑与关心一览无遗。

    妖娆顿时双眸一缩,这是藏一别之后二人第一次对话。

    劲敌?

    妖娆又抬头看了看威压锋芒毕露林宗,以林宗实力与背景,确可以与应天情天榜赛上一较高低!

    妖娆立即心中思索。也许这林宗邀请自己,不单是因为认出自己是符山弟子,还因为……应天情?

    呵呵呵呵……一想到这里,妖娆顿时舔着自己丰润唇角,极为邪狞地对那远离自己数米,一脸纠结应天情笑了笑。而后旖旎转身,一语不发地与林宗等人向前往殇城传送阵走去。

    看着妖娆那平凡五官上突然升起这么一丝狂邪而不明意味冷笑,应天情身体陡然一滞!只有她那艳丽裙角目光头极烈地飘摇,刺痛了他眼眸。

    “她要干什么?”

    应天情紧紧皱着眉头,心里却满是理不清麻线。

    他自以为……妖娆对他那么无情,是以直接方式掐断他不合时宜念想,但明明已经知道她心意,他还是痛苦之中……生出那么一点点小欣喜。

    因为她无情,证明他她心中,不是不需要考虑心情人。

    她无情,是护他。

    但现,应天情却迷茫了,既然妖娆并不是因为讨厌自己而划分界限,那么对于他提醒,她不应该当成耳边风,那么轻易地与林宗而去!

    因为想要避开自己,所以跟着谁走都可以吗?

    一抹难以言喻失落浮现应天情脸颊上。

    一直跟应天情身后蓝破魔不清楚应天情与玉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应天情日渐憔悴还有玉魑冰冷无情,所以看着妖娆背影眼神里也带着一种愤怒!

    “小玉,你为什么这样伤害应大哥心。甚至不惜与他劲敌为伍?!你为什么,这样无情!”

    神宗聚神台上迅速相互结为盟友神宗弟子,五人一队,迈入传送阵内!

    那些尊贵主峰首座弟子还未进入魔域就已经开始散发出强大威压!

    第七峰首座子衿,一袭白衣,犹如天降女神,被四位实力强大神宗弟子簇拥,轻盈地飘向传送阵内,引来无数神宗弟子灼热目光。

    第六峰首座独孤傲元,黑衣长发,一把闪烁着血芒巨刀一直不入鞘地握于手中,坐下血翼烈豹森然獠牙直让人连连尖叫。与他同行者,皆为主峰列强。

    一批又一批神宗弟子涌入传送阵内。无数弟子中强者都下意识地被拥戴为王者,他们身上背负着宗门使命与同辈们期待。

    聚神台上喧闹一片!不同威压交织苍穹之下!

    没有时间与符山众师兄还有钟林子老头道别。妖娆便随着林宗一行人直接踏入第一峰内传送阵,经过辗转,迅速踏入魔域二十二重天地界。

    比上一次与山崖子等人进入魔域等级高,当妖娆踏足那坚实大地后,一股阴冷大风立即扑面而来!

    呜呜……呜呜呜呜……

    黑暗之中,不知道蛰伏着什么恐怖魔物,视线昏暗,单调黑暗里只传来让人毛骨悚然风泣声,还有那些稍纵即逝如幻影一样鬼火!

    所有人几乎都走入这魔域第二十二重天地后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天空中混乱魔息,给人一种极为不安感觉!

    来之前,每一组人马就已经被第一峰长老们分配好了驻守地点,因为林宗实力诛神中级,所以他所负责镇守地界,深入魔域中部,超过二十重天,大魔兽横行魔域第二十二重天地!

    “来了?”

    妖娆与林宗等五人刚刚站定之际,一道沙哑声音便不容拒绝地传入妖娆耳际。那奇怪声音像锯木头发出刺耳摩擦一样,立即让心跳加速起来!

    “有人!”

    妖娆猛地抬头!

    每队弟子所驻守魔域地界早已经划定,绝不相互重合!而所有神宗长老,大长老则负责二十二重天以外魔域深处,一般情况下,绝不会得到极道幻器出世消息之前进入二十二重天以内!

    而她眼前,此时却站立着一个面容阴郁红袍老者!

    原来出其不意第六人,早已魔域蹲守!

    妖娆看那老者,其眼也灼灼,其手中一柄枯木长杖上镶嵌赤红火魔晶石也黑暗里发出动魄人心光芒!因他威压极度内敛,所以肉眼可见他身侧旋转数股光圈!

    嘶!

    第一衰渡劫强者!

    妖娆看到老者皮肤上泛着只有渡劫强者才具有一层淡淡雷光,顿时倒吸冷气!

    “是,枭长老,弟子来了。”

    除了妖娆之外,其它四人仿佛早已知老者会莅临此地,毫不迟疑地随着俯身林宗向那红袍老者恭敬地拜去!

    哗哗哗!地上跪了一片,只有妖娆挺胸而立,突兀无比。

    妖娆目光一震,顿时明白眼前出现必然是一位记录之中没有参加魔域猎宝第二主峰长老!他来临绝对不是想寻宝一事上助林宗一臂之力,而是……有着其它不为人知秘密!

    “这个……是谁?”

    枭长老伸出枯槁手指,目光阴郁地指向妖娆。记忆之中,第二峰并没有长相如此女修,而且她衣裙虽为大红,但并不是第二峰样式。特别是目光……那么迟疑地审视着自己。

    “哦?喔哈哈哈哈!”

    听到枭长老这样讯问,林宗顿时从地上爬起来哈哈大笑!

    “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只看到应天情那厮好像很紧张她,所以便将她一并带来。”

    林宗笑得猖狂!

    那飞扬眉目一点也没有妖娆初见时温软。因此狂狞,他原本俊美五官立即给人一种恶心感觉。

    “胡闹!”

    红袍老者顿时杵着手中枯木拐杖吹须大吼!

    “宗儿你太糊涂,我们此次就是为了来击杀应氏那小子才周密地安排了计划,你却此之前如此张扬地激起他警觉与愤怒,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

    妖娆手指一抖。

    “原来是想……趁乱魔域里击杀应天情啊!我会错意了,还以为第二峰认出我是符山弟子,想要赶杀绝呢。”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下巴,感叹自己是自做多情!

    还以为自己很有名呢……脆弱小自尊,严重受到伤害!为毛每次有敌人盯上她,都只是因为应头牌?

    “不过……”妖娆眨了眨眼睛看着正对话林宗与枭长老。“这两人既然已经我面前把话说得这样直接……八成是不准备留我了!”

    “有什么关系?”

    林宗俊美中带着些邪狞眼轻轻瞥过妖娆一眼。

    “这等货色,只不过是应天情一时兴起而已,她随我走时,也没有见应天情阻拦,我只不过喜欢他脸上转瞬即逝失落罢了,至于这蠢女人,随意处理了就是。”

    话题焦点妖娆身上,但林宗与枭长老仿佛都忘记讯问一下被他们“随意处理”当事人意见!

    “话是这样说……”听完林宗回答,枭长老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反正此时务必要将应天情那小子所有势力一举歼灭!”

    “身处魔域内,他身上应氏老祖精神烙印无法被激发,而且与他同行者也没有天人强者,此次是我们打压应氏好机会,若你能再此次猎宝行动中立下头功,失去应天情应氏,不好出头黄氏,没有强力继承人云氏,还有头大无脑轩辕氏……五姓之内,已经无人能与你争夺神宗圣子宝座!”

    “那也得仰仗枭长老帮忙。”林宗又是拱手一拜,脸颊上已经开始洋溢志必得喜悦。“此次有枭长老出手,一定能将应天情那竖子送回他应氏初代老祖身旁!”

    肆无忌惮,二人妖娆面前毫不避讳地你一言我一语!

    “分配镇守领地时,我便把应天情安排与你极近地点,随我来吧,你们四人准备好,把他随行人员都杀了就是,应天情那小子,老夫一人便能解决!”

    “要不轻敌,应天情不是好对付敌人!”

    原来是专门负责分配猎宝驻守地长老,难怪能不被记录案却又能自由出入魔域各处!

    “这真是一个天大纰漏!”妖娆于心中暗道。不过要是一伙牛掰强者处心积虑想除掉一个心腹大患,总能找到一些可供下手机会!不算应氏家族没有防范,而只能说对手实太心机深重。

    她顿时又想起初见应天情时,他那灵力被封,脸颊肿成猪头模样!

    “唉,世家嫡传长子,表面是很风光,不过能不能活过十八,凭也是自己实力与运气啊!”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对外表光鲜,但生存极度艰难者深深同情!

    所以这林宗……自出生起便一直被林氏细心呵护,直到成年,羽翼丰满时,才天榜赛前放出,此之前,神宗弟子都不知道林氏宗内,还有一个林宗!

    “我们走吧!我看什么偷袭啊计划啊都是重要,我双手……渴望应家血!”林宗狂狞大笑,五官扭一起,顿时给人一种毛骨悚然感觉!

    只见他迅速一抬头,手掌内于顷刻之间汇集起一枚璀璨火之奥义!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应天情那家伙,多看了你几眼吧!”

    猛火瞬间点亮空气!

    那灼灼光华笼罩林宗脸颊上,投下阴影顿时将他五官刻画得加凌厉坚毅。

    林宗甚至懒得回头再看那孱弱女修一眼,就将手中威力强大奥义光波,直接向她心脉弹射而去!

    “哈哈哈哈!”

    第二峰弟子们一阵阵鄙视大笑中,尾随众人红裙女子立即如秋风中落叶,被林宗火焰奥义击中前胸,脆弱地打着旋儿飘零至远方!

    枭长老看着那蝼蚁一般女子连一句哀怨话都没有来得及喊出,就生机死灭地坠入远方泥土。这才向疯狂林宗摇摇头。

    “宗儿,自信是好,但不要过于自负,偷袭还是必要,等下听老夫安排。”

    “我今日与应天情比试刚开始,圣王令便横空出世,你们这些老东西,总是左一个说我不如应天情,右一个说我要收敛!我就不信,我实力会比应天情差!”

    一腔疯狂林宗,此时根本听不进枭长老劝告!他也是衔玉而生林家嫡长,从小天地异宝滋养,稀有珍兽为约,无论比家世还是实力,他并不觉得自己逊色于应天情三分!

    “咳咳……”

    枭长老默默无语,这林宗什么都好,就是长年被护于林氏羽翼之下,并没有经历过真正残酷战斗!

    沉寂一瞬。枭长老还是屈服林宗争胜之心下,他叹了一口气:“好吧,宗儿你先与应天情对战,老夫一旁观望。”他又伸出枯槁手指指向随行于林宗三人。“你们三个,先合力做掉蓝家那个战神!”

    众追随者们默默点头。林宗得意扬扬大笑。

    五人如一阵旋风,迅猛进向着应天情所驻守魔域扑去!

    而就他们转身离开之时。三道诡异而无声风涌,却突然向实力弱三个随行弟子后心窝狠狠戳来!

    第一个随行者刚听到背后风响,还没有来得及回头,背后就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这种痛诡异得无法形容!他身体只天空中一个趔趄,连支吾声都没有发出,整个身体便从后心开始……化为一道袅袅蒸腾青烟!

    林宗与枭长老感觉到不对劲,回头之时,眼前第二峰弟子刚好面目狰狞,口吐白沫之间化为尘埃!

    好恐怖!

    仿佛地狱无形之死神镰刀,于无声中轻易地收割了一个鲜活生命,并无情抹灭他曾存于世所有痕迹!

    嘶!

    林宗还没有来得及倒吸冷气,又一声撕心裂肺惊叫耳边爆响!

    林宗与枭长老猛地侧头,位于左侧第二个神宗弟子,突然巨大爆破声中被炸成无数纷飞骨血渣渣!那些从血管内喷出温热血液,甚至扑打到了他们脸颊上!

    电光火石之间!

    二人已被秒杀!

    这突如其来惊变,犹如当头棒喝!惊得林宗与枭长老瞠目结舌!他们本来是去杀人,怎么还没有到杀人现场,自己人就已经死了小半?

    “不……不……不……下一个不要是我……”看到与自己实力相当两个同伙瞬间莫名陨命,死状惨烈,第三个随行弟子立即吓得小便失禁,浑身痉挛,双眼发直。

    可是没有等他继续向林宗与袅长老寻求庇护,一柄无光黑色月形刀……直接贯穿了他身体!

    血若倾盆!

    ------题外话------

    总是被人催。压力巨大,那换个角度吧==,今天二,时间不定,票多得,票少得慢。